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6日 星期六

柳如眉(武俠小說第十段)

離開知縣府、林清楓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散步回到自己的家敲門   
小弟子方小玉前來應門
看到一個長相俊秀、笑容可掬的青年男子對她施禮
『姑娘、小生有禮了、請問是不是有位柳如眉師姐住在這裡?』
『請問你是?』
『在下不才姓風、風吹雨淋的風、
名青林、青乃青黃不接的青、林是風林火山的林
意思就是說呢、
當風吹雨淋弄的收成青黃不接的時候
恐怕就是風林火山的軍隊要起義作亂的時候了
家父取這名字有點難以理解、
不過既然是父親取的名字、我也只有接受了』
『那請問風吹雨淋青黃不接風林火山先生、您有何貴事呢?』
『是是是、在下太囉唆了、難怪姑娘不耐煩、是這樣的』
林清楓裝腔作勢、輕咳一聲
『小弟是前來找我家師姐的
我師姐名叫柳如眉、外號是火鳳凰、師父是了了道人、
而我就是了了道人的關門弟子、
前來和師姐相認並且傳達師父生前最後遺言』
方小玉聽了一呆、先想此人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師公了了道人一生只有三個女弟子、而且仙逝多年了、哪來一個男弟子
後來又多看他幾眼、外表乾乾淨淨的樣子實在不像瘋子
心想還是先去跟師父說一聲好了
要把人打跑也是師父決定之後再動手
請林清楓稍待要進去和師父傳話
林清楓說
『怕師姐以為我是招搖撞騙之徒、請這位姐姐拿這枚玉珮給師姐看就知道了』
方小玉進去找到柳如眉一一轉達然後奉上玉珮
柳如眉鳳目睜得大大的、施展輕功衝了出來
林清楓一拜在地大叫一聲『大師姐在上受師弟一拜』
柳如眉也不跟他廢話一把拉起來就是一掌
『哪來的騙子?先師名諱是你叫的嗎?』
想不到林清楓不慌不忙接住她突如其來的一掌
然後是師傳無蹤掌掌法回擊
兩人對了四十多招
你來我往完全都是同門武功
柳如眉手腳漸漸緩了下來、林清楓當然跟著停下招數
柳如眉一掌慢慢推向他胸口兩人手掌相交、
林清楓知道柳如眉在測試他的內功
柳如眉三成、四成、五成慢慢加力
林清楓面帶微笑只守不攻
柳如眉加到九成功力心裏已經信了
這人真是同門中人
招式可以偷學、但是這內功心法師父普天之下只有傳給她
連兩個師妹都沒教
但是師父了了道人傳授武功給他?怎麼可能?
柳如眉心裡認了他、但言語並沒有比較客氣
手一揮叫他進屋再談
說是談、其實一走到內院、就拋了把劍給他
然後就刺了過去
林清楓一開始嚇了一跳似的東倒西歪的逃來逃去狼狽樣
惹來眾女弟子一陣哄笑
過了數招漸漸回穩
面對師姐的劍招有攻有守
過了百餘招
柳如眉退出圈子、目不轉睛的瞪了他一會兒
要他隨她進入書房
柳如眉坐在林清楓平時常坐的位置
也沒叫他坐、也沒給他杯茶就是靜靜打量了他一陣
有點緊張又有點凶狠的說『說吧、把師父的事情全部說出來』
林清楓很慎重地說『師父吩咐我
見到師姐之後要把他的話一字一句不能漏掉、連語氣都不能更改、
完完全全的轉達師姐』
乾咳一聲、模仿了了道人的姿勢
『師父說:告訴眉兒、在長江上發生的事、師父知道不是你的錯、
師父完全沒有怪你、不用放在心上了』
柳如眉先是震驚的表情接著大哭、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林清楓趕緊也跪下想將她扶起
但是柳如眉反而抱住他、而且哭得更兇了
林青峰回抱住她不斷的安慰她、輕輕柔柔的說
『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別哭了別哭了、、』
柳如眉在他懷裡漸漸停止哭泣、問道『你和師父是怎麼相遇的』
『這個呢、就要從十年前說起了、
十年前我還在過著我遊手好閒的人生
當時和朋友買了艘船在長江上嬉戲遊玩四處為家
餓了就釣釣魚、能自己吃就自己吃、多了就賣給人賺點錢
錢多了就去賭、賭輸了就喝酒釣魚去
當時我記得是個雲淡風輕月明星稀的夜晚、
我獨自一人在船上喝酒唱歌、
興致來了就讓船隨便漂流也不管自己到了哪裡、
只聽到船和一個東西撞了一下、我以為是條大魚、趕緊、、、
啊、對不起我講的太囉唆了、
總之呢、我就把師父當作魚抓了起來、當時我以為他已經死了、
正在想要不要再把他踹下船去的時候、
還好他呻吟了幾聲、我才知道他沒死、
於是我趕緊把他送到我一個大夫朋友家去、
雖然說我是不學無術、但是交遊廣闊、什麼朋友都有一些、
這位大夫朋友好酒貪杯但是醫術還真是不錯、
施針給藥忙了七八天才讓師父恢復意識清醒過來、
清醒過來是七八天但是恢復行動是三四個月、
我只得把他老人家帶著坐船四處捕魚維生、
而恢復之後師父就收我當弟子了、
我就變成師姐的師弟了、過程大致就是這樣』
柳如眉遲疑了一下『師父有說過我、、我們幾個弟子的事嗎?』
『沒有、有也很少、他如果沒教我練武、通常就是一個人沈思發呆
他有說過他有三個貌美如花的女弟子、但是詳情就都沒說了、
我要是多嘴問了就討打、就不太敢問了、
直到一個月前他老人家知道自己不行了、就吩咐我剛剛那幾句話、
要我一定要來找大師姐、然後跟著大師姐練武、
說你只要繼續和我練武功就會了解他的心意了』
『師父真的這樣講?』
『難道我會捏造師父遺言?』
『那我們就繼續練武吧』
『好啊、師姐要什麼時候開始都可以啊』
柳若眉這時才注意到自己被他抱著連忙推開他
林清楓還陶醉她成熟女人的香味中突然被推開、
整個人倒在 地上、後腦撞了一下
『啊~好痛』
柳如眉覺得自己有點過分、沒有道歉但是蹲跪下來看著抱頭哀嚎的他
『你幹嘛突然推我』
柳如眉不知道該怎麼麼解釋
伸手去揉揉他的頭算是謝罪
林清楓坐在地上讓他摸頭然後呆呆看著她
柳如眉說『看什麼?』
『師姐、你真是個大美女耶、我闖蕩江湖多年從沒見過你這麼美的』
柳如眉有點臉紅『謝謝誇獎』
『如果我可以娶到你這種美女當老婆不知道會有多好?』
『別跟你師姐講這種話、我是出家人』
『你是嗎?』
柳如眉被問到這問題居然回答不出來
她從小就給師父收養長大、師父雖然總是來來去去、
但是總會安排好她的生活
不是在師父朋友家寄居、就是在大戶人家裡當護院、
說是護院但是根本被當作貴賓招待、衣食住行總有人服侍照顧、
她的一生除了練武還真的從沒去煩惱過生活雜事
十年前師父過世後不久、她就遇見了林清楓的爸爸林火寬、
林老爺對她非常客氣非常禮遇
帶著她去看了清靜幽雅的道觀、極力地邀請她入住、
當時心灰意冷的她以為出家是個好選擇、所以根本沒仔細想就答應了
後來自己雖然穿著像個道姑、
但是可從來沒有做個半件出家人該做的事
自己那群弟子也是、大家都穿著道姑的衣服、
可是根本沒半點修道人的樣子也沒做過任何出家人會做的修行功課
什麼雜務都有那三個老道姑包辦了
她和弟子除了練武其他什麼事都沒做過
她有時午夜夢迴時分會胡思亂想、
師父是不是還在哪個角落默默的照料著她、所以她才會生活得這麼愜意
尤其到了最近這幾天她和弟子入住到了林家來
林家上下所有僕役竟然全數消失了、
從管家到廚師到女婢家丁通通不見了、
她才驚覺自己根本連最簡單的生活技能都不會
這一生其實幸運的不像話、
這也是為什麼她會這麼氣惱師妹林雅茹和潘文柔
居然動腦筋動到她供養人的獨子身上來了
她更氣自己竟然連林清楓都保護不來
當程冰和洛歡支支吾吾的報告把林清楓打到湖裡去、生死不明的時候
她更是氣得衝動的一人一個巴掌把兩人臉都打腫了
以上這些想法是在她腦裡一瞬即過
回到林清楓問她『你是出家人嗎?』這問題
答案很清楚:她根本不是
但是她沒辦法跟個陌生人說這些因為她連對自己都說不清楚這些了
她搖搖頭想站起來、但沒注意到自己手還放在林清楓頭上
站起來的時候手上一用力變成把他腦袋往自己身上靠
林清楓整張臉和她的胸部、腹部、甚至大腿摩擦過一遍
柳如眉站起來之後才發現出了什麼事、臉漲得通紅
林清楓則是不知如何是好的呆滯
柳如眉想要當作沒事發生過沈穩的說『起來吧』
林清楓慢吞吞的站起來卻彎腰駝背的很不自然
柳如眉奇道『怎麼了?』
林清楓忙道『沒事沒事』
柳如眉『那你幹嘛走得這麼奇怪?』
林清楓臉紅紅的『就說沒事嘛』
柳如眉好奇心起硬是抓住他背心往他身前一看
原來兩人剛剛身體接觸、林清楓男性身體有了反應
柳如眉是處女之身對於男人似懂非懂但知道那是羞恥之事
一急之下又打了他腦袋瓜一下
林清楓大叫『幹嘛打我』
『誰叫你這麼壞』
『是你壓我頭去碰你身體、我又不是故意的』
『閉嘴啦』
兩人尷尬之際
門口有弟子來敲門稟告『師父、二師姐又不舒服了』
林清楓問道『怎麼了?有人生病嗎?』、
柳如眉心想這師弟功夫也很好不妨請他來幫忙
就把事情一五一十說給他聽了
原來當日程冰打了林清楓一掌將他打下湖去
一直找尋不到林清楓的屍體(她以為不會武功的他受那一掌死定了)
心情沮喪地回到林家給師父打了一巴掌責罵之後
突然全身痠痛然後就昏迷過去不省人事了
柳如眉一把脈竟然和大弟子一樣是受了極重的內傷
忙輸內力幫程冰療傷
但不知是功力不到家、還是治療不得其法
這十天以來程冰都是昏昏沈沈、醒醒睡睡、不知人事
柳如眉邊解釋邊請林清楓一同來醫治程冰和潘文柔
林清楓假意幫潘文柔及程冰把脈一番
驚道『師姐是你打傷他們的嗎?好強勁的本門內力啊?不是你?那還有誰?
難道另外兩位師姐的功力如此高深?不是、那怎會如此?』
林清楓嘴裡裝傻、看著程冰躺倒床上不禁內疚、
當時要她打他一掌時明明有準備把內力收斂著
但她還是被震傷了
他收起嬉皮笑臉的態度
閉目嚴肅地先用左掌輕輕碰著程冰的丹田幫她診療
果然是當時還無法完全為他所控制的內力所反擊的結果
那股力道之大害得他痛苦的死去活來七年多
程冰當然受不了、柳若眉當然醫不好
林清楓緩緩施力先出一股陰勁
將這力道在程冰丹田運行
再用右掌放在程冰喉部引導那股陽勁環繞程冰全身
不但將她傷勢療癒更幫助她功力增進
他運功長達一炷香時間才大功告成
眼睛一睜開看柳如眉疑惑的眼神就知道糟了、
身為師弟的風青林怎麼可以厲害到這地步
林清楓趕緊說『師姐、你來看看師父教我這個法子如何?』
柳如眉細問他是如何做到的
林清楓一一講解、如何將本門內勁中的陰陽二力分離
末了補上一句
『師父在臨終前把他參悟的內功心法交給師弟、想不到竟然如此有效、
不過師姐啊、我已經內力耗盡了、另外這位師侄可要麻煩你自己來了』
柳如眉抱著姑且試試的心態照他剛說的方法替潘文柔治療
一手放在徒弟的丹田一手放在頸部
林清楓從她背後伸手上來把她的右手移到檀中穴
『我是男女有別才放那裡的、你放這裡』
幫忙移動之後林清楓手不但沒拿開還把另一手也放在她左手手背上
手輕輕一壓潘文秀丹田
『這裡先用陰勁、要慢慢慢慢、對、這樣輕輕用推力、對對對』
那股留在潘文柔體內的內力產生反應、在丹田部位不斷增強
『再來就比較難了、你要先施力、然後在那股力道反擊之後立刻放掉、
簡單說就是先攻、有反應了、但是還未和你內力較勁前就要放
是是、就是這樣、再一次、對、很好』
林清楓就從後面貼著柳如眉教導她
柳如眉本來心無旁騖、非常專心的依他指示運功治療
過一會兒有了成效覺得開心、想表達歡喜
才發現這人從後緊緊貼著自己
聞到他的男子氣息心裡突然一陣慌亂
心理一亂氣息也跟著亂了、
林清楓趕緊提醒她
『專心啊、你在想什麼?你弟子的生死握在你手上啊』
柳如眉聽他語氣有點笑意、
想推開他又知道他說的是真的、現下不可分心
只得任由他去繼續專心運功、
等到陰力已在它指引之下不斷繞著潘文柔丹田運行的時候
林清楓右掌壓著她右掌
『來、現在陽力開始用力、先一分勁力就好、感覺到抗力了嗎、再來準備好
餘下九分要全數一氣灌出、但是一出力就要急收、
你收得慢了就會傷了自己、收得快了這股陽力就往丹田過去了
然後是最難的、你的陰勁要從左掌收右掌出
收陽勁出陰勁全在你一念之間、不用害怕你做不到
然後切記陰勁先推後吸
對、吸引出來
用力將她裡內那股陽勁吸出來
我講的很繁複但是你可以很簡單做到的』
柳如眉心想、這種運勁之法一點都不簡單
但如今也只有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去做了
一連失敗了三次
每次都是師弟巧妙的幫他化解危機
第四次終於成功
那股內力被吸入柳如眉體內
林清楓在她耳邊教她如何導氣歸元、
在體內運轉三週天後終於與柳如眉原本內力融合為一
柳如眉大喜之餘也復震驚
先驚異於師弟如此高深的修為再為本門內功如此神奇的妙用感到讚嘆
原來自己修了二十多年都還只是皮毛
柳如眉驚喜過後發現自己還被師弟從後抱著
更過分的是他好像是故意緊貼著自己
她輕咳一下『可以了、我可以控制這道內力了、師弟你可以放開了』
林清楓沒回答、她說了第二次
林清楓說『我腿麻了、不能動了、師姐你等等我先、我運勁調整一下、
可能要一柱香時間你稍等』
柳如眉二話不說、一個肘擊就撞向他胸部
林清楓大聲哀痛又倒在地上了
『師姐你怎麼一直打我、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可愛師弟、
你疼愛我都來不及了、怎麼可以這樣一直打我』
柳如眉一腳就踹向他腦袋、林清楓一個打滾閃過去了
柳如眉拳腳齊使、十成功力完全不留情
林清楓東倒西歪滾來滾去躲過她的拳打腳踢大叫『師姐你是要殺了我嗎』
柳如眉冷冷的說『正是』
把最高深的無蹤掌都使了出來
一掌一掌拍向他腦袋
『師姐有話好說啊、我做錯什麼?』
『你怎麼可能是我師弟?你武功這麼高?你這傢伙根本是騙子』
『誤會誤會誤會啊、都說是誤會了還不住手』
『誤會你個鬼』
『師父他重傷之後、重新領悟師門的武功
他說他以前只重教你培氣養元、沒有教你太多運氣行功法門、
後期教我的時候都想把告訴你的一併都教我了
他還說我遇到你之後一開始你會覺得我武功比你高、
其實我的武功外表好看而已
像師姐你這樣基礎扎實的才是正道、
只要你學會師父教我的那些技巧之後、我們的差距就會天高地遠了』
林清楓說完、柳如眉停下手來看著他『真的嗎?』
『當然了、我怎敢騙師姐啊』
柳如眉走近他身邊伸手扶他、
林清楓對著師姐傻笑以為師姐是要講道歉的話
結果竟是柳如眉突然用力從他頭上巴下去
『幹嘛還打我』
『你下次再對我毛手毛腳、風言風語我就打死你』
林清楓心有餘悸的站了起來、很害怕的聲音說
『師姐、我問你哦、如果對你毛手毛腳風言風語會被你打死
那只有對你毛手毛腳沒有風言風語是不是只會打半死、
如果只是打半死的話、我想我還是可以試試、、、、』
柳如眉一腳踢在他屁股上
林清楓又是一陣哀嚎
程冰、潘文柔慢慢清醒過來
看到平時嚴肅寡言的師父和一個陌生男子打打鬧鬧都覺得不可思議
莫非自己是在作夢
柳如眉看弟子在看著自己覺得有點失態、忙收斂表情
對兩個剛復原過來的弟子說『這是你們的師叔』
感到莫名其妙的兩個弟子更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怎麼生了場病之後會多出一個師叔出來
柳如眉覺得越描越黑就要弟子多休息然後找個藉口出去了
看到林清楓嬉皮笑臉走在自己身邊又覺得生氣、都是這傢伙害我丟臉的
手一舉又想打他出氣
林清楓躲得可快了『現在又是為了什麼要打我?』
『因為看你討厭』
『這種理由也行?』
『我是大師姐、長姐如母、媽媽打你剛好而已』
林青楓想不到柳如眉會說這種笑話、大笑之下失去戒備又被她打中
『媽、兒子好痛』
『打到你叫不出來』
『娘、別打了、娘~兒子不敢了、兒子以後會好好孝順娘、聽娘的話』
林清楓越嚷越大聲、柳如眉一把扭住他耳朵『小聲點啦、白痴』
『娘、兒子要吃奶』
柳如眉臉漲得通紅、一腳就踹在他屁股上
『你還跟我講風話、打死你』
想像柳如眉應該高挑、豐滿、成熟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