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6日 星期四

賭船


陳志翔和莫妍在船上過了好幾天甜蜜無比的快樂日子
莫妍從沒覺得郵輪上有什麼好玩的
直到陳志翔帶著她四處吃喝玩樂
她才覺得原來人生有這麼樂趣
不幸的
她弟弟也是
莫妍天天和陳志翔黏在一起
不是在房間裡纏綿就是在郵輪上玩樂
沒時間去管她弟弟
莫弟弟把握時間溜進船上賭場
先是跟莫媽媽拿錢
贏得超級開心
接著自然是手握大牌全部壓下卻一把輸光
再來就跟一些怪怪的人借錢翻本
借了又借、到了午夜時分
才發現自己以犯下滔天大錯借了十萬美金的賭債
這下莫小弟嚇到渾身發抖不知所措
但是地球並不會因為你知道錯了而停止運轉
高利貸也不會因為你懺悔了而不去討債
莫小弟被扣押起來
有人敲打莫媽媽的房門留下一張紙條
要求拿錢放人

莫媽媽驚慌失措之下趕緊去找莫妍
莫妍和陳志翔看了字條
陳志翔笑了起來
『這是演電影嗎?太誇張了吧!
這是賭船嗎?
要你也等下船再擄人要錢逼債吧?
是在急什麼?』
莫妍快快穿好衣服要去贖人
陳志翔問說『你身上是有多少?』
莫妍掏出皮夾只有兩千多美金
莫妍說『我提款機還能領五千』
『那還是差太多了』
莫媽媽急道『志翔啊、你先借我吧!借我我一定會還你』
『不是我不借!我也沒那麼多啊!就算信用卡借款也不夠十萬啊』
莫媽媽急得哭了出來
『別哭啊!我先去看看是怎樣?』
莫妍要跟着去
陳志翔拒絕了『我一個人去探探、你一個女人家跟江湖人打交道不方便』
陳志翔一個人按照字條慢慢走進指示的地點
敲敲門
一個兇惡的眼神沙啞的聲音問到『幹嘛』
陳志翔晃晃手上的紙條
笑笑『聽說這裡有銀行可以存錢、不知道有沒有走錯』
那人一把奪過紙條看了看、頭一點『進來』
陳志翔走進去兩三個年輕的凶神惡煞對著後面兩三個年紀大的凶神惡煞說話
『老大、不是那個妞是一個男的』
『靠、老大就是要那個妞、來男的幹嘛』
陳志翔聽了笑笑
另一個兇惡的聲音『錢呢?』
陳志翔笑笑的說『人呢?』
『先把錢拿出來』
『先讓我看人還在不在?搞不好你們把人丟到海裡了、這樣我就省事了』
這群窮兇惡極的傢伙感到事情不對
這傢伙實在太冷靜
其中一人拿了台筆電過來
莫小弟被綁著跪在某個房間裡面
看來已經被毒打一頓了
陳志翔問到『有打斷手腳嗎?』
 一人大聲『沒有啦、只是教訓一下』
『那你先叫人打斷他的手腳、我要現場觀賞一下』
『你是在開玩笑嗎?你以為我們不敢嗎?』
『我就怕你們不敢』
『你到底是他什麼人?』
『基本上、我不認識他、不過呢?我被拜託要帶他回去
好啦、不用打他啦、讓旁邊的人揮揮手讓我看一下是不是實況轉播』
另外一人用電話叫現場的同伙揮手
鏡頭亂晃了一下算是回答了
陳志翔看了點點頭
『那叫老大出來吧、我總不能跟小弟交易』
幾個混混大呼小叫了起來
一個甚至推了陳志翔一把
『推我、吼我、罵我還是要叫老大出來啊』
他始終冷靜自在的態度終於讓混混們退讓了
一個穿著不合身阿曼尼西裝的老大從臥室走了出來
那人看到陳志翔就呆了
陳志翔看到他就笑了
『炮哥是吧、我就知道是阿炮哥才有這種排場才有這種氣勢這種威風』
阿炮地眼看陳志翔第一個反應竟然是向後轉
聽陳志翔開口才硬生生的停下來轉到一半的身體
尷尬的衝著陳志翔傻笑
陳志翔說『要不要請小弟們出去、我們兩個敘敘舊』
阿炮一聽提醒才大聲地說『出去出去通通滾出去』
小弟走出門口、阿炮立刻賠笑臉迎上前奉承
『陳大師啊、怎麼有空來渡假啊?
怎麼不先通知一下啊
我可以好好招待大師啊』
陳志翔說『你等一下、我先買個保單、不然晚上睡覺睡到海底去就慘了』
阿炮幾乎大喊地說『不要』
陳志翔手指比個噓聲
『龍先生你好、最近好嗎?
夫人身體好嗎?那太好了
我最希望聽到這種大家都開心的消息了
我在哪裡?說來你不會相信的
我在一艘郵輪上、你猜我遇到誰?
咦?你怎麼知道?
真的、竟然會遇到阿炮
好巧啊
電話給他聽?
好好、你等一下』
阿炮一臉想撞牆自盡的表情
接過電話的手竟然在發抖
『是是我是阿炮、大哥好、大哥大嫂都好嗎?
按擴音?是是、立刻按
現在是擴音了』
低沈、威嚴的大哥命令一個接一個
『你給我聽好
對我的救命恩人要是有一絲一毫的不敬
我就把你切成八塊餵鯊魚
你在船上的那些勾當立刻給我停止
聽到了嗎?
我不想聽到任何會讓陳大師不高興的消息
你聽清楚了嗎?』
陳志翔接口
『沒有沒有、言重言重
炮哥跟我處的愉快的很
我有個小朋友在船上不懂規矩
還是炮哥給我幫忙』
阿炮聞言大喜
『是是是、我跟陳大師相處融洽非常愉快、
那個小朋友的事只是誤會
嘿嘿誤會、小誤會而已啦
已經通通搞定了』
陳志翔說『龍先生那我回到台灣再跟您聯絡了
我會帶點紀念品伴手禮去看你和嫂夫人的
好好、就這麼說定了』
電話掛上阿炮好像從水裡撈上來似的
全身都被汗水浸濕了
阿炮深呼吸一口
趕忙叫手下去把莫小弟帶上來
被打的鼻青臉腫的他神不附體的看到陳志翔
大喜過望地叫出聲『陳大哥』
但是看到陳志翔陰沈的眼色就閉上了嘴巴
阿炮放了人
陳志翔淡淡地問道
『那賭債~』
阿炮點著賴打把借據一把燒了
『什麼賭債?沒這東西、一切是誤會』
陳志翔貼近他耳朵『那、那個妞呢?』
『什麼妞?沒有什麼妞、我阿炮怎麼想要什麼妞?
是誰想要汙蔑我、陳大師你千萬不要相信別人胡說八道』
陳志翔笑着盯著他
阿炮從頭頂涼到腳底
這個阿炮的工作就是在船上的賭場外圍提供高利貸給一些爛賭鬼
這是艘提供高級休閒娛樂活動的郵輪
船公司、船長也都知道阿炮的存在也多少拿些好處
但是基本上船上借錢都是上岸之後回家之後才會處理賭債的
在船上不能弄得難看這是雙方的共識
但是阿炮就是色心大動、破壞了默契
他在船上剛啓程時就看上了莫妍
但是完全沒機會接近
莫妍除了運動健身之外
很少在船上做什麼活動
莫媽媽玩麻將也極有節制
一定是熟咖才玩
而且是一天幾百塊的小小娛樂
讓阿炮根本沒機會下手
好不容易看到莫小弟落單
阿炮趕緊讓手下設局挖洞給他跳
果然一舉成功
才想說可以將莫言騙來船艙裡
軟硬兼施一定要把她弄到手
想不到老大的恩人走進房裡來
幾年前龍老大的太太突然生了怪病
陳志翔剛好出現
從醫院、醫師挑選到決定診療過程
再到家裡風水改善、老大公司環境調整
陳志翔的建議讓龍老大撿回愛妻一命又讓公司化險為夷
對陳志翔真的是感激涕零的地步
阿炮當時隨侍在旁
看得一清二楚
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想在旅途過程搞個小豔遇
卻遇上了煞星
這下回到台灣不知道會怎麼死

陳志翔看啊看
看的阿炮心裡發毛
沈默了一陣子終於陳志翔說『我們可以走了嗎?』
『當然當然』
『不用送了、剩下的旅程我們不會再碰面了吧?』
『不會不會、除非大師有任何吩咐、不然我們絕對不會出現在大師面前』
『如果出現了怎麼辦?自己跳下海去?』
阿炮尷尬的陪笑
陳志翔笑道『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嘿嘿嘿』
阿炮把腦筋動到莫妍身上
雖然說不知者不罪但是下馬威還是要給的
陳志翔領着莫小弟走了
莫小弟剛離開艙房就迫不及待的問
『陳大哥陳大哥你認識那些流氓啊?他們好像很怕你?』
陳志翔並不回答只是冷冷的望著他
莫小弟被他盯的有點害怕
『你再這樣繼續犯錯繼續犯錯繼續犯錯吧!
總有一天你會犯下沒有辦法彌補的滔天大罪
到時候你可以知道承受因果的痛苦』
『又不是我的錯!是他們出老千騙我』
陳志翔聞言大怒
一把抓住他的衣襟
往欄杆一推
莫小弟上半身懸空在外了
『閉上你的嘴、給我閉上你的那張嘴、聽到了沒?』
莫小弟嚇到不敢說話不會反應
『我說你聽到了沒?』
『 聽到了聽到了』
『那你還說話?閉上嘴』
莫小弟用手緊緊摀住嘴巴一個字也不敢再講了
陳志翔放開他一言不發走回莫妍房間
莫小弟跟在身後連屁都不敢放
莫妍和莫媽媽擔心半天見到被打的親人回來
高興又生氣
莫妍又要一陣毒打
陳志翔說『我要回去休息了、有事明天再說』
莫媽媽又要說些感恩的話
他手一揮轉身就走了
莫妍惡狠狠的看著她弟
『給我待在房裡、明天再來跟你算帳
媽、你再讓他走出房門、我就什麼都不管了』
莫妍三步並兩步的追上陳志翔
陳志翔在前方等她
溫柔地說『一起去散步吧』
莫妍當然小鳥依人地靠着他
陳志翔帶她上了甲板
月光下莫妍真是風情萬種、撫媚動人的很
陳志翔瞧着她
左看右看
『真是紅顏禍水啊』
『你這是哪一國的形容詞、這是褒還是貶?』
『這是最高級最上乘的褒獎了
我是在想你美成這樣子
怎麼會沒有被那些無恥卑鄙下流噁心的高級領導們娶回去
那些老頭沒娶也該讓自己兒子把你娶回家啊』
莫妍 『現在是幹嘛、為什麼要說這些』
『剛剛的事情就是你長得太美麗
那些混混流氓想要一親芳澤
所以找你弟下手
你弟的確很蠢被設計入局
但是這次的起因是你的美貌造成的』
頓了一下
『想到那些癩蛤蟆想吃你這隻天鵝沒吃到
卻讓我這隻癩蛤蟆吃到了
想想我真是幸運啊』
接著陳志翔學青蛙叫了幾聲呱呱呱
莫妍笑了
她在陳志翔身邊總是笑個不停
『說真的說假的、真的是想要...』
『我騙你幹嘛、
我就想怎麼可能在這種高級娛樂場所擄人討債
要討也該回家再說
哪有人賭一天就要錢的
下去一看
果然是另有目的
目的就是要吃天鵝肉』
說著陳志翔就作勢往她身上亂摸
莫妍抓住他的手『那你是怎麼解決的?』
『花錢贖人啊
你要不要算算現在欠我多少了
好吧、零頭不要算
就還個五十萬好了
沒錢、那用身體還』
莫妍用力抱住他深情地吻着他
『我愛你、我好愛你』
陳志翔有點被嚇到、慢了半拍才回抱她
『我也愛你、不過麻煩還是要記得還錢啊』
莫妍邊笑邊又給他深深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