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8日 星期日

救贖行動(中)


莫妍應該長這樣
























還是這樣比較適合文章
會不會不夠潑辣、不夠強悍
這樣夠凶嗎?

(還沒寫完、應大醫師要求貼中段、還有後段還在想~)

莫妍的老家是個老社區的老房子
周圍有些已經改建、有些正在進行中
陳志翔下車後邊看邊聽莫妍解說
二樓那間是她弟弟房間
父親已經過世
母親住在一樓
然後有點難過有點羞愧的說
弟弟在三年前因為工作壓力、感情問題導致精神耗弱
現在因為精神病問題
所以呆在家裡讓媽媽照顧
陳志翔臉色凝重問道
『你的房間是哪間?』
『我以前也住二樓
不過我幾年前就因為工作搬出去了
所以現在如果回家就跟媽媽住同一間』
陳志翔大聲
『可惡、這樣我要是晚上爬到床上不是會嚇到你媽嗎?』
莫妍雙手用力捏他臉頰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別人的煩惱』
『有啦!有啦!痛啦、放手啦』
還好介紹陳志翔進屋子之後
在莫妍媽媽面前陳志翔表現像個正常人
趁莫媽媽準備飯菜之際
陳志翔跟莫妍繞了房子一圈
尤其打開二樓莫妍弟弟房間仔細看
莫妍弟弟拿著玩具爬上爬下的自己玩
看到莫妍大笑大叫『姐姐、姐姐、姐姐』
陳志翔上上下下地打量這亂七八糟的房間
滿滿的玩具、糖果、電玩
仔細的觀察莫弟弟
眼神相當嚴厲
然後四個人下樓用餐
陳志翔對莫媽媽手藝讚不絕口
誇得老人家心花怒放
提到莫妍的廚藝
莫妍說『不用說了、我連個蛋都煎不好』
陳志翔說『那你要怎麼嫁人?』
『不嫁就不就得了』
『那好吧!我就請個廚師吧』
莫妍看他在媽媽面前開始講瘋話、忍不住瞪他一眼
莫媽媽若有所思的看他們一眼
陳志翔傻笑著觀察他想看的東西
飯後莫妍去幫媽媽洗碗
陳志翔自己跟著莫弟弟進他房間
莫小弟進房子之後拿玩具要陳志翔一起玩
陳志翔不耐煩的揮手要他走開、坐在一邊打起電話起來
『喂喂、是我啦
我上次跟說的事情怎樣了
幾百萬而已
小事啦
我會找到錢的啦
你他媽的看不起我啊
我一分鐘幾十萬上下還跟你在乎這點小錢
我在哪?
我在中国S市啊
我找到大肥羊了
其實不是肥羊應該說是小綿羊
皮膚好、身材好、臉蛋更是好
弟弟是個白癡
媽媽是老好人
等我慢慢設局
這是個人財兩得的好生意
哈哈哈
放心啦
我玩厭了會讓你接手啦
好啦好啦就這樣
那邊幫我搞定
我會拿錢回去啦』
陳志翔打完電話一臉得意的坐在那裡奸笑
過一會兒莫妍進來
陳志翔見她進來就換了一張臉
認真地說『我在這裡持咒好一陣子了
這裡穢氣真的很厚
把窗戶打開
讓乾淨空氣進來
我們帶莫小弟出去走走
我看那邊是不是有夜市什麼的
看起來好熱鬧
讓莫媽媽休息一下
我們幫他帶小孩』
莫妍聽他說帶小孩
不禁有點難過
弟弟只比她小四歲
現在卻像七八歲的小孩子
總之三個人一起出去玩
陳志翔買了好多東西給莫弟弟
還買了兩根塑膠的棒球棒
莫妍說『這東西不是一隻就可以了嗎、你買兩隻幹嘛』
『給你用的』
『神經、我用這幹嘛』
三人走著走著
莫媽媽怕莫小弟走丟
一般都讓他待在家裡不出來
所以他也蠻興奮的
一直快步走在前面
陳志翔和莫妍在後面一直追趕
到了外面陳志翔和莫妍說笑模式就又恢復了
兩人嘻嘻哈哈打來打去
就這樣兩人離開夜市人多地方
來到旁邊小公園一個草地上
莫弟弟就坐下來玩新玩具了
莫妍和陳志翔坐在一旁長椅上
陳志翔說說笑笑幾分鐘
把臉貼近莫妍耳邊
『聽清楚我現在說的
等一下你慢慢躺下來
像是被下藥昏迷一樣躺下去
然後不要動
無論什麼事都不要動
一定要照我說的做
不然就不靈了
懂了嗎?懂了就笑著點點頭』
過一下陳志翔拿點飲料莫妍
莫妍喝下之後
不一會兒就慢慢躺了下去
陳志翔慢慢靠近自顧自在玩的莫弟弟身後
然後用隻電極棒往莫弟弟身上電下去
想不到莫小弟在千鈞一刻居然向前跳開
雖然有稍微電到但是沒能電昏他
莫小弟回身對著陳志翔破口大罵
『你他媽的不要臉的騙財騙色神棍
操你媽的王八蛋
你他媽的給我姐姐喝了什麼
你這混蛋死定了
我不會放過你的』
陳志翔笑着說
『放心好了、我會放過你的
只是不會放過你的人可多了』
莫弟弟才知道上當了
莫妍已經滿臉殺氣的坐了起來了
雙手抓著陳志翔剛買的玩具棒球棒
速度快如獵豹
完全不給莫小弟逃走機會的往他身上頭上狂風暴雨般的扁了下去
一邊痛打一邊狂罵
『你裝白癡、你在繼續裝白癡啊
你知不知道爸爸媽媽為了醫治你吃了多少苦
我供你醫藥費供了幾十萬
你這混蛋、
你這該死的小鬼
你這不負責任的王八蛋』
那玩具塑膠棒球棒居然可以把人打得頭破血流
陳志翔遠遠躲在後面不敢靠近
『喂、再打下去會死人
不要再打頭了
真的變白癡我可救不回來』
莫妍打到累了停了下來
陳志翔抽掉她手中其中一根
『靠、這東西居然可以打斷、你太可怕了』
莫妍喘了一會用另一個只打歪沒打斷的塑膠球棒
又打了十幾下
莫小弟痛到躺在地上泣不成聲甚至嘔吐
陳志翔和莫妍一點也不同情的坐上長椅上休息
『你怎麼看出他是裝的』
『我以前在精神病院當過義工
真的假的一看就知道了
一開始是懷疑
所以在你弟房間我和他單獨相處時
我設陷阱給他跳
他就開心地跳下來了』
『什麼陷阱?』
陳志翔把電話錄音給她聽
原來那通電話根本是陳志翔自己裝的
假裝打出去其實是自己跟自己講話
『說來其實你弟還不錯
還會想要救姐姐
我這樣套他
他雖然背對我但是很明顯在聽我說話
然後剛剛草地上也是
我貼近你
他就緊張了然後就靠過來
然後就東窗事發、水落石出、沈冤得雪』
莫妍流下淚來
『這幾年我和爸媽都好累
為了照顧弟弟
我工作再怎樣辛苦也要繼續
有外調升遷也不敢去
還好老將軍對我很好處處給我幫忙
不然為了這傢伙的病真的要累死我們了』
『台語裡面這叫做
豬不肥卻肥到狗
家裡女生太長進
讓男人壓力太大不去長進
就這種結果了
對了
你知道嗎
你下半生要受我控制了』
莫妍瞪視他一副你休想的表情
『是嗎?你不怕嗎?
我可是擁有你狂打小弟的精彩畫面的人哦
如果你敢不聽我的話
叫你脫衣服敢不脫
我就把這段影片放上網給全世界看
看看母老虎是怎樣發狂的』
莫妍搶著要拿他手機
陳志翔往後閃
兩人從椅子上摔落
躺在地上兩人相視大笑起來
莫妍雖然招被小弟惡整多年
但是終於放下心頭大石整個人輕鬆多了
等到莫小弟可以站起來時
莫妍一腳踹在他屁股上
命令他乖乖走好回家
到了莫家
莫媽媽看到莫小弟慘狀不禁哭叫出來
莫妍正要把小弟裝瘋事實全盤托出時
陳志翔說『事情是這樣的
莫小弟身上有幾種鬼魅附身
我帶他出去就是希望能藉由附近地理的靈氣來幫他驅魔
結果那些惡鬼不甘這樣輕易離開
牠們要吸附他的陽氣才得以生存
所以在驅趕的過程中有點阻礙
把小弟的身體稍微損害到了
幸好莫爸爸的保佑
還有最近剛好有保生大帝的靈機到來
我用我們師尊的妙法
一一把小弟身上的晦氣去除
現在小弟的神智恢復了
真是可喜可賀啊』

莫妍老家的擺設按照風水法則重新佈置之後
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過後了
莫媽媽要煮宵夜請陳志翔
陳志翔推說有點累了要回飯店睡覺
莫妍送陳志翔出門
陳志翔離莫媽媽有點距離就又開始了
『你不會留我下來一起睡啊?
是不是怕媽媽知道我們的關係?
不要緊啦、醜媳婦總是要見公婆的!
肚子大了早晚人家是會知道的』
莫妍手舉起來要從他頭上巴下去卻懸崖勒馬
『算了、今天受你幫助太大饒你一次、隨便你碎嘴』
『啊~這樣啊、
對了、我忘了跟媽道別了
媽、女婿我走了、
你放心
我以後會好好照顧莫妍的
我也會好好孝順您的
你千萬不要擔心』
『夠了!不要得寸進尺』
『那今晚是不是要讓我嘿嘿嘿....』
陳志翔做了個擦口水的誇張動作
『你去死吧!
明天中午有約人吃飯
我會去接你
你可以休息到中午』
『靠!這麼無情無義啊』
『滾』
莫妍笑著把他推上車讓陳志翔自己回飯店
陳志翔把臉貼在車窗上裝哭

第二天中午
莫妍敲門叫陳志翔起床
陳志翔猛地開門一把將她拉進房間
學日本最流行的壁咚
將她兩手高舉
用一手壓住
然後臉貼的超近
莫妍雙頰火紅
緊張的聽得到自己心臟瘋狂地擊鼓
陳志翔完全沒有嬉皮笑臉的正經模樣
『莫妍
你老實說............
你是不是、是不是、、、、、、
到底是不是、、、、、
還是、、、、、、、
那個、、、、、、
就那個、、、、、啊?』
莫妍聽他問的曖昧
不禁嬌羞的回答『什麼啦?』
『你是不是?是不是那個?
我是想知道你是不是.........
是不是還沒有吃早餐』
莫妍身體貼近陳志翔的身體
然後
膝蓋用力往他下陰撞過去
陳志翔往後跳
但是還是小小被踢中了、慘叫一聲
『幹嘛啦』
『你活該!死了最好』
『你這樣會影響你下半生的幸福的』
『讓你下半身不會做壞才是世人的幸福』
陳志翔坐在床邊唉唉叫
莫妍坐在一旁沙發椅上
陳志翔作勢要爬行了過去
莫妍舉腳要踢他
想到自己穿裙子趕緊放下
陳志翔已經看到了、露出一臉的奸笑
莫妍臉又紅了、站起來一巴掌就打過去
陳志翔抓住她
把她壓在床上
莫妍叫了起來『放開我』
陳志翔笑了
『羊入虎口怎麼可能輕放
一定要大快朵頤』
莫妍『別鬧了
姐姐在樓下等我們
不快點下去
她會以為我們怎麼了』
『我就是要讓她以為我們怎麼了啊』
莫妍掙扎一下
陳志翔壓制着她看著她笑
『幹嘛這麼害羞、你真的是那個啊』
『對啦!是啦!放手啦』
『那個是哪個?你先跟我說我才要放』
『不說』
『不說要逼供了哦』
陳志翔貼近她聞着她的香氣
鼻子從她額頭一直移到下巴
『說不說、說不說、說不說』
莫妍緊閉上眼一動也不動
陳志翔嘴唇在她左右臉頰上各貼了一下
然後就放開她
莫妍有點失望有點不知所措
趕緊爬起來整理衣物頭髮
陳志翔帶著邪惡的笑容看她
『以前有一男一女出去旅遊
時間太晚了只得投宿旅館
旅館只剩一間房
女生先上床在中間劃一條線
說“你要是越過界就是禽獸”
男生整晚都不敢過界
結果第二天醒來女生打了男生一巴掌
”你禽獸不如“』
莫妍又氣又好笑
『對啦、你就是禽獸啊、禽獸快下樓啦、姐姐來接我們了』

電梯中陳志翔若有所思的看著鏡子發呆
莫妍不想理他只是警告
『待會在姐姐面前別裝瘋賣傻、
姐姐要介紹你大人物』
陳志翔轉過來看著她『莫妍.....』
『幹嘛?你別又說瘋話』
『我只是想說、、、、、、』
欲言又止的猶豫狀
莫妍認真看著他
『莫妍、原來你胸部真的蠻大的耶、不是硬塞出來的』
莫妍這早上第三次滿臉通紅
手提起就打
電梯剛好開了、陳志翔逃出來莫妍追出來朝他背上狠打
一個熟女正等著他們差點被撞到
兩人立刻恢復正經
那女人笑顏如花
『莫妍居然會這樣和人家玩鬧啊
大師你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莫妍在外面對人一向都是冷若冰霜、不假顏色的
我都替她擔心
怕她這樣會一輩子嫁不出去呢』
陳志翔忍住笑點頭打招呼
他認出這位美女了
她是上海公安局長的小老婆
原來她就是安排這次行程的幕後藏鏡人
『文姐、對不起、你不知道這人多無聊、淨說些噁心話』
『文姐、不好意思、我們小兩口之間有些小誤會
回去我會好好教訓她的、怎麼對文姐這麼沒禮貌呢』
莫妍見他居然繼續玩鬧
氣的直瞪著他
那文姐笑得花枝招展
『那我們小妍就讓你好好照顧啦』
文姐接著說『我們有點遲了、讓我們快點過去吧』
莫妍用指甲用力掐陳志翔屁股
陳志翔吃痛抓住她手
貼近他時順便問
『文姐叫什麼名字』
『曾文』
曾文上了賓士車
讓莫妍坐前面副駕駛座
曾文帶著大姐姐的姿態解釋
『不好意思啊大師
我離開上海來到S市
在這家新開的不動產公司擔任新工作
我一來就想請你來幫我看看了
只是我這邊很多事都在趕
太多事沒法確定
想說請你來會顯得失禮
所以一直到現在
然後啊你人一來
我的一堆困難就讓你解決了
真是太感激你了
昨天百貨公司老闆娘是我十多年的好朋友
也是我公司大股東
她這幾年為了兒子接班問題煩死了
花了多少精神都覺得兒子不爭氣很痛苦
想不到你可以這樣迎刃而解
你真是太厲害了
然後昨天晚上我們公司和李董完全達成協議了
李董和我們的新公司決定全面合作
雙方都是皆大歡喜
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大貴人
早上聽莫妍說
她弟弟也被你醫好了是吧
你實在是個大福星啊』
陳志翔用模模糊糊的字眼謙虛幾句
心裡內建資料更新
曾文應該是換新男人了
從上海公安局長變到更大咖的
自己大嘴巴千萬別提到以前客兄的事

不一會到了市郊河邊一處古宅
說是古宅
卻更新的比現在化豪宅還要精緻
可見主人家的權勢不是那種暴發戶土豪可比擬的
陳志翔在門口觀看了一下子地勢風水
主人家迎了出來
一個年輕時髦的好看男生走了出來
陳志翔雖然有心理準備
但是看到這大學生似的人物
還是有點不適
實在年輕的不像話
居然有實力將S市地產大亨趕下台
陳志翔換上風水師莫測高深的微笑表情
隨著主人一起進了古宅

古宅外表是傳統
內部卻是完全寬敞洋房
年輕人帶著洋化口吻自我介紹姓楊名東賢
他還開自己玩笑說
還好不是姓魏
不然人家還會以為跟魏忠賢有親戚關係
他要陳志翔叫他Tony
美國住了十幾年
說這樣比較自在比較習慣
然後不是請客人喝茶而是請喝咖啡
咖啡是上等的哥倫比亞咖啡
陳志翔不動聲色品嚐然後在主人介紹前說出來
主人大喜
陳志翔說年輕時在好幾家咖啡廳打工過
泡咖啡技術忘了但是這滋味還記得
喝咖啡時女主人送上手工蛋糕
陳志翔大讚特讚
說是來到中國吃到最好的甜點
大飯店都比不上
男女主人坐下來談論美國留學生活
聊得開心
中餐時間不知不覺很快到了
男主人下廚煮義大利麵
女主人準備好紅酒
陳志翔注意到是加州好酒
想來加州生活帶給兩位回憶無限美好
酒過三巡
Tony夫妻收拾好餐桌
拿出正統錫蘭紅茶
一人一杯聞着香氣
陳志翔不急不躁配合主人步調
男主人沈默一陣看著陳志翔
『我回來S市一段時間了
文姐從未這樣大力推薦一個人
今日一見
果然聞名不如見面
文姐識人功夫果然不同凡響』
陳志翔笑笑
『這叫做距離製造美感
要是多接觸一段時間
那個評價很快就下降到比水平面還要低了』
Tony說『不用過謙、光是昨天的那筆生意
我就要對大師表達十二萬分謝意了』
陳志翔說
『那我真的無法居功了
李老闆自己在死胡同裡撞牆
我只是告訴他
不要自尋煩惱
活路還在只是他沒有讓眼睛發揮作用
指點明路只是我份內的工作
至於Tony先生竟然是他的活路、我可是完全不知
是李董在絕處中智慧不失
可以想到Tony先生
這是他自己的福氣』
Tony突然口氣變得嚴肅
『大師、對李董公司您認為該如何處置最好?』
陳志翔看著他
『那要看楊先生要付出怎樣價值的來聽建議了?
是要聽一萬的、十萬的、還是一百萬的建議』
Tony走進書房帶著支票簿立刻返回
立刻開了一張一百萬的支票
『當然是聽最好的建議』
陳志翔看著支票笑
『台灣以前一個首富說過一句名言
財聚人散、財散人聚
楊先生視金錢如糞土
可見心懷壯志
既然如此當然是以收容人才做為第一志業
李董不是不會做生意的笨人
但是為何會產生如此危機
就是擴張過速、野心太過
又要做建築、又要開發土地、又要做房仲、又想玩股票
結果事業陷入無止盡的相互拖累
最後財務危機一點都不奇怪
楊先生既然生活如此簡單
充分體驗生活樂趣
那就謹記專業分工
而重點自然放在房仲上面
對楊先生來說財富已經是數字已經是空氣已經是一種生活方式
現在對楊生生最重要的應該是情報
情報不一定是資訊
但是擁有情報才是未來最重要的基礎
何況房仲業的從業人員長遠來看是最值得投資的
只要一些簡單的福利津貼對楊先生的名聲帶來好處
畢竟建築、土地開發那些會引發特權爭議的事業
楊先生千金之子去碰觸那種麻煩、沒有必要』
Tony和妻子Joan高興的像是中樂透似的
笑的合不攏嘴
曾文和莫妍也跟著開心的不得了
曾文尤其是樂不可支
引薦陳志翔來到S市
其實是她事業的一大賭注
Tony看上曾文的商業頭腦、交際手腕
但是S市原來的商界人物抗拒外人心態相當嚴重
曾文治理公司雖然有條有理但是進度有限
她知道Tony這種洋化的太子黨的財富無限但是耐心有限
隨時會撤回對她的支持
在緊要關頭請來陳志翔
一開始根本不敢讓Tony知道
就怕這種讀洋書的對風水師嗤之以鼻
尤其她大膽運用安插在李董公司裡面的spy
讓商業間諜安排陳志翔去李董公司堪與風水
曾文其實根本不相信陳志翔能創造奇蹟
畢竟李董的選擇有限
一切都在曾文的掌握中
而且讓莫妍跟著陳志翔
萬一真的有什麼意外也來得及防範
只是完全想不到陳志翔讓李董自動繳械投降歸順過來
這已經讓曾文喜出望外了
現在陳志翔這段話更是讓Tony龍心大悅
這簡直是讓她曾文的前途更是美好無限

賓主盡歡一直暢飲歡樂到天黑
陳志翔告辭之前
把一百萬支票拿著
『這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哦』
『當然當然、這一點小意思』
『既然是小意思
我就要再貪心討點東西囉』
『儘管開口』
『好、第一是我要把這個給莫妍、可以嗎?』
莫妍嚇到了
陳志翔把一百萬放在她手上
『給你帶弟弟媽媽去旅行吧
去找那種郵輪
橫渡太平洋大西洋那種的郵輪旅遊、
這些年你們家人都辛苦了
找個機會休息一下』
陳志翔轉頭看著Tony
『再來是我要討的人情
台灣有個朋友的兄弟
被關在S市郊外的監獄裡面
我不認識被關的那位朋友兄弟
不過他們家最近死了一個老奶奶
他們求我進牢去探監
去看看那位兄弟
並且帶著這個壞消息進去
然後要我去開導他
我老是被要求這種差事
但是因為身在宗門裡面修行我連拒絕的權利也沒有
而我連怎麼申請去探監都不知道
所以我想到了 一個笨方法
此行中遇到最高級的領導人物就開口求他
所以現在就開口求情了
拜託
打通電話讓我去看看這位先生』
Tony笑笑
『這種事讓曾文安排ok啦』
陳志翔有點臉紅『真是失態了』
『不會不會、您的工作讓我真的很感興趣』
『的確是有趣的工作、讓我可以認識各種有趣的人物』
客人感謝再三告辭

回程路上莫妍把支票推回給陳志翔
陳志翔說『主人都看到你拿了
現在推回來已經太遲了
越描越黑而已』
莫妍憤怒的瞪著他
『你弟弟今年還有劫數
帶他出國去避難啦
瞪什麼瞪
我是說真的
出國避難
在海上晃啊晃
晃到農曆年正月十五過後才可以回來
在船上有各種運動
你要硬逼你弟你媽運動
尤其你弟
他身上的氣還是很不安定
你要把他身上毒素都逼出來
不然他還會想下一招來對付你和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