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星空晚宴(武俠小說第十一段)

前言、
居然有人說他在跟我的小說
本來我看一篇才三四十人看
所以也貼得很不起勁
想到說再來就快進入床戲階段了
沒人看就算了、也不是很想貼了
想不到啊想不到
好吧、感謝讀者、繼續貼出來




林清楓給柳如眉追打、連滾帶爬逃了開去
兩人前逃後追的跑進了食堂
所有弟子都呆呆的看著兩人
林清楓停下來裝得若無其事的含笑看著眾人
柳如眉大羞、也只有學林清楓的態度、沒事人般的入席用餐
林清楓坐下來一看不禁呆住了
這哪叫飯啊、根本只有一碗稀飯一點青菜
半點肉也沒看到
『這是清修人在吃的餐點嗎?我可以吃不是修行人的飯嗎?』
眾女弟子有的笑有的嘆氣
原來林家婚禮之後、潘文柔打傷林清楓之後、
林家上下的所有僕役通通消失
柳如眉和弟子們找遍了林府上下沒看到半個人也找不到任何值錢的東西
所謂富甲天下的驚人財富憑空消失了
更扯的是回到真清觀那三個老道姑也不見了
平時照顧大家生活的人就消失了
雪上加霜的是潘文柔和程冰都受傷了
程冰的內傷隨然嚴重但是並不致命
潘文柔那流產的失血狀況不去看醫生不行
但是剛結婚就流產的臭名可不能流傳出去
柳如眉煩惱但不知該如何是好
還好她聰明伶俐小弟子方小玉想出一個辦法
把一個大夫從他家裡『請』來出診
蒙上一塊黑布直到房裡才鬆開
然後把大師姐放在床上
拉上床簾讓醫生看不到臉
診療完同樣方法把人送回
然後去回春堂拿藥
回春堂是林家開的藥鋪、
林老爺有規定窮人出家人拿藥不用給錢
雖然那藥鋪伙計看到藥方
覺得有點奇怪、抬頭看了穿著道袍的方小玉一眼
但是終究還是把藥給了她
方小玉心虛的要命但還是成功地幫師姐拿藥回來救命
但是再聰明的女孩還是不知道沒錢該怎麼餵飽師父師姐二十個人
只得把林家裡面還能找到的東西拿出去賣
但是年輕小女生哪裏知道她拿的碗盤其實都價值不菲
被當鋪掌櫃用少少一點錢打發了
只得靠那點錢買些米買些菜養活大家了
林清楓問清楚了這一切、
奇道『林家人通通失蹤了?怎麼會?林家少爺也不見了?』
問到這兒
人人面面相覷無人敢答、無人能答
弟子們已經大約知道大師姐失貞
柳如眉乾咳兩聲正想胡混過去、一人走了進來
向師父行了個禮無精打采的回了座位、食不知味的吃了起來
柳如眉向她說『歡兒、來跟你師叔行禮』
來的人正是洛歡
林清楓落水多日、只有洛歡不肯死心
天天日出就出去尋找、日落才回到林府稍作休息
整座大湖已經被她找遍但是還是完全沒有林清楓消息
洛歡一日比一日傷心、弄得憔悴不堪
這時聽到多了個師叔不禁大奇
抬頭往林清楓瞧來
立即雙眼睜得大大的、死命的盯住他
柳如眉說『這是師公了了道人的關門弟子、風青林風師叔、趕快問好啊』
洛歡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他、嘴巴閉的緊緊的、行了個失魂落魄的禮
柳如眉知道她這些天為了林清楓的事已經身心俱疲了也不怪她
叫她回座吃飯
林清楓笑說『我看這點飯菜不夠讓大家溫飽、我到鎮上弄點東西回來吃』
柳如眉問『你有錢嗎?』
林清楓在口袋摸了幾下『錢財乃是身外之物』
『那就是沒有了』
『這個呢、我等江湖俠士視金錢如糞土』
『所以你有糞土?』
『我還是不和師姐你說了、我弄吃的回來你就知道我的厲害』
林清楓問說誰負責買菜、就請了方小玉和他一起去採買
一屋了家門、方小玉就問『師叔你到底是有錢還是沒有』
『這不是重點吧、現在的重點不在有錢與否、而在於大家吃飽與否、你搞錯重點了』
『問題是沒有錢就沒有辦法吃飽啊』
『這就是你的問題了、你看不清楚事情的真貌
比如說我現在是壞人、拿了這隻劍要殺你、你是要打我的劍還是我的人呢?』
林清楓順手拿起了方小玉的佩劍對她比劃了幾下
方小玉說『當然是打你啊、可是要打過你的劍才有辦法打倒你啊』
『錯了、劍歸劍、人歸人、兩者混在一起看就全錯啦、來、換你拿著、用劍擋住我』
方小玉拿著劍對著林清楓
林清楓身子向左踏一大步佯攻
方小玉劍跟著他刺向他胸口
林清楓快速一個轉身竟然已經來到她身後、一把抱住她然後放開
『這樣簡單說明、我的重點是制住你、跟你的劍一點關係也沒有
你的劍是用來檔住我的、如果擋不著、劍就一點用處也沒有、
所以你該怎麼辦?』
方小玉一點就通『我懂了、再來一次』
林清楓又是佯攻右邊
方小玉作勢要用劍橫劈、林清楓想要向左就被擋住了、
但是林清楓更快地滑回右方
而方小玉的橫劈竟然只是虛招
劍尖跟著林清楓方向直刺
林清楓再度改變方滑向左側
方小玉長劍脫手擲向他、
林清楓右手兩指夾住長劍
方小玉一腳踢向他小腹
林清楓大笑退後『你果然很聰明』
方小玉得到師叔誇獎也很高興
兩人說說談談一陣子來到鎮上
林清楓看到最大的一家餐館春雨樓走了進去
方小玉大急『師叔啊、這家是最貴的啊』
林清楓一笑、招手要掌櫃的過來
掌櫃見此人衣飾華貴氣宇非凡不敢怠慢連忙迎上前來
林清楓說『掌櫃的、在蘇州城待多久了』
掌櫃『小的從小在蘇州長大』
『那你不可能不知道蘇州第一富豪林家在哪裡吧』
『知道是知道、貴客有何吩咐』
『是這樣的、我和林家當今的當家林清楓少爺有約、
但是我呢打從遠方過來、路途給耽擱了、時辰有點錯過了、
但是我現在還是要趕過去赴約、所以我想給主人家一個驚喜、
今晚在他家外面那個小溪邊的涼亭裡辦個星空宴
所以呢、我要掌櫃你現在叫廚房給我動起來、
把最拿手最好吃的菜都給我弄出來、並且派人送到剛說的地方、這不難吧?
十兩、、不不不我要連林少爺覺得很豐盛的好菜、
你給我做個一桌二十兩的上等菜色送過來、千萬不要給我丟臉、知道了嗎?』
說完就走了
方小玉跟著他走、邊走邊回頭看『師叔、二十兩的宴席、我們怎麼付得起?』
林清楓笑道『我們付不起、就要去找付得起的人來付啊』
帶著她轉而走到了蘇州城的煙花區、
方小玉心裡覺得不妙也的確不妙了
林清楓走著走著看到了一群人
一看就知道是富貴公子哥帶著護院保鑣家丁豬朋狗友浩浩蕩蕩的來嫖妓
林清楓吩咐方小玉站住等著、一個人就迎上前去
方小玉看師叔和那群人的首領交頭接耳還不斷指著她笑
不禁有點害羞、有點不自在
過不多時那個公子哥兒人物叫手下拿錢給師叔
師叔拿著錢大笑和一群人一起走回她面前
只聽那群人看著她不住讚嘆『美美美、的確很美』
林清楓附和他們『很美吧、好了、我們走吧』
那公子說『走、走去哪裡?』
『天色這麼黑了、我們要回去吃飯了』
『要回去你回去、你這老婆可要給我留下來、你一百兩已經拿了、還想反悔不成』
方小玉一聽大驚失色、這師叔竟然用一百兩把她賣掉
只聽林清楓笑嘻嘻的說
『這位王公子啊、我說我要把我老婆賣給你、要價一百兩、
可是我可沒說這位姑娘是我老婆啊、這姑娘是我妹子、我可沒說我要賣你我妹子』
那群人聞言大怒
『你這兔崽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敢來欺騙我家公子』
林清楓笑得可開心
『這個騙字我可承當不起、我明明說把我老婆賣你好不好、
我說很美然後回頭看我妹子、
但是我從沒說過我老婆是這位姑娘啊』
『那你把你老婆交出來』
『交出來是一定要交出來的、可是問題在於沒有的東西我沒辦法交、
我還未娶親啊、沒有娶親哪來的老婆交人?』
公子哥受到愚弄、大怒之下『給我打、打死了我負責』
林清楓往前幾步『有話好好說啊、不要打人啊』
眾為護院保鑣拳腳齊上、往林清楓身上招呼
七八人連打了他十多拳
越打覺得越怪
拳頭好像不是打在人肉上而是打到了一層氣牆上
這人還是笑嘻嘻的
一個最莽撞的拳師推開眾人
一腳踢向林清楓下陰結果拳師大喊一聲倒在地上、
他小腿竟然震斷了、拳師痛到躺在地上哀號
林清楓小聲笑說
『媽的、我忍了幾十年還沒用、你竟然敢動他、真該死啊你』
這群人嘴巴繼續吆喝、臉色都變蒼白了、個個都往後退
不甘上當的公子哥氣得要大夥再上
有個護院喊聲『抄傢伙』
來嫖妓都沒帶大兵器、只有匕首短刀之類的東西
方小玉叫聲『師叔小心』把長劍丟了過去
師叔把劍丟回去『你自己小心就好、師叔用不到』
護院中另一個長肌肉沒長大腦的挺把短刀就直刺過去
林清楓輕巧閃過同時伸指在那豬頭肩上一點、
那人竟然轉向對準公子刺了過去
雖然沒刺中、但是公子已經嚇到鬼吼鬼叫、伸足踢了那護院好幾腳、
被踢的護院莫名其妙自己怎會去刺殺自己主子
其他武師再笨也知道此人是武林高手、沒半個人敢再向前
有個鬼靈精的護院偷偷繞了一小圈來到方小玉的背後、
小師妹畢竟江湖閱歷不夠、沒注意到敵人
這武師用刀抵住她後腰大喝一聲『不許動、不然我就宰了這小妞』
林清楓笑了笑『宰就宰啊、就說她不是我老婆』
接著笑著問方小玉『你的重點是刀?還是人?』
方小玉背對這個武師
手腕一轉連劍帶鞘往他頭上敲下去、同時人身體急速向前、
回頭一看那武師已經被他敲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這群人擁著公子一轟而散
林清楓大笑帶著方小玉回去林府
方小玉在路上問道『師叔、這樣好嗎、這不算搶劫嗎?』
『什麼啊、我是騙錢好不好、哪有搶』
『騙錢就比較好嗎?』
『你學武功是為了什麼?
還不是為了除暴安良行俠仗義、難道是練著好玩的、
今天我給你機會劫富濟貧有何不好』
『我們是有劫富但是哪有濟貧?』
『我們連吃飯都有問題了還不貧啊』
方小玉覺得這師叔強詞奪理不再跟他多說
林清楓岔開話題
『背後那刀你處理得很好、雖然你一開始沒注意到他接近你、
但是重點你有掌握住』
『重點不是刀、是他用刀威脅到我、處理了他就解除威脅』
『哈、聰明、來、我們來練練還有沒有別的方法』
林清楓以手刀抵住方小玉後腰
方小玉連使六七種方法都躲不開林清楓
不禁覺得有點沮喪
『師叔啊、你武功太強了、我怎麼逃得開啊』
『那就想想我是你師叔的角度、因為我是你師叔、所以該怎麼做』
方小玉凝神一想
身子不再是向前衝意圖躲開林清楓手刀
而是向後用力想讓刀子插進身體裡
林清楓果然把手刀一縮
就在此時方小玉反向向前一衝逃開了林清楓的狹持
林清楓拍手鼓勵『好、一點就透、我喜歡你這個聰明人』
接著教了她一些劍法原理
方小玉只覺得這師叔武功真是深不可測
林清楓回到林家之前囑咐小玉不要跟別人說傳武、騙錢這些事
遠遠就看到春雨樓的人已經慢慢把大餐搬了過來
叫方小玉去把師父師姐們都請出來
柳如眉等人看到如此豐盛大餐個個心花怒放、當然是放口大嚼
吃的大家眉開眼笑
這段莫名其妙的日子以來大家覺得最愉快的時刻
吃得愉快、林清楓一手持劍一手持杯、在空地上舞起劍來
邊舞還邊吟詩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
劍如風、人如雲、在月光之下飛舞自如、
大病初癒的程冰看到師叔的劍法、眼睛睜得大大的、嘴巴開開的、半响說不出話來心想『天下竟如此高明劍法、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來學會』
才想到這裡、竟看到師父柳如眉持劍躍入圈子裡和師叔共舞了起來
劍舞、舞劍
不管稱呼他兩人的動作
都是美到無以復加的劍術
兩人你來我往、有時雙劍相交有時
弟子中如程冰心裏有懷疑這男子是否是師叔的、
看了他們的劍術再也沒有任何疑慮了
若不是同門弟子不可能在招數、意境、神韻上相似到這種地步
林清楓和柳如眉舞劍一招又一招
雖然是從未事先演練過、卻默契十足好像一生都在一起練武似的
兩人嘴角含笑、如浴春風
林清楓的來到激發了柳如眉這二十多年來對武學的熱情
尤其師父死後、對於自己武功的進展有著一種孤獨到幾近傷感的地步了
這個又奇怪又好玩的師弟讓自己不再是寂寞孤單的一個人
這是二十名弟子完全不能帶給柳如眉的快樂
所以現在才會一改平日嚴肅拘謹的形象
和林清楓玩得這麼開心
柳如眉雖然年近四旬、但是容貌仍是極為美麗
尤其她一生習武所以身材曼妙完全不輸給這群二十歲上下的女弟子們
現在和林清楓吟詩舞劍、來去進退之間
相視而笑、眉來眼去的表情
好像一對情投意合的愛侶
終於兩人四目相對停了下來
周圍弟子響起如雷掌聲
柳如眉才記起來四周有人看著
突然覺得臉紅耳赤、不知該如何是好
而林清楓竟然講解起劍法要訣起來
他把宗門劍法精要之處一一說明給弟子們聽
一開始講的比較艱深
除了柳如眉能懂上八九成之外
就只有程冰能理解三成
他一發覺大家還沒達到能理解階段立刻講的比較淺顯明暸
這樣一來眾弟子們都能體會剛剛劍舞那些招式的意涵
口中講述、手上比試
林清楓興致大發連說了一個時辰

見大家都累了就吩咐大家先去休息、明天再繼續教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