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4日 星期三

問事

就這樣陳志翔在S市住了下來
莫妍慢慢地把行李往新家搬
媽媽和弟弟當然還是在舊家
莫妍烹煮的能力實在叫人不敢恭維
所以莫媽媽不是在家裡煮上一桌讓姑爺回來享用
就是自己煮好了送上新房子來

一天早上莫妍去上班
(如果不是曾文知道陳志翔的價值所在、知道籠絡此人的重要
憑莫妍最近的出勤狀況早就被炒了
遲到早退不在話下
上班時不是精神不濟就是魂不守舍有時甚至會累到打瞌睡
還好莫妍有個功用
一堆還沒決定的建案、投資計畫都會叫莫妍拿回家
讓陳志翔評斷哪種方案為吉?哪種建案要改?
公司每張建築圖幾乎都有陳志翔修改過的筆跡
誇張點的說、公司事務都是陳志翔說了算
所以莫妍表現怎樣都不是重點了)
就當莫妍上班
陳志翔在家裡看書聽音樂自得其樂的時候

莫媽媽拿盤滷牛肉送上門來
陳志翔大誇特誇莫媽媽的手藝一流
莫媽媽帶點惶恐的接受他的感謝
這個台灣來的『女婿』一直帶著有距離的笑容和禮貌
莫媽媽人老倒也不糊塗
感覺得出來這人對自己的親切都只是看在莫妍面子
有時甚至會偏激地想
如果自己不是生了個貌美如花的女兒陳志翔應該連理都不會理會他
                (所謂貌美如花可以是這樣子)
                       (所謂貌美如花示意圖二)

總之莫媽媽雖然不是很有把握
還是大膽地開口了
『我說志翔啊、阿姨有點事情想要拜託你
不知道可不可以啊?』
陳志翔不敢在她面前亂屁
但心裡OS還是一樣神經搞笑
『她想幹嘛?不會是看到她女兒現在性福無比
要我也順便服務吧?
今天還特別化妝穿上好衣服
是怎樣?
不要啊!我不要老牛啊!
我只吃幼齒啊!』
嘴上卻是恭恭敬敬『阿姨別這麼客氣啊、有什麼事就直說啊』
莫媽媽說『是這樣的啊!最近家裡生活大大改善
連小弟都正常了能出去工作了
我的一些街坊鄰居看到了就問我
我跟他們說了你這個人
他們都好羨慕好想認識你啊
我有跟他們說你不是一般可以請到的
但是他們不停地求我
我實在是被吵得受不了了
所以啊
今天來求志翔你
是不是可以撥點時間給他們
讓他們問一問?』
陳志翔笑了
『這點小事你也太客氣了
要問我事情
隨時都可以啊
您吩咐就好了』
陳志翔想了一下跟莫媽媽說
還是到舊家好了
約在下午一點
時間到陳志翔走回老家
雖然有心理準備、到了舊家陳志翔還是吃了一驚
小小一間十來坪的房子擠了三十多人
陳志翔看了莫媽媽一眼
雖然她嘴上說抱歉、她也不知居然會有這麼多人
但她一臉滿足的臉色
知道這是她誇嘴吹噓的結果
她一定把自己捧上了天
什麼神機妙算、神通廣大的
現在鄰居就等著看台灣來的『神』怎麼變把戲了

陳志翔準備好一張桌子拿了一盤白米
然後點了香、拿杯熱茶、紙筆
就開始接受問事了
第一個婆婆先說她有多苦命
老公早死、兒子不聽話、媳婦忤逆、孫子只會玩電動
陳志翔聽了五分多
問到『婆婆你到底要問我什麼事?』
婆婆說著自己可憐身世說到眼眶帶淚
突然被問這句有點不知所措
才擠出一句『我想問我兒子的前途、孫子唸書如何』
陳志翔笑道
『他們自己的事自己來問、
做父母的操心一輩子了不用再煩惱了
你跟我說你的八字
嗯~你的命是修行命
你應該多修行
你現在早晚多念佛、多誦經、多到廟裡拜拜幫忙做義工
照這樣做
你的老公在上面也會心安、你兒子媳婦會越來越孝順、 孫子會乖乖唸書
記得了、你念佛越多念經越多做義工越多、你的家庭越順利越平安
你家一切的不順不好就靠你來改善了』
婆婆被吩咐功課之後雖然有點不習慣
但是覺得自己從此負起家庭興衰大任
開心的要回去了
婆婆謝過陳志翔正要離開時
看背後一堆人使眼色
醒覺自己被交待要問的問題『大師啊我該包多少的紅包』
陳志翔看整間屋子都盯著他、緊張他會不會獅子大開口
陳志翔笑道
『隨意!大家結個善緣、
要包不包、有包沒包都好!
婆婆你不用包了
你直接捐到廟裡去
哪間廟都行?你常去的廟就好』
下一個大嬸神速擠進婆婆剛站起來的那張板凳
『大師我想問我的財運如何?』
『這位大嬸、你的八字先跟我說啊.....
你已經六十有
還要發財做什麼?
幫兒子買房子
你拉拔兒子一輩子了還要幫他買房?
你這樣會讓他失去賺錢的樂趣啊
他不長進?
不會啊!是你想太多、顧慮太多、照顧他太多了
只要你不管他
他自己會做得好好的
就是你照顧他無微不至
所以他才把賺錢養家工作都留給你
你現在該做的是出去旅行
你往南邊走就對了
女兒住深圳?
好、就去看女兒
不要留錢給小孩
只要讓他知道你不在乎他餓死
他就會好好做事的
你牙一咬狠著心去旅行就對了
現在就去買車票、買機票』
下一個是個胖嘟嘟的大娘
她老公不成材不是賭就是酒
一輩子光是處理他的債務就快被煩死了
 陳志翔問她老公八字、排一下命卦
看了哈哈大笑
『如果你老公不愛賭不喝酒我就不用混了、
你就可以拆我招牌了
這樣吧
你到廟裡去求神明
你發願只要老公不賭不飲
每個月你都會佈施
捐錢給慈善機構
乞丐啦、孤兒院啦、老人院啦什麼的
每個月都去捐
捐完把收據拿去廟裡的天宮爐去燒化掉
事先捐
不是回家看看老公什麼時候不喝不賭才捐
是要先捐了然後等他早早回家
這樣懂了嗎?』
下一個還沒說話就哭哭啼啼的五十來歲歐巴桑
『大師啊
剛剛這幾個人說的狀況每一樣我都有
老公混蛋、兒子不肖、孫子天天惹麻煩
我幾十年每天就是為家人收爛攤子而活著
你不知道
我好想去死啊~』
本來熱鬧滾滾的整間屋子
聽到這句話突然間就一起靜了下來
歐巴桑聲調沒有灑狗血的激情只有堅決的宣示
卻聽陳志翔溫和的笑著回應
『你想死怎麼不早點去死』
就像剛剛突然靜止的音量
整間房突然爆出了笑聲
連這位婦人呆了一下之後也大笑了起來
陳志翔說『你要死的話
十幾年前有個機會還死得掉
現在想死也死不了了
既然死不了了
那就不用死了
好好修行吧
我幫你占個卦吧』
陳志翔把裝着白米的盤子拿過來
口中念念有詞
抓出一小堆米數了數
然後重復兩次
拿紙筆來寫了堆沒人看得懂的文字
『大嬸啊
你家裡是不是很暗
或者都是用黑色的地毯傢俱啊
這樣啦
你不用包紅包給我
把錢留著
回家請人來整理家裡
把不需要用的東西都丟掉
我建議你這樣分類啦
任何東西你只要三個月內沒用過
就是可以丟的東西
不用想太多
留那些雜物只是給自己找麻煩啦
讓家裡整齊乾淨、光線充足、空氣流通
你家人的問題就會慢慢解決啦』
就這樣
人人帶煩惱而來、滿心歡喜而去
只是人潮沒有隨著時間而有一點減少
小屋子裡面不但擠得滿滿的
屋外還大排長龍
來過的人回去不斷地介紹自己親戚朋友趕快過來
問過的人想到自己沒問到的事又擠進來繼續排
下班時間到莫妍回到新家沒看到陳志翔
打電話又沒接
只有走回老家找老公
遠遠看到排隊人潮滿是疑惑
走近一看居然是在往自己家裡擠
莫妍大吃一驚
想要進入自己家門卻被人喊住說不許插隊
莫妍大怒把那白目傢伙臭罵一頓
再罵開隊伍撞進家門
先看到母親瘦小身影在門口徒勞無功的拼死抵擋來勢洶洶的千軍萬馬
後見到滿坑滿谷的人群擠在小小客廳
終於見到陳志翔在一張桌後面正聽著人家的煩惱
她一看就知道了是媽媽搞出來的麻煩
莫媽媽沒想到自己的小小計劃會變成這樣不可收拾的災難
看著莫妍指責的眼神不禁害怕的想往屋內逃
但是每個地方都是人哪裡也去不了

莫妍知道要先把人群趕走才能找媽媽算帳
深呼吸一口還沒開吼大喊
陳志翔剛好回答完一個問題
見到莫妍殺氣騰騰的表情對她溫柔地笑了笑
宣佈『天色晚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大家明天請早!』
人群發出強烈不滿甚至有點指責之意
陳志翔吃軟不吃硬
一聲不回、牽著莫妍的手

擠出莫家頭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