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知縣千金


在湖邊殺了馬家刺客之後一個時辰
林清楓帶著笑大搖大擺走進知縣府去
這個蘇州知縣姓蘇名啟用、女兒名叫蘇媛媛、
在門口看門僕役還跟他囉唆
林清楓冷冷看他一眼就讓人閉嘴了
神功大成之後
林清楓散發的氣勢足以冰凍地獄裡的火焰何況一個不長眼的小僕人
總捕頭丁虎剛好人走出來知縣家門口、一看到他趕忙上來問候
『恩公恩公您來了』
『麻煩一下、稱謂要搞對、我是姑爺、不是恩公』
『是是是、姑爺您等一下、我去通知老爺』
『不用了、做女婿的自己來行了』
 林清楓登堂入室把縣老爺官邸當作自己家毫不客氣的闖了進去
看到蘇知縣已經累到睡了
就悄悄地溜進了千金小姐的閨房裡
丁虎完全不敢阻攔、眼睜睜地看他囂張地走進去
千金小姐剛叫婢女準備一桶熱水來洗澡、要洗去一身的疲憊和驚嚇
竟然見到一名陌生男子闖入
婢女和小姐同時放聲尖叫
聲音才剛發出卻被林清楓點中啞穴、硬生生的停住
千金小姐蘇媛媛大怒隨手拿起小木盆就砸了過去
林清楓伸手接住笑嘻嘻的『小姐是要我幫你洗嗎?為夫的非常樂意』
這時蘇媛媛才看清楚這人是剛剛救了他們的男人
這人已經穿上不知哪來的粗布衣裳不再是赤身裸體了
想跟他說話、嘴巴動了幾下卻完全發不出聲音
林清楓笑說『如果答應我不再鬼叫我就幫你解穴、驚動下人甚至岳父大人衝進來看見我們夫妻在此鴛鴦戲水成何體統』
說罷就幫她倆解穴、吩咐婢女出去吧、『不用你服侍了、我來就好』
女婢嚇得不敢動彈、林清楓也不理她、逕自過來幫小姐洗澡
蘇媛媛抓著 一條毛巾把身體擋住『別過來、再過來我就叫了』
『叫啊、我不是很在乎啊、叫多點人進來看你赤裸裸的身體啊』
『你再過來我就咬舌自盡』
『咬啊、你看我今晚殺多少人了、根本不在乎再多個死人、
只是呢、你要是死了、那知縣就不是我岳父了、既然不是我岳父我何必保護他、
我如果不保護他、不出三天馬家堡就派出暗殺隊來、到時你們父女黃泉相見吧』
『你真是無賴』
『當無賴可以搶個知縣千金當老婆、我幹嘛當好人』
蘇媛媛看著他想了一下、吩咐侍女退下
連叫了三聲、侍女才聽到小姐的話連滾帶爬的逃了出去
林清楓人蹲在澡盆旁賊嘻嘻邊看邊笑
蘇媛媛臉已經紅到不能再紅
林清楓一副死人樣『娘子水夠不夠熱要不要再加水』
『不用了』
『可是我也想洗耶』
『我起來讓你洗』『不用了、我們夫妻來個鴛鴦戲水好了』
說畢就真的脫衣脫褲
蘇媛媛大急、『你不要這樣』
『夫妻就是這樣』
『那要等你明媒正娶、拜過天地之後才可以』
『那種蠢事我這種野蠻人才不幹』
蘇媛媛見他真的要跳進澡盆
只得奮力爬了出去
想不到林清楓沒有動手動腳只是人泡進澡盆看著她笑
蘇媛媛七手八腳把衣物亂七八糟的往身上穿
『不用急啊、不管你穿多少、我都可以在一瞬間扯掉』
然後又賊笑『你身材不錯啊、玉潤圓融、穠纖合度、人間絕色啊』
蘇媛媛穿戴起來轉過頭來
『你才不是什麼野人、你根本是讀過書的』頓一下『
讀過聖賢書的人還這麼不知羞恥、半夜闖進女子閨房、你要不要臉』
『誰不要臉、你看過我的裸體、我來回看有何不妥、所謂禮尚往來、此乃人情義理』
『胡說八道、你不穿衣服四處亂闖、還敢說我看你、我哪有看你』
『那你說、我的下體長什麼樣子』
『閉嘴閉嘴』
『幹嘛害羞啊、那多看幾眼吧、多看幾眼就不害羞了』
說完人就跳出浴盆
濕搭搭地就往蘇媛媛走過去
蘇媛媛緊閉雙眼靠在牆角完全不敢動彈
男人身體緊緊靠著她
『女人真香啊、我忍了好多年沒碰過女色、真想現在就把你吃了』
蘇媛媛伸出顫抖的手徒勞無功的想推開他
被他抓住『好柔好白啊』
說完把她手握過來親了兩下
蘇媛媛想抽回卻完全不能動
伸另外一手去推又被抓住又被親吻
兩手被他推到頭上
這男人的鼻子貼在她臉蛋上上下下聞著她的氣味
蘇媛媛本來嚇得閉上眼睛、但是又忍不住張開眼看他
『好美的眼睛、從這裡開始吻吧』
眼睛鼻子臉頰最後嘴吧
他吻的很溫柔但是吻得很深很久
蘇媛媛被吻的快喘不過氣了
他才放開她然後去解她衣物
蘇媛媛死命抗拒
林清楓溫柔說道
『我是看你衣服太濕了、想幫你換件乾的而已、沒什麼下流的想法啦』
蘇媛媛『信你才有鬼、我又不是笨蛋』
林清楓笑說『我都脫光了你不脫像話嗎』
這對話越來越莫名其妙、
蘇媛媛快要說不下去的時候靈機一動
『你辛苦一晚了、我叫人給你準備點吃的、先吃點東西我們再慢慢談好不好』
『我不是辛苦一晚、我是連續六七天沒吃點正常的東西了、給你這麼一說、我倒是真需要吃點東西了』
『那先穿上衣服』
『不要、那衣服又髒又臭我從農家偷來的、你叫人找些好衣服給我穿吧』
蘇媛媛看他的身材、至少高了父親一尺、哪裏找好衣服給他?
突然想到自己一個胖表哥有次在這裡住、做了一套衣服卻一直忘了拿回去、高度是不夠但是尺寸夠大勉強給他套上
然後吩咐廚房趕緊起火做菜、
婢女回說現在很晚了把廚師叫起來恐怕還要一段時間才有得吃
林清楓笑說『事關小姐的貞操千萬得快』
蘇媛媛橫他一眼
林清楓不再調戲她
叫她把酒先拿上來
蘇州知縣就算自己不買酒也有一堆趨炎附勢之人送上美酒大禮
林清楓連乾了幾十杯大呼過癮
連連吟詩助興還叫千金小姐彈琴作樂
蘇媛媛看他肚裡墨水不差不禁暗暗慶幸
如果日後真的與這狂人成親倒也不是嫁給目不識丁的市井之徒
過不多時飯菜一道一道的上桌
林清楓像是餓鬼似的狼吞虎嚥
一人吃了十多人份量
吃完之後林清楓往小姐床上一躺就沈沈睡去
蘇媛媛等了一會兒靜悄悄地想要出去
林清楓突然睜眼醒來說道『我不准你離開、你要躺在我身邊睡』
蘇媛媛想要拒絕、看到林清楓眼神中帶著期待
心一軟點頭答應了
『你要答應我、不能對我做更過分的事』
『我們之間還有更過分的?那是什麼?』
蘇媛媛瞪著他、林清楓笑著答應了
兩人躺在一床
林清楓幾乎是一閉眼就睡著了
蘇媛媛可是完全沒有睡意
一個中秋賞月竟然完全改變她的一生
這樣驚心動魄的變化可不是天天都會遇到的
蘇媛媛思前顧後想東想西、終於在破曉時分不支累到睡著了
第二天蘇知縣一醒來就聽到丁虎稟報
昨晚救命恩公已經登門入室並且自封駙馬睡進了女兒房裡
這一氣可不得了
要丁虎隨他拿刀殺進女兒閨房救人
丁虎當場就搖頭拒絕
『老爺、別衝動啊、那人的武功你昨天也有看到了、
別說是我了、你叫一百個捕快齊上甚至調來御林軍也是送死而已
我問過婢女阿娥了、
那人雖然怪怪的瘋瘋的、但是並沒有強迫小姐、兩人應該沒事
我是要勸老爺考慮一下再來的事啊』
『什麼再來的事?』
『馬家堡派出殺手來刺殺老爺、現在失敗了、
一定會再派出第二批人馬啊、武功一定會比這一批更強、手段更殘暴
馬家堡的風評我聽過啊、都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難聽話啊
老爺你不怕、我可不想死啊』
『那依你之言、我該如何?』
『等這位姑爺醒了、和他商量才是啊、大人啊、小的不敢妄自尊大、
大小姐的終身大事也絕對輪不到小的來開口
但是小的多年和江湖人物打交道的經驗看來、
和這種絕頂高手保持好關係對大人的仕途絕對有幫助的
如果他是你女婿的話那就更妙了
更何況眼下的生死關頭不是開玩笑的、
昨天的事我現在想起來還是嚇到快尿褲子
大人難道不怕嗎?』
蘇知縣陷入長考、沈默好一下子、有點不甘地說
『吩咐阿娥、等到小姐清醒了我要見她』
那個他說的是林清楓還是女兒、丁虎不是很清楚不過也用不著問了
林清楓睡到午時才醒過來
蘇媛媛躺在他身邊被他抱住了動彈不得、
終於看到他醒來嗔到『你這睡豬終於醒了、讓我起來啦』
林清楓聞言把她抱得更緊『偏不放』
『放開啦、我要、、、、放啦』
『要解手嘛、幹嘛不說清楚、是要尿尿還是大便、我抱你去吧』
說畢真的把她一把抱起來、擺成要幫小孩尿尿的姿勢還伸手去解她裙子
蘇媛媛急得不斷掙扎『放開啦、你這樣我沒辦法解手啦』
『要吹哨才能噓噓嗎?我吹得很好啊』
蘇媛媛氣到快斷氣了才從他懷裏逃出來
一個箭步就逃到茅房去
好不容易解手完畢出來林清楓站在茅房外
他一臉正經地說
『雖然是夫妻、但是大便小便還是得分開上的、
這就是古人說的夫妻本是同林鳥、大便到時各自飛』
蘇媛媛白他一眼『有這句詩嗎?』
『不然那你要和我一起享用茅房嗎』
蘇媛媛笑罵『瘋子』然後快步逃走
林清楓用完茅房回到她房裡、看到婢女正在幫小姐梳妝打扮、
躺回床上但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蘇媛媛從銅鏡看他害羞的說『我爹說如果我們起來了去見他、他有話要說』
林清楓怒道『你說什麼?』
蘇媛媛一驚『我說錯什麼了?』
『什麼你爹、你爹不就是我爹、岳父大人對我恩重如山、送我這麼如花似玉的美嬌娘、我難道連句爹都不叫嗎?什麼你爹我爹的』
婢女阿娥知道不該笑但是還是被逗的笑了出來
蘇媛媛白他一眼但是心裡倒是甜甜的
這人莫名其妙、似瘋似癲
但是經過昨天的事、蘇媛媛也知道自己也不大可能嫁給別人了
自己身體都給他看過、也給他親過了更別說自己看過他全身上下
這樣的閨女還想嫁給誰、誰還會想娶自己
除了認命之外、這個人散發一種強大自信的氣質、
瘋瘋癲癲外表下更有種吸引人的魔力、讓千金小姐也忍不住動心
這人將來雖不可能是翰林學士、但肯定會是一方碩彥
『岳父大人、我是說爹爹找我何事?
像我這樣知書達禮、斯文有禮、文質彬彬、飽讀詩書的讀書人
沒有遵照古禮帶齊禮物是不能前去向岳父大人請安的?』
阿娥聽到這裡又笑了出來
蘇媛媛自己也笑了但是聽到阿娥偷笑還是瞪她一眼把阿娥嚇到掩住自己嘴巴
『那個半夜私闖黃花閨女閨房的是那種知書達禮啊?』
『沒辦法啊、我們兩個算是私定終身的、一開始已經於禮不合了、接著只好繼續不合禮法、不過也不能算是失禮、畢竟我倆是發於情止乎禮、
先要發情、然後才有辦法止於禮』
蘇媛媛不理他鬼扯『走啦、我們去見、、、見爹爹啦』
林清楓笑了笑『我就這副鬼樣子去參拜岳父大人?』
阿娥趕緊過來給這“姑爺”整理一番、刮去鬍鬚、梳好頭髮
套上那不太合身的衣服
蘇媛媛帶著他來到父親書房、
蘇知縣見到林清楓已不再是殺氣十足的赤裸野人模樣、
可以說是一表人才的書生打扮
先是一呆然後乾咳一聲、有點不知從何說起的慌亂
林清楓誇張的作勢要跪下一拜大喊『岳父大人、小婿有禮了』
蘇知縣有點嚇壞了忙說『免禮免禮、大家自己人不用多禮』
林清楓膝蓋離地三寸時就順勢站了起來、自行免掉了這一跪
『岳父大人太客氣了』站得直挺挺的看著蘇知縣
蘇媛媛差點笑了出來
兩個男人互看、一陣寂靜的尷尬
蘇知縣終究還是想到話題『不知賢婿哪裏人氏?尊姓大名?』
蘇媛媛雖然自己也想知道不過還是覺得好笑
居然有這種翁婿、訂下名份還不知道姓名
林清楓淡淡說到
『小婿姓林、單名一個涼字、家無定所、父母早逝、九代單傳、無親無故』
這擺明是胡扯讓知縣閉上了嘴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罵
林清楓正色道
『小婿倒也不是對岳父大人沒禮貌、
只是武林中人避禍躲災用假名假姓是很自然的事
將來成親之後自然會一五一十說給媛媛知道
現在岳父大人就包含一下吧、
我想這樣吧、還是吩咐廚房送上午餐、我肚子又餓了』
『你豬啊、半夜才一個人吃一桌飯菜、現在又餓了』
『是啊、我是豬公、所以娶母豬』
『誰是母豬?』
『看誰嫁給豬公啊?』
蘇知縣看不慣女兒和相識不到一天的男人打情罵俏
忙打斷兩人、吩咐上菜
林清楓又是狼吞虎嚥吃得不亦樂乎
酒足飯飽林清楓打了個很響的飽呃
蘇知縣快快轉過臉怕女婿見到他這丈人不屑地皺起眉頭的臉色
林清楓衝著蘇媛媛傻笑
『雖然不是丈母娘、但是丈人看女婿也是越看越有趣吧』
蘇媛媛有點怕他繼續說傻話惹火父親
還好林清楓接下來說
『岳父大人心下最想問的應該就是我會不會留下來保護知府一家
請放心小婿已經做了萬全安排、
有些人會進來府裡工作、比如說這兩位』
手一揮兩個僕役裝扮的中年男女走了進來
完全不知道他何時安排好這一切的知縣父女有點傻了眼
這兩人走了進來對著知縣父女行了一禮
對林清楓則跪下大拜
林清楓『起來起來、我是姑爺、這是老爺、小姐』
兩人趕緊站起、臉上都有淚痕
林清笑說『幹嘛這麼激動』
兩人連回『是是』伸袖在臉上擦擦、已不再有任何激動情緒、一付恭敬樣
『你現在是、、』
『前任管家老爺爺就叫福伯、我也同名好了』
『那要變老一點囉』
『是』
『那你呢』
『廚房有個大娘叫李二娘、我就代替她了』
林清楓轉頭看著莫名其妙的知縣父女、
『這是我在老家幫忙多年的管家、以後就在知縣府上服侍岳父、愛妻了』
蘇媛媛問道『原來的福伯、李二娘呢』
『已經殺了丟到河裡餵魚了』
蘇媛媛大驚、掩嘴忍住不叫出聲
那管家將趕緊解釋
『姑爺說笑的、福伯已經給他一筆養老金回老家了、
李二娘另外介紹薪資更好的工作了』
蘇媛媛瞪著林清楓『你很無聊耶』
林清楓笑笑『兩人之外其他在府裡工作的人就不介紹了、
總之、我再待幾天就會離開去辦事、
府裡有他們就不用害怕、
保證不論是馬家堡、豬家堡還是牛家堡都沒辦法碰你們一根寒毛的』
聽到這男人再幾天就要離開、蘇媛媛心裡竟然有點酸楚
蘇知縣還要在說些什麼
林清楓搖搖手『
岳父大人、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會讓人欺負你的
如果是你要去欺負人基本上只要不是太過分、
只要不要是殺人抄家強姦良家婦女
我都不會管、
至於以後我們怎麼相處、我想到了會跟你說的
現在、容我躲起來休息、我身體還有些地方沒有完全調整好』
蘇知縣真不知道該喜該憂該氣該笑
林清楓就這樣又在蘇媛媛房中睡了三天
醒了就吃喝一頓
飽了就睡
睡起來就又起來大吃大喝
蘇媛媛真以為嫁給了一頭豬
而這頭豬並沒有再對她毛手毛腳
最多就是抱著她睡覺或是握著她的手溫柔的微笑看著她
三天後早晨蘇媛媛醒來看到一張字條
『愛妻、
相公身懷著後天下之憂而憂、先天下之樂而樂的偉大胸懷
要去闖蕩江湖行俠仗義了
雖然和愛妻的分別、讓我肝腸寸斷
但是想到江湖中千千萬萬的美女
我還是毅然決然地出發了
你不用太想念我、
只要早午晚各想一次就好了
睡前可以再想一次算是利息
睡夢中則可以想我親吻你的情形、雖然身為千金小姐想這種事很羞恥
但是只要別跟別人說其實也不算真的很羞恥
總之、做夫婿的走了、
你千萬別想琵琶別抱、改嫁別人、我是會殺人放火的
夫留』
看完這”情書“蘇媛媛再也忍不住捧腹倒在床上狂笑
笑聲大到阿娥以為出了何事趕緊進門來查看

蘇媛媛笑到最後自己都沒注意到眼淚流個不停


圖與文無關、只是用來形容蘇媛媛衣衫不整的樣子、
我發覺我的圖裡面把衣服好好穿好的、、、、很少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