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4日 星期日

學長的故事(一)


我的故事學長講很多了
但是學長這個人從不講他自己的事、對不對?
那就讓我來講一下好了
這人說好也真的蠻好的
我當兵的時候如果不是遇到他、、、
不對、不是當兵而已
應該說我的人生如果不是遇到他
我應該就毀了
生我者父母、但是教育我的就是學長
雖然他給我取的這個綽號『阿舍』
實在太汙辱人了
我像個富二代、像連神豬、像個紈絝子弟的日子也不過十八、九年而已
認識他之後、
學會讀書、懂得思考之後我就不像阿舍了
我不過就在十年時間花掉六七十億而已
叫我阿舍實在太過分
我剛剛講到哪裡、
根本還沒開始講啊
我要說的是學長他這個人說好是蠻好的
但是說到他不好的地方也實在很不好
有時候真蠻死心眼的
簡直就是固執
他有說過他做生意倒閉的事嗎?
其實那件事可以全身而退的
畢竟他是個那麼聰明
不對、聰明不足以形容他
應該說是睿智才對
他的公司是他爸留下的
家族企業、做鑄造的在中南部算是小有名氣的
他爸在他當兵退伍之後沒幾年就過世了
他的叔叔伯伯沒有他爸做生意的手腕
卻有一半股份和長輩的頤使氣指
老氣橫秋就像国民黨的狗官那種屌樣
台灣經濟奇蹟又不是國民黨創造的
台灣是因為台灣人做生意的奇才
加上冷戰時期絕無僅有的時機
那時能夠承接美國西歐訂單的
放眼世界不就只有四小龍
鐵幕國家完全封閉、第三世界技術不足政治不穩
四小龍不發是要叫誰發
每次看到國民黨在吹噓他們多會搞經濟我就想笑
白癡永遠不知道口袋的鈔票數量是不能轉化成智力指數的
好好好我講學長不講別的
他遵守父親遺命要守護住爸爸的心血
但是他的權力不足加上親戚的亂搞
雖然他極力振作、公司還是在走下坡
最後雪上加霜的是當會計的女朋友居然捲款逃走
他們已經論及婚嫁了說
幹、真他媽的賤人
反正
為了負責他只好把股份讓出、房子賣掉、積蓄賠光
還好他媽那時已經重病不省人事了
他後來跟我說謝天謝地他媽到最後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不然他真的會更受不了
總之倒霉的他其實滿腹的才華、但時運不濟就是這樣啊
日文講『不運』真是貼切
後來我請他過來幫我忙
雖然他很謙虛說是我救濟他
但才不是這樣
他來之前
我的補習班大樓真的有點亂
好啦、比有點亂更亂一點
他來了一個月就讓一切上軌道了
裡面行政工作包括清潔、保全都變得井然有序
而且流動率至少都減低了十趴
是每個月越來越好、不是曇花一現
各層樓的補習班的利潤也都節節上升
簡單說學長就像蕭何一樣
把後方管理得好好的
前線自然可以好好去打仗
重點就是學長是個人才
但是這不是我要講的故事
我要講的故事是他在這工作第三年的時候發生的事
當時
我還沒有去行俠仗義
還沒有拿著槍四處去替天行道
換句話說我處於窮極無聊的階段
當時補習班來了個正妹
我說正妹不是蘋果日報那種路邊隨便抓來拍照那種說你是正妹就是正妹的那種正妹
那女的真的有夠漂亮的
做個比較、張鈞甯看過吧


我跟你說那女的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氣質臉蛋身材都只有更好絕對沒有較差
尤其胸部至少大了兩個罩杯
簡單來說
這是一個女孩
讓每個走過她身邊的男生都會回頭一看再看
而且會看到發呆、呆到去撞牆或摔倒
總之那女的真的美得很驚人
她並不是補習班的學生、她是樓上高考班的工讀生
不要叫她那個女的、叫她軍寧好了
這樣比較好講故事
腦海裡要有個形象

一個又高又亮又有氣質而且胸部又很大的超級美女

我跟你說美女牌真的有效
那段期間吸引了一大堆色鱉來報名高考
說扯真的很扯
但是男人就是抵擋不住美女那股魅力
而軍寧雖然造成一股熱潮
但是人多了
本來相對比較平靜的樓層也變得比較擁擠
造成辦公室一時消化不了
高考班的陳老闆特別指名要學長多上去幫忙看顧點
學長也真的厲害
一堆臭男人擠着排在軍寧的櫃檯報名
別的櫃台再怎麼呼叫就是不肯過去
搞的整個辦公室幾近癱瘓
學長一看情況、立刻重新安排
軍寧的櫃檯負責所有報名
他則站在她座位身邊
客氣但是堅定的請人先把報名表寫好
已經簽下名的男人
應該說一旦被騙到簽下賣身契的白癡立刻被移到其它櫃台繼續其它手續
總之軍寧的櫃台
每個人次的服務時間壓縮在三分之內
讓那些豬哥講幾句話、嘗嘗甜頭之後就帶開
臉皮更厚、找藉口來廢話的
軍寧會尿遁離開一下下
豬哥們則會在學長冰冷甚至恐怖的眼神之下突然想到有急事要辦
總之僱用軍寧的補習班業績十倍增長
陳老闆笑得合不攏嘴
軍寧和學長在工作上合作無間
軍寧對學長又敬又佩
月底領了薪水和大紅包之後
就開口約學長吃頓飯

這時就輪到我登場了
學長真是一個考慮很多的人
他是很想跟美女一起用餐啦
但是更怕被人家說他假公濟私
所以他約了我一起去
想說團體用餐尤其是大老闆一起來
比較不會有後遺症
但是呢
他又怕我對人家施出魔掌
所以一面對我說他對軍寧有好感
(有好感是一句廢話啦、誰對美女沒好感)
意思是說朋友妻不可欺、叫我不要亂搞
另一方面又對軍寧說
大老闆是個好人但是對女性方面沒有道德可言
叫她無論如何不要讓我有有機可趁
我怎麼知道他講這些
學長他自己講的啊
他上來約我時就直接告訴我了
叫我無論如何不要辣手摧花
幹!我的名聲就是這樣搞壞的啦
我根本就沒做過什麼壞事、怎麼那麼多人毀謗我
你們幾個是在搖什麼頭、還嘆氣、是怎樣........
反正學長選了間氣氛佳燈光美的好地方
大家吃了個賓主盡歡
尤其是我的表現令人感到驕傲
從頭到尾沒說黃色笑話、沒掀女生裙子也沒說自己神勇的性能力....
誰在學烏鴉叫?叫屁啊?
吃完飯我要買單但是軍寧堅持說要付
女孩堅持我也不跟她爭
後來才知道學長好可愛
先去付了大半的帳單
然後把面子留給美眉
吃過飯後我也沒去想太多
後來過了一個月我和學長打撞球時想到才問後續
學長笑着說
『那女生根本是人生勝利組、家裡有錢得要命、
老爸是什麼營造公司的大老闆
她是吃飽太閒又想賺點錢去義大利玩才跑來打工的
我大了人家十幾歲
又沒有連勝文幾百億身價來催眠女人的眼睛
你以為是夜店泡小妹妹玩嗎
那根本是連想都不用想的天方夜譚好不好』
我說、話不是這麼說的、所謂幼齒補眼睛.......
我還要說他就叫我閉嘴了
叫我不要把人魔日記拿出來講、他不想學
靠、真是過分
我又沒有做過人神共憤的事
未成年的我輩子一共碰過兩個好不好
兩次都是不知情狀況下不小心的
好啦我承認
十八歲生日當天碰過的也算的話就五個啦.......
好好好不說屁話
重點是半年後
當我已經把這位軍寧小姐的胸部大小都忘記了的時候

突然有人來按我家的門鈴
我從監視器看
咦~怎麼會是美女軍寧妹妹呢
你不知道我家雖然是在補習班大樓頂樓
但是我設下層層關卡
想按到我家門鈴不是一般人辦得到的
我ㄧ想就知道了、是學長放她上來的
果不其然
我放她進來之後問她何事
她神色慌張、痛苦不堪地說是學長讓她上來找我的
原來她爸爸公司出了大事
破產不在話下
欠下大筆債務的爸爸加演落跑戲碼
現在債務人、就是黑社會啦
天天堵在她家門口
喊打喊殺喊著說把要她和妹妹、媽媽一起賣入火坑
她走投無路
想到當年學長對她說過我是大財主的事
雖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把握
但是也只有硬著頭皮上門來求救
我猜想一定是她問了學長、學長指點她上樓來找我
我聽她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就笑了笑
問她要借錢救急嗎?那抵押品呢?
軍寧咬了咬牙勇敢地說
『我!用我做抵押品、我長得還算漂亮吧、我押給你』
我哈哈大笑『成交!』
立刻掏出電話叫學長上樓
學長像是變魔術般的突然顯影、站在她身邊
看起來是站在門口等了很久
我從房裡拉出一個行李箱交給學長
你不懂什麼意思吧、
我都習慣放一些零錢在身邊
一個行李箱裡面就裝一億
房間裡面通常會放兩三個行李箱、四五個背包、五六個手提包
行李箱就一億、背包兩千萬、手提包三百萬
我拿了一億出來
讓學長全權去處理這件事
學長早就準備好了他只是在等我批准
我一說好他就電話通知出發
約了律師、警察、一個我有交情的道上老大
一起到軍寧家去開會
還圍在軍寧家的兄弟一看到陣勢就有點嚇到了
學長還指使軍寧去挑釁他們
故意吐口水在其中一個小弟臉上
那傢伙當然勃然大怒一掌往軍寧臉上巴下去
學長站在軍寧身邊、把她往後拉
那巴掌打在學長肩上
這下暴力討債證據確鑿
因為學長早就準備好人躲在一邊錄影存證
角度關係把軍寧那口口水擋住
但是流氓打人部分錄得非常清楚
警察登場帶人回警局做筆錄讓案件成立
這下黑社會只得先撤退了
學長接著主持會議
人事時地物通通拿出來看
把軍寧那落跑老爸的債務搞清楚
其實就是簡單的黑道手法
先拿出大量好處入股公司、鼓勵公司增資貸款、公安意外突然發生、
例行週轉臨時生變、裡應外合掌握債務、強勢要求交出公司、最後吃人不吐骨頭、佔人家產淫人妻女
學長冷靜的分析財務狀況
讓律師進行破產、離婚等法律手續保護軍寧母女
比較要命的是軍寧媽媽被登記做公司董事長
在法律上比較麻煩
但是學長和我的律師群也不是省油的燈
尤其學長在自己的事故之後
潛心研究破產法
功力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隔天登門進入對方大本營談判
一談談了九個小時
談到昏天暗地、日月無光、山河變色
聽律師跟我說說學長好像不是人類似的冷靜沈穩
對方無論是破口大罵還是威脅恐嚇還是冷冷譏諷
他都同樣無動於衷冷靜討價還價
最後公司、住家讓黑道拿去但是軍寧母女不再負擔任何債務
對方老大則罕見地親自出門送客
緊緊握住學長的手、拍肩表達敬意
說道『年輕人以後要是不嫌棄的話來跟我吧、我很久沒看過你這種高手了』
學長淡定的回答
『如果我做兄弟、他們』手指畫了一圈比了比他身邊小弟『就都沒得混了』
老大哈哈大笑『好好好、我欣賞你、真的有種』

學長當晚把行李箱還回來
裡面還剩九千萬
一千萬不是給黑道的而是黑白兩道各方人馬幫忙的謝禮
軍寧母女搬出原來的豪宅
住到也是豪宅但是小了一百坪、登記在軍寧名下的套房去
母親名下所有股票現金房產都吐出去
但是兩個女兒名下財產全數得以保留
我只能說學長真是厲害!
軍寧和學長一起回到我家
學長把錢還給我
報告事情始末就轉身離去留下軍寧一個人
軍寧一副倔強但是認命的冷漠
我笑道『這是什麼表情啊、待宰的羔羊啊?』
她咬着下唇不發一語
我忍不住『那先脫吧、我喜歡看脫光光的羔羊』
軍寧眼眶一紅差點要哭出來但是又強忍住
手真的伸去要去解鈕扣
我哈哈大笑
『停停停、我雖然下流無恥卑鄙噁心但是還有人格的、
這種趁人之危的事還不屑去做』
軍寧得脫大難的表情
『別高興太早、我說我不趁人之危但是我沒說欠債不用還』
『我會全數奉還、不、我會加上利息還你』
『你拿什麼還?你已經押給我了、你的媽媽妹妹是我救的、命也算我的、
你要怎麼還?』
軍寧本來以為我要做好人放她走了
想不到現在連媽媽妹妹都扯進來
臉色忍不住變得很壞『你別想碰我的....』
『你想說什麼?說話前先經過大腦一下、立場想清楚』
我擺出殺氣騰騰的兇惡樣
她被我嚇到了、安安靜靜不發一語
『你給我聽好了、
當初是你來找我的
不是我要脅你、恐嚇你、強迫你的
你自己要抵押給我的
現在想怎樣都是我高興』
剛剛以為自己逃過魔掌的軍寧發現我的可怕
又驚又懼又無助的臉色變化真是可愛
『先說在前面
我擁有你的一切
沒有例外、沒有或許、沒有可是、沒有期限』
等她強忍淚水不讓流下的堅毅臉色回復之後
我笑嘻嘻的
『不用這麼難過、你又不知道我想對你做什麼、嘿嘿嘿』
我做了一個擦口水的動手作
慢慢對她說
『你、現在開始去給我當學長的女人
我不管你怎麼做
反正從今天起你就是學長的了』
我停了一下
『請你注意一件事 
我和人做出承諾
不管是我答應人或別人答應我
我是不接受反悔、不接受討價還價也不接受退貨的
你不是去做做看
而是一定要做到
你聽清楚了嗎
從今起你就是學長的女人
別想改變這個事實』

我後面那段威脅的話白講了
因為她滿臉的喜色已經把她對學長的感情表現的很清楚了
後來軍寧和學長就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當然不是啦
是這麼簡單的話
故事就沒什麼好講了
我和軍寧說完話讓她去找學長
出門前我吩咐她無論如何不准向學長承認我有下過這種命令

在關門前她臉紅紅地對著我說了句『謝謝你』
靠、花了一千萬買了句謝謝你
我被叫阿舍還真不是沒道理啊
軍寧離開當然立刻衝到學長十樓房間
學長開門的時候已經喝得滿臉通紅了
見到軍寧、學長既驚又喜還帶著三分不可置信
軍寧立刻抱住他嚎啕大哭
學長以為她怎麼了忙問道『怎麼了、阿舍....我是說老闆欺負你嗎?』
幹!
這是三小問話
那個開門看到軍寧的表情也是三小啊
一回到房間就喝悶酒
軍寧留在我家也不過十分鐘
你就喝到快茫了又是怎樣?
什麼?我怎知道他的臉色和軍寧在哭
當然知道、我有監視器啊
整棟大樓的公共區域都有啊
幹、不用管什麼監視器啦
這些人的反應是三小
一個個都以為我會吃了軍寧
我就這麼沒節操是吧?!
你們是在點什麼頭
媽的、現在把話講清楚
我是一天到晚在姦淫良家婦女就是了?
幹!誰敢點頭我就告他、操他媽的告死他
破壞我名譽、侮辱我的道德、毀謗我的清譽
幹、你是笑三小
幹、不講了啦
幹、生氣了啦
不要喝你的茶啦
不要啦
不用露胸部來誘惑我啦
我沒節操、沒道德、沒品啦
你那個胸部往這邊轉過來一點
這樣我比較方便看
讓我看多點我就會消氣就會繼續講故事

好啦好啦我講到哪裡
我本來以為學長抱著痛哭的美女就會帶進去吃掉
結果半個小時就帶出場了
我才沒有在監視器前面守著
我才沒那麼變態好不好
要看A片我看我自己演的就好了
是後來學長跟我講的
他帶她進去安撫她
讓她平靜下來就帶她回家
我就不懂這是怎樣
到嘴的肥肉不吃暴殄天物會有報應的啊、
所謂花開堪折值需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是不是這麼說的
學長大概太久沒把馬子了
還保留遠古時代的紳士風度
那種已經死去的騎士精神留給唐吉訶德小說就好了
現代生活實在不太適合侏羅紀恐龍
啊、我想起來了
當初是過了幾天之後我跟學長打撞球看NBA喝啤酒的時候
我一臉奸笑的看著他
他問我笑那麼淫蕩是幹嘛
我說你做得淫蕩的事我就笑的淫蕩啊
他臉一紅叫我別胡思亂想
他才沒有對人亂來、叫我別來亂
我那時才嚇了一跳才了解學長他是個紳士
好啦一開始我用的字眼不是紳士而是同性戀
不然怎麼會放過那麼肥的鴨子
何況那不是鴨子那已經是天鵝了
他在我逼供之下才說
他們兩個現在算是有在交往
但是他自己覺得這樣的開頭有點不自然
好像是建立在趁人之危上
而女生也還在整理家裡巨變之後的痛苦
媽媽還處在崩潰狀態、妹妹有點逃避現實
她自己已經夠亂了
學長不想把情況弄得更複雜
所以讓情勢緩一緩
我靠
馬的我實在看不下去
但是學長叫我不要再幫他忙了
『不要再』他強調這三個字
表示他知道我幫了他什麼
我帶著曖昧的奸笑不承認也不否認看著他   
他說『不用你幫了
我已經約她跟我一起去收月租了
我這次會收久一點
搞不好一兩個星期再回來
這樣你滿意了嗎?』
我說不滿意
除非你回來的時候拿床戲紀錄片給我看
他說你去死吧
我問他說你不會是處男吧
他臉漲得通紅『處恁老木啦』
我笑了又笑『我覺得逗你玩比自己去把馬子更好玩』
跟學長約定好回來再一起喝酒
『記得要跟我說破處的故事』
他比了比中指
回家路上我突然想到『你要開Mini去環島啊』
『不然呢』
『不要啦、Mini不適合車震』
我趕快吩咐Gay給他送輛CRV過來
我們在補習班大樓門口看車子
『你看這樣多好啊』
學長點點頭說『謝了、用這車子旅行舒服多了、又寬又大、視野也好』
我說『這才不是重點、是這車子比較高、在車子裡吹喇叭比較不會被看見』
學長轉過頭去不說話
『真的啦、你試試看就知道了!
尤其高速公路上、只有卡車司機和巴士上的乘客看得見她幫你吹喇叭
你幹嘛不理我
我跟你說速度越快越刺激、不過要小心不要失神、
我有一次、、、、』
話沒說完、學長飛快的走了
他去旅行我就待在家裡看書、看DVD、運動
整理一下自己的財產
大概兩個星期後他們回來了








註、
收租、補習班大樓、Gay的車子等情節請自行看阿舍系列小說不再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