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愛不簡單之二(酒吧打鬥)

莎莎帶著非常曖昧的笑容『我真想不到大哥你這麼殘暴呢』
阿信囧到不行、已經不能思考了『你們怎麼會看到?我明明把門窗都關好了』
『哦、那晚上我看到你臉色那麼恐怖、我知道一定會有好戲看、
所以拉著小瓶一出門就叫司機先走、然後進了你房間從密道鑽進來、
兩個人就躲在二樓欣賞A片』
                                        (此圖解釋演A片時穿的衣服)
阿信買下酒吧之後再買民宿
也就是把隔壁兩棟老房子買下重新整修
隔壁這棟的其中一間和酒吧二樓緊鄰、
在整修之時、阿信留了一個逃生口
可以讓酒吧和民宿之間有個秘密通道
阿信當然不會瞞著莎莎
只是莎莎從沒用過、時間久了阿信也忘了她知道這個出入口
想不到她把它拿來偷窺自己的性愛遊戲
阿信臉紅紅的『你們看了多少』
『我真的很想看完的、不過小瓶和我實在是看到血脈噴張、慾火焚身
看到後來我們已經在二樓做起來了、
最後實在是忍不住、怕呻吟聲被你們聽到、只得從通道溜出去、趕著回房間去做愛』
阿信的臉已經比關公還要紅了
他和莎莎相識以來、
救了她之後曾一起同居一段時間
那段日子兩人說話比較露骨比較沒有底線之外
(共同經歷生死的人說話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而在莎莎和小瓶重逢之後、阿信就保持著很微妙的距離
不只動作非常注意連說話都禮貌到有點陌生
(動作本來就沒什麼、莎莎的身體真的很妙、
被男人一碰就會有感應、會非常不舒服、根本碰不得)
莎莎本來還很不習慣還以為阿信在生氣
後來才知道這是他的習慣、
對於別人的馬子寧可保持陌生人的客氣也不要讓人誤會
兩人就保持相敬如賓相處模式到阿信和安安結婚到現在
而阿信現在真的被莎莎嚇到
莎莎有點調皮地說『不用這樣驚訝、我不會吃了你、
和你相處、尤其是你救了我之後的那段時間、是我人生最平靜的時光
我的腦部裡面就像卡通腦筋急轉彎裡面描述的那樣子
有一座島是你和我的友情島、有你支持著我才有今天的我』
阿信現在笑得出來了『我們是友情嗎?我比較希望是火辣辣的姦情』
莎莎『敢說笑話了是吧、你說我們之間算是什麼呢?
是友情、還是父女般的親情、還是兄妹般的感情?』
阿信想了一下『你千萬別叫我爸爸、我會連想些A片劇情』
莎莎笑的很燦爛
『你在我復原那段期間逗我笑的那些梗、我只要稍微回想一下、都會忍不住狂笑出來』
莎莎說的是她自殺被阿信從鬼門關搶救回來
當時孑然一身的她
什麼都不肯說、什麼資訊都不肯透露
最後只讓阿信把人領回家去收養
莎莎本來像是陷入自閉狀態不言不語也不吃東西
阿信只好24小時看護她
跟她講話不回、阿信就不斷的逗她
從周星馳演到卓別林再演到金凱瑞
鐵獅玉玲瓏再到模仿費玉清
莎莎依舊不說話
阿信也有點煩了
什麼腥羶黃色笑話都講了
莎莎就像死人一樣
阿信有天餵她吃稀飯
在用盡恐嚇威脅之後才讓她吃下一點點
(他說再不吃就要把她衣服扯破丟她到街上去)
阿信餵著餵著有點累了、
就說起自己小時候很窮、連鹹粥都沒得吃、曾吃過醬油拌飯的過去
說著說著人就跪在地上演了起來
『當時我就挨家挨戶的在馬路邊賣東西
好心的老爺太太、來買根火柴棒吧、我這裡有火柴棒可以點火啊
啊、奶奶我看到你了、
啊、媽媽我好想你、
啊、好好吃的耶誕大餐、
啊、火雞、
土雞、麻油雞土窯雞、、、、』
莎莎再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然後莎莎就漸漸振作起來
這段子也成了莎莎的笑穴
只要她臉上露出憂愁的表情
阿信就會開始逗她
『老爺太太來買火柴棒吧
不買火柴棒買火龍果也可以、
不然火柴盒小汽車、、、』
只要一講莎莎就會笑到不能自己
小瓶後來為了這個還有點吃味
本來是和自己完全沒有間隙沒有秘密的莎莎
卻和別人、還是個男的、有著連自己都不能理解的故事
但是轉個方面想、
莎莎、自殺過後的莎莎並沒有一蹶不振或是悲傷度日
反而是浴火重生變得更加堅強更加勇敢
讓小瓶對她的迷戀是與日俱增
這說起來也是阿信的功勞

莎莎和阿信稍稍回憶起那段生活
臉上都不自覺地露出幸福的微笑
莎莎想了一下動手做了杯馬丁尼
就照007皇家夜總會裡的配方做出來的那樣給阿信
阿信淺嚐了一口
也走進吧檯做了杯血腥瑪莉給莎莎
莎莎笑道『這是幹嘛』
『我知道再下去的談話一定充滿血腥』
『我是想要先問、我之前問過了你裝傻、現在再問可以說了吧、你到底是怎麼去知道到要去通知小瓶的
我當時一個字都沒說過我的過去、你到底怎麼知道的』
『我還是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別裝了、我在你這裡做事、沒有任何工作記錄、沒有洩漏過任何個人資料、我身上也沒有任何證件、小瓶的確派過徵信社來找我、但是沒人找得到、你卻有辦法去通知小瓶』
『我根本不認識她、怎麼可能通知她』
『你傳了一張我們在酒吧工作的照片給她的臉書』
『哪有這種事』
『你傳完就殺了訊息記錄、但是我從小瓶那邊回傳給你、你用的是阿朋的手機、
阿朋一開始都以為是垃圾郵件都刪了、
直到我連傳第六次他才看到才回答我他是誰、然後他說你有借過他的手機』
『我是借去看A片、阿朋才是促成你們苦命鴛鴦重逢的大貴人、還不去感謝他』
莎莎熱切想知道的表情、終於讓阿信開口
『你有次跟我出去時在看一本舊的一週刊、那表情流露著悲傷和欣慰
那種表情不太可能是在看明星
我一靠近你就緊張的把雜誌合起來、問你又不說
不說就表示有鬼、我後來瞞著你溜回店裡按照記憶力翻雜誌
我看你在看一張派對的名媛照、
你又有跟我說你是同性戀我就找最漂亮的猜
我想如果你眼光太爛你的伴侶是那張照片另外兩個醜女的話我就不用幫你了
不值得挽回了
還有就是你們手上的戒指是一對的啊、看了不就知道了
至於你小瓶的臉書、
哈、那就要靠網路上豬哥們的神人搜索了
我就貼她的圖上網問人、看有沒有人知道她是誰嗎?
結果、靠、真是快、三小時就有人跟我說了、我就寄照片過去了
然後小瓶她就來了、是不是有賞金、應該發給我的啊』
『一百萬、小瓶她當時懸賞一百萬找我』
『幹、那錢拿來啊、有錢人就這樣小氣啦、說話不算話
又像連勝文那樣小氣的要死、難怪會那麼有錢』
莎莎很溫柔的笑『大哥、我最喜歡你這種富貴不能淫的氣魄了』
『你在說什麼、你叫她把錢拿出來啊』
『來不及了啦、你把三明治砸在她臉上的那一刻開始、她一毛錢也不敢給你了』
『天啊、我做錯了、我向你懺悔、求求你原諒我吧、我當時給鬼附身了、我一時衝動、我給狐狸精迷了、我失智失憶、、、
天啊、求求你把時間撥回到那個時候吧、讓我把五千萬支票拿回來吧』
莎莎又笑的快流出淚水
『大哥、你再演一次那個蔡阿嘎哪個、十秒鐘讓你看懂鄉土劇
就車禍然後失憶那個、對對對、好好笑』

阿信演了幾段、坐了下來『夠了、你麻休誇控制一下、你這樣永遠講不完故事了』
莎莎又狂笑一會兒
『好啦、好啦、就看過你們春宮戲之後、我發覺小瓶其實那天超興奮的
我承認我也興奮
但是我跟你說、她比我更興奮
我們是多年的伴侶了、這世界不會比我更熟悉她身體反應的人了
我們看了前半的粗暴性愛
後半的火車便當走唱人生還沒看就受不了了、就回到房裡去做愛了
其實也不是房裡、是到你房裡就受不了了就做起來了』
阿信臉紅了又紅、
莎莎指的是小瓶把他民宿最好的海景房長年租下來
給他和莎莎想要用的時候用
一次給他租一年、而且很少用、有錢人的任性真是讓人歎為觀止
阿信想到『你說你後半沒看、那你怎知我們什麼姿勢?』
莎莎笑的超開心
『看硬碟啊』
『不可能的』
『不可能、因為你第二天一大早就把硬碟洗掉了、
但是我前一晚就看了啊、我們在你房裡做一做、怕留下痕跡被你發現、就快快回自己房間、
剛到房門口就看到有人超級世界無敵大膽的抱著便當、赤裸落得走回來了、
我們趕緊溜進房門、但是門不敢大力關上就怕你聽到關門聲、
就著門縫我們就瞄到火熱的免費開放式性愛畫面從我們眼前走去
然後我們就溜回酒吧、你們不用了、場地就換我們用、然後就邊放影片邊看了』
阿信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她、莎莎的外表柔弱可愛、想不到說起性事這麼大膽
莎莎說『還好我們是在那件事之前做的、不然的話、可能心裡會有些障礙』
莎莎口裡說的那件事就是六個月前她和小瓶差點在店裡面被強暴了
當日是禮拜四的夜晚
一般來說客人都不會太多
到了十點阿信差不多要準備打烊了
他在外面看到一輛車子覺得有點鬼祟
心想又是徵信社的人來了嗎?
已經一年以上的時間沒看他們了
難道小條子的妹妹們還不死心
阿信不動聲色
回到店裡跟莎莎和來接她下班的小瓶說先待在店裡別走
外面的人不知道是不是狗仔隊來跟拍小瓶
小瓶最近接掌家族事業的態勢漸漸明顯
她父親看兩個兒子實在不成材
決定要慢慢把事業放手給小瓶這個女兒去打理了
大財團下任共主居然是女的、這消息讓足以讓狗仔瘋狂
阿信走出酒吧、假裝要回家慢慢走去開車、就在那輛箱型車面前緩緩開走
但是那輛疑似狗仔隊的廂型車絲毫不為所動留在該處
阿信就確定那車是衝著小瓶來的
阿信打電話回店裡但是居然沒有人接
連打幾次居然都不接
阿信知道事情糟了趕緊把車開回來
把車停在狗仔見不到的地方
從另一邊快快跑回民宿
從自己房間的密道悄悄地進入酒吧
此時莎莎和小瓶已經被制服住了、
阿信見到兩個大漢、其中一人把小瓶她壓在一旁沙發上
另一個人進入吧檯裡面把莎莎逼到角落
莎莎坐在地上緊靠著吧台邊的小冰箱、全身的衣物都被撕破了
吧檯裡的男人大聲淫笑
『這女的長得真的很美耶、身材又好、聽說她們兩個是同性戀、這樣不就算是處女?
哈哈、那便宜我了』
另一人附和、『快點快點、你是在學貓玩老鼠嗎、還慢慢逗她
快點上、上完換我、說好了要輪暴她給這個千金小姐看』
這時莎莎說話了『你要上我、可以先帶保險套嗎、拜託、帶著再上可以嗎』
兩個男人聽了爆笑『這是什麼情況』
莎莎說『我包包裡有保險套、你讓我幫你戴上好嗎?我可以先幫你吹喇吧』
那男人笑到不行
『等等、你不是同性戀嗎?你拿這玩意幹嘛』
莎莎膽怯地小聲說道『我在外面有別的男朋友啦』
男人大笑
『幹、這世界連同性戀都不老實啊、都在外面偷吃、喂、千金小姐、你這個馬子也是個賤人啊、我幫你幹她出氣』
笑得開心轉身說『好吧、那讓我看看你吹喇吧功夫如何?』
『那你先脫褲子下來』
那男人脫下褲子等莎莎來侍候
莎莎慢慢跪爬走向那男人
一手伸過去拿自己包包、要從包包拿出保險套
那男人得意的等莎莎過來
想不到莎莎從包包拿出一支彈簧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插進男人的大腿內側
用力轉了一圈再拔了出來
那男人在劇痛之餘一腳把莎莎踢開
莎莎被踢開但是仍握住彈簧刀冷靜的對著被她刺傷的男人
那男的被割斷大腿動脈、雙手拼命壓住傷口、破口大罵
另一人見狀趕緊拋下小瓶拿起一把藍波刀逼近莎莎

『小妹妹不乖哦、讓哥哥來讓你做乖孩子』
莎莎突然把小小的彈簧刀放下來看著持刀男子的身後
『你很慢耶、我都快被強姦了你還慢慢來』
持刀男子本以為莎莎在演戲
想不到後腦立刻挨了一記重擊
突然出現的阿信抓起一支酒瓶往他腦袋砸下去
砸下的同時阿信哎了一聲
莎莎快快離開吧台去幫小瓶鬆綁、回頭問他在唉什麼?
阿信嘆氣『我沒看清楚就拿了、抓到一隻VSOP、幹、好貴』
說完又拿起一隻啤酒砸第二下
『用啤酒多好、還空的、又省錢又不用清理湯湯水水』
小瓶這時讓莎莎鬆開綁住她嘴的繩子『繼續砸、多少錢都算我的』
阿信抓著啤酒剩餘的碎片
『不用了啦、還砸、就用這東西就好了』
說完用啤酒銳利的碎片刺進持刀男的手腕
持刀男腦袋連挨兩下重擊、雖然已經頭昏腦脹仍把刀子牢牢拿著
但被阿信這一刺、藍波刀就脫手落地
『用刀子不更好嗎、用玻璃很危險的、人的骨頭還是比較硬、玻璃在碰撞之下隨時都會再破裂、到時傷到自己就不好了』
阿信把藍波刀拿在手上
淡淡笑了笑『用刀子是門藝術、一般人最好不要用、因為不知道要割哪裡』
說完就在這男人左右肩上迅速地各刺了一刀
這男子登時血流如注
『這樣一來他的兩手都不能用力了、這樣效果就等於書上寫的被穿過琵琶骨的酷刑』
阿信突然開始教學課程
『一般來說遇到敵人不要用刀啦、尤其女生、記得要用腳、腳的力量才夠大、才能傷害一個男人、讓他失去戰鬥力』
說完一腳踢在這男人左腳膝蓋上
這男人腦袋受了兩記重擊、身體受了三道刺傷仍還站著、
挨了這腳就立刻倒下
莎莎和小瓶都聽到這男子的膝蓋發出喀拉一聲
『這樣他的膝蓋已經斷了、不過了這個傷是經過手術之後醫得好的傷、
但是下一個就醫不好了』
說完阿信一腳踩在這男子的右腳膝蓋上
彎身雙手抓住他的腳板用力一拉
那男子的右腳向外轉了九十度
他發出半聲淒慘的叫聲之後就昏了過去
阿信完全沒露出情緒、轉身走向大腿被刺的男子身前蹲了下來
『我折磨你的同伴不是這樣好玩、而是要告訴你我可以怎麼折磨你、但是你不需要折磨了』
手伸出來比個五
『五分鐘、五分之內我沒有叫救護車、你就會失血過多開始休克
但是我會在五分之後打電話叫救命
這樣時間就剛好來得及、你的命救得回來、但是你這隻腳要從根鋸掉
從此以後你沒有右腳
想想看、你要不要這樣活、想清楚』
那男的看阿信折磨先前一人已經嚇到魂飛魄散了
聽他這麼分析更是把最後的勇氣都拋掉了
他用盡最後力氣把電話交出來、指著上面電話號碼
『這千金小姐的二哥叫我們幹的
她最近把他的職位都拔掉、把他的經濟來源都斷掉
他叫我們來教訓她、
在她面前強姦她女友、讓她痛不欲生、然後注射她藥、讓她沒辦法再工作』
阿信站起來轉身
看到莎莎小瓶的眼光同時發出攝人復仇意志
小瓶一言不發衝上前對準這男的腦袋大力的一腳
讓他暈了過去
阿信把暈倒男子的手機拿起來看了一下
打電話出去用含糊不清的聲音說了句『快來、進快』然後掛掉
過沒一分鐘
在外面看車把風的小屁孩走近酒吧、阿信開門之後躲在門後
那死小孩不疑有他快步進來『可以分我爽一次嗎?』
這才看到兩個美女抱在一起冷冷的瞪視著他
小笨蛋還沒說話、阿信從後面就給他腋下一拳
痛呼還沒出口、阿信第二拳就打在他肚子上
這下人立刻跪倒在地
阿信搜了他身、拿出一支彈簧刀、一些藥丸、電話車鑰匙等拉拉雜雜的東西
阿信把鑰匙給小瓶、要他把車開過來
看小瓶的衣服早成了披在身上的碎片
就把自己襯衫脫下給她
又看莎莎更慘只剩胸罩了就把自己內衣也脫了讓她穿
                       (此圖是解釋剩下胸罩的意境)
小瓶腳步有點顫抖但是還是盡量穩住身子去開車了
阿信也沒話問小鬼、輕輕一腳叫他站起來
指著兩個血流不止、已進入休克的混蛋
『送他們去醫院、如果你敢跟警察說、讓他們找來這裡的話、哼』
阿信用他的刀子在他脖子上畫了一道
力道剛剛好、就留下一道淡淡的血跡
那小混混哪敢頂嘴
趕緊把人抬上車、火速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