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1日 星期三

警察與大小姐ㄧ

閒閒看著在面前暴跳如雷的前男友、不禁感到有點悲哀
不是對他而是真的很討厭自己怎麼老是在這種渣男圈中循環
眼前這個人到底在說什麼?
他剛剛的意思好像是要好好和自己談一談
談一談之後兩人就會復合了
靠北、哪來的自信啊這傢伙
到底要談什麼?談什麼不都這樣?還有什麼好談的?
交往兩年吃我的喝我的睡我、這樣還能劈腿、我還要跟你談?
冷漠不語的閒閒看著男子越來越暴躁、已經把面前的桌子『冰的』了
『唉、你有本事就打我、把我送進醫院去、反正我又不是沒被你打過』
正當閒閒覺得無趣又無聊的這時
居然看到了四年前的那個救命恩人走了上來
他還是那個裝扮、那個唐強生的鳥樣子

唐強生、一個八零年代的影集、邁阿密風雲裡面的警察的裝扮
上次看到時一開始心亂如麻根本沒注意到
後來到了警察局裡才看清楚、差點沒笑死
這什麼時代了還穿那種衣服、好像是在演戲似的
唐強生走近過來嬉皮笑臉的、旁邊站了個大塊頭一臉酷樣好像阿諾
對了、上次自己就在心裡頭這樣給這兩人取綽號『阿諾和唐強生』
唐強生跟前男友打招呼
『嗨、大家好、天氣好熱、地球好擠、經濟好差、人生好短、
兩位在這裡做什麼啊?所謂打是情罵是愛、愛情總是讓人願生死相許
不知道兩位許了什麼願?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做連理枝、
喔~真是太令人感動了』
閒閒聽了這段屁話沒笑、但是看到前男友目瞪口呆的白痴樣差點就笑出聲音了
那個阿諾也沒笑、可能是實在聽太多了笑不出來了、他慢慢站到ex的背後準備
ex果然怒罵『你是誰?關你屁事?滾開啦』
唐強生點點頭『說得太好了、我也很滾回家去睡覺覺、
最近老是覺得自己睡得不好、吃得不好、我根本覺得我需要休長假
比如說休個五十天甚至一百天 』
前男友不願再聽他廢話伸手就推他
那阿諾似乎就是在等他動手、上前一把將他的手扳到背後然後上手銬
這時他才發覺這兩個是警察
想是剛剛一陣暴走引來咖啡廳老闆報警
唉、以後不能來這間咖啡廳了、可惜了、這裏咖啡和甜點都不錯說
阿諾上了他手銬把他壓在椅子坐好
唐強生繼續機關槍式的屁話、
『現在控告你強姦、殺人、放火、販毒、猥褻未成年少女、偷賣黃色書刊給小學生、還在廁所挖洞偷看九十歲阿嬤洗澡、盜錄八十歲爺爺大便、你可以不說話但是你現在所說的一切都將作為廢話、我們會當作通通沒聽到
所以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今天晚上就做漁船出海逃到中國去、一是讓這位壯漢強姦你、不管你要做什麼選擇、我們都當作你是死人、所以重點就是』
唐強生輕輕拍了兩下他的臉蛋
『注意聽了、重點就是、周際凱先生、家住三重、貿易自營商、每年營業額、、、靠北、這種數字能活啊?
一次離婚、一個女兒現在十二歲歸前妻撫養、一個人住在OO街六樓、開的是福特嘉年華、靠腰、好悲哀的人生、你活著幹嘛、去跳樓死死算了、好啦開玩笑的啦、我的缺點就是我太誠實了』
終於唐強生認真的冷冷看著他
『先生、今天放過你、乖乖到樓下去賠償一切你破壞造成的損失、然後從此消失、消失在這位小姐面前、消失在這咖啡廳方圓一百米之外、消失到沒人看過你的地方、不要再惹事、你聽懂了嗎?』
這周際凱不甘願的點點頭、
唐強生說『問題是、通常我們兩個壞人一離開你的視線你就會忘記我的忠告了、所以通常我得用些方法讓你印象深刻、不會不敢不願意再提起這段慘絕人寰悲傷可怕的記憶、今天這方法比較不可怕、算是給你一點撒米素』
說罷、手一招、後面一個美女走了過來、皺著眉頭看著周際凱
對唐強生說『我不要、你的餿主意你自己上』
唐強生說『什麼不要、這是投名狀、不讓自己手上沾血不算是兄弟』
『不算就不算、誰要做你兄弟?』
『靠腰、快啦、我好不容易營造出恐怖的氣氛都給你破壞光了』
美女拿出一把藍波刀之類的短刀
拿出來遞給唐強生
唐強生說『你上』美女說『不幹』
『快上』『不要』
『快啦』『不要就是不要』
唐強生嘆口氣『現在的年輕人就是吃不了苦、草莓族』
美女不屑『隨便你說』
唐強生先隨手一揮、那刀鋒利的把一張餐巾紙切成兩半
然後雙手握住刀、刀尖對準周際凱眼睛一寸一寸慢慢的向前
周際凱越來越怕、這神經病警察是在想什麼
想逃但是阿諾已經從後頭緊緊抓住他了
唐強生『你不肯自己讓他見血、至少幫忙把他頭抓住、不要動啊』
『我才不幹、這傢伙又臭又髒我才不碰他』
『你這大小姐怎麼這麼難配合啊』
『就是不幹、你要威脅他、把他從樓上丟下去不就得了、幹嘛這麼麻煩』
『從樓上丟下去會引來太多人注意』
『從後面就不會、我剛看了、後頭防火巷不會有人看到』
唐強生把刀收起來
『媽的不會早說啊、那龍哥抓手我抓腳、你去開窗、開窗戶總可以了吧』
『這倒是可以』
周際凱覺得這三個警察都有神經病大叫了起來
『放手放手、警察打人、救命、救命』
那美女抓著一疊餐巾紙把他嘴塞住『叫屁啊、打女人的時候就不會怕』
周際凱手被銬在背後、人被抬起來、整個人不斷掙扎擺動
唐強生對阿諾眨了個眼、嘴巴無聲的數著一二三
然後一起把人丟在地上
周際凱痛的眼淚口水都流了出來
但嘴巴被塞住了喊不出聲
唐強生笑道『痛嗎?好像很痛、對不起啊、你太胖了、我沒力氣抱你、等一下我們再把你抬起來』
周際凱躺在地上不斷嚎叫、不過都變成『啊~啊~啊~』的叫聲
『你要說話啊、我幫你把紙巾拿出來、你別咬我哦、敢咬我的話我會踢你雞雞』
拿出紙巾、周際凱喘息的說『我不敢了、我會牢牢記得你的話、我不敢再找她了』
唐強生用兩根手指拿著藍波刀在他頭上搖啊搖、晃啊晃、
『這樣很好啊、那我問你、她住哪裡?她在哪裡工作?她叫什麼名字?』
周際凱不知道他要問什麼、遲疑了一下、
唐強生放開刀子往下掉然後半途又快速抓住刀
周際凱急中生智大叫『我不知道、我通通不知道、我完全忘記了』
『真的嗎?會不會等一下又想起來』
『不會、不會、絕對不會』
阿諾把他一把抓起來解開手銬
很輕的說了一句『I will be back』感覺超有魔鬼終結者的fu
周際凱連滾帶爬的逃下樓去了
唐強生吩咐『不要忘記賠錢哦』
閒閒看著三人
唐強生瞇著眼睛
『這位小姐、我們初次見面希望不要再見、
回家路上要小心走哦、如果路燈太暗晚上就不要出來了』
那美女聽到這句話、回過頭仔細打量閒閒
閒閒回看回去、這美女年紀好輕好漂亮身材又好、穿的一看就知道是名牌
最多只有二十出頭、聽他們口氣好像也是警察
唐強生說『我剛想到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做、我們先走吧』
美女說『那你走吧、我想再留一下』
唐強生說『你想幹嘛、我們有公務在身不能這樣鬼混』
『要走你先走、我想請這個姊姊吃個飯、龍哥你想一起去嗎?我請客、全套的』
那阿諾原來叫龍哥、一直沈默無言的他立刻回答『好』
唐強生斜眼看他『媽的、有異性沒人性、人家說請客就去
你是沒聽過什麼叫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淫、威武不能淫嗎?』
美女說『你可以先走啊』
唐強生怒道『我是那種不講義氣的畜生嗎?我是講究團隊行動的紀律部隊、當然要一起去』
閒閒一來是感恩二來是好奇想知道美女為什麼對她感興趣
四人出來外面取車、竟然是一台福特嘉年華、還是十年以上的舊車型
閒閒呆了ㄧ下就懂唐強生的爛幽默了原來他也是開嘉年華才會笑周際凱
唐強生開著車來到信義計畫區近了一棟豪宅大樓、外面完全沒有招牌
閒閒猜這大概是什麼私人招待所之類的地方、想想覺得很好笑居然因禍得福
因為一個白痴前男友的暴走有這種機會來和超級好野人吃飯
進去之後才知道這不只是吃飯
全套按摩Spa四個人可以享受最頂級的招待
一開始吃點茶點泡腳然後抓腳按摩
龍哥氣定神閒的看報喝茶享受
這個唐強生一被碰到就大呼小叫、唉北叫母
然後沒多久就AV女優上身『夜妹嗲夜妹嗲、一袋一袋、奇檬雞宜、哦哦哦哦』
最後就是『啊、我招了我招了、隔壁村莊的母豬是我強姦的、但是豬公不是我、我只有摸大腿而已、啊~招了招了我都說招了你不要再刑了、我要招了』
美女帶著閒閒到裡面去更衣
『這傢伙的腦袋一定很值得解剖、我猜有外星人住在裡面』
閒閒突然大起膽子問『可是你很喜歡他?』
美女停下動作看著她
閒閒有點嚇到『對不起、我亂猜的』
『不用對不起啊、我是想你看得出來啊?是啊!我是喜歡他
我們在一起好幾年了、算是我追他的吧、
還為了他去讀警官學校、現在畢業開始跟著他跑』
閒閒有點驚訝她的坦率『可是你不是、、、、』
『什麼?有錢人?是啊、我是啊、怎樣、有錢人不可以喜歡怪胎啊』
兩人脫掉衣服、閒閒看著美女(剛剛在車上介紹過了、說叫她程程就好)
閒閒有點暈眩、因為這程程身材真的好好、該大的大、該小的小、玲瓏有緻
閒閒有點自卑、快快穿上浴袍
程程在鏡子前看看自己身材好像不是很滿意似的
『那死變態一天到晚在網路上看女生照片、都是那種一個乳房就比一粒頭還大那種照片、還拿來笑我、我有次跟他吵架被他氣到、就去預約安排隆乳手術』
『你的胸部看起來很真實很漂亮啊、有隆過乳?』
『謝謝、後來沒有去、因為他跟我說了些很感人的話讓我打消念頭取消了』
『說了什麼?』
『你的一切我都喜歡、只要是你就好』
『好感人』
『是啊、很棒吧、可是你知道這人四年來跟我說過幾次類似這種話嗎?』
『幾次?』
『一次、就是這一次、一個成天滿嘴無限廢話的人四年只跟我講一次真心話』
『好爛』
『所以很多事情我就想自己去查出來、去問、比如說你的事』
再來就稍停下來、接受完整個Spa療程之後、兩人到大浴池泡澡
『你可以說給我聽嗎?我是可以自己去找資料自己猜整個經過、
但是我喜歡當事人第一手敘述、帶你來這裡不是要炫富、
是要跟你說我不可能去探聽你的隱私然後敲詐你、
你跟我說的話、我欠你一份情、以後如果說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我會還你的』
閒閒沈默了一下『幹嘛那麼想知道』
『那個人瘋瘋癲癲的、但是做了很多事情去幫助一些人、一些蠻弱勢的人
我看過一些、但我問他卻從來不說、從來不肯跟我說、你知道嗎、連在菜市場賣菜阿婆一看到他就衝過來塞一堆菜給他、我問他、他一個字都不肯說
越不講我越想知道、所以可以問到的、我絕對把握機會問到底』
閒閒大概被感動到了、深呼吸一口開始講了
『今天你看到我的男人運了、
其實長久就一直都是這樣不是渣男就是暴力男、
我就不知道為什麼我眼睛就是會給蛤仔肉糊到
就是會吸引這種俗辣、還是說被這種俗辣吸引到
四年前是最嚴重一次、嚴重到我被欺負到發狂、
衝動到拿刀子犯下無可彌補的大錯、
這個男人其實沒真的動過手打過我、但是他總是會說些很難聽很傷人的話
一生氣就罵我賤、罵我婊、罵我是公車、要我出去賣淫之類的話
我生氣回嘴他就道歉、要分手他就跪下求情
我真的給鬼矇了眼了一直忍了三年
有幾次想自殺、有幾次真的吃了安眠藥、但是一直都死不成
最後那天又為了件小事被他一直侮辱一直謾罵
說我賤說我淫蕩
我氣到完全失去控制
等到我回神他已經倒在血泊之中不會動了
我嚇到快瘋了、想報警卻想到一個人、受虐婦女救難中心的美華姊、你認識?
是的、沒錯、非常熱心非常有愛心的人
我打給她請她陪我去自首、她叫我等一下什麼都不要做、她馬上趕來
二十分鐘不到、她就來了叫我下去一樓、
那時、唐強生、抱歉人家救了我兩次我連他叫什麼名都不知道、我看他衣服就叫他這個名、真的很好笑、他怎麼會穿這種衣服?
唐強生陪著美華姊來了、他看到我雙手鮮血就吹了聲口哨、對美華姊說
『好了、夠了、不要看了、報警叫靈車來帶走啦』
美華姊不肯、硬是要他想辦法救我、
唐強生說『小姐、這是二十一世紀了、你小說太多了、我又不是超人、能倒轉時空、殺人就是要償命啊、何況這是自衛殺人、判不重的啦、律師不要太爛緩刑應該沒問題』
美華很生氣『法律都是保護他媽的有錢人的啦、尤其是有錢的臭男人、遇到臭男人法官搞不好判她終身監禁、臭男人就希望女人永遠不要反抗、一輩子都給男人糟蹋到死』
唐強生說
『隨便妳啦女權主義者、我要走了、我是竊盜科不是殺人科、這種事不歸我管』
美華說『你給她想想辦法啦、算我求你了、這女的是被精神虐待不是肉體毒打、
查不到外傷也沒有報案紀錄那些賤法官爛檢察官會把她生吞活扒了』
唐強生說『死道友又不是死貧道、甘我何事、我波麗士大人很忙的、天天都要去欺善怕惡、很辛苦的』
美華一把抓住他『要怎樣你才肯幫他?』
唐強生『我不會幫的啦、要幫也要幫D罩杯以上的美女、以下的不收』
美華雙手夾住胸部『這樣擠就有D以上了』
唐強生大叫『Oh Shit、我幹、塞恁娘啦、你快給我住手、我要吐了』
美華緊抓著他的手『拜託了、看在小乖的份上啦』
唐強生聽到小乖就停下腳步看著美華
凝視她一下、過一會兒說
『你走、回中心去、回去就不要再出來、然後不要再管這件事、連探監都免了』
美華說好、吩咐我一切聽唐強生的、就走了
唐強生和我回到三樓租屋處
她叫我回到殺人現場站在動手的地點不准動
東看西看想了五六分鐘、嘴裡念念有詞、手裡不斷比劃
要我彎腰看著那個死男人的臉
要我閉上眼睛忍住痛、
他戴上手術手套抓住死人的右手甩了我兩巴掌
然後要我做一件事、一件很噁心的事
你要聽嗎?
是的你猜到了、他要我替男人口交、也不是真的口交、就把口水留在陰莖上
我的臉趴在褲襠然後他用死人的手抓我頭髮、
另一隻手用刀輕輕切破我頸部、肩部的皮
然後我在他褲子上一推
然後把刀放在死人手上要我雙手做些抵擋動作
要我忍耐然後在我手上留下一些防禦刀傷
最後重新把刀放回到我手上
要我坐在血泊之中然後起身打電話報警自首
然後我們坐在那裡重新run整個過程
簡單說就是男女朋友吵架、他用刀硬逼我幫他吹喇吧、我推倒他、搶過刀殺了他
大致上就這樣
這就是一個受虐女人的反抗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