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6日 星期五

母女之間

                                 圖與文完全無關、單純放爽的

陳志翔找個好餐廳和莫妍吃了頓好的
以為安撫了她、慢慢晃回家
莫妍一直到回家為止都安靜的很
到家後就電話狂call她媽媽
莫媽媽很聰明說什麼都不接電話
莫妍一直按重撥也找不到人
連撥半小時後
莫妍火大到抓狂
拖鞋一穿、披件外套就衝出去了
回到老家
莫媽媽和兩個街坊知心的老鄰居還在掃地收拾
莫妍也不顧還有外人在
劈頭就破口大罵
『你是不知道我老公是台灣人嗎?
你是不知道我以前在軍隊工作嗎?
你不知道這樣搞到雞飛狗跳有多危險嗎?
還讓這麼多無謂的人擠進來問事?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背後有跟人家收錢嗎?
我是沒給你錢嗎?
這些年我的薪水全都奉上了還不夠是吧?
爸爸弟弟誰不是我養的?
現在看我有點好日子過了你不能饒了我嗎?
是想要弄到大家都一起死是不是?
我告訴你
要死你自己去死
別想拉我陪你一起死
你跟你混蛋兒子一起去死吧』
莫妍暴跳如雷、轉頭甩門走了
邊跑邊哭一路到河邊去
找棵樹下有條長凳坐了下來
抱頭痛哭
突然聽到陳志翔說
『我以為你要跳河、
原來只是要哭而已
害我一路緊追
下次沒要跳河的話就請不要跑這麼快啊
我很喘啊』
莫妍抬頭看到他笑嘻嘻的死樣子
一把抱住貼在他胸口繼續大哭
『繼續哭、不要停、有什麼不開心就哭出來』
這幾句講得很溫柔很貼心
但是後面就又讓人生氣了
『反正衣服是你洗的、
想想真是幸運啊
還好今天沒穿我最喜歡的Ameni
不然給你眼淚鼻涕這樣擦啊擦的
現在就換成我哭了』
莫妍被他弄得又哭又笑
哭了好一會兒
才從他身上離開坐好
幽幽的說『從小我就知道我媽不喜歡我
她想生男的
不想要女生
這國家的一胎化政策又讓她沒辦法生第二胎
直到我九歲
我爸才存夠錢繳罰款才敢懷孕生我弟
我弟生出來我就變成小孩的保姆、老師甚至傭人
他受到所有人的寵愛
我則要做一切的家事、承擔一切的責任
直到年紀夠了我就去參加軍校
不再待在家裡了
這裡軍隊多苦你台灣人不會知道的
但是我好開心
離開那個不喜歡我、不在乎我的家
軍校畢業我被編到醫護組去
算是護士就對了啦
本來是負責照顧老將軍夫人的
他們看我作事細心又很乖巧
把我當女兒疼
你不知道他們女兒真的有夠粗魯有夠驕縱的
相較之下我算是天使了吧
老將軍的女兒出事之後我就成了醫護小組的一員
老將軍失勢之後我還是志願留下
前後一共跟了老將軍快十年
三年前先是我弟的精神病發作
接著我爸生病了
本來只是小手術
但併發症來的又快又猛
等到我趕回去只能見他最後一面了
結果我爸最後遺言還是在交代我弟的事
要我答應一定要照顧弟弟
那時他已經在裝瘋了
我被這個交代害死了
我本來存夠錢要去法國唸書了
念藝術、看不出來吧?我有個藝術的靈魂
結果什麼夢想都別想了
我雖然很累但是我並不怨恨
只是我很羨慕能夠追求自己生活的人
哪像我一生都被家人綁住
我的不開心是任何人都看得見的
你剛看到我不是也見識過
你後來問我是不是處女?
是啊!當然是
沒有人、沒有任何一個正常男人敢來招惹我
真的
一般人看到我的表情就嚇死了
只有你
這輩子我就只見過你這個神經病
完全不管我冷若冰霜的...』
陳志翔接下去
『大便臉、冷若冰霜的大便臉
嗯~果然美女與眾不同、跟大家不一樣
大便居然可以是冷的』
莫妍滿是淚痕的臉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只有你
這輩子只有你能讓我笑得那麼開心
我記憶中從沒有在你身邊這段期間這樣
笑得那麼大聲、那麼自然、次數那麼多』
莫妍停一下、笑容收斂
『你救醒了大小姐
他們一家後來決定要到美國復健
我就失業了
後來在老將軍的安排下
我去跟文姐做事
雖然她對我不錯
但是我也知道如果被那些權貴階級、太子黨看上了
她是沒能力可以像老將軍那樣保護我的
甚至
這是我個人小人之心的猜想
如果利益夠大、條件夠好搞不好文姐還會幫著別人來算計我
所以其實第二次見到你之前
當時一邊工作一邊在想是不是找個男人嫁了
根本不需要談什麼感情
感情都是屁
只要錢夠多、勢力夠大、年紀不要超過五十、不要長的像猴子
我就閉上眼睛把自己賣了
當時我已經沒半點積蓄了
而家裡的經濟壓力卻從沒減輕過
現在講這個聽起來很白癡
但是卻是真的發生在我身上』
莫妍站起身來挽着陳志翔的手默默的往回走
陳志翔『張愛玲、張愛玲有篇小說就是講這個的
一個女生的姑姑算計自己窮姪女
推她去賣淫的故事
很悲哀、悲涼的故事
你剛剛的話讓我想到這篇故事
不用理我
你繼續說』
莫妍頭靠著他慢慢走
『所以當時你把一百萬給我
算是在所有人面前把我買下』
陳志翔快速說到『我從來沒這樣想過』
『我知道
我是說”算是“
其實我當時很高興
第一我很喜歡你
第二不論我們後來會不會在一起
你的動作至少會讓我平安好一陣子
你在S市最有權勢的人面前宣示主權』
陳志翔又搶話『我又沒在你周圍撒尿、什麼宣示主權』
莫妍白他一眼、不理他
『反正你的動作等於宣佈我是你的女人了
那時我雖然裝的很生氣
其實我好開心
只是我不知道你到底裝瘋賣傻的背後
到底在想什麼?』
陳志翔托着下巴正經八百的說
『我其實主要都是在想
為什麼我吃這麼多還是不會胖』
莫妍決定繼續不理他
繼續說自己的話
『我其實一點都不想去坐什麼郵輪、渡什麼假
但是如果不照你的話做
前面的那些假定條件就都成空了
所以當我暗示明示要你一起來
你卻給我裝傻
我實在有夠慌有夠累的
我到底算什麼
你到底要我什麼
我天天都要猜了又猜
直到你出現
直到你和我終於..... 』
『終於什麼?
對不起
我剛剛沒聽清楚
你是說終於怎樣?
拜託你大聲一點』
莫言繼續不理會他
『我和你住在一起之後
我第一個想法是
別人別想進來
這是我的幸福、這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幸福
我絕對不會讓人侵入我的快樂的天地
別想、誰都別想
就算是我媽我弟也別想』
『其實你是怕自己叫床聲太大吧』
莫妍終於受不了他的白癡了
用力從屁股給他捏下去『你真的是討打耶』
陳志翔吃痛、想逃卻不小心摔倒
莫妍趕緊去扶他
陳志翔哼哼唉痛
『活該啦!你是不知道我在講心底話給你聽哦、還在說笑』
陳志翔突然一把把她抱住、
兩人躺在地上吻做一團
陳志翔說
『那你這樣說一說
心裡有沒有好過一點』
莫妍躺在他身上上半身撐起來
正色說『你知不知道我最生氣的不是我媽拿你去斂財
我是氣她不知道事情輕重
在這國家
什麼事都可大可小
如果你今天被個莫名其妙的人告上了
說你聚眾圖謀不軌、宣揚邪教思想
你知道後果嗎?
幸運的話、我還能去監獄探望你
更可怕的是我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你下落
更有可能我們全家都被抓去、再也回不來
你知道老將軍為什麼去美國
因為大小姐醒來之後恢復記憶
想到到她自己的遭遇
就吵着說要逃走、逃出這該死的爛國家
他們被吵得沒辦法只得去申請赴美就醫
那是父親有參加過長征的將軍啊
一家三代都是共產黨元老啊
那是真真正正的太子黨啊
我們是完全無權無勢的草民啊
居然這樣明目張膽的這樣亂搞
就算地方政府不管、
還是有各種勢力在啊
那些地方角頭如果是要砍要殺的還是小事
有人得罪了地方老大
莫名其妙被公安送進監獄
三年五年出不來我都聽說過
你上次不是去看一個被關很多年的人
你說他堅持自己是無辜的
你知道嗎?
我信
這種事的確常發生
比你想象的要更常發生
我媽簡直就是拿自己小命來開玩笑
不對
她是拿我們大家的性命來玩火』


                                圖與文絕對無關、放奇矇子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