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girl's talk---太陽花之戀

桃莉絲離開座位之後
小王站起身來到阿舍面前看著他
有點顫抖的聲音『你是旺財叔、我應該是要叫旺財叔公、旺財叔公的孫子?』
阿什麼還沒說出來阿舍就打斷他『你是旺來嬸的外孫、我就說很眼熟啊你』
兩人站著對看幾秒鐘
小王問道『你爸...』
『死了』阿舍毫不猶豫的回答
小王一把抱住阿舍哭了起來
在座眾人都靜靜地看兩人相認
混血王子小聲問到『你們有親戚關係啊』
阿舍解釋道
『我們各自的祖父算是堂兄弟、有點複雜、可以說沒血緣的親戚』
阿舍伸手對學長說
『車借我、我一直很想試試美式肌肉跑車、你怎麼那麼騷包去租這種車?
是租的嗎?還是買下去了』
『租的啦!我來美國幾天而已還買車、就是租的想說租跨張點的車沒關係、
也是想說萬一要逃跑什麼的、用野馬才跑得快』
眾人看著學長、都想『這人想的真多啊』
阿舍摟著還在流淚的小王藉口試車走出去講話了
這時小江望著混血王子問道『你該不會是King Phneix吧?』
陳智翔搶著說『不會吧、又是親戚?』
小江說『不是不是、我在線上有個神交已久的網友和我認識十年超過了
是個讓我甘拜下風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他說他爺爺是台灣人也就是說他是混血兒
平時我們又是用中文在溝通的
想說不會這麼巧吧、所以問問看』
混血王子笑笑點點頭『你是Green Lion』 
『今天是相認大會就是了』
小江大喜、激動的機哩咕嚕的講了一大堆宅男術語
中文夾英文講個不停

兩位女主人和軍寧收拾餐具進廚房
軍寧看著鈺慧的上衣『我有一件衣服跟你這件好像、不過還是你穿漂亮』

糖糖說『學長肯讓你穿這麼性感的衣服啊』
這衣服大約露出鈺慧胸部的三分之一
讓鈺慧的曲線展露無遺
軍寧笑了起來『那天我買了這衣服、回家給他看
然後宣布我明天要穿去上學
他一句話都沒說只是笑然後那天他早早就拉我上床睡覺
然後.......嗯、就你們知道的、就.....就比平常要長了很長很長的前戲
我是覺得很舒服啦
然後就到了第二天』
糖糖打斷她『中間過程再講一下啊、不要跳開只講頭尾啊』
軍寧白她一眼不理她
『第二天他一樣比我早起煮早餐給我吃、
我被香味吵醒然後就上廁所梳洗換衣服
我其實是說說而已並沒有真的要穿這麼火辣上學
只是想說試試他、看會不會吃醋 結果他既然沒說話我就穿了
一穿....你猜怎麼樣』
『衣服被剪破了?』『衣服不見了?』
『都不是、我一照鏡子發現我的這裏到這裏』
軍寧指著下巴到乳房
『全部都是吻痕、全部都被種草莓了、脖子整個都紅了』
軍寧大笑『我在浴室大叫一聲、然後衝了出來大罵』
學長早就準備好等我了
我罵他『你混蛋、我現在要怎麼穿衣服』
他一把抱住我笑『想看我老婆胸部、門都沒有、連手指都不給你們看』



軍寧邊笑邊回想當時的情形
學長把她抱住然後用力死命的親、繼續在身上其他地方種草莓
他昨晚故意用小小力的、來來回回、輕輕柔柔的不讓軍寧發覺地種
現在就使勁地大力咬下去、軍寧叫痛然後也用力咬回去
兩人對咬了好一陣子、咬到都有點出血了
學長把她抱了起來回房間去、早餐也不吃了、當然學校也不用去了
軍寧陷入回憶傻笑
糖糖用手肘輕輕推了鈺慧『看啊、有人在發騷』
軍寧瞪她『發你個頭啦』
糖糖說『鏡子去看啦、根本發春ing』
軍寧去捏她的腰、糖糖反手去搔她癢
兩人笑成一團
鈺慧問說『你有去參加太陽花學運啊』
軍寧說『你怎知道?』
鈺慧說『剛剛學長不是有說』
軍寧說『哦、對啊、我不是參加一下下跟人家湊熱鬧的
我從第一晚就加入了喔、從頭撐到結束喔
有沒有感到很驕傲
我可是民主鬥士喔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



講到興奮處呼起口號起來
軍寧一回想到太陽花就止不住話匣
『那天我們本來要睡了結果同學打電話來告訴我
大事發生了、快來快來』
我趕快開電視看
看了不到五分鐘我就決定要去了
學長很嚴肅的看著我
『你確定、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哦、颳風下雨日曬下大雪很恐怖的哦』
『我要去』軍寧停了一下下聰明的加了一句『可以嗎?』
學長從電視櫃最上層拿了一個東西出來

『本來要等你畢業、或者更好的時機的
我看現在應該不會輸給張愛玲小說傾國傾城裡面香港淪陷那個時間點』
學長走到軍寧身邊、淡淡笑著『要跪下嗎?』
軍寧知道是什麼、但是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學長輕輕牽著她的左手把戒指戴上
『要說些海誓山盟嗎?』
軍寧歡喜的雙眼都含著淚水說不出話來
學長指著電視說
『我以我熱愛的台灣發誓、
未來即使我們面對的是今天台灣這種馬英九式的亡國滅種級的災難
我不會移民不會逃跑不會抗拒我的責任
我會一輩子愛你
對你對台灣都ㄧ樣、永遠生死相隨』
軍寧主動吻了他
兩人緊緊依偎著慢慢走出家門
在電梯裡學長說『我本來要借用一零一次求婚的經典對白的
我發誓、五十年後的你、依然會像現在一樣深深的愛著』
軍寧整個人都要融化似的貼在他身上
學長溫柔的笑『好了、我們現在要以國事為重、兒女私情要放在一邊』
車開往立院的路上學長開玩笑似的一直播放say yes

立法院外人已經多到溢出來了
學長放軍寧先下車、自己想辦法去停車
軍寧下車前親了學長一下在他耳邊說『yes yes yes』
車子開走軍寧開始在人海中找她同學、發現同學來的還真不少
經歷一陣七嘴八舌討論之後、大家決定先聚集一處
一邊看情況如何一邊烙人、呼叫更多同學來共襄盛舉
平靜一會兒、打電話約軍寧來的同學小花盯著軍寧直看
軍寧『看什麼看?』
小花『你是不是有什麼不一樣了?
一兩個月沒看到你、你到底在忙什麼
以前是貌美如花、現在是嬌豔欲滴
說、你是不是幹了什麼好事、是不是受到愛情的滋潤啊?』
軍寧笑一笑把手指舉起來直接宣佈『我結婚了』
一旁同學十多人突然集體靜默然後爆出嘩然聲
小花抓著軍寧『你再說一次』
『幹嘛那麼激動啦、就結婚了啊』
幾個男同學一付生不如死、如喪考妣的悲憤狀、一個最扯的居然當街大喊
『天啊!我們台灣人是做錯了什麼?上帝你為什麼要這樣逞罰我們
讓一個白痴通敵賣國當總統
又讓我們校花七早八早嫁人』
軍寧『我結婚又不什麼大事、你幹嘛拿我跟人渣比』
小花『跟誰跟誰、是我認識的人嗎』
軍寧『這不重要好嗎?現在請以國事為重、兒女私情請放在一邊』
另一個男同學家用假哭聲喊著
『我的女神都嫁人了、我的世界都毀滅啦、我不要活了、台灣滅亡算了
還救什麼國、救什麼家』
小花突然想到『是那次我們去登山你叫來的大叔嗎?是那個嗎?』
軍寧收起笑容『是!那就是我老公!不過他不是什麼大叔、
我話說在前面、講我老公壞話的人、大家連朋友都沒得做』
氣氛弄的有點僵
軍寧想到同學也不是故意的、趕緊補救
『為了生活我可以忍、但是侮辱我老公就不行』

然後學洪金寶打拳的姿勢搞笑
同學看軍寧的態度這麼強悍也不敢再說什麼
總之當晚幾乎人人一夜無眠
興奮有之、混亂有之、激情有之、恐懼憤怒也不少
軍寧到了天快亮的時候第N次打電話給學長才接通
整晚一片混亂中不是打不通就是沒人接
『老公、你回家了嗎?』
『怎麼可能』
『那你人在哪裡』
『你轉過頭、在你右後方三十公尺』
軍寧驚訝『你幹嘛不來找我?你什麼時候就在那裡』
『你在打拳那時候我就到了、我想說你們同學在一起我過去不方便、
我這樣遠遠看著你就好了』
『過來啊、來我旁邊啊』
『不要了、你們應該不會這樣就想走了吧、
現在人變少了的話裡面的同學會很危險的
我等會會先回去看看、如果沒什麼事、我就會再過來陪你』
軍寧聽他說不過來就站起來擠過人群過去找他
『幹嘛要躲這麼遠』
『我怕太多羨慕嫉妒的眼光把我萬箭穿心、校花的老公壓力也是很大的』
『來啊、我們在一起參加抗暴的行列啊』
學長很嚴肅的『
我來來回回觀察很久了、新聞也一直聽、
現在警察都還沒集結、應該是不會強製驅離
但是國民黨這種神經病馬正腐這種王八蛋白痴集團會幹什麼事很難說、
你一定要跟同學聚在一起
如果有怎樣我會過去你身邊
現在我站遠一點
這樣看比較遠、移動也比較方便
前前後後觀察
這樣我比較有把握保護你的安全
你們繼續叫同學來
不要悶悶的
大家多聊天多講點正面的事
不要讓人散了
人一覺得無聊就很容易找到藉口不留下來
你要盡量讓同學保持信心、保持鬥志
不然人一散、國民黨就會進攻了』
軍寧又一次被學長的深思熟慮嚇到了
『你都在這裡想這些嗎?』
『怎麼了?受驚了?我是說驚嚇的驚啦、不是那個你愛吃的那個啦』
軍寧打他『誰愛吃?你白痴啊』
軍寧罵他卻帶著無限柔情『你這樣說表示說自己愛吃、我下次會餵你吃』
『那你要擠出來先、還是吸.....』
軍寧白了他一眼回去找同學
雖然折騰了一夜但是年輕人都還是很精神
幾個同學、男女都有、都遠遠地盯著看他們打情罵俏
雖然遠到聽不到內容但是近到看得到軍寧從沒有過的小女人撒嬌姿態
軍寧在班上其實沒怎麼和同學交流
她的活動太多、在校時的課程滿檔、然後太多學長來追求
簡單說她就像是明星一樣、來去都有人簇擁光芒耀眼但是不曾停留
還好她的個性不錯雖然沒有跟大家深交但是維持禮貌
少數如小花跟她比較常接觸的
都是在登山健行之類課外活動才有交集
但是誰也沒聽說軍寧這校花曾經和誰交往過
今天突然看到她和一個明顯年長的男人如此親密
大夥不免好奇至極
『ㄟㄟㄟ那是你老公喔?』『怎麼不過來?』『介紹認識一下麻?』
軍寧心念一動
『這樣好了、大家繼續努力守在這裡、守到晚上我叫他請大家吃晚餐』
幾個同學當場說好
也有人說『晚餐而已哦、不夠啦、如果你們當眾喇幾我再考慮』
軍寧瞪他ㄧ下『我們喇機很刺激的、你看了會冒火啦』
『噴鼻血我也甘願』
這樣笑鬧一下子
小花說『不是我要問的喔、我是被推出來問的、你不想回答也別把火發到我身上』
她指著旁邊一個追過軍寧、追得比較用力的男生
『他逼我問的啊、還有旁邊這兩個也在起哄』
那男的罵道『你這死阿花、出賣朋友過日子』
小花『不然你自己來問』
那個男改陪笑臉『阿花姊姊麻煩你問一下吧』
小花假裝有張紙條在手上、一樣一樣問
『請問一下、你老公是做什麼的?是怎麼認識的?怎麼追你的?怎麼上床的?』
那男生又開罵『最後一個問題不是我問的、別陷害我』
軍寧笑一笑『我老公工作很複雜的
他是談判專家也是管家也是打手也是心理諮商師也是廚師也做生態保育也是社工
除此之外他還有很多專長我不想告訴你們
怎麼認識,是我工作認識的
怎麼追求、是我追他的
怎麼上床、嘻嘻嘻、不甘你們的事』
這群人就這樣一邊參與反服貿行動一邊聊八卦
軍寧也聽進了學長建議
觀察注意身邊同學、誰看起來沒精神、有人說了洩氣話
就會講些話幫大家打氣、助威不讓情緒變壞
而學長一到吃飯時間就會突然出現
拿一大堆食物放在軍寧身邊然後靜靜的離開
連續撐二十四小時之後
台灣第一次佔領立院的行動看起來有足夠的動能能維持下去
學長才帶軍寧回家休息
天一亮就又回到立法院
這樣子連續幾天下來
軍寧學校的同學學弟妹們紛紛前來立院聲援
到了324就發生了攻佔行政院然後被警察強制暴力驅離
軍寧和同學門本來要跟著人群過去行政院、
正在舉棋不定之時學長突然出現她身邊輕輕在耳邊說
『男生可以過去、女生留在這邊、以免顧此失彼、男生確定那邊人數夠多情勢穩定大家再來決定要不要全部過去』
軍寧跟大家商量、
同學們覺得這意見不錯就讓男生打前鋒過去
但等到警察第一波攻堅
學長就過去行政院把軍寧同學一個個找回來
他臉色沈重的『看起來禽獸已經完全失去理性了、留在那邊只會流血而已』
後來就如學長所說的、血腥鎮壓的殘暴鏡頭不斷地在電視上播送
軍寧同學們不分男女都淚流滿面悲憤不已
到天亮時、軍寧站了起來
『走、回學校去、去找更多的人來、烙人來跟這些王八蛋拼了』
學長靜靜地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閉上眼睛站著
軍寧問道『怎麼了?累了?』
『沒事、只是你烙狠話的時候樣子好美、我想把那個樣子牢牢記著』
『神經啊你』
『你烙狠話的時候這麼美、不知道罵三字經的時候會美到什麼樣子』
『你真有神經病』
『看台灣這國家墮落成中國那種慘狀、人不發神經是很難的』
『我們會把國家救回來的!一定會!你又在笑什麼』
『這個世界男女角色都對調了、男的在嘆氣自己無用,女人敢於負起一切責任』
軍寧和幾個同學來到學校
小花問『要去哪裡烙人?』
軍寧說『還要問嗎?哪裏有人就哪裡去啊、教室就走進去啊』
小花說『你要就這樣走進教室去招兵買馬?憑什麼?』
軍寧已經快步走在前面、回頭笑一笑『就憑我的美貌啊』

軍寧真的每到一個教室就大大方方敲門走進去
教授一看到她帶著可愛純真的笑容、舉止大方又溫柔有禮的問候就忘了自己上課被打斷了、軍寧用一種無辜可憐的聲音問說『教授可以打擾一分鐘嗎』
只要是人類(尤其是雄性人類)是不可能有辦法抗拒她的魅力的
軍寧轉過身面對同學
『各位學弟學妹學長學姊同學好朋友
打擾各位的上課真是抱歉
但是現在的台灣所面臨的迫近危機讓我沒辦法在乎禮貌了
我們的社會、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的憲政法治將遭受到全面的傷害
現在的政府正要將我們的未來斷送掉了
這不是恐嚇也不是誇張
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各位如果不想要讓這個無能愚蠢的政府非法通過服貿法案
我敬請各位暫時放下一切來立法院參與我們的活動
昨天之前大家可能見仁見智、認為服貿有不同的利弊得失
但是看到這個政府這樣濫用暴力、血腥鎮壓之後
我們確定服貿法案一定是個喪權辱國、出賣台灣的條約
不然的話沒有必要使用這麼殘忍、兇暴的手段來對付學生
而我之所以這麼冒失地闖將來告訴各位
是因為如果今天立院的人群減少的話
國民黨就會以為暴力有效、會以為人民害怕他們
而人民不應害怕政府
政府才應該害怕人民
尤其是現在這個卑鄙下流的膽小鬼政府應該害怕我們
我在此敬邀各位來立法院
讓政府知道我們不怕!
讓政府知道誰才是國家的主人!
麻煩各位無論如何都要來趕過來聲援
謝謝大家』
就這樣軍寧每間教室都進去宣導一次
整個校園走完一圈
學長看著她淺淺的笑
『幾千年前希臘和特洛伊為了逃走的王后海倫開打
戰爭一打打了十年
戰得雙方人馬兵疲師乏
這時海倫出來勞軍、特洛伊士兵看到了她的絕色美貌、
不禁讚嘆“為了她再打十年也心甘情願”
這就是我的感受
為了你打多久的戰爭都甘之如飴』
軍寧心裡很甜蜜握著學長的手慢慢走去坐車回到立法院
小花趁著學長去開車倒車時偷偷跟軍寧說
『我懂了、難怪你選這個、我都快哭出來了、這個果然是極品』
就這樣軍寧和更多同學守在立院
終於在30號見到五十多萬的黑衫軍佔據了整個凱達格蘭大道
那之後心情才漸漸放鬆下來
到了王金平出面承諾不讓服貿過關
終於可以真的鬆一口氣
學長就沒有一直守著軍寧
軍寧也變成多是晚上才來到立院
最後幾晚大腸花垃圾話論壇、大家口無忌憚大聲幹政府
台上有人喊馬英九台下數十人甚至數百人就大聲回應幹你娘
學長和軍寧坐在台下罵得不亦樂乎
學長罵累了坐在路邊不支睡著了
軍寧這群同學們坐在一旁
邊聽台上罵人取樂邊在台下聊天
軍寧在學校號招人馬前來、自然人群以她為中心點聚集
其中有個大嘴巴
到了五十萬人展現人民意志之後才來錦上添花
還自以為是好發議論
同學已經對他相當不耐了
這晚他竟指著學長自以為幽默的亂開玩笑
『軍寧啊、你怎麼選了這樣一個老人當老公啊
你看、才幾點就不行了、體力很差喔
你將來的幸福有疑慮哦』
說完周圍的空氣已經凝結出一層薄冰了
第一晚有聽過軍寧愛老公宣言的同學知道好戲登場了
果然軍寧雙眼寒氣逼人、殺氣騰騰
『你、叫做葉什麼、葉俊明是吧
對不起我不想浪費我的記憶體去記這麼不重要的名字
我先說我的結論好了
你連幫我老公提鞋都不配!
不要說批評他、事實上從你嘴巴說出他的名字都算是對他的侮辱
學運開始第一天我就來了、
從第一晚開始我老公就在一旁守護我
我睡著了身上會多條棉被
我餓了便當就會出現、
(而且是他親自煮的飯菜、還煮很多歡迎同學一起享用還接受點菜)
我渴了就會有飲料
我坐累了他就會陪我散步幫我按摩
這樣子守護著我守了二十幾個晚上
他不用吃不用睡、他只要看著我就有力氣再戰下去
而你呢?你當然不會辛苦不會疲倦不會想睡
因為你在家裡睡飽了才來插花才來收割
你的精力旺盛因為你只會放屁吹牛和瞎扯
因為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以前想要追我跟著去爬山、結果呢、比娘們還要差勁
爬到一半就落到隊伍最後了、然後第二次就不敢去了就退社了
你這樣的人還敢說我老公
你知道醜字怎麼寫嗎?
我老公赤手空拳就站在帶刀帶槍的人前面保護我
有人打傷我,我老公差點就把他給殺了
如果台灣多一點男人像我老公這麼勇敢
馬英九還敢這樣欺負台灣人嗎?
你呢?你在這裡大放厥詞、你有什麼?有錢嗎?你的錢是有哪個子是你自己賺的?
再說一次結論
像你這樣的人連給我老公拿鞋都不配!』
那葉俊明嚇呆了
連見笑轉生氣都不敢、夾著尾巴就逃了
附近的同學們有的偷笑有的小聲叫好
但是沒人敢靠近殺氣騰騰的軍寧身邊
就怕給風颱尾掃中不死也重傷
軍寧發過脾氣坐下來
躺在身邊的學長一樣閉著眼睛小小聲的說『你忘了說一件事了』
軍寧剛剛雖然都是出自真情的肺腑之言但想到都被他聽去了還是有點臉紅
問道『什麼事?』
學長湊近她耳邊
『你剛剛講那些都不夠有殺傷力
要跟那男生說我的性能力超強、雞雞超長、你愛死了
這樣才能徹底擊毀一個男人』
軍寧大笑、兩手捏他臉頰『你自己去講啦!下流的東西』
兩人激情的擁吻
大腸花論壇的不絕於耳的三字經罵聲宛如世人對他們最誠摯最真誠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