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1日 星期一

條子與大小姐八(M資金)

程程坐在飛往北海道的頭等艙內
內心又是忐忑不安又是充滿期待
香檳灌了一杯又一杯到後來乾脆叫空姐把整瓶放著
剛上機時隔壁座位一個三十來歲標準商務穿著的男人見她長得漂亮想要搭訕
程程瞪他一眼『沒興趣、沒心情、沒睡飽、火氣大、別惹我』
那氣勢嚇得這人立刻把親切收拾起來把頭埋在報紙裡久久不敢起來
程程喝了第N杯香檳時眼光瞄到報紙上有則新聞
是台灣警界高層大量遭到逮補的案件後續影響報導
這是王小明疑似跳樓之後第二天發生的大事
警界的十多位高級官員被控與黑社會組織長期勾結合作
被調查局長期追查終於收線逮人
這種震撼實在讓警界受到極大的衝擊
程程知道這消息的時候
她和龍哥閒閒三人正在王小明公寓裡討論如果王小明真的沒死那可能的去處
龍哥剛說到『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假死、但我知道一定是有大事要發生』
說完這句話龍哥電話就響了、
警局同事氣急敗壞的說『你死到哪兒去了、現在局裡亂成一團了、你還不回來、什麼?你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你快看電視吧』
王小明家的電視沒有接第四台、他電視是完全只用來看電影的
程程開手機看新聞、就看到警界高官多人被捕的消息
閒閒說出三人心中共同的想法『原來王小明是梁朝偉那種臥底』
程程停了一下才說『不是、王小明演的是劉德華』
三人腦中都浮現了無間道的劇情
而後幾天整個警局、不、不是一個警局是整個警界人人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調查局國安單位約談了一大堆人
有的收押禁見、有的交保飭回、有的停職回家等待調查
程程看著一切心想若不是王小明跳樓、他應該絕對逃不掉被捉去的命運
被收押那幾個大頭都是喜歡找他喬事情的那幾個
她心裡一直在想這王小明真的是臥底嗎?
如果是他是哪個單位的?
最重要的是他人現在到底在哪裡?
程程叫來了最好的徵信公司、不計一切代價、
徹底的去追查王小明的過去現在未來的一切訊息
結果發現王小明高中三年級
(他是轉學生、三年級下學期才轉進來)的同學對他有點淺薄的印象之外
按照他學歷上所寫的一切資料追查發現他根本沒有讀過那些學校
換句話說他是從入警校前一年才從石頭裡蹦出來的
之前的學校只有他的學歷但是完全沒人記得有這個人
到了大學大家對他的印象都是他有個菜市場名字
除此之外沒人對他有印象
他從不參與同學的校內外的聚會
換句話說他那種滿嘴屁話的神經病通通是警校畢業之後才發作的
而徵信社的偵探們還是找出了他在大學時期的女友
程程親自去找她
前女友名叫許美善現在在某城市小警局裡裡擔任內勤工作
程程找到她、跟她談話
許美善已經結婚並且生了一個女兒了
聽到她已生子、程程臉上畫過一道怪異的表情被她看到
她笑著說『不用擔心啦、你家王小明沒股份啦』
許美善看得出是個很和氣很善良的人
『你想問什麼?我沒什麼好講的啊、
他大學時一天到晚待在圖書館裡面、從不跟人互動
我從一年級看到三年級、覺得他好像沒朋友很可憐的
有次剛好坐在他旁邊讀書、雞婆問他一句要不要吃我媽煮的雞湯
他一副被我嚇到的表情
我就半請半拉把他帶去吃飯
後來變成習慣就去吃飯都會叫他
但是如果不是拉著他、他就很羞怯的不理人
拉久了我們就很莫名其妙的走在一起了
到了畢業要分發單位、我們就分開了
因為我從來不懂他他到底在想什麼
好像永遠把自己封閉起來不給人親近
雖然我們有很親近過、好啦、你不要吃醋啦
你們後來在一起的故事我也有聽說
拜託、只要是警察、尤其是北部的應該沒有沒聽過你們八卦的吧
他畢業後會變成那樣子我聽了也嚇一跳
只要是他同期的沒有不嚇到吧
一個宅男怎麼會變成那種百變超人
又怎會運氣那麼好把到千金大小姐
只是你們到底出了什麼事?他怎麼會自殺?
我聽到他出事真的很shock、你還好吧?
如果你是想問我、我覺得他是這種會自殺的人嗎?
我老實說、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他什麼都不肯說、他只活到他的書本裡、只活在他的世界中
我根本不認識他
即使他的床上功夫真的很棒
你是因為他的性能力看上他的嗎?
我開玩笑的、我開玩笑的、對不起、不該說這個的
不過我是要說、即使他可以讓我在床上覺得登上極樂世界
我還是覺得他心裡根本沒有我的存在
那時年紀還小、會覺得說如果跟他這樣下去、我跟他到底算什麼?
所以雖然有點可惜、、、好啦、是很可惜啦
但是還是、就是、也就是分手了
我能跟你說的就是這些、其他我也不知道了』
程程找了兩個禮拜半點頭緒也沒有
後來坐在王小明家的公寓、看到他送的一個小皮夾
那是有次王小明送她的生日禮物
他說怕她這位超級有錢大小姐會有天在城市中走失、
像乞丐王子這樣被丟在民間孤苦無依的時候
皮夾裡面幫她準備了悠遊卡、icash卡、零錢之類的東西
讓她至少可以有辦法回到家去
程程都把這皮夾放在桌子抽屜裡沒有動它
一時無聊把它拿出來一看
裡面竟然有張信用卡收據、是網路刷卡的費用
程程覺得奇怪
王小明就像石器時代人物一樣從不使用信用卡怎麼會有刷卡帳單呢?
而且是X品書局的消費、費用高達五萬多元
程程趕緊趕到X品書局去查詢
她一邊用警徽威脅一邊用美貌軟求
終於讓她查到這筆消費得訂貨地址竟然是日本北海道
她拿到地址的同時就撥打電話訂機票
這時她已經有九成把握王小明人就在日本等她了
許美善的說法和自己看到的都是王小明相當喜歡看書、
但是喜歡看書卻從來不買、
問他為何不肯買些回家去看
他總是說『我捨不得和我的書分開』這個鳥答案
當時聽不懂、現在發覺他就是早早準備好了這天
奇怪的他離開這個早就打算要逃開的地方之後
反而買下這麼一大堆書、似乎是他故意留下這個住址讓自己去追尋
程程回想到這裡、飛機也開始降落了、
她不禁握緊了酒杯、一飲而盡的同時不停的告訴自己深呼吸不要緊張
這些天她已經失控不知道幾次
在自己家、在王小明家
夜深人靜之時不知道狂哭怒罵多少次了
這時終於答案要揭曉了
下了飛機、程程快步走出機場叫了輛計程車吩咐司機火速開往手上那個住址去
那是個住宅區內平平無奇的典型日本住家
不新不舊沒什麼特色
門口沒有一般日本人會放的名牌
程程找不到電鈴、輕輕一推外大門就推開了
走到內大門敲了兩下、心一橫就拉開門把走了進去
進了玄關程程壓制住自己的狂跳到快跳出胸口的心臟
學日本人說句『打擾了』
王小明那個似笑非笑的死人聲音回答『的確是被你打擾到了』
程程看到他坐在客廳拿了本書、叼了根雪茄、桌上放瓶紅酒、還放了兩個杯子
非常舒適非常優雅非常愉悅的看著她
程程這時、狂喜痛苦憤怒的各種情緒一時通通擠在一起
她忘了呼吸小小一下子、然後恢復神智
抓起了手中包包往他身上砸了過去
王小明一把接住包包、嬉皮笑臉的說『先說好、別打臉』
程程跳了過去不停地拳打腳踢
『周星馳、你給我學周星馳、我看你有多像周星馳、我把你打成達叔那粒豬頭』
王小明逃到客廳隔壁房間
被她壓在地板上不住狂打、他不斷叫痛求饒
程程太過用力打到自己手都受傷了、痛得哭了起來
王小明一把抱住她、讓她在他懷裡哭泣
程程哭了一下子看到他臉上的笑容又發起脾氣想要繼續打他、
手痛到不能打就用腳踢
王小明說『你踢我要害、我會翻臉哦』
程程更是火大、踢得更用力
『看來親吻沒辦法讓你消火、好吧、那就來吧』
王小明突然獸性大發、把程程衣服都撕破、自己也把衣服脫掉強行和她做愛
程程哪肯這樣讓他得逞但是手腳都被他壓著、
嘴一張用力咬在他胸口、咬的超用力、王小明胸口立刻見血
男人痛得大叫
叫完就去親程程
程程又咬他嘴唇但是已經比較小力了
就在程程不斷在他身上咬出一個一個傷口之際
王小明也用力地進入她身體內了
程程一邊喊痛一邊配合他的動作
王小明突然停下『這算是嘴巴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的意思嗎』
程程又笑又哭又不停的咬他
王小明加速性交的動作
終於讓程程在高潮之後安靜了下來
程程有點恨自己的身體沒辦法抗拒他的魅力
伸手想推開他發覺手上都是血
有點歉疚又恨恨想到他對自己過分的作為不想這樣就原諒他
生氣的說『放開啦、你強姦我我也不會原諒你啦』
王小明笑著看她
程程說『不用來這招啦、我知道你是學喬治克魯尼的、
想要用迷人笑容融化我的怒火、我告訴你這次沒這麼簡單』
王小明說『那招不行就換一招』
說完把她抱起來『來吧、用火車便當讓你投降』
程程噗哧一笑、身體的快感終於讓她宣洩了這些天的憂慮、痛苦
兩人『走』到浴室裡梳洗
程程數他身上 有流血的傷口就七處、瘀青的更是不計其數
輕輕柔柔地幫他沖洗傷口
王小明『我等了很多天了、想說你再不來我就要走了、終於等到你了、好像小龍女在等楊過、等的好累』
程程口氣很衝『你走啊、我不希罕啊』
王小明說『嘿嘿、有些人就是會浪費時間去做無謂的事、
你就在那邊旋轉一直在找我的動機我的過去我的作法、
我不是教過你、答案比較重要、破案才是重點
你還去找美善、找她幹嘛?看小孩是不是和我生的啊?』
程程哼的一聲算是回答
心下還是只能佩服、這人真的什麼事情都能一眼看破
自己的確浪費太多時間亂找一通
沒想到他早就把線索留在身邊給她了
『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是什麼人?你就是想要玩弄我就對了』
『我哪裡玩弄你了、我的記憶都是你在玩弄我的』
說到這裡他突然出去浴室、打開音樂、音量還開得蠻大的
回到浴室、把水開到邊沖澡邊和她說話
『說我是誰之前、先問你個問題吧、你聽過M資金嗎?』
『那不是詐欺術中相當有名的一個手法嗎』
『很好你上課有在聽、
M資金就是一種詐騙手法(註)
但是真實世界有沒有類似M資金所說這種由麥克阿瑟命令所留下來一筆用來資助反共勢力的資金呢?
或者像電影劍魚所講那樣、由情報局提供一筆秘密資金用來進行秘密行動呢?
答案是有!
而且不只是在日本在台灣在東南亞
許多地方都有這種類似M資金的蹤跡
證據?簡單啊、
你看自民黨國民黨這種爛黨掌權幾十年完全不動如山
就是有筆隱形看不見的資金在背後資助他們
麥克阿瑟當年的足跡從菲律賓到澳洲再到日本韓國
更和蔣介石這混蛋相互扶持互通聲氣
在整個東南亞以反共之名進行各種地下活動
只要可以幹掉共產黨什麼血腥暴力違法亂紀滅絕人性的事都幹、
美帝為主的各方勢力就會大量金錢支助
但是、跟黑手黨一樣、時間久了一切都變了
創立的時候都是抱著崇高目的、試圖達成某種目的
但是後來因為擁有的利益太過迷人、
猶如魔戒太過誘人令哈比人都會迷失
目的失去了、手段也變得更加下流
話說回正題
日本的情報單位在十年前就發現有股勢力、有個組織隱伏在台灣之中
利用販毒等非法手法來賺錢
所得則回過頭用來確保金三角賣往日本美國等市場的路線不會斷絕
日本情治單位懷疑他們可能就是M資金的私生子
所謂私生子是說這筆錢一開始的時候、
第一筆母金可能是經由政府的黑單位提供
但是再來一代傳一代、到了民主時代、
當錢不能在政府單位出入了就會在各種黑暗的管道中流通
但是誰來管理這筆錢呢?或說掌控這組織呢?
再跳去說歷史
你知道史達林幹什麼出身的嗎?搶銀行
那蔣介石幹什麼起家的?販毒
上海皇帝杜月笙就是蔣匪介石的小弟
兩人關係既然這麼密切那國民黨內會沒有人繼續幹這門生意嗎
賠本生意沒人做、殺頭生意有人做
即使紅色共產鎖國時代這門生意依然絡繹不絕
而孤軍(這段歷史知道吧)在金三角的勢力也沒有消滅、他們不打中共之後、轉換角色繼續生存下去
運毒保鑣這工作就是世人比較知道的一種
而這些人與國民黨之間一定還有些不能說的秘密
這十幾年來
美國FBI、DEA等情報治安單位多次提出報告說台灣是毒品轉運站
這絕對不是空穴來風、這一定是犯罪組織所為、
而犯罪組織一定有某種政治勢力保護著不然不可能長久存在
好、背景資料就說到這裡
十年前我從台灣和我媽媽移民到日本
我媽的工作說起來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她是俱樂部的媽媽桑
當時有男人(就是她的客兄啦)願意資助她來到日本開業
我、青少年、無知可愛的少年我就跟著來了
當時呢、語言不通的我覺得學校不好玩、
不知怎地、我就是覺得圖書館很有趣
我喜歡長時間泡在公立的大圖書館之中、
久而久之、有人看上了我
嘿、不是熟女看上帶回家去嘿咻那種看上啦
簡單說我當時就被吸收加入了日本某個情報單位
他們開宗明義要我回台灣當臥底而且就是要做警察的工作
當時我沒辦法和我母親相處、更別說和她的男人了
這種可以脫離家庭又很007的提議讓我很快就答應了
說到這裡又要跳tone
我認識你之後你每次都跟著我出國、於是我就再也沒有回去看媽媽了
本來我每次來日本旅遊其實就是回家看我媽
你說我對你重不重視、有沒有很愛你
很感動吧、好、回來說故事
受過一陣密集訓練之後
訓練的過程真的蠻苦的、課程也蠻複雜的
不只是體能還包括各式各樣的間諜訓練授課
包括能讓女人服服貼貼的那種功夫
所以當初和你在一起
我真的沒什麼經驗但是真的有練過啦、我被訓練的很棒吧
幹嘛打人、你是高興還是難過啊』
兩人在浴室間糾結在一起又是一陣纏綿一陣捶打
王小明繼續說
『幹了十年臥底、終於把這個藏身在警界之中的MIB組織找出來了
追捕的過程牽涉到很多的層面
跨國的秘密行動、
毒梟之間的金流物流資訊流
高科技的追蹤
更包括一些數學的運用、就我們看的數字搜查線影集那樣子
我幫助的、逮捕的、認識的那群毒蟲、毒販、大咖小咖流氓混蛋白癡們
每個都可以提供我資訊
我接觸的人越多、資料就越多、可以交叉比對的資訊就更多
最後終會變成知識
知識終將會帶領我們得到答案
答案就是現任的副署長就是我們要找的那個影武者
新聞裡沒有他
當然沒有了
對外宣布他已經自殺了
不是我這種假自殺
他人被帶走了、日本跟美國合作把人帶去問話了
台灣的調查局站在一邊看的恨得牙癢癢的
他們能怎樣?是美國總統親自下令要的人、
要台灣交人、把他帶到日本的美軍基地由美日雙方合作徹底問話
問完了要是沒有利用價值了才會還回給台灣
那是我自殺、呸呸呸、我實在不該這樣自我詛咒
是我跳樓、幹、這樣講也是一樣不吉利
就我失蹤的第二天下午的事、我站在副署長家對面的大樓看
馬的、十年青春終於換來一個爽字
當然不是逮他一人而已
我們為了炒飯吵架的前一天、
我不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那天晚上逮到他的會計還有密碼帳冊
動用了一組日本的特種部隊警察偷偷潛進台灣把人綁架走
綁走之後我一直在等、看逼供的結果如何、
所以整個人變得超級不安超級焦慮的
萬一不行就要應變、把另一個可能知情的傢伙綁來問話、還好一切順利、
然後把那筆鉅款
放在數十個人頭帳戶、數十個國家的數十個銀行裡
我們要先下手為強不然越來越多人來爭那筆錢不就慘了
畢竟台灣還有幾個情治單位的主管有可能有那筆錢的股份
被他們攔住就壞了
副署長只是管理人不是擁有人
國民黨裡還是有人會利用這些管道來做壞事
比如說將要舉行的選舉買票
哈、對了、這次國民黨絕對會慘敗又慘敗
因為那堆地下金融的管道都被堵死了
數十個帳戶不是被凍結就是被沒收了
那數十億美金都不能再用來做壞事了
好、話說會計被抓走之後、我似乎好像被黑組織懷疑了
我這邊的長官下令我結束臥底行動立刻離開
但是我不能憑空消失、突然不見不就承認我是臥底
不過到底該怎麼走?
我和主管商量又商量、
其實我們討論一段時間了、就大姐夫的遊艇事件之後就開始在講了
偷那艘遊艇偷渡出海也是個選項
出海之後換去日本潛水艇然後把船弄沉、宣布我死於海難
你看是不是很有戲劇性、你大姐夫要是看到船沉了應該會瘋掉吧
我還真去查他有沒有保竊盜險、哈哈哈~
但是最後重點要怎樣我才不會連累到妳
我要是失蹤怕有人會動腦筋到你頭上、萬一把你抓去刑求我可捨不得
於是乎答案就是我得死而且得死到讓大家都看見、
而且要你完全不知情情況下才會逼真、這樣就不會牽連到你了
而我一消失後二十四小時不到、台灣就發動對黑組織的全面逮捕行動
 一團混亂的過程中沒有人會去注意到我到底死到哪裡去
除了還真心愛著我的人之外』
程程被這曲折離奇的過程震撼到了
『所以你這樣做就是為了保護我』
王小明微微一笑之後臉色變得有點陰沈
『當然不只是這樣、
主要是有人背著我和青梅竹馬相親、
媽的、不給你點教訓怎麼可以
這次讓你跟人相親沒事的話、下次不就和人上床了
我一定要讓你知道害怕』
程程一拳垂在他胸口
『靠腰啊、就跟你說是老朋友聚餐啦』
『你赤身裸體的時候做這動作這樣說話、害我又想跟你做愛了』
程程臉一紅、突然想到
『所以你到底叫什麼名字?連你名字都不知道我怎麼跟你做愛』
男人笑一笑『那個啊、當時那個做證件的專家是日本人問我想叫什麼名、
我說你就翻課本教科書上找出現最多最聳的名字就好、
後來我就變成王小明了、看到已經來不及改了』
『那你叫什麼名?』
『我叫王大明』
又是一拳槌下去『去死啦』
『我姓陳、叫英旭、英國的英、旭日東升的旭、以後我們孩子就姓陳、好不好啊、程程老婆?』
兩人停在浴室激情擁吻、將世間的一切都拋在腦外



註:在日本有種很著名的詐騙手法、
相傳麥克阿瑟在被杜魯門解職離開日本之前留下一筆龐大資金
稱作M資金
這是為了保衛日本不受共產黨所入侵所用的秘密資金
凡是經由秘密組織所認可的人物都可接受M資金所資助
組織將提供一筆超級低利的龐大貸款
但需要先繳交利息作為入會資格
當然繳了利息之後、秘密組織就變成秘密了

註二:中國共產黨打的國民黨四處潰逃之餘
除了倒霉的台灣接收一堆爛人之餘
泰國北方邊界也有些國民黨軍隊逃入
這些人被國民黨派去游擊雲南等地
但是國民黨這些爛人只會叫人去死不會想去照顧自己人的
這些孤軍最後多淪為土匪
或變成為毒梟運毒保鑣的打手
也些流浪到台灣來
但是這些人不是權貴不會受到國民黨照顧的
後來能在台灣落葉歸根已屬萬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