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9日 星期六

條子與大小姐七(生死不明)

閒閒看程程回憶事發過程之後咬著牙含著淚水又不說話了
想想還是讓她說些話把心思帶開
突然想到一事『對了、我聽說你跟著王小明做事、兩個自由度很高、
幾乎不需要到警局去報到、你是怎麼做到的、
龍哥以前跟你們做事也是自由自在、現在天天時間沒到都不敢離開、』
程程微微一笑
『王小明那人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他的長官時間久了也都知道
這個怪胎你越尊重他、讓他自由、他的功用就越大
很多事他不說我自己半猜半看到的
那些官有一些不能說的秘密都要叫他去處理
有個官的兒子在外面搞大女人的肚子、是個有夫之婦、負責去談判的是王小明
有個官的老婆亂收錢結果調查局上門都查案了、王小明負責收尾
有個官的小三來局裡面鬧事、你說找誰呢?當然是王小明
我看多了覺得他很無聊、居然都在幫這些狗官擦屁股、
但是他樂此不疲、
罵他無聊、他居然跟我說、你不覺得這種事可以對人性有更深刻的了解嗎?
總之他就是能讓那些官無後顧之憂
另外有些是大案奇案血案難破、眾人束手無策時他總是可以扮演救火隊
你說這種人有需要朝九晚五上下班嗎?
至於我的部分就是也很簡單
我一畢業就用惡勢力把自己調到王小明的單位來
然後對主管說我就是要跟著他做事
主管不置可否、不敢得罪我、叫我馬上回家吃自己
但是又不想讓我覺得我可以自己任性地胡作非為
所以跟我說你要跟誰我沒意見
但是分配到的工作你該做的不能不做
你能做完、大家同事沒意見我就OK
我笑笑感謝他
他以為同事不會放過我
但是我跟著王小明久了、這點小事倒是難不倒我
怎麼做?姊姊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
我一到我們部門、就請單位中的女同事進來會議室
我開宗明義就告訴他們、我看到王小明就被他深深吸引愛得不能自拔
讀警校就是為了和他在一起做事
調到這單位來就是要和他同進同出雙宿雙棲
很任性很無理但是女人愛上了就是這樣
我是不會接受任何理由任何人事物來阻擋我的
但是我知道對同事可能造成困擾所以先跟大家說一下請大家諒解我
而我是個很有禮貌並且是個拾金不昧的人、撿到東西都會還給大家
眾人莫名其妙我在說什麼東東?
我拿起一個包包
對最資深的李姐說『這是學姊剛剛不小心掉在外面的包包、我幫你撿起來了』
沒什麼啦、就一個LV的限定包、市價大概都是十萬
然後接著Prada、愛馬仕、Gucci的一人一個品牌、各自不同的包包
我說『你們的包包裡都有一張名片、那是我放進去的、那是旗艦店經理的名字
大家去到店裡把名片給他看、他們就知道是我介紹的客人了、我的客人絕對會被當作VIP款待
在店裡消費不需要現金也不需要刷卡只要簽名就好了
請各位學姊有空去接受我的小小心意就好了
如果不喜歡自己拿到的牌子可以互換
就這樣、以後就請大家幫幫任性驕縱的我追求愛情嗎?讓我無後顧之憂的跟著他出去做事、可以嗎?』
你想這還有別的答案嗎?
結果還真的有、
有個脾氣比較奇特的學姊不吃我這套、當場站起來想離開
烙話說『我不接受這種賄賂、你的事情你自己做、我才不理你』
我笑著問她『學姊你是XXXX鄉的人對不對?
我剛好聽過您父親在當地當老師還兼任圖書館館長對不對?
聽說最近颱風吹垮了圖書館但是缺乏經費來維修對不對?
那需要多少?三百萬?讓我來幫幫他們好不好?可以嗎?
你等一下、我打個電話給我們公司公關
喂、陳經理、是我、我們公司不是每年都固定有筆經費是要幫助偏鄉弱勢的
我現在把電話轉給我的學姊、她會告訴你他父親的姓名電話住址、
你今天就去把他們所有的問題全部解決、
聽好、是今天之內就要敲定工作內容、完工時間
搞定之後給我報告、從今年開始撥款此後專人專款幫忙他們
麻煩你了、來、接好電話、記好資料”』
於是乎、我從來沒打過卡、從來沒有什麼上下班時間、從來不需要請什麼假的
我永遠都和王小明如膠似漆、黏在一起
簡單的說這世界上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還有另外一次我用比較兇狠的方法
那時是大四、我們有次放假在海邊泡海水、玩了一陣子上海灘休息、
王小明檢查手機、懊惱地說靠邀快電話被打到快沒電了、
我看他有點尷尬就拿過來看、都是同一個電話
問他他就說
『沒辦法、我正面長得像金城武、背面看起來像郭富城、遠遠看像吳尊、近近看像、、』
我搶著說『彭恰恰』
他怒道『我鼻孔明明很小』
我說『重點是這是哪個女生打的』
他說『是個涉世未深的小女生、我幫他家人處理事情的帥勁太過耀眼、就讓小女孩瞬間煞到我、這不是她的錯或是我的錯、這是我相貌太英俊的錯』
他還要繼續胡說卻看到我眼眶紅紅的
『喂喂、不用這樣啦、我跟她沒什麼、除了打砲之外什麼都沒做』
我瞪他、他馬上接下去
『不能怪我啊、就那天買了沖天炮去完、只好把炮打掉、不然很浪費啊』
他微微笑『我沒那麼白癡啦、你都派狗仔跟著我了、我還走私給你看』
被他說破我幹的好事、我臉漲得通紅
『你真是錢太多、派些完全跟不上我的人來跟蹤我、結果什麼都沒拍到還要付錢給人』
他牽著我的手很溫柔地說
『你的不安全感很重我知道、不過做聰明的事才會覺得安全、
做蠢事的人就會無止盡的疑神疑鬼、知道嗎?笨蛋』
被活逮的我被罵了也只好乖乖的不敢反抗、
我幹嘛叫人跟蹤他?
那次真的是心血來潮、叫我們公司長期合作的徵信社去跟他一天、
沒什麼意思就想知道他平時的作息、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結果還是被他識破
不過在接下來徵信社提供彈藥給我對付小女生可就有用了
我第二天就從公司車庫叫了一輛賓利來載我
穿上好衣服、何謂好衣服就是穿了之後一看就知道是貴婦的衣服
我直接殺到那個小女孩工作的飲料店去
車子在飲料店前違規併排停車吸引全部路人的目光
我下車走過去人群就自動往兩邊讓開條路給我過去
我直接就問某某某在嗎?
一個男店員看我都看傻了
眼睛完全沒離開我指著身後正在搖杯的小妹說她就是XXX
我說你出來一下、然後店長呢、店長也出來一下
店長一出現、我就跟他說麻煩你查一下附近育幼院孤兒院
打電話過去問、給院裡每個人都送一杯飲料過去
隨便他們點、這裏十萬塊你收起來、請把這些錢花光讓小孩喝得開心、這事就麻煩你囉
店長天外飛來一筆業績當然點頭如搗蒜
我指著女孩接著說如果有利潤的話記得分給我這位小朋友
店長又連連稱是
我說好那你可以離開了沒你的事了我有話要跟XXX說
那女孩呆滯了、完全不知道我是誰也不知道我要幹嘛
我開門見山就說
『我是王小明的未婚妻、最近你常打電話給他、
你、我是不擔心啦、只是男人這種生物讓我很擔心
我不能、不想、不願花時間來想這種讓人擔心的事
我怕我躁鬱症發作就麻煩了
所以我現在快刀斬亂麻、直接告訴你、你以後不要再打電話給他了、
不只不要打電話也不要找他更不要在他周圍出現、
不論你高不高興喜不喜歡反正通通都不要、你聽懂了嗎?
我憑什麼?來、我很有效的威脅你、看這裡』
我拿出手機來給她看照片
『這是你爸、你爸公司
這是你媽、你媽公司
這是你姐、你姐學校
這是你弟、你弟學校
這是你家、你家門口、門口好像放了點什麼、你看像不像汽油和鐵鍊
會不會怕、希望你沒有笨到不會怕
最後這個密碼眼不眼熟
勸告你、女孩子不要拍裸露照片、拍了不要放雲端、不然後患無窮
這樣你懂了嗎?
不要再讓我來找你、你受不了的!了解嗎?謝謝、希望我們永遠不會再見』
程程笑著說:
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我跟著王小明把這種威脅利誘別人的事學到真的是爐火純青
當然我這種用錢砸人的不厲害、王小明這種利用官僚體系、甚至勝過體系的人才真的厲害
我從大學開始就跟他一起辦案了
我以前不是跟你說我要他休假就要他來陪我
他人是來了、但是我的假日通常、
不是通常如此、是一定如此
我們一定都是邊做他的工作邊陪玩
比如我們有一次從學校出來
他開輛超大的廂型車九人座那種車
我一上車他就問我有沒多帶點衣服
我說沒有、他就把一件套頭大衣給我說冷了就穿上
我想說神經病現在大太陽二十多度穿什麼大衣
結果車子一開始開我就覺得不對勁
有股臭味然後車子後面地板好像有人
我問他、他一開始不講
然後突然哭喪著跟我說他跟人吵架一個失手殺了人、
現在要把屍體運到深山裡去埋掉
我真是白癡還相信了他一分鐘、
然後我就聽到後面那具屍體在動、我一開始嚇到不敢講
後來我注意到他嘴角微微的牽動、
我氣得亂打他一頓
後面那個人突然大力掙扎、動的很厲害
那個混蛋繼續在那裡胡說八道『屍變、一定是死不瞑目變成殭屍來復仇了』
我又怕又好奇、慢慢爬到後座一看
一個男的被他用睡袋包起來
手腳應該都被綁起來了
剩下一張臉露出來
嘴巴被把用條繩子之類的綁住
那人看到我更是一直晃動自己身體、眼神的意思應該是要我救他
我爬回前座問他到底怎麼回事
他只是笑『他是郭台銘的私生子、把他綁架來可以威脅他爸要個一千萬』
『郭台銘的每個小孩我都認識、還跟他兒子相親過、勒索他一千萬是笑話
十億起跳比較像是說真的』
『那你相親成功了沒』
『成功了我還跟你在一起』
『那你現在打電話去說你後悔了、還得及嗎?』
『先把你丟到山谷裡就來得及』
那時我們就開到山路上去了、我才知道為什麼要大衣
因為他後窗都不關、如果關了會臭死
後面那個被他綁架的人的屎尿味源源不絕的傳來
他看我實在滿腹疑問就說
『我在山上跟一些人組織革命游擊隊、打算推翻資本主義然後、、』
他講到這我就叫他閉嘴
『喂、你很沒禮貌耶、你不對我客氣點
小心待會我告訴游擊隊他們你是資本階級的代表、勞動階級的敵人』
『你知道你把廢話時間省下來你會得到什麼嗎?』
『什麼?』
『更多可以廢話的時間』
我們兩人大笑
笑得越大聲後面那個肉票掙扎的越厲害
車子共開了三四個小時
到了山上一間大房子、幾個彪形大漢來接我們
帶頭那個看起來就像是流氓而且是大尾的那種
我看到他一臉兇相的指揮其他人把後座那人抬出去
在旁邊空地上就把他剝光、用水管強力沖洗
大尾流氓開口就問王小明錢拿來
王小明把口袋一個信封交給他
他數了數、不耐煩地罵『幹、慢了就算、還不夠而且也差太多了吧』
王小明說『我全部薪水都給你了要怎樣』
『我不是做慈善事業的』
『這是營利事業好不好、只是處於赤字狀態』
『靠北、管你什麼事業、我要錢不然你人帶回去』
『幹、不爽你把他從山上丟下去啊、甘我屁事』
『錢啦、我要錢啦』
『靠腰啊、錢錢錢、你是錢鬼哦、差多少啦』
『連上次的、至少再給三萬』
『屁啦、最多一萬』
『幹、你吃屎啦、三萬』
兩人吵了半天最後王小明有點尷尬的回頭跟我借了三萬
我把錢放他手上時問道『現在可以跟我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嗎』
王小明裝出一副哈叭狗的奉承狀解釋給她聽
『這個大流氓是號稱金盆洗手的壞人
帶著幾個號稱忠心耿耿的手下在山上種菜念佛懺悔為生
我怕他無聊之餘會回去幹老本行危害社會
所以有事沒事就送他幾隻毒蟲
藉著山上打死人沒人會聽到看到的地利之便讓他幫人勒戒
至於車裡那個傢伙是個誤入歧途的青年
台灣現在毒蟲超多、公家的勒戒所根本爆滿
而且裡面龍蛇混雜、那地方與其說是叫人進去勒戒不如說是去進修
出來只會會更壞
有些毒蟲的家人實在無法可施無路可走就拜託我想辦法
我就只好幫忙把人綁來這裡強制勒戒
那些錢就是我叫這些毒蟲的父母湊出來的
因為勒戒過程也需要藥物生活用品就算天天吃泡麵也是要錢
還好您大小姐有來、不然這次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欠你的錢我會還你的、就用我身體還吧、來吧』
他作勢要脫衣服、我從旁邊樹上折一根樹枝、從他胸部打了下去
他一聲慘叫
『靠、你真捨得啊』
『剛剛這下算五百塊、你衣服給我拉起來、我要打一個一千塊的』
『打在我身、痛在你心、還是別打了吧』
『我才不會痛、打的你哀哀叫我特別有快感』
『有快感而已啊、有沒有高潮?』
『死變態打死你』
和他打打鬧鬧一陣子之後
我們離開這間私人勒戒所
車子開了半個多小時到一個原住民部落
他帶我來到一間教堂和一個阿兜仔牧師聊聊說說然後大家一起用餐
飯後我看他從口袋拿了一萬塊給牧師
牧師謝過之後、跟他說了一下教會最近做的工作、還有他幫助到的人最近的狀況
接著一群人就走了進來、一個接一個跟他說話
有的拜託他照顧在城市裡的孩子、有的跟他做些法律諮詢
我聽內容大多是誰誰誰犯了什麼案、現在訴訟過程到哪裡該怎麼辦等等
有一個自己就是在逃的通輯犯
漫不在乎的樣子問王小明有沒有給他找到證人證據證明他的清白
聽答案說沒有就邊喝酒邊走回去了
他不是每件事都能解決都能處理、但是他至少是那些人的希望
下山的路上他難得的主動跟我說
『有句話說人在公門好修行、我做警察算是人生一種偶然
只是做著做著我發覺我能夠對弱勢、
像是吸毒的白癡的家人、
像是被漢人社會欺壓的原住民、
像是一些窮到連鬼都不想抓的低下階層可憐百姓
做出一點貢獻
我覺得也蠻好的
所以說我想告訴你
如果你真的要跟著我走
你最好有點心理準備
我們的人生很可能都在一堆救苦救難的哀嚎中度過』
程程回憶到這、笑得很甜蜜
『我當時突然覺得他頭頂好像出現一道天使的光圈、
他不是在做警察工作而是在做社會救濟事業』
兩人沈默一陣
程程開了瓶紅酒、閒閒陪她喝了點覺得自己差不多要醉了
趕緊找話說
『你剛剛說你很會威脅人、我聽過龍哥說過一個故事、關於小乖的事你聽過嗎?
我說給你聽
龍哥說他剛跟王小明大哥搭擋的時候
有個媽媽讓人帶來找王大哥
那媽媽淚眼婆娑的跟他訴苦說她小孩在學校受到人家霸凌欺負
她說小孩真是一個很乖巧很可愛的孩子
但就是很不幸、小孩的身體是男生、內在的靈魂卻是個女孩
所以從小在學校都受到各種異樣的眼光甚至是肉體上的暴力對待
最近在學校有個同班同學更是變本加厲的欺負他
小孩連上廁所都不敢
做媽媽心疼小孩也去學校跟師長抗議了
但是小乖還是繼續被欺負
媽媽幾乎是跪下來求王大哥幫忙
王大哥溫言安慰她、請她回家然後當天就到小乖學校去了
龍哥看他什麼申請都沒有就直接闖進校園去
有點不安地問他『這樣不好吧?』
王小明說『我們是學生親人送便當來的要申請什麼?』
龍哥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跟他一起進去
結果一進教室、當時好像自習課之類的、教室裡面沒有老師亂哄哄的
王小明一進教室就很兇狠的模樣『陳小乖、你他媽的又在這裡準備你的計劃對不對?』
那小乖坐在座位上完全被嚇呆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王小明晃了一下他的警徽給全班同學看
『你又在這裡裝乖小孩吸引人家來欺負你對不對?
你他媽的死性不改耶、都幾歲了還喜歡玩這種變態遊戲』
轉過頭來對著旁邊不知所措的同學解釋
『你們不要看這傢伙長的清純可愛、他是個變態殺手、他專門潛伏在學校裡面
裝得好像很好欺負、然後吸一堆白痴王八蛋專門來霸凌他
這樣他會有快感、不知道這是什麼病
但是到了一段時間他積蓄的能量累積到一個程度
他就會怎樣你們知道嗎?』
王小明看著已經傻掉的同學
尤其平時都會欺負小乖的那幾個臭男生更是呆若木雞
王小明知道效果達到了、現在要加強殺傷力了
抓起了小乖的書包、手伸進去一摸、摸出了一把蝴蝶刀
『看到沒有看到沒有、這個死變態隨身帶著這玩意啦、先讓些笨蛋同學來欺負他
然後等到全班全校都會為他作證說霸凌確有其事的時候
他就會找機會趁沒人注意的情況下把欺負他最厲害的同學刺成重傷
重傷但是都避開要害不會立刻死掉、
然後他會在旁邊看、看那人流血痛苦呻吟直到死掉為止
最可怕的就是上了法庭、他一定會被判是自衛殺人、最後無罪釋放
這個變態小孩是我辦過幾百個案件之中最噁心的傢伙了
我本來長期在追蹤他但是被他逃了、直到昨天我才終於又找到他
你這變態、你不用想要再重施故技、我一定會緊緊看著你的
你們、、、』
王小明手指著全班同學
『說、你們是不是有人常常欺負他、在廁所裡打他鬧他脫他褲子、有沒有、快說、哪一個?』
同學們誰都沒說話不過眼神多少都會飄到那個欺負小乖欺負得最厲害的傢伙身上
『你白痴啊、你以後千萬不要跟他接近、不要單獨和他在廁所、
最好你給我轉學、你聽到沒有、要命的話就快點去辦、你知道他已經殺了幾個你這種白痴嗎?
你快給我滾出這裡就對了』
然後王小明轉過頭來指著小乖
『你給我安份點、不要想要再作案了、你這變態、我會隨時來找你的』
邊恐嚇邊跟龍哥走了
龍哥跟我說這故事的時候、又是笑又是搖頭又是不可思議地讚嘆
『這個王小明到底腦袋是什麼構成的啊、怎麼想得出這種故事啊!
不過他這樣做真的比勸告威脅那些同學不准再霸凌他有效多了、以後沒多少人敢接近小乖了』
小乖後來常來警局找我們
帶點自己做的料理或是自己準備的飲料來表達感謝、真是一個乖巧的孩子
龍哥說到這裡突然音調變得沈重
『一年之後我們居然接到噩耗
小乖在學校被人殺死了
我們趕到學校的時候看到他全身是血死在廁所
有人很惡劣的用拖把的棍子插他的屁股
可能是惡作劇過了頭失手結果殺了小乖』
龍哥說到這裡沈默了一下子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王小明抓狂、我看到他好像冒出火光的騰騰殺氣
我知道接下來有人會死得很慘了
他看了現場幾秒鐘轉身出去、問了幾個人、追到學校停車場去
那個小乖班上那個曾經欺負他最厲害的學生
遠遠看到王小明狂怒的模樣嚇得轉身就跑
剛好一個老師騎輛摩托車經過王小明身邊
王小明一把把他拉下來、跳上搶來的摩托車追上去
那個霸凌小孩很快被他追上、
王小明一腳把人踹倒在地上然後用摩托車把人逼到牆邊
小笨蛋上半身貼著牆下半身被王小明逼成雙腳開開的姿勢
王小明不斷地催油門、摩托車一點一點前進、作勢要讓摩托車前輪去碾他老二
那小孩大叫『不是我、不是我幹的』
王小明冷酷的聲音問他『是誰?』
『九班的陳東漢、我看到他們一群人匆匆忙忙、慌慌張張的從廁所出來
當時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後來聽說小乖死了、我猜是他們幹的』
『你知道為什麼不說?』
『我沒看到發生經過啊、而且我知道警察會先懷疑我、我以前欺負過他』
王小明看了他一下確定他說的是真的
摩托車退了出來、又突然催油門在原地甩尾、
機車轉了一百八十度、他壓低車身用排氣管燙了他大腿一下
小孩慘叫一聲
『你以前欺負過他、這算是給你的一點小逞罰』
當天晚上我們就抓到那群混蛋小孩了
那個帶頭的那個陳東漢還是一個黑社會小咖流氓的兒子
但是沒用啦、王小明決定要抓一個人的時候他才不會理你是黑社會白社會
當晚霹靂小組衝進去陳家把那臭小鬼抓起來把人丟進牢裡去
王小明那時已經冷靜下來了沒有上門親自動手打人
但是他安排了一些人、在監獄裡好好伺候那幾個少年
把他們折磨的死去活來、讓他們一輩子都沒辦法再欺負別人
程程聽完、閉眼想了一下
『這段我沒聽過、不過我親眼看過一次更加凶殘暴力的
有次他被委託去找離家出走的小女生、十四歲而已
那媽媽和爸爸也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差不多跪下來拜託他了
那他當然就著手去找人
很快的、真的厲害、三四小時不到就找到了
不過當他聽到人是被帶到一家汽車旅館的時候、臉就沉了下來
有點沈重的說、恐怕事情不會太好看了
我們匆匆趕了過去
門一打開就聞到一股刺鼻的K他命臭味
然後一看、真的、會讓人徹底抓狂的畫面
女孩是被綁起來的、全身赤裸而且都是傷、
床邊七八個男生都沒穿衣服的
龍哥當時還有跟我們搭擋、他還能冷靜的告訴我快出去
當然我已經來不及退出去、王小明就已經徹底失控了
過程我就不多說了
八個裡面有三個是從二樓被丟下去
先打到半死才丟的
其他的不是他不想丟而是太重了他抬不起來
但是抬不起來的傢伙的手腳通通都是粉碎性骨折
我直接講結果
那八個男人當中最快能出院的是兩個月後
其中最嚴重一個是半年也還走不出醫院
所以你剛講那個故事、我腦中很能補足畫面的』
閒閒說『我還聽過龍哥說過一個故事
他們接到一個太太報案說她先生失蹤
他們去到他家裡去看狀況
龍哥問那個太太問題、王小明就在旁邊扭來扭去走來走去的
龍哥問完覺得沒什麼特別的打算要走了
王小明突然問女主人、她跟先生多久沒做愛了
那女主人罵他神經病
王小明說這樣問太露骨了嗎?
那你們有說話嗎?有打招呼嗎?先生有打你嗎?你有外遇嗎?他有在外面嫖妓嗎?
那太太矢口否認兩人感情不好
王小明說那你們是吵架不小心失手才把人打死然後分屍的嗎?
那太太怒道你有病、轉頭跟龍哥說你們警察怎麼這樣
警告他們快點離開不然要申訴他們
龍哥當時認識王小明還不深、深怕他給兩人惹麻煩想扯著他快離開
但是王小明一點都不理會那太太的威脅
纏著她一直問、
你是一個人分屍的嗎?有人幫忙吧?用菜刀砍還是鋸子鋸的?屍體丟到海裡還是山裡?
那太太越來越生氣、大吼大叫大罵甚至動手想把他們推出門去
王小明不斷地刺激她
殺人分屍講了十幾遍、那太太突然情緒崩潰
跪倒在地上大哭、我不是故意的、那真的是意外、我只是推他一下他腳滑就跌倒了、結果竟然死了
王小明冷冷說騙人、才不是跌倒、你是用菸灰缸砸他腦袋
那太太嚇傻了、脫口而出、你怎知道?
就這樣破了一個大案
龍哥說他真的佩服得五體投地
後問了好幾次到底是什麼東西讓他懷疑太太殺夫分屍
王小明本來都笑笑不答、後來比較熟了才終於告訴他
是漂白水味道
整間房子都沒有、只有客廳浴室兩處有
但是整體來說這房子並不是太整齊也沒有清理的多乾淨
所以就是為了特定目的才在客廳用到漂白水
男主人被報失蹤但是男主人的東西(比如牙刷、毛巾之類的)已經不見了
那就知道不是失蹤是被失蹤了
女主人雖然嘴巴不斷地說她擔心丈夫的安危但是聲音情緒並不符合文字
身為警察的我一接近她、她就會害怕地後縮
那就知道心裡有愧了
那社區雖然不是太高檔但是攝影監視系統還蠻多的
人不知鬼不覺地運送屍體是不太可能的
並且看照片知道男主人是胖子、女人不太可能抬得動他、
那剩下的解決之道就是分屍了
把人拉到浴室去肢解應該是選項
再來這房子明顯是長年被香菸煙燻過、但是客廳看不到煙灰缸、
那就可能是兇器被丟掉了
龍哥說從那開始他就不再把王小明當神經病看而是當神崇拜了
程程笑了、我說個我第一次看他辦案如神的樣子
一對夫妻報案說家裡被闖空門、失竊財物
我們第一次一起辦案我還蠻興奮的
還好那時龍哥也還在、不然我真不知道正常警察該怎麼問話
龍哥讓那對夫妻在客廳說明發生經過
他們出門個別上班、同時回到家裡來發現被小偷闖空門
龍哥專心聽他們說明事情發生經過、
王小明則是聽沒一半就這邊走那邊晃走來走去漫不經心的樣子
大部分都是先生在講、
講完之後王小明突然問說、失竊的那些物品平時都是太太收起來的對嗎?
太太微微一驚說對
王小明笑一笑請他們在客廳坐好、
龍哥把報案單、筆錄寫好請他們看清楚有沒有地方寫錯、沒問題就簽名
王小明則走到房子後面去、我當然跟著
他到了廁所突然一把把我拉進去
我嚇一跳以為他要毛手毛腳、就罵他變態住手要玩回家再玩
他突然停下來一副我是白痴的樣子看著我
『現在是誰變態啊?我在辦案你在發花癡』
我大力搥他你才花癡
他似笑非笑問我對證詞什麼看法、
我根本沒很注意聽還看什麼法啊
他搖搖頭叫我翻開馬桶水箱蓋子
裡面一包防水塑膠布包起來的珠寶也就是這對夫妻報失竊的東西
我傻眼
他又把我帶到書房叫我看天花板
問我哪裡看起來不一樣
我看半天覺得都一樣
他苦笑選定位置
拿出小電筒給我、拿張椅子叫我爬上去
我一爬上去他就偷翻我裙子
我想踢他差點跌下來
被他鬧了半天我才在天花板上面找到另外一包東西看來都是證卷房契文件之類的
下來後我罵他你剛剛幹嘛
他笑說你什麼都不懂、我還得費精神教你、不趁機要點學費不就很浪費
等我們把東西拿出來給夫妻一看、
那先生滿臉驚異羞愧、那太太轉身就打了下去兩人鬧成一團、
果然是老公幹的、自己偷了東西再報警假裝被盜
我們逮人回警局去
在車上我趁龍哥在、
他還不敢做些變態要求的時候問他是怎麼看出那個丈夫說謊的
他笑笑看我一眼意思就是欠的回去再還
我點點頭表示我知道了
你看其實我們感情蠻好的可以用眼神溝通、對不對
問到這句話程程突然又哭了出來
閒閒趕緊問她後來呢、到底怎麼知道的
程程回憶
王小明解釋
這位小偷先生在敘述過程的部分都很流暢很快速
感覺像是練習過了
但是只要龍哥問他問題就會停下來想一下
而且想過了、他的答案還是不確定感十足
重點更在於回答問題時的聲調、人緊張時會音調會繃緊
還有他眼神閃爍、手腳擺放位置都顯示他心虛
另外房間裡的東西是被翻亂
但是刻意翻亂跟找尋東西時弄亂的亂是不一樣的亂
這是個知道東西藏在哪裡卻不直接動手反而故意把周圍弄亂的感覺
所以可以判斷是這位老公自己幹的可能性很大
當然最簡單戳破他的方法自然就是找出證物
證物可能還在家裡
尤其地契之類的文件不太可能放到外面去
如果是女主人犯案東西就會藏廚房臥室、那是女人的地盤
而一般人藏東西、廁所馬桶水箱應該就是第一順位
文件類要藏書房應該會夾在大本書裡面
但是這個男主人的書不多
從他書架看起來是買來擺設用的不是真的有在讀
所以就從天花板著手
所以結論就是破一個案子是不是很簡單呢
程程笑說、當時我和龍哥對看一眼都搖搖頭笑了
簡單是對王小明而言不是對我們
對我們最多懷疑而已不會這樣瞬間破案

兩人說說談談講了很多王小明的事情、喝了很多酒
就在閒閒覺得自己快撐不下去隨時會昏睡過去的三點五十分
龍哥居然打了電話過來
他一開始就請閒閒按成擴音讓程程一起聽
『程程、你聽得清楚嗎?你神智清醒嗎?
我有件事要拜託你做、你如果不是很清醒可以去洗把臉、我等你』
程程從懊悔痛苦狀態中振作起來
『你說、我會很專心聽的』
『我拜託妳、你現在出來、在不要通知任何同事的狀態下去認屍嗎?』
閒閒覺得龍哥這樣太過分了、這種事不能等嗎?
『喂、你這樣會不會太、、、』
話沒說完、龍哥就打斷她
『我有我的理由、程程你很聰明、你去看了就知道了、但是記住不要和局裡的任何人聯絡、不要、一個都不要』
程程腦筋快速運轉起來、『在是那家醫院?』
『我想請你自己查』
連在哪家醫院都不肯說龍哥賣這關子是要做什麼?
程程突然想通龍哥的意思
於是快快地答應了龍哥、
進了浴室梳洗然後拜託閒閒陪著她、
三更半夜兩人叫了計程車就趕赴醫院去
程程自己打了數通電話
想查是那家醫院救護車把王小明遺體帶走的
雖然是跳樓自殺、但是應該還是先再去急救
而且根據自己不太確定的記憶
當時救護車好像來得很快
自己還在頂樓哀嚎的時候就聽到急救笛音不斷的呼叫聲
但是電話越打越覺得古怪
沒有一家醫院有記錄在昨晚那段時間內有任何自殺跳樓事件
有一間醫院有車禍急救事件
另一家有老人心臟病發
更晚或更早也都查過了
似乎昨天是個太平日沒什麼災難沒什麼殺氣
程程越查越覺得事有蹊蹺
計程車司機聽著她打電話問道『小姐、到底我們要去哪家醫院?』
程程思索一下跟他說了王小明家的住址問他最近的大醫院是哪家?
司機想了一下那就OO醫院吧
『好、我們去OO醫院』
到了醫院程程查了急診室記錄果然沒有任何屍體或重傷病患送來
程程牙一咬、走進太平間要求看進出記錄、還是什麼都沒
程程快不出來同樣一輛計程車往另一家大醫院找去
還是一樣、沒有任何急救記錄、太平間有送來屍體不過是車禍死的女屍
而且是十二個小時前的事情
就這樣兩個女人和同一輛計程車找了十幾家醫院
通通沒有王小明的遺體
天一亮程程乾脆叫司機開到殯儀館去
殯儀館人員一查記錄也是什麼都沒有
程程累垮的臉上露出一點點希望的光彩
想了想決定回去王小明的住處
到了之後程程車資之外拿了一萬塊給司機
那司機很高興隨口說道『小姐不管你找的是誰、希望他平安無事』
程程眼眶一紅謝了他
腳步有點發抖的走回王小明的公寓
閒閒知道她昨天受的刺激太大所以很小心的扶著她走
『不要怕我陪著你呢』
到了王小明公寓、門很順利地打開了
『奇怪、昨天為什麼我會打不開』
閒閒看了一下『哇、這是用指紋聲音開啟的喔、好先進喔』
程程被她一說心裏想到些什麼
趕緊走進門一看
房間裡的擺設佈置一如往常
程程一個一個地方檢查
在衣櫃找來找去口裡不停的說『不見了、不見了、都不見了』
『什麼東西不見了』
『我親手打給他的毛衣、圍巾、手套、襪子都不見了』
此時龍哥在門口敲門程程三步作兩步衝了出去
龍哥阻止她問話『先到頂樓上來看』
三人來到昨天事發現場
龍哥爬過鐵絲網站在王小明跳下去的位置
蹲下來拿了個東西給他們兩人看
有條繩子大約一米長、一頭綁在鐵絲網的鐵柱上
另一頭是個套圈
龍哥比了一下、那大小可以調整、要套住一個人的腳環當然不成問題
程程像是洩了氣的氣球坐倒在地上
『你是要告訴我這個王八蛋是惡作劇來嚇唬我的?』
『應該不是惡作劇、他這人雖然哮哮的、但是事情輕重緩急倒是很清楚、、、
我看我們還是下去房裡說話好了』
三人下到房間去、龍哥又檢查了窗戶
程程從窗戶邊緣稍微用力一扳、看到些窗戶有被動過手腳的痕跡
龍哥拿張椅子上下看了一會兒思索一下
『我猜是這樣、這窗戶可以連框帶邊整個被拿下來
他應該有放個安全網之類的東西伸出去接住自己、
腳上的安全索應該是以防萬一用的、
那個長度大約一米如果人跳下來應該可以剛好摔進來這房間
不過這樣可能腦袋會去撞到就是了
昨天王小明之所以後仰跳下、應該也是想直接掉在安全網上面、萬一網子不牢沒接住人、他腳環的那條繩子還能保命』
龍哥用手做了個人從頂樓直接摔進房間的想像圖
程程整個人攤在沙發上不能動『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龍哥說『我昨天回來現場檢查樓下、發現的確有跳樓摔下去的痕跡
血跡也非常清楚、是跳樓造成無誤
但是我看過好幾次跳樓、
人從二十樓跳下去摔成一團爛泥的時候不會只有血跡
而已還有骨頭、腦隨一大堆又黏又稠的噁心東西
但是樓下太乾淨了、我覺得奇怪、於是想去認屍
結果就跟你一樣
找了半天什麼都沒有
然後我就回來這裡看
東看西看越看越奇怪
所以就打電話給你、算是請你複查』
程程千萬個不解『這樣做除了讓我傷心欲絕又有什麼好處?』
龍哥『我就是覺得很怪、到底出了什麼事要讓他做這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