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7日 星期日

魔功(武俠小說第十七段)

林清楓繼續解釋
『從臥病不能動彈開始、整整七年時間、我終於讓兩股力量融合了七八成
但是說是融合卻還是不穩定
從癱瘓到能下床自行行走一個人四處亂跑也算是一個境界了
後來我到道觀去看你們、在武林各處走動、
就是要看看我的內力在各種狀態下是不是會產生變化
等到我自覺得有把握再三年後就可以徹徹底底解決一切時
我這位好岳父就上門來要求我和我這位好妻子成婚、嘿嘿』
林清楓說到岳父妻子這字眼時、散發出一股嘲諷的怒意
眾人聽在耳裡都有感到一股寒氣
躺在金子堆裡的潘文柔更是恐懼不已
只聽林清楓說下去
『當時、我是知道我這位未婚妻不喜歡我、不想嫁給一個半身僵直的廢人
但我不知道原來她已經有心上人了
也不知道原來害死我爸的馬夫人正在背後策劃一切
打算把我幹掉讓她繼承林家的巨大財富
等到婚禮舉行當晚、我知道一切之後
這位嬌妻用馬家堡那一記殺招暗算我時
我突然領悟了如何借用外力讓我的魔功水乳交融完全為我所用
就是當外力來襲時、把自身能控制的部分含蓄不發、
而那股不聽我使喚的內力會自然反應去反擊外力
當外力又是魔門的正宗內力時
兩力相碰之下會發生魔門武功特有的現象
既相撞擊又相吸引
潘文柔那道力量較弱一定會被吸收掉
而在被吸收那個瞬間
我發動自己力量從後捕捉
在兩力顧著融合的時候、把這股新力量徹底吸收
簡單說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觀念
但是因為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態
我發動自身力量去攻擊的時間沒抓好
變成潘文柔的力道還在和那道不能控制的內力交纏之際我就先動手了
那內力立刻放棄和潘文柔的內力融合的過程轉來和我交手
我變得又要和這股力量膠著
如果是在平時當然不是問題
我已經和這股內力交戰七年了
但是林雅茹和潘文柔在一旁虎視眈眈的時候
我哪可能坐下來慢慢運功
還好那時眉姐已經發現她的好師妹正在謀財害命當中
眉姐她ㄧ過來干涉我就找到機會逃了
後來小歡找到我時、我一邊運勁一邊逃命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
到了湖邊時、我發覺體內已經變成三國演義了
就是大中小三道內勁互相交錯
小的那道鑽來逃去的、大的跟中的兩道力量則是打的不亦樂乎
小的則在兩力僵持不下時會趁隙偷襲
所以我要把我的內力分為一大一小二股力量
就在湖邊運功把潘文柔那道力量吸收消化之際
我突然又感受到當年我爹和我傳功時發生的混亂狀況
當時我想如果又要癱瘓在床三年、我不如死了算了
所以乾脆孤注一擲、叫洛歡再給我一掌
我這次一定會抓對時機一次解決我體內紛亂的幾股內力
結果洛歡不肯打我、我只好假裝輕薄她惹得小冰來給我一掌
當我人被打出去飛到半空中時、就是我人生最重要的生死關頭了
這次我真的抓對那個時間點了
當身體裡不為我所用的內力自動反應去對抗小冰那股掌力然後進行融合時
我這股內力全數終於全數水乳交融
但是這過程還蠻慢的
我一共在湖水裡泡了五六天時間
怎麼可能?當然可能
我進入了龜息狀態
全身放空就讓內力自然運行
然後我與外界的一切都隔絕了
而泡在水裡有個好處
當魔功運行到最高速的時候、我全身就像被大火焚燒似的
不是慾火焚身啦
而是魔功之中那股強韌到無可匹敵力量會釋放出高熱
我又沒辦法控制力道
我如果沒在埋在水裡恐怕自己就被烤焦了
總之大功告成之後、魔功的傳承終於完成、
我、第十六代的魔門之主重新降臨人世間、
不知道會帶給武林多大浩劫
首先會慘的當然就是我明媒正娶的好妻子潘文柔』
林清楓帶著完全沒以笑意的笑臉看著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她
慢慢的把一塊一塊的金子撿起來丟到一旁
雖然看也沒看、但是被丟出金子並沒有四散散亂、
堆疊成一排一排、整齊排好
潘文柔身上的金子被拿走、可以站起來之後
她站在林清楓面前、把頭抬高倔強的說『你要殺了我嗎?』
『我幹嘛殺你』
潘文柔說『那我走了』
『你要去哪?你是我的妻子、你哪裡都別想去』
『你剛剛不是說、、、』
『我是說我不准你說我們是夫妻、但是沒說我不當你是妻子啊』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要在我身邊、看我怎麼處置你』
『做人不要太過分』
『哈哈、我不曉得你有資格說這種話』
『你要怎麼做』
『首先當然是先把你潘家的女性都一一享用過啊、不然怎麼洩我心頭之恨、
對了、跟你說一下、你媽和你妹都已經懷了我的孩子了』
潘文柔聞言大怒『你說什麼?你混蛋、你敢碰我娘我妹一下、、、』
林清楓笑道
『碰一下、我碰了何止幾千萬下了、還親還舔還摸還、其他的我不好意思說了』
潘文柔繼續大罵
林清楓笑笑看著她、伸出一根指頭、在她手臂上點了一下
潘文柔奇怪『幹嘛、、』話還沒問完、人就直接倒在地上
那個摔法就像是有人把她抓起來丟在地上
在站得好好的狀態下突然直接貼在地面上
然後發出了一聲短促的『啊~』的叫聲
眾人看到大師姐露出痛苦無比的表情卻連半點聲音都發不出
只能用眼神透露出那種錐心刺苦的疼痛
心地最好的洛歡看了不忍、開口求情『大姐夫、不要這樣啦』
林清楓微微一笑、左手伸指一彈
根本沒碰到潘文柔身體狀況下就解除了她的痛苦
眾人只見大師姐仍然說不出話來只能大口喘息、
雖然中招只有短短一下下時間、她卻像是被拋到水裡一樣濕透了
可見那痛苦來得有多劇烈
林清楓露出邪惡的笑容
『還有人要試試嗎?感覺會痛得很爽哦、上次我用這手法對一個傢伙拍了一掌、結果他痛到把自己脖子對準刀子切下去、、嘿嘿嘿』
所有人聽了都露出恐懼不安的表情
林清楓『好、故事就說到這裡、是不是很精彩?有沒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