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9日 星期六

黑寡婦(愛很簡單續篇ㄧ)

想了很久終於寫了、雖然說是續篇、但是其實有點不太相連
這是三之一

我和小陳認識是她結婚前一兩年前的事了
那時我經營自己酒吧大概兩年多了
我兩個酒吧、頭城那個比較成功、雖然比較小間、
大概是因為地點接近台北、顧客來源都比較穩定
恆春那個、、好啦、我說實話、恆春那個pub我根本是插股而已
不要說老闆、我可能是排在股東名單裡面最後面、股份最小咖的那一個
我之所以跑去跟人家插花
是因為想多認識些衝浪玩家也讓人認識我
讓自己看起來很吃得開
恆春pub的老闆也知道我在他那裡唬爛
但是看在我帶去的客人消費力都不錯份上、他們也都睜隻眼閉隻眼、默許我的吹牛
總之我就是靠著南北兩邊的酒吧的經營讓自己看起來有那一回事
然後漸漸打入這群玩家的生活圈裡面
我就是這樣認識小陳的
那時她剛開始做保險
當我知道她是拉保險的那時我差點笑死
她實在是完全不是做保險的料
又不會說話又沒有專業、至少我看不出她的專業
靠腰、什麼證照什麼考試又有什麼用
她那樣子、一堂課都沒上過的我隨便都講得比她好
至少我講的東西人聽得懂、她講什麼鬼知道啊
不過氣人的是什麼你知道嗎?
靠、他奶奶的她隨便一個月的業績都比我賣一季的酒賺的更多
真的很氣人、上帝真的很不公平
媽的、對、她就真的是靠她的美色
美色加上ㄋㄟㄋㄟ 再加上她家裡的親戚朋友
她是嘉義的大家族出身的
爸爸在台北三重開工廠的、是射出還是電機我聽過就忘了
總之是相當成功的生意人
生意多、親戚多、朋友更是多
這樣拉保險當然賺啊
那她為什麼不做千金小姐就好、跟人家做什麼保險?
你也是這想對不對
答案是
第一她吃飽太閒、
第二她家裡有親戚也在做這個把她帶入門
我們台灣他媽的教育就是這樣
叫小孩在學校待十幾年結果
學企管的擺路邊攤
學化學的去賣保險
學法文的去賣咖啡
這種專門把人害死的教育系統就國民黨最該死的地方之一
之一而已
國民黨該死的理由有千千萬萬
但是搞出這種教育系統的國民黨不只該下十八層地獄而是十九層
幹、、、
好、不幹國民黨來幹小陳
不是啦、我是說來說小陳的故事
你幹嘛這麼想知道、干你什麼事
你到底打聽到什麼啊
來我這裡要我說故事給你聽
你不是看上我了吧
我跟你說我很有原則的
我不會隨便和陌生人上床的
只是我對陌生人定義是認識少於十分鐘的就叫做陌生人
我們認識多久了?超過一個小時了、那很熟了、哈、你那白眼是怎樣、很可愛嗎?
好、好言歸正傳
我認識一個部落格作家
他蠻變態的、
寫文章跳來跳去的、這邊講一點那邊講一點、講講要跳回重點就會貼張美女圖表達跳回來
那種幾乎不穿衣服的美女圖
我還蠻喜歡看的
蠻無聊的一個傢伙
好好、我們先看美女圖然後跳回來講小陳


小陳她和朋友來頭城這裡玩
她們不是衝浪咖她們是玩潛水的
一群人就來來去去
幾次之後就熟了
我平常都會和客人拉ㄌㄟ
講講就熟了
熟了就親近了
當時我也沒女朋友、咦、不對、應該說我現在也沒有女朋友、我一直都沒有女朋友、我就是欠個女朋友
我在這寂寞的世界裡孤獨地一個人飄零著、喔、我好可憐、、、、
好、回來說小陳、
當時單身的她好像有對我放電
我就對她更親切一點
然後她就和我單獨約會了幾次
我覺得她跟我約會到也不是單純就看上我
而是她作為保險員的SOP
和男人約會、那些肥宅夠蠢的話就會看著她的乳溝簽保單
我?我沒簽啦、我哪來的錢簽
你不知道我是空殼子
反正約會幾次倒也互有好感啦
然後她又買了車
靠、真是富家女
她買什麼車你知道嗎?
油電車
這真是討人厭的假裝低調的奢華
明明有錢到可以買賓士
偏偏就裝做一般上班族買小車車
說是買小車卻買比一般小車貴上十幾萬的油電
好好、不批評油電車、只是買車這點要講
因為車子就是引導後面故事的男主角的點
先說她買了油電車之後
她有時就會一個人跑來找我
她住台北三重、跑到宜蘭頭城來找
那我就知道意思了
然後我就、、、嗯、你知道的、就、你知道的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然後、這到底該不該說
你先答應我絕對不說、我再說下去
我也知道這種約束根本沒用根本是屁
不過不先這樣講我說不下去
反正就是她來找我、我就請她在酒吧喝酒、邊喝邊聊邊等我打烊
打烊完了就要吃宵夜
這鄉下地方哪來宵夜
於是回我家
我煮給她吃、吃一吃就你知道的、嗯就那個
結果呢、幹、真他媽的
就一壘二壘三壘然後她堅持不給回本壘
她說她是、、、對啦、就是啦
就是那個人類以為已經絕種、至少台北已經絕跡的那個啦
靠腰、一定要我說出口嗎
就處女啦
她說她是處女
我嚇到從床上跌下去、那根都軟了
然後就很好笑的跟我說如果要ㄔㄨ 下去的話就要負責
靠腰、你笑屁啊、、、幹、說真的、現在想起來真的很好笑
二十一世紀了還有這種事
我想說靠北啊你有這種規定是不會早說啊
我連啤酒都不用請了
還給我喝比利時啤酒、我連金牌都不給你喝
後來、還有什麼後來、我是有可能負責嗎?
要負責我生意就不用做了
其實跟生意也沒關係啦
反正我不可能結婚啦
跟她更是不可能
跟那種大家族出身的怎麼結婚?
沒錢還好說、沒錢可以跟人家屁說有理想、
這社會你只要說你有理想、就比較崇高比較偉大可以沒有錢
幹、不知道這是什麼狗屁理論
錢之外、我那種前科人家一查就知道了、那種注重門風的家族當場就會把我掃出門
我沒笨到會去自取其辱
反正我聰明的把兩人的關係調整得很好
就戀人以上做愛未滿
笑什麼?人體又不是只有一個洞可以用
那個莫名其妙的護什麼盟的那個反同性戀的那個組織裡面的人是不是都是沒性經驗啊
人家在房間裡面要用哪個器官哪個洞你是管得到啊?
上帝真的會為了你用這地方來爽然後就逞罰你?讓你下地獄?
幹、上帝真這麼無聊的話那也不用信祂了
幹、我在說上帝的時候加幹字會不會被雷公打啊?
兩個神明好像不同天堂會互相幫忙嗎?
好、不談上帝談小陳
反正我和小陳不冷不熱又冷又熱的維持友好關係
偶爾見面偶爾出去吃吃飯偶爾來我家睡睡覺
她保持處女之身我保持自由之身
大家各取所需各取所愛
然後就要說她的老公了
我們做好朋友幾個月後
小陳有天突然跟我說要介紹他男朋友給我
我剛剛不是說小陳買油電車嗎、
買車就參加車隊俱樂部
她老公也是同樣車型車主
做什麼的?
嘿嘿、說到這就他媽的氣人
我們死老百姓賺錢辛苦的要死繳稅給公務員爽歪歪
她老公是公務員、幹警察的
幹、警察
幹、幹警察幹到可以買油電車
幹、十八趴的幹他媽的爽死人的公務員
說到她老公我對他印象真的蠻差的
他們車隊有來安排這邊玩啊
小陳跟車隊領隊提議這地點、
聯絡我負責給他們吃喝拉撒的地方
然後我就看到這位警察仁兄
小陳嬌滴滴羞答答的介紹、我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去和他握手
結果那傢伙要死不活的握了一下、眼睛連正眼都沒看我一眼、隨隨便便地點點頭就算打過招呼
靠腰、當過七八年警察居然這麼不懂禮貌
而且是個官階最小的小警察
我笑了笑走開、心裏覺得蠻幹的
林北在這裡混、什麼富家子弟、權貴世家都見過了
像這個小警察這麼沒禮貌的真的少見
啊、也不是沒有、有個做面紙的上市公司的太子爺更粗魯
和一群朋友來我這裡玩、
來店裡坐半天跟他說話也不理人、把我當死人
最後手一招叫我過去、看也不看我一眼就問我這附近哪裡有妹妹陪酒
我靠、這附近應該只有那種三個加起來一百八十歲的阿公店陪酒吧我想、
神經病怎麼會想來鄉下地方找女人、真是變態
咦、我們為什麼會跳到面紙公司太子爺這裏來、我真是太愛跳了
回到小陳
小陳找男人這麼沒眼光、我對她的婚姻就有個不太好的預感了
這叫見微知著、不是我給人家唱衰
而且更好笑的是
媽的說要保持貞操
結婚那時居然拿的是雨傘的不是米篩
你聽得懂吧?
現在是怎樣、大家都說要當台灣人、結果連台灣諺語都聽不懂
婚前懷孕的新娘結婚當日要拿雨傘遮陽不能拿米篩、不然會流產
所以有沒有搞出人命不需要開口問、
只要看媒人婆是拿米篩還是雨傘就知道了
這你知道、所以你是聽不懂台語不是不懂這習俗
好啦、反正小陳就結婚了
婚後當然幾乎就沒來我這裡了
我也宜蘭屏東兩邊跑
沒時間去想她
說實在的、就算小陳她跟我最好的時候
我也很少想她
大概她也知道我心裡且沒有她吧
她也不曾說過要嫁我要常相廝守什麼的
後來她婚後大約一年半左右時候
她又重出江湖了、來我這邊玩了
我看了那樣子就知道我的預測對了
果然夫妻相處不來
我怎麼猜那麼準?
不是我算命算的、
我是真的學過算命啦、不過我是依照兩人的背景、成長環看出來的
女的是嬌生慣養、連蛋都不會煎的大小姐
男的家庭聽小陳描述就是爸爸是建築工人工地意外死了、媽媽身體不好在洗腎、
那個小條子的姊妹和小陳一起吃飯的臉書照片我看過一次
不是我看不起人啦、一看就知道是廢宅兼肥宅
看家人的模樣`再加上一次親身接觸那條子就知道雙方家庭差多少了
所以我常說門當戶對是結婚的基本數
不是錢要一樣多才能結婚
並不是像連勝文和蔡依珊那樣、
一個有錢的要死、一個有錢的半死、不是要這樣才能結婚
而是生活啦教育啦的這些人生的程度不能差太多
差太多的話、你給我說什麼真愛可以戰勝階級、大雞雞可以勝過偏見、大ㄋㄟ ㄋㄟ 可以挑戰差異
我跟你說這都是屁話
時間久了就知死了
果然、我阿信半仙不是浪得虛名
真的就處不來、就跑出來找朋友哭哭啼啼了
說到這裡、這些有錢人真的很麻煩
吃香喝辣的酒肉朋友就很多
能像我這種講話切入重點的朋友就真的很少了
講啊講、跟別人講不出重點就找到我這裡來
邊喝邊吐苦水邊邊抱怨老公有多爛生活習慣有多差
這次我可聰明了
我連一杯水都沒請她喝
她說越多喝越多我就賺越多
終於把當年那些請客的都賺回來
天啊、想想還真嘔、如果有上床就算了、我這又不算真的有上床還要請人家老婆喝那麼多
什麼我小氣?小姐我在做生意啊、不賣酒賺錢你養我啊?
接下來、我想就是你要問我的重點了對吧
你想知道我有沒有幫忙幹掉她老公?
我當然知道你沒有任何證據說她有謀殺那小條子
有、早就被逮進去關了
我是在想你是來是問心酸的嗎?
只是聊聊?
哈哈哈、你真是我見過最不會說謊的條子
什麼、妳不是條子、
私家偵探?
哈、台灣真的有這種行業?那你常去抓姦囉?
你不做這種抓猴業務?
那不會餓死嗎?哈哈哈
你是小條子的朋友
那靠北了、我可以撤回前言嗎
其實我覺得那個警察是個認真負責上進斯文有禮的優秀人民保母
什麼叫不用這樣虛偽、我是肺腑之言啊
你們只是多年不見的鄰居和小學同學
他的姐妹和你談過、談什麼?不就他們覺得可疑所以來問
個人想知道當天事故發生經過、哈哈哈你還真閒
你去問警察不就得了、你問我幹嘛
問過不就得了、還問、媽的你真的懷疑我啊
還沒有、你自己去照鏡子、你臉上寫滿了你是姦夫你是姦夫你是姦夫
我話說在前面、
那個死鬼老公、、這樣講會不會太過分、而且怪怪的
應該說她那個死掉的老公死之前
我和人家老婆可是清清白白的啊
死掉之後也我們也沒有像潘金蓮西門慶一樣在靈堂後面就嘿咻的
我這樣講有語病
好像後來我們有什麼似的
就算有我也不會跟你說的、
最多就跟你講姿勢和體位、不會跟你說時間長短和次數的
靠、幹嘛、害羞啊
又愛聽又受不了限制級的
很難伺候耶你
沒問這個、那你問哪個
對哦、你問小條子怎麼死的?
什麼啊
我應該知道嗎? 他死在海裡又不是我叫他下去的
我根本不會浮潛
你問我看到什麼?
我看到救護車來、一群人擠在海邊沙灘上湊熱鬧、我酒吧生意受到影響、然後警察來問東問西
都過一年了以為沒事了、你又來了
表示說還是有人懷疑小陳
但是小陳已經移民去美國了不是嗎?
是我也會移民的
不過我不會移去美國我會移去日本
日本已較好、有壽司有拉麵還有A片、男人的天堂
不過我其實也蠻想知道的、到底有什麼證據說小陳老公是他殺
不是意外嗎?
人在水裡不是什麼意外都會發生嗎?
這就是我死也不下水的原因
泡泡腳可以啦
叫我下水我才不幹
你老實回答我、到底有什麼根據會覺得條子先生不是意外死的?
小陳給他保險?保多少?幾千萬?
可是她本來就是拉保險的不是嗎?給老公不是很正常?
意外險一千萬
那很多嗎?
小陳家裡不是金山銀山嗎?
還在乎這一千萬
什麼?連原來的壽險一共三千多、
多多少?快四千萬、、幹、這麼多
還有公務員的給付、還有家裡的遺產分配
小陳一個人拿兩份、一份配偶一份兒子
所以小陳死了一個老公最後一共拿多少
五千萬?更多?
幹、恁阿嬤十八歲
那就值得殺夫了
我老婆如果有五千萬、、不用啦、三千萬我就考慮殺她了
我有老婆嗎?沒有啊!
你要應徵嗎?我可以考慮啊、
結婚前要先辦保險哦
這樣好了、我們各保五千萬給對方
看誰可以先幹掉誰
哈哈哈、好黑色的笑話、好灰暗的社會
就是錢太多了、所以即使沒有證據都要來查上一查
好吧、那查到什麼?
媽的、等等、等等、你針對我而來是為了什麼
我又沒拿、、
等等我知道、恁阿嬤ㄘㄨㄚˋ冰
你們查到小陳投資我民宿
所以懷疑我是跟她同夥的?
對不對?對不對?
別否認、我知道是
那一千萬是她看過我的計畫案、回家跟她爸她哥她媽商量過才做的投資
主要也是民宿其中一個最大最好的房間她們都長期在使用
光是她們家族週末假日來使用就很划算了
更別提還可以招待公司客人
我可是提供食衣住行完美服務的啊
幹、我幹嘛跟你解釋、
媽的、老是用有色眼光來看我的生意
好像我是用這根老二才拿到股東的投資的
媽的、我知道我不用理你、但是就是會忍不住生氣啊
看拿鏡子照照你的樣子吧、沒有?沒有懷疑才怪啦
好、讓我喝口茶消消氣
妳這樣詳細的調查我的一切
是想知道小陳有沒有跟我合作殺夫
她幹嘛要跟我合作呢
這種事難道還要跟人商量
警察也調查過了、事發當時我可是坐在這裡看書的
來來去去七八個人都看到我哦
除非我是Xman有特異功能的變種人會飛會高速奔跑或者會暫停時間
我不可能和條子的死有任何關係
更何況據我後來得知的資訊來看、小陳本人當時也在岸上
他們夫妻當天一起下水一起上岸
小陳覺得累沒下第二次
條子自己下去了然後就沒再上來
這樣應該是很完美的不在場證明吧
還是小陳有請殺手等在水裡、殺手最近被你們抓到
我看太多的不是電視、是推理小說讀蠻多的、我還蠻愛看的
你有沒有想過、台灣人就推理小說看不夠多、所以對於事情的論述邏輯都很弱
幾近大腦殘廢的那種弱
以追查謀殺案來說、你追錢這部分是對了
看看誰是命案受益者
小陳第一、我他媽的倒霉變第二
但是警察也查不到任何證據、你呢、你查到什麼?
只是聊聊、哈哈哈、哇靠、真是辛苦你了、要跟我聊這麼多這麼久
好吧、有新證據我們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