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9日 星期四

條子與大小姐(四)

看完日出、兩人在蘇澳巷弄裡鑽來鑽去
王小明好像跟誰都熟、連續好幾個朋友從家裡端出小菜來請他們吃
一毛錢也沒花就吃得飽飽的回家
還沒上高速公路就發現沒油了
王小明大驚
『什麼?保時捷要加油?這麼貴的車還要加油、媽的、死德國人搞屁啊』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消息、
更恐怖的是程程說『我昨天匆忙出來沒帶錢、你先幫我墊一下油錢』
『有錢人不是簽名就可以了嗎?石油公司不都是你們的嗎?』
『回去就還你啦』
『為什麼要加98、加92就好了啊、比較便宜一樣也可以跑啊、加一千幹嘛、加三百回得到台北就好了啊』
程程連續白了他幾眼、叫哭喪著臉的他做司機開回家
回到台北家門口、程程從睡夢中醒來、王小明已經離開了
問了家裡警衛才知道、他吩咐過警衛看著她就走了
程程回自己房間睡覺、
邊睡邊回想和王小明的談話、嘴角不自覺揚起了、睡到下午才起床
想到王小明昨天耍寶的動作、心血來潮在網路點了鐵獅玉玲瓏來看
一看就不得了連看了幾十集不停看下去
笑到管家多次進來請她吃晚餐才把她請出來
笑到半夜想到王小明、忍不住打電話給他
想不到居然是空號
以為自己撥錯了再仔細一看0980-078 978
他昨天是這樣跟他講號碼的啊、怎麼會是空號
想到他給號碼時詭異的微笑、把電話號碼連續唸了幾遍
英語比台語好上一百倍的程程覺得好像上當了但是又不確定
撥了一個男同學的電話問他這號碼台語怎麼念
那男生平時哪有機會接到校花電話、半夜一點睡到半夢半醒
還以為自己做春夢、接到校花電話卻是要問他台語
那男生一時不假思索衝口而出『你雞掰就機掰』說完知道大事不妙
果然程程語氣一冷說聲道謝掛上電話、氣得大罵、
電話立刻撥到王小明的分局去想找人算帳
撥了電話才想到自己好像根本沒問過人家姓名
電話已經通了、
她吶吶的問道『對不起、我想請問一位警官、竊盜組的警官先生
抱歉我忘了他的大名、不過他的外型很特別、、』
她形容沒兩句、對方就說『你要找王小明啊』
王小明、真的假的、這麼菜市場的名字
警局那邊繼續『是不是要投訴他啊、您是被他毆打、騷擾、還是性侵』
程程呆住了、這人這麼壞啊、
對方繼續『如果你是和他感情糾紛請自行找他解決、本警局不負責警員的私人問題、還有問題嗎?』
程程直接掛上電話了、心裡直想這個傢伙真是個王八蛋
本來不想要再想這個人了
但是不知怎的心裡就是一直想到這人一堆莫名其妙的言行舉止
一想到了就忍不住直笑、學校同學被她嚇到好多次、
從來面無表情的冰山校花居然會無緣無故的一個人傻笑
音樂課練琴時老師也讚嘆她、終於學會把感情在演奏中了
幾天後她決定照王小明建議、辦一個公主王子宴
除了之前聚餐八個朋友之外、又多挑了六七個人
然後在多方放話、
確定雅雯絕對知道到時她會戴上他媽媽各式各樣珠寶
果然雅雯上鉤
不斷地來跟她說想要先去她家試服裝幫忙佈置場地
程程都不能破壞驚喜為由拒絕了、
雅雯急到有如熱鍋上的螞蟻、她看了得意在心裡
派對前一天程程忍不住又打電話找王小明、想要請他來一起參加派對
這次她想好說詞了、就對接電話的警員說
上次來家裡辦案時王小明他把一些東西掉在她家了
這次換了個女警察接電話的『王小明?他已經沒在這裏了、他被調走了』
『怎麼會這樣?』
『怎麼不會這樣?他一天到晚得罪官、不惹那些官生氣好像就不開心、跟他說多少次也不聽、沒被調到綠島蘭嶼算是運氣了、只是被調到三重算是很近了、
不過真的很爛啊、那些官居然把他調去當交通警察、哼、那些混蛋』
『交通警察?會不會太大材小用?』
『你才知道、沒辦法啊他就那個臭脾氣、看到官狐假虎威他就一定要去惹麻煩、
署裡大官下來視察、主官三申五令要警局全員整齊制服、
那個王小明穿了件大象服站在門口敬禮大叫長官好
大象服看過沒有、就GTO漫畫裡面那個鬼塚老師穿的、那個雞雞那裡就是大象鼻子
我們一看之下先是傻了後來笑到瘋了
結果呢?哈哈哈、笑不出來了』
程程在腦海裡想了一下那畫面、決定等下要去找那套漫畫
『他被調走不是很好、你們不是會少掉很多投訴』
『誰跟你說的、才不是那樣、王小明是多少人的救星啊、
投訴他的絕大多數都是欺負善良百姓的混蛋、
他都是替老百姓出氣、想辦法去討公道
那些地痞流氓、混蛋人渣被他欺負之後心有不甘
無聊之餘就會打來投訴好不好、
什麼性侵啦、搶劫啦、偷竊啦都是胡說八道的、
一旦要成案叫他報姓名身分證字號就掛電話了』
原來如此、程程不自覺的高興起來
繼續和這位熱心的女警聊了半個多小時、不過還是沒問到他電話
這個歐巴桑小姐女警雖然話多不過還是有限度
程程很高興還好自己心目中的好警察不是真的壞蛋
雖然還是沒能請到王小明來參加派對
電話打完當晚熬夜把整套GTO都看完了、那段大象裝噴水的白爛戲碼讓她大笑
笑聲大到又把管家嚇到跑來敲門問她怎麼了
她笑到流淚起來給管家開門直說沒事
管家看著她溫柔的笑
『小姐你最近好開心、不是以前那樣永遠繃著個臉、我看了也替你高興』
程程心裡甜甜的回去繼續看漫畫
心裡想著如果明天能找到他來參加派對不知道有多好
派對一切進行的很美好
程程要換第二套服裝的時候就看到紅寶石項鍊被塞在抽屜的角落了
心生報復的程程故意把雅雯有好感的那個男生拉著一直跳舞
連跳了四五隻舞、不給別人任何機會、把那男生迷的心醉神迷
幾乎要把心肝都挖出來獻給程程以示忠誠了
而程程回房換裝之後就變張臉出來、
一副完全不認識那男生的表情、連笑都不對他笑一聲
這種權力的展現只有女生才懂
而男人——這些犯賤的男人只有任人魚肉的份!
派對完滿結束第二天放學、程程要司機到三重埔去繞一繞
司機有點傻眼『小姐、你要我繞哪邊』
『隨便、就大馬路隨便繞一繞』
司機不再多問、就從高速公路下去、剛下交流道在紅綠燈前
司機就啊的一聲
程程問『怎麼了?』
司機帶著疑惑又驚愕的聲音『有個交通警察在馬路上跳舞』
程程一聽喜出望外、知道找到人了、果然探頭往前一望
王小明穿著交通警察的制服、
在路中央扭來扭去、這邊跳那邊跑的、好像站在舞台上表演一樣
程程忍住笑要司機開到路邊、大大的賓士車停到路邊紅線上、
王小明進一步退三步、又進又退又轉圈走過來敲司機玻璃
『你你你給給給給我滾、滾滾滾、滾得遠遠遠遠、不不不不然就給你開罰單』
好像在唱Rap
司機沒有開窗戶、反而是後面窗戶降了下來
程程帶著怒氣聲音問道
『請問警察先生、這支電話不知道你熟不熟、控巴控控里機掰就機掰 』
程程練這幾個字練了好幾天、終於能說的順暢
王小明見到是她、開心的大叫
『哎呀、這不是大小姐嗎?我好想你啊、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們這麼多年沒見居然能在茫茫人海中再度相見、注定了我倆姻緣天註定啊』
這麼多天沒聽到他廢話、一聽之下居然有點高興
程程不禁有點氣自己沒志氣居然會喜歡聽這種屁話
這邊還沒回話、王小明手壓著耳機臉色一沉、好像聽到什麼重要訊息似的
程程還想跟他說話、他手一擺叫她快點離開
程程有點不爽、多說幾句話會怎樣
王小明人快快走向對面車道把整排車子都擋了下來
斑馬線前的第一台車很不爽的對他抗議
王小明回吼了幾句『重大車禍啦、讓救護車先過啦、墊墊啦、讓出道路啦』
然後人走到第二輛車解釋了幾句
然後第三輛是台賓士G-Class的大休旅車
王小明人走到副駕駛座拍窗戶要司機降下窗戶說話
司機只降一支筆的細縫
王小明說『前面重大車禍、有救護車要過啦、稍微等一下』
副駕駛座上沒人坐、但是後座有三個人、兩個男的坐旁邊中間坐個女的
王小明說完話、司機要升上窗戶、王小明阻止住他
『喂、怎麼有酒味、你喝酒是不是?還有這什麼煙味?你拉K齁?下來、通通下來、吹氣檢查』
這時後座右邊窗突然降下、竟然一隻手槍伸出窗外
王小明早有準備身子閃開、抓住男子的手用力一扭
手槍已經被王小明奪走
賓士後座左方男子見狀急忙掏槍射擊
王小明並沒有放開後座右方男子的手
拉住手硬扯、急速蹲下
後座右男上半身被他扯出車窗變成人肉盾牌被同夥的子彈打中
男子的手臂已被王小明拉斷、後面又中同伴一槍、疼得哇哇大叫
賓士司機此時轉身掏槍向右後方射擊
王小明放開已經中彈的後座右男
快快閃到車後方去
掏出自己配槍、左右兩手各持一槍
他半蹲著用一支手槍用力拍打後車車窗、果然車上兩人聞聲就往車後射擊
王小明就是料到歹徒會開槍才拍後車窗的
拍車同時就輕輕一躍、躲到車子左後方的視線死角的地上、舉槍瞄準車門
果然司機開了幾槍之後、
正後方被自己同伴擋住無法開槍、急著要下車看打死這傢伙沒
開車門、身體離開車、腳才剛著地、王小明已經連開四槍把他擊斃
剩下最後一名車後座左方男子
又急又怕又慌又不知所措
叫了兩個同伴沒有回應想下車又不敢
此時王小明已經繞到已經打開的前車門前蹲著等第三個匪徒下車了
而程程在匪人開第一槍時就不顧自家司機反對下車跑過馬路這邊
躲在賓士車後第三輛車後面、觀看整個槍戰經過了
此時王小明看到她
沒有婆婆媽媽的叫她去躲起來而是跟她做手勢
要她把鞋子脫下來丟向賓士車
程程看懂了、脫下鞋一丟結果沒中掉在車前一米不到地上
王小明嘴型做咒罵狀
程程也回個髒話嘴型、再脫下另外一鞋走向前幾步丟第二次
這次命中車頂
車內匪徒還是一樣笨、聽聲音就開槍
不過濫射結果就是子彈沒了
王小明快速起身從駕駛座把槍伸進去對準後座左方的匪人腦袋
『想不想看腦髓炸開的畫面、把槍舉起來讓我有藉口開槍、拜託你了』
笨匪徒張目結舌幾秒就乖乖丟槍下車趴在地上讓王小明讓他上手銬
上完手銬王小明去看後座中央的女孩
女孩十二三歲左右
看來呆滯狀態不知道是被下藥還是嚇壞了
王小明把她抱下車、看她衣衫不整不知道有沒有受過凌辱
想到這裡王小明在經過趴在地上匪徒身邊時
賞了他後腦袋一腳、壞人登時口鼻血流如注
王小明殘忍地笑一笑
『怎麼會有人想要廢死刑呢?看你們這種人渣死掉、我覺得渾身舒暢充滿快感』
程程此時已經穿好鞋等在一旁
王小明把女孩交給她抱
三人走到旁邊的7-11外的長椅上坐下
程程一時說不出話來想了一下才問
『你怎麼會知道要攔下這兩輛車』
不知道是不是槍戰過後心情不同、沒有屁話滿嘴王小明就直接解釋
『這是議長女兒啦、中午過後在去安親班路上被綁架了、
這在警察無線電裡面有呼叫過、要注意可疑車輛
啊議長副議長兩方人馬最近有因為生意不愉快所以鬧起來了、
昨天已經有人開槍火拼了、今天就綁人家女兒了
我跟你講話的時候就有人通報說有輛可疑車輛過來、所以我就注意了一下
這車看到警察就減速、實在很笨、
超速的人看到警察會減速是很正常的
但是車速不快看到警察還減速就很奇怪了
尤其是副駕駛座不坐人、後座卻坐滿三個更是怪異
不攔他我就不該當警察了
何況、唉~不知道是靠勢過了頭還是單純笨
這車跟著副議長那夥人很久了、我剛調過來就在議會附近看過好幾遍了、
居然用這車做壞事、實在太扯了』
說完王小明想到什麼似的跑去打開休旅車後車廂、一看之下臉色大變
程程放下議長女兒湊過去看
看到的是麻繩布袋和鋤頭鏟子
程程一看也懂了、覺得既噁心又厭惡
這群人表明了是要殺人埋屍
王小明見她過來趕緊牽著她手回到小女孩身邊不敢再給她落單
程程手給他牽著覺得很溫暖
這時一個高級警官之類的人物帶著一堆跟班之類人物急急忙忙過來了
衝口就對王小明說『你還杵在這裡幹嘛、為什麼不去指揮交通、還不快去』
變了個一百八十度的笑臉對著還穿著制服的程程說
『您一定是議長千金了?有沒有受傷啊?有沒有嚇到?』
程程說『我真的被你嚇到了』
王小明笑了出來
那高官轉頭怒容滿面的瞪他、他還是白目的大笑
笑聲未止、突然王小明一跳撲向前把程程和小女孩抱住推倒在地上
背後槍聲大作
兩個人共騎一輛摩托車連開七八槍把三個綁匪全數幹掉滅口
被王小明上手銬放在地上的那個被開了四五槍
其他兩具死屍也各補一兩槍確定死透、槍手完成任務揚長而去
王小明看著兩個人離去
轉頭一看趕來爭功的高官嚇到坐倒並且尿褲子了
王小明立刻恢復那張機槍嘴的死樣子『您有沒有受傷?有沒有嚇到?』
大官見笑轉生氣正要開口大罵
一個中年男子衝的飛快跑過來一把抱住自己女兒
兩人緊抱一起放聲大哭
哭了一陣王小明跟他說『議長你還是快點走吧、不要在外面走動了』
這時七八個保鑣小弟才氣喘吁吁地趕到
議長看著王小明還沒說話、王小明手指著他身後
議長回過頭來、心頭火起
看到的是一輛賓士S500開過來、
後車窗慢慢放下來、副議長帶著幸災樂禍的微笑跟他點頭
議長雙眼冒出憤怒至極的殺氣
王小明手放在槍套上緊盯著兩ㄒ人
副議長的車慢慢開走了
議長回過頭來對王小明說
『我先帶女兒回去了、我不會忘記你的、你等著』
等他上了車、
王小明回頭對程程說
『他為什麼不能說謝謝就好、這樣聽起來好像別的意思、好可怕』
程程說『你要回警局嗎?我有車可以送你』
王小明笑了
『我想如果警察知道他開槍之後要寫那麼多報告、
應該寧可讓壞人逃了都不會想開槍還擊、我等下應該會寫報告寫到手抽筋
這樣好了我去跟他們說一下、你等我、我們先溜去吃個飯』
兩人坐著程程家的賓士車到隔壁巷子的小牛肉攤
髒髒亂亂的但是東西很好吃
程程問『你剛剛是聽到什麼聲音、要把我們撲倒』
王小明正色說『沒有啦、我是槍戰之後突然引發性饑渴、想在路邊就先來一下』
程程說『我覺得認真跟你說話的我實在很白癡』
王小明『親愛的、那不是你的錯、大致上跟你的父母比較有關係、
畢竟有錢人的財富太多會造成基因突變』
程程伸手想打他、他縮頭舉手做防禦狀、程程趁隙把他腰上手機搶過來
王小明臉色有點不高興但程程不理他
拿來撥打自己電話、拿出自己iPhone看了一下、確定電話號碼後還他
瞪著他『這樣我就不用再被人說是078978了』
『誰啊?誰那麼沒水準?你跟說是誰?我把他找出來』
『哼哼、我這輩子還沒給人這樣玩弄過、從來沒有跟人要電話還被耍的經驗、
我是要打電話跟你說、紅寶石成功找回來了、你的計畫很成功』
王小明一副癡呆狀『紅寶石?』
又一副想起來的晃然大悟狀
『哦、那個啊、找回來了啊、恭喜恭喜、是不是掉在馬桶?』
程程有點想發脾氣又懶得再說下去
『總之想跟你說一下還有要還你一千塊、免得你給我記恨』
王小明笑笑、突然靜默下來
『怎麼了?』
『沒事』
『你還好嗎?』
『嗯、說實在的、不好』
『怎麼了』
『沒在現場的人要我跟他形容、我會覺得很為難、因為說了也不會懂
在現在看過全程的人要我跟他形容、我覺得更是為難、因為一同經歷過那麼刺激的生死經驗還要用語言、完全是多餘』
『你難道不能像個正常人的說、打死了兩個人即使像你、這麼堅強又這麼會裝白痴的奇才也會有快發瘋的感覺』
『如果你一開始就說這句話不是不需要浪費篇幅浪費時間又浪費口水嗎?
口水可以拿來親嘴、親嘴搞不好可以讓我沸騰、痛苦的情緒得到些安慰』
程程站起來
王小明以為她要走了
想不到她竟然抱住他的頭、在他嘴唇點了一下
王小明有點受寵若驚、不知所措
看到牛肉攤老闆和隔壁桌客人都停下來觀賞好戲、罵他們『看三小』
老闆說『你們當我們死人就好了、不用理我們、繼續』
王小明回過頭來作勢要抱程程『親愛的、我們繼續』
程程頭也不回地走出去上車了
王小明追出去
程程坐在車後座讓出位子示意要他上車
王小明先把一盒牛肉炒麵拿給司機
剛剛他請司機一起用餐、司機以馬路太小沒地方停車、人不能下車拒絕了
而王小明在生死關頭過後居然還記得給司機一個飯盒、
程程大小姐對這人的印象更是加分許多
車子開出到了路口停在紅燈前
王小明拉下車窗把程程還他的一千元拿出來塞給路口叫賣玉蘭花的歐巴桑
把她整籃玉蘭花拿過來倒在程程懷裡、然後把籃子還給歐巴桑
人下車『趕快回去吧、謝謝你今天的幫忙、我忙完了打電話給你』
賓士車開回程程的豪宅
程程一路無語、快到家前問道
『陳叔(她想了兩分鐘才想到他姓什麼)你當司機多久了』
『十五年』
『跟過幾個老闆』
『五個』
『有幾個老闆曾經約你下車一起吃飯』
『一兩次、就吃人家結婚喜宴的那種會邀我一起』
『有幾個老闆曾經上車時拿飯給你吃』
『塞錢給我的有、拿飯給我吃的從來沒有』
『我爸曾經、、、算了、不用回答』
想也知道自己父母絕對不會對下人做類似行為的、
他們連自己小孩都不管了、還管下人磊
程程抱著一堆玉蘭花下車、跟司機陳叔說『送你一朵』其他的抱回房間
聞著花香回憶今天的驚險經過
到了半夜十二點剛過王小明傳簡訊來了
『睡了嗎?睡了就晚安安、我也要去睡了、可惜不能一起睡、不然可能會比較好睡、跟你說個好消息、、、、算了打字太累明天再說』
程程立刻回撥電話、
『還好你打來了、就怕沒打來我明天還要打給你、到時要浪費我電話費』
『打電話給我是浪費嗎?』
『不、我不是說打給你浪費、我是說打給任何人都浪費、
因為電話公司都是有錢人擁有的、有錢人你知道吧、
就是你叫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叔叔伯伯姑姑姑丈阿姨姨丈嬸嬸、、、
嬸嬸老公是叫嬸丈嗎?
啊不是嬸嬸的老公是舅舅
你知道我到幾年級才搞懂這個嗎?
國中二年級之後才搞清楚
那時發誓要當外國人
所有親戚只要叫aunt\uncle就好了、不用這樣磨死人』
程程打斷他『你不要這樣繞來繞去就不會浪費電話錢』
『沒辦法、這是我個人風格』
『我餓了』
『餓了去吃飯啊、不然去7-11啊、全部化學元素表都包含在內的化學合成品啊』
『我想吃永和豆漿』
『 那就去吃啊』
『你陪我』
『好啊、那有什麼問題、你先打電獲給我秘書約時間、
然後我跟我助理開會的時候會提出來討論、
等到我們定好服裝、菜色和主客陪客名單之後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八個月後我們就可以一起吃了』
『現在開始算、 一個小時後見』
『哈、很幽默、我有笑了、謝謝、請下一位笑話大賽參賽者上台』
『我不管、如果你不來我就等到天亮』
『要等你自己慢慢等啦、林杯要回家睡覺了』
『不管、你一定要來、我等你』
王小明深呼吸一口、程程聽到一陣炙熱的沈默、
他用種未曾有過的冷漠怒氣平靜地說
『小姐、你要知道一件事、
你們玩完了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去蒙地卡羅坐遊艇曬曬太陽
然後邊喝一杯一萬的香檳邊和全身都做過整形手術的閨蜜怨嘆
當初為什麼會看走眼、
和窮小子的這段苦澀中帶著甜蜜的不該有的戀曲有多麽哀怨
最後結論就是如果不是十億身價小開的男人不配活在世上
接著晚上在賭場裡輸掉一百萬美金當作消遣
睡一晚十萬英鎊的房間還嫌太便宜沒有辦法顯示你的品味
而我們這些讓你們玩弄過的白癡則要繼續過著苦哈哈的生活
清掃你們的大小便然後再被你們嫌髒
說真的、
要不要省下麻煩、跳過這段你認為好玩的過程直接發我好人卡
告訴我夢幻是美麗的、現實是殘酷的、
窮人就該知道自己的分寸活得安份守己
你則可以安安心心地回到天龍人夢幻世界去
享受那個受到馬克思譴責批判詛咒的資本主義天堂』
程程想說什麼但是只能沈默、
王小明小聲說『對不起』就掛電話了
過一下王小明接到簡訊
『我只喝過一杯一千(台幣)的香檳、如果有一杯一萬的記得介紹一下我請你!
我沒有玩玩的意思、
我對你有只有強烈的感覺
想要接近你來確定這段愛情的美麗
至於你是不會被發好人卡的
你不是好人、你是個混蛋!
我一個小時後在永和豆漿等你、笨蛋!
ps 我從四歲開始自己的大便自己擦、屁股不會留給你洗的』
一個小時又十分後、程程站在永和豆漿門口她的黃色保時捷旁邊
有點氣自己幹嘛這麼委屈
對於王小明她已經多次破例了
主動打電話找男生甚至跑去找人、
自己主動給人電話、
還這樣不顧他放話不來情況下強迫約會
現在還一個女生深夜站在路邊等人、
這傢伙會不會真的不來啊?我真的要屈尊降貴等到天亮啊?
程程想想自己這輩子真的還未曾為男女感情煩惱過半次
都是男人隨她蹂躪、要圓就圓要扁就扁、
她不曾為人動心更別提為誰在意過什麼了
想到有點心煩的這時、
幾個年輕人喝完酒還吃宵夜走出店門口看到正妹跑車
一陣嬉笑喧嘩、幾聲口哨聲、其中一個比較醉的趁著酒意上前調笑
『妹妹怎麼一個人這麼寂寞?帶我去兜風吧、哥哥陪你坐保時捷』
程程聽到『一個人』三個字心頭火起、那股沒地方發作的怒氣就朝他噴射
『滾去一邊死、死之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鬼樣子先』
這群人一聽之下有的笑、有的罵
帶頭那個臉拉不下來向前擠到程程身邊來了
『美媚很兇哦、讓哥哥看看身材兇不兇』
程程正準備擺出空手道課學來的預備出拳姿勢
突然這群人一個拉一個、瞬時間拔腿就跑了
程程猛的回頭一看、果然是王小明到了
程程心裡大喜過望、嘴巴還是不饒人『都是你啦、遲到了害我差點被人欺負』
王小明已經換回他那套唐強生的邁阿密服裝
一副嘲諷的笑意
『被欺負?好像跟事實不符!我覺得那群人是被某個洽查某挑釁的』
『你在這邊看多久了?你是躲起來看我對不對?』
『是啊、我聽人家說要等到天亮、我打算坐在那裡計時看看是不是說話算話、
結果十分鐘不到就一臉大便了』
程程這時心花怒放、什麼都不計較了
兩人進去喝豆漿吃宵夜
『你剛剛在我背後做什麼動作?他們為什麼一下就跑了?』
聲音放小『是不是掏槍?』
王小明也放低聲量湊近跟她說
『是啊、我剛剛把褲子拉下來、他們一看到我的雞雞、就嚇得抱頭鼠竄了、
你知道的、像我這種長槍神器不是一般人類會擁有的、哼、嚇死他們』
程程白他一眼
『通常這種口頭上不斷唬爛的吹噓是因為事實呈現完全相反現象』
『為什麼我認真說話的時候都會被人家誤會是在唬爛呢?
而唬爛的時候都有人跑出來跟我認真呢?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難道要我重新比一次剛剛動作嗎?
那你注意看好了、不要興奮到暈了過去、
最好拿支尺來量、有數字才會精準、、、』
程程決定還是跳過這話題
『今天後來怎樣了?有被找麻煩嗎?議長有幫你忙嗎?』
王小明手撐著下巴『我準備要放大假了』
程程很關心『你不是被、、、』
『被開除啊?不是啦、要開除公務員不是那麼簡單的、
你要得罪馬因酒郝龍斌這種超級大婊官才有辦法火速被開除
現在算是黑社會雙方進入火拼期、長官怕我被捲入戰火
叫我滾得遠遠的、不要連累到其他同事
他們就怕黑社會殺手開機關槍掃射我的時候把整間警察局都給波及了
所以安排好晚上十二點要我上漁船連夜逃到上海、
不用擔心我、我已經定好當地酒家、包了一打小姐伺候
在總統套房連續一個月夜夜笙歌酒池肉林花天酒地淫亂人間、、、』
程程有點生氣『你一定要用屁話來回應我的關心嗎?』
『我好感動、你原諒我、我們走吧、到我房裡繼續你的關心』
程程生氣『去死』站起來要走了
眼睛餘光看到王小明嘴角一抹勝利的微笑
停住腳步一把扯住他『好啊、走啊、就去你房間』
王小明說『不好吧、我老婆小孩都在家裡、這樣會打起來啦』
程程伸手到他口袋搶他皮夾
王小明有點不高興
『你今天搶我手機我已經沒跟你計較了、你還搶我皮夾』
『我不親眼看過絕對不信你叫王小明、你一定是騙人的』
身分證搜出來、真的寫王小明、配偶欄則是空白的
『老婆?小孩?』
『是這樣的、我們先有後婚、婚禮辦了、忘了去登記』
『好、我到你家去拜訪王太太』
『現在都幾點了、你麻幫幫忙、再急也要忍住啊、沒看過你這麼飢渴的小三』
程程真的生氣了、伸手打了他一巴掌
王小明撫著臉大叫
『你幹嘛打人啊、我們說好是三千的啊、怎麼可以因為我太慢出來就漲一千』
整個店的客人都靜下來看著他們
程程覺得實在太丟臉了、低著頭衝出門外去
王小明以為計謀得逞有點得意的慢慢出去
一出門就被人從後面捶打
程程打鼓般的往他背後拳如雨下
『啊、救命啊、報警啊、殺人啊、強姦啊』
『你給我上車』
王小明被程程押上車去
『要去哪家摩鐵、我不行了、我慾火焚身』
『開車啦、快點離開、我這輩子沒麼丟臉過』
王小明嘿嘿傻笑
車子開出一小段路、
程程說『我知道你是想惹我發火、把我氣走、你就不用看到我了
不過事情沒這麼簡單、
不對、我跟你說、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我是富家千金沒錯、我年紀還小沒錯、我們可能天差地遠這些都沒錯
但是請你知道一件事、我不是普通人
我的心智、我的家庭、我的一切
讓我可以比一般人更任性更自由也擁有更多選擇
而我要告訴你的是
現在的我很確定我喜歡和你在一起
我想要多和你相處
所以請你不要這麼小孬孬了、
我給你機會追我
請你把握機會』
『這整段話的重點就是你要上我、可是怎見得我想要上你呢?
更何況有件事是你意料不到的、
我是個同性戀!豬哥樣是我裝出來的掩護、我不喜歡女生』
程程什麼都豁出去了、竟然伸手去摸王小明的陰莖
『喂喂、你幹嘛、非禮啊、強姦啊、殺人啦』
過沒一分鐘『很明顯、你不是gay』
『我是被你嚇到硬起來的啦、這是自然防衛狀態、肉體武裝起來保護自己的一種自然動作、discovery有播過啦
這是雞肉反應、雞雞的肉的反應、不是musle那個肌肉
靠腰、你可以放開了沒』
『你承認不是同性戀我就放』
『靠北啊、有錢人了不起啊、林杯頭可斷血可留、我就是要當同性戀啦』
程程乾脆一把緊緊抱住他親了下去
『嗚、嗚、啊、我、、、我在、、、開車啦、薇、、危險啦』
王小明煞車停路邊落荒而逃、爬出車外
程程臉已經漲得通紅、但是表情很是鎮定的走出車外看著他
『這是告訴你我的決心而已、我還會去報考警校、四年後我會畢業然後分發跟你同一組』
『四年後?你是看到鬼哦、我四天後就會在北海道happy了啦、以後不回來了啦
還四年後、你計畫的未免太美好了』
『你要去北海道?我也要去』
『好啊、買機票就可以去了、還可以買頭等艙、
啊不、不對、你們有錢人應該直接買飛機看要什麼時候去就什麼時候去』
『不、我就是要你帶我去』
『哈哈哈、沒辦法、我口袋裝蹦子』
程程聽不太懂、不過猜是沒錢的意思
『機票不用你出、你告訴我你參加哪一團、我會自己加入』
『我才不參加旅遊團、我是自助旅行、
很久以前參加過一次旅行團、他們都好奇怪、好討厭我、說我是怪胎、差點發生暴動殺了導遊燒了旅遊公司、台灣真是充滿奇怪的傢伙』
程程腦內突然出現一堆奇怪的畫面、她覺得那些不幸和王小明同團的人好可憐
『你自助旅行就更好了、我要跟』
『哼哼哼、你不要以為自己長得漂亮、身材又好、三圍34C-26-36我就一定要帶著你』
『除了臀圍錯了之外、其他都對、我最近腰真的粗了』
『那臀圍是多少?』
『帶我去就跟你說』
『不要、說對了說錯了都隨你說、我又不能拿尺脫你褲子量』
『那賭個不是我說就算的』
『馬的、我為什麼會半夜站在路邊和你說這些屁話、
我剛剛被一個女色情狂性騷擾強姦、受驚嚴重雖然還沒有懷孕但是還是很痛、
我幹嘛還在這裡跟你說些啊』
『不要轉移話題、要賭什麼?』
『要賭去澳門啦』
『怕輸啊、小孬孬』
『你不要以我不打女人你就可以這麼囂張』
王小明講到一半眼睛一轉、看到旁邊有人經過、靈機一動
『北海道是個寒冷、冷到很可怕的地方、一定要穿的很溫暖才可以、
我呢、什麼衣服都有了、只是差個配件、我缺個圍巾
但是市面上那種不是太醜就是太貴、
貴的要你買來送我不好意思、
這樣吧、你打一條圍巾給我、我就帶你去北海道、時間很寬裕、三天
這樣打賭很過癮吧』
『賭了』
王小明奸奸地笑『打得很醜的話不算數哦』
『包君滿意』
『聽說圍巾要一個人的高度乘以一點二倍喔』
『當然、標準長度』
看她如此自信、王小明不禁有點喪氣、以為找到個好方法來擋住她了說
『你很會打毛線啊』
『從沒打過』
『那你這麼有自信』
『我是對這裡有信心』程程比了比自己腦袋
『你腦袋那麼好幹嘛想把我、想把我表示你腦筋有問題啊』
『把你、、、這個說法很好笑、不跟你廢話了、現在回去睡覺、明天早上八點開始計時、七十二小時後見』

程程回憶到這裡跟閒閒說
『故事大概就是這樣、我是不是很神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