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1日 星期三

救贖行動(下)

沒有圖所以又貼張莫妍想像圖
長這樣好嗎?

還是這樣比較親切


還是這樣比較可愛


最終章開始

終於陳志翔來到S市監獄
算是被特別禮遇的他
可以帶些吃的喝的和幾本書和一本聖經進到監獄會客室
一個中年男子被帶進來
他看著陳志翔一臉的茫然
陳志翔
『吳家陽先生你不用想了、你不認識我、我們沒見過
但是我認識你三個兄長
我有段時間常去你們教會
我叫陳志翔
我不是你們教友
我之所以會去你們教會是要看看基督教怎麼傳教的
因為尼采說
基督教是這世界最大的騙局
被騙的人不但不承認自己被騙了
還要繼續欺騙更多人來信仰
我是去參觀怎麼騙才騙得好的
結果就認識你三位兄弟了
而他們知道我要來S市
就要求我一定要來看你
然後貓到了屋頂了』
『什麼?誰的貓?』
『這是一個故事
有個僕人去跟主人報告噩耗
他直接就說主人有人死了
主人生氣罵他
說這種壞消息要婉轉說出來
比如說貓死掉了
要先說貓跑到樓上去
然後不小心掉下去了
然後不幸死了
僕人說那我知道了
主人你媽媽跑到屋頂上去了』
吳家揚心頭ㄧ緊
『我家人誰?』
『不是你家人、是你鄰居也是你們教友
那位非常疼愛你的張奶奶
八十四歲高齡過世了
算是福壽全歸
就是她死前還是記掛著你
希望你早日回家
他把生前用的聖經留給你
你們兄弟希望你能在這裡能拿著它
所以要我千里迢迢地送過來』
吳家楊面無表情的接過聖經
不知道該說什麼
啞着嗓子
『你說我還能離開這裡回家去嗎?
我這些年求上帝救我求了無數次
但是我還是被關在這裡
你說我能相信什麼?』
『嗯~
說真的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只是既然是被關在這裡
我想有信仰好過沒有信仰
沒有信仰的話一定會更難過吧』
『對不起、您是做什麼的?』
『我算是個風水師
正確說是易經風水的傳法師
我的工作是傳授易經陽宅風水堪與學』
『啊!那我兄弟怎麼會和你搞在一起』
『他們沒有和我搞、
是剛好有緣分一起聊天交個朋友
身為異教徒正好作為他們傳教的對象
我自投羅網進入他們的勢力範圍
讓他們很有德化蠻族的成就感
像剛剛尼采說的那段話
你三個兄弟各自發表了一大段的反擊
正好把你家人的個性都顯現出來
老大穩重只是重新表達基督教義並不理會尼采說過什麼
老二攻擊性強直接罵尼采學說影響希特勒害死人類
老四寬厚直接說上帝會原諒尼采的』
身為老三的吳家楊想到自己兄弟個性不禁笑了
但是他的笑也是苦笑
一整個人悲苦到不行
陳志翔繼續
『至於你、
不是完全沒聽到我說什麼
就是已經不在乎了
這實在不能算是好反應啊』
『我已經不想要再有什麼反應了
我想死啊
把我帶出這鬼地方
不然就讓我死了算了』
陳志翔貼近他
小聲的『晚上十二點會有一組傭兵坐直升機殺進來
他們會把你劫走、帶你回家』
吳家楊抬頭看著他
『這種笑話既殘忍又不好笑』
『我沒叫你笑、我只是在想應該說些什麼讓你有點希望』
『我不會有希望的
十年來我問了千百次到底我做錯了什麼
他們抓我的名義是逃稅
問題是我早變賣一切把稅金補齊了
他們還是不放我
說我得罪了誰
問題是我真的沒有和什麼高幹往來
不要說得罪、我連認識誰都沒有
我的公司就是簡簡單單的機械控制台
那能牽涉到什麼國家機密嗎?
其實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到底犯了什麼罪
就像基督山一樣
到底犯什麼罪會被關進黑牢
我真覺得自己死不瞑目』
陳志翔靜靜地聽他說
『那也太奇怪了吧
沒有殺人放火販毒賣淫也能關十年?
那真是千古奇冤!
你有被栽贓嫁禍嗎?
也沒有
那你做生意的對象有誰?
有高官?有太子黨?有美國CIA?俄羅斯人?
都沒有
只有台灣人
台灣什麼人?
會不會是傳送情報回台灣被活逮?
都沒有
也都沒有任何解釋
就只有逃漏稅?
幹!那也太神奇了』

陳志翔坐在他身邊陪他細想過去
只是還是沒結果
雖然吳家楊沒心情
還是把陳志翔帶來的糕餅拿一些出來吃
吃到台灣的東西感動的流下淚來
陳志翔抽幾張衛生紙給他擦
『對了
我還是得把我被託付的任務仔細跟你講清楚
一是張奶奶的這本聖經
她臨死前特地叫你媽去她家
親手交給你媽
說一定要讓你在這裡讀到她的經書
她用了五十年
她的精氣神已經灌在其中了
你絕對要好好一頁一頁的翻看
不可以失去信心
聽清楚了嗎?
老奶奶的交代是不可以打折扣的哦
第二是你大哥說他會在聖誕夜趕來會面
不會讓你一個人孤單寂寞過聖誕
你知道你大哥用了好多人脈關係想要營救你
雖然沒成功
但是還是要記得大哥的心意
你懂嗎?
還有他說他會帶你最喜歡吃的瑞士蓮巧克力
那種薄得像紙的那種巧克力
記得吧?
只是奇怪了
既然你喜歡吃
怎麼這次沒叫我帶啊
是在慌什麼啊?
要我再重復嗎?
那要記得這兩件事
不要讓我白跑這一趟
ok?
好了、我該走了
聽說一般會面只有十五分
我們已經講快一個小時了
我真的很受不了這味道
天啊
是怎樣、不用呼吸啊
不是每個囚犯都可以當奴工用嗎?
不能叫一些天天掃天天清嗎?
這臭味實在要人命啊』
吳家楊絕望地站了起來
陳志翔把聖經放在他手上
『上帝說救贖之道盡在其中
你千萬不要放棄自己的信仰啊
生命雖然重要
但失去信仰的生命不值得活啊』
吳家揚抱著他哭了起來
『你不是會易經卜卦
有幫我占過
我何時可以離開監獄嗎?』
陳志翔非常嚴肅的看著他
『實際上我占過、
你死了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吳家楊這時反而沒有大哭大鬧或是說些喪氣話
陳志翔『你是第五階段了是吧
人性面對噩耗五大階段
否認、懷疑、協商、憤怒、接受
你是接受了是嗎?』
『不然還能怎樣?』
『你知道我對聖經裡面最有興趣的是章節是哪一章嗎?
啓示錄!
為什麼?
因為最玄最不可思議的神蹟最讓人心存希望』
又講了十分鐘後
陳志翔完成任務離開監牢
莫妍在外面等他
陳志翔對她吼道
『離我遠點、我身上好臭
立刻帶我回飯店洗澡
然後立刻把我衣服送去洗
不然就把我衣服全部燒了
我實在臭死了
這監獄領導是怎樣?
幾千幾百個囚犯不能組織起來天天打掃嗎?
掃得比日本皇宮還乾淨是很困難嗎?
天啊!這臭味真的會死人啦』

接下來幾天莫妍也都沒安排什麼風水堪與行程了
兩個人就像旅客一樣四處遊玩
陳志翔如果跟她說瘋話
她會回應他幾句
但是如果想要跟她親暱一點、像在飯店時一般貼近
她就一臉大便的走開
過一下再裝作沒事人繼續帶他四處遊玩
陳志翔碰了幾次釘子也就停了
哮話有在講
但是動作就有距離了
就這樣一個禮拜到了
陳志翔要搭機回國
曾文來到飯店送行
送上一堆禮物以及滿滿的感謝
莫妍親自送他到機場
車上陳志翔突然小小聲的問她
『你真的還是那個嗎?』
『你一直問一直問煩不煩啊?
我是不是甘你什麼事?』
『沒有啦!
只是我這些天一直聞到你處女幽香
好香好濃的味道
害我忍不住一直想知道』
『想知道什麼啦、變態』
『沒什麼啦、
就想說你們長這麼漂亮的女孩不是都會被上級領導欺負』
然後陳志翔就開始一人分飾兩角演起來了
『嘿嘿嘿、小乖乖聽話不要抵抗、你叫再大聲也沒有人聽到的』
『領導不要不要』
『不要怕、哈哈哈、我已經餵你喝下迷藥了、你跑不出去的』
『求求你求求你、讓我走讓我走』
『哈哈哈今天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不可以不可以親那裡』
陳志翔坐在後座
一下向左一下向右
一下男人深沈聲音一下女孩驚恐聲音
不止莫妍連司機都忘了開車透過照後鏡看傻了
然後兩人爆出狂笑聲
司機笑到岔氣咳嗽不止
莫妍笑到抱住肚子痛的無法停止

到了機場閘口
陳志翔要進登機門了
莫妍眼眶滿是淚水
一把抱住吻了下去
陳志翔被嚇到、還沒反應回抱她
莫妍就轉身跑了
陳志翔用機場裡的人都聽得到的聲量叫
『不要跑、孩子才三個月、小心點』
莫妍氣死了
想回頭打人又覺得丟臉丟死了
掩面跑得更快了
陳志翔走進頭等艙
空中小姐還沒過來他就自己去要香檳了
連乾三杯
離聖誕節還有十天
十天之後才知道自己的任務有沒有成功
但是現在至少可以放鬆一下了

他這次的任務就是就出吳家楊
吳家楊十年前在中國經商
被中國公安以逃漏稅為名逮捕
吳家一家人運用一切力量都不能讓吳家楊夫妻獲釋
而吳家並不是一般小老百姓
吳家在政治界、商業界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但是就是不能把吳家楊營救出來
甚至到底為何被捕也說得不清不楚
吳家楊黑牢一坐十年
直到最近陳志翔的美國間諜老闆桃莉絲
才發覺一個秘密
原來吳家楊當年公司所生產的機械控制系統
被中国水利單位拿去使用
用在哪裡?
三峽大壩
三峽大壩適中國最愚蠢最致命的一件工程
萬一大壩損毀
中国將有數以億計的人民死去
而更要命的是
西方國家已經有人想到
不需要摧毀大壩
只要想辦法控制水壩機械
在遠端控制讓大壩洩洪
就可以成為威脅中國的強大武器
『你不聽話乖乖撤兵離開釣魚台是吧?
好!讓你大壩洩洪
讓中國今年沒水灌溉糧食』
而三峽大壩的電腦系統、控制機械
的的確確都是美國、日本生產的
裡面到底是不是有鬼
誰也不敢保證
所以中國在年前開始一項極機密計劃
偷偷地把大壩裡的機械
盡可能的換成中国可以完全控制的系統
但是這談何容易
其中特務們選中了吳家楊的公司生產的晶片來更換原來的美國晶片
吳家揚基於工程師的認真精神
多問了幾句客人的需求、目的
結果自己心虛的特務以為被吳家楊識破他們的行動
反而下令監聽吳家公司
吳家大哥又在台灣政府擔任要職
這點更讓特務的被害妄想嚴重起來
監聽過程有幾通電話讓某個監聽單位認為有問題
下令先下手為強
寧可殺錯不要放過
把吳家楊抓起來
前三年都不准外人會面
問題是吳家楊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就這樣被冤枉關了十年

吳家人一切手段都用盡還是救不出兄弟
最後走投無路情況下遇到桃莉絲
吳家大哥和桃莉絲談好條件
未來一定無條件的提供情報給桃莉絲
桃莉絲也想知道中共那些人用的是什麼晶片來替換三峽大壩
的原始機械控制系統
藉此摸清楚三峽大壩的運行狀況
桃莉絲派出陳志翔去傳遞聖經
所謂張奶奶是真有其人
聖經也真是她的
也真的剛過世不久
但這個張奶奶跟吳家不是很親近
當然也沒有要把聖經給吳家楊
那本聖經已經讓後勤小組特別改造過了
啓示錄中有一頁被換掉
外表乍看之下相同
但是只要從頭到尾摸過聖經的人就會知道
那頁紙質不同比較滑順
而吳家揚也不喜歡巧克力更很少吃瑞士蓮
這幾個和現實明顯不同點
讓吳家楊回到牢房慢慢回想
聽懂了暗示、知道救援到了
在聖誕夜的下午把那頁聖經撕下來
(設計得非常巧妙、撕下來後完全看不出痕跡)
將紙張吞下肚
這看起來像紙的東西其實是藥劑
讓人呈現假死狀態的毒藥
吳家大哥幾乎在同時來到監獄申請會面
於是天人永隔的悲痛下
中國監獄也沒有刁難
吳家老三的屍體就讓他領回
放在棺材裡送回台灣安葬
這就是陳志翔跟他說的死了就能離開了的意思
終於吳家人就讓幾近絕望的兄弟得到主的救贖
感謝上帝
感謝神明
感謝風水學的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