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30日 星期日

man's talk----射擊遊戲


小江打斷小愛和學長的對話『學長大大、請跟我們說阿舍大哥受傷之後的故事』
學長帶點微微驚訝的表情想了一下
轉頭對糖糖『聽說你煮咖啡的功力又更高了、泡杯好咖啡來喝吧』
然後轉回小江『讓我腦筋整理一下、我很久沒想到這件事了、不知道要怎麼開頭』
糖糖開機熱機時間邊準備邊問學長
『你聽誰說我泡咖啡功夫更好的?你是看這裏有機器所以這樣推論的吧?』
學長一笑沒說話
糖糖『為什麼你猜用這咖啡機的是我不是鈺慧姐?』
學長見她不肯罷休
『因為鈺慧不喝咖啡啦!
在台灣就很少喝、到日本之後就不喝了、所以理論上是你不是她
也不會是阿舍因為他不會把這機器保養得這麼乾淨
這機器一看就知道常使用
依阿舍個性、心血來潮會自己煮一杯、但他不是那種天天自己動手的人
這房子日積月累的咖啡香味不會是他留下來的
我剛剛跟他靠很近沒聞到什麼咖啡味所以不會是他
消去法之後就是你啦』
糖糖心滿意足的把咖啡泡好雙手端上以示敬意
跟軍寧說『你夠了吧?!
去照照鏡子看你的表情
一副簡直想把衣服脫光來對你男人表達敬意的崇拜表情』
軍寧伸手捏她
糖糖笑著閃開、繼續為大家泡咖啡
鈺慧還是驚訝
『我們在日本只是見面小小的一下子、你怎知道我到日本後戒咖啡的』
學長有點囧
『你們不是請我們進去坐、糖糖問我喝茶還是咖啡、我說咖啡
糖糖只泡三杯把你漏掉、
你們倆感情這麼好她連問都不問就直接就不給你喝、
那不就表示你完全不喝
在台灣時我和阿舍出去他會外帶回家
有時兩杯有時三杯
那就表示你有喝、只是不常喝啊』
小愛、小江、小王都鼓掌叫好
『佩服佩服、觀察入微、厲害厲害』
糖糖追問『學長當時你是怎麼找到我們日本住處的
你應該不知道我們住所的
為什麼你可以一下就找到我們』
學長微微笑
『因為我跟阿舍很熟所以才找得到
之前我看過你們在日本一些不動產
都不是登記你們名字 都登記在你們阿舍大大設立的基金會名下
這是他的習慣、不用個人名義以免被追蹤
但是他設立的基金會的名字都很有趣
我知道的是兩個
一個叫基度山基金會
一個是索羅門基金會
那都是當年我介紹他看的書
尋寶小說的經典
那如果有另外第三個基金會阿舍應該會用的名字就是....』
學長用眼睛問軍寧
軍寧想都沒想就說出口了『金銀島』
學長很得意自己老婆的聰明
『名字不難猜、難的是那個日文轉成平假名
平假還是片假?
反正我就先去書局找字典把金銀島的日文抄出來、
然後去找戶政資料
日本人對外國人都很客氣的
我穿上西裝看起來很唬人的氣派

我家軍寧穿洋裝又很漂亮

對不起這樣說不對
我的軍寧穿什麼都很美
不穿更、、、、、
不穿就只有我看得到、你們別想、、、嗯、啊、ㄟ
總之
日本戶政事務所的年輕小男生職員看得兩眼都發直
完全沒有辦法拒絕我們進去找資料
果然有一個金銀島基金會、那就找到了』
鈺慧、糖糖、阿舍三人相視而笑、原來如此

喝完咖啡小江以為學長要開始說故事了
結果學長對阿舍說『主人、你一共買了多少槍?不是只有窗台那些吧?
你都在哪裡練槍、我們出去運動運動玩玩槍好不好?』
阿舍很高興有人要陪他玩槍、把自己收藏都拿出來獻寶
主人帶大家到外面來、走了五六分鐘、到一個土堆前面一張鐵桌
阿舍把槍一隻隻放上桌、邊放邊介紹
『這是美國左輪手槍的經典、牙羽遼的配槍
不知道牙羽遼?孟波聽過吧?連孟波不知道是誰?
天啊!我到底有多老、居然連City Hunter都不認識

Smith & Wesson .357口徑蟒蛇式、威力十足、新手不要嘗試、後座力會讓你很爽

再來是條子的最愛Glock 19、安全性高、平易近人的好槍

再來是HK USP

我都買九厘米的啦、不用買一堆不同口徑的彈藥
再來是瑞士貨P226

瑞士就是高品質的同義字
再來是這隻台灣、香港電影的標準配備Bereta92F的新一代
英文也是讀音一樣ninety two、寫作90two

這算是義大利幽默感
來來來、看喜歡哪一隻、自己玩、
但是一定要注意用槍安全、不懂就問』
大家把玩了一陣、裝上子彈試射了幾發
學長向小江說
『我看你射得很準嘛
要不要來比賽、小小的玩一下、一槍一百美金就好』
小王搶著說『不要比較好、你看我阿舍大耶在後面偷笑、學長一定很厲害』
學長用激將法
『怕了?怕的話就算了、我想說如果你贏了我就說你想聽的故事給你聽說』
小江自信滿滿小聲對小王說『不用怕、射擊我有自信、我知道該怎麼做』
對學長談條件『這樣好了、我和小王一組、你和你太太一組、比綜合成績』
學長笑道『好、就這樣』
比賽規則是這樣
學長和軍寧射同個靶、第一次在五米處射擊、第二發退到十米、第三發十五米、、一直退到三十米
一人六發一組共射十二發
小江小王也一樣
小江選擇P226
小王拿了USP
軍寧拿的是Glock19
學長則鬼鬼祟祟地從阿舍手上拿了支槍藏在身後
小江先射第一發然後換軍寧
小江雖是宅男但是卻意料之外的神準、正中紅心
小江奸笑『嘿嘿、在射擊遊戲界我是打遍天下無敵手、人稱神射手小江江』
但是軍寧竟然也不差
她要求先試射一發
第二發也射進最內圈十分
小王胸有成竹的姿態卻差一點點只拿九分
小愛毫不留情的嘲笑
小王惡狠狠的回瞪她
最後換學長、他動作自然一氣呵成
拔槍射擊幾乎沒有停下來瞄準
就一槍正中靶圓心
小江仔細一看大喊不公平、髒話都出口了
『你那是他、他、他、他媽的P210
槍中的勞斯萊斯
這樣子還比什麼比』
 

阿舍和學長笑的可開心了
『不比就不比、一槍一百美金
十二槍就一千二、錢拿來就不比了』
『不公平不公平』
『叫屁啊、你又沒說不能拿哪種槍』
學長阿舍聯手欺負小江
小江憤憤不平地開了第二槍
居然完全不受影響又中靶心
軍寧完全不像是新手也是穩穩射中
小王怕小愛繼續來吐槽
沈住氣第二槍也射進十分圈
學長完全一樣的姿勢
單手拔槍瞄準射擊
完全不遲疑的連續動作搞定第二槍
第三槍只有軍寧射進九分其他三人還是十分滿分
退到二十公尺
小江居然只中七分
軍寧抗壓力十足又回到十分
小王學長也是十分平手
第四五槍四人又全部十分
到最後一槍
學長說
『要不要加注、最後一槍加十倍加到一千、另外輸的人脫光裸奔房子跑三圈』
小王『賭了』、
小江同時大叫『不要』
學長說『到底要不要』
小王說『反正是輸、不如拼了』
小江說『賭錢可以、裸奔不幹』
小王『不然錢你出、裸奔我來』
學長『好、同樣、輸了我脫、要我老婆脫給你們看我可不幹』
最後一槍小江要軍寧先射
軍寧不知道是不是被賭注影響只射中六分
小江開心不到二十秒自己也只射個六分
小王也讓學長先
學長還是一樣動作、一槍擊中圓心
小王這時壓力可大了
深呼吸好幾口、雙手持槍瞄準
小愛有點不耐煩『快點射一射快脫啦』
小王微怒『麥靠腰可以嗎、我都是先脫然後才會射啦』
小愛『你跳不跳、不跳下來我跳、講黃色的也不會比較準啦』
這句洪金寶痛罵成龍名言居然還有人引用
阿舍說『這句比City Hunter還老吧』
小王不再說閒話、深呼吸一口、射出子彈
沒有百分百正中紅心但是在十分圈內
學長拍手叫好
『平手就再來比過啊
這樣好不好、不要說我欺負年輕人、我先和你比一次接著再和他比一次
每五公尺兩槍、連射十二槍
我們兩個從遠射到近然後換他從近射到遠、這樣夠公平吧』
小江賭性不強有點不想比了、卻看到小愛稍稍點頭鼓勵他繼續
於是賭局重開小王、學長兩人每五公尺射一次、一直射到靶紙前面五公尺
換上新靶紙換小江比每五公尺兩槍一直退到三十公尺線為止
四張靶紙拿來計算分數
學長是嚇死人的精準全部射在圓心圈內
小江比較平均都集中在七分圈中
小王著彈點範圍就比較大
五分一槍、六分一槍、一槍肉包、其餘在八分圈內
學長沒有大吼大叫耀武揚威
只是把P210給了軍寧、自己跟小王小江拿了USP和P226
『讓你們看看我老婆的厲害』
夫妻兩人從三十米線開始射擊
到了五米線學長換槍、軍寧換子彈又射回三十米線
學長一樣彈無虛發、軍寧全部在九分圈內
小愛、陳智翔一齊做出膜拜姿勢『太神了』
學長驕傲地看著老婆還沒說話
糖糖搶著說『夠了、我不想聽噁心話』
學長說『好好好、我把獎勵留到晚上、你不要來偷看、我怕你長針眼』
糖糖做個鬼臉『想長針眼、你再練一百年再來跟我們.......』
想到小愛等不熟的人也在聽、自己臉紅才停下不說
軍寧『都是老公教導有方、我們在關島、拉斯維加斯練過幾次而已、我就可以這麼準』
糖糖『所以重點是你老公厲害、還是你厲害』
學長、軍寧同時搶著說『都厲害』說完相視大笑
小江小王兩人蹲在地上、垂頭喪氣
小愛笑罵『兩個男人去割掉吧、臉都被你們丟盡了』
小王吐回去『你行、你射給我看啊』
小愛大笑『簡單』拿起90two站在十米線、舉起槍就連射
射完子彈就換彈夾、連換了三次
然後得意洋洋地把靶紙拿過來
『看到沒』
靶紙都被射爛了、一整個圓心圈都不見了、什麼分數都不用算了
『這算什麼?』
『這算是智慧、算不出分數就沒有輸贏、沒有輸就是贏了!
人之所以為地球主宰就是因為有智慧、那就是你沒有的東西、豬頭』
小王又被小愛一陣嘲諷、超不爽的轉頭低聲咒罵
學長對阿舍說『來玩玩吧』
兩人站在二十公尺線
學長拿90two、阿舍拿P210
學長完全一樣的準確
阿舍射得很慢、很多都沒中圓心
但拿回靶紙大家湊近一看都笑了起來
阿舍精準地打出一個十字
直線橫線垂直的完美十字
『炫耀、非常臭屁的炫耀』學長說
『換人形靶、來個連續動作、看你能臭屁到什麼程度』
兩人站在三十米線開始邊走邊射
(剛剛的和小王小江的比賽是每五米停下射擊)
學長射完子彈同隻槍換彈夾繼續
阿舍則是把P226、USP插在後腰皮帶
射完了拔出兩槍、雙手用兩槍齊射
把靶紙拿來一看
學長的靶紙是集中在頭部、胸部
然後四肢的肘部、膝蓋各一槍
阿舍的靶紙一拿下來頭部不見了、
原來阿舍射的不是頭部是狂射頸部、把頸部都射斷了、真的是身首異處了
胸部都是彈孔不在話下
最可怕的下陰部位也滿滿都是彈孔
小王看了說『提醒我、不要得罪阿舍大耶、如果以前有得罪我先說對不起』
阿舍笑著回憶
『我是一直都有在練習沒什麼了不起、學長才真是厲害
當年我們連上的官、你們當過兵應該都知道
沒當過兵、看報紙也知道
中華民國的軍官就是爛、不然就是懶、再不然就是又懶又爛
每個月輪到打靶練習都落跑、都是學長去替那些官打靶
他一個人打十幾個人的份
他練得可開心了
當年我看過他練到可以一個人打三個靶、每個都是滿靶
想不倒事隔多年還這麼厲害』
學長問小江『射擊很好玩吧』
小江點頭『很刺激』
學長突然嚴肅起來『但你想想如果有人站在你面前時候、
你得開槍打他不然他會射死你、你還會覺得刺激好玩嗎』
學長看著阿舍對小江說
『我不該講我老闆壞話的
阿舍不但是老闆還是恩人更是我最好的朋友
但是阿舍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去殺人即使那些人的的確確該死
他的出發點的確是高尚的
他是做了件有益社會人類大眾的事
但是他是錯的、無論如何都是錯的
人不該違反法律、自封為法官、陪審團、劊子手甚至上帝去決定別人的死活
我以前沒說過這些話因為我想他自己也已經知道了
我不需要雞婆去指責他、
他已經在反省了
和糖糖鈺慧分開這段時間我相信他也想很多很多了
但是我還是要先說一下、你們不要把這件事當作是浪漫愉快的事
漫畫、小說那種正義使者是不能夠搬到現實世界裡面來的』
學長把手槍子彈退出來、一隻一隻收好開始講故事
『阿舍受傷之後在失去意識之前聯絡到我
我十萬火急地帶他去找醫生
台灣醫院幾百間我們卻是一間都不能進去
只能找無牌醫生開刀、救活阿舍一命
他半昏半醒幾天之後才告訴我情況、我心想慘了』
像是要製造氣氛似的停下來問觀眾『為什麼慘了?』
小愛說『因為這種射擊高手如果不是傭兵就是軍人警察』
陳智翔接著『如果是警察要追蹤你們就不是太難的事、說不定已經在門口埋伏了』
學長笑『能來這裡聚會的果然都是聰明人
沒錯、我想的就是如果是警察在追殺阿舍
那找上門來應該是遲早的事了
其實我心裡還有想別的啦、但是還好不是我想的那樣』
說完衝著混血王子笑
混血王子說『聽不懂的我翻譯給你們聽
他是想說會不會是我設計阿舍的
但是他又想說如果是我幹的、
阿舍就算逃過第一槍也不會有機會逃過第二槍
我一定會連環追殺不會讓他有機會逃命』
學長『我知道我有點小人之心
但是阿舍人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我就忍不住往最恐怖的地方去猜測
想到後來還是決定直接打電話問他
不是問說是不是你幹的、想問說拜託幫忙探聽一下風聲
會不會有SWAT殺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