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2日 星期日

愛之船


陳志翔來到S市居住已經三個月了
現在的他在S市的市井小民之間已經小有名氣了
口語相傳一個從台灣來的奇人異士
可以用易經占卜幫人排憂解難、指點迷津
凡是能夠幸運求教於他的人
都有豐富的收獲
更美好的是問事費用隨緣
不開價錢不定價碼隨你能力來付費

至於為什麼陳志翔會在S市設攤開館讓人問事呢?
這就要從橫渡太平洋的愛之船說起了

莫妍拿了陳志翔給的一百萬
聽從他的建議帶著媽媽弟弟坐上愛之船
從上海一路航行經過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再到澳洲
轉往夏威夷停泊後要航向舊金山
一路上莫妍都試著跟陳志翔聯絡
但是陳志翔電話很少接
接了也通常說在忙 匆匆掛掉
電郵回應比較多字
不過也是很簡單的問候和詢問
到哪了?好不好玩?家人如何?
有禮貌的說話像是客服對答
完全沒有在S市時的熱情
莫妍被他的冷漠搞得奇矇子超不穩定的
失落的痛苦和期待的焦躁讓她完全沒有旅遊玩樂的心情
一股惡氣無處發洩
都發在她弟弟身上
船上的健身房早上六點就會見到她們姊弟的身影
晚上十點還在跑步更是家常便飯
莫妍設計了超級可怕的菜單逼她弟弟無止盡的運動健身
弟弟只要敢偷懶就會被她拖到一旁毒打
連莫媽媽來求情也沒用
還會用陳志翔吩咐的一定要讓弟弟多運動
把身上毒氣排出為由
叫她媽媽不要多管閒事
其實莫媽媽在船上有咖一起玩麻將
也忙得很
沒時間管她們姊弟
只有靠岸日時
全船旅客一起上岸去玩樂
莫弟弟才有機會喘一口氣休息一下
別人坐郵輪是人生樂事美夢成真
對莫弟弟來說卻是噩夢一場
姐姐幾年來的委屈、不安、屈辱、憤怒都在這段日子全數發洩在他身上
莫爸爸過事前拜託莫妍一定要照顧家人
讓莫妍這些年來過得極度壓抑
現在藉由運動來舒壓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陳志翔沒在身邊
不只沒在身邊還那種冷淡的態度
莫妍心裡的不愉快完全表現在臉色上
同船的不管是同國人還是洋人
沒人敢和莫妍搭訕
雖然美麗但是一副臭的要死的大便臉
讓人看了就怕
這天雖然郵輪停泊在夏威夷
莫妍也隨著大家下船觀光
但是威基基在她眼中看來就是一堆沙子和不要臉的女人的集合
一個比一個穿得少的比基尼
甚至不穿躺在那兒曬太陽是怎樣?

喜歡曬太陽不會去赤道啊?
她勉強陪媽媽逛街
買了些完全沒用的紀念品
帶著沈重的步伐回到船上
正想再把弟弟拖出來運動、折磨他一番
突然手機響了
她心念一動
快快接起來
竟然是陳志翔打來的
她隱藏住自己興奮的聲調
假裝不在意的『喂、是你啊、什麼事?』
陳志翔帶著笑聲地問到『到哪裡了?』
『在夏威夷啊』
『那有沒有穿上比基尼去衝浪』
『神經啊!什麼比基尼、我根本不會游泳』
『不會游泳沒關係、比基尼還是要穿』
『我連泳衣都沒有』
『早說啊、我買給你』
『哼!我才不要、白白便宜那些色眯眯的男人』
『沒關係、你可以便宜我、
我不是色眯眯的男人
我是正直、剛毅、木訥、老實、可靠的男人』
『哈哈哈、你說給誰聽啊』
『不管、反正我要買給你穿、你記得穿給我看』
『看?怎麼看?好啊、你現在來夏威夷我就穿』
『好啊、等我一下、我現在去搭飛機了』
『搭飛機也來不及了、我們明天就要離開了』
『如果來得及你就會穿是吧?』
莫妍聽他口氣怪怪的
提步快跑上了甲板最上層
陳志翔一臉笑意的靠在欄杆上
         (相貌、衣物、地點都不對,貼此圖只是要說明貼在欄杆上的帥氣)
莫妍再也顧不得矜持
快步跑向他牢牢一把抱住
陳志翔緊緊回抱她
兩人完全不顧旁人眼光深吻了起來
幾分鐘後陳志翔說『我快窒息了、給我點氧氣吧』
莫妍才想到周邊好多人
臉色漲的比夕陽還要紅艷
陳志翔溫柔的牽著他的手
兩人慢慢的走下甲板
陳志翔在她耳邊小聲『請問販賣部在哪邊?我要買比基尼』
莫妍上了他的當但是心頭卻甜蜜無比
陳志翔又說『你房間幾號?』
莫妍害羞地說『我跟媽媽住一間』
陳志翔死性不改
『那我是要收參觀費的哦
技巧方面可以寫改進卡來督促我進步
但請不要計時
我怕心理壓力會造成反效果』
莫妍見他越說越露骨
用力去捏他屁股
陳志翔笑嘻嘻地帶她走向郵輪另一頭
原來他也訂了間房
莫妍心迷意亂的說不出話來
陳志翔先走進去轉身微笑地看著她
莫妍勇敢地大踏步進入
兩人在門口激情的擁抱著
陳志翔突然說
『喂、脫衣服之前
你有沒有欣賞我的裝扮啊
為了盡量像喬治克隆尼
我還去買一支Omega手錶耶』

莫妍笑了
『像啊、你很像喬治克隆泥啊
不過是泥巴的泥
你是喬治肥龍泥』
陳志翔還想說話
莫妍用一個吻讓他什麼都說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