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約定(愛很簡單續集之三)


安安自從和阿信激情過後就消失了一個禮拜、
一星期後的週日晚上、接近打烊時間時、
安安就當沒事發生過一樣的神情重回到小鎮
阿信看到她走進酒吧、神情很淡然、既沒有特別開心也沒有不爽、
就當一個客人走進來了
好像什麼都無所謂、只有莎莎才懂他超級用力抑制住情緒的細微動作
安安坐在吧台邊一言不發
客人都走光了
阿信才到她身邊
『小姐、還是要住最貴的房間嗎?住最貴的有沙比蘇、住便宜的沒有』
安安有點緊張不安『可以坐下來聊嗎?』
『可以、不過我們這裡要收坐檯費的、夜間加成』
安安等到他坐好
『我知道是我不好、不該一聲不響地就跑走、什麼都沒說、對不起』
阿信聽她道歉、笑了笑
『沒關係啊、我又沒吃虧、只是醫院告訴我要通知你必須要去檢查菜花、你和其他十九位女性都要去』
安安手刀敲了他額頭一下
拿起酒杯、把威士忌一飲而盡、一口氣說
『我就是怕你只是玩玩的、我很怕、我前一段感情結束的很慘、我很受傷、傷到已經過了幾年時間、我都以為我好了、直到遇到你才知道其實到現在我還是很痛、
痛得要命而且是痛到會怕、我很怕、真的很怕』
阿信手托腮凝視她
『所以要我介紹心理醫師給你嗎?』
安安瞪他
『我是要來問你、如果是要玩玩的、現在跟我說清楚、我馬上就轉頭走開』
阿信沒有回答、回到吧台到了兩杯咖啡、跟收拾中的莎莎說
『你先回去吧、其他我來就好了、辛苦了、慢走』
莎莎和還在等她的小瓶兩人親親密密地牽手一起走了
小瓶在經過阿信身邊時、略微欠身、像是敬禮一般充滿敬意
阿信把咖啡給了安安、又走開去放音樂
放的是莫札特

阿信坐下來『做這工作、下班了就不想講話、連音樂都不希望聽到有人的聲音』
沈默一下皺皺眉頭正色地說
『你在想什麼啊、小姐、你是那種夭壽有錢的好野人、我只是個三餐求溫飽的酒吧老闆、你要來和我談感情、是你太天真還是我太浪漫還是這裏氣氛太夢幻啊』
安安站了起來大聲地『所以你就是和我玩玩的』
阿信帶點惡意的微笑
『不是啊、那是客房服務、是對美到不行的女客人才有的特別服務』
安安轉身快步地衝出了酒吧
阿信沒有留她、回到酒吧拿了瓶XO倒進咖啡、小口地喝了起來、
又去吧台抽屜找了根雪茄煙、火柴
一個人邊抽雪茄邊喝酒、喝著喝著眼淚就靜靜地流了下來
這時安安猛地推門進來、看到他竟然在哭、滿腔的努火瞬間化成了柔情
阿信沒想到她會去而復返、擠出一個笑容
『我是在為晚上的獵物跑掉了而難過、孤枕難眠啊』
學貓王唱了幾句

安安裝得氣鼓鼓地回到座位、其實她本來是想回來臭罵他一頓再走、
現在見到他的眼淚就把髒話留在肚裡了
狠狠地拿過他的咖啡猛灌一口
『加什麼XO啊、咖啡就是該加愛爾蘭威士忌的、你到底是不是賣酒的啊、
 一點sense都沒有』
『我懶得去找了、抓到什麼就喝什麼』
安安接過他的煙抽了一口
『抽雪茄還懂得用火柴、這你倒是很清楚、這香味真是迷人、我家有古巴的喔、想不想抽、下次我拿給你』
阿信笑一笑
『我的煙都是人家給的、那些有錢人只要給人一誇獎、就什麼都給你了』
雪茄在兩人手上轉來轉去、各抽了幾口
『現在這個社會變得很有趣、太多事情都是顛倒過來的、
以前是談感情然後上床、現在是先上床然後來問問有沒有感情』
安安臉大紅急道
『我是真的看到你就喜歡上你好不好、你要笑我就笑啦、我那天和你上床之後逃跑、就是怕你笑我、說我很容易上、
但是我現在就是回來問你、如果你是覺得玩玩就算了、就算我賤、、、我』
阿信一把抱住她就吻了下去
安安趕緊抱住他、一整個怕他走掉的感覺 
兩人吻到喘不過氣來才分開
阿信笑說
『下次煙還是一個人抽就好了、兩個都抽菸、嘴巴裡都是煙味、完全不知道是在和哪種生物親吻、女生那種甘甜美麗的滋味都嚐不到了』
安安又喝了一口XO咖啡緩和自己的情緒
阿信說『我對你有好感、媽的、看著你誰有辦法不動心、
除非你自己都不照鏡子、不然你也知道你多有魅力、
只是我知道和我談戀愛只是苦了你、所以玩那些惡作劇想把你趕走、
但是玩到最後、我自己又、、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去追你、或許是曾經擁有好過什麼都沒有、
但是、、但是、、
反正你跑了我反而輕鬆了、這樣比較好、對我們都好』
安安『你也別那麼悲觀好不好』
阿信苦澀微笑
『你試試看有案底在身給人家知道看看、我跟你說、你連加油站工讀生都應徵不到、不然就是你一碰收銀機就有八隻眼睛瞪著你、別說其他的、你會想要繼續查我和小陳的關係、不就是因為我有案底、所以才會懷疑』
安安趕緊說
『不是的、跟那無關、是他們家屬有些疑慮要我來重新檢視證據、我知道跟你講這句有點違反職業道德、不過我已經正式提出報告結案了、那場意外完全沒有任何外力因素』
阿信笑笑、凝神看著安安
『你真的要跟我在一起?真的不後悔?
我搞不好是完美謀殺案的策劃人哦?
說不定有一天在我床單裡看到什麼證據了解我怎麼跑到水裡殺人的?
你現在走開就當作做了一場春夢不是很好嗎?』
『你夠了吧、我既然決定了就不再後悔!你是不是怕了?害怕就說啊』
『這種激將法是感情世界裡最不該拿出來使用的爛方法』
『誰激你?我是不喜歡你這麼不勇敢』
『你要說懦弱就說懦弱吧、這種字眼傷害不了我的、我的確不敢認真的去談感情
  因為太多因素、我的過去我的個性我的生意、我真的沒勇氣來面對這個他媽的爛世界、但是、但是、為了你我願意、、』
阿信溫柔握住她的手、話鋒一轉
『來、先約法三章、
第一、你不論任何時候都不准拿錢給我、
當然你可以買紅肉李西裝給我、這我可以接受、
可以買麥當勞給我、可以自己去買菜但是買保時捷就不行、
請記得我們之間不可以有金錢的往來、就算我酒吧要倒了也不可以借錢給我
第二、你父母那邊你要自己去解決、我幫不了你、
我也不想懺悔不想解釋給誰聽、
如果你要我穿上西裝和他們吃飯我可以、但是萬一他們邊吃飯邊問我監獄裡伙食好不好我會當場走人、
你以後如果受不了壓力要分手、我不會抱著妳大腿跪著求你、你自己慢走
第三、我在工作時候會和一些女性有點、、、你看過的、不要亂吃飛醋、不要影響我的工作』
說到這裡、阿信坐在椅子上扭著屁股唱改歌詞的『舞女』
“啊啊啊、誰人能夠了解做舞女的逼唉、暗暗流著眼屎、媽西格尬爽歪歪”
唱了幾句之後不顧安安笑的東倒西歪又繼續正色說
『我不會和女客人出去、如果有我一定報備、相對的、如果你要走要愛別人、麻煩你說清楚、我沒心情和你玩猜猜我為什麼生氣的遊戲、』
安安鄭重的點點頭
『換我說了嗎?那我要說、第一不准劈腿、第二不准劈腿、第三不准劈腿、
我抓到就是毒打到死』
阿信非常正經的『放心、我一定不會被抓到、、、、不是啦、一定不會偷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