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條子與大小姐 三

王小明被掐到伸出舌頭呼吸困難
程程手一緩讓他喘口氣
王小明突然語氣溫和、神色冷靜的說話
『你這麼在意寶石幹嘛?
你追回來了、你爸媽也不會回來
你沒追回來、你爸媽其實也沒差』
如果剛剛程程是爆發
聽完這句話就整個崩潰了
『你懂什麼?你懂個屁啊?你什麼都不知道?』
她雙拳一直搥他胸口一直大叫
叫到後來變成爆哭
雙手抱臉 哭到不能自己
哭到一個段落慢慢停了下來
王小明對龍哥說『你要不要先走?她現在處於最脆弱階段最適合下手了
等一下就把她騙上床去、今晚我就不回去了』
程程聞言人一整個跳起來
轉過身不讓他們看到她哭花的臉
冷冷的說『你們請吧、不送了』
王小明一副痛不欲生的聲音
『媽的、早知道我的大嘴巴會害死我自己、到嘴的天鵝飛了』
說完學著青蛙、瓜瓜瓜的叫幾聲、邊嘆氣邊和龍哥走了
兩人開車來到豪宅大門口、大門卻緊閉不開
王小明下車叫警衛開門
警衛拿著聽筒和人說了好一會兒
停下來跟王小明說『請稍待一下、小姐要出來了』
不到三十秒一輛黃色保時捷衝了過來、在王小明面前不到一米急速停下
程程頭探出來『上車、我現在處於最脆弱的時候、你最好的機會了』
王小明說『可是我是個正人君子、絕不會趁人之危的』
龍哥從自己車上叫道『我先走了、你們慢慢玩』
王小明被放鴿子、不可置信地說『見色忘友這句成語原來是這個意思』
上了保時捷、王小明一副戒慎恐懼的模樣
『小姐、小的是第一次、笨手笨腳的、服務不周到的話還請多多包含』
程程白他一眼、開始在山路上狂飆
王小明大呼小叫了起來
『不要、不要開這麼快啊、我還沒娶老婆、我還是處男、我還想生十個小孩組一支足球隊
啊~媽啊~、媽媽我不想死啊、上帝我知道我錯了、我不該偷看隔壁大嬸洗澡、雖然她有來跟我收錢
啊~小姐你看路啊、不要看我、要看我上網download金城武照片就好了、我跟他長得很像啊、啊啊啊~
你再不停我就要尿褲子了、要尿在你車上了』
程程飆過山路來到黑漆漆的山上
停下車來、王小明東倒西歪的不住乾嘔但沒吐出什麼、
兩人對坐在路邊一個涼亭、王小明看著她微笑
程程有點尷尬轉過頭去看月亮
王小明突然想到『靠、你不是高中生而已、怎麼會開車?』
程程『我有美國駕照、美國十六歲就可以考照了』
『那東西在台灣能用嗎?合法嗎?你被逮捕了、轉過去雙手放在牆上、把內衣內褲都交出來、
罪名是危險駕駛和意圖謀殺英俊瀟灑的警官、這罪名很重的
如果意圖謀殺警察就是十年徒刑、
謀殺英俊瀟灑警官是無期徒刑』
程程完全不理他
幽幽的說『你怎麼知道我、、、』欲言又止、不知道該怎麼問
『你是要問我怎麼看出你是受虐兒童、
因為你的受虐不是在肉體上的、被忽略被遺棄是一種心靈受虐
你不被理解、不被關愛、不被接受、沒人鳥你、我是怎麼看出來的?』
程程搖搖頭、過一下又點點頭『大概是這樣啦』
『我怎麼知道的?很簡單啊、現在的父母親都是這樣啊、
現在爸媽只要不要看到自己小孩、多少錢都肯出啊
來、錢給你、小孩十八歲之後再帶回來就好了
哎~現在一堆人避孕也不會、生了又不養、不得已要養也養的不情不願、
你、根本不是特例!這社會至少有九十九萬個小孩像你這樣
不用活在女主角的悲傷氛圍裡享受折磨了
你還有趙無極、還有保時捷、還有Prada來陪你呢』
『人生不是只有錢來衡量好嗎?』
『是啊、問題是太多人要找錢來填飽肚子之後才有力氣來想自己和父母之間的相處有多不快樂
你可以直接跳到第二步應該好好珍惜自己的幸運了』
頓了一下『不是說你的問題不重要、或是你的悲傷不可憐
但是既然事實是這樣了、你也只能學會接受
你做的事情挽回不了什麼的、你自己也知道、只是被我說破了無法接受
與其活在你爸媽的陰影、不如去享受你的陽光
也就是說、、、、』
換上那副嬉皮笑臉的淫笑
『讓我們把握時間來享受人生吧、讓我教導你人生極樂』說著就作勢要去抱她
程程手刀要去切他的額頭卻沒切準、切到他的鼻子旁邊淚腺
王小明登時眼淚流了出來、怒道
『我全身上下最帥的就是這鼻子、你是嫉妒我的美貌是嗎?』
程程吶吶的說『誰叫你這樣豬哥的靠過來』
王小明說『你打傷人是不會道歉啊』
程程不甘願地說『對不起啦』
『說對不起有用的話、這世界就不需要警察了』
『那要怎樣?』
『至少讓我摸一下胸部』
程程很用力地踢了一腳、王小明閃過了
『不摸胸部至少要把保時捷借我開』
程程對於身外之物倒是很大方、
王小明從口袋拿出一個隨身碟邊放音樂邊開車
他一開始開很慢、熟悉車況之後慢慢加速度
然後邊開還會配合自己的音樂跳舞、哼唱
他的音樂多樣到有點怪異
有江蕙的藝界人生
有費玉清的千里之外
有恰克與飛鳥的Yah Yah Yah
也有電影配樂
程程聽了一下問到這是什麼電影
『蝙蝠俠、電影是第二集黑暗騎士最好看、不過音樂是第三集黎明升起最棒
我最喜歡的英雄人物就是蝙蝠俠了
不過你有什麼悲傷、痛苦、弱點
把面具戴上、把披風穿上
把自己隱藏起來就對了
你總會找到對抗惡勢力的方法
重點就是你的勇氣、智慧、和信念
當然更重要的是要有錢、有錢才有蝙蝠車可以開
有蝙蝠車才可以把到貓女、沒有車貓女根本不會鳥你』
說完開始在山路上飆速
程程不自覺的伸手去拉座位上的拉把
『坐在副駕駛座感覺說會怕對不對?
所以說自己的命運還是自己掌握才不會怕』
程程突然問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是誰偷寶石的?』
王小明等到音樂換成莫札特才輕輕地說
『我都跟你說了、你就是不信』
『你只有胡說八道而已』
『嘿嘿、是嗎?
答案真的就在你心裡啊
你為什麼在朋友離開之後會心血來潮去翻你媽的抽屜檢查
因為有個客人的行為讓你覺得怪怪的
如果讓我猜、
應該是有其中一人在離開時一直講電話
手機拿著一直廢話在躲你的視線
因為現代人講電話是最自然最常見的事
你覺得很正常但是又好像哪裡不對所以才會去檢查』
程程心裡一嚇、全被他說中
『那個房間沒有被翻過的跡象
所以說那是知道東西放在哪裡的人去拿的
而且沒有指紋、所以那人應該是事先準備手套
換句話說一定是和你最熟的人
環境熟又有機會常去所以才能計畫好一切
然後動機一定不是要偷錢
因為你家有太多東西太容易拿了
也因為那堆人個個都是富豪後代、錢就像空氣一樣垂手可得
要錢的話偷這個也很笨因為銷贓不易
所以動機不外乎憎恨報復或者年輕人之間的愚蠢打賭行為
女孩之間的恨通常來自嫉妒、
像我會去討厭郭台銘但是我不會去嫉妒郭台銘
因為我根本不認識他嫉妒他沒意義
會去嫉妒你、你的家庭、你的母親一定是你的好朋友
天天看著你的那種人才會
這寶石對你母親有什麼重要性或者什麼特別的意義
偷了它可以製造出某種象徵的傷害
大致上就這樣、
我是不是已經都說了呢?
是你自己悟性不夠不能怪我啊』
『你那種神經病說話會有人聽得懂就有鬼』
王小明帶著哭腔『
真的很神經嗎?我只是想要帶給大家歡樂、難道有錯嗎?』
程程沒理她
『我應該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等下開房間嗎?你先把衣服脫掉然後去洗個澎澎、然後換我
因為是第一次、如果一起洗的話會有點監介、、、、』
『靠腰、我是說寶石啦』
『寶石怎麼了?』
『我該去找她把東西要回來嗎?』
『還想要那個朋友嗎?』
『我不知道』
王小明眼看著馬路說
『你只要再開個派對就好了、把同一批人再找來、然後跟其中幾個說、你想要玩換裝遊戲、想要裝扮成公主、你不知道如果穿公主裝應該戴紅寶石好還是翡翠好
反正重點是女生們在我媽那間房就一直換裝一直跳舞
大家供安訥好不好?
這樣寶石應該就會被放回去了、如果沒有的話就再想別的方法吧』
後來又莞爾一笑『不過這樣可能有個風險』
『什麼?』
『可能換成藍寶石被偷或者是黃寶石』
程程默然、過一下說
『你剛剛根本是叫假的對不對?你開快車技術根本超強的、
一路跑下來駕輕就熟、搞不好你玩的跑車比你玩女人還多?』
『喂喂喂、我是跟你很熟是不是?亂講話小心我告你毀謗啊』
這時音樂變成Adele的someone like you
『你的音樂怎麼這麼多變啊』
『跟你家的擺設一樣啊、什麼風味都來一點、充分展現了有錢人的霸氣』
『你是要說暴發戶是吧?』
『你家哪是暴發戶?已經富了三代以上了吧』
『有錢但是沒有品味、對吧?』
『我一個字都沒說』
『沒說卻是這麼想』
『我什麼都沒想、、、、除了一件事』
『什麼事?』
『我餓了』
程程也餓了、但是王小明不知道開到什麼荒郊野外、
全部黑漆漆的一片、哪有餐廳吃飯
王小明又開了一陣子、來到一間很舊的老房子
下車勾勾手叫程程一起進去、那人家大門根本沒上鎖、一推就開了
摸黑開了燈左轉右拐進去人家廚房
東西擺的亂亂的
還好地方但是還算乾淨的
昏暗的燈光中王小明找出了兩包泡麵要程程煮開水
程程扁扁嘴『我不吃泡麵』
王小明嘻嘻一笑
『這不是泡麵、這是仙丹、吃了會變仙女的、不吃也會變仙、因為餓死了也是仙
看你要做飽仙(保鮮)還是餓仙(餓先)、吃東西還能表現國文”造紙“我真是了不起』
程程看也沒選擇只得乖乖煮開水
突然有個人探頭進來廚房、看是王小明罵了一聲
『幹、三經半夜、鬼鬼重重、你是想嚇死人啊』
手裡揮舞球棒『差點就打得你頭破血流』
『先生第一、那個字念鬼鬼祟祟、
第二你這地方是有任何一個東西是值得人來偷的嗎?』
那人似笑非笑的『林杯要去睡覺了、不跟你廢話了、我們做事人要早早睡』
『日本諺語說、不要為了省錢提早上床、你可能會生出雙胞胎』
『吹氣娃娃要是生得出雙胞胎我就把母女都、、、、那個了』
『請注意在場有未成年少女、您的言行已經涉及到淫猥罪了』
那人笑笑『深夜帶未成年少女進行滿足生理需求的行為、算是什麼罪?』
『滿足生理需求?』
『吃飯啊!吃飯不是滿足生理需求的行為嗎?』
說完那人離開
王小明東摸摸西摸摸拿出一堆東西丟下鍋
有雞肉、有魚肉還有幾種青菜、最後再丟泡麵下鍋、只丟泡麵沒有調味粉、調味粉都丟掉了
『這種超級豪華又養生的泡麵就算是有錢人也很難吃到吧、
雞是天然的放山雞、魚是海裡撈上來的、青菜是用人尿人屎灌溉的、
健康的不得了』
隔壁在睡的主人罵道『誰用人屎澆菜、你不要傷害我們有機蔬菜的信譽』
『那你的人屎都丟去哪裡?』
『丟去餵雞餵魚啊』
程程剛好夾起一塊魚肉、看著它猶豫一下下、還是張口吃了
『你都專門結交和你一樣胡說八道的傢伙做朋友?』
隔壁聲音又大罵『喂喂、小姐、拿我跟這人比較、小心我告你妨礙名譽』
『果然是朋友、廢話都說的一模一樣的』
王小明和程程享受泡麵大餐之後
煮了杯咖啡放進保溫杯之內就又出發了
一路跑到蘇澳、
在五號國道上、程程說『想飆車就跑吧、罰單算我的』
王小明『那我不客氣了』
保時捷果然不同凡響、油門輕輕一催就衝到230公里了
程程不太客氣地說『你會怕啊?我隨便都飆到二百五十以上』
王小明笑道『有錢人果然都是不會死的、我們沒錢人比較怕死』
等到音樂變成貝多芬的田園
王小明說『飆車不是為了看那數字、而是要學會享受一種人車合一的快感、
車子在掌控之中得到滿足
由此進入另一種境界、一種和神對話的境界
在突破空氣的障礙中接近了神
神則告訴我、孩子啊想死還太早了、你還有事要去做啊』
『什麼事?』
『讓自己高興的事、讓神高興的事、讓世界更美好的事』
『比如說?』
『比如說、看日頭從太平洋升起』
說畢兩人下車坐在海邊看日出
程程覺得很愉快
一種很久沒有、幾乎可以說在她心裡從未有過的安心感覺
王小明脫下唐強生式的外套給程程穿、自己則冷得一直灌咖啡
程程想想覺得不好意思有點害羞的說『只是取暖、沒有別的意思喔』
人靠在他懷裡
『怎麼這麼害羞、你們有錢人不是都有很多經驗』
程程說『什麼經驗?』
『淫蕩的經驗』
程程給了他一個肘擊
『很痛耶』
『不痛、打你幹嘛』
『那你經驗多不多?』
又是一個肘擊、以及之後的一聲喊痛
程程幽幽的說
『我想我那個好朋友
大概是因為有個男的好像對我有意思而她對那個男的有好感、
所以才偷寶石洩憤吧
至於那個紅寶石
我如果沒記錯那應該是某個慈善基金會的投標品
我媽硬要我爸標下來
那時我好友的媽媽好像也叫他老公競標
大家應該是有點開玩笑的亂喊標
最後是我爸出價最高
結果很扯的、我媽回家就跟我爸吵架了、吵一吵寶石就丟到抽屜去了
有一次我和雅雯在我媽梳妝台邊梳頭邊聊天時打開抽屜才看到
然後我邊和她說話聽邊把東西收到盒子去
只是事情已經過去一年超過了、
不是你提醒我、我根本不記得了』
『那你對那個男的沒什麼感覺、對不對?
你還鼓勵好朋友要就撿去配對不對?這種行為嚴重刺激到人家』
『好像、大概是這樣吧、我對同年齡的男生一向沒什麼興趣』
『這叫戀父情結啦、你就喜歡我這種成熟、穩重、思想周詳的男人』
『你絕對沒有』
『沒有什麼?』
『成熟穩重、而且如果我有戀父情結也絕對不是因為我爸、我比較崇拜我爺爺、
爺爺才是我家的真正重心、我爸是個永遠長不大的花花公子』
『我想花花公子雜誌應該派人來採訪令尊才是』
『其實我早就看開了、只是內心深處還像小孩一樣在期待著聖誕老公公、
期待我的家庭有天會正常點』
『哈哈哈、告訴你個秘密、我就是聖誕老公公』
『那我要個正常的家庭、你會給我嗎』
『哦、麻煩你像個正常的小孩要個腳踏車或是芭比娃娃』
『那你這個聖誕老公公能做到什麼』
『我跟你說一件事、老天爺給你的是你需要的、不是你想要的
我、也是一樣、能給人沒有他會死的東西、而不是給人他想要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