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9日 星期五

學長的故事二

學長和軍寧到底兩個禮拜做了什麼?
接下來我描述的是
從學長和我講話的隻字片語中
還有糖糖、鈺慧和軍寧的聊天後的轉述
加上自己對學長的認識
以及最重要的想像力來補充、拼湊出來的
如果跟事實有誤
嘿嘿~
一切任憑我說、無從稽考
大人我只是假設一下
請問根據大清例律該當何罪啊
為什麼周星馳的梗永遠都只有男人聽得懂



我的重點是就是
要聽就聽
不負責任就對了
嗯、我就從男女主角角度來說

那天一大早軍寧就騎機車來到補習班
不是學長不體貼
而是她媽、不是罵人
軍寧他媽從貴婦人地位跌到屎坑裡面
一直沒辦法接受現實
所以只要看到學長就會問東問西
問到後來甚至怪罪學長
為什麼輕易把她的身家送出去、明明不上法庭來拼輸贏....
最後看到軍寧和學長走在一起
竟然說難聽的話、說學長一開始就別有居心
學長涵養再好也受不了
跟我轉述時都壓抑不住憤怒的語氣
這難怪學長生氣
從虎口把母女三人清清白白、完完整整地救了出來這個任務呢
拿來跟電影不可能的任務比較可能稍微誇張

學長沒有像湯姆克魯豬飛天遁地、換臉皮、挨槍子
但是壞人對手的邪惡恐怕比電影還可怕
那堆混蛋流氓已經覬覦軍寧一家很久了
要他們把待宰的口中肥羊吐出放回家
那已經是佛祖感化罪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功力了
這都不知道感恩
軍寧她媽真的跟國民黨一樣頭殼孔固力、阿搭罵裝屎
因此學長沒有到軍寧家接人(他應該死都不會跟她媽見面吧)
讓軍寧自己騎小綿羊來補習班會合
本來出門都是賓士尬司機的軍寧騎著小機車還是一樣可愛
    (用圖解釋可愛)
兩人有點尷尬的在地下室見面
學長幫她把”牲禮“、我是說行李啦
行李放上車學長竟然有點慌不知道要說什麼
反而是軍寧對學長溫柔地笑了笑『走吧、出發吧』
車子開出去一小段路
學長有點拘謹、有點嚴肅地說
『如果你心裡有任何不舒服、任何不確定、任何疑慮
不管是哪種感覺、
只要一點點的反感
你都可以從這邊下車坐捷運離開
到你朋友家或任何地方去
只要不回家別給人發現
假裝有跟我一起出去就好了
一個禮拜後我們在約好一起回去
阿舍、我是說老闆那邊我會跟他講的
絕對不會讓你有所為難的
你不用擔心』
軍寧沒想到學長會說這種話
呆了一下下然後說
『我現在會覺得為難的就是你不帶我出去玩了、你叫我去哪裡呢』
『哪裡都好、不然我給你錢去住飯店住一個星期也可以』
軍寧有點不悅的對學長說
『開車啦!你可不可以不要想那麼多?我只想跟你出去玩、真的!
Let's go !    ok?』

學長車子開到了高速公路上
又幽幽的說
『如果半路上或任何時候啦
你覺得任何不妥、你還是可以.....你知道的』
軍寧沒有回答
只是把鞋子脫了跪在座位上
整個人靠到學長身上
左手抱住他的脖子
右手稍稍用力的捏學長的臉頰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說了
我是心甘情願地跟你交往的
我是快快樂樂地跟你出來度假的
一切都是我志願的
如果未來我們有上床的話也是我的性慾促使我想要跟你做愛的
所以請你不要再說這種話了
我不後悔也不勉強
只是你再繼續這樣說這些有的沒的
我就會開始厭煩、甚至照你說的搭車回家了
所以現在讓我們好好地開始旅行
行不行?』
『行』學長學426捲舌說話
『不過為了我們兩個性命著想
你還是快下來吧
雖然這動作很香艷刺激
不過我的血液正快速地離開大頭流向小頭
造成某種器官膨脹了數十倍
注意力無法集中的危險性也增加了數十倍』
軍寧一笑、忍不住視線往他下體看去
學長眼睛看著道路、正色地說
『根據你的反應、你眼睛所瞄過去的方向
我知道三件事
第一你根本沒有好好修生物這門課
第二你滿腦子邪惡思想
第三你結婚後會大失所望』
軍寧辯道『什麼啊?我哪有往哪裡瞄?』
『哼哼、你明明就往那裡看過去啦!還想狡辯
你以為會看到海底大怪獸穿破褲子爬上岸對不對?
瞳孔啦
人體器官中會膨脹數十倍的是瞳孔啦
看看看
我的瞳孔放大膨脹數十倍了啦
男人的那個壞東西最好可以膨脹數十倍啦?
你以為是大象嗎?』
軍寧大笑『什麼壞東西?我聽不懂耶!你說什麼?』
車內氣氛從此變得融洽輕鬆多了
接下來的旅程一定是很快樂的啦
學長詳知各地方的美食、美景、美人
當然這我也居功厥偉
多年來吃喝玩樂所累積的功力都不藏私地傳授給學長
那都是旅遊書沒有寫、google不到的精彩人生
當然重點是學長的品味
如果品味不夠到位
你介紹什麼好酒、好菜、好景色也沒屁用啊
總之啊
學長帶著軍寧從台灣頭玩到台灣尾
光憑學長的學識、內涵就夠迷倒人了
何況學長和我這些年來旅遊台灣
所發現所看到的所發掘的
只要是人類都會陶醉的
舉例說
一天早上他們在某縣某座山上看日出
說看日出
有去過阿里山的人大概會回想那種三點起床一堆人擠着爬上山
走一大段路
然後在冷風中顫抖
最後幾百個人一起倒數的畫面
又不是迎新年、倒數什麼啊
反正看日出給人印象就這樣
但是我阿舍設計的看日出行程一點都不需要麻煩
先洗個嘴沖個臉
為什麼要先刷牙洗臉呢
因為兩個人待會看日出的時候會靠很近
要是眼屎沒清、嘴巴很臭
那什麼情調都沒了、一切都毀了
那為什麼要擠的近近看呢
因為在我房子頂樓觀日台的椅子很小
不抱在一起沒辦法坐下
是的、在我山上的房子
你只要拉開窗簾就可以觀賞日出了
想想看
兩個人抱著共喝一杯可可
心頭暖暖的、香香的、
看著太陽升起、美麗雲彩的調色
那可能會不心醉神迷嗎
回馬上床再來一炮也不在話下啊
學長和軍寧做了沒有呢?
這是千古奇案啊
若是跟我感情夠深、或者你的乳溝夠深
我或許會邀你一同欣賞一片愛情動作片的
哈哈哈~
是的、我在我所有房間都裝上針孔攝影機
以防有宵小闖入
想不到我就看到了好純情的兩個...........
哇!真令人感動啊
以上所言純屬虛構
我是那種卑鄙下流無恥等於國民黨的那種人嗎?
是個屁啦
你們在那裡應什麼應啊
咦~我不說是要用男女主角角度來說嗎
一時改不過來、抱歉
    
學長輕輕摟著軍寧看著日出美景
兩人你一口我一口把熱可可喝了
學長用溫柔到有點娘的口吻問
『要不要回去再睡一下、我去煮早餐』
軍寧其實還有點睏
不過兩人還處於不是太熟的起步期
不好意思這樣乾脆躺回去睡
有點虛偽的說『我來幫你吧』
『那你泡咖啡吧』
說到早餐
別墅門口有張小桌子
已經有人把蔬菜、雞蛋等山裡自產的生鮮送到了
這才是享受生活的樂趣
最天然、最新鮮、最好吃的食材不用動手就有人送上門來
而學長的手藝也不是蓋的
軍寧這個千金小姐雖然不是完全不下廚
但是跟學長一比
那真的是天壤之別
早餐的稀飯是直接熬的、不是隔夜飯加點水就算是粥了、
加了地瓜更是極品
高麗菜剛剛採的、不用炒直接生吃也可以下肚
雖然高山蔬菜對環保真的不好但是那滋味又甘又脆好吃到令人感動
雞蛋是母雞剛下的、摸起來還溫溫的
搞不好還有點雞屎黏在上面
證明了直接出爐的新鮮度
什麼噁心我是描述真實好不好
這樣一頓飯當然讓人整個心情都好到不行
剛剛雖說要軍寧去煮咖啡、後來飯後還是學長自己動手
軍寧是咖啡因上癮者
一聞味道就知道咖啡豆是上等貨色
學長用研磨沖泡泡了一杯
又用虹吸式泡另一杯
兩人分着喝了
果然豆子相同但是風味更有千秋
甜點則是羊羹和蜂蜜蛋糕
學長細細跟她說明如何搭配
『有一陣子和老闆瘋咖啡瘋甜點
我記得一個月至少吃了三百多種蛋糕、五六十種咖啡
吃到後來、喝到後來看到甜點就怕
半個月以上都不敢喝咖啡
你試試看
日本的這家羊羹的綿密細緻口感搭配濾滴式反而各自凸顯自己的柔和
然後台南這家蜂蜜蛋糕配合虹吸式咖啡、彼此的香氣都更加顯現
有沒有?有沒有?
有?
我唬爛的你還有
你根本是人云亦云嘛
好啦說實話
真的有啦
我們真的有試啦
不過是隨緣嘗試
走到那裡就買到那裡
買到那裡就試到那裡
不是短時間大量狂買狂吃狂塞的啦
我很不愛這個東西一定要配那個南北的強制規範
人生已經很累了不要把自己弄得那麼可憐
喝咖啡什麼都不配也是一種黑色的美麗孤獨
只是選擇一點美味的感動來讓自己開心也充滿樂趣』
兩人吃完飯後
學長牽著軍寧的手去散步
走一小段路坐在大樹下的石頭上
學長仰頭看著
讓軍寧也學他動作
軍寧照做了
過一會兒學長沒說話
軍寧又忍了一下子終於問道
『這是做什麼?』
『哦、我昨晚落枕想要拉筋一下』
軍寧笑罵道『神經啊』
學長『你繼續抬頭、
然後靜靜的聽、
聽聽日頭照在山上的氣息
看看葉子吹動的姿態
然後從樹蔭下看看天上浮雲的游動
看到了、聽到了嗎
我常常坐在這裡想
我都是一個人坐在這麼難得的美景之中
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天我會跟誰一起享受呢
而坐在我身邊的人會不會就像這片美景一樣美的令人窒息呢
今天我得到答案了
yes  
the answer is yes』
學長說完就很自然的站起來吻了軍寧
軍寧閉上眼睛接受他的吻
溫柔簡單純粹的一個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