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愛不簡單四(戰鬥、之後的激情)

莎莎和阿信所回憶的小瓶和她二哥的打鬥
就是發生在莎莎差點被強暴後的一個星期
當天晚上阿信帶著兩個劫後餘生女生回家
小瓶梳洗完畢之後就拉著阿信到客廳坐下
突然就跪下
阿信嚇一跳『你幹嘛』
『我要請你教我格鬥技』
『你電影看太多了、還是驚嚇過度要去看醫生、你家醫院自己預約』
『我要找我二哥算帳、這是我必須自己解決的事』
『你電影看太多、腦袋進水了、快去睡覺』
『你不教我我就不起來、我用這麼蠢的方式求你就是表達我的決心、就像電影演的、有些事情不能去找警察的、要自己來解決、我父母親不可能狠得下心把哥哥送進監獄、我那哥哥那麼軟弱也撐不下去的、我只能靠我自己來解決這件事』
阿信看著她的眼睛、知道她的決心不可能改變
歎一口氣『明天早上六點在你家樓下那間瑜伽教室、買好全套的防身護具、還有沙袋、上網去找那種拳擊的用具、、』
小瓶打斷他『不用了、我已經把一間拳館包下來了、裡面什麼都有、一整個禮拜只有你和我、我二哥跑到美國製造他的不在場證明、一個禮拜後回來』
阿信第二天開始給小瓶進行特訓、整整一個禮拜的格鬥訓練、、、、、、
                      (打鬥開始圖)
在小瓶二哥回台灣的那天 
小瓶讓爸爸秘書再三電話確認一定要二哥下飛機就直接來家裡找爸爸報到
二哥的飛機是早上八點、所以大約是九點多就會到
小瓶一早就在大廳旁的健身房暖身準備
跑了一陣子讓自己出汗之後
突然聽到有個聲音
『你有吃飯吧、緊張到吃不下嗎?你這樣緊張肌肉會緊縮、會出不了力』
小瓶轉頭看到阿信坐在一旁、邊吃波蘿麵包邊看著她
小瓶『不是說好不來的嗎、你怎又出現了』
阿信沒有回答只是把一塊麵包遞給她
『多少吃一點啦、吃一口也好、讓胃裡有東西、不然打人沒力不會痛』
小瓶聽他的話吃了三分之一塊波蘿
『說實在的、我最佩服女生的就是不用吃不用喝也能活、我看你和莎莎兩個人的食量夾起來都沒我吃的一半多』
小瓶知道阿信他要讓自己分心消除緊張
『不用東拉西扯那些啦、我喜歡這種緊張感、我靠著戰勝痛苦來成長的』
阿信轉頭來瞧著她
『妳知道嗎?如果去除掉傲慢、去掉這種不必要的兇狠、去掉這種自以為是的優越感、你其實蠻漂亮的』
小瓶笑了笑、『謝謝誇獎』
『天啊、這真的不是誇獎』
『沒關係、我的傲慢會把它當作是』
說到這裡、警衛來通知二哥到了
『有什麼要吩咐的嗎、王師傅』
『有、現在放棄、轉身走開』
『那閉嘴吧王師傅』
警衛引導二哥一行人來到健身房
二哥見到是自己妹妹在裡面卻沒有父親、呆呆問了一句『爸爸呢』
小瓶瞪著自己哥哥
『二哥、你叫人來對付我就算了、你竟然這麼惡毒要對付莎莎、你是人嗎?』
二哥見自己陰謀敗露也不辯解
『操、我就是看不慣你們這對不要臉的死T、陰陽怪氣的臭婊子』
小瓶也不回罵、快速逼近就給他肚子一腳
小瓶二哥這些年來、生活優渥又大魚大肉又是酒又是毒
整個人已經算是廢人一個了
完全躲不過小瓶的攻擊、挨一下就跪下去了
跪在地上痛哎幾聲、大叫自己的保鑣上
小瓶迅速退後擺出架勢
四個保鑣看起來都像是虎狼豹彪
應該就是前來企圖強暴莎莎同一掛的黑道人物
阿信站在小瓶身後『現在想要逃還是還得及』
『我不怕』這句勇氣宣示只持續一秒、下一句變成『你上』
阿信斜頭瞄她『這種落差會不會太大』
兩人還在說話、保鑣一號衝過來
阿信完全不為所動
直到人到了兩米之前才舉手
原來阿信有準備電擊槍
那種會射出兩條電線的那種電擊槍

保鏢一號中槍立刻倒地抽蓄
保鑣二號大吼一聲飛身一拳打過來
阿信側身躲過、手起刀落
不是刀、是一隻伸縮警棍
這棍打在脖子和肩膀之間、保鑣二號也瞬間倒下
阿信兩招幹掉兩個
三號四號打個眼色一起攻了過來
三號是個超級壯漢
他用美式足球那種撲倒四分衛的攔截衝向阿信
阿信先把小瓶推開然後倒退
給了三號一腳
三號雖然中招但似乎完全不痛不癢
持續衝向前一把抱住了阿信
此時四號拿著一根棍子往阿信頭上敲下去
阿信在被打中之前自己先倒下去
三號保鑣還是緊緊抱住他所以兩人一起摔倒
四號的棍子沒打到阿信卻打到了三號背部
但是三號看來還是不為所動繼續把阿信牢牢抱著
四號側身站定看準了阿信腦袋又一棍
小瓶見情勢危急、整個人撲過去撞四號
想不到四號還真了得、棍子已經揮下中途還能轉向
小瓶被這棍一棒打飛、摔到一旁
阿信見小瓶受傷心裏大急身體用力掙扎
被抱住的兩手拉不出來
只得用大拇指用力插向三號腋下
三號吃痛之下終於放手
阿信雙手一獲自由、一招雙風灌耳、打在三號保鑣兩邊太陽穴上
三號登時暈厥過去
四號此時棍子又打下來、阿信偏過腦袋躲過要害、右肩中了一棍
阿信一個打滾脫離開三號的羈絆站起來面對四號
四號對準阿信腦門又是一棍
阿信此時變了個人似的
就像電影的武功高手上身、人跳起來閃電般的空中連環兩腳、
第一腳踢掉棍子、第二腳直擊四號保鑣臉蛋
小瓶覺得自己看到那張壞人的臉直接凹陷了進去
看到的人都覺得痛了、被踢中的人沒有意外當場就倒下
小瓶二哥此時緩緩站了起來、
看到自己四個保鑣都倒地不起了嚇得想奪門逃出
小瓶伸腿把他絆倒
二哥的鼻子直接撞擊地球、登時鮮血長流
他手捂住鼻子慢慢站起來
小瓶連環巴掌一個接一個巴在他臉上
二哥跪了下去不斷求饒、
小瓶怒氣不止給他一個迴旋踢、二哥整個人倒下
阿信給了她讚嘆的微笑、還沒開口說話
那個三號巨漢竟然又站起來了
阿信這次不敢大意
連忙退後好幾步、三號巨漢低吼一聲
還是同一招數美式足球的擒抱、快步衝向阿信
阿信在兩人即將碰撞的一瞬間向左滑開
扭身伸手在三號腦門上一推
巨漢撞上瑜伽教室的鏡牆
鏡子應聲碎成數十片掉落一地
這個巨無霸這次終於爬不起來了
小瓶看著滿地鮮血、心有餘悸的看著阿信
阿信眼光剛從巨漢身上離開
和小瓶眼光接觸的瞬間就喊『小心』
二哥從後偷襲抓住小瓶
左手勒住她喉嚨、右手抓著一塊鏡子碎片用力刺下
小瓶雙手抓住二哥右手、用盡力氣擋住
但是男人力氣還是較大、利刃一寸一寸落下
阿信要上前幫忙
小瓶百忙中用眼光示意拒絕、要阿信別插手
小瓶左腳抬起來用力踹在二哥腳板上
二哥腳板骨頭斷裂之聲清清楚楚
痛到右手的鏡子碎片再也握不住了
碎片一離手、小瓶立刻肘擊後撞
二哥胸膛中招肋骨也斷了
小瓶再一腳後踢、二哥人向後躺下
小瓶要再往他腦袋上補一腳
阿信從後面抱住她『好了、夠了』
小瓶看著已經倒地不起的二哥、對著他大罵
『你給我滾出台灣!你聽到沒有、滾得遠遠的、我永遠不要再看到你』
說完情緒崩潰、轉身抱著阿信大哭
阿信在她耳邊說『喂喂、要哭等一下啦、現在哭、你剛剛的狠勁就打折扣了』
阿信把小瓶攙扶到瑜伽教室門口『等我一下、我要把我武器回收』
說完就去把電擊槍、伸縮警棍都撿回來
然後伸手到三號巨漢及二哥脖子上摸了摸脈搏
在二哥那裡摸比較久
然後滿意地跟小瓶說『沒死、應該不會死』
小瓶在戰鬥之後覺得全身都在發抖
阿信跟她走出來之後她緊緊靠在阿信身上『先不要走、陪我一起上去好嗎』
阿信『嗯』的一聲當作答應了
進到小瓶的閣樓豪宅、阿信有點緊張有點拘謹
這是他第一次進來小瓶的香閨
但是再豪華的裝潢他也沒心情看
因為小瓶整個人還是靠在他身上完全沒要分開的意思
阿信不知道該不該主動推開她
看到沙發就帶著她慢慢坐下
『我身上不會臭嘛?你要不要去清洗一下、我幫你擦擦藥吧』
小瓶手舉起來看一下傷口、笑一笑『這好像是小case、你呢、你不是挨了好幾下』
阿信突然不正經起來『是啊、我好嚴重、我要去看醫生、麻煩大小姐包個醫藥費、先拿個一百萬就好啦』
小瓶突然幽幽的說『我再拿錢給你、是不是又會被三明治砸臉』
阿信想不到她突然算舊帳吶吶地說不說話來
『啊、那個、、那個是我邪惡的雙胞胎弟弟幹的好事、不是我啦』
小瓶嗤的一笑『幹嘛、怕我報仇啊、我很其實很感謝那一天呢
我這輩子沒看過這麼man的男子漢
難怪莎莎會這麼喜歡你
我的莎莎除了我之外、她眼裡從來沒有容不下別人的
只有你是例外、我當時真的吃醋吃到快氣死了
我好恨你啊
但是那天你對著我破口大罵
我才了解你的魅力所在從此我就不吃醋了
我知道我該感謝你、就像莎莎這樣、一生一世感謝你』
小瓶邊說邊伸手、用兩手捧著他的臉仔細的看著他
阿信不知道該說什麼、
心裡的電腦列印一堆對話不到該用哪句來回應、
最後他選了個他覺得最不該選的、
知道不該選但是不知怎地就是選了這句
『那、要以身相許嗎』
小瓶說『好啊』
說完就抱著他親了下去
阿信大驚之後人向後縮
小瓶完全不要臉的緊緊摟著他、舌吻了進來
阿信嚇到不會反應、整個人被推到在沙發上
小瓶越親越激動伸手去拖阿信衣服
阿信想推開她
小瓶『拜託、別這樣、留點面子給女生可以嗎、你拒絕我是要我羞憤而死嗎』
阿信拒絕的力道緩了下來
小瓶很快扯下他的褲子、撫摸他的下身
然後脫下自己的衣物
迫不及待的讓兩人身體交合
當然這樣猴急、讓小瓶喊痛
阿信忍不住笑了
小瓶嬌瞋『你笑我啊』
『不是、我是第一次看過被強姦的沒叫、而是強姦人的在叫痛』
『我第一次強姦人、做不好應該的啦』
兩人都笑了
阿信心想反正也做了
就開始主動親吻小瓶然後愛撫她
小瓶比較能適應男人身體之後就把她抱起來、
『我們去洗澡好不好、我聞的是你的香汗味、你聞的是臭男人的惡臭、
這樣做你也不舒服』
也不等小瓶答應就把她抱進浴室
只是那根本不是浴室那是游泳池
阿信一邊分心看這宏偉的浴室一邊持續”做工“
突然嗤的一笑
小瓶問他笑什麼
阿信不敢說實話、只說『我怕等一下迷路、找不到床』
其實他是想、莎莎頭殼真是進水、要是我就整天在這皇宮浴池裡游泳死都不出去了、還當什麼酒保
但是他正在上人家的馬子、這時候再白痴也知道不該提到莎莎的名字
阿信溫柔地幫小瓶清洗傷口
小瓶也幫他洗淨身體
洗著洗著才發覺他身上一堆瘀青
才想到是這幾天他給她的特訓中、她打出來的”成績“
小瓶看到心裡一陣感動、情不自禁的親吻著阿信全身
兩人親吻愛撫一陣算是暖身完畢、
阿信這時心理壓力還是很大、
但是心想既然開始了就快點給她做完吧、就算表現不好也不管了
於是就有點急色的一邊淋浴一邊開始
想不到運動沒多久小瓶就在他懷裡大聲的嬌喘然後就高潮了
阿信吃了一驚『真的假的啊』
小瓶處於興奮的狀態不管他在問什麼、輕輕咬著他的胸膛
阿信想不管真假、快點結束才是重點
就算傳言出去有損江湖名聲也不管了
就再接再厲大力地衝刺起來
居然沒兩分鐘小瓶又一次高潮
阿信這下有點傻眼了
禁不住把心裡話說出口『你這麼敏感、那你等一下可能會昏過去』
說完就埋頭苦幹下去
小瓶一來沒碰過男人二來沒碰過這種男人
在這種極樂遊戲中感受無比歡愉
阿信連續讓她高潮多次才射精出來
見她全身軟趴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就把她抱上床上去
拿過浴巾溫柔地幫她擦拭乾淨、轉身想離去
小瓶卻拉住他不讓他走
淚眼汪汪地可憐樣
阿信不忍心放她一個人只好躺下抱著她
想說把她哄睡了就可以滾了
想不到小瓶竟然不睡、抱著他又親又摸的
沒二十分鐘又把他發洩過的慾望復甦過來
更過分的是她居然幫他口交
阿信在心裡發誓明天一定要去收驚
今天根本是個受驚日
他想到受驚兩字、突然想到小瓶是不是真的要受精、懷孕吧
會不會自己做了人家種豬還不知道要收交配費
心裡搞笑歸搞笑
一個美女這樣撲上來
說不好好享用實在對不起天地良心
但是當個姦夫淫婦也不是完全沒有良心譴責的
只是想說現在別想太多了
何況第二回合開打、小瓶完全採取主動
阿信只是躺著享受就好了
兩人就這樣無止盡的歡好下去
每到一個段落、阿信以為小瓶累了睡了
想抽身離開就會被一個飢渴的裸女抓住
然後拖回去又繼續再戰
阿信到後來實在忍不住了
問到『你這算是報仇還是洩慾?
還是和人打鬥之後會引發飢渴、變成性變態了、
還是、、、、你是不是想借種生子嗎?』
小瓶笑了『你真的比外表看起來更聰明耶』
『靠北、你說真的假的?那你要怎麼跟莎莎說?』
『當然說是人工授精啦、我會說我找了個乾淨聰明又強壯的臭男人的精子、
你也不是不知道莎莎的身體狀況、我才不捨不得讓她冒險』
阿信閉嘴不說話看著她
小瓶又是一笑『拜託、你也沒吃虧吧、我怎麼都算是國色天香、沈魚落雁啊』
『哼哼哼』
『別這樣、你也算是功德一件、我看過你和安安的baby之後、就覺得你的基因夠資格、那時就在算計你了、今天這個機會我可不能放過』
阿信聽到這裡、有點不高興要起身
小瓶壓倒他『別這樣啊、一夜夫妻百日恩、今天我要承君恩澤同登極樂』
『樂是你在樂、我是苦中作樂』
『說得好像你都沒爽到似的?』
『基本上來說、我是在做服務』
『那就給你祖媽服務好一點、還躺得那麼舒服、、』
兩人相視而笑
這番說說談談讓兩人放鬆不少
小瓶突然很溫柔地說
『喂、你是我這生第一個男人也是最後一個了、我也是掙扎很久才敢這樣的、你不要以為我真的就這麼不要臉、這麼賤、
主動給男生這樣玩、、、、』
阿信心想『靠、當年安安也是這樣跟我說、是這個作者太懶想不出新對白、還是我真的太有魅力啊』
跟當年也一樣阿信一樣以親吻回應小瓶的真情告白
親了好一會兒
小瓶又說『今天過後我不會再找你啦、不會破壞你的家庭不會勒索你不會告你強姦、、、』
『最後那一樣好像是我的對白、要不要我演周星馳給建寧公主強姦那段啊』
小瓶大笑『反正、我們做愛就對了、做到昏過去為止』
『這聽起來像是要把人榨乾的陰謀』
兩人不再說話、
盡情地做愛

就像小瓶說的、直到昏過去為止

               (圖與文無關、只是表達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