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5日 星期四

愛不簡單五、獵殺


阿信終於離開小瓶香閨已經是下午四點的事了
來到街上有點晃如隔世的感覺
心裏想法很複雜
但是他這人也很乾脆
想了也無異的事就把它放在一旁
自己一生雖然經歷許多波折、
但是他一向沒什麼機心
不會去想東想西的、
事情發生了就接受它
好壞倒也不是很在意
他這輩子除了美家姐之外、好像從沒去追過什麼女人
都是女人主動來跟他、安安也是如此、今天和小瓶之間的事也是
基本來說他對這種事很拿手也拿捏得很好
小陳婚後想要和他再續前緣、但是阿信就是懂得保持距離來吸引小陳
對她關懷備至但是絕不和她親密接觸
對其他客人(當然是女客人)也差不多如此
在安安之前有些女客人也多少會對阿信表達好感
但是那種想找人一夜情的
阿信就是懂得對她們若即若離、不完全拒絕、但是也絕不當女人的公車
而安安出現在他生命之後
阿信就乖乖演出好男人的角色
變成一個不讓別人還有遐想空間的男主人
今天的激情真的只是個意外
他在心裡也只能自己這樣告訴自己了
回到家後、快快去洗澡換掉衣物
輕描淡寫的跟安安說一切很順利
小瓶打倒他二哥、逼他哥哥出國不得再回台灣
至於自己打倒的四個壯漢的事一句也沒提
安安知道問他根本不會講的、就忍著要下次遇到時去直接問小瓶
阿信在家裡抱女兒看電視混到晚上十點左右
電話響了
居然是小瓶打的
阿信有點慌、但是還是逼自己沉著地接起電話
小瓶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這麼晚來打擾的、我是想問莎莎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我睡起來就一直找不到她人、一直沒接電話、這幾天發生這麼多事、我有點怕怕
阿信一聽之下、也有點怕、但是轉念一想、就猜到莎莎在幹嘛了
看到安安在看他、就順口說了個謊
『莎莎跟我說要去店裡整理一下環境、我正要去跟她會合、你不用擔心、可能在打掃、電話放旁邊、我等下請她回電話給你』
說完電話掛掉、安安就說『要去店裡啊』
阿信說『可能是莎莎覺得他們的事牽連到店裡了、覺得不好意思所以瞞著我去整理了、我去看看、這麼晚了、大家會擔心』
步出家門、阿信打了莎莎的電話、卻發現莎莎早就發了簡訊、跟他說在哪裡見面
阿信見自己猜的果然沒錯
就照莎莎只是去找她
               (打擊壞人的故事即將開始圖)

到了莎莎所說地點
阿信悄悄接近莎莎的賓士越野車猛地開車跳入車內

莎莎完全沒嚇到
一副理所當然正在等他來到的樣子
阿信『這位小姐、您是在做什麼、不管你要做什麼、來、哥哥帶你回家睡覺覺』
莎莎優雅而堅定的笑容讓阿信有點說不下去
『阿信哥、你知道嗎、我現在的生活是我一生最幸福最快樂的日子、
我不會讓任何人破壞我的幸福、任何人威脅到我的家人就該死而且是他媽的立刻就要死』
阿信『你這個表情配上髒話還蠻搭的』
看著莎莎的堅決意志、阿信決定放棄勸她回去
『所以你的計畫是?』
莎莎拿出跟阿信解釋待會的路線
阿信聽完計畫、問她如何確定事情會照她計劃的進行
莎莎解釋過後
阿信看著莎莎不說話
莎莎說『怎麼了』
『如果我以前有得罪你的話、我現在跟你道歉、
如果我現在有得罪你的話、我馬上跟你道歉、
如果我未來有得罪你的話、跟我說、我立刻跟你道歉、
你太恐怖了、我得罪不起』
莎莎大笑『沒那麼誇張吧』
『這計畫簡單明暸又實際、一看就知道成功機率很大、而且你是知道我一定會來就對了』
『不是知道、是希望、我知道你從不會讓我失望的』
『那你就要用這輛車去、、、』
『對啊』
『嗯、把這部分分開吧、我去找一輛車、你用這輛吸引他們注意力讓我脫逃』
『好』
阿信拿了無線電、手套、安全帽等莎莎準備好的東西要下車
『阿信哥、、』
『什麼事?』
『小心點』
『你才是、你要是有個閃失、你家小瓶會殺了我的』
『我一定小心』
莎莎的計畫很簡單也很直接
她仔細觀察和操控小瓶二哥的黑幫老大的行蹤
(這部分多虧了徵信社的幫助跟監)
老大生活很規律
每天都是六點離開家裡來到公司(=賭場)
坐鎮到清晨三然後由司機載回家裡
但是今晚老大打破規律生活
他來到醫院探視被打成重傷的小瓶二哥
而從醫院回到賭場、或是回老大家的路線就是莎莎的計畫動手的地方

阿信下車不到二十分鐘、莎莎就看到老大坐進他的賓士車離開醫院了
莎莎啟動追蹤裝置、遠遠地跟著賓士S500
莎莎感覺到他的腎上腺素上升當中
握著方向盤的首長開始冒汗
但莎莎仍冷靜一步一步地執行自己規劃的任務
電話拿起來確認
心分多用的同時仍然非常注意自己的行車狀態
莎莎完美的操控這輛大車
在老大車後兩百公尺距離不疾不徐地跟著
來到預定的路口
莎莎按下無線電呼叫
『老闆、老闆、聽到請回答、集美麗性感智慧行動力於一身的助理呼叫老闆』
『老闆吐血當中、沒辦法回答、請不要呼叫了』
『目標物距離指定點一百公尺、請準備衝刺』
『衝刺?那是不可能的、這玩意能動就不錯了、我有點後悔搞了這玩意來做壞事』
莎莎慢慢加速靠近老大的車、她不知道阿信說的是真還是說笑、
如果阿信來不及的話、她就要自己動手了
不到十秒她就知道他不需要擔心了
她看到阿信ㄎㄧㄤ來的車子了
是一輛砂石車
她真不知道阿信竟然會開這種大車
接下來的一切就如她所計畫的
老大的車在紅燈前停下來
燈號變綠、賓士車加速向前
車子來到十字路口正中央時、砂石車闖紅燈撞向賓士S500的左側車尾
兩車撞擊之下停在路中央
此時、莎莎從右後方慢慢超過賓士車
前座的司機保鑣都怒不可抑跳下車要拉下阿信痛扁
莎莎停下休旅車放下車窗、舉起手槍往賓士車擋風玻璃連開五槍
司機保鑣和車裡的老大都被嚇到
三人紛紛掏槍還擊
莎莎開完槍立刻重踩油門加速離開
三個黑道對著車尾不斷亂射
就在此時一輛黑車從賓士的右側車道緊急煞車停下
車上四人推開車門躲在車門後方大叫
正射得開心的三人不知道對方在喊什麼
一心認為這四人也是剛剛攻擊他們的同一路人馬、手槍轉向對準黑車繼續開火
而車門後面被莫名其妙捲入火拼的四個倒霉鬼
竟然不約而同、一齊伸出了MP5衝鋒槍
MP5噴出火舌
精準的火力齊射之下
三個黑道俗辣幾乎同時中彈
老大和保鑣差不多立即斃命
司機在救護車來之前也死了
四個索命煞星慢慢從車後走出、交叉掩護走向賓士車檢查
看他們裝備原來這四人是警察、霹靂小組特警
只是為什麼他們會剛好出現在黑道開火還擊莎莎的現場呢?

在警察在火拼現場蒐證、收拾殘局的同時
阿信上了莎莎的車
莎莎還是那樣一抹靜靜的微笑
如果不是像阿信這麼熟悉她的人看不出她眼中勝利的興奮光芒
兩人先是用眼神互問平安
也不需要文字就知道了
車子向前開
阿信把音響聲量放大
正要把行車記錄器電源拔掉
莎莎『不用了、我早就拿掉了』
『好吧、那請開始回答我
第一、你槍哪來的?』
莎莎笑笑『我們酒吧的常客』
『姓吳的、還是姓蔡的?』
『都不是、是姓張的』
『他賣你槍?』
『不是、有次在我們那、他喝到十一點多、走到門口聽說有外面路口有警察臨檢、就把槍藏在廁所、然後走了、我掃廁所的時候看到、就收起來、後來他沒來拿、不知道是喝茫了忘了、還是其他原因、槍就變我的了』
『那車子?』
『這是一個老頭不要臉和一個金髮女生援交、帶到旅館反而被下藥麻倒、結果連車帶錢都被搶了』
『你也太強了、要扮援交妹就可以找到有G350的老頭』
『這位不要臉的老頭有個悲傷的故事、他女兒因為吸毒而在青春年華死得慘不忍睹、這父親想報仇已經十年了』
『所以你才可以完美掌握黑社會老大的行動』
『那一點也不需要浪費人力物力時間好嗎?
他們這些混蛋和二哥來往這麼密切、從二哥負責的租車公司拿了一堆車去用
這輛被撞歪的S500就是其中之一
這車配有GPS定位、只要知道密碼你可以隨時看到他的位置』
『那紅綠燈呢?我在那地方等了好一會兒、想說萬一他沒停下來、我是要怎麼撞上去、你是怎麼控制紅綠燈的』
『在交通控管中心有個人欠了一千萬高利貸、我告訴他只要按照我的指示讓這個紅燈亮、錢就不用還了』
『你要給他一千萬?』
『不是啦、是這老大一死、他的債主就死了、一千萬就不用還了』
『最後、警察是怎麼準時到達的?』
『一個警官三年前欠我一個情、我讓他調動人馬在這裡等、那幾個特種警察在那裏待命了半小時了、
我告訴他們有毒梟在那裡進行一筆超級巨大的交易、一筆大功勞在等他、現在三個死人讓他騎虎難下、
他一定要調動大隊人馬去搜死老大的公司了』
『那你算是整了他嗎?』
『就算是我也不怕、當年他欠我的情是超級巨大的一個情、他還不起』
『那、、、算了、我不想問、所以現在我們要去哪?』
『還車、拿掉化妝、出國避風頭、然後整修酒吧、回去過我們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