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7日 星期日

謊言帶來的幸福(愛很簡單續篇之五)

恆春海灘上
從阿信的眼神看來他正處於完全放空的虛無之中
安安從後面一把抱住他時、他真的被嚇到了、有點惱怒地看著安安
安安看他生氣、有點膽怯的撒嬌『老公、有沒有想我啊』
阿信略微不悅的『我以為你不會來了』
安安『怎會?不是說好這裡會合』
『我以為、、、、嗯、、就、、那個、、』
『講清楚、不要講那個天語』
『我以為你厭倦我了、想走了』
安安很驚訝
『莎莎說得對耶、你真的很愛亂想、而且我要補一句、你很愛往壞的想』
『我覺得這樣好啊、萬一的時候至少我有心理準備』
安安微怒
『好你個鬼啦、你就是覺得我沒有在為我們的未來付出嗎?我是那種輕易放棄的女人嗎?』
阿信笑笑不說話
安安一個翻身壓在他身上
『給我說清楚、不然跟你沒完沒了』
阿信抱住她吻了她
『今天這招沒用、一定要給我說清楚』
阿信吻了第二次
『不行、不會放過你』
阿信就吻第三次
『不行、我一定要你給我說清楚、你是不是以為我付出不夠多、我隨時會走』
阿信乾脆去拉她衣服作勢在海灘上給她就地正法
安安逃開、怒瞪他
阿信躺回沙地上
『我們一起做事之後、你讓店裡收入平均成長十五趴
酒吧淡季的時候、我外面的導遊工作至少有一半是你介紹的
我們去旅遊的時候、你偷偷付一半的錢讓我以為去巴黎倫敦是很便宜的
血拼的時候又不敢給我看價錢怕傷我自尊心
平常買菜的錢你最多都只報一半甚至常常不報
店裡賣咖啡、豆子都是你從家裡拿來的
平時吃飯如果多了什麼龍蝦鮑魚好料的、百分百都是你付的
水電電話帳單你都給我拿去偷偷繳掉
我的車壞了開你的、油錢你不肯跟我收
結果我們開你爸的賓士出去、被人偷了、我說要賠你不肯、
我去訂車你背後給我取消
最重要的我那個店如果沒有你、笑聲至少會少一半
你問我知不知道你付出多少、
對不起我不知道因為沒辦法計算
就像小時候學英文的時候學到那個不可數名詞一樣、不知道是什麼鬼
長大才知道真有那種欠人家的債是種不可數名詞
不知道怎麼數、因為不知道怎麼還
年輕的時候讀神雕俠侶、
讀到小龍女跟楊過說、我才不喝孟婆湯、我要永遠記住你的恩情
那時還想說金庸寫錯了、愛情怎會是恩情
長大才知道接受別人的愛是一種無比巨大、不能忘記的恩惠』
安安見情郎清楚知道自己的用心ㄑ覺得很感動、緩緩躺在他懷裡
阿信繼續
『我想說你不跟我來是不是不想繼續了、是因為我會想如果不跟我、可以不要這麼辛苦、如果你可以不用這麼辛苦、我可能會覺得舒服一 點、不用像現在這樣不知道該怎麼還的歉疚』
安安抱著他『不用還啦、我覺得這樣很好』
阿信微笑『嘿嘿、沒那麼簡單、我跟你說、我昨天去找妳爸了』
安安一驚『什麼時候?』
阿信得意的『我昨天把車送過去給他、就你退掉那部』
安安急道『就跟你說不用這樣、又不是新車、他買三年的二手車、又開五年了、不值錢所以才沒保險啊』
阿信說『所以啊、我跟你爸說、我只有幫他付頭期款、分期的請自付、這樣會不會很小氣?』
安安笑道『你真的這樣說』
阿信說『其實不是』
說到這裡停下來、把安安輕輕地稍微推開『我是跑去找他說一件事』
阿信神色凝重讓安安覺得有點不安
『我是去跟他說、我想要請求他的許可、讓我把這戒指給你、問問看你肯不肯』
說完就把戒指盒拿出來
安安雙眼含著淚水、右手微微顫抖的打開
『我不會挑戒指、所以找Tiffany的、如果不喜歡、我們再去挑過』
『喜歡、我很喜歡』安安感動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兩人擁抱了好一陣子才慢慢牽手走回民宿房間
坐在窗前
安安說『我也有件東西要送你』
她叫阿信手掌向上伸出來、放了一根驗孕棒在上面
『我換了三個牌子、結果都一樣』
阿信眼睛睜得大大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喂、你說話啊、你別跟我說不要啊』
『我怎麼會這麼說』
『因為你常說你不喜歡小孩』
『不喜歡的是別人的小孩、自己的不一樣』
阿信有點吃力『太突然了、我不知道我自己現在想什麼』
深呼吸幾口、站起來把安安抱住
兩人相擁好一陣子
阿信坐在窗前把她放在腿上
靜默了好久
『我們前幾天差點吵架那個事情、、我、、』
『那是吵架嗎?我覺得你是想要跳過來掐死我』
『那是手抽筋晃了一下、你想太多了』
安安有點猶豫但是還是開口問了『你要跟我說你之前愛的女人的事了嗎?』
阿信抿著嘴想了一下
『那天你吃那個不知道是哪門子的醋、突然跟我講美家姐
我不是生氣、我是嚇一跳、我不曉得瑪莎這麼大嘴巴、連她的事都跟你說
我動作那麼大、那麼不爽主要是你冤枉我、什麼我還在想她、
說真的、我已經一兩年完全沒想過她了
以前是不是愛過?很愛啊!
不過時間久了就是知道那種愛有點像是你看星星好美
看久了就想撈下來、但是那根本是碰不到的距離產生美感
我和她差距何止是以光年計算啊
她和鐵雄哥都是完全不同階級不同世界的人
鐵雄哥就是美家姐的老公、你不知道吧、因為我從來沒說
酒吧的幕後老闆就是鐵雄哥、這你知道
而買酒吧的第一筆金是美家姐給我的、你就不知道了吧
我知道我說那是瑪莎給的
那是故意裝傻的
瑪莎哪來兩百萬啊
我跟著她做了幾年、她養她那兩個臭小鬼就夠慘了、兩百萬?兩百塊比較快啦
我當時在坐牢、美家姐離開台灣回日本
她把兩百萬交給瑪莎、讓她交給我
瑪莎裝得很像、說是給我做創業基金
我當時傻傻的信了、但是等到我買下現在的店、鐵雄哥就出現了、
我第一時間就想到是美家姐拜託他來看我的、我這呆瓜哪會做生意啊
果然、鐵雄哥說的每件事我都沒想到、
比如說二樓那個觀景窗
鐵雄哥一來就問我這裏的特色?
我說海啊
他說那你酒吧看不到海、這酒吧有什麼用
我被他說的臉都綠了
他走過去一看、指著二樓說、這堵牆打掉、換成玻璃、
我不敢說好也不敢說不好、
兩百萬早就花光光了、還打掉牆、打掉我比較快
鐵雄哥說怕什麼、錢我出啦、然後他就變成我的老闆了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他從沒來跟我要、我每年年底可是乖乖奉上他那份
這就是你會奇怪我怎麼沒賺錢
有賺啦、只是要乖乖算利息還錢
話說從頭、我從山上下來之後就在瑪莎那裡看她怎麼經營酒吧
然後就認識美家姐、
我從沒見過這種女人、就像電視上日劇演的那種日本女人、只是沒講日文講中文
當然我就暈頭轉向、非常迷戀她
不要吃醋啦、當時幾年前啊、七年、不對是九年了
九年都從幼稚園變成大學生了
我跑去跟美家姐、當一個藝術家的助理
美家姐為一個日本老建築奔走多年、把財產都用光了
用自己的錢把建築整修保存下來、
但是顢頇的狗政府狗官不是毫不在意就是一直刁難
大概就是想毀掉舊建築蓋新房子賺錢
我就跟美家姐守著那地方守了幾個月
眼看就要彈盡糧絕了
鐵雄哥就回來了
他們本來就是未婚夫妻、就為了那老房子吵架、吵到鐵雄哥氣的跑回日本
他是台灣戰後移民去日本的第二代啦
美家姐是灣生的後代、灣生就是台灣出生的日本人、
戰後灣生他們被不要臉的國民黨搶走財產趕回日本
美家姐帶阿公阿嬤骨灰回來台灣安葬
發現他們老家幸運沒被拆除
美家姐就發誓要保存下來這片記憶、不是他的記憶是阿公阿嬤的記憶
一開始鐵雄哥還幫她但是藝術家的脾氣有時候很難忍
兩人爆發衝突鐵雄哥拂袖而去、留美家姐一個人在花蓮苦撐
過了一年多、鐵雄哥聽說她已經山窮水盡就按下脾氣回來幫她
兩人一重逢、跟莎莎小瓶重逢不一樣啊
莎莎哭得死去活來、小瓶哭的活來死去
兩個人哭的、、、靠腰、女人真的就是水做的
一邊哭就一邊抱、抱抱親親就帶走了
幹、我當時心想、喂喂、馬的先買單啊』
安安笑得差點從他身上掉下來
『喂、坐好啦、你現在別學人家開玩笑
說到哪?美家姐和鐵雄哥重逢了
一個又哭又打又抱又逃、一個又追又抱又哭又笑又不斷的哄她
我躲無可躲、逃無可逃
盡可能地縮成一粒肉丸塞在沙發邊邊看重逢戲碼
所以我發誓你以後如果要走就千萬別回來、我不跟人家演這齣的
好啦、好啦、開玩笑啦、別打別打、打在我身痛在你心
反正兩人重逢傷心噁爛戲演完
鐵雄哥一問、為什麼搞那麼久還搞不定
一聽是政府刁難、他問我們有沒有帶去喝?
我們連聽都聽不懂、喝什麼?喝酒?
鐵雄哥第二天就跟我們去縣政府、
那邊的公務員看到我們就開始表演出公差、躲貓貓
鐵雄哥叫我們閃一邊、
他開始和承辦人員東拉西扯、他平均說兩句話周圍就一次爆笑
笑到後來就被請到上面去和主管談
談到中午就一群人帶出去喝
一喝、從中午喝到晚上十二點半
我半夜被叫去載鐵雄哥回家
他一臉酒氣一身疲憊但是意氣風發的跟我說
『回去跟我女人說、她的男人為了她沒有事情辦不到的』
第二天中午、邊說話邊打酒嗝的狗官蓋章放行
美家姐的心願達成了、然後他們就回國了
我看著他們就想、我應該學人家活得有尊嚴有目標
就想跟自己過去做個了斷、就去自首、還好關幾個月就被假釋出來了
這就是我怎麼開始的、後來的事我差不多跟你講了
鐵雄哥幾個月來一次、看看我做得好不好、我也自己盡量學盡量拓展觸角
酒吧、民宿、導遊地方名勝、特產生意、一個一個做
我做的實在不怎樣、、謝謝誇獎、不過你的誇獎不準、
你是情人眼裡出范蠡、、、你是西施、西施眼裡不是夫差就是范蠡了
我歷史很棒吧
反正我就一直很好運、莎莎來了、你也來了、你們給我的幫助實在太多了』
阿信停下來喝一大口茶
『再來、我知道你要問小陳的事
她結婚前我們沒事、結婚後他們吵架分居
我跟她、、、、還是沒事
你是不是緊張一下下
哈、就算有事也不干你屁事啊、拜託不要吃醋吃到幾百年前去
好啦、別打啦
我發誓他們分居那段我真的是勸合不勸離
只是我說的不是夫妻緣份難得那種古板話
我是說你就多找幾個男人來上床、幹一幹就知道老公其實比較好還是回去吧!
有什麼事忍一忍、晚上幹一幹就過去了
只是說萬一 比較之下老公比較爛、外面幹的都比較好
那那那那就離婚吧
你看我的勸告都超實際超有建設性吧
還打?  我的建議這麼好你還打?
重點不是建議、是他們夫妻有去找心理醫生諮詢、然後有比較好了
雖然我是覺得治標不治本啦
但是夫妻有在一起好過沒在一起啊
然後就到了小條子掛掉、小陳變成有錢寡婦的那天
說真的、我只是知道他們要來、而且我並不喜歡他們來
小陳那ㄊㄨㄚ 人一來不是好咖、二來我還得忍受小條子那種眼神
什麼眼神?就你他媽的別想上我老婆的眼神
拜託、你不要以為自己娶到林志玲好不好
哼、我的安安隨便也比小陳漂亮一百倍
對啊!我做人就是太正直了太誠實了、不然我的成就遠遠不止如此
反正重點是我坐在店裡等、
因為那群人大概都是午餐過後大概兩點左右才會進來吃點心喝飲料
結果時間都過了蠻久了、我還是沒看到人
我就想出去外面溜溜
看看是不是被放鴿子了
哎、就看到悲劇了
然後我就看到小陳一整個崩潰不能走路、不能言語
我就趕緊去幫她
小條子被救護車緊急送去醫院搶救
我就開他的車載小陳跟到醫院去
我們在車上一言不發、我就一直唸佛號
幹嘛、沒看過我拜拜啊、我在、、、
好啦、就不是很想回憶的那段、在獄裡就有人教念經、我就跟著念一陣、
不過現在連268個字的心經都記不太清楚了
只記得遇到事情就念佛、念佛帶給自己信心智慧力量
結果、當然人還是死了、我陪著小陳直到她家人趕到
然後、我就做了一件事、你在調查的事
我要回去之前、去小條子車上拿我的衣服
我心念一動、就打開行車記錄器、
聽他們來的路上的對話
他們當天大吵了一架
為了女兒的教養、為了小陳的工作、為了一堆芝麻蒜皮的小事
然後最慘的說到了我
小條子說漏了嘴、說他曾經請徵信社跟蹤小陳、
小陳當時太常來我這裡、更慘的是還過夜過好幾次
當然沒跟她睡啊我當時、就真的沒有、幹嘛否認、
她有那個意思啦、但是我裝傻假裝不懂暗示
我當時有點、、有點該怎麼說啊、有點瞧不起她啦
結婚了還以為自己是小公主、一點長進都沒有
當時還有另一個朋友常來找我、也是差不多一樣的問題
我就被這些人弄的有點煩
人不進步、尤其不隨著自己的生活階段力求長進
老是犯一樣的錯又老是想依靠別人來解決問題
雖然我是靠聽這些人的苦惱來賺錢的酒保
但是我也有職業倦怠症啊
上班聽這些就算了、下班還要上床去安慰你、我不『幹』、
林北袂頌幹可以吧
好我的重點來了、我當時在車子裡想了又想、
我實在受不了萬一警察聽到因為這段爭執來找我麻煩
我有案底這件事加上我是酒吧的老闆
這兩者加起來說實在的反而增添我神秘浪漫的色彩
但是萬一警察常來我店裡坐、到時就浪漫不起來要吃西北風了
當時我就自作聰明的把卡片抽出來
去買了一張新的換回去
舊的就剪成五十段丟了
後來一想、我好像幹了一件白癡事
對、不要罵、我知道這樣萬一有人查的話我反而是自找苦吃
但是你要考慮更生人的想法是先保護自己不要再回籠的思考模式
台灣的司法、警察有時候不是用證據在辦案
她們姐妹就是因為張卡片和原來不同而來拜託你查我?
屁啦、我不信
因為我是拿舊卡去電子街買張一模一樣的回來換的
她們姐妹要不是自己記錯了要不就是唬你的
然後我就和小陳保持一點距離的遠距關心
賴啊、臉書啊、電話啊
保持一點關心但是隨時提醒自己可能有人家監聽
我連半次黃色笑話都沒說過
喪事辦完沒多久小條子的媽媽也死了
小陳回去沒幾天就受不了跑了、她說那對小姑瘋了似的超級惡劣的對待她
好像哥哥媽媽都是她殺的
小陳被人家這樣對待沮喪極了、連家都不想回、
不是來我這借酒消愁就是跑到道場寺廟去誦經贖罪
她整個人都亂了啦
然後她也是被那對姐妹花氣到
就故意叫律師去把他死鬼老公的遺產全數拿走一毛都不分給他們
唯一沒有要的就是她老公的車
那車帶給她的記憶太爛了
她自己的後來賣給、、、咦、你怎麼知道是莎莎
莎莎買下來之後沒多久小陳她就移民了
移民前她做的事就是給我一千萬
害我被那對姐妹纏上
你知道你是第幾個受委託來查我的嗎?
我有注意到的徵信社狗仔就六七個了、不知道分屬多少個徵信公司
媽的、這樣花至少也要幾百萬吧
至於為什麼小陳要給我這筆錢
對不起說錯了、是借
為何借給我這筆錢呢?
原因一是我長期照顧她
她從婚前到婚後、唯一稱得上是她朋友的人就是我
其他的不是人家和她處不來、就是她和人家處不來
她能依賴的、而且長期依賴打擾的就是我了
第二她拿了大筆遺產心中有愧
正在思考要不要捐掉、、、一部分
別想太多、不是全部
而我剛好和她說過一番話
在她第N次醉到死去活來的時候、我服侍她上床
她清醒之後又在哭哭啼啼的時候
我跟她說一件事
在她老公死前一個星期、小條子曾來我店裡找我
他灌了一大杯馬丁尼(媽的裝007啊)
跟我說他真的很愛他老婆、雖然他知道兩人差距實在很大
但是他真的有用心在調適
想辦法配合小陳的生活、價值觀、想法等等等
但是他發現他老婆可能愛上我了
我要否認、他阻止我
他說他知道我們沒有上過床
但是他是要來拜託我、請教教他如何讓他老婆開心
他常看我和他老婆只要一聊都可以談得愉快
他決定要試著跟我學習讓他老婆快樂、、、、大致就是這樣的故事
我跟小陳說、之前沒跟你說這段是怕你更傷心
但是現在看你這麼糟糕了、其實也沒差了、不如直接告訴你
你老公雖然死了但是他心裡其實想的就是要讓你過得更好更開心
你如果心裡對他有歉疚、想做點什麼彌補、
那就記得過得更好而不是像這樣活得像狗屎
小陳終於聽進去、然後她爸給她安排移民
走之前、那不知道算是貓的報恩、還是鶴的報恩
我想應該算人的報恩
人報恩直接用錢
直接明瞭有效
不過我說真的、我還寧可不要、有個鐵雄哥酒吧老闆我已經很有壓力了
還來個小陳民宿老闆娘
我消受不起啊
光是分給他們的利潤就讓我夠吃力了更別說還要還本金
我跟你說有一次我本來有機會拿到一筆大錢
就是一時脾氣按耐不住、不然喔我今天就不用這麼累了、想娶老婆都想這麼久
你怎麼知道是小瓶?莎莎說的啊
我跟你說我真的好後悔
就先收下來再說嘛、我幹嘛啊、五千萬得而復失的痛苦、你怎麼能理解、我不知道打我自己多少次了、我當時幹嘛耍帥、我豬啊、
先收下來、反正莎莎走不走我又不能決定、
我跟你說莎莎才不會走、
她在這裡小瓶得隨時過來陪她怕她跑掉怕她給哪個酒客拐跑
她要是搬回台北、小瓶光是公司的事就忙到死了、她就準備獨守空閨孤枕難眠了
台北頭城短短數十公里、這段距離卻讓莎莎的價值提升了百倍
我當時就把錢拿了再耍賴說莎莎又不是我的、她要走要留干我屁事
我就可以人財兩得了、這成語是不是這樣用的?
阿、曾經有這筆真摯的支票在我眼前、我沒有去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可以給我個機會再來一次的話、我會對這隻支票說、馬的、我馬上去兌現』
安安笑得快斷氣了、喘息了好久、突然跳回小陳的故事
『那是你掰的對不對、小條子根本沒來找過你』
阿信嘴角微微牽動、有點讚嘆的看著她、激賞她的聰明
『其實是有、不過不是來店裡、是打電話來店裡、找我的理由也不是那麼動人、
是警告我如果再找他老婆、要打斷我的腿』
安安驚訝『那你怎麼說』
『我慢條斯理的說、警察先生、我店裡的電話是有錄音的、小條子立刻嚇到掛電話、哈哈哈、馬的白癡』
『那你幹嘛掰那故事、、、』
『就看小陳這樣不是辦法、也得找個辦法讓他振作起來
而且我把記憶卡換掉也不只是為了自己、
而是小陳在憤怒爭吵中說了幾句叫小條子他去死之類的話
我怕她陷入更大的麻煩、乾脆把這段影片徹底毀掉、
好了故事說完、你現在徹底安心了吧、安安小姐、
不用怕自己是嫁給一個殺人犯了
我沒有殺人、沒有姦淫人妻、沒有策劃完美謀殺案、
你別以為我沒看到、你買的推理小說最多的就是完美謀殺案件
你就希望找出點蛛絲馬跡來激發你的靈感、
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證據或是從我口中聽到什麼破綻
你覺得這樣才刺激對不對
我死都不說就是想說這樣你就多一個理由永遠不想離開我、
只要我不跟你謎底你就有份期待
是的我從不說、就是我很怕你離開我、
就從你和我在一起第一天開始我就怕
我從不說、但是我會怕、
當鐵雄哥和美家姐回日本的時候我就有種被遺棄的感覺
我的父母本來就不疼我、我是個很糟糕的家庭生長大的、
你父母把你當寶、我父母把我當屎
我的原住民朋友每個對我都很好但是在那裡就是很明顯的有種隔閡、
直到和美家姐一起過生活我才有家的溫暖
後來就是跟莎莎在一起
但是她是屬於小瓶的、我不是她的歸屬
直到你來、你才是我的
我的、、應該用哪個字眼?
我的家庭?
啊、想不出好字眼
我的女人啦
我終於找到你、我的女人
只是我隨時都在害怕我不能永遠擁有你
我怕我配不上你、
請你對我更好
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肚子裡的孩子還讓我更成熟
我需要組織一個幸福的家庭
我以前不敢說、但是我真的需要
謝謝你選擇我、我會好好愛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