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身世之謎(武俠小說第十五段)

接下來一個多月時間、
林清楓在自家大宅內享盡了艷福
他將柳如眉一十九名弟子一一勾引上床
林清楓原本就是眉清目秀的英俊男子更何況他承襲林家聰明過人的血統
林家又是富甲天下從小就讓林清楓接受英才教育
不論琴棋書畫詩詞禮樂、林清楓無一不精無一不通
藉著一身的才情、他要吸引女人愛上他根本是手到擒來的小事
更何況他所修練的功夫和眾女都師承一脈
這種特異的功夫有種不可思議的力量產生一種不能言喻的感應
能夠讓彼此之間相互吸引
更何況林清楓為了修練神功、
之前一直保持童子之身、不敢和女人有著情慾瓜葛
現在一旦解禁、他可是食髓知味、完全不加節制的將眼前的美女納入後宮
更重要的是、林清楓要知道陰陽雙修的功夫可以到達什麼程度
他除了享受魚水之歡之外
更是將林家祖傳功夫不斷地傳授給諸女
這數十天之內、每個女弟子的功夫都成長了十數倍之多
又練功又不斷的陰陽雙修
林清楓真覺得自己處在極度的幸福之中
連對馬家堡的憤怒仇恨也降低了不少
直到這一天
林清楓把柳如眉在內所有女弟子都叫到大廳來
柳如眉在與林清楓歡好之後
一來是害羞
二來是不斷地修煉林清風傳授給他的高深內功
所以這一個多月以來、完全足不出戶
女弟子們見到師父不禁大吃一驚
師父的容貌至少年輕了十多歲
整個體態、氣質都不一樣了
看來柳如眉的武功到達另一個高深的境界
眾人驚異之虞聽到林清楓宣布
『我剛剛得到一個消息、北方的無定河決提了、
附近至少十三個縣城都遭殃了、
成千上萬的災民現在正往南逃難
我想我們現在出發來去拯救這些災民吧
能救多少算多少、
怎麼救?
就把天下首富林家的財產拿出來用啊
這家子不是有錢的要命嗎?
主人不在家?那不是更好、看到什麼自己搬啊』
說完把大廳主位的太師椅輕輕一推
大廳中央地板竟然緩緩的移動起來、一個大洞出現在他們面前
原來林家的金庫就擺在眾人每天都會經過的地板下面
林清楓把一塊份量看來不輕的大石板提了起來
大家都把頭探過來、爭睹世間第一大筆財富的面貌
只見地下一個七尺見方的大洞
從洞口完全看不到這洞有多寬多深
只能見到一塊又一塊的金塊
林清楓叫眾人排成一列、將一塊一塊的把金子傳出來
讓大家將金塊排在地上
雖然說眾人都是練過武功、身強體壯的人
但林家驚人財富還是讓大家搬的滿身大汗
搬了好一陣子才把金庫裡的金塊都拿了出來
稍微數了一下一共一千塊金條
一根金條大約十斤重
也就是一萬斤等於十六萬兩
看著這炫目的財富
眾人驚異之餘、也七嘴八舌的問起來『師叔你怎會知道這裡有金庫』
林清楓微微一笑
『師叔我以前幹過小偷、參加過山賊、搶過太多有錢人了、
所以知道比較多富豪藏寶的方法
好了現在錢有了、走吧、我們把它拿來做點好事吧
我這輩子最喜歡做的就是劫富濟貧了』
此時潘文柔突然站了出來
這些天以來、自林清楓“失蹤”以來她一直保持沈默
就算這些天以來、這位師叔和師妹們的風流韻事天天在她眼前上演
她看在眼裡但是選擇默不作聲
現在看到林清楓扮演的風青林師叔要把林家的財富通通搬走
她忍不住出來說話了
『這位師叔、我不知道你打哪來、我也不知道你到底什麼身份
但是請你搞清楚一件事、這個房子是我的、這些金子是我的、
你平時所做所為、
和我的師父師妹們下流無恥不樣臉的種種行徑、我也拿你們沒辦法
但你別想動這些金子
林家的一切財產都是我的
我是林清楓的妻子、我是這家的主人』
聽了她的謾罵
柳如眉臉上一紅不知道怎麼反駁她
一旁的洛歡則大聲反擊
『不知羞恥另有其人、我們甘拜下風自嘆不如
更何況這些金子都是大姐夫的不是你的』
潘文柔怒道『我是他明媒正娶進來的、我是這家的女主人』
林清楓聽潘文柔的指控笑笑沒說話
只是手一揮、
一塊金子飛到潘文柔身前
丟擲的速度並不快但是拋擲的力道、位置、讓她完全閃不過逃不了
潘文柔只得伸手接住了
林清楓左右兩手連揮
一塊又一塊金塊飛到潘文柔身上
潘文柔連接了兩塊之後沒手可接了
只得雙手懷抱住不斷飛來的金塊
連接十幾塊潘文柔已經承受不了重量了
但是林清楓並沒有停止的意思
一塊接一塊不停丟到她身上
受不了金子的重量她整個人坐了下來甚至躺到地上去了
金子卻繼續不斷地輕輕地落在潘文柔身上
把她全身都壓住了
潘文柔本來還很硬氣不肯出聲求饒
但是金塊越來越重的壓力幾乎要把她整個人活埋了
她的頭臉身軀手腳都被金子淹沒了
『不要、、、求求你不要』
柳如眉想要叫師弟住手還沒開口、
洛歡見大師姐命在旦夕、一時激動之下叫了聲『大姐夫、不要啊』
這句話讓大廳內原本緊張的情緒變成不可置信的驚呼
除了早已知情的程冰還有有點猜到的柳如眉之外
眾人異口同聲的說出這句『師叔怎麼會是大姐夫?』
這一來大家都忘了埋在金子下面的大師姐被埋在金塊”山“下
林清楓沒理會眾人的質疑發問
淡淡地走到埋在金子裡面的潘文柔身邊蹲了下來
聲量並沒有特別提高但是顯示出無比的憤怒
『不准你說我是你的夫婿、你一輩子都不准以我的妻子自居、聽清楚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