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愛不簡單(九)離婚

場景回到現在的阿信酒吧裡
阿信拿著一杯威士忌輕輕地搖啊姚、聞啊聞
『我想今天回憶這麼多不是因為你喜歡這種情境吧?說吧、你要跟我說什麼?』
莎莎笑得非常撫媚非常溫柔
『等等、先別說話、我要多看看你這個的表情、實在太美了』
莎莎停格下來讓他看個飽
過了好一陣子、阿信才笑笑地讚嘆『你不是人、你是仙女下凡、你是個藝術品』
莎莎說『你什麼時候會這樣花言巧語了啊、嘴花花的、油腔滑調、難怪連我女人都被你把去了』
阿信想不到她突然又拿這件事出來講、吶吶地說不出話來『都說那是一時激情』
『那上上禮拜在公司也是一時激情』
阿信大驚『那你也知道?』
『當然啊、就跟你說小瓶和我之間是沒有秘密的啊、你們在更衣室地板上做、我躲在那堆衣服後面看啊』
阿信這時已經不是被抓姦的羞愧了、而是不可思議的驚恐
『幹、你到底有多愛看啊』
莎莎笑的花枝招展
『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突然跑來、我是好奇你要說什麼所以躲起來偷聽、你們就闖進來了、我又不能叫你們暫停』
莎莎和阿信說的是小瓶宣佈懷孕給大家知道後(對外是說人工授精)
阿信表面裝得完全無動於衷、
過了好一陣子、趁空找機會和小瓶私下約時間、白天時偷偷去找她
小瓶在自己新成立的新事業部門的頂樓工作室和阿信見面
看阿信一副緊張坐立不安、汗水滿面的熊樣
與平常那種自信從容的優雅完全不相同
只聽阿信結結巴巴的欲言又止
『我今天來、、、是想說、、、不是、不、我是說、我想、我是說』
小瓶看著他的混亂暗自覺得好笑
終於阿信深呼吸幾口讓自己鎮定一點
『我是說、我今天來是想送妳一點小禮物、表達我的祝賀、恭喜你懷孕了』
阿信從懷裡拿出一個蒂芬尼的盒子
『這是個對戒、我想說送給你跟莎莎、我知道妳家裡金山銀山什麼都有、
我這東西、不是、不是東西、是禮物、
我知道這禮物對你來說一定很是很寒酸很可笑
不過你知道我生意不是做很大、那個、我手上的現金實在不多、所以雖然很見笑
但是就是我就是很真心的想說、你和莎莎之間終於有個愛個結晶了、所以送個戒指給你們
是給你們的、但請你不要跟莎莎說是我送的、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跟她解釋、就算是你們之間的紀念品可以嗎?
就是祝你們之間終於有個寶寶了
是這個意思啦、是這樣、你懂我意思嗎?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但是就是我想祝福你們終於就是、終於有、、
你懂我意思嗎?我意思就是、、』
小瓶看他慌亂的翻來覆去一直重複、忍不住大笑
『你好可愛啊、我從來不知道你這麼可愛』
小瓶站了起來、來到阿信身前把他抓起來大力抱住他
『你是想知道小孩是不是你的對不對?』
阿信臉漲得通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當然是你的啊!你以為我會讓別的男人把他那根噁心東西插進來嗎』
阿信還是說不出話來也不敢用力回抱她
小瓶輕輕把他推開
『你在這裡等我、不准動』
阿信乖乖坐下來看她往房間裡面走去
雖然已經懷孕了
小瓶穿的依然很性感、長靴加短裙再加薄紗長袖白襯衫、
感覺不出來是個要做媽媽的成熟女性、仍然散發青春活發的女孩氣息
阿信覺得她人在後面發出些好像跟別人在說話也像是和人講電話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兒
小瓶叫他『阿信哥、來一下、幫我一個忙』
阿信跟著聲音走過去、
走進去一看卻是間更衣室
這更衣室比一般人的套房大概大個兩倍半吧
不過阿信根本沒辦法好好看這更衣室擺了什麼衣服
因為小瓶差不多是全裸地站在房間最底端的超大鏡子前面
差不多全裸但不是全裸、因為還有一雙長靴還在腳上
   (圖與文無關、只是解釋幾近全裸)
阿信眼珠差點掉出來
小瓶很妖嬈的笑著說『人家的鞋子很難脫、你要幫我脫嗎?』
阿信不會反應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小瓶再次讓他呆若木雞
她手指勾一勾示意他過來
阿信完全傻住了呆呆的過去
小瓶拉著他的手說『來摸摸你的小孩、跟他說說話』
阿信極盡可能的輕摸著她的肚子但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小瓶問到『喜歡男生還是女生?』
阿信不加思索的回答
『女生、我怕是男生的話莎莎不能抱他』
小瓶雙眼瞬間滿是激動的淚水
一把抱住他、用力親他
阿信不敢拒絕也沒怎麼想拒絕
小瓶快速脫掉他衣服然後把他推倒
自己慢慢坐下去讓兩人交合
阿信苦笑『第二次強奸人動作比較純熟了、不會痛了吧』
小瓶邊笑邊動邊呻吟了起來
『不准掙扎不准抵抗、我可是孕婦哦、你讓我不舒服你就知死』
『你這種威脅只會造成男性雄風全失、功能停滯』
兩人有過上次的經驗、這次默契好多了
小瓶很快就高潮了
『你到底是不是真的高潮啊?這麼快?』
『我幹嘛假裝啊、裝來取悅你嗎?何必?做不好就叫你滾就是了』
『根據醫學報告、八成女性都裝過』
『好吧、我上次都是裝的、十二次都是』
兩人就這樣愉快融洽的在更衣室地板上度過了一兩個小時
小瓶可能是怕運動過度傷到胎兒、不像上次一再需求、到一個段落就讓阿信離開了
阿信起身穿衣服之後要扶小瓶起來
小瓶拒絕『我要多躺一下、你走先吧』
說完又笑嘻嘻對他說『我要你下次陪我產檢、可以嗎?』
阿信有點尷尬、想說不又不敢
『怕什麼啦、那是我家醫院啦、絕密環境、人員管制比照國安等級啦』
『那、你早點跟我說時間』
小瓶給他一個飛吻、
阿信揮揮手算是回應
『你不要躺在地上太久會著涼、那我走了』說完快步離去
 (圖與文無關、只是要解釋躺在地上的姿勢)

酒吧裡莎莎笑得超曖昧和阿信一起回憶這段往事
『難怪那天我一直覺得有人在窺伺的感覺、原來是你在窺淫』
『這是什麼字眼?真有?你在哪裡學到的?』
『出處我忘了、但是我真看過這字』
莎莎又是一陣笑
『你那天走了之後就換我接手了啊、
小瓶不是累了、她是知道我躲在裡面窺淫
知道我看到慾火焚身、快受不了了
所以就打發你先走了
你門還沒關上我就脫光衣服撲上去了』
阿信還是閉上眼睛不敢看莎莎一眼
『你現在的模樣真的有夠害羞耶、好可愛喔、跟那天一樣、
我在裡面聽你結結巴巴吞吞吐吐說話、我和小瓶都好感動、你真是太可愛了、
你送的戒指、我們做完愛之後就立刻戴上了、真是個好禮物、你的心意我們都收到了』
阿信臉還是紅通通的
莎莎繼續說『我女人懷孕了、結果你不是要搶著當小孩老爸、也不是要搶我女人
而是送了一對戒指給我們、祝福我們、你這種作法我真不知道要說是可愛還是純真』
『我哪知道我是被你設計的啊、我只是想著、、、』話到嘴邊又欲言又止
『不要縮回去、說出來』
『我只是希望不要破壞你們的感情、更怕你和我會變成仇人、我受不了這樣子、我寧可一無所有也不要過著沒有你的日子』
莎莎感動的叫了聲『大哥』
『這段日子以來我一直覺得很對不起你、
我很怕小瓶要是說出來、我們之間就毀了、
麻煩你下次要設計我、不要隔這麼久才跟我說、我內疚很久』
莎莎『內疚到跟她又多做一次?』
阿信看她沒有責怪而是溫柔的嘲諷
『我去找她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確定孩子是不是我的、我只想搞清楚、不是想得寸進尺也不是要再來一發
而且麻煩你倒帶看清楚、我是被強姦的、兩次都是、我最多就是沒極力反抗而已』
莎莎又是大笑
阿信等她笑完『說吧、今天你達到一切極限了、我知道你有話要說、說吧、今天沒有什麼不好說的了』
莎莎喝了口伏特加馬丁尼收斂起笑臉
嚴肅的看著他『大哥、我要和小瓶去美國了!這次去可能會好一陣子不回來了、她想在那邊生小孩』
阿信沒回應、看著酒杯沈默不語
『你知道的、這樣小孩生下來就可以當美國人了』
阿信有點不耐煩『說真話好嗎、你們早就有美國籍了、還裝、何況那幾百億身家要哪國國籍拿不到啊』
莎莎繼續裝傻『其實是小瓶大哥在那邊生意做得太爛、我們要去收拾殘局』
『小瓶早就把她家族的白癡一個個趕出公司了、那邊生意不甘你們的事』
阿信緊盯著莎莎
『是因為要躲誰?不是躲我?那是誰?安安?她知道我們的事了?還是怎樣?』
莎莎抿著嘴唇不說話
『所以你想說又不敢說的事、是安安的事?什麼事跟安安有關又讓你們想搬家躲開?』
阿信把杯裡的酒一口喝乾、看著莎莎閃躲的眼神
想到些什麼、嘆了口氣、大膽猜測『安安外遇?』
莎莎一動都沒動、全身僵直坐著什麼也都都沒說
阿信自己點點頭
『她那個上司?我想也是、說啦、都說出來啦、你怕我受傷?唉、不用怕了、我多少就有感覺了』
沒繼續喝酒、
阿信顯的格外平靜、倒杯咖啡給自己也順便拿一杯給莎莎
『半年前她說要回去上班、我覺得怪怪的但是也不想阻止她
結果她去上班那天、我故意把小咪抱著、不送到保母家而是到她公司旁邊晃
在小公園和小咪玩得很開心
抱著小孩玩盪鞦韆、盪到半空中再跳下來
兩個人玩得超嗨
她同事看見了我們危險特技去跟她說
安安氣死了當場衝出公司把我們帶回家
回家跟我小小吵了一架
她氣我什麼事都不直說、老是用這種拐彎抹角的方式來表達
我安安靜靜一句話不說
就像上次我遲到趕不及回家見岳父岳母的那次一樣
我不說話的時候最讓她抓狂了
那時我就覺得我們似乎走到一個瓶頸了
只是我還是用做愛來解決一切事情
好像我的性能力就是一切的解答
當然事實證明我的雞雞沒有強到可以處理好一切事情』
阿信這時才露出苦笑
莎莎緩緩說出來
『幾個禮拜前我們約出來逛街、安安姊接到一通電話、她接起來時看我一眼、那眼神有點驚慌
我裝作沒看見、其實卻留上了心
回來之後派徵信社去查她
查出一通常聯絡的電話
那就是她公司的上司了
這本來沒什麼、但是我直覺告訴我、兩人之間不只是公事
後來就請一個駭客朋友把那人的電腦整個”摳“下來
裡面有一些影片
那人跟新聞上的那些夜店笨蛋一樣習慣把自己的性行為錄下來』
阿信這時居然還能笑『好白癡、害我想起我認識的一個女的、她也喜歡這樣』
莎莎掙扎了很久才把結論說出來『其中一個就是安安姐』
阿信深呼吸一口『不知道你信不信、我好像對於這天的到來一點都不感到意外、雖然之前講的好像自己多厲害一樣』
他喝光自己咖啡把杯子遞給莎莎示意要她再加滿
轉身拿起電話、莎莎以為他要打給安安結果不是
『趙董、你上次說對我酒吧、民宿很有興趣、現在興趣依然嗎?
好、那就按你上次出的價、一千六百萬、
我遇上了人生另一個生離死別境界了、還好是生離不是死別
但是就刺激很大所以想拋下世俗一切去雲遊四海
哈哈、不用擔心我很好、希望將來會更好
明天當然好、那就明早十點見、好、再見』
阿信回頭看著莎莎
『你什麼時候知道?上禮拜、你打算今天跟我說然後和小瓶離開、因為你怕我們夫妻之間的戰火會牽連到你們?』
『不是的、大哥、我是怕看到你傷心的表情
你一直都很堅強
我從來不會擔心你
但是這件事必須是你親自要處理的事
我說什麼做什麼都錯
最重要的是、我很安安姐、我恨她做出傷害你的事、不管她的理由是什麼我恨她
如果留在台灣我會做出事情來傷害她
趁我理智還能阻止我之前、我們選擇離開
我在這裏陪你難過無濟於事、我相信你會快刀斬亂麻處理掉這事情的』
莎莎輕輕地握著阿信的手『我離開、不表示我們會分開、我在那邊等你過來』
『你真的什麼都想好了、都準備好了耶!』
『我小時候是女童軍、童軍的座右銘就是凡事都做好準備』
『我會帶著小咪去美國找你們』
『大哥、你是我永遠的家人』
『我知道、有些話不必說我們都知道』
兩人沈默一下
莎莎問說『大哥、你真的不會想要挽回什麼的嗎?你不愛安安姐嗎?』
『你覺得我愛、、、應該這樣問、你覺得我愛誰比較多?』
『我!我知道啊、我一直都知道、雖然這樣有點變態、
我一直都知道你很愛很愛我、
雖然我們之間的愛不是世俗那種男女的愛情、
但是我一直都知道、不是知道而已、是堅信、堅信我們之間的有超越生死的愛』
停一下下之後、莎莎有點膽怯地又問
『是不是我讓你們婚姻一開始就存在一些沒辦法跨越的障礙?』
阿信淡淡的嘿嘿兩聲
『不知道你信不信、我一開始就沒打算要和她常相廝守
要不是某人一直撮合我們、我、、尤其提親之後、我終於可以找到藉口安全下莊了
還不是那個某人給我壓力、逼我一定要娶她、我實在不會結婚的』
『現在是怪我囉』
『不怪你怪誰』
兩人講到來竟然嘻嘻哈哈開起玩笑
阿信笑到後來還是苦笑『我覺得自己以前大嘴巴、說些話都預言自己今天的苦楚
我以前說過婚姻最好門當戶對、果然、我和安安真的就不合適
她喜歡玩水、喜歡血拼、喜歡刺激生活
我希歡看書、一個人靜靜聽音樂看書像石化一樣動都不動
她家算是富豪階級、我家是要飯階級
不過她的有錢因為你們的出現而產生自卑
這就是你們的罪惡了
你不覺得安安她後來超愛跟你們比較的嗎
就算不跟你家那個比、也愛跟你比
然後小咪生出來之後她就找到藉口不來酒吧
我其實想過雖然沒和她說過、她不來最主要原因到就是你們兩個了』
莎莎微微笑『我早想過了、你以為我幹嘛一天到晚找她逛街、SPA,
我才不愛逛、我才不想去按摩、我是想盡量跟她打好關係、免得讓你不好過』
阿信莞爾『原來我們都想到了、靠、不早說、事情就不用拖到這地步、早早處理了』
『處理就是會早早離婚嗎?』
『也不一定、可能要去看婚姻諮詢』
『有用嗎?』
『應該沒有用、我和你一樣都是老頑固、都是布魯斯威利演的Die Hard 、永遠的死硬派』
『這酒吧、民宿要是沒有堅持這種氣質會有這麼美好的氛圍嗎?』
『我又要講HEAT裡面警察和搶匪的那兩經典對話台詞了
艾爾帕齊諾:我不會過別種生活!
勞勃狄尼洛:我也不會
艾爾帕齊諾:我不要過別種生活
勞勃狄尼洛:我也不要
雖然不是大明星
我也是這樣、我只要我選擇的人生、不管好壞我就是要做我喜歡的事』
說到這裡兩人相視微笑、都覺得和對方心意相通、人生如此了無遺憾了
阿信拿起咖啡和她杯子對敲了一下嘆口氣、環視著酒吧
『幹、可惜了、可惜這些年的努力了』
過了一會
阿信還是問了『那、她肚子裡的孩子是、、、?』
莎莎說『我不知道、照硬碟時間看來、有可能』
說完把一包資料放在他面前
阿信沒有打開的意思、沈思一下才說
『你礁溪的房子借我用幾天、我再快也要三四天才能處理掉一切、你們呢?什麼時候出發?』
莎莎把一隻手機拿給他『除了你、明天開始我們就不會被找到了』
『尤其是安安』
『尤其是安安姐』

過了兩個小時、安安很訝異地看到阿信走進家門
『怎麼十點這個時間你會回家、今天沒開店嗎?』
『是啊、有些事情』阿信很溫和回應、
安安卻沒有感覺到平靜外表下風暴的形成
就看阿信進了臥室
安安等到進廣告才放下韓劇看他、卻發現他在收拾行李
『要去旅行?』
『是啊、臨時興起』
『要去哪?』
『你等一下、我收好了出來跟你說』
過了半小時、阿信走進客廳
看安安還在看連續劇就先去泡壺茶
把茶放在桌上坐了下來
安安想要靠在他身上
阿信輕輕閃開了、安安這才覺得不安
阿信沒問過她就把電視關了、把離婚證書拿出來
『來、簽名、我想盡量不要傷了和氣、彼此留下一點好印象、畢竟一場夫妻、畢竟共同生活這麼久了』
安安又氣又傷心、大吼『你現在在幹什麼』
阿信手指放在嘴唇要她噤聲
把那包徵信社的資料交給安安
安安用力撕開來看
阿信完全沒看過、原想盡量不要看到、這時還是不小心撇到一眼
安安和那男人床上的一些畫面被抓出來印在紙上
『簽名吧、什麼都不要說了、小咪我帶走、肚子這個生下來驗過DNA如果是我的、我願意帶走自己養
如果你要養的話就請你好好教育他』
安安不肯放棄『你聽我說、我不是、、、我是、、、』
阿信再比一個噤聲的手勢
『夠了、不要再說了、我不怪你、是我沒有經營好我們的婚姻、就先分開吧、冷靜之後再說、簽名、其他以後有緣再說』
安安淚流滿面就是不肯簽字
哭了幾分鐘才慢慢地一字一字的『難道你不能看在我肚裡孩子的份上原諒我』
阿信臉上露出略為不耐表情
『請不要這樣、我說過了沒恨你沒怪你沒怨你、但是就請你快點簽字
而且、、、、、
我以為肚裡孩子是你最不該提的事情』
安安還想說什麼
阿信掩飾不住的焦躁
『你知道嗎、你要討論的對象不是我、你快點簽、簽完了讓我快走、你才好快快去跟對方談、你的影片還在他的電腦裡、快點去處理、
不然被放上網你就慘了』
安安終於在催促之下簽了名
阿信確認過後快快把文件收起來
『我把你送我的手錶、西裝、皮鞋、皮帶一切都放在抽屜裡了
其他如果還有我漏掉的、我會寄回來、不然你可以透過律師跟我聯繫、我會把你要的東西都給你
只是我不會給你贍養費的、當然你也不用給我、小咪的監護權歸我、你要見她我有空時會帶她回來、
如果還有沒想到的事、就透過律師聯繫』
阿信進房間把小咪在睡夢中堅定的抱離開了這個家

阿信把車開出這個住了幾年地方、開了一陣、突然有點訝異自己的平靜
心想『媽的、我是不是從來沒愛過她啊、幹、這時候不是要哭一下、還是鼻酸、不然鬼吼幾聲也是應該的不是嗎?』
想到鬼吼就提醒自己千萬別吵到後座睡得舒服的女兒
回頭看她一眼
心裡又想『還好自己還是有在乎的人、不然冷血過了頭、連自己都怕到了』
胡思亂想之際、又在想是不是要打給莎莎說一聲的時候
前面的車子竟然猛地停了下來
阿信緊急煞車、也不管前頭到底出了何事?趕緊按故障警示燈然後回頭看女兒、還好小咪還是睡得很熟
阿信轉頭看前面正想找人算帳
就看到最前面的一輛賓士上面下來兩個囂張的不老不小死傢伙
拿了兩根球棒就往後一輛豐田休旅車上猛砸猛打
阿信連車窗都不用放下就聽到兩個惡棍的三字經問候、
聽那堆幾乎不能連貫的性行為動詞和女性形容詞與性器官名詞來判斷
應該是後一輛汽車駕駛對他們按了喇叭或閃了遠光燈
至於聲音和光線竟然能引發這麼粗糙又無用的暴力行為
可能是人類行為學來說最為深奧難解的課題
阿信看他們敲破豐田車的每一面車窗
突然想到一個完全無用的冷知識
『電影真都是騙人的、鋁棒敲了十幾下都只能敲破車窗、要打到裡面的人還是做不到、安全玻璃果然有保護作用』
不過豐田車的駕駛聽來是女性、正發生了相當淒厲的叫聲求救
阿信冷漠的看了一會兒、
不曉得是女人的叫聲讓他感到不耐、還是今晚鬱卒的心情想要找到發洩的出口
阿信回頭確認女兒還在睡、就把車窗放下一小縫、接著熄火下車
阿信慢慢走近還沈醉在砸車行為的惡棍一號
『你媽媽不愛你對不對?』
那人一開始沒意會到這句話是對他說的
又狠狠地敲了幾下車子才看到阿信對他說話
阿信又說了一次『是你媽媽不愛你、還是你從小生長在孤兒院?你才這麼痛恨這個世界?』
惡棍一號沈浸於暴力的狂喜狀態
對象是車或是人對他來說都沒差了
球棒舉起來就要往阿信頭上揮過去
阿信在他舉起球棒的一瞬間突然快速緊貼在他身前、對準下巴給了他一掌
惡棍一號整個人飛到空中落到豐田車前地面上
阿信站在車門邊、對還在歇斯底里狂叫的女駕駛笑說『趕快開車、把他輾過去』
女駕駛靜了下來動也不敢動、驚恐地看著阿信
『我不敢』
『那就不要再叫了、我耳朵被你叫痛了』
這時惡棍二號才看到一號倒地不起、趕緊繞到車前來看同伴狀況
惡棍一號不能起身但還有意識
惡棍二號用一句問候阿信老母的三字經壯膽
然後衝過來、也是球棒揮向阿信腦袋
阿信只是上半身略微後仰就躲開了這一棍
惡棍二號用力過猛又揮空、整個人剎車不住轉身露出後背對著阿信
阿信用腳掃了二號已經站不穩的右腳一下
惡棍二號順勢向前撲倒、整張臉撞進引擎蓋、
阿信抓住他頭髮向後一扯、惡棍二號跌落在地、後腦又重撞了一下地面
就這樣二十秒不到兩隻瘋狗都倒在地上了
阿信對車裡女人笑一笑、
這才看到副駕駛座一個女孩一手拿著手機錄影、一手和人通電話、看來是報警找救兵之類的
阿信說『你有錄到我嗎?』那女孩點點頭『稍微一點』
『喂、叫你交出手機應該不可能啦、那麻煩你答應我不要po上網、不要跟警察說我、可以吧』
女孩想了一下下才回答『可以問為什麼不要嗎』
阿信沒想到這女孩在這種情況下還講話沉著冷靜有條有理、問話仔細、跟旁邊那個叫得像殺豬的女人完全兩樣
想說跟這樣的人對話、還是誠實以對比較輕鬆
『我以前坐過牢、不想跟警察打交道』
那女孩聽到他這樣回答的反應就是打開車門拿起包包下車
走到阿信車邊『要我不給別人看很簡單、帶我跟你一起走、我就沒辦法把影片流傳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