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魔門之主(武俠小說第十六段)

躺在金子堆裡的潘文柔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做夢也沒想到這個失蹤的夫婿居然以另一個面目重回到自己身邊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林清楓蹲了下來把潘文柔臉上的金塊一塊一塊移開
讓她的頭臉露了出來
潘文柔看到這個名義上的丈夫又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愉快表情看著她
好像覺得他一切作為都只是小孩好玩的惡作劇
林清楓拿了她身上幾塊金子起來減輕她的壓力、
堆在一邊當作椅子坐了下來、回頭跟大家講故事
『各位請坐吧
小歡要是沒叫出我的身份、
我也想最近就要跟大家講我的身份了
既然已經被說破了、我看就現在說了吧
我就是你們的大姐夫林清楓
林火寬的兒子
林家九代單傳的唯一繼承人
不可能?為什麼不可能?
我就是我啊
是你們看不清楚事情的真相啊
雖然還是有少少一兩個人記得我原來的樣貌
而不是我中風半邊癱瘓的模樣
好、我知道大家都很期待是事實
我就直接說了
我家也就是林家就是江湖傳聞中最可怕最神秘的魔門
而我就是魔門第十六代傳人
你們呢、就是魔門門主的女人啦』
不像是剛剛層出不窮的質疑、現在大廳一片的靜默
『我知道很多人不能接受啦
不過先不要說魔門有多邪惡多可怕
我把整個故事說給你們聽
你們以為我之前七年是中風嗎?
不是的
所謂的中風其實我是在練魔功
走火入魔?小冰說的也算是對啦
算是一種走火入魔
算是、但是不是真的是
話說重頭
古早古早以前
我的先祖是雲南邊疆一帶的人民
但是中原有人遷移到那邊去住
明明是佔領別人的土地、卻以主人自居把原來的居民當作奴隸使喚
這樣當然會和我的祖先們發生衝突
中原人佔著自己人多勢眾武器精良攻擊甚至是屠殺當地居民
一開始大勝但是我們族人也奮勇反擊
中原人久戰不能全勝就搬來救兵
救兵之中就有武林人士
於是乎當地百姓就被徹底壓制下去
結果只好屈服於這些自以為偉大的中土人士
我的祖先之中就有人想辦法偷學這些中原武功
學啊學、粗淺的武功當然很快就學會了、但是高深的內功沒那麼簡單就學會
於是有個小孩就自告奮勇自己來到中原
隱姓埋名到少林寺出家學武偷師
苦學多年終於學會高強武功回到家鄉
領導族人繼續對抗異族
這位祖先戰鬥多年明瞭一個人的力量有限
一個門派的武功也不夠傳給全部族人來學習保身
於是乎他又多派了多名小孩進入中原學武
數十年後這些武功有成的族人終於可以形成一隻可以和中原各大門派抗衡的戰力
然而中原武林門派對於他們被偷師而去的武藝轉過來對付他們、當然非常憤怒
最終就是集合各大門派武功最高強人士入侵我們家鄉、擊敗我們族人
但是、故事要是從此結束就沒的玩了
我的祖先還是有人帶領著族人逃了出來
一邊逃一邊想出辦法生存下去
生存下去最好的方法就是要敵人找不到
敵人最不會去找的地方就是中原
我的祖先盡可能的混入中原人士的生活之中
行住坐臥都像中原人士
更要把各門各派的武功都溶而為一
修煉出更強大的一派武學
那就是一般武林人士所說的魔門了
大約在這個故事有記載開始的一百五十年後
我的第六代祖先向各門派興起了復仇之戰
把中原武林中人殘殺了一堆做為當時家鄉被屠殺的報復
後來我的祖先也在多場戰鬥之後重傷而死
但是臨死之前他發現一種傳功之法
不是用教的那種傳授的傳功、
是將自己身體內的內力直接灌輸到給自己的子孫或弟子
這就讓我第七代祖先的內力遠遠的勝過當時武林中任何高手
但是這種方式也不是完全沒有缺點的
我第七代祖先在和中原高手對抗之時發生了內力逆轉攻擊自身的怪事
以至於原本戰無不勝的祖先突然之間兵敗如山倒
死之前我第七代祖先告訴他兒子也就是八代
『這內力傳功之法雖然厲害但是還是有些缺陷
要後代子孫、傳人不可以自以為厲害就在武林中橫行霸道
一定要想辦法把這缺點改善』
就這樣魔門就在一夕之間從江湖中銷聲匿跡
其中第九代和第十代傳人甚至發生了傳功之時雙雙暴斃的慘劇
所以我這個十六代傳人的血統其實是從旁支流傳下來的
到了第十二代聰明過人的魔門門主
他發明了一個方法
 不要臨死前、一次把內力全數傳功給下一代
而是當後代子孫十歲時就先傳一部分的功力給他
此後每十年傳功一次
直到先一輩過世為止
這方法也不錯
分散了傳功之後先人必定會力竭而死的慘劇
又、魔門的武功雖然是融合各門各派而成
但說到陰陽調和剛柔並濟談何容易啊
這種內力的缺點就是霸道剛強讓其修行者雖然威力強大但是也容易傷害自身
加上了傳功過程都是選擇男人來繼承
久而久之
陽氣旺盛但是陰氣無法調和的痛苦
都讓各個傳人到了晚年苦不堪言
於是乎到了十五代、也就是我父親林火寬的手上
先停下來說一下、你們應該不知道林火寬是天底下最聰明的人吧
是的、外表完全看不出來
一個肥肥蠢蠢的生意人模樣
哈哈
那是裝的啦
我們魔門門主多年來就是以天下首富林家的模樣在世人眼前出現
要是個個都長得英俊瀟灑無比不就被人嫉妒死了
所以我們看起來都蠻呆的其實都是裝的
林火寬聰明無比所以早早就想出各種改善的方法
其中想到一個法子就是陰陽雙修
好、很多人都臉紅了、雖然你們都跟我雙修過了
但是雙修還是有個問題
我父親之前的魔門傳人也個個都是聰明過人的人傑
他們其實也不是沒想到這個方法
但是他們發現雙修還是不能解決我家內功上的問題
你們是不是想說不會啊、
跟我之後功力大增、簡直是一日千里、雙修奇效無與倫比啊
為什麼我們可以、別人不行呢?
答案就是林火寬老爺想到了、功夫必須系出同門才會有效果啊
於是乎林火寬在年輕時候就收了一批女弟子
他們所練的武功就是魔門正宗的功夫
那些女弟子在哪裡?就在眼前啊、就是你們啊
其中武功練的最精純的就是他的大弟子火鳳凰柳如眉』
柳如眉杏眼圓睜『不可能的、我的師父是了了道人』
『林火寬就是了了道人』
『不、不可能、我師父死了、、、』
『死了之後林火寬就出現在你生命中了
對你關懷備至、照顧你一切生活起居
把一切都幫你設想好
除了練功你不需要擔心任何事情
然後到他死了
因為照顧你的棒子交到我手上來
承認吧、你有感覺到、只是你不敢相信
了了道人就是林火寬的分身
林火寬以這個身份在江湖上行走
為的就是和武林人物交往切磋、專研武術、
了了道人是林火寬的假身份
林火寬真正的形態就是了了道人那個瀟灑飄逸的美男子模樣
他平常肥胖的身軀是偽裝的
遇到你、他就把你當做女兒扶養、把一身的功夫都教給你
除了真心喜歡你之外他或許也有想過如果有一天、、
你知道的、讓你和我、、、嗯、就是我們這樣
藉由一個從小學武、學的是精純的魔門武功
和魔門正宗傳人的結合
搞不好魔門內力多年來的缺陷就可以有所改善』
柳如眉遲疑一下想了一會似乎是信了
『那為什麼師父要詐死?』
『這就說到你那位好師妹的身世了、
我第七八九十代那幾代的先祖不是因為傳功過程出錯
所以造成魔門的傳承有了缺口
當時魔門內部產生很大的紛亂
簡單說就是對未來充滿恐懼所以人心出走
最後魔門分成了三個派別
一個就是我這支、正宗魔王
一個在江湖上惡名昭彰被叫做血魔
一個一直沒有名氣但是影響力卻更大的叫做人魔
而你師妹就是血魔傳人的後裔
很驚訝嗎
這是真的
她就是血魔支脈的後代
你想說了了道人是喜歡她滿嘴甜蜜的奉承討好所以才收她為徒的?
不是啦、
我爸是想看血魔那支在沉寂多年之後現在圖謀的是什麼?
他也是巧合機緣才又接觸到血魔門人
魔門這三支已經多年沒有互通往來了
當年我爸以了了道人身份在江湖上行走恰巧遇到了血魔的武功
他便留下心去追蹤
也就找了藉口來認識你師妹一家人
後來他的判斷是你師妹一家並不是血魔的嫡系傳人只是也有些淵源
所以就收了她當弟子
放在身邊想要放長線釣大魚
結果很好笑
還沒查出外表天真可愛美麗純真的師妹他家的底細
她就先下手為強把做師父的幹掉再說
你到今天還是不知道師妹為什麼要幹掉自己師父對吧?
她學的武功還不足以讓她在江湖揚名立萬啊
哈、原因有二、
一是她嫉妒妳得到師父的寵愛
所謂的寵愛是她發覺師父傳你的武功才是正宗
傳她的卻只是旁門左道
時間久了她耐不住性子了
表面看來你覺得師父比較喜愛二師妹
那是她故意誤導你的結果
第二是她發覺師父寫了一本武功心法秘笈
她要在你也知道之前把書搶過來
所以先在你面前造謠說師父了了道人貪圖她美色的種種惡行、要你處處保護她
再來又對師父說師姐想要離開師門闖蕩江湖的願望、
但是又怕師父不放你走所以鬱悶痛苦
總之就簡單的讓你們十多年情同父女的情感產生嫌隙
最後設定好地方讓你師父中了暗算掉進長江
憑了了道人的武功當然閃得過她的那一掌
但是他想的是讓她以為奸計得逞就能讓夠開始追蹤到你師妹與血魔之間的聯繫
所以就將計就計詐死
然後了了道人在暗處看到了你的傷心痛苦
就快快安排林火寬出現在你面前
你是不是一見到他就有種很親近很熟悉的感覺?
當然啦、從小相處的師父哪會不熟悉
他安排好你的生活之後
就想辦法要去追查血魔了、
但後來發生的事你們就知道了、
我爹死了、我中風了
到底怎麼回事呢?
當然不是生病
是中暗算那一掌
林雅茹她從小修煉血魔那一支派的內功
了了道人讓她打了一掌之後掉到長江裡裝死
但是他一直沒把她的掌力給完全煉化掉
聽得懂意思嗎
魔門武功的內力之所以強大
其中原因之一是可相互傳遞、彼此流通
但是每個人的內力深淺不同、
我可以將同門的你打向我的內力加以吸收為我所用
或是就簡單的用我的力量加以鍊化、消除掉它
但是呢、我們這位了了道人仗著自己功力深厚、
既不去消除這道內力、也不反擊開去
他就讓這到力量一直留在他身體裡面
然後一再地嘗試、讓這股外力和自身內力碰撞
試試看血魔那支所領悟的武功和正宗的差異
然後從中研究看未來如果遇到血魔一族、要如何克敵制勝
因為他的一生都在想著如何讓魔門內功的缺陷得以改善
所不論我怎麼勸他快點消滅那道內勁他都不聽
結果就托大把那股內力放在身體裡面想要慢慢調整、漸漸思索
巧的是剛好時間來到了我二十歲了
也就是魔門十年一度的傳功日子
我們父子的傳功一開始都很順利、但是就在我爹傳到七八成的時候、
那股血魔內力突然反噬
然後我爹一時內力失控、全數宣洩而出
結果我就慘了、我爸就死了
那股力道讓我全身經脈錯亂動彈不得就像中風一樣、
再來就是你們聽到的消息了』
說到這裡程冰問到『為什麼兩股力量無法融合為一會讓你癱瘓?』
林清楓『傳功出問題之際我爹知道慘了
急忙吩咐我護住心脈
我全身內力就護住我的命門
讓其他處都放空接受那股強大無比的內力進入我身
簡單說就是我當時狀況就是外力與自力不能平衡
回想我跟你們陰陽雙修時那道力量雖然強大但是很柔和很順暢
當時我可不是這樣的
我好像被丟到決提的黃河裡
千軍萬馬般的洪水在我經脈裡東衝西撞、四處流竄無法控制
我感覺整個人被衝撞的支離破碎
簡單說就是我除了心脈外的經絡都由外力主導了
我整整躺在床上一年不能動彈
那是人的肉體動彈不得、我內部的內力卻是日日夜夜無時無刻不停的在動
不只是互相對抗、更多是互相吸引
我要盡己所能不被我爹傳來那股內力把我自身力量
更要不斷增強自己力量去吸收
之後能自行站起身行動則是兩年之後的事了』
洛歡想到當時的事還是激動得想哭
林清楓微笑看著她
『當時你來看我、我躺在床上其實是知道的
不過當時管家的處理是對的
他不讓你待在我身邊
因為你又哭又叫的只會讓我分心
我當時全身上下每分力氣都用來對抗我爹留下來的那股內力
實在不能分心』
說到這、轉過頭去看程冰
『我知道你也有偷偷跑來看我、還在旁邊掉眼淚、當時我眼睛睜不開
但是我有感覺到你』
又轉回去看洛歡
『不是管家偏心、你的哭是驚天動地的哭法、小冰是安安靜靜的哭
管家只好把你請出去
他以為小冰靜靜的沒有妨礙到我、他不知道我可以感覺得到小冰、
以為對我沒影響就沒去理會她了』
程冰突然被他在眾人面前說破當時偷偷跑去看他的事不禁臉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