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0日 星期五

起義會議

一輛凱迪拉克敞篷車停了下來

阿舍看了手上的G-shock
還沒中午、才十點半而已

離桃莉絲跟他約定的時間還很久、有人提早到了
阿舍慢慢的向客人走去
不無戒心的猜測 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人
後座兩人速度很快的下車朝他走來
已經有點算是奔跑了
兩個男子一高一矮
高的剃個平頭
矮的一看就是宅男
高的還未站定就急切地拜託
『主人對不對?我跟你說我出十萬跟你買一輛車
任何車都好、拜託賣我車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再也不要跟他們同車了』
旁邊的宅男糾正他
『我們、賣給我們、
我們再也受不了了
再讓我們跟他們同車我就要瘋了』
此時前座兩人下車
駕駛座是個外型亮麗嬌小可愛的女人
右邊是個衣著比較保守、笑容可掬的男人
男人說『你看吧、你就是這麼聒噪、吵死人了、沒人受得了』
女的即刻回嘴『根本是你吵死人了、這輩子沒見過男人這麼愛說話的』
男的『你敢說我、你這長舌婦好意思說別人、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大嘴吧』
女裝了一個照鏡子的姿勢『哇、好美好漂亮好好看啊、怎會有這麼動人的嘴吧』
男的一副嘔吐狀
我看不是只有嘴巴有問題、眼睛更有問題、最根本的是腦袋有問題』
先前的平頭男一副你懂了吧的表情
『你想說這樣有點好玩有點好笑對不對?
你試試看跟他們同車三、四小時看看
真是人間煉獄啊!求求你把車賣給我吧、我們』
他這次不用宅男提醒自動糾正
『賣車給我們、我們要離他們遠遠的、越遠越好』
轉頭看鬥嘴的男女走近
先前這男的和宅男逃難似的也不問主人自行進去大屋
阿舍有點不悅
對於陌生人接近他房子他始終有種神經質的抗拒
不過沒時間給他想太多、後面那對不斷吵鬧的男女已經走到他眼前
男的安靜下來帶著溫暖的笑意觀察著他
女的也迅速把他全身上下打量一遍笑著問說
『您一定就是主人家阿舍哥哥囉
人家好久之前就想來認識你說
我聽桃莉絲說你是個英雄人物、真是相見恨晚啊』
阿舍見她散發一種相當親切的氣息
雖然知道是客套話、聽起來還是舒服
另外那男子仔細打量阿舍的反應、慢慢的說道
『敝姓陳、陳智翔、志氣的志、飛翔的翔、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阿舍看他說話的方式讓他想起學長
都沒那麼老但是都好像日本時代的台灣紳士的談吐
那女啊的一聲
『我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小愛、你叫我小愛就好了、我朋友都叫我小愛』
阿舍微微欠身算是對淑女的回應
這位小姐雖然親切甚至裝出有點呆呆的傻氣
但是眼神閃爍著聰穎的光芒
小愛接著『剛剛那兩個男的、高的叫小王、矮的叫小江
對不起啊、他們太沒禮貌了、連招呼都沒打就給人家衝進門去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阿舍招呼兩人進門還沒走到又一輛車到了
是台野馬

雖是輛跑車但是並沒有像瘋子似的狂衝急煞
車子緩緩的停在凱迪拉克休旅車旁邊、一個男人下車
阿舍很開心的叫了聲學長快步向前和他來個擁抱
學長對於阿舍的熱情有點羞怯但是也很開心的回抱了一下
然後大家相互點點頭、算是自我介紹
進到大屋之中
做主人的阿舍熱情的招呼大家
糖糖、鈺慧送上點心茶水
糖糖在百忙中問學長『軍寧呢?你怎麼沒帶她來』
學長嘴裡塞了一堆水果吱吱嗚嗚的含糊其辭
糖糖『你們不會是分手了吧』
學長嚥下食物『呸呸呸呸!我們好得很、別亂猜』
糖糖聽說兩人沒事才停止追問

小王邊灌下大杯檸檬紅茶邊大讚主人家裡佈置的優雅大方
阿舍謙遜幾句然後介紹鈺慧糖糖
說一切都是她們兩人規劃設計施工的
阿舍自己只有坐享其成而已
小愛甜嘴又把兩位女主人大誇特誇了一番
什麼美麗過人又才貌雙全的、讓氣氛一整個熱絡起來
小王和小江站起身舉杯像主人家道歉
剛剛沒禮貌只是因為在車上三小時快被兩人無止盡的鬥嘴逼瘋了
請多多包涵
奇怪的是陳志翔
人一多他就沈默是金了
就只是笑什麼都不說
學長也是盡量看不多話
雙方多少都有在摸索對方的味道
八人說說笑笑
很快接近十二點了
阿舍忍不住多瞄了幾次手錶
舉辦這次會議的那女人看來要遲到了
小愛意識到阿舍的想法
笑了笑『放心、她一定會準時的』
話說完
學長說『聽、什麼聲音』
大家靜下來還沒聽清楚
陳志翔就回答『直升機』
八人一起走出門去看
一架Ropison 66型的直升機緩緩降了下來

雖距離主屋二三十公尺遠
強烈的氣流還是把塵土都吹得滿天高
阿舍嘆道『還好、我本來要把餐桌擺在外面的、還好懸崖勒馬』
小愛啊的一聲『我的裙子要飛起來了』
幾個男生都把眼光移過去尤其小江動作激烈的很
陳志翔手一抬從她頭上巴下去
『你穿的是一條牛仔褲』
小愛抱頭假裝很痛
『啊對哦、人家忘了麻!本來早上計畫是要穿裙子的啦

直升機停了走下一個女人
白人、四十多歲、體態健美、一頭金髮
看到大家在等她
第一句話竟然是用北京話說『給我東西吃、我快餓死了』
說完用台語說聲『失禮』就自顧自快步進入
沒等大家進來坐好就先把桌上食物塞進嘴巴
問鈺慧有沒有酒、什麼都好
鈺慧遞過一罐百威
她咕嚕咕嚕一口就乾了
又接過第二瓶喝一大口
小愛『乾媽、吃慢點、不要噎死了』
小愛乾媽狼吞虎嚥一堆東西下肚抹抹嘴
『我二十四小時沒吃東西了、不讓我吃我就要暈倒了』
然後看到大家都坐下
正要開口、一人緩緩地進來站在門邊
阿舍和學長見到他都站了起來
阿舍和他握手致意
學長卻是上前抱住他、表示兩人交情匪淺
女人咳了一聲
『你們敘舊等下再敘、
我先說話
抱歉剛剛這麼沒禮貌
我叫做桃莉絲
借主人阿舍的住家招開這次聚會
請大家過來聚一聚
本來我早就該到了但是有件事情發生了
我四處去探聽消息所以來晚了
為了彌補我的失禮免費告訴各位這個驚天動地的消息

中國的三峽大壩昨天被人襲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