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復仇之路

六天之後的中秋夜
在湖邊的空地上一群蒙面的黑衣人正在圍攻蘇州知縣一家人
知縣趁著中秋明月當空美景當前帶著愛女乘船在湖上賞月
飲酒吟詩玩樂盡興後、正要上岸回家之時、
一群蒙面亡命之徒突然圍了上來
一言不發就把家丁、捕快連殺了好幾人
總捕頭丁虎保護著知縣大人和千金小姐且戰且退
很快的蘇府上下一行十五人已經死到剩下三個捕快、一個婢女和知縣父女了
就在知縣危急存亡之際
突然間所有行兇蒙面人都緩下手看著知縣等人身後
好像看到什麼天底下最奇怪的事物似的
眼神所透露的驚訝讓最不該分心的捕快、知縣父女都忍不住回頭看到底怎麼了
他們看到了一個一頭亂髮全身赤裸的精壯高大男子從水裡慢慢走上來
全部的人都看傻了
這個好像是野人的傢伙卻神色自若地看著大家
『這麼熱鬧啊、三更半夜不睡覺打打殺殺很好玩嗎?』
他手伸出來指著蒙面黑衣人一個個的品頭論足
『這幾個所用的刀法裡面包括了少林、崆峒、山西楊家
這邊這個人的踢腿裡面有崑崙派的味道、
那裡那個人的刀法有五虎門的影子
這裡這個人的劍法應該是從峨眉劍法變出來的
這種四處收集來的亂七八糟武功大雜燴應該就是馬家堡沒錯了
馬家堡的人一天到晚鬼鬼祟祟幹些見不得人的事
你們幾個』
轉過來指著知縣等人
『是做了什麼?是擋了人家財路嗎?
啊、我認得你、你是蘇州知縣
莫非是官商勾結又鬧內鬨?不是!
哦、這個女的漂亮、是小妾還是女兒?
是女兒、啊、我知道了、他們是要演出英雄救美戲碼
這幾個蒙面的會把你們殺到剩下幾個
然後那邊』指著較遠處的樹林
『現在躲在樹林後面埋伏的那五個會衝出來救人
然後美女就會知恩圖報
對救人的少年英雄以身相許
哈哈哈、爛戲碼、但是有效
那看起來知縣你死定了
不殺了老爸、女兒沒辦法馬上以身相許
還有這個內奸會在一旁鼓吹、讓小姐趕快嫁出去』
他邊說邊伸左手抓住一名捕快後頸
『這人剛剛打得很激烈、
不過他向後、向左跳開閃時都比蒙面人的刀刃都快了一步、
跳開之後蒙面人才砍下來、然後他跳開就會剛好妨礙到自己人
這人背後或旁邊的兩個自己人都是被她擋住視線才被蒙面人砍中的
真是卑鄙無恥的內奸』
那名被他抓住的捕快大聲喊冤『不、我不是、我不是內奸』
『是嗎?那就是我冤枉你了?那這樣吧、我把你丟去他們那邊、
如果你不是內奸他們就會殺了你
如果你是他們就會饒了你
讓我們看看你是還是不是?』
『不要、不要丟、他們心狠手辣一定會殺的』
『那你是不是內奸?』
『是、我是』
兩名僅存的捕快大罵『連粘你這吃裏扒外的畜生雜碎』
這時樹林後面一個威嚴的聲音命令『全部殺了、一個不留』
蒙面人聞言瘋了似的大舉進攻、
全身赤裸的男人揮動連沾的身體擋住攻擊
轉頭笑嘻嘻的問知縣
『喂、知縣老爺大人啊、如果你把女兒許配給我、
我就英雄救美救你們一命、不然我要走了』
總捕頭丁虎見知縣呆住了沒回話、趕緊催促
『大人快答應啊、不然我們死定了』
知縣如夢初醒『小女可以和壯士結親的話當然好啦』
野人一笑『好、岳父大人在上受小婿一拜』
他把連沾的身體作為武器抵抗蒙面人
蒙面人果然不顧道義將連沾殺了
男人將屍體丟向其中一名蒙面人
那人只顧著接屍體、露出空隙被搶走手中刀子
男人左手持刀對蒙面人說
『不好意思、我左手太久沒用有點遲鈍、
所以如果沒有一刀斃命的話讓你痛久一點就不好意思了
這樣吧、只要你們有人能躲過我左手一招的、饒過不殺』
說完這臭屁到幾近瘋狂的話之後野人開始動手
刀招有如霹靂閃電一般
一十六名蒙面人連喊都沒喊出聲就全都死在他刀下、而且全數死無全屍
不是斷頭就是齊肩斷手甚至幾個是攔腰斬斷
知縣女兒遇到匪人來襲本來很勇敢面對一切不哭不叫
但是此時也嚇得緊閉雙眼不敢再看、身邊婢女則是直接昏過去了
丁虎多年當捕快以為自己什麼都見過了
但從沒看過這麼兇殘狠辣的殺人方式
而且丁虎覺得自己眼睛有問題
這男人明明雙腳都沒有移動
而十幾個蒙面人有的近有的遠、都在野人伸手可及的範圍之外
但不論距離沒人逃得過、通通一刀斃命
當然斃命了整個人都切成兩半了還不斃命
他到底怎麼砍到那麼遠距離外的人?
男人殺光了蒙面人回頭看著知縣千金小姐
『不錯啊、很勇敢啊、只有閉著眼睛沒有昏倒、我喜歡這個女人』
眼睛繼續盯著小姐大聲笑說
『樹林那邊這五個準備假裝救美實際搶女人的英雄們、
是要逃命還是要進來打?
規矩還是一樣、只要逃得過我一招的就饒他不死』
樹林外剛剛下令那聲音小小聲的說了些話、
五人立即朝五個方向逃走、
野人笑道『逃命也是個方法、不過一樣會死』
把刀朝往西逃的那人扔去、刀子飛進樹林插進那人的背心
又接連拾起兩把刀擲出連殺三人
只見發號施令的那人帶著另外一名青年已經快步衝出十幾丈外了
野人拾起四粒小石頭拋向天空去
破空之聲大做、石子落在那兩人面前
兩人被擋住去路只得停下來
野人如法炮製、繼續丟了七八顆石子將兩人一步一步逼了回來
剛剛下令的那人試著伸刀去擋開石子
刀子居然被石子打落在地
右手虎口被震裂、鮮血流了出來  
兩人被逼回到野人身前
野人問丁虎和知縣說『這兩人你認識嗎?』
丁虎定睛一看不禁大怒
『這是馬家堡的總教頭和馬家四少馬如電、
他媽的、昨天才來縣府裡作客、
說是要和知縣大人結交一番、原來是設下這陰謀』
野人笑了笑、
『好了、你帶人先走吧、再來是逼供、保證血腥殘暴不太適合你們觀看』
丁虎左扶著知縣、右攙著小姐趕忙離開
野人笑說『那是我未過門的妻子你要好好照顧啊、
知縣老爺別想毀約喔、我會盡快去迎娶千金小姐的』
緩緩走到總教頭和馬四少身前輕輕說道
『十天前我剛過門的老婆被你哥搶了、
現在我搶了你計畫中要搶的老婆、有沒有覺得很諷刺啊』
那總教頭王普賢大吃一驚『你你你、你是林家的、、、』
馬如電接話『你是林清楓?你不是中風嗎?怎麼會?』
林清楓『是啊、我是中風過、我現在好了、我好了你就死定了』
王普賢低聲怒吼『電兒快走』
提刀攻像林清楓、招招險招招毒、全是進手招數完全不顧自身安全
林清楓完全沒還手只是身子稍微晃動就閃過了他所有進招
這王普賢年紀大約五十有多、但是行動矯健尤勝年輕人
運刀如風快捷無比、一下就出了三十多招
馬如電完全不理會王普賢孤身奮戰、拔腿就跑、
正當他自以為已經逃脫大難時
林清楓兩指一伸夾住王普賢的刀子、輕輕用力就將刀從中柪斷
將斷刃擲向馬如電
王普賢竟然奮不顧身跳起、用身體擋住了斷刀
林清楓一怔、笑了笑『你以為這樣有用啊』
伸手奪過了王普賢手中斷刀擲過去
飛刀不偏不倚齊膝斬斷馬如電右腿
馬如電倒在地上發出慘叫
王普賢一聲怒吼、右拳擊出想要和林清楓拼命
林清楓不退不讓一記左拳、拳對拳硬碰硬
只聽骨骼碎裂之聲、王普賢整隻右手掌手骨盡碎
王普賢連退七八步、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掌
林清楓奇道『你怎麼會這麼關心他、關心成這副德性?』
像抓小雞一般的把馬如電抓了回來丟在王普賢身邊『你是他什麼人?』
王普賢恨恨地看著林清楓說『我是他師父』
『不是吧、師徒感情好到豁出性命救他、
可是這弟子完全不管你死活、一個人逃命耶?』
林清楓端詳一陣『你們兩個眼睛超像的,嘿嘿嘿、會不會是、、、』
王普賢大吼『閉嘴』
馬如電忍住痛罵到『你這狗雜種想說什麼?』
林清楓笑了笑蹲下來、隨手抓起一把刀
『這刀比較鈍、馬四少、你知道捕快為什麼用鈍的刀子嗎?』
馬如電又是一陣臭罵『我哪知道什麼狗屁捕快的事?』
『因為鈍的刀子割起來會特別痛、那些強盜土匪會比較快招供』
說畢就在他身上連割了七八刀、馬如電痛得不斷慘叫
王普賢看林清楓虐待馬如電、身子暴起一腿踢向他腦袋
林清楓把刀刃拿起來對準他的腳、刀刃硬生生地切進了裡去
王普賢倒是硬氣、忍住痛不叫
林清楓嘿嘿奸笑、
『老實說吧、是你跟馬夫人生的吧?
那女人聽說很容易上、只要有點本事的、值得她籠絡的就可以成為她入幕之賓』
馬如電聞言又是粗話痛罵
林清楓『到底你算笨呢還是孝順呢?
跟你說真的、現在為止我對你的傷害都是小意思、居然還敢罵我、
好、讓你嚐嚐真正的痛苦』
他一指點向馬如電丹田
馬如電這下痛到連慘叫都叫不出來、
整個人不斷抽蓄不斷抖動、遭逢到極度的疼痛
林清楓笑嘻嘻的問王普賢『想說了嗎?』
王普賢心痛地說不出話來只能點點頭
林清楓又是伸指一點、馬如電的痛苦立刻消除、
但還是痛到喉嚨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能不住喘息
林清楓問道
『你這身功夫是崆峒派的吧?林雅茹是看上你什麼?總教頭?
你真的教馬家堡所有人功夫?』
『我是教導入門弟子的總教頭、比較進階的功夫由馬夫人親自傳授』
『那崆峒派和馬家堡的關係是?』
『細節我不清楚、但是主要是崆峒派幫助馬如雲公子當上武林盟主、
而崆峒派可以一年從馬家堡拿到五千兩』
『那麼少?從個賭場拿保護費都不只這個數字了吧?』
『這是有原因的、、、』欲言又止、聲量也越放越小、
示意要林清楓靠近來聽
林清楓慢慢接近他
王普賢左手微微抬起、掌心向上一扳、一堆細針從手腕射出
林清楓行動快如閃電、及時把馬如電拉過來擋在身前、細針全數射在他身上
王普賢淒厲 慘叫『針上有毒、解藥在我懷裡、快救他』
林清楓手輕輕在馬如電背上一拍
毒針竟然全數被逼出身體
接著又一拍將毒血也被逼出體外
王普賢拿解藥要餵他服藥
解藥被林清楓拿走、王普賢左手被他用力抓住
那綁在左腕處的暗器像隻手環一樣掛在手腕處
一個機括綁在中指、
只要手掌用力一抬毒針就會從手腕下方激射而出、
真是超級陰險也超級厲害的暗器
林清楓用力抓下去、將暗器捏碎、碎片則鉗進了王普賢的手臂裡去
王普賢這時再也忍受不住、痛得叫出聲音
『馬家堡這些無聊的陰險玩意還真多啊、還有沒有?再拿出來玩啊』
王普賢只剩下喘息的力氣了
『喂喂、總教頭老兄、他到底是不是你兒子』
看著一旁痛苦不堪的馬如電、王普賢點點頭
『馬夫人說是你的種你就信了?』
『算算時間也的確是』
『哈、好吧、現在快快說吧、解藥在我這、不用我再刑求了吧、馬夫人如何計畫稱霸武林?』
王普賢此時已經全然絕望、
只希望能多說一刻是一刻、給自己兒子一點機會活命
把林雅茹籠絡江湖各路人馬的計畫一一道來
比如崆峒派就是由他做中間人和掌門聯絡溝通
還有各地方的山寨、鏢局、賭場等等生意的利益分贓
各個幫派的武功的偷師
探聽各個門派當任要職人物的隱私、找尋可以威脅利誘的消息
但是到底有誰的醜事被馬家堡掌握住了、這事王普賢就真的不知道了
這只有林雅茹或者是馬如雲等兩三人才會知道的
問了小半個時辰林清楓想到
『蘇州知縣是怎麼礙著你們的利益了?要勞動四少爺親自來動手』
『電兒看上了知縣千金、又有人出錢要蘇州知縣這個位置空出來、
所以馬夫人想出這個一石二鳥的計畫
幹掉蘇州知縣、電兒則可以得到知縣千金』
林清楓又問了幾個問題、確定王普賢已經全數托盤而出
拍拍手笑道、『好了、謝謝你的知無不言無不盡、這就送你上路了』
『等一下、我老命一條也不在乎了、但是可以求你放電兒一條生路嗎?』
『確定要讓他活著?』
『確定確定、求求你了』
『好啊、饒他不死可以啊、
不過呢、我會挖掉他雙眼、砍斷他四肢、切掉他那話兒、再割掉他舌頭、
放心、我會讓他活下去的』
王普賢低吼一聲想跳上來和他拼個同歸於盡
林清楓伸出髒兮兮的腳掌壓住他
『不用替他難過、我向你保證、馬家上上下下我會殺的乾乾淨淨一個不留』
說罷將一把刀子拋上半天高、
王普賢眼睜睜看著刀子從高空落下插進他胸口直至刀柄
人當然立即斃命
馬如電看著師傅慘死、嚇得半死不停發抖
『不用這樣害怕、
你哥哥搶了我老婆雖然我一點都不愛那個女人、
不過還是給我一頂綠帽戴了、此仇不共戴天、我一定會報的
我保證你全家都會下地獄去陪你、你那淫蕩下賤又陰險的老媽我會留在最後殺
至於你、謝謝你今天的愚蠢把戲讓我賺到個老婆、知縣千金和我算是門當戶對了、
為了感謝你、饒你不死吧、不過不能讓你告訴別人我從地獄裡回來復仇了、所以就這樣吧』
說完、一掌打在馬如電頭上、
這掌讓他陷入比剛才更加可怕的無止盡痛苦之中
林家獨特的內力鑽入馬如電體內產生的痛楚會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連續的痛苦最終會讓他使盡最後一點力氣去自殺以求解脫

帶著殘忍的微笑林清楓走向蘇州城、走向他的復仇之路



圖與文無關、用來形容美麗的知縣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