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5日 星期一

愛不簡單(11)火辣的駭客

阿信和小星偷嚐禁果之後
接下來的行程從苦行僧練腳力變做旅行社的老爺爺老奶奶輕輕鬆鬆遊台灣寇斯
本來走到會抽筋的急行軍路程都變成復健暖身散步
不是定點喝咖啡吃甜點就是觀光客風景區看山看海看風景
小咪一下子就發覺兩人的姦情了
   (圖與文無關、只是增加氣氛)
彼此說話的神情變得溫柔體貼又噁心得要命
老是偷偷摸來摸去抱來抱去的傻瓜動作
晚上投宿從一間房變成兩間房
讓小星自己一間
然後爸爸每晚九點過後就迫不及待的哄孩子上床睡覺
小咪一裝睡他就溜出房到隔壁去、那副猴急的樣子超好笑的
不過兩人熱戀對小咪也有好處
小星本來就對她很友善現在更是比親媽媽還要疼愛她
安安雖然沒有虐待過她、
但是總是用一種要求完美的態度對待她要求她
讓她上一大堆不能輸在起跑點的狗屁課程
母女之間一直沒有辦法有很親密的關係
現在反而在一個陌生的女孩身上享受到以往沒有的親情
爸爸對她百依百順
原本不肯讓她養貓的規定也放軟
帶她到寵物店讓她挑隻小貓來養
小咪享受到人生最快樂的最無拘無束的日子
更好的是、小星還會教她數學
那種天才之間的高智商切磋更讓她快樂得不得了
只是小星有時超卑鄙的、想要和爸爸去哪邊親熱的時候、
就會出一道難題給她做、讓她沈迷在數學世界裡、不會去打擾他們約會
小咪有時也來點壞心刁難他們
有次在汽車旅館看電視轉到成人頻道
小咪故意指著電視問爸爸、『你跟小星就是在做這種事對不對?』
阿信滿臉通紅搶過遙控器把電視轉開
尷尬的扭扭捏捏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小咪大笑『我上網學過健康教育了啦、不用那麼害羞啦』
阿信只有苦笑以對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反而是小星隔天跟她說了好多
就從女孩子的心態跟她聊天
小咪覺得小星真的很懂她
不用那種哄小孩的口吻來解釋或是想教她什麼
就跟她講事實
小孩你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的話就先記起來就是了
反正不說謊不欺騙不瞎扯
這樣反而能贏的小咪的尊重
小星說的大致就是
她一輩子籠中鳥似的生活沒遇過多少男人甚至沒多少朋友
終於出來外面世界遊玩
遇到的男人卻都是一個爛字形容
花言巧語急著上床甚至是想要灌醉她硬來
結果都被她狠狠教訓一頓、不是打暈就是綁起來
她自定的擇偶條件很簡單、越強大越好
小星就希望自己男人能夠強大、讓她有安全感
但是當然不是長得像阿諾那種全身肌肉腫到像麵龜就可以
內在的條件也要讓她滿意
但是所謂內在要什麼、她自己其實也說不清楚、直到遇到阿信
小星認為這是值得追求的好伴侶
強大卻又內斂、溫柔還能專心傾聽、再加上自嘲的幽默、
還有最重要的他對女兒的照顧愛護
讓缺乏從小就缺乏父愛的她更是心動不已
(這點難解釋、小星媽媽從小就不在了、所以對於母愛這件事本來就沒有
父親雖然近在咫尺但是永遠專心在工作上活在虛擬電腦裡面、
從不懂得關心自己女兒
讓小星對於父愛的渴望遠遠超過對想要一個母親的需求)
所以她才會緊緊跟著阿信父女身邊
本來以為阿信對她不感興趣
但是相處一陣子兩人突然之間爆發出天雷地火的熱情
讓她快樂的覺得前半輩子根本是白活了
這男人愛護她、疼惜她、教導她  
讓她開心極了
這些她都一五一十的說給小咪聽
小咪一邊笑她花癡、一邊祝福他們的交往
三人就這樣快樂逍遙的四處旅行
直到有一天來到屏東海邊
選定一個地方打算露營過夜
把車停好然後走到海邊沙灘上去散步
走了半個多小時
當時已經接近黃昏時間
他們走走停停欣賞晚霞
小咪先看到不遠處有人點起了一堆火
有點好奇地往那幾個人走過去、看是在烤肉還是幹嘛
走到那邊一看一共六個男人和一個女人
都是三十多歲年紀
他們一走近、那女的就出聲邀請他們
阿信走在最後面、聽到那聲音有點遲疑
但是小咪小星已經靠近了
到阿信靠近營火邊三米左右時
那堆人之中的一個長髮型男轉過身來看到阿信
他定睛一看發出很尖銳的笑聲
『我的天啊、台灣真是太小了、居然會在這裡遇到老朋友』
阿信也看清楚了那人但是並沒有回應、什麼都沒說甚至沒有露出半點表情
過了一下才淡淡地說一聲『阿強』
小星覺得有點不大對、回過頭來看著阿信
這時那個女的又開口招呼他們、要他們過來一起玩
她很熱絡的要他們來喝點飲料
那女的從個大水桶裡拿出玻璃瓶的一瓶汽水兩瓶啤酒
要請他們喝也不等他們回答要不要、
就拿開罐器把汽水啤酒打開叫三個男生把飲料交到他們手上去
小咪、小星基於禮貌伸手接了過來
阿信卻不理對方要給他的啤酒、上前拿走小咪手上的汽水
『你今天喝太多可樂了、不可以再喝了』
然後接過小星手上的海尼根
『你也不准喝、你喝酒會發酒瘋、昨天給我鬧三個小時我已經受夠了』
這時不只小星、小咪也覺得事情不對了
此時、六個男人都慢慢靠了過來
三個各自站在小咪、小星和 阿信的身邊
另外三人則在營火的另一邊
那女的站在較遠的大水桶旁邊
阿信把右手的啤酒交還給他身邊的男人
『還是給你喝吧』對方還沒回答
阿信突然把酒瓶向前一戳、正中那人的喉部
接著把瓶子往小咪身後男人頭部丟過去、那人被瓶子砸到滿頭鮮血
阿信接著一腳踹中小星身後那人右腰、那人痛得呼不出聲音直接跪下
打倒三人只是一瞬間的事
阿信對小星吼道『回車上、快』
然後轉身跳過那堆柴火右拳揮向三人中間的阿強
阿強向後閃過阿信的拳頭
但是阿信早就料到他會後退閃開了
拳頭只是虛招、阿信原本就是要用肘擊
重力加速度、全身力道都放在手肘上對準了阿強的嘴巴
力道之強只聽趴的一聲、阿強下巴被打落了
阿信完全沒停手、一個急旋轉用還在左手的汽水瓶敲在阿強左邊男人的頭上
接著再一個側踢讓他倒下
然後轉身掐住阿強脖子、用力將他整個人往後推
把阿強後腦當作武器去撞他身後那人的臉
那人鼻樑咖啦一聲應聲斷了
阿強則被堆倒壓在斷鼻人的身上
就這樣六人全都倒了下去
六個男人被打倒、水桶旁邊的女人才從癡呆狀態中回覆
她手一伸就抓住小咪
阿信正要跳過柴火去救女兒
但小星反應比較快、右腳側踢正中女人腰部、左掌打在她下巴
女人放開小咪向後倒下
阿信看她搶回小咪、也沒有時間感激
吼道『快走啊』
三人快步跑開
阿信突然停步、回頭走回阿強身邊
『我想這樣做已經想十年了、現在不把握機會我會後悔終身』
用盡力氣右腳向後抬高、好像足球開球姿勢、把阿強下陰當球用力一腳
阿強下巴被他打掉已經痛到快昏過去了、本來發不出哀嚎聲了
但是這一腳讓他叫出了一長串慘絕人寰的悲痛慘叫
阿信踢完伸手在阿強身上拿了點東西、快步追上小星小咪
兩人本來朝原路的沙灘上跑
阿信叫住他們改往公路旁邊走
果然阿強這些懶鬼的車都違規停車停在最近的路邊
阿信拿出鑰匙、原來他剛剛伸手就是要搶阿強的車子
阿強的車是一輛怪物級的黃色悍馬、而且是超大的 H2
根本就是輛貨車
阿信要小星小咪別上車
他先倒車然後對準了一旁的兩輛休旅車、也就是他同夥一行人的車子
阿信用車尾用力撞了兩次
確定那兩輛車都不可能開動了才叫小星兩人上車
再往自己車子的停車處開過去
阿信陰沈著一張臉一句話都不說
小星和小咪也不敢問
三人安安靜靜一言不發
小咪聞到一些怪味道往後車廂一看
然後用力地控制住自己的聲音不發出顫抖
『爸、停車、後面有東西』
阿信知道一定不會是好東西
他穩穩操控車子緩緩停在路邊
下車開後車廂
拉開小咪剛剛翻開又蓋回去的棉被一看
兩個全身赤裸的女人被阿強放在車上
阿信本來以為是屍體、小咪剛剛看到也這麼想
還好伸手一摸脈搏還有、應該是被下藥之類的
阿信趕緊回車上、邊安慰小咪邊繼續開車
『不要怕、他們都活著只是睡著了、應該是被迷昏了、我們現在送他們去醫院』
阿信要小咪來到前座讓小星抱著
一邊對他們下指令
『等一下、你們開我的車跟著我、我們去找警察或是醫院、千萬跟好、不要超速不要違規、好好開、我不會開快車』
就這樣兩輛車一前一後、開到了警察局
阿信叫小星不要跟來停在路口、
他把車停在警察局門口、把全部車窗放下來也不熄火、、
把悍馬車這麼一丟就快步離開、什麼都沒說、三人開著自己的車加速走了
阿信要小星開上高速公路盡快北上離開
途中阿信本來要接手開車但是小星堅持不用
三人就默默無言在高速公路上飛馳
過了良久
阿信看著窗外用一種空虛的聲音說話
『我以前做過牢、為了年輕時候很蠢很蠢的一次打架事件
但是還好只有短短幾個月時間
那時、我的同室獄友之中一個就是那個阿強
阿強、他是一個強姦犯
在牢裡、強姦犯是最低等最糟糕的一種罪犯
通常都會被獄友修理、虐待甚至重傷害
但是阿強沒有
不但沒人動他甚至他還敢囂張的跟我們嗆聲
那就知道他家有多雄厚的黑道勢力了
他家裡給他打點一切、牢裡都沒人敢碰他一根寒毛
他囂張到了什麼地步呢
他對一個長的白白胖胖雖然醜得要命的年輕人動手動腳
你聽得懂嗎?
很噁心
大人的世界真的好噁心
有天晚上、阿強大概是獸性大發、在牢房裡他想要把慾望轉化成實際行動
那時、我幾乎可以假釋了、所以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去惹事不要多管閒事
但是當阿強真的動粗要強暴那男生時
我站了起來要阻止他
另外一個獄友
一個蠻老的傢伙擋住我
他說『少年耶你再幾天就可以出去了、我還有十年我來吧』
然後他就從阿強背後給他一拳
然後再一拳然後再一腳然後不停地痛打他
我們看得好爽
然後阿強進醫院、那正義使者進了、、、我忘記叫什麼了、就逞罰犯人單獨拘禁的地方、電影都有演、黑黑暗暗的地方看不見陽光的牢房
總之
再過幾天我就假釋了離開監獄了
然後我就希望我這輩子再也不要接觸阿強那種變態了
結果今天真是不幸又遇到了
你們想知道我幹嘛突然打人對不對?
那飲料有放迷藥啊
他們在你們面前打開
然後手去拿瓶蓋時、會抹一下瓶口
抹一下的時候他們會用兩種方法下藥
一種是他們在自己手上塗滿迷藥、這種藥會用比較強效的、因為只能塗抹薄薄一層在瓶口
另一種是丟一顆藥進去
這種比較冒險因為有可能被看到、但是相較之下也比較保險、保證喝了必倒
我沒看仔細他們的手法、但是拿了飲料三人都這樣抹一下
那就太可疑了
最重點一點就是阿強就像毒蛇一樣
在牢裡、一個人會不會悔改、會不會再犯
其實大家一看就知道了
阿強就是那種絕對不會悔改的畜牲
他出獄之後一定會作奸犯科、而且絕對會越來越變態越來越殘暴
在你們接過飲料之前我還沒下定決心動手、
看她們下藥之後我就鐵了心了
他們既敢想要侵犯你們了、那就不管後果了、就給他們死吧
其實一開始我就知道這群人不對勁
知道為什麼?』
小星回答『那女的是男生扮的』
『對、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我踢他的時候、他發出的慘叫不再假裝我才發現的』
『他開口邀我們過去參加他們的時候、我就覺得怪怪的了、
那是故意壓低嗓音裝出來的聲音
身為酒吧老闆、、對不起、應該是前酒吧老板
我聽過太多聲音了
故意的、假扮的、惡意的、善意的、開玩笑的、受傷聲帶的、假裝受傷的
各式各樣的腔調、聽久了就分辨的出來了
那聲音是帶著邪惡的引誘意味
假裝溫柔假裝親切之中藏著殘忍企圖
重點就是、人越老越要相信自己直覺
當時我就覺得那氣氛很詭異
我們當時就該向後轉的
只是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邪惡在哪個角落等待我們、、、、』
靜默一下又說『其實小咪看到車後兩個女孩之前、
我也會想說會不會一切都是一場誤會、我打錯人、人家出獄後已經改過向善、
剛剛他們是在海邊生火想要來場懺悔大會、、、、我錯殺無辜了』
他自顧自一笑、『結果是有些人魔、你不可以放過他、任何理由任何時間任何保證都不可以、直接殺了就對了、為了世界為了人類好、殺了、、、』
抬起頭看著兩個女孩懷疑的眼神、
趕緊說『沒有啦、阿強他最多只是重傷、不會死的那種傷了、、、、不是我不想、是來不及殺掉他啦』
說完又急忙解釋『開玩笑的、不好笑、但是真的是開玩笑的』
到了高雄、阿信一反常態不找汽車旅館、反而去住最好的大飯店
也不分開住兩間
請小星登記之後他警戒的觀察著周圍的人
確定沒人跟蹤之後才慢慢上電梯進房間去
小咪有點受不了的白眼他爸
『爹地、你也太誇張了、你以為是跟黑手黨對決嗎?』
阿信有點臉紅、但是還是強辯『你不懂當人爸爸要背負的責任啦、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
小星表面幫阿信說話實際是取笑他
『小鬼你不懂啦、電視都這樣演的、壞人都超厲害的、能查出任何人的住址、只有警察笨笨查不出來』
阿信有點見笑轉生氣、把門鎖好、抓一張椅子卡住門口、一個人跑去洗澡了
小咪以為他生氣、推小星一把『去一起洗、安慰他啊』
小星臉紅起來有點扭捏
小咪『拜託、你們天天一起睡一起洗、以為我睡在隔壁就不知道嗎?我又不是沒耳朵聽不見、
平常叫床叫那麼大聲不害羞、現在在害羞什麼』
這時小星的臉不微紅而是像紅龍果似的漲得通紅
伸手去掐小咪嘴巴、要她閉嘴
小咪邊笑邊逃到床邊去、開電視把聲量調大、意思是叫她盡量去陪爸爸、她什麼都聽不見
小星雖然不好意思但是還是進了浴室
看阿信站在淋浴間沖水完全不動、就直直地站在那兒發呆
小星有點緊張了
趕快靠過去貼近他溫柔地問『老公、你還好吧』
阿信轉身抱抱親親她
把雙手放在她乳房上
小星本來以為他在摸她
隔了一下才發現阿信雙手都在顫抖
然後下一秒阿信就哭了出來
『我好怕、萬一你們被人傷害了、都是我害你們的、如果不是我、不會讓你們陷入這種危險』
『跟你無關啦、怎麼會怪你、不是你的錯啊』
小星一直安慰他
阿信哭得像個小孩子坐倒在地上
小星只得跪著把他抱在懷裏
阿信慢慢停止哭泣回復正常
幽幽地說了一句『這麼香豔的安慰不妨多來幾次』
小星看阿信的臉貼在她胸部上發出讚嘆忍不住笑出來
阿信頭一抬就吻住了她
兩人忘情的擁吻
阿信也沒有做太多前戲就進入了她身體裡
小星也熱情的配合
在浴室裡兩人盡可能地壓低聲音做愛
阿信變得好像野獸般的狂暴完全不是平常的溫柔體貼
小星有點被他嚇到、但是又非常歡迎他的熱力
在淋浴間的流水聲掩護中
兩人換了好幾種姿勢
終於阿信在她身上發洩出來
小星緊緊摟住他身體像是融化似的『抱住我、我腳軟站不住了』
阿信把她抱到浴缸裡休息
兩人浸在水裡良久、小星都快睡著了
阿信在她耳邊小聲的說
『我坐牢出來之後很認真的經營一間小酒吧和民宿的工作
想要重新塑造自己命運
試著走出自己一條道路
但是呢、才覺得自己有點小成就的時候、又遇到自己妻子外遇的事情
我不怪她、是我沒有顧好自己家庭、是我不夠注意她的需求
但是我也受不了了
我放下一切想去流浪、但是帶著女兒又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惶恐
謝天謝地、我遇到了你
你讓我覺得自己還有用
讓我覺得自己有人愛
真的很謝謝你』
小星轉過身親了他一下
趴在他懷裡看著他『你是我見過最好的男人了、你太太不要你是他的損失、還有、你這麼強、我每天都覺得好幸福』
阿信男子虛榮相當得到滿足
『謝謝、但是、、、對不起、妳讓我忘記我要說什麼了
我是想說
現在的你可能不覺得我怎樣
但是時間久了
我很多缺點你就會一一看見了
我的過去更是要命
不瞞你說
我去求婚時、
我太太、不是太太是前妻、前妻的家人其實是反對的
我坐過牢、坐牢之前還有一次打傷人的紀錄、但是那次太幸運證據不足沒有起訴
前妻的哥哥、是個警察、查到我的過去、拿來做反對我的藉口
我本來就想順水推舟不要娶就算了、
不過當時已經搞出人命出來、小咪已經在肚子裡了、
我當時掛念的也是責任所以最後婚還是結了
但是我們夫妻之間似乎在婚姻一開始就存在著陰影
而最根本的原因還是我沒辦法徹底擺脫自己愛使用暴力的天性
像今天這種事情發生、我就會讓人流血受傷
當然、因為對方是阿強我一點都不會後悔
但是周圍的傢伙到底是不是錯殺?
幹了這事之後阿強的黑道家庭萬一真的派人來追殺我
我就要像年輕時候一樣要跑路了
跑路事小、我是怕牽連到女兒、甚至前妻、前妻家庭、以前同事等等
現在又多了你
老實說、我當時看到阿強看你的邪惡眼神、我就下定決心要殺了他
我絕對不會讓他碰到你一根頭髮
但是我居然因為一個眼神就產生這麼強烈的恨意
我被我自己嚇到了
我剛剛在哭是因為我發覺
我是他們那種禽獸
我是那種該被關在地牢裡永世不該放出來的怪物
我、、、』
話還沒說完
小星就用吻封住了他的嘴
『你是最好的男人、你是我的男人、我最愛最愛的好人』
接著最最火熱的舌吻黏著阿信
吻著吻著阿信居然被她挑逗的興致又來了
兩人在浴缸裡女上男下的姿勢又來了一次
採取主動的小星還特別興奮
呻吟聲完全控制不住、越叫越狂野越大聲
逼得阿信只好吻住她的嘴不讓她出聲
還好小星高潮一下就到了
『身為慰安婦來說、你的確盡到職責了、我確定我可以去打仗、三個月不需要女人了』
小星喘息地說『這是奴婢應盡的義務、大王您高興就好了』
阿信說『起來吧、再這樣跟你廝混下去我會精盡人亡』
兩人互相扶持起來
小星很故意的用胸部在阿信身上磨蹭
阿信一直閃躲、剛剛第二次沒有射出來的身體被她弄的又有反應
只得用浴巾把小星包起來輕輕推開
小星很嬌媚地說『你真的四十歲了嗎?怎麼一副慾望無窮的樣子』
『我覺得你有練採陽補陰的功夫、我早晚會被你吸死』
兩人說說笑笑整理穿衣
然後欲蓋彌彰的一前一後離開浴室
小咪扁扁嘴念他們『很久ㄋㄟ、我要尿尿、快憋死了啦』說完自己進浴室去了
阿信小星相視一笑、抱在一起很快就入睡了
小咪洗完澡出來、看到只有阿信一個人在床上睡得很熟
『咦、小星呢?你不是進入全面戒備狀態、怎麼還讓她一個人出去』
阿信聞言驚醒過來
才發覺小星不見了
快快穿上衣服要出去找人
剛到門口小星就抱著一包東西進來了
阿信放下心來、舒了一口大氣
小星笑說『怎樣?怕我被壞人綁走了?』
小咪說『他剛剛嚇到哭了、好丟臉、一直喊、不要不要離開我、小星星、小星星、我愛你、噁心死了』
阿信『你信不信我把你吊你來打』
小咪『我會打113家暴專線』
父女在抬槓一來一往當中
小星把她拿回來的東西放在桌上擺好、原來是筆電
先花了一點時間做設定
然後她雙手交叉、做一下手指伸展運動
笑笑說『來、讓你們見識一下駭客的厲害』
說完雙手好像音樂家在彈奏鋼琴一般
速度快到根本看不清楚
就聽小星喃喃自語『好、進去監理站了、車牌號碼GY、5978
好、車主、疑、是公司名、更好、是不是姓林
對?你不知道?只知道阿強、沒關係、看負責人、陳雅東、很像是人頭、
那就進經濟部網站找公司看股東名單
姓林的有、兩個
有了、林其強、什麼名字啊、
另外這個林名城、好、住址一樣
果然是父子
看名下資產
媽媽名下房子四間
爸爸一間
兒子阿強沒有
女兒三間
女婿也一間
孫子三間
天啊這是什麼房地產大亨?
小孩才五歲就三間房
這樣逃稅方便嗎?
名下還有建設公司、砂石公司、環保公司、貨運公司
都是傳統黑道產業
好、來看繳稅記錄
嗯、業務節節高昇、利潤年年下降
那表示
一花費越來越多
二逃稅越來越厲害
好、再看銀行戶頭進出狀況
媽媽的、女兒的、女婿的、、、、』
在眾人的戶頭這邊停留很久、一筆一筆的慢慢查看
小咪覺得非常有趣看得津津有味
阿信卻眼皮漸漸重了
衣服也沒脫就坐在床邊慢慢躺了下去
就聽小咪指著女婿的帳戶、『看、這邊好幾筆轉出大錢、看是給誰』
小星把她當成小幫手
『我說、你拿紙筆、你做筆記吧』
兩人花了一個小時看林家的財務狀況
小星說『好吧、大致輪廓都知道了、兒子不像話只會吃喝嫖賭、
所以是媽媽女兒掌管財務
女婿也有管理一部分
爸爸、真正的老大名下反而沒有很多資產
現在來看每個人的電話通聯紀錄
混蛋阿強現在電話顯示是在高雄榮總醫院
已經被急救送到這裡了、
在看那兩個女生有沒有送去醫治
進屏東警察局通報資料看、、、、
兩個女性被丟在警局門口、昏迷、送醫、筆錄、、、還沒做
好、我幫你做、立刻發佈追查車子使用人林其強身分證字號都幫你填上
這還不去抓、我就要翻臉了
好、回頭來看林家金流、
你覺得該怎麼做才會讓他們內鬥、或者是起衝突』
以為睡著的阿信突然說話
『用那個女婿的帳戶、
匯錢給一個特定的人
查他電話、看看有沒有小三
錢轉給她然後再轉給商場對手、看看有沒有和誰有仇、或是同樣黑道包工程的人
讓整件事情看起來是女婿心懷不軌、送錢給仇家讓他們去殺了阿強、
然後你還可以通報警察嗎?
看爸爸開什麼車、他應該到醫院看兒子吧、到了沒?在到醫院的路上安排臨檢、說老爸車上有軍火毒品什麼的
要警方特別注意』
小星照做了然後還加碼加料
『讓我們幫林家人做點善事、捐款給窮人育幼院老人院慈善團體
一間一百萬』
阿信『別捐慈濟、星雲、中台這幾個團體』
『為什麼?你看他們不爽?』
『你捐錢給富翁是幹嘛?當然是捐給有需要的可憐人啊』
小咪聽他們說得開心、有點憂慮
『爸爸、我們這樣做會不會濫殺無辜、會不會他們其實不是壞人、只有兒子作惡多端』
阿信摸摸她的頭『嗯、你想得很仔細呢、很好、多方考慮不躁動是件好事
不過呢、這麼說啦、
西部牛仔的時代、只要是做壞事的一夥人被抓了、不論罪刑大小、一律全數吊死
現在不是那個時代了、但是原則不會變的
人生很多時候、你只有善惡的選擇、不是做好人、就是做壞人
沒有說我這個親戚雖然姦淫婦女無數但是本質還不壞的、
延伸出來、沒有說雖然我提供這個兒子無止盡的金錢資助他作姦犯科、但是他的惡行與我無關
沒有這種事
他們該死、而且他媽的通通該死』
小星眼睛仍然盯著筆電但是精神已經全數被他吸引了
『這句話是杜魯門罵蔣宋家族的名言“他們是賊、他們一家子都是他媽的賊”的衍生版嗎?』
阿信笑笑『原來小星姊姊也是博學多聞』
轉頭跟小咪講『對不起、我不該這麼教育你的、今天不是要教你違反法律、但是人要有基本的是非對錯觀念
當有人做了那種人神共憤的事情就該死、沒有可能原諒』
當小星繼續工作、當天色微亮時、林家人的現金資產就差不多被搬移光了
雖然對小星的電腦技術充滿好奇、畢竟還是孩子的小咪這時已經沈沈睡去了
阿信看著小星、讚嘆多過驚奇的問道『原來你是駭客?』
『是興趣、工作之餘的樂趣』
『任意入侵各個政府機關、銀行行號的興趣?』
『我是幾年前好玩所以去找這些機關、公司的電腦後門
通常這種大公司都是特定幾家軟體公司得標的、 所以破解一個後門就等於開了一道大門讓我從此自由進出了
其他的要再破解就是小意思了』
小星笑嘻嘻的說『有沒有嚇到你』
阿信食指點著她下巴看著她
『你貌美如花、你身材火熱、你智慧過人、你還有錢的要死、然後你居然還是個駭客、你有任何缺點嗎?
啊、有、你有個缺點、你愛上了我!這不只是缺點還是你人生汙點』
阿信抱著她緊緊地擁吻
小星邊回吻他邊說『你再說一次這種話我就像這樣逞罰你』
說完一口狠狠地咬了他肩膀
阿信小聲喊痛說到『而我這輩子最大的優點就是我愛上了你、我好愛你』
這次小星不再咬他而是熱情的舌吻
阿信慾火炙燒
三兩下就把小星脫光、自己急色到只來得及脫褲子
就迫不及待的用站姿做了起來
阿信用火車便當姿勢把小星抱進了浴室
小星四肢像章魚爪似的緊黏在男人身上
火熱的性愛幾乎把兩人都融化了
完事後
阿信趕緊靠在梳妝台上喘息
小星維持同一姿勢、靠在他胸前說不出話來
『就算要毀滅這世界才能和你在一起、我也不會有半刻的猶豫、我的人生不能沒有你了』
小星感動的眼淚立刻奔流了出來
『有了你、我才算是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