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8日 星期五

回憶開始



勝負已分的會場上倒了滿地的少林僧人
少林方丈覺遠慢慢走到倒在地上的覺松旁邊看著他、
但是完全沒有要扶他起身的意思
反而眼神冒出熊熊怒火、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字地慢慢說道『原來就是你』
覺松知道事情敗露也不再求情、閉目等死
程冰站到覺遠身後跟他說了幾句話、
覺遠想了一下點點頭
伸指在覺松頭頂一點、用重手法封住他一身功力
對其他還能行動的僧人下令『回去坐好、一切都回寺之後再說』
少林寺之外的人覺得莫名其妙、為什麼覺松被洛歡打敗好像犯了什麼滔天大罪
而少林寺的諸多高僧好像有什麼隱情、個個都怒火衝天的樣子
一定有些不為外人道的隱情
少林僧人回座之後、程冰洛歡也都回席
天下群雄所有眼光都盯著火鳳門、
都在等著看這群道姑下一步要做什麼
果然又是一人走出席位
但此女並不做道姑裝扮、而是普通婦人打扮、
雖然衣飾華麗但和臉色大不相符
從火鳳門出現開始、門人個個美艷如花就不在話下
不論有沒有下場露武功、
所有火鳳門人看起來都是英姿煥發、朝氣勃勃
只有現在出來這個婦人裝扮的女子
看來病懨懨的滿臉愁容、和火鳳門上下眾人看來格格不入
只看她抱著一個大包包走到會場中央
把東西放在地上
然後一一拿出來
原來是六七隻長劍
這女子將劍一ㄧ插在地面
然後對天下英雄行禮淡淡地說
『小女子乃是火鳳門大弟子潘文柔、向天下英雄問好』
說到這裡、潘文柔卻不再說話看著天空發呆
心裡百感交集
想著過去發生的事、和自己即將要做的事
長嘆一口
『我是怎麼走到這個地步來的?』
而一切都從她的婚禮、六個月前的婚禮開始

蘇州城內第一首富林家與潘家的婚禮讓整個城市都顯得喜氣洋洋
當然這和潘家無關
潘家主人潘永權只是個投機取巧的生意人
花天酒地很在行、騙吃騙喝也厲害、但是這個生意人做生意的本事實在很差勁
他這輩子做對了兩件事
一是投對了胎
二是娶對老婆
投對胎有個好老爸、富貴榮華一生
娶對老婆就是讓他和林家攀上了關係
林家不只是蘇州首富、有人估計應該也是天下首富
而林家不僅僅是有錢而已更是慷慨無比的首善
造橋鋪路、施糧給米都是小菜一碟
窮苦人家生病了要看醫生吃藥都知道要到林家開的回春堂
裡面的大夫看病開藥一概不收錢
家人死了沒錢辦後事也是跟棺木行說一聲就可以拿口林家佈施的薄棺回家
總之在蘇州城裡誰都知道有麻煩找林家就對了
而潘永權娶了個好老婆的最大好處就是和林家攀上了關係
林家十年前捐獻所蓋的一家道觀來了一個美貌道姑
此人在江湖上頗有名氣、外號火鳳凰的柳如眉
她的師父了了道人更是江湖赫赫有名的一代高手
十年前了了道人不知出了什麼意外突然暴斃而亡
火鳳凰就進了這間真清道觀之中修行
而柳如眉有兩個師妹
小師妹蕭枚就是嫁給了潘永權
潘永權對於老婆的兩個美貌師姐平時就是非常奉承
大師姐進觀修行典禮自然是全程參與
典禮上自然遇到了道觀的支持者林家老爺林火寬
潘永權再笨也知道這人來頭
林火寬此時算是大師姐的供養人
而他潘永權是大師姐疼愛的三師妹的老公
就這層關係讓他與林家牽扯上關係
當晚林家老爺設宴請相關的親戚朋友
三杯下肚潘永權藉著酒意把自己十歲女兒推到林家老爺懷裡
宣布要把女兒送到大師姐門下練武
然後又把林家獨子十七歲的一把拉住
問他喜不喜歡這個女兒
如果喜歡要讓大家親上加親
此時整晚沒說話的二師姐林雅茹此時突然出聲大力贊成
鼓吹做母親的三師妹蕭枚也開口向林火寬求親
林火寬不好不給這麼多人面子、
使招推字訣、推給自己兒子問道『看你喜不喜歡啊』
做兒子橫了老爸一眼『隨便啊、我沒意見』
潘永權和蘇州首富當上親家樂不可支
恨不得兩個小孩能夠立即成親
但林家老爺高明的施展太極拳拖延
『既然要跟著師姑習武、那婚事就等到文柔學藝有成再說』
而再來就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了
林家老爺竟然於事前完全沒有任何徵兆之下在七年前不幸暴斃死了、
更慘的還在後面
林家九脈單傳的獨子林清楓竟然年紀輕輕就中風了
知道林家平時門風的蘇州人都大嘆這真是好心沒好報、老天爺瞎了眼
還好林家的男女兩個管家夫妻忠心耿耿、盡忠職守
一遍照顧少爺一邊料理後事、守住家業
林家驚人的產業才沒被有心人士所吞站
這有心人士之一當然就是潘永權了
他做了林家親家之後就耀武揚威不可一世
在外面仗著林家親家名號能騙就騙能拐就拐
林火寬在世時就有點後悔遇上這種親家
林家老爺一過世、潘永權差點就把自己屁股放上林家老爺的座位上
都是管家夫妻客氣而堅決的把人請了出去才讓林家財產逃過一劫
潘永權暴跳如雷卻無計可施
畢竟女兒的未婚夫還不是丈夫、差一點就差很多
而林家公子林清楓臥病在床三年後竟然奇蹟似地稍微復原了
說是復原其實還是左手左腳都不能自由動作
但無論如何可以慢慢起床行走就是一種進步了
只是半身不遂的可憐樣讓親友看了沒有不鼻酸的
略微康復的消息一傳出來潘永權就像聞到大便的蒼蠅
天天往林府擠就希望說服女婿快快舉辦婚禮來沖喜
林清楓有點受不了自己這岳父就藉口探訪名醫出門四處去了
有幾次也到了真清觀看了自己未婚妻
潘文柔見到自己本來不能離床的夫婿
她的反應卻不是歡喜而是又驚又怕
林清楓本來也是個英俊瀟灑的青年人
現在半邊身體不能自由行動尤其半邊臉蛋癱瘓、頭髮也差不多掉光了
模樣的確讓人害怕
雖然也有替他的稍微康復感到高興
但是想到自己後半輩子要照顧這樣一個廢人不禁有點猶豫有點痛苦
林清楓跟她結下婚約後的三年間
每個月都會因為各種原因來到真清觀來探訪她
那時林清楓的來到都會讓她覺得有面子
十幾個師妹都會圍著林清楓問長問短嘻嘻哈哈
然後等著分拿林清楓的點心禮物
尤其二師妹程冰、六師妹洛歡對於這位大姐夫的到來更是欣喜若狂
雖然兩人的表達方式完全不一樣
二師妹平時是最專心練武的人
但是只要林清楓來到
她一定會放下功課略做打扮走到他身邊
兩人幾乎沒有多少交談但是總是會眼神交會互看一段時間
當時潘文柔還小不懂師妹的感情
後來大了點才知道二師妹喜歡大姐夫
另一個洛歡就誇張了
一看到林清楓總是縱身一跳一把抱住他
好像他是她親人似的
其實林清楓算是洛歡的救命恩人
因為貧窮、洛歡差點被賣到妓院去
林清楓就花錢把她買下來了然後親自送到觀裡來習武
兩人相處時間就從老家到觀裡短短幾十天而已
洛歡對於這個大姐夫的感激從來不會害羞於表達
根本是把他當作神在膜拜
當林清楓重病消息傳來時
洛歡多次痛哭就算了還跟師父要求想去林府照顧他
師父不肯她還自己偷跑
最後被林家派人送回來給師父痛打了一頓
說到痛哭程冰二師妹也曾哭過
只是她是自己偷偷的躲起來掉淚
潘文柔也是看到程冰從房裡出來時眼睛紅紅的才知道她有偷哭過
而潘文柔自己只是覺得震驚但是並沒有太悲傷
那時她才發覺他對這個未婚夫的感情並沒有那種男女間的情愛
甚至有點罪孽的偷偷想過他這樣子癱瘓也好、兩人就不需要結婚了
而想不到林清楓竟然還能自己走動來到真清觀
柳若眉見到他略吃了一驚
但也不放在心上和平日一樣淡淡地打過招呼就算了
程冰則是看他一眼就跑了
洛歡還是一樣激動的抱住他又哭又笑的
一點也不覺他的怪形怪狀而有什麼了不起的
林清楓似乎是想來看看眾人反應而已
坐一下就想走了
洛歡不肯讓她這樣走了、一定要他留下來吃飯
連平時負責雜務的三個老道姑也特別出來留人
潘文柔很奇怪
三個從來只有打掃煮飯念經的人怎會突然很激動的跑出來、她從不知道這三人認識林清楓
林清楓盛情難卻只得留下來吃飯
只是半邊嘴角歪斜的他吃起飯來很吃力有些飯粒甚至會掉出來
洛歡差點哭出來、主動跑過來餵他
林清楓有點不高興但是後來還是讓他餵了
洛歡把菜分的小小的、肉撕得碎碎的、混著飯讓他吃了
林清楓抬頭看了沒人在吃飯都只在看著他們的眾女弟子一眼
眾人立刻把眼光移開假裝專心在吃飯
這樣一頓飯之後
潘文柔幾乎確定自己無論如何都要拒絕這門婚事
雖然說她根本沒把握說服她那趨炎附勢的爸爸
晚餐過後、洛歡被柳如眉叫去嚴加看管怕她又偷跑出觀
林清楓吃力地一個字一個字地說
『你、乖、乖、在、這、裡、學、武、功、我、好、了、來、找、你』
洛歡又是一陣淚水
林清楓勉強行禮之後就離開了
程冰趁師父注意力都在落歡身上就從後門偷溜出去
想送林清楓一程
但是施展輕功連追了三四里路居然都沒見到林清楓
不禁大奇
難道他能騎馬?不可能啊、那個身體
難道有叫下人駕車跟來
一定是這樣吧
不然怎麼可能一眨眼就不見了
程冰找不到人不禁有點沮喪
她對這個大姐夫可以說是一見鍾情
雖然自己知道身份和他是絕對不可能的
但是從小就想說只要有機會能和林清楓相處
即使是說說話、甚至是不說話互看幾眼也是好的
程冰的父母親是藥鋪打雜的學徒出身的
兩人苦學苦做多年才被提拔在藥舖裡抓藥維生
藥鋪掌櫃看他們情投意合就稟明了藥鋪的真正老闆也就是林火寬
讓他們成親並且給他們個房子住
程冰自小就在藥鋪裡長大
直到十歲時
也就是林清楓和潘文柔婚事定下來那時候
林火寬想到這個真清觀裡只有一個師父一個徒弟不好看
正好父子兩人走進藥鋪巡視生意看到程冰乖巧的在店裡掃地幫忙
林火寬就開口要程冰去當潘文柔的師妹
大老闆兼大善人要求的
程冰父母哪敢有意見當然立即答應下來
林火寬就命令兒子把程冰送進去全真觀給柳如眉
林清楓皺皺眉頭『你這是推人下火坑啊、你也問問人喜不喜歡、想不想吧』
林火寬笑罵道『廢話真多、叫你去就快去、我還要繼續去找下一個』
林青楓搖頭嘆氣
只得跟程冰媽媽回家拿了衣物帶著程冰離開
程冰很乖巧沒有大哭大鬧只是掉了幾滴淚
程冰媽媽一直忍到他們轉身要離開才開始哭
林清楓尷尬的轉回來告訴她
道觀不遠只有一天路程
程冰在那裡吃得好住得好
然後他會讓藥鋪掌櫃一年三節讓他們夫妻休假去看她
並且會給他們夫妻加工錢
算是補償女兒不在身邊的痛苦
程冰媽媽大喜過望、趕緊跪下來感謝
程冰一看媽媽跪下就乖巧的跟著跪下
林清楓把他們一把扶起來
程冰被他握住手心感覺很溫暖
看著林清楓俊俏的模樣她突然臉紅了起來
林清楓看她臉紅還以為她是發燒還是怎麼了
乾脆一把把她抱起來、額頭貼著額頭問說你沒發燒吧
程冰這下更是一陣昏眩
林清楓就乾脆把她抱著慢慢地離開她家前往真清觀
就這樣小女生的心裡深深印烙著林清楓的身影
後來知道了他竟然和大師姐已經訂下婚約了
小小難過一下之後也還是無法忘記他
現在看到他這麼淒慘的樣子
程冰不敢在眾人面前表達難過
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哭了出來
也很羨慕洛歡敢這樣公然地站出來照顧大姐夫
趁著飯後大家沒人注意 想要出來送他一程卻看不到他了
失望的程冰有點不高興
隨手折下一隻樹枝亂揮亂打
把路邊青草打的四處飛散
卻聽到路邊有人啊的一聲
程冰嚇了一跳定睛一看竟是大姐夫倒在路邊草叢
程冰趕緊把人扶起來
看來是林清楓失足倒在路邊
程冰讓他站起來幫他稍作清理還好沒有大礙
林清楓看著她一言不發
程冰柔聲說我扶你到鎮上客棧好不好
林清楓點點頭
兩人一路無語直到客棧
程冰說『你要回去了嗎?我現在要回去了、不然師父知道了會罵、明天再想辦法出來看你好不好』
林清楓搖搖頭『明、天、就、走、了』
程冰說
『那你要叫小二幫你叫馬車、不要逞強一個人走、萬一再跌倒了不是玩的』
林清楓點點頭
『你會再來嗎』程冰問道
又是三個點頭
『我不敢在大家面前像洛歡這樣跟你講話、我也講不出話來、
但是如果你來了、我會出來陪你走一段路
好不好?』
林清楓臉部表情變得柔和、又點了點頭
『大師姐看到你這樣嚇到了所以才沒跟你說話、你不要放在心上』
林清楓臉部表情變得複雜、搖搖頭就進客棧了
就這樣林清楓後來一年來真清觀三四次
來了幾乎也是衝著洛歡程冰而來
對自己未婚妻幾乎一句話也沒說
潘文柔也很矛盾
對林清楓根本不找她覺得慶幸
但對洛歡每次都激動的歡天喜地抱著他的模樣又覺得不舒服
就這樣又過了四年
終於潘永權家業已經是搖搖欲墜的壓力
讓他瘋了似的追著林清楓不放
林清楓最後淡淡回他一句『你女兒肯的話我好說話啊』
想不到潘永權真的有辦法逼得女兒答應成親
林清楓有點小小後悔但是也只好履行承諾舉行婚禮
潘永權想宴請的是整城的富貴顯要高官名人
林清楓卻只想著讓給自己家裡雇用的佃農長工傭人伙計一起來慶祝
後來折衷辦法就是讓大官有錢人進來豪宅之內來觀禮
然後在林府門外擺上流水席任人吃喝
婚禮真的很盛大
林家的富甲天下和多年慷慨佈施廣結善緣的結果
整個蘇州城沒來給林清楓祝賀的人真的不多了
喜宴從中午一路吃到半夜
管家拖著疲累的身軀跟林清楓報告
他很確定蘇州城裡這個月沒有人能賣酒和食物了
因為全被林家買光了
林清楓聽了嘻嘻一笑
『那就送客吧、我要去洞房了、你也去休息吧』
管家突然臉色不安、『少爺、那個、、、、』
『我知道、你別管、如果有什麼騷動、就裝作不知然後、、你知道怎麼做』
說完就拖著不穩的腳步走入洞房
潘文柔身穿新娘喜服坐在新房裡、臉上卻一點都沒喜氣只是緊張得坐立不安
聽到林清楓一跛一跛的走進來
她心裏忍不住為自己找理由
『都是你的錯、都是你造成的、身體這樣還不肯自己退親、我是被逼的』
突然間鳳冠上的紅巾被掀了起來
潘文柔見到林清楓在離自己還有段距離的地方倒交杯酒、
侍女早早已經被她斥退了
那紅巾是風吹走的嗎?
倒了酒林清楓放在唇邊聞了聞、
原本嚴峻的臉色變得更難看、冷冷的看著她
『你打算怎樣?』
潘文柔被問得莫名其妙
『什麼意思?』
『我知道你不想嫁給廢人也知道你也不喜歡我、
我以為你會叫你爸退婚、
真想不到你答應了
只是答應了又一臉的不甘願
那是為了錢嗎?是妳爸逼你的?
現在你坐在這裡、一臉哀怨、既不想嫁我又不得不嫁我
所以問你你打算怎樣?』
潘文柔有點驚訝
原來這個夫婿並不是笨蛋、一切都瞭然於心
驚訝之於突然覺得一陣噁心想吐、
林清楓見狀伸手去握她的脈搏
不怒反笑『原來要我做便宜老子啊?你還真是不要臉、誰是孩子的爸爸?』
林清楓確定潘文柔嫁過來的目的
『你先嫁過來、接著謀殺親夫、接著繼承財產、畢竟連孩子都有了、
管家這次就沒辦法擋住我這個岳父大人的入侵了』
潘文柔臉色青一陣紅一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林清楓把交杯酒拿起來一飲而盡
『毒酒?真是笨啊、我突然暴斃的話就要驗屍啊、毒酒很容易驗出來的』
潘文柔這下嚇到了、
這人居然知道酒裡有毒、知道居然還喝下肚、他是瘋了還是傻了?
『啊、不是致命毒酒、是麻醉藥之類的東西、
啊我懂了是要對外宣布我二次中風
人癱瘓在家不能動彈但是老天保佑林家血脈留下來了
這種毒計不是你那個只會偷拐搶騙的笨蛋老爸想得出來的
是誰給你想的?』
雖然狠狠地罵了自己父親但潘文柔並沒有反駁只是死盯著窗外
『在等幫手啊?我猜一下、啊是你二姨對不對
嫁到馬家堡的那個
是她的話就有可能想出這一招了
換句話說孩子的爸爸就是他那幾個兒子之一了
哪一個?老大?看臉色應該就是了
馬如雲是吧
媽的、什麼雲雷風電四公子是吧?哈哈哈、虧她想得出來』
林清楓越說潘文柔越是吃驚
他是武林中人嘛?林家不是只會做生意的商人嗎?怎麼他什麼都知道?
『那你現在要如何做?我真的在等著看你要做什麼?要動手嗎?來吧?』
潘文柔嚇得雙手一直發抖
她本來就不想要這麼殘忍
只是一步錯後面步步都不得不錯下去了
幾個月前、二姨送來價值非凡的禮物給師父
師父要她去馬家堡回禮
到了馬家堡受到隆重的款待
馬如雲更親自陪著她四處遊玩
幾天下來她不自覺的被英俊瀟灑的馬如雲吸引
最後做出錯事來
馬如雲並沒有玩過就算、
而是陪著她一路回到真清觀甚至想要直接回到潘府和他父親提親
潘文柔知道她那個父親絕對不肯的
馬如雲於是拍胸脯保證會請他母親出面遊說才回家去
但是從此卻沒有了音訊
兩個月後她發現自己有了身孕嚇得魂飛魄散
只得跑去馬家堡找馬如雲
二姨親自出來招待她、
才說明馬如雲不是想不負責任而是閉關練功無法再去找她
林雅茹接著帶她回家、口口聲聲保證一定會說服她爸爸
但是到家之後和父親潘永權在書房談了半個多時辰後
出來嘆口氣告訴她
你父親的生意都快完蛋了如果你不嫁林清楓的話
恐怕母親妹妹都要流落街頭了
話鋒一轉又說馬如雲生性風流倜儻並且野心勃勃
做母親的只能盡力幫他但是無法真正約束他
做他妻子的如果不能對他的江湖地位、家庭事業有所幫助的話、就算他娶你也難保他不會對別的女人動心
眼下只有一計、既能保住潘家產業又能在日後和馬如雲常相廝守
也就是先嫁過林家、然後再以寡婦之身嫁到馬家
馬如雲和二姨都知道一切過程
當然不會對你有所歧視反而是要感謝你的犧牲
寡婦?潘文柔先是不懂然後就知道他二姨在講什麼了
嫁給林家自然那莫大的財富就到手了
藉這筆錢不但能幫助潘家脫離困境、
更能讓馬家開疆闢土、增進武林的勢力有所幫助
林雅茹還語帶曖昧的說
『馬如雲的神功練成之後、下一任的武林盟主大位可能就如囊中之物了、到時你就是武林盟主夫人了』
雖然手段過程不是太美好、但是結果一定會非常圓滿的
『至於林清楓、二姨教你一招、師父應該有教過你雙風灌耳這一招吧
同個招數只是不灌耳
將一掌打在頭頂天竅穴、一掌則對準大椎穴、一定要練到同樣力道同時擊中、
這樣人就會癱瘓昏倒跟中風沒兩樣但看不出外傷
一個月後才會慢慢死去』
潘文柔被她二姨洗腦之後知道這是最好辦法決定乖乖照做
但是真到了動手時分卻發覺自己根本沒有勇氣
這時被林清楓把一切識破她更是慌亂到不知所措
就在此時突然有人推開窗戶、原來是二姨到了
她手一揮、一條長鞭捲住林清楓的脖子制住他
林雅茹低聲暍到『動手』
潘文柔聽到命令施展出那招變形的雙峰灌耳
這是林雅茹苦練多年的毒招、專門用來暗殺一些重要人物
通常她都會用他美貌來勾引一些武功高強的高手替她做些骯髒事
事發之後如有必要滅口就會在耳鬢廝磨之際使出這招
此招之厲害在於外表看不出傷痕而且保證中招者無法再起
林清楓不懂武功又被她用鞭狠狠套住
自然毫無還手之力、人立即倒在地上不能動了
幹出謀殺親夫的醜事、潘文柔像似石像似的一動也不能動
怔怔看著倒下的林清楓、整個人失魂落魄的傻住了
林雅茹叫了好幾聲才喚醒她
誇獎幾聲之後說
『把他扶上床去、明天再通知他的管家去叫大夫來看、懂嗎?』
潘文柔機械式地回答知道了
林雅茹關上窗戶走人、心裏可樂了
這對笨蛋父女都很容易控制
這樣一來馬家堡稱霸武林的道路又更進一步了
林雅茹得意的邊走邊跳
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師妹、你的詭計又得逞了』
林雅茹大吃一驚、轉身看到大師姐柳如眉站在庭園假山旁邊
『大師姐您在說什麼啊』
『我就覺得奇怪、你怎麼大老遠跑來參加文柔的婚宴、原來是設計好了我這徒弟』
『我哪有設計誰啊?是你徒弟和我兒子兩情相悅、我教他們常相廝守的好方法』
『好方法就是陷害別人犧牲別人踩著人家屍體往上爬』
『這話就太難聽了』
『我告訴你、你不用想了、剛剛我離太遠了阻止不了你、
我從今天起會駐守在這裡、保護著林家上下、不容許別人來染指林家』
『這就太好笑了、你憑什麼?』
『就憑我是文柔師父』
『師父就可以這樣不講道理、強佔民宅嗎?』
『說到講道理、我的確不想再跟你講道理、
如果當年師父不用跟你講道理、師父就不會被你害死了』
林雅茹冷冷看著他的師姐
『話說清楚、師父是被你那一掌如日中天擊在胸口才死的、甘我何事?』
『你當時先跑到我身後讓我擋住師父雙手、才回身暗算師父、師父要推開你才會在胸口露出破綻、
我當時只有擋住師父不可能會致命的、師父的死因一定是你的陰招』
柳如眉回憶起往事 一臉的悲痛表情
『算了、往事多說無益、現在你是要動手還是滾出去』
林雅茹笑笑『大師姐武功這麼強、我哪敢跟師姐交手』
人悄然走過柳如眉身邊三四步、突然轉身偷襲一鞭劈下
柳如眉側身避開回擊一掌
林雅茹後縱跳開、鞭子拉起微微擦過柳如眉的左手
林雅茹大笑『大師姐功夫境界沒想像高明嘛』轉身飄然離去
柳如眉來到新房窗外
潘文柔已經聽到師父和二姨兩人對話了、
來到窗邊看著師父吶吶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師父給了她一巴掌
『清楓人呢?』
『在床上』
柳如眉走進來想看看他傷勢
『沒有啊』
潘文柔大吃一驚
『不可能啊、我剛把他放上床啊』
柳如眉又是一個巴掌
潘文柔兩邊臉頰都紅腫了
『你到底和你二姨想做出多少孽』
『我真的不知道人去哪裡了?』
柳如眉想了一下把所有弟子叫來後院
一點人數、洛歡也在、那就不是她救走林清楓的
柳如眉知道他那二師妹詭計多端
萬一林清楓落入她手上 一定不會有好下場
吩咐所有弟子分頭去找大姐夫
眾弟子們大奇『大姐夫怎會不見了?』
『不要問了、他現在可能命在旦夕、快去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