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

血液、DNA、脊髓?

來到老大的書房
書櫃上滿滿的英文原文書
陳志翔看了一會
『很難不讓人肅然起敬、
尼采、康德、艾因蘭德、馬克斯、索忍尼辛、凱因思、、、、
我看得懂中文版的臥底經濟學家的笑話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了
想不到有這種高級知識分子
居然可以讓我有幸可以見到
我實在太榮幸了
請讓我握一下您的手吧』
林永森笑道『這是我大學的書、已經很久沒讀了、都是他在看比較多』
金小坡說『我們是柏克萊前後期的學長學弟
我在學校的時候看到他的論文
想要問些資料
兩人才經過教授介紹用電郵通訊認識的』
陳志翔『那我可以問個冒昧的問題嗎?
一個哲學家怎麼會跑來經營黑社會的』
『不是一個、是兩個、我們都是讀哲學的
至於為什麼?
答案是這是家族事業』
金小波笑說『我爸爸本來就是城裡的大哥級人物
想要我繼承家業
但是光看外形就知道不可能
所以把我男朋友找來
算是入贅吧』
四人為這個笑話都大笑了起來
金小坡說
『本來我說什麼都不肯、
不過我爸急性的白血病爆發、
我們被情勢所逼不得不回來
我真是這樣覺得、一切都是命運!
說到我爸
我這陣子不舒服
去檢查了一堆
就怕是跟我爸一樣的病
還好遺傳沒遺傳到這個上面去』
說著又笑著說
『這人緊張的、
霸道的叫所有手下都去醫院抽血檢查
不只抽血還抽脊髓
萬一發生什麼事
就算要做移植手術都做得到
甚至去參加慈濟功德會
聽說他們有亞州最大的脊髓捐贈移植資料庫什麼的
但是再怎麼檢查就是找不到原因
現在聽到大師說的原來是黑網的關係
終於可以放下心來了!』
然後深情款款的看著林永森
陳志翔聽完他的話若有所思的沈默好一下
『怎麼了嗎?』主人問道
『沒事沒事
我是在想這房子的坐向的沖煞
應該選什麼日子動工
然後....嗯~
我就直說了
這房子基本上的問題有三
一是屋頂的黑網、
二是這房間的空氣流通
我可以很直接地說
這房間的門窗都沒有符合風水的適當尺寸』
『風水有什麼尺寸?』
『很簡單、一點四尺的N倍加減一寸就是風水的尺寸
你房子裡所有空氣流通的地方
不管門、窗
都要符合這個尺寸
相傳是魯班先師留下來的大智慧
不懂這是什麼?
很簡單
你一定有學過這個數字
二開根號 1.414點點點點
你要問我我也不懂為什麼
但是這真的還蠻神奇的
幾千年前居然有人可以有這種智慧
只要門窗的尺寸是這個數字或其倍數
住在這房子裡的人相較之下就會比較順利
簡單說你就是要控制你房間內空氣的流量
符合這神奇數字的
氣流就是會顯得比較柔和、適合人體呼吸』
林永森說
『我立刻叫人把門窗拆了裝新的』
『不用這麼大費周章、只要在門框、窗框上加塊木板就好了
就是每個空氣進出的地方都符合文公尺的財字、本字就好了』

陳志翔靜了一下
『以上兩點都好解決
只是我想兩位應該不是為了這點小事把我叫來的』
林永森和金小坡相看一眼
林永森說
『厲害厲害、大師果然不同凡響、我們的確有事要請問
小文啊、對不起、是不是請你和小坡去泡壺濃茶啊』
曾文動作可快了
『你們兩個都留著、泡茶小事我可以的』
金小波『事情是這樣的、一個禮拜前我在買菜的時候、有人想要攻擊我、還好我幸運地躲過了』
林永森憂慮的接着說
『說攻擊還是太輕描淡寫
那根本是想要小坡的命
兩個槍手接近小坡連開五槍
如果不是小坡命大早就沒命了
我真的氣到發狂、
沒用的手下連保護一個人都做不到』
『而其實我們更擔心的是
其實手下之中有人是敵人的內應』
『當天本來負責保護她的人突然有事
換上了剛來的新人
結果就是讓人有隙可趁』
『總之我們雖然仔細盤問了手下
但是總不能把有嫌疑的人都全部抓起來拷打』
『我們也怕冤枉了對自己忠心的手下』
『所以想是不是藉由大師您的功力
來幫我們解除疑惑』
『應該說是威脅』
兩人毫不間斷地接著說話
陳志翔聽得腦袋發麻
『我直接告訴你們
這我沒辦法、我是真的沒辦法
而且老實說、就算我有辦法我也絕對不會指認誰的
想想就太可怕了
我手一指然後那個人就被拉出來ㄆㄧㄤˋ ㄆㄧㄤˋ
這種事脫離我的職業太遠了
我的工作是讓人趨吉避凶、離禍得福
不是製造腥風血雨、血流成河』
『我們不會那麼野蠻、
什麼時代了沒有那種當場槍決的事情啦』
『你沒聽清楚我說的
我沒辦法幫你們指出誰是內奸
但是我可以幫你們不被內奸所害』
陳志翔稍停一下製造戲劇效果
『這方法簡單得很
離開到外面去就不會被內部的奸細傷害到了
你們的堡壘再堅固十倍都不能防止內部生變
既然防不了就不要在內部坐以待斃啊!
巴菲特的合夥人查理蒙格說過一個故事
一個鄉下人問神說請問我會死在哪裡?
有人問他說你問這幹嘛
他說我知道之後就絕對不會去那地方、那我就不會死了!
我沒辦法告訴你內奸是誰
但我現在先占一卦
金小坡這個月求平安往何方為吉?
好、祖師爺指示、往東北為吉
這樣你們知道怎麼做了嗎?
藉著要裝修內部
告訴你們手下要去南邊渡假
派先遣部隊去探路、準備好一切
就派那個我在一樓遇到的那個
170公分壯壯的、兩撇鬍子那個
那個人是絕妙的人選
因為太顯眼了
絕對會吸引對手的注意
中国南部哪裡是度假勝地?
說澳門好了
到澳門去
他會跑去賭?
就是要讓他去賭啊
賭了就會輸、輸了就會走投無路、走投無路就會有人來.....
下面不用我講了不用我教了吧
說在前面
不要出人命
不要讓我背這條因果
我的重點是消息往南去、人往東北方去
東北好、出國更好
出國要用護照什麼的、我想應該難不倒兩位
這國家有錢能使鬼推磨
推個護照不讓人查到應該沒有困難
如果可以參加個貴族貴婦團更好
隱身在權貴之間
誰會笨到來找麻煩呢?
這樣可以解決兩位的難題了吧?
我怎麼知道你們的困難不是單純風水問題?
哈哈!連這都看不出來的話你們找我來要死哦!
連這都不知道我就沒用處了啊』
再聊了一會兒
林永森招呼曾文把泡好的茶送過來
四人又談了一下
賓主盡歡的氣氛中主人送客人到門口
上了賓士車前
陳志翔不經意地提到
『下禮拜就要回台灣了、回台灣之前要再幫幫街坊
、想要借莫妍老家讓大家來問問事
讓大家昨天沒問完的問題可以讓他們問完
聽說這樣的服務要先報備過
不知道要跟誰報備比較好?』
林永森非常感動地說
『大師的菩薩心腸真的令人感動、那塊地方的人一定會受益無窮的』
就這樣算說定了
上車離開後在車上
曾文拿了個包包遞給陳志翔

陳志翔『給我個女人包包幹嘛、這不是鉑金包嗎?一個要幾十萬吧?』
『別裝蒜了、你知道是人家送的
你一口氣就把一百萬送給了莫言的故事已經轟動S市了
人家知道你貼心
所以送禮就直接給了個女人包包
讓你回家可以送給莫妍
裡面自己看看
送禮送的這麼大方
即使是我都沒看過』
陳志翔打開一看
真是非常壯觀的謝禮
滿滿都是錢
一半台幣一半人民幣
陳志翔突然想到一句非常應景的話『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隨便看一下、臺幣就至少一百萬了
陳志翔看著錢發呆起來
『幹嘛、這麼感動啊』
『不是、我是在想我該不該送回去』
『千萬不要啊、要讓人覺得你不給面子就慘了』
『你不覺得黑社會之所以那麼恐怖都是你們自己誇張的結果』
『哈哈、誇張?等你看過那些火拼、槍戰就知道有多誇張了
那些衝突幾乎沒有一個不是為了些芝麻小事開火的』
『好啦、那我要怎麼謝謝大姐啊
大姐這樣為我奔波辛勞、
我該送怎樣的好禮物呢?』
曾文橫他一眼
『少來甜言蜜語這套了
我們明人不說暗話
你對我是超級有用的棋子
你的那套實在太好用、太厲害了
我喜歡你能夠讓人服服帖帖的功夫
我會好好利用你的
你就好好讓我利用就是了』
『我覺得我好像是你手下的第一紅牌男妓
隨時讓你送給王公貴族享用』
『哈哈哈~
別說那麼難聽
男人啊、我這輩子看多了
幾乎都是越認識我就越看不起
你呢?
是讓我越來越佩服的一個
真的很難把你歸類
也很難看出你的目的
不過不要緊
只要你站在我這邊就好了
我只需這點而已』
兩人在陳志翔公寓下道別
曾文笑的曖昧
『早點睡啊、我們莫妍每天上班都在打瞌睡、你精力也太旺盛了吧』
說著眼睛飄到他下體瞄了一眼
『哦、那是我打呼聲太大了、她被我吵的睡不著』
『哈哈哈、原來如此、那下次莫妍帶著幸福的驕傲在道歉的時候、我會吐他槽』
陳志翔還沒走進門
莫妍就已經衝下樓來迎接他
陳志翔說
『沒這麼誇張吧、
又不是演電影、
你陳浩南看太多了啦
黑社會要砍人也要先演床戲
床戲完了才輪到武打戲』
莫妍抱著他說不出話來

陳志翔帶他回房間
在電梯裡又遇到那對夫妻從地下室停車場上來
陳志翔笑得開心、點頭打招呼
那夫妻看到他嚇的連滾帶爬逃出電梯
陳志翔一直說『才一樓而已、還沒到啊』
那夫妻頭也不回的跑出大門
莫妍等電梯一關又是一陣狂笑
回到房裡
莫妍又抱又親的激動不已
陳志翔把經過簡略跟她說了
到最後說還要給人問事
莫妍生氣地說不要
陳志翔淡淡地說『這沒得選擇、我吃這行飯、既然答應人了就不能悔改
你想辦法去做些號碼牌
一天就看三十或五十人
一人限問三個問題
就這樣
你先不要上班
來幫幫忙
就先一個禮拜吧
下禮拜我要回台灣一下』
莫妍聽他用嚴肅的口吻命令她
完全不是平時的嘻笑口吻
不禁有點害怕
不敢再多說話
想不到接下來陳志翔又露出本性
『你先去放水、我要洗個澡、你要不要來個鴛鴦浴啊
聽說歷劫歸來人會變得又粗暴又強壯哦
嘿嘿嘿、等會不要脫衣服
我要一件一件把它撕掉
這樣比較像是色狼』
莫妍白他一眼
聽話去放水

陳志翔走到陽台外去打電話
『媽、我是阿榮啦、你寄來的鐵牛運功散我收到啊
媽、我啦
你兒子啦
我下禮拜回去啦
我現在在哪?
在中国S市啊
你也關心一下自己兒子好不好
出門好像“胖見”、回家像是撿到
對啦對啦
飛機時間還沒定
定了我會跟你講
對了、我要問你一下上次那個來問我身體的那個蔡小姐
現在怎麼樣了
有沒有聯絡
就那個我建議他去驗血
檢查看看到底是不是遺傳、還是基因什麼問題的
我就說她可能是什麼罕見疾病、還是罕見血液什麼的
結果沒來跟你說啊
好啦好啦
沒時沒事啦、就突然想到
你有空查一下啦
打電話問一下
了解
好了、再見!掰掰』

陳志翔打的真的是他媽的電話(不是罵人、真是他媽)
這是他跟桃莉絲聯絡的方法
只要是整點時間打過去的電話
他母親的手機會自動轉接、轉到陳志翔家中電話
那電話再自動轉給桃莉絲、然後桃莉絲會啟動變音器
她的外國人腔調會變成陳志翔媽媽的聲音
陳志翔是在跟黑社會老大講話時被他的話激發到
被監禁的吳太太可能不是因為知道了什麼、探聽了什麼而被關的
她可能是她自己是什麼特殊體質、特殊DNA細胞、血液之類的原因而被關起來
『會不會是這樣?』陳志翔一想到就忍不住打電話要桃莉絲快點去查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