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5日 星期六

man's talk ----替天行道

鈺慧糖糖從廚房拿出一堆糖果、餅乾、麻糬、都是台灣口味的
小王『別的就算了、你去哪裡變出麻糬?
還不是密封起來那種難吃的伴手禮
這裏是德州耶、你怎麼變出這玩意?』
阿舍笑笑『錢!這魔法的名字叫做錢』
小江大著膽子問說
『抱歉、大家都知道我是宅男、我比較不懂人情世故、所以我就直接問了、
不要怪我沒禮貌、因為你們知道的、我是宅男、宅男不懂禮貌有豁免權
我的問題就是阿舍大哥、我越聽你的故事就越想問
大家都故意吱吱嗚嗚的不講清楚
你到底幹了什麼事、要鬧到和兩位姊姊分開一年時間』
阿舍淡淡的說『我幹的不是壞事、我幹的是替天行道的好事』
他有點出神的一口茶一口點心塞進嘴吧
然後說『好吧、我一直都沒跟你們從頭到尾仔細說、藉這機會說清楚也好』
這句話明顯是對糖糖鈺慧說的
『我拿到我爸的遺產之後、十多年就盡情揮霍
花著花著自己越來越懷疑自己的生活目的
我在心裡偷偷跟自己約定、把錢花光我就離開台灣、天涯海角流浪去
而且老天爺好像要跟我開玩笑似的』
糖糖、鈺慧眼睛睜得大大的、氣鼓鼓的齊聲罵道
『你到底是有多想離開我們』
阿舍趕緊說『這是我還不認識你們的時候想的、
後來我有想過算了就算花光也不用流浪了、
或者帶你們一起走
或者繼續留在台灣
反正那是最早時候的想法啦、不用生氣啦』
安撫兩人之後阿舍繼續
『我說老天跟我開玩笑就是我這些年來幾乎投資什麼就賺什麼
房地產、股票什麼都賺
2012年大選居然又是馬英九贏、
我氣的不想再留在台灣、把剩下的錢通通拿去玩期貨
那時氣到什麼都沒想就跟莊家、不是莊家啦
收錢那個叫什麼的、反正我就下注買台灣股票指數跌
全部買空就對了然後人就跑出國去散心
一玩玩了三個月、然後回國一看、我的天啊
馬英九那白痴搞了什麼證所稅
台灣股市無限量下跌
他媽的居然有這種事、我又賺了一筆』
阿舍輕描淡寫的形容只有鈺慧才知道
所謂賺一筆是多少------將近二十億
當時鈺慧以為阿舍是有什麼內線消息才會這樣把全部財產都下注
她幫阿舍匯錢買空的同時自己也把幾千萬積蓄私房錢都壓了下去
後來到了國外旅遊, 鈺慧裝作不經意的問阿舍、是誰給他內線消息的
阿舍說『沒有內線啊、我只是跟錢過不去、想享受賠錢當窮光蛋的快感啊』
等鈺慧搞清楚阿舍真的沒在開玩笑時
嚇到兼氣到食不下咽、睡不安枕
那時又在荒郊野外連電話都沒有、不是沒網路而已是沒電話
最後神色慌張被阿舍逼問才知道她背著他跟著買空
鈺慧本來以為會挨罵結果阿舍只是大笑、然後很變態的繼續旅行
故意不讓鈺慧有機會可以和台灣聯絡甚至故意去坐船出海
惹得鈺慧終於生氣跟他吵架
只是這架根本吵不下去、阿舍用嘲諷的眼神冷冷的看著她
鈺慧有點怕、趕緊停止、此後絕口不敢再提這件事
阿舍意思就是在問她是不是和他之間沒錢就有事了
還好鈺慧這些年來學會哄阿舍、平息他怒氣的方法
什麼方法?自己去看日本出產的優良愛情動作片
這是普遍級的小說恕不提供姿勢、動作、言語和音效
但是貼張圖片應該可以、、、、、
貼兩張好像也還可以
貼這就好像有點過分、、、、、但是過分還是貼了

鈺慧雖然小小的心痛於自己的積蓄付諸東流
但是比起幾千萬損失還是阿舍的奇檬子比較重要
誰知道三個月後回到台灣
鈺慧喜出望外的發覺自己成了億萬富婆
也讓阿舍的錢花光就離開台灣的諾言又一次破滅
阿舍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好像註定自己永遠不能離開台灣似的
然後那時就發生了軍寧和學長的事
阿舍被學長深藏不露的身手刺激到
覺得自己生活太平淡需要一點改變
阿舍跟大家繼續回憶起這段往事
『我人跑到內華達州也就是美國對槍枝管制最鬆散的地方
找了一個海陸退役的教官來訓練我體能以及射擊技術
一開始真的是玩玩的後來那海陸的誇獎我有射擊的天份
讓我越玩越認真
從M16轉換成玩狙擊槍

練到最後可以在七百碼之外打中十元硬幣
我還超喜歡用台幣的銅板來練習的
答對了、因為可以一槍斃掉蔣介石
用蔣介石當目標我都超準的
哈哈哈、台灣人才懂的幽默
反正我越射就越產生快感
咦、我說了什麼?好像怪怪的
我是說我在訓練中對自己的產生一種頓悟
說起來還蠻玄的
但是就是在荒野裡
一個人一支槍之外什麼都沒有的虛無中
不對不對、不是虛無
應該說是與天地自然完全融合為一的、的、的、的寂靜中
差點”的“不出來,男人都知道出不來也蠻難過的
你們怎麼都在翻白眼?
我說我在那環境中那情境下本來應該是進入禪境的高深境界中
我想到的竟然是我對我父親的那股怒氣
我以為已經沒有了的憤怒
突然之間我知道了我無聊的生命應該做什麼了
我要去去除我爸留下來的罪惡
我要去幹掉那些毒梟
這夠不夠神經、夠不夠白痴、夠不夠蠢?
這麼蠢的我知道要靠自己實現這的想法是不可能的
於是乎我去找了一個無所不能的情報員』
說著衝著混血王子笑
『你不用拍馬屁了』混血王子先對阿舍說
然對著大家無奈的說『這故事告訴我們、交友不慎有多要命』
阿舍說『當年在台灣透過學長介紹、
我們認識、吃飯喝酒聊天又幫了他個小忙
我就靠這這點關係厚著臉皮去找他、求他幫我、讓我幹我想幹的事
他本來不肯、在我不斷糾纏之下勉強有條件地答應
我就在他的情報幫助之下
有點像湯姆克蘭西的小說迫切的危機說的用非法手段幹掉毒梟
說起來也蠻值得驕傲的
我一個人阻止了幾百公斤的毒品流進街頭
把這堆混蛋送進他們的老家——地獄裡去
怎麼做?嗯、基本上我在他們交易的地點幾百公尺外等候
兩邊人馬一交易我就開始射擊
一槍一個
從瞄準鏡裡看起來一切都好不真實
不過屍體倒是一點都不假
有個美國知名射擊教官說過
所謂狙擊手就是
冷靜一槍幹掉敵人、然後看他是不是真的死了、
沒死就再補一槍接著找尋下一個目標
說來其實還蠻勝之不武的
台灣賣白粉的似乎都是些笨蛋
受到伏擊連就地臥倒都不會
慌慌張張的東張西望
有點比較勇敢的就拿槍亂射亂打希望可以射到什麼
有些嚇到屁滾尿流當場昏倒
反正這些壞人都是馬英九之流的小孬孬、死娘砲
不過我不會因為他們是孬種就放過他們
既然選擇做這種傷天害理的工作那就是該死
除了逃到夠快的少數幸運的混蛋之外、我一概通通幹掉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在中部深山裡面
兩隊人馬以為這種地點沒人比較隱密比較安全吧
總之我幹掉了大部份傢伙
只有一個傢伙人在外面把風、非常機靈的傢伙、一聽到槍聲就跑
我估算他至少已經跑到至少一公里外
那時我爬到我能找到的最高的一顆樹上
終於我看到他狂奔逃命的狗樣
我很快的給他一槍但是沒估算好距離、子彈只從他手臂擦過去
後來我問過一些前輩
一公里外的急速奔跑目標的擊中紀錄不是沒有
但是如果打得中的確值得大書特書
因為除了技術、運氣其實佔了大半
不過很快的我發現這樣做只能幹掉些小屁孩
真的老大是不會自己跑到海邊山裡做交易的
於是乎
我就越來越大膽、越來越冒險
跟我的敵人越來越靠近
於是乎終於終於終於就出搥了
其實呢
當我把自己的提升到漫畫英雄人物的層次甚至是決定人命的上帝位階時
就像是電影宣傳如果講到有人類企圖扮演上帝
就知道再來的劇情就是有人要倒大楣了
果然我就中招倒地了
我被一個高手、真的是有夠厲害的高手、
從幾百米外的大樓而且是高樓之間的強風干擾之下射中我的肩膀
真是報應不爽啊、我怎麼對付人家、人家就怎麼對付我
而且更慘的是我連是誰想對付我都不知道
傻傻的像隻屠宰場等死的豬
就差那麼一咪咪就掛點了
至於我是怎麼活過來的
就要問救我的學長了』
剛好這時候學長和陳志翔玩車結束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