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2日 星期一

學長故事四



       (圖與文無關、只是借來開頭)

軍寧說完她的心意
學長看著她溫柔的笑
抱著她一句話也沒說
所謂此時無聲勝有聲就是在說這個”摸門“啊
親密過後兩人繼續旅途
學長雖然心裡輕飄飄的好像吃了嗎啡
車子還是開得很平穩
到了高速公路休息站喝咖啡時
學長開始說真心話
『你不是問我哪裡學的手藝?
話說從頭
你應該不知道我過去的事吧
我應該只對阿舍說過
說起來我家算是名門望族、人丁興旺
我父親是長子、我是長孫
下廚煮飯這種事是輪不到我的
一直到三年前我還是只會泡麵煎蛋
麵會泡到糊掉、蛋會煎到焦掉
我就那種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大少爺
我父親在六年前肝病過世
臨終前要我好好守住家裡事業
我雖然不是什麼商業奇才
但是遵守遺命不敢懈怠
事業沒有變得大好但是也算是守成有功
三年前、本來我預定要在年底結婚
其實更早之前就要結了
只是遇到父喪只好等三年
到了那一年夏天
我一個叔叔突然來個怪招、要公司投資一塊房地產
我反對無效因為其他叔叔都站在他那邊
而我也算過了
如果一切順利真的是一本萬利
但如果不幸血本無歸也不會動搖家本
於是我答應了
結果
哈!我真是痛恨我自己永遠都是對的
那個投資果然是個屎坑
還好我有心裡早有準備
就想說跟銀行商量一下
貸款展延幾個月就過去了
千千萬萬就是想不到未婚妻居然在那時捲款逃了
她當時是公司的會計
我完全地相信她
什麼都交給她了
我真的沒想到一個跟我山盟海誓的女人
會這樣說變就變
真的很傷
她是我大學學妹
因為情感上的連續波折
種種折磨弄得她死去活來
後來因為我
又高又帥又溫柔又有耐心又風趣又可愛的我
你是在笑什麼?牙齒白啊
總之、她在我的開導幫助之下
才慢慢走出陰影
才漸漸回復健康
這種情節是不是好像聽過
反正她被我治癒之後
我們就在一起了
先是朋友
後來不知不覺間就緊密地糾纏在一起
我說的是命運糾結不是肢體
唉~我記得很清楚
她離開我、正確字眼是逃離我之前的中秋節
就背叛我的二十五天前、
仔細的一天一天數過二十五天沒錯
中秋節那天我們吃飯談心做愛之後
我送她回家烤肉
回家路上就收到她發簡訊跟我說她真的很愛很愛我
我當時心裡還蠻得意的
想說我長得這麼帥、個性這麼迷人、床上功夫又了得
根本是人生勝利組啊
當你被打趴在地上時
跟路邊的狗屎躺在一起
才看得清楚最真實的自己跟想像間的差距有多殘酷
我記得讀過一句話
『當受你恩惠的人跟你說“我將永遠感激你”這句話之後
你就要當她已經忘記了
不要癡心妄想什麼感恩報恩了』
這句話真是真理啊
總之當我被我的女人背叛時
叔叔們趁機奪權
我也不多做辯解
立刻把公司一切職務權力都交出去
但是債務千萬無論如何還是得背
謝天謝地讓我遇到阿舍
也謝謝自己做人還不錯
要是當初當兵時沒有好好待人
現在不知道會怎麼死
嚴格說起來你該感謝的人也是阿舍不是我
我只是執行業務
沒有了幕後老闆的力量
他的金錢和他的人派和他累積的實力
我其實能做的也只是表達同情哀悼而已
對了
說這麼一堆是要說
我三年前給阿舍救回來
以一個重新要爬起來的人
我所想的就是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活了
活的不同就是以前不做的事現在通通要做
以前以為掃地煮飯洗衣是僕人的雜役不關自己的事
現在不只是會做而且在煮菜上發覺我的潛力無窮
想不到自己有這種天份
當時除了烹飪我還參加裁縫、西點製作、繪畫、跳舞
不過最後除了烹飪天份沒有再找到別的天才了
我找了這麼多事來做來學
除了是讓自己能力更強之外
也是要讓自己忙碌不要再去想以前的傷心事
但是要忘記過去談何容易啊
直到一年多前我才領悟到
傷是不會好的
痛是不會過去的
但是何必要求自己要從傷痛中好起來
帶著心裡的傷痛繼續走就是了
繼續自己的生活不就好了
傷就傷吧
痛就痛吧
生命就是這樣
帶著傷痕顯得更有魅力
尤其在Pub裡酒一喝
露出一副憂傷沈痛的表情
沒有哪個女人把不到的
咦~我怎麼阿舍上身了
剛剛是說笑的
我做人這麼正直是不會在酒吧泡妞的
不在酒吧也不在補習班把妹妹
我的原則直到遇到了你才破功
你出現當天我就看到你了
哪個男人會沒看到呢?
但是我不會找自己麻煩也不再是浪漫歲月的小夥子
欣賞美女是很怡人快樂的事
但是跟美女交往很累人很要命的事
而似乎命運就是這麼一回事
沒有想到的才是註定好的
把我調去幫忙真是一個既是喜出望外又是勞心勞力的工作
喜出望外就是能夠接近你
勞心勞力就怕光顧著看你結果工作做不好在你面前出醜
所以花了很多力氣讓自己不要去看你
國色天香=羞花閉月=沈魚落雁=紅顏禍水
我心裡都一直在想這些成語之類的有的沒的讓自己分心
然後又想仔細觀察你、想說搞不定會發現
你是虛有其表、腦袋裡面養阿米巴蟲、跟連勝文一樣是單細胞生物
這樣對我會比較好過
我可以在背後嘲笑你的智力
但是事與願違
你的美貌竟然和智商成正比
這真是一件令人痛苦的發現
後來你約我吃飯
我開心的傻了
才會請阿舍一起來
因為有他在的場合我會比較輕鬆比較正常
不然我想你光是看我傻笑兩個小時
應該會對我倒儘胃口
後來我們幾次的約會
那算是約會吧
登山、食物銀行發放救濟、電影、社團活動、、、』
軍寧忍不住插嘴
『說到這裡我實在受不了
你真的是呆頭鵝耶
我是叫你來給大家看
讓他們知道我名花有主了
你不懂嗎
我是要給你機會來追我啊
也讓那堆小屁孩死了心不要再來煩我
你真不懂啊』
『我現在懂了』
『你真的是有夠呆啦』
軍寧抱住他、親了他額頭一下
『呆頭鵝、我可愛的呆頭鵝』
學長臉紅的像蘋果
兩人又互抱了好久
學長深呼吸幾口
『後來你爸公司的事
我發現自己是抱著豁出去的意志
如果對方真的要侵犯你
那就玉石俱焚吧
反正我一無所有了
最多就是拿一條命和一個幫派拚了
無論如何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
誰敢動你一根寒毛我就把他們全部殺了
甚至在談判當天
談到最混亂最激動的時候
我腦海裡來來去去兩個畫面
一個是伍佰主演的電影的一個畫面、我完全不記得片名了
就他背對著壞人邊走邊撂下狠話
“敢動我老婆(的話)、一個都不用想活著回去”
另一個畫面就更神經了
我倒在地上
躺在血泊之中看著你穿著婚紗開心的走向陽光
和新郎笑得好動人然後走得好遠
然後我笑着忘記了痛
然後就一片漆黑.......
真的
我不蓋你我當時一直腦裡出現這麼好笑的畫面
我拼死忍住笑
就怕那些黑社會流氓以為我是恥笑他們』
   (圖與文無關、只是借以表示英雄救人的英姿)
學長覺得自己有點太激動了、就停了下來
靦腆地笑了笑
軍寧自動的貼上去很深情的一吻
當晚兩人終於上床了
好啦
最後這句是說書人阿舍自己加的
但是這麼心靈交流了
再不上床來體液交流是還能怎樣啦
說實在的
世人就是這麼虛偽
哪像我直接、誠實、有效率
跳過所有過程
直接上床
是不是方便多了、簡單多了

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大家說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