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

起義會議二

桃莉絲宣布驚天動地的消息後就停了下來
卻沒聽到她期待中的嘩然聲
小王冷靜的說
『不可能的、我早上離開飯店還有看CNN、如果有這種事不可能不報的
三峽大壩如果被炸了至少會死一億人』
『錯、是至少死三億以上』
學長語氣表達了他對桃莉絲唬爛的不滿
他大老遠跑來不是聽人吹牛的
桃莉絲笑笑
『我說的是被襲擊、我沒說被轟炸
襲擊三峽大壩不一定需要用飛彈炸彈才叫襲擊
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知識才是最強大的武器
昨天有人進到水壩控制室把整個水庫的水都放掉了
是的、放掉、全部的水都被放掉了
現在三峽大壩只剩下幾百頓從上游流下來的垃圾
和一道用幾千億水泥灌起來的破水泥牆了
這也是為什麼我這麼生氣這麼沒禮貌的原因
有人把我想做的事搶去做了
真的氣死我了
我想要做這件事已經超過三年了
氣到我現在一定要再喝點酒不然我說不下去了
主人還有什麼好料的、拿出來吧』
阿舍說『你寄來的好酒你想喝哪種先』
接著埋怨『沒事寄十幾箱紅酒來害我還得買紅酒櫃、很麻煩耶』
阿舍開了瓶香檳
每個人都分一杯正要舉杯
最後進來的那位男子突然喊停
『請問一下還有客人還沒進來的嗎』
學長突然很尷尬的舉手、欲言又止的手足無措
掙扎一下才說『抱歉、我太太快要到了、如果可以稍等一下好嗎』
那男子笑道『你太太要從哪裡來?』
學長整個臉漲得通紅
桃莉絲用眼神詢問那男子
那男的笑說『東北方好像有個人、應該是那個樹上吧』
他指著窗外遠方的一棵大樹、距離兩、三公里遠
阿舍又吃驚又好笑『你叫軍寧躲在在樹上?』
糖糖『你們在玩什麼?啊、我知道了』
糖糖貼近學長身邊大叫
『你的男人被我們捉住了、限你三分鐘過來投降
不然我們把他雞雞切下來餵狗』
學長臉紅到比關公更紅潤
阿舍搜他身摸出了一台無線電對講機
笑道『我就說麻、你什麼時候開始穿背心了、怪噁心的、原來藏了這東西』
原來學長身上放了個無線電對講機用膠帶按住通話鍵讓軍寧躲在外面監聽
糖糖笑說
『你是不是害怕這是個什麼陷阱圈套之類的、
所以叫軍寧躲在外面以防萬一』
阿舍、糖糖、鈺慧又覺得好笑又覺得學長人真的是心思細密
想的真比一般人多很多
學長尷尬一陣突然轉頭問抓到他的男人
『你怎麼會知道的?你看得到那麼遠』
那男人笑道『用這個看就什麼都看到了』
他把手機給大家看
竟然是空照圖而且是紅外線熱顯影
現在正空拍這農場的周圍
熱感應之下有個人很明顯的正在遠方大樹之下移動
『你可以看到的即時衛星畫面?還是紅外線的?』學長真是開了眼界了
『嘿嘿』男子微微笑、帶點驕傲語氣『我可以做到的遠遠超過這個』
話說完不一會兒、機車抵達大屋

騎士還沒停好

糖糖又叫又笑衝上前去抱著她又抱又親
接著鈺慧也上前去緊緊抱了抱她
阿舍說『是都要抱嗎?那我也來一下』
學長一腳踹向他、阿舍笑著閃過了
一旁的小王沒他的事也湊熱鬧『那我也要抱』
做了周星馳電影的三八搞笑慢動作也要上前去跟人家抱
                                     (第兩分零九秒)
小愛從手上飲料倒出一塊冰塊用力丟他
小王頭被冰塊砸中罵了一聲『幹』、回頭看是誰幹的
小愛裝蒜回頭看後面、轉回來無辜的表情對小王說『怎麼啦?什麼事?』
小王罵道『嘴角在偷笑啦、還裝』
小愛說『你看看人家多小心、還會準備後援以策安全、
你說你準備了什麼安全預防措施?』
小王說『有啊、我皮夾隨時都有準備保險套以策安全』
說完又被小愛巴了一下頭
終於全體回到客廳
阿舍用手指勾勾小愛叫她到窗台邊來
窗台下抽屜打開、放了六、七支手槍
阿舍『我的安全預防措施』
小王等人依序上前看了一眼
小王繼續耍白目『你那隻和我那隻好像、都好長啊』
為了說屁話腦袋又挨了一巴掌
學長牽著軍寧的手跟大家一鞠躬
『抱歉、因為我幾年前和阿舍分開的時候、他還在被人追殺
我的模式還停留在小心不然會有人追上來開兩槍的記憶
對於今天這場聚會我真的不曉得該如何看待
所以請我太太在外面守著
萬一怎樣的時候.....可以、、、
就是想說情況清楚之後再請軍寧進來加入我們
總之、就是很失禮、抱歉了』
桃莉絲『好啦、不用對不起了、
今天我是主角
你們配角不要再搶我的篇幅了
眼睛都看我、嘴巴都閉上
現在先舉杯這是香檳王

網路上敲凱子的報價一瓶要六千台幣
一杯就好幾百了
來、乾杯、杯底恩湯飼金魚』
桃莉絲北京話夾著台語、生動而親切的語調
一個白種人能操如此純熟的台灣腔調更讓人覺得好奇
大家喝了香檳
桃莉絲開始滔滔不絕
『你們彼此有的認識有的是第一次見面
容許我介紹一下
名字就用大家現在知道的綽號或假名就好
我寄給大家看的小說裡面也說

身為間諜一切身份、資歷都是假的
(謎之音:其實是作者太懶不想再花腦筋去想名字)
首先、這地方的主人阿舍、富豪兼慈善家、
繼承爸爸來路不明的巨富財產投資房地產
藉馬英九的人類史上最無能施政之助導致房價暴漲
阿舍的財產翻倍而他把這些不義之財全數捐出
我相信這數字是六十億以上
這種笨蛋世界難找
阿舍在台灣最後一段日子的冒險故事更是愚蠢無比
簡單說就是發瘋跑去扮演台灣版的蝙蝠俠
億萬富翁半夜不睡覺去打擊犯罪
熱情、勇敢、充滿救世情懷但是愚蠢無比
你們想知道詳情就請自行詢問
我不能把他單槍匹馬對抗毒梟集團的故事說出來
不能說出蝙蝠俠就是布魯斯偉恩
總之人不夠笨真的還做不出來這些傻事
我真的衷心的崇拜你這個傻瓜
還有、大家不需要因為他把爸爸遺產全數捐出就同情他甚至想要救濟他
阿舍現在還是巨富
2001年時他把母親遺產全部丟去買Apple股票
當時網路泡沫、Apple一股跌到五塊後來最高價漲到七百
所以阿舍現在的財富遠遠勝過在台灣時
他這一年多在美國買了大批大批土地
捐給環保團體當作非基改植物的食物銀行
人則躲在偏僻鄉下尋求內心的平靜安逸
但是我個人相信這種日子過久了
他內心對冒險的飢渴已經超越監獄囚犯對性的渴望了
後面兩位美豔大方的女主人是糖糖和鈺慧
應該說鈺慧和糖糖、長幼有序
不要問我他們和阿舍的關係
反正不是柏拉圖式的蓋棉被純聊天的關係
兩位在房地產投資、房屋修繕、室內設計都有完美的經歷
但是我之所以邀請兩位參加我們團隊
不是因為這個
而是兩人在日本居住一年左右的居住期間
擔任偵探的工作
破了好幾件小案子
不不不、我不是在笑她們
雖然都是尋人、外遇跟蹤這些日常生活小事
但是兩位發揮了極為強韌的耐心毅力
這是令人讚嘆的長處也是我缺乏的美德
所以我邀請他們一同加入
再來這位讓妻子埋伏在外面的的天才是學長
他是阿舍當兵的學長、我們也一起叫他學長吧
學長算是阿舍的總管、管理能力非常傑出
娶了美麗的妻子之後做了幾件我歎為觀止、拍案叫絕的case
成功的撂倒了一個高利貸集團
一個黑社會組織
一個官商勾結團體
計畫縝密、毫無破綻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影集的翻版
我覺得這人才難得加上阿舍也說沒有學長他不幹
我就硬邀他來、
他本來不肯來的被我硬請過來
我的方法有點粗暴、在此對我的失禮再次說聲抱歉
而這位美眉是學長年輕貌美的妻子
在剛剛說的幾個案子之中也發揮了很重要的因素
真是智慧與勇氣的合體、美貌與愛心的化身』
說完這段桃莉絲又喝了一大口香檳
『接下來是這邊的咖洨
這位剛剛大家聽到了、她叫我乾媽
我乾女兒小愛、長的是美麗又可愛
她在日本留學期間加入台獨組織
然後因為個人因素回台灣犯下大案
在被追殺途中和我相識
我們合力做了一些很無聊很白痴很快樂的事
後來她認我做乾媽、我們就一路合作過來了
現在她在一家新加坡的金融投資公司工作操作一擋基金
成功吸引了神豬家族和他們一丘之貉的數十億的資金
而和她一起工作的就是這兩位小王、小江
兩位我也是第一次見到
小王是無孔不入的超級業務員、能夠和任何人瞬間裝熟
小江是電腦駭客、相信是台灣資訊安全界的頭號人物
小王忍不住插話
『你為什麼要用無孔不入這句成語、很容易產生限制級的聯想』
桃莉絲瞪他一眼小王立刻閉嘴
『小王小江兩位最值得一提的光榮戰役就是
合作在國民黨電腦上做了手腳偷走了上百億原本要拿來買票的髒錢
另外這位惦惦都不出聲的男生是陳智翔
他是真真正正一位風水地理師、如果需要勘嶼服務的都可以找他
這位仁兄擁有一些蠻特別的知識、技能
能夠服務一些愛錢怕死沒本事缺信心的高官富豪
也從中探知了許多珍貴的情報
將來在中國如果有些活動應該都會是這位大大幫忙運籌帷幄』
『最後』桃莉絲再喝一口酒、深呼吸
『這位站在門邊的神秘客是....』
學長和阿舍一同出聲『混血王子』
『好吧、你們習慣這麼叫了就用這麼稱呼、
他很久以前和阿舍、學長認識
現在擔任美國國防單位的網路安全主管
單位名不能說
職務不能說
if I tell you , I must kill you
你們不懂這笑話啊? 懂為什麼不笑?
即使如此
他還是很有誠意地特別請假跑來和大家見見面
他將在未來的任務中擔任提供資訊的工作
而如無意外今天之後各位應該不會再見到他了
桃莉絲再深呼吸一口氣、灌一大口香檳
『我名叫桃莉絲
我和台灣有著非常深的淵源
從高中開始我就愛上台灣
結婚戀愛工作幾乎沒有不是和台灣有關的
我曾經
聽好是曾經、不是現在
我曾經在CIA工作過、但是期間擔任的不是高級決策工作
而離開CIA之後
我反而有機會參與一些機密行動
最後讓我決定要做些事情
做些轟轟烈烈的大事
比如說我邀請各位來此就是要請大家和我一起來參與
參與台灣獨立建國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