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3日 星期五

條子與大小姐二

閒閒說完她的故事『我現在想起來了、你當時就認識他、在我案子結束後、我們有在警局外面遇到對不對?』
程程微微笑『是的、那時我剛高中畢業、剛好當時有一個案子讓我認識他』
閒閒想起來、當時她回到警局辦手續、
她一邊想唐強生應該不會想再見到她一邊想無論如何也該對他表達謝意
她胡思亂想中剛好看到阿諾
他正帶著幸災樂禍的表情對著唐強生奸笑
『喂、富家千金來了、嘿嘿、想不到你、、、嘿嘿嘿』
唐強生『不要亂講、我連一根毛都沒碰過她好不好、如果我有、全雞籠系了了』
阿諾『我知道你基隆沒親戚、不過看起來她是認真的、嘿嘿你慘了』
唐強生『我慘了你是會很開心是不是』
阿諾『嗯、我想一下、是蠻開心的』
唐強生拉著他一起出去見客
閒閒好奇心起也剛好要走出去就尾隨在後
唐強生雖然看起來瘋瘋的但是注意力很強一下就注意到她
閒閒正要上前說謝謝、唐強生幾乎看不見的搖搖頭示意要她不要相認
出了警局的大門、唐強生才說
『啊、你不是以前在美華姊那邊工作的那個吳小姐嗎?
美華姊說很想你說、你要不要跟她聯絡一下、那就慢走了、有空再聊』
閒閒聽懂他的暗示、點點頭慢慢要離去
看到一個年輕美貌、姿態有點傲慢的女孩站在路邊等著他們
女生說『三天、圍巾打好了、全部我自己打的、我辦到了、
願賭服輸乖乖帶我去北海道吧』
唐強生驚訝了一下下、立刻變出一副歡天喜地的模樣、拉著自己的褲帶往下大叫
『喂、醒醒啊、不要睡了、有讚的哦、幼齒的哦、哇、好興奮好開心啊、
 oh ya 青春的肉體』
邊叫還邊搖自己的臀部一副噁心樣
那女孩冷冷的傲氣回答『我還是處女、你敢就來啊』
唐強生被潑了一頭冷水、低頭拉著皮帶又對自己小弟弟說話了
『靠北、你怎麼了、小明你怎麼口吐白沫了、堅強點、不要垂頭喪氣、
不要變軟趴趴、啊啊啊~悲劇啊』
閒閒記得自己最後聽到看到的這個笑點、然後就再以沒見過唐強生了
想不到四年後又被他幫忙還多了這個看來富氣驕人的女朋友
閒閒其實很想問他們後來去了北海道有沒有怎樣
但是這又不是壹週刊XYZ專欄可以問一堆床戲韻事
閒閒轉念一想『你真的是因為他去考警校?』
『是啊!很酷吧』
『你的家人沒有意見嗎?』
程程沈默一下下才說『意見很多啊、不過我的意志決定一切』
事實是對於程程不出國留學、不進台大(她已經甄選上了)而是去考警大這事
程程父母才不是意見很多、他們是整個氣到炸鍋了
爸爸火到放下中國生意(還有二奶)回來罵人、
媽媽在電話上哭哭啼啼無效只得從美國飛回來哭哭啼啼
但是完全無效,   程程早熟、獨立、而且執著到幾近頑固
她在大到可以住上普通四口之家的超級豪華大客廳對父母親談判
『你們從小到大也沒怎麼管我的死活、
對不起、容我不客氣但是精準的形容、
兩位根本是用金錢代替父母親的職責、義務和親情
而我到今天之前不曾不需要讓兩位煩惱過半次、以後也不需要不會讓你們操心
我從小學開始就是自己照顧自己
從學業到才藝、從身體健康到心靈成長我都靠我自己
我相信你們根本不知道
我有鋼琴教學證照、烹飪及糕點技術士執照、我甚至還有空手段黑帶初段
兩位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
所以我不認為兩位有任何權力告訴我, 我的人生該怎麼走
引用朱學恆的一本書『我的人生不甘兩位的事』
那本書原名是『我的人生甘你屁事』但面對父母親還是保留點禮貌好了
總之結論就是不管你們說什麼
我的大學我自己決定、你們再多說我就離家出走、
我說到做到、就這樣、句點、結束』
程程父母驚到連話都說不出來
等女兒進房就開始大吵都是對方沒有盡父母的責任會養出這種怪胎
怪胎這兩個字讓程程笑了出來、心想萬一給他們看到唐強生才會知道什麼叫怪胎
果然等到知道女兒和唐強生交往的事之後
程程爸爸更是抓狂到運用惡勢力想要整唐強生
不過效果非常差
唐強生雖然是警察、但是個完全不正常的條子
一般公務員會在乎的事情他一點都不在乎
叫個官給他低劣考績、他根本無所謂
(之前已經發生過了、連續被打不及格到了開除邊緣的他會突然立下大功、
逼得有意幹掉他的官邊氣邊頒獎給他)(這個大功的故事以後再談)
叫高層調走他、唐強生樂得當天打包走人
(他本來就多次請調鄉下, 是知道他能力的直屬長官不准)
程程爸爸以為自己勝利了、得意洋洋地回家後發現女兒已經不見了、
原來程程跟著人家跑到邊疆去和他同居
一個月後程程爸爸只好投降低頭再去拜託警察高層把他調回來
後來動歪腦筋叫黑社會的去動他、結果這小子還真有能耐、
連續兩次都打不到他、那幾個小弟還笨到被他抓住逼供說出是誰指使的
然後幾天後突然一群記者帶著不知道哪來的狗仔照片去公司總部堵程程爸
問中國二奶生兒子爭財產的醜事、害他被程程爺爺叫去臭罵一頓
這才讓程程爸爸死了心隨便自己女兒、不再(不敢)管她
以上在程程心裏一閃而過的歷史故事
程程有點甜蜜的回憶著
當時她知道爸爸叫了兄弟去打男朋友時、氣到想去找父親吵架卻被唐強生擋住
『這是我們男人之間的事、女人不要插手、
另外一方面來說男人如果連這種事也處理不來、
我們實在也該照你爸說的分手算了、
這表示說我無法保護自己更別說保護你了、
畢竟你會看上我的諸多原因之中
除了我有如金城武般的英俊外表、郭富城般的健美體格、再來重點就是鴻海郭董般果斷魄力的處理事情能力、
這件事交給我就對了、你要相信我
當然除了以上那些優點之外、
我知道你看上我、
最重要最優秀最感人最動人最吸引人的一點還是我驚人的性能力』
程程聽完大笑
越笑越誇張捧腹大笑還流出淚來、
而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嘴角忍不住上揚
和唐強生在一起最快樂的地方就是絕對不會無聊
事後第三天看到自己老爸被整了、雖然有點丟臉但真讓她佩服
真的是攻其要害
有錢人最怕的事情就是丟臉
他爸這個有錢人最怕的人就是爺爺
爺爺這輩子最痛恨的就是自己孩子為了爭奪家產弄得難看
唐強生這招真的漂亮
 一下就把他爸趕回中國二奶那邊去了短時間內不敢回來
程程回憶到這裡、
看到閒閒對著她猛笑『想到什麼事啊?你笑得好曖昧啊』
她本來想說淫蕩的、但是想到兩人剛認識還沒講這種字眼的交情
程程微微一笑沒說話
閒閒說『妹妹啊、你要常笑啊、笑起來好美啊!你不笑的樣子有點嚇人』
程程說『我認識唐強生的那時、對了、他的真名叫做、聽好了、我沒蓋你、他的本名叫做王小明』
兩人相視大笑、閒閒說『我不信、一定是他掰的』
『是真的、我第一次聽到時就搶了他的身分證來看、是真的』
兩人又笑了一陣
『我認識唐強生以前真的很不愛笑的
就我剛認識他那段時間、就你第一次看到我之前
我真的不會笑、不想笑、更不覺得人生有什麼好笑的
遇到他是我家出了點事、
我家遭小偷了、媽媽的一個紅寶石被偷了
他來我家辦案、我們是這樣遇到的』
『他一開始就是這種樣子?』
『是的、有過之無不及』
程程想著想著還是笑了出來
閒閒說『說給我聽好不好』
『那時我高三下學期了、有一次心血來潮請了幾個同學、朋友到家裡吃飯
客人走後我不知道哪條筋不對、跑去媽媽房間發現她的寶石收藏和被人打開過
一顆紅寶石被偷了、我就報警了
然後呢、嗯、得先跟你解釋一下、我現在還是很嚴重啦
但是當時更嚴重的小姐脾氣、真的很嚴重
我把來家裡辦案的警察趕回去兩次、叫他們換人來
不是開玩笑的、我運用黑暗勢力、把我看不爽的兩組警察趕走了
我問他們要怎麼追查、
第一個把我當小孩哄、不想理我、我就把人轟走了
換來了第二組、只會拍馬屁、也是不知所云
到了第三組、是的、就是他、他和龍哥一起進來了
我就看到、你說得好、唐強生裝扮的小丑
看到我家的裝潢收藏、就邊走邊叫、發出白癡般的鬼吼鬼叫
看到我就跑過來、一副哈巴狗樣
『小姐、貴府缺不缺人、我願意辭掉沒前途的警察工作來府上當保全、
不欠保全的話、我當司機也可以
司機沒缺?我當園丁、家丁、布丁都可以!
不然廚師、我會煎蛋煮泡麵!
不然奶媽我也願意做!不然婢女也好我願意天天幫小姐洗腳
天啊、這世界怎麼會有這麼奢侈的地方?
啊~~~~我受不了了』
說完就又跑來跑去像小孩一樣上上下下看東看西的
程程對著完全不受影響、一臉酷樣的龍哥問到『這個人是、、、警察?』
龍哥臉部有點抽蓄『是的、很不幸、是的』
『你是他的、、、?』
『搭擋、是的、很不幸、我是』
『他、、?』程程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有神經病、是的、他有、很嚴重的神經病、我、不、不只是我、
而是我們、我們警界非常不幸的沒有看出來他有神經病
而讓他當上警察、是我們的錯!
他當上警官六個多月、已經換了第三個搭擋』
『其他兩個怎麼了?』
『瘋了、被他逼瘋了』
『你為什麼沒瘋?』
『我有在看心理醫生』
這時的唐強生王小明已經跪在地毯上面了
『芝麻開門、阿里巴巴、阿布嚕撒餔拉拉餔、、
ㄟ、你買到假波斯地毯了啦、人家真的都會飛、假的才不會飛』
程程心裡一驚『他可以看出地毯的來源』
王小明像狗一樣爬到一副巨畫下面打那個不知道哪國的太極拳
『無極生太極、太極生麻吉、麻吉生韓吉』
那幅畫是趙無極的作品
王小明滾到另一小畫前面『這是林布蘭?』
程程點點頭
『真的?』『當然、有鑑定證明的』
王小明站起來、
『你家廁所在哪、我要撒泡尿才回去、看到這種會激起無產階級革命的財富真讓人想撒泡尿照照自己的鳥樣』
說完頭低低的像喪家犬般走路歪歪斜斜的自己去上廁所了
程程受到震撼更大不過還是很快恢復平常沈穩的氣質
上完廁所出來王小明似乎回復元氣跳起舞來、
嘴裡還唱著亂七八糟的歌詞、什麼努力向上、人生總有希望、明天還是會來
那舞就有點像體操有點像帶動唱的樣子
程程冷冷的說
『你自以為是金凱瑞加上周星馳的混合體、不過我看你是彭恰恰和許效舜』
她以為這樣可以讓他難堪
想不到王小明竟然拿起手機點了幾下放起了伍佰的『墓仔埔也敢去』


然後就開始跳起了鐵獅玉玲瓏、然後最後學許效舜趴在地上叫聲『夢娜』

程程當時不知道那是什麼、已經不自覺的嚇到躲在龍哥背後了
『不用怕、他還沒被抓去精神病院就是因為他沒有攻擊性』
沒人理他的王小明過了一下自己爬起來『好累、我們可以回去了嗎?』
程程強撐的聲音說『不行、你給我去查誰偷了我媽的寶石』
說完帶龍哥去媽媽房間
鑑定組人員已經做完檢查手續了、初步報告是沒有可疑指紋
小偷也沒笨到遺留什麼東西讓人可以追蹤的
龍哥問了幾個問題、看寶石原來放在什麼地方、怎麼會發現寶石丟了等等
當天被邀請來的都是程程的朋友
都是些門當戶對的超級夭壽有錢人的兒子女兒
一共八個年青人共進晚餐、吃完飯就在客廳喝茶聊天、然後到十點就結束解散
晚餐大約六點開始
也就是四個多小時大家大概都是客廳飯廳交誼廳廁所這幾個房間來來去去的
有幾個女生有進去程程她的房間、男生沒有
他們以前都來過他家、最少三四次、最多的十次也有
龍哥最後問、有沒有問過媽媽、是不是她拿去哪裡了、忘記跟你說
程程冷冷的說
『媽媽已經半年沒回來了、我上次看過是一個月前、所以這可能性是零』
龍哥知道再問下去一定很尷尬但是還是只有問了
程程爸爸上次回家是八個月前、媽媽是六個月
一個人獨立生活是程程打從有記憶就開始的生活模式
這種超級巨富的家庭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奇怪
龍哥思索了一下、想還有沒有什麼沒問到的
王小明蹲在衣櫃前面用兩手手指點著太陽穴念念有詞
程程問道『你在幹嘛?』
『用念力看裡面的有什麼衣服?』
『你為什麼不打開來看?』
『我是怕我打開了看到超性感內衣我會害羞、所以用超能力看』
『那你超能力看到什麼?』
『沒有啊、我又沒有超能力、怎麼可能看到什麼?』
程程看著這個滿嘴廢話的男人、一股怒氣就昇了上來、在她發火之前
龍哥沈穩的聲音問道『你知道什麼了嗎?』
王小明把食指中指交叉放到背後、
『我不知道啊、我怎麼會知道犯人是誰?怎麼犯案的?為什麼要拿走寶石?我怎會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龍哥『想吃東西嗎?』
王小明怒道『我才剛吃過飯、又不是豬、哪那麼會吃、、、、、
不過呢、如果在這種豪宅裡面喝個下午茶倒也不錯』
頓了一下、『英式下午茶、全套的、別拿個鳳梨酥打發我』

程程沒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更別說他是個警察了
不過他似乎真的知道了些什麼、為了這個不妨忍耐一下
程程請兩個警官到客廳坐下、然後到廚房吩咐上三份下午茶點
心念一動、叫管家過來吩咐了幾句話
回到客廳看到龍哥正襟危坐、坐著看剛剛問話的紀錄
王小明則是走來走去像隻猴子似的、
這裡看那裡摸、把些小東西拿起來看甚至聞上一聞
一會兒下午茶送上桌請客人上桌喝茶
龍哥有點拘謹的慢慢喝茶慢慢吃東西
王小明把杯子高高舉起來看是哪種名牌
『哇~Wedgwood耶!拿這種已經倒閉的名牌、配上一包五塊的立頓紅茶真是一種享受啊!』

程程笑了、手一拍、管家立即上前把東西撤走、換了一套上來
原來她想測試一下王小明、如果他品嚐不出來就當作是惡作劇整整他
大大的眼睛死盯著王小明看、心裡對這人重新評估一番
『這是Twinings紅茶、希望客人會喜歡』
『吐你紅茶?好啊、這牌子我知道、是英國女王莎莉依白二世最喜歡的嘛?對不對、我上次去巴黎的時候有去白金漢宮和她一起喝茶』
程程說『好了、裝傻到這裡一個段落
請告訴我是誰偷走了我媽媽的寶石』
王小明收斂起神經狀態、正色的說
『答案就在你心裡、失主、請你閉上雙眼用心地和你內在對話、一切謎團都將打開、答案將瞭然於心』
說完、就拿起一隻小湯匙、把空杯轉過去放著、用湯匙敲打杯子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程程有點懊惱自己真有十秒鐘左右以為他是說真的
雖然是短短十秒還是讓自己覺得自己是白癡、被他愚弄
『我真的很想打電話給你們局長、讓他親自來和你們對話』
王小明被電到一般站起來、椅子都被他推倒
『局長?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千萬不要、他女兒的肚子真的不是我弄大的、不、不是我、不、、、他老婆才是、、、、、啊~我怎麼可以說出來、那天我喝醉了、她她她就就就、、、、就爽啦』
龍哥有點緊張的制止程程、不是制止神經病而是制止程程
『不、不要威脅他、他會更誇張的』
沒好氣的程程『這還不誇張?』
龍哥點點頭、心有餘悸的表示更誇張的還很多
程程說『那要怎麼辦?』
『如果你想從他那裡問到什麼、你可以更客氣的跟他拜託, 客氣、拜託、不要威脅、施壓』
程程只有認了
畢竟按照龍哥這種傳統警察的做法、
只有把八個客人分別叫去警察局問話或者警察上門去都會引起喧然大波
這八個公子千金小姐都是國內超級大財團的三代四代
一傳出去的話不僅大家以後朋友沒得做、還會上八卦雜誌醜聞版去
現今這個『神』一般的警察似乎知道了什麼
不論有沒有用先問了再說
程程走到在客廳佯裝崩潰斜躺在沙發上的王小明旁邊
『先生、先生、可不可以請您告訴我你知道是誰偷了寶石嗎?』
『小姐、蘇格拉底說:我唯一知道的事就是我什麼都不知道!
我們在俗世中猶如一小小的、、、、』
程程不讓他繼續胡說下去
『你已經知道是誰了對嗎?』
『是的、我知道!兇手就是八個人之中其中一人』
程程已經在爆炸邊緣了、但還是強忍住
『請你指出是哪一個好嗎?』
『好、答案就是你最好的那一個朋友』
『是雅雯?為什麼是她?』
『因為小說都這麼寫的、女主角身邊最好的朋友、不是偷了她男朋友就是老公、這樣才有戲劇張力』
程程終於爆炸了、雙手伸出掐住他的脖子『你說不說、說不說、給我說』
王小明被她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