2015年1月3日 星期六

特銳殺小姐之混血王子

聽過一句至理名言嗎?
說了一個謊就要再說一百個來掩飾
特銳殺的不幸就是當事情引起我的注意時
對有些人的說過的話不論多久我都不會忘記
前後矛盾之處我更是敏感至極
更不幸的是我三教九流認識太多 又不知怎的他們都超愛跟我講八卦
結果宣稱沒關係的荷爾蒙男一而再再而三的和特銳殺在外約會時被撞見
公司巷口的 7 大夜班就直擊他們激烈爭吵,有吼叫有流淚 狗血程度比美連續劇
電腦部超級宅男在跨年晚會茫茫人海中撞見他們依偎一起黏踢踢的恩愛無比
掃地歐巴桑則在家樂福廚房用具區看到他們宛如夫妻般商量買什麼清潔劑
總之人證一個接一個出現讓姦夫淫婦無所遁形
男未婚女未嫁兩個人要如何男歡女愛都是自由
就是不懂為什麼兩人交往一定要這樣躲躲藏藏活像是姦夫淫婦抵死否認
此時又一個人物登場了





















(圖與文無關  只是說到姦夫淫婦用這種怪怪照片比較應景)

話說更久更久以前
特銳殺的公務員哥哥曾經去美國深造幾年(那種要拿槍要外派遠地的公務員)
特銳殺也以遊學為名去找哥哥玩了一兩個月
結果在哥哥學校認識一位混血王子(有美、日、台多國血統的有錢人)
前篇文章說過特銳殺對阿兜仔有種致命吸引力
結果混血王子對特銳殺一見鍾情而且很是認真
不是想換換口味找亞州妞來個一夜情
在美國結識之後就攻勢不斷 之後藉口觀光來台灣幾次登門造訪
因為我很久以前就認識特銳殺父母兄長(不是太熟)
又因為年輕時不學無術喜歡四處鬼混交際應酬
英、日、台、中都能溝通會話
而且素有死人也能說活的“優良”戰技
所以被特銳殺父母兄長拜託去當地陪導遊兼保鏢
(保守的老伙仔大概以為每果人就像電影那樣演約會完就要開房間嘿咻嘿咻)
所以我也認識了混血王子而且還蠻聊得來
他從莎士比亞扯到到國際走向然後是台啤加上幾首演歌
我從維士比嘛你戈逼灌得他茫蘇蘇再帶到海產店路邊攤去談糧食危機
兩個人居然也能結成好友還保持聯絡
但是他實在大 特銳殺太多歲(十還是十一)
所以家人反對聲浪讓第一步都很難踏出去
人又遠在天邊的美國紐約
所以一直以為只是特銳殺人生一段可以拿來吹噓的小插曲而已
想不到在特銳殺和賀爾蒙男最火熱的時間點
混血王子搬來台灣工作了
說到工作我就很不服氣
一個美國人完全不需要專長只要會講自己的母語就可以橫行天下
教英文就可以溫飽無缺
幹!國家強大真是造福人民無數
反正混血王子跑來台灣住
想近水樓台先得月是一時得不到了但是多少看看月亮也開心
這痴情人大大方方的進出特銳殺家和公司
搞到大家都知道特銳殺有個阿兜仔在追
(當然更多人心想這歪果仁眼睛給屎糊到了哦?不是蛤仔肉糊到是大便糊!)
然後就像我之前說的
特銳殺的行為舉止古怪,明明有鎚子了還要堅持清清白白堅貞守禮
那......... 事情就來了!
































(圖與文無關  洗澡跟即將發生的事也無關 跟洗澡前或洗澡後發生的事有關)

既然一個女的堅持她沒男友絕對是單身
那君子好逑又有何不可?
更壞的是特銳殺對男人的脾氣就是一定要搞到人人拜倒在她裙下才甘心
混血王子真是給她迷到連心肝都挖出來給他了
天天載送上下班之外還三餐帶去吃好喝好完全不顧男性尊嚴討好她
我看那些英文課程補習費都拿來當火山孝子了
如果有爽到不就還好但是事後混血王子承認只有親親抱抱 啥洨也無
那荷爾蒙男該怎麼辦?
笑點就在這裡
特銳殺一邊唬爛從未交過男友一邊腳踏兩條船
更糟的是跟以前一樣和荷爾蒙男出去就不接電話
(不接電話這事比在床上嘿咻時接電話還要糟糕)
直接點跟外國人講大家不玩了最多叫人傷心一下下
又對人家追求半推半就 又要求這個幫一下那個做一下的當人是奴隸
禮物更是收的開心
但是以為自己很有本事這樣玩弄別人感情......
就像俗語說的玩火當然會自焚的
































(圖與文無關  跟傷人之後獄卒表情有關)

反正再蠢的男人也有覺得事情不對的時候
跟金田一事件簿一樣人都死光了當然兇手也給你找到了
癡情純潔的混血王子一時衝動沒有君子風度的偷偷跟蹤特銳殺
想看她到底在私底下搞什麼鬼?
看到荷爾蒙男上車後被台灣良好交通擋住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去開房間?
跟不到的混血王子瘋了似的幹了另一件事.......
什麼事呢?嗯.......讓我們先看美女圖
































混血王子從搬來台灣到一切看來進行順遂再到一切都不對勁再到一切完蛋
大概就是五個月左右
突然一天接到他電話告訴我他要回國了
問我需要什麼家電傢俱的去他家挑一挑自己帶回去
我臉皮甚厚不知廉恥為何又愛佔小便宜 於是掛掉電話就登門挑貨
門沒關好我一推就開
我喊了一聲就闖進人家
居然看到A片播放當中
而電視中那不是傳聞中的高級姿勢火車便當嗎?
本來還要開玩笑的我發覺那個”便當“不就是特銳殺嗎?
從廁所出來的混血王子看到我進來也嚇了一跳
趕緊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
我尷尬極了以為是他們終於搞在一起了
撞破別人姦情即使無關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接著發現日正當中混血王子已經喝了又喝 乾了又乾
心想你都爽到了還買醉幹嘛?
但他似乎鬱卒無比一直要我陪他乾
當然我也不用客氣當做餞別大喝大吃了起來
不到一兩小時混血就完全掛了
我使出出奶力氣把醉鬼推上床(扶過醉鬼的就知道真的很吃力)
應該走了的我到了電視機前天人交戰了幾秒又幾秒
當然魔鬼贏了 電視機打開了 我眼睛差點脫窗了
那不是混血王子也不是荷爾蒙男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特銳殺這麼變態了
那是她哥哥
幹!特銳殺的病態玩弄男人原因就是..........
幹!不該看的
我飛奔逃離混血的家
嚇得幾乎要吐出來
幾天後我裝的什麼都不知道的去給混血送行
機場裡我幾乎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帶我去喝杯咖啡兩人不發一語
最後他苦笑跟我說
他最不敢給人家知道的就是他駭客的專長
一臺電腦再加上周邊設備比如說針孔攝影機
他是國際級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什麼秘密他都可以......
我們保持沈默........
最後握握手笑一笑
都笑的很苦澀
就這樣我們都不再提特瑞殺小姐了
至於她哥......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