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小愛登場(上)

小柳的形象大概是這樣





















所謂有錢人的遊艇大概是這樣

所謂遊艇的女主人貴婦人大概是這樣

所謂全身赤裸大概是這樣

小愛穿牛仔褲的大概形象














小愛在神豬旁時的大概模樣



好、本文開始

小王痛苦無比的表情、呆滯無神的雙眼死盯著水面
好像可以看出什麼似的
小江也是不知所措的狼狽狀
兩人鬥敗公雞般的失魂落魄坐在甲板上
一動也不動
秋日的陽光雖然溫柔
但是兩人還是被照得通紅
小王長嘆一聲
『你不用在這裡陪我了
進去吧
不要晒傷了』
小江說『我進去船艙裡會暈船
還是外面吹海風好』
小王沈默半餉
『我們到底出了什麼差錯
哪裡讓人識破?』
小江想了一陣子
『我想總結就是之前的事情太順
我們自信太過』
小王點點頭認同
但是眼淚還是禁不住掉了下來
『都是我、都是我該死、是我害死她的』

讓時間推回十二個小時前

話說小王、小江選前成功的在選前入侵狗民黨的電腦
將數十億的買票髒錢轉移到世界各地的戶頭去了
狗民黨大選輸得一塌糊塗
雖然民心向背本來就注定了慘敗
但是這筆錢被劫走更讓結果雪上加霜
而小王並不以一次選舉大勝為滿足
他探聽到了一個秘密
連戰連敗的那個最不要臉卻最有錢的家族
要把中国和台灣的資金轉移到免稅天堂去
避免神豬連敗武的選舉慘敗牽連到他們家族的事業
畢竟連戰連敗家族事業全部都建立在特權之上
一旦失去了政權的庇蔭他們連家連個屁都不是
趁現在馬狗政權在落水狗人人喊打的狼狽時期
還沒精力清算他們
連家老大決定快點把錢都轉移出去
問題是連家的錢要怎麼逃出台灣!
那數字不是百萬、千萬而是十億百億
你說用銀行匯款不就得了
唉~事情要是這麼簡單就好了
國家銀行機關一定會通報大額金額的轉出
曝光那一定會引來後宮太后兼特務頭子金小刀的注意
牠也不需要用調查局偵辦
只要用最擅長的放消息給媒體
讓嗜血鯊魚般的媒體去追殺連家尤其是剛選輸的連敗武
如果讓人知道選舉失敗後又把大筆資金匯出海外
那連家就完了
所以正常的管道是行不通的
因此小王假扮成地下金融業者大大方方的和連敗武接觸
表示他有辦法把錢弄出國、跟銀行一樣好用
在台北收錢、
在香港或者新加坡領錢
客戶資金的十趴做手續費
安全、簡單、絕對沒有記錄
連敗武嫌太貴想要殺價
小王一口拒絕、冷冷的轉頭走人
連敗武急忙陪笑臉答應價錢
小王則答應除了取款證明之外
還會一同前往香港取款作為保證
交錢時間到
雙方約在咖啡屋二樓見面
小王倒也沒有大意
事先一個小時就裡裡外外都觀察過
小江則在對街大樓等候接應
小王先在咖啡屋隔壁7-11邊看報邊等神豬出現
果然時間一到
神豬駕著Range Rover出現
司機和一個大漢和一個身材火辣的正妹一起出現
神豬怕被認出還戴頂帽子加太陽眼鏡
小王心裡大罵
『靠杯啊!現在是洗錢、你以為是開雜交派對啊
帶一堆人是三小』
司機看車留在原地
大漢提著行李箱、辣妹摟著神豬的手親親熱熱的走進咖啡廳
小王多等了十分鐘
和小江交叉確認沒有埋伏才慢慢地進入
神豬一見到他有點不高興的說
『你遲到了』
小王直接回答
『沒有、我在外面確認你沒有帶警察來才進來的』
這樣一說反而讓神豬安心
小王接著『這幾人是誰?』
神豬『這是我家的保鏢
我爸堅持要他一起來
這位朱小姐是我的會計
她要來幫我們算帳、入帳』
小王還沒回答
這位又露大腿又露胸部的女生就嗲氣嬌笑起來
『什麼會計?
我是財富管理專員啦!
人家大學會計被死當
那教授又好色又不要臉
害的我還要暑修
我發誓我死都不再碰會計了』
神豬連忙不斷安慰
小王不耐煩的打斷
『先生、我們不是去玩的』
『我知道我知道、不過這樣有人陪伴、我爸我媽比較安心
我也會比較開心、不要讓我不開心嘛!』

小王白眼一翻不再理他
拿錢進入咖啡廳後面房間包廂
這是咖啡廳讓人租來開會用的
小王包下來放進機器用來點鈔
原先談好的就是清點完畢後就轉交給小王
然後出發前往機場
至少兩邊說好的計劃是這樣的

神豬家族大概是怕夜長夢多
第一次就拿了十億臺幣出來
想要快點處理好資產轉移
小王開始點鈔工作
雖然一切都是機械全自動還是要很長時間
神豬帶著正妹擠進來
想要印證財富是最強力春藥的真理
保鏢目不轉睛的緊盯著小王
小王一派輕鬆完全不以為意
因為他和小江本來就是要在機場偷天換日
這階段他本來就不會動手腳
神豬要怎麼監視都隨他

點鈔到一個段落
小王突然在耳機聽到小江的呼叫
『有兩輛車剛停在咖啡廳門口
我查車號是調查局的車子
快閃』
小江厲害到可以駭進監理所的電腦查閱車子資料
不過現在不是佩服他的時刻
現在是逃命時刻
小王笑著對神豬的馬子招招手
這個波霸穿著高跟鞋搖搖晃晃一臉茫然不明所以的走過來
小王對她說『對不起』
『什麼對不起』
小王將她一推撞向保鏢
波霸跌的剛剛好
剛好壓住了保鏢
兩人一時之間動彈不得
神豬大吃一驚叫聲『什麼』站起身來
小王就是等他站起來
先從桌上抓兩把鈔票
然後轉身用力一跳撞向神豬
神豬的龐大體積果然好用
把背後的窗戶撞破個大洞
小王身高180體重八十五加上神豬的破百重量
瞬間製造出逃生門來
小王人爬起來已經聽到後面的叫聲
『在這邊』『在後面陽台』『不要跑』
小王爬過欄杆手一揮
把一把鈔票朝天空一灑
然後往下一跳
神豬的Range Rover的車頂接住了他
小王事先早安排好了逃生路線
他客氣的好心的請神豬的司機把車停在咖啡廳後面的專屬車位上
其實就是想利用大車的高度方便他跳下來
神豬司機人坐在車裡
先看到滿天鈔票落下
後聽到車頂被撞到的巨大聲響
人當然立刻開門出來看
小王從車頂撲向司機、將他撞倒在地
然後開著神豬的座車火速離開現場
小王催油門離開咖啡廳、立刻和小江聯絡
小江說『你按照路線離開、我回基地等你』
小王『了解、我去一個地方看一下然後回去』
『不要冒險了、快走』
『你先走、我會小心的』
『他媽的你就是不聽人勸、我告訴你、我只等半個小時』
『知道了』
小王把車開到兩條街外的地下室停車場
把車一丟
正要離去
轉念一想
又再上車搜索
後行李箱看到幾個大大小小行李箱
小王全部拿走
丟到自己事先預備的車子上去
小王戴上帽子口罩太陽眼鏡
把頭包得緊緊的
保證誰都認不出來

小王一路在限速內謹慎開車
不引起任何注意
來到他情人的住處
也就是狗民黨黨部高層的秘書住處
小王就是以她的電腦作為突破點
一舉竊取狗民黨幾十億資金
事發之後
這位柳小姐雖被懷疑但是查無實據
最後狗民黨以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將她解職
柳小姐悲憤的離開
小王在事件後一段期間沒和她聯絡
知道她被解職後於心不忍、覺得歉疚
就在昨天用電話和她聯絡
又哄又勸又答應要帶她出國散心又說未來會照顧她
不會讓她生活有問題
終於讓她破涕為笑
現在小王直覺認為、今天行動中途被識破
一定和自己昨天魯莽的電話有關
小柳的電話搞不好被竊聽了
或者更糟的她可能被捕了
無論如何都是自己害她的
他一定要去看看
即使不太可能挽回但是至少要試試

小柳的住處是老舊公寓的四樓
風水學來說是很不好的無尾巷的倒數第二棟
小王把車停在一段距離之外
慢慢走過去
裝成漫不經心走路回家的下班族
好像很開心的雀躍的小碎步
走進巷口
他吹着口哨搖頭晃腦
觀察整個狀態
他假裝走向巷尾最後一棟公寓
經過小柳公寓時
剛好門一開有人走了出來
小王一見之下就知道那人如果不是警察就是軍人
那氣質太明顯了
小王的身體繼續向前走
頭也緩緩轉回向前看
但是自己也知道和那人眼神的接觸讓自己露餡了
那警察眼神直盯著小王
小王從口袋掏出一把鑰匙
假裝去開門
但是哪有可能打得開
那警察站在小王身後死盯著他
小王深呼吸一口
大叫一聲『靠!現在是三小啦、每次都打不開』
伸手去按三樓電鈴
連按三聲
背對著警察的臉上已經冷汗直流了
過了世上最長的三十秒
三樓回應了『喂』
小王含糊的說『我啦我啦、開門啦』
糊塗的三樓住戶居然開了門
小王頭也不回的直走進門
以強大的自制力硬逼自己不能用衝的
但身後的警察還是出聲了『等一下』
小王一手抓門一腳進了門、頭也不回的回答『什麼事』
警察『請出來一下、我是刑警、請把身分證拿出來』
小王回答『好』
迅雷不及掩耳的關上大門向樓頂直衝
警察居然直接開槍撞開大門
小王聽到槍聲
抑制住畏縮的反應
加快速度逃命
小王將住戶違反消防法規堆在樓梯間的鞋櫃、雜物推倒
希望可以減緩追兵速度
跑到屋頂之後
小王跳往隔壁小柳公寓屋頂
果然警察在小柳房間還有同伴
兩名警察也衝上屋頂來攔截小王
小王縱身一跳
不是自殺
是跳到他之前準備好的花台上

小王在小柳身上花太多時間了
久到乾脆預備好逃生平台
說是平台其實是在客廳窗外放上一排的花架
本來是想萬一有人想撞進來房間
可以從客廳窗戶向上逃到樓頂
反向往下其實是沒有列入考慮的
但是現在命在旦夕
只有孤注一擲跳跳看了
小王跳上花架然後運動慣性撞進窗內
雖然成功跳進四樓但是也摔得暈頭撞向
小王知道沒時間喘息
他立即爬起來把其他花架拉開丟下樓去
以防警察也跟他一樣瘋跳下來
然後轉身去把鐵門關上連上三道鎖
謝天謝地台灣人都把自己房子弄得像監獄一樣
小王關上門轉身進房
在臥室看到小柳全身赤裸的死在床上了
小王心裡悲痛不已
幹!
這些人不是警察而是狗民黨的殺手
小王此時心思如電
外面那些王八蛋一定是想嫁禍給他
小柳身上一定被放上自己毛髮、DNA之類的東西
不然不會殺人之後還留在犯罪現場
小王難過歸難過
手腳一點都沒有停止

他把電源保險關掉
把瓦斯打開
把門窗都關上
把找得的鐵製湯匙、鍋子丟進微波爐
把一條線綁住電源保險的開關
線的另一頭綁在手上
拿出預備好的高樓逃生器
小王把自己站上窗台等待
身子盡量往外不吸到瓦斯味
站定沒幾分鐘
果然三個殺手撞進門來
聽到腳步聲約來越近
小王身子一跳往下垂降下去
綁在手腕上的釣魚線被重力一拉
把保險拉開電力恢復
微波爐引爆瓦斯
威力把小柳房子炸得粉碎
小王人在半空中也被炸的搖來晃去
肩膀撞到牆壁
還好逃生繩沒被炸斷
雖然頭昏眼花
總算平安回到地面
小王深呼吸幾口
脫掉外套裝作沒事人般走回到自己車子
開車回到他和小江的基地
說是基地
其實就是一座立體停車場
他和小江把偷來的電子偵防車放在頂樓
充當兩人的基地
停車場的管理員早就被小王買通
把長期停放的這輛車子視為隱形
當小王開車進入時
管理員看著小王
緊張的臉色配上一個警告的眼神
小王收斂起裝出來的微笑對他點點頭
把車停到三樓
慢慢走到六樓
到他們預備好的『逃生車』上去
換裝過後
小王慢慢上到頂樓
果然大事不妙
小江給幾個便衣警察上手銬反手壓在偵防車旁的車子上
一個警察他耳邊不斷的咆哮
另外幾個在旁邊用無線電、手機講話
正在申請支援之類的
小王看了一下子慢慢離開
走到下層去開『逃生車』
不過他並不是落跑
反而是開上頂樓
開向那群警察
在三米外他停了下來
下車問到『哪位是陳警官?總部叫我來找陳長官報到』
話還沒說完
爆炸聲突然大作
混亂中小王立即上前把小江抓住丟進他的車子
大叫道『我先把犯人帶回警局』
小江小王離開頂樓、下來到三樓
小江已被解開手銬跳上原來小王的座車
拿出手機按了幾下
頂樓的偵防車瞬間爆炸
把一切證據都毀掉
小王小江兩人兩車一前一後趁亂逃離停車場

為什麼那些警察那麼容易讓小王把人帶開
原來小王開的逃生車是一輛警車、身上穿的是警察制服
他們兩人早就預想過萬一停車場被包圍時該如何逃脫
警車、警察制服、轉移注意力的爆炸聲響
甚至將電子偵防車上埋設炸彈
一切都全部準備好了
電影情節般的兩人順利脫身
逃過狗民黨政府爪牙的追殺
兩人來到港口
把神豬的行李當作自己的
一副要快樂出帆的模樣
上了一艘遊艇
遊艇主人當然又是個女的
又是小王認識的『好』朋友
她見到小王又高興又不知所措
『你不是說你不來、怎麼又出現了』
小王說『這叫做驚喜、不要我來嗎?那我走了』
小王在她耳邊嬉笑一番
然後介紹小江
『這我朋友啦、超級宅男電腦白癡啦
他聽我可以搭船出海、羨慕的不得了
一定要我讓他跟
我沒辦法
只好帶他來、可以嗎?
不然我叫他滾回去
放心、他不會當菲利浦的
他的存在感是隱形那一級的』
貴婦人笑一笑吩咐開船
小江小王就這樣逃出台灣

兩人在甲板上吹風日曬良久
小江問說『你不去陪她OK嗎?』
小王僵應的表情回答『沒關係、我跟她說你想自殺、我不陪著你怕你會跳下去』
小江忍不住笑了『馬的、你真什麼都能掰』
小王難過的說『我這麼能掰、掰到害死了小柳了、這種能力有什麼屁用』
小江安慰他『不是你的錯啦、是狗民黨那些傢伙沒人性、居然對手無寸鐵的女人下毒手』
小江接著說
『我猜他們還是懷疑小柳、對她逼供、你是不是留下什麼資料在那邊讓他們追蹤到你』
小王『我想她電腦手機裡面的記錄、Line、facebook的對話應該夠讓他們找到我了』
又說『我就是討厭我這樣的性格
以為自己能說善道就可以解決一切的困難
放任自己不負責的任性去傷害別人
現在造成不能彌補的傷害了
又只能哭哭啼啼
什麼事也做不來
我好氣好討厭我自己啊!』
小江有點驚異『我一直以為你喜歡自己007般的生活』
『並沒有好嘛!
那種天天獵豔、夜夜笙歌、換馬子像是換衣服的生活
漂亮女人一個又一個要應付
有多累有多辛苦有多大壓力你知道嗎?』
小江轉頭過去看小王嘴角露出似笑非笑的惡作劇表情
知道他朋友已經恢復了
還會說笑話就表示他好了
站起身來拍拍屁股
『夠了、再吹風就會感冒了、我要進船艙了、
我進去查看看警察他們到底是怎麼找到我們基地的
你也進去吧』
小王打起精神進去找遊艇女主人了
畢竟要應付美女這種苦差事還是要有人扛起來做


幾天後來到新加坡
貴婦人有自己的家族事業要照顧
小江小王到賭場自己找樂子
兩人對賭錢的興趣不大
晃了一陣子
找了個酒吧一個清淨的角落坐下來喝酒
邊喝邊想下一步該怎麼辦?
兩人其實都有點已經沒戲唱的絕望
畢竟兩人和警察都照過面了
詐騙集團最忌諱的就是見光死
這樣一來還要回台灣實在風險太大
就這樣不愉快的氣氛中喝著悶酒
突然一個女生大步走了過來
戴着棒球帽綁個馬尾穿件超緊的T-shirt配上低腰牛仔褲和長靴
那身材讓路過男人沒有不回頭緊盯著猛看的
小王看到她走過來
手肘趕緊頂了頂小江叫他回頭一起看
小江一見之下臉色大變站了起來
小王看他這麼緊張問到
『幹嘛?你認識啊?』
小江還沒說話
超級波霸美女站定在他們身前
伸出手要和小王握手
小王不疑有他和她握手打招呼
想不到一股大力讓小王痛的叫出聲音
她不知道怎麼做的讓小王整個人跪在地上
美女笑說『這是合氣道的手法』
然後把小王拉起來
小王剛站直她又反折小王的手腕
小王被她一壓之下轉向又跪了下去
美女說『這是擒拿手』
放開小王讓他站起來
小王正要發怒還手
美女用她至少E罩杯的性感身材貼近小王的胸膛
小王還在想到她到底要做什麼
就發出一聲悲鳴
美女用膝蓋撞向他的要害
小王這下直接倒在沙發上、動也不能動了
美女笑著看他
『這是女子自衛術第一殺招!
厲害吧?
只要是男人沒有不倒下的
小小教訓你一下
看你下次還敢不敢推我』
小王在劇痛中驚訝地看着她
原來這個美女是在神豬身邊裝嗲裝癡的濃妝艷抹女人
現在胭脂不施的她宛如他人
更令小王驚奇的是小江叫了她的名字『小愛』
小王忍不住大叫起來
『你是小愛?幹!我們那個同學小愛』

小愛叫了杯啤酒來喝
脫下帽子整整頭髮
看著他們兩人
『兩個白癡鹵莽暴衝、破壞我的計畫
成功一次就以為自己是羅賓漢是正義使者或自以為是神了
那麼爛的計劃也敢拿出來用
害我的工作整個deley到』
小王要了包冰塊冰敷自己的下陰
不服氣的頂嘴『我們計劃怎麼爛了?你的計劃有多好?』
小愛說『你那作法擺明只是騙一次
只能、只有、只是一次
就算蠢如神豬也會知道受騙了
然後事情就結束了
對連戰連敗家幾百億身家一點影響也沒有
那樣就只有你在爽而已
就是男人的鬼德性
爽完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那你有什麼好主意?』
小愛不回答露出一副天真可愛的笑容
除了小王之外應該沒有男人不被吸引的美麗笑容
小王痛到只覺得這女人是魔鬼
小江雖然剛剛親眼見到小王的慘狀
但是一見到小愛
小江就是一副心神俱醉的迷戀
就算小王再慘十倍他也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