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0日 星期日

不知蹤跡

洛歡一聽師父說大姐夫有危險、心急如焚、跑得飛快就去找人
心裡一直禱告、大姐夫大姐夫你千萬要沒事啊
不知道是不是心誠則靈
居然就在大宅後面不遠處給她找到了
林清楓走得歪歪斜斜的、看來身體非常不舒服
洛歡從後一把抱住他、居然被一股不知哪來的力道推開
洛歡被那道力量推到半空中、林清楓才看清楚原來是洛歡、
手一伸把她拉回自己身邊
洛歡只顧著關心他忘記問剛剛這道力量是哪來的
『大姐夫你怎麼了?我先帶你回家好不好?』
林清楓搖頭吃力的回答『帶我到湖邊、快』
洛歡不敢拒絕只得用力地攙扶他
兩人越走越快
洛歡有點吃驚林清楓居然速度一點都沒輸她
走到湖邊、此時林清楓已經是滿身大汗、全身都濕了
林清楓喘息了一會兒對洛歡說
『聽好、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你要確實地照我說的去做、一點都不能打折扣』
洛歡快快點頭答應
只聽林清楓說
『你現在運功、使出你最大的力氣、一點都不要保留、一掌打向我的檀中穴』
洛歡大急『那怎麼可以、那樣的話你會重傷甚至死掉的』
『不要吵、閉嘴、照我說的做』
洛歡只是不肯
林清楓又急又慌、他知道時間快要來不及了
還好此時他看到程冰趕過來了
林清楓此時的思考的可快了、
如果拜託程冰應該也是一樣的答案、她也不會給我一掌的
不自覺地把想法說出口『沒辦法了、你不要怪我、事急用險』
洛歡奇道『大姐夫你說什麼?』
『我說不是故意的、對不起了』
洛歡還沒說話、林清楓竟然伸手把她衣襟拉開 
衣服扯下露出了整個胸部
洛歡又氣又羞大叫『你幹什麼?』
『還能幹什麼、幹這個』
右手動手去摸她乳房嘴裡還笑著『你身材很好嘛』
急速接近中的程冰一看之下氣瘋了
這個大姐夫竟然在洞房花燭夜調戲自己老婆的師妹
氣憤之下上前去就是一掌
這掌本來對準大姐夫的肩部想把他推開先
但在最後關頭林清楓身形一晃竟把自己胸口湊過來
這掌竟變成打在林清楓檀中穴上
林清楓被打得飛了出去
程冰和洛歡同時大喊一聲不要
人已經被飛開掉進了湖裡去了
洛歡急得大罵二師姐『你幹嘛打他』
程冰橫了這不識好人心的師妹一眼『先把衣服穿好吧你』
洛歡低頭看自己赤裸的狼狽樣趕緊把衣服拉起來
兩人趕忙跑到湖邊但是完全沒見到林清楓浮上來
程冰除去鞋襪、脫掉外衣跳下水去找
洛歡不識水性也踏進水裡在湖邊來回摸索
程冰上下水面多次卻什麼也沒找到
多名同門師姐妹聞聲趕到
會水性的也紛紛下水找人   
但是也是什麼都沒找到
林清楓就這樣死了嗎?先按下不表
回到林家後院柳如眉趕走了師妹惡狠狠地看了自己大弟子
潘文柔被師父瞪的嚇得半死
師父坐了下來伸掌在桌上一拍
『給我一五一十招來、你二姨到底叫你做什麼?』
潘文柔說沒幾句突然覺得腹痛如絞、整個人痛到跪了下去
『裝死啊、我都還沒動手』
『不是、不是、啊~好痛』
柳如眉看她不似做偽
伸手探她脈搏竟是受了極重的內傷
而且是極為高明的內力所為
比自已不知高明多少倍的功力
奇道『你剛跟什麼人動手?二姨嗎?』
潘文柔痛到不會說話了、過好一會兒才想起來、
『沒有啊、我剛剛就拍了那個人一掌啊』
『那個人?清楓?你叫自己夫婿做那個人?你真是、、、』
潘文柔又呻吟了幾聲就痛到昏過去了
柳如眉不知該如何是好
想叫管家去請大夫來幫忙看病
又想連我都比不上的高手的掌力所傷請一般醫生來看有用嗎?
此時竟看到潘文柔的下部流出鮮血
一看之下就知道自己師妹的連環毒計的全貌了
先讓英俊的兒子拐騙大弟子、把她誘拐失身懷孕
然後再出面哄騙她『只要林清楓死了一切都會美好無比』
最後天下首富的財產都盡為馬家堡所用
想到這裡、柳如眉不禁生起自己的氣
明明知道這個師妹野心勃勃、滿肚子的奸計還沒好好提防她
現在這個情同母女的弟子躺在地上失血
要不要叫大夫呢?叫了這醜聞流傳出去還得了?不叫難道看她死在這裡?
又林清楓到底去了哪裡?是不是被師妹擄去了?弟子們出去找找得怎樣了?

一切都沒有答案直到、、、、


圖與文無關只是說明洛歡胸部大小和湖邊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