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4日 星期三

口角

不一日郵輪來到終點舊金山
船上旅客大家互相道別
陳志翔帶著莫妍一家三人
在舊金山玩了兩天
第三天要送他們坐飛機回家
但是陳志翔從一上岸開始就不停地接電話
收信看照片打電話討論
好像是有人要問陽宅的裝潢佈置
陳志翔又是很有電話禮儀的人
絕對不會在大家面前接電話
一定會離席出去外面講話
次數多了莫妍火氣也上來了
離別在即陳志翔卻在忙別人的事
一點都不會難過似的
到了臨別前一天莫妍越來越難掩飾她的怒氣和憂愁
陳志翔看在眼裡什麼都不說
帶著她到一家咖啡館的戶外座位邊看風景邊喝咖啡
陳志翔東拉西扯的胡亂說笑
莫妍卻是冷淡的愛理不理
陳志翔說了一陣看她反應惡劣就沈默下來
兩人默默無語一陣子
就在這時走來一個超級辣妹

東方臉孔卻一頭紅髮
白色T恤卻是黑色胸罩讓驚人上圍凸顯風騷淫慾的氣息
加上超緊身牛仔褲和高跟鞋
當日雖有陽光卻還是需要外套的天氣
這樣穿著實在有點誇張
陳志翔不禁帶笑意多看幾眼
那女的竟然口出穢言『幹、你是看三小』
陳志翔想不到在美國聽到台灣親切的問候語
回答下流的很『確實、看到你很難不去想洨那東西』
那女的杏目圓睜『你很胎歌耶』
『我胎歌?你才是需要留一些給人探聽啦』
『麥爽啊?來去咖啡廳後面盯孤枝啊』
『尬你打?我沒勒起哮、跟查某打,贏了也見笑、輸了更咖見笑』
那女的笑了笑做個鬼臉轉身離去
兩人全程都用台語交談
莫妍完全不知兩人說些什麼
聽語氣前面好似在吵架
最後那狐狸精般的賤貨卻笑顏相對
加上那副可恨的身材

莫妍不知哪來的妒火突然如火燎原般的瞬間把理智都燒光
『看什麼?要看就跟上去啊!去啊!去啊!』
大吼大叫的莫妍看來真像母老虎
陳志翔一驚之下、火氣也來了
外表看不出來生氣的他依然保持嘻皮笑臉模樣更讓莫妍火上加火
陳志翔加上一句
『你沒有說重點
你要說:你走你走、你走了就不要給我回來』
說完陳志翔真的轉身走了
莫妍想要叫他回來又氣到說不出話來
冷靜下來想挽回時
陳志翔已經不見了
莫妍只得回到飯店
想不到陳志翔已經早一步回來
把行李拿走離開了
莫妍撲在床上哭得死去活來
第二天陳志翔沒有回來也不接電話
莫言只得跟媽媽弟弟搭機回家
她在回程路上又擺上一副臭死人的臉色
別說莫小弟連莫媽媽也嚇到不敢跟她說話
除了撲克臉之外
莫妍還全程戴上墨鏡掩飾她哭腫的雙眼
那種殺氣騰騰的氣勢簡直是在她臉上貼著『生人勿近』四個大字
空姐拿餐給她時都嚇得不敢多說一句
生怕她突然抓狂砍人

還好
回到家過了兩天
莫妍要銷假上班的早上
陳志翔打電話來了
莫妍又驚又不知該不該這麼快和解
嘟着嘴要講不講的說聲『喂~』
拉點尾音表示不是很情願接你電話的意思
想不到陳志翔在電話那頭是這樣說的
『花花啊、今天晚上我要開趴啦
你叫露露、佩佩、華華都來啊
人多比較熱鬧
看還有誰要一起來
不過麻煩叫胸部大一點的
那種瘦巴巴女人都是骨頭
抱起來實在很不舒服
最近我就把了一個.....
喔~感覺實在是有夠那個....
咦?你怎麼都不說話?
你不是花花嗎?
啊!死了、我撥錯電話了!
啊~對不起!你現在所撥打的電話是空號
請於掛斷後自動銷毀記憶
剛剛說的都不是真的』
莫妍被他一鬧
那股一定要陳志翔好好道歉否則絕不原諒他的決心早就消失了
忍不住一陣笑
陳志翔問說『怎樣?現在肯聽人說話了沒?』
『什麼啦』已經是帶著撒嬌的語音
『出來說話』
莫妍三步併成兩步神速衝出家門
陳志翔帶著那股討人厭的嬉笑神情拿著手機對著她笑
旁邊的竟然是自己的老闆文姐
文姐招呼他們上車
居然是老闆親自開賓士來接送
莫言一陣暈眩不知該從何問起
車子開沒三分鐘就停在一棟公寓前面
文姐帶他們上樓
十二樓房間
視野極好
傢俱都是新的
看起來很舒適的房子
陳志翔牽著她的手問說
『怎樣?不錯吧?拜託文姐幫忙的
不然沒那麼快裝潢佈置好
我想說如果來找你
住你家好像不是很方便
所以就找了這裡
在舊金山的時候就一直在看照片
就他們一直傳這裡照片給我看
看準備得怎樣、
就想給你個驚喜所以沒說
看看喜不喜歡』
莫妍呆呆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臉紅了起來心想
『他這是說要來跟我住嗎?是這意思嗎?』
陳志翔去上廁所
曾文盯着她猛笑
笑得極為曖昧、取笑她道
『看看你看看你
去放個假放到春心蕩漾
根本不想回來了吧
怎麼樣?怎麼樣?
看你這一整個浪的
你哪是去旅遊是去嘿嘿嘿享福的吧?
是不是根本都沒離開過飯店房間
現在可好
回來就有個房子給你
開心死了吧你
羨慕死公司同事了
那群女生恨不得把你撕了
搶你老公回家呢』
莫妍莫名其妙『什麼?』
『你還不知道?他買這房子是登記你的名字啊』
莫妍眼淚立即奪眶而出
陳志翔走出廁所
莫妍撲上前去牢牢抱緊他、像是怕他又消失似的
『我知道你很熱情不過讓我褲子先穿好可以嗎
我怕文姐看到我的....
我會害羞說』
莫言可不管有沒有人看
用力地吻著陳志翔
等到心情平復
放開陳志翔時
發現屋子裡只剩下兩人了
曾文不知在何時就已經走了
她疑惑的看著陳志翔
陳志翔笑着說
『文姐知情識趣的人、
想說等一下火辣的床戲要上演了
就先走一步
免得打擾到小兩口
所謂小別勝新婚啊』
莫妍又羞又甜蜜
緊緊摟住他小聲地在他懷裡說
『我以為你不理我了
對不起
我以後不敢跟你發脾氣了』
陳志翔聽她道歉就詳細解釋
『我上船前打電話跟曾文拜託找間你家附近的物件
上岸之後就接到一堆照片資料
我就很認真的在挑
找房子真的很不簡單啊
尤其當你懂風水的時候
一百間裡面找不到一間能住的也是很常發生的
當時我整個人都在考慮東考慮西的
所以有點傻傻的
然後又趕著要去參加一個會議
本來要跟你說的
又想瞞著你給你一個驚喜
還在猶豫不決時
你對著我吼叫
我想說不是適合說話的時候就先走一步了
等冷靜下來再說
還好你剛剛還肯接我電話
不然這房子就退掉了
想想真是危險啊』
莫妍完全說不不出話來了

既然說不出話自然是做些不用說話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