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9日 星期五

阿舍的重生

前言、這段故事是在阿舍離開台灣去到美國前後的故事、主要講他當時的心理轉折
                                      (圖與文無關、只是開始說故事圖)
阿舍受傷之後、學長用盡人脈救他
然後擺脫追殺讓他離開台灣到美國去
阿舍有點不知所措的坐在商務艙的寬敞座位上
想著上飛機前、學長有點嚴厲告誡他
『你也學學蜘蛛人啊
能力越強責任越大
有錢的確可以任性
但是也要有點節制啊
不說別的、你家那兩個現在不知道在天涯海角哪邊擔心著妳
你這樣會安心嗎?
我說你是因為這世界只有我還敢說你
她們每個女人都隨著你開心
要幹就幹、要玩就玩
你這樣不顧別人死活久了會讓自己心智受到荼毒的
這樣下去你會變成你最痛恨的那種混蛋的、、、、雖然其實你本來就是了
希望這次的受傷會讓你了解、
這世界不是以你雞雞作為中心的
你在這樣囂張過頭、這次這樣瀕臨死亡的經驗會一再重複的』
阿舍給訓了一頓之後
一句話也沒說走進登機門後又突然停步、回過頭來對學長深深一鞠躬
然後才進飛機去
飛機上他灌了幾杯香檳
回想最近的一切
他傷得重不能自由活動、鈺慧糖糖又不在身邊
阿舍也對自己已經麻煩學長太多了感到抱歉
突然臨機一動打電話叫以前在補習班認識的一個姓羅的女孩過來
(詳情請參閱拙作阿舍的四維八德
當時這個小羅不知天高地厚去得罪了學長
阿舍為了教訓她
把她收在後宮
讓她享盡艷福的同時又受到各種折磨
基於閱讀分級的限制就不再回憶詳述
大致上就是她在阿舍和兩個從犯的要求、引誘之下演出過一打以上的A片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小羅演戲可能穿的衣服)
每一部都會讓經驗豐富的AV女優看了之後臉紅心跳、甘拜下風
然後在阿舍的命令之下、她去當了土地仲介
在台北地區找尋任何阿舍想要的物件
就這樣在當阿舍三人玩物之餘、小羅也成了收入豐厚的小富婆
阿舍想到小羅這個人就把她從北部叫來台中
叫她去租間幽靜的好房子來住
然後不准小羅離開、乖乖跟在他身邊服侍
學長有幾次來看阿舍傷勢
看到小羅穿的換的『衣服』、房間裡擺設的『器具』、桌上放的『食物』
都會臉紅到不行、快快奪門而出
有一兩次跟阿舍抱怨、叫他少變態
阿舍還會辯稱『我己經很客氣了好嗎、我那兩個把她SM的時候才叫過分、不過她也很喜歡就是了、不信你自己問
糖糖有次用皮鞭打她、她興奮到快瘋了、後來一看到糖糖就、、、』
學長叫他閉嘴
阿舍說話雖然誇張、不過小羅似乎真的深深為阿舍著迷
她見到學長的態度之恭敬真的像是電視演的宮廷劇的婢女
對學長就如此、對阿舍更像是對皇帝
總之阿舍雖然在養病療傷但是過的還是荒淫無道皇帝的生活
最後當學長終於解決一切的時候
阿舍也差不多快回復了
那天早上小羅在廚房邊準備早餐邊和人講電話
阿舍一時好奇靜悄悄的靠近聽她和誰說話(心裡酸溜溜地想、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只聽她有點撒嬌的說
『媽、我很快就會回去了啦、你不用再唸了啦、不是啦、就跟你說業務需要、就辦一個很大的案子、、、、』
原來是跟媽媽說話
阿舍突然變態心大起(其實這麼說也不對、他沒有不變態的時候)
突然從後頭抱住小羅、
小羅跟阿舍住在一起、剛起床的她穿的本來就是衣不蔽體的性感睡衣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衣不蔽體)
阿舍從後頭把她內褲一拉就直接用力進去她身體
小羅自然反應就是叫了一聲
回頭白了他一眼、但是也只有象徵性反抗兩下、就任由他去輕薄
只是電話這頭還是要跟媽媽解釋『沒事啦、我看到一隻蟑螂啦、嚇我一跳啦』
阿舍得寸進尺開始大力衝刺、還在小羅耳邊『蟑螂跑進你身體裡啦』
小羅變得越來越難正常回話、不是答非所問就是哼哼兩聲算是回答
終於受不了阿舍的攻擊、大聲跟媽媽說『我要去做事了啦、不跟你說了、我再打電話給你』
把電話一丟、配合阿舍的動作、抓著流理台大聲呻吟起來
阿舍一直逗她要她叫得更大聲
然後突然嚇她『喂、你電話還在通話中、你媽在聽喔』
小羅信以為真、嚇的用雙手嗚住嘴巴
阿舍說『幹嘛、不准停、繼續叫啊、跟你媽說你在這邊工作有多開心』
小羅不肯、阿舍把她手拉開硬逼她大聲叫床
小羅抵抗的意志力只持續一下下、就被阿舍擊垮
應要求叫出一堆淫蕩的呻吟
阿舍非常滿意隨著限制級的聲音讓她達到高潮
小羅再一次讓自己的慾望在阿舍的操控之下達到滿足的同時卻放聲大哭了起來
阿舍有點傻眼、安慰她說『跟你開玩笑的啦、你媽早掛電話了』
小羅卻哭得更是厲害『這些年來你們這樣玩弄我、玩夠了嗎?』
阿舍心裡有點不爽、心想『幹、講得好像你都是被逼的、你他媽的自己明明也很爽好嗎?你可不要說你沒爽到、昨天舔著我棒棒的樣子那麼陶醉』
想到這兒不禁浮出微笑、
回憶著糖糖當年激發出她M性格的那一面的那一段往事
只是一想到糖糖、笑容就又收斂起來了、不知道她們現在好不好?
想到這、興致也沒了、拋下小羅一個人繼續哭
自己去沖沖澡、把隨身的東西一拿、人就走了
到了門口、小羅才發現阿舍要離開了
大吃一驚『你要到哪兒去?』
阿舍笑了笑、 一句話也沒回答就走了
小羅見狀又是大哭但是阿舍一點也不在乎的走了
這真讓小羅又氣又不甘
幾年來作為阿舍的情婦一向百依百順
想不到自己一時情緒不穩痛哭失聲
阿舍竟然轉頭就走完全不予理會
小羅氣到想做些什麼來報復
但是一轉念想到糖糖、就什麼都不敢再想了
話說幾年前、小羅脾氣太衝對學長謾罵了幾聲被阿舍看到
阿舍設下了連環計來作弄她
先安排小羅閨蜜和男友上床讓自己撞見
阿舍接著故意裝作偶然經過去安慰她
然後使盡渾身解數把她騙上床
阿舍的床上功夫當然讓小羅爽得死去活來
但是還不只如此
變態的阿舍還把鈺慧糖糖拉進來讓她學會什麼叫性愛馬拉松
嚐過他們的手段之後小羅乖乖認命當阿舍的情婦
這幾年之內她在阿舍驚人的財富幫助之下成了北部數一數二的房仲女王
但是賺的錢越多、她也覺得越空虛
阿舍三人世界她是不可能介入的
只有在他們高興的時候被當作助興(or助性)的工具一起玩樂
這點真的讓她覺得非常矛盾
在認識阿舍之前、她原本對自己的能力具備絕對的信心
交大畢業的亮眼學歷加上讓一堆男人垂延三尺的身材
讓她自認為一定會是人生勝利組
但是男朋友一直換工作的飄移不定一再延遲了兩人原本說好的婚期
自己工作上又不如預期
在補習班的行政工作賺得不多、
兼職的保險工作在她拉不下臉去奉承客戶的情況下根本是杯水車薪
在這不上不下的期間
雖然很丟臉的成了阿舍的小四甚至小五小六
但這幾年時間她不但全身都是名牌還買車買房還有大筆積蓄
只是賺到了錢時才發覺自己人生有多空虛
本來這次阿舍要她租房子來共住時
她還帶點癡心妄想
『不知道什麼原因鈺慧糖糖都不在他身邊了、搞不好以後兩人會有機會、、』
結果他還是把她當作玩物只要想要就上她洩慾
半個多月來、她也乖乖配合什麼讓阿舍享用了也什麼服務都盡心做到了
結果他連尊重一下她和媽媽的對話都不肯
她到底算是什麼?
更慘的是連安慰一下哭泣中的她都不願意、直接走人
小羅覺得自己幾年青春都給這混蛋糟蹋了
覺得委屈、哭得更厲害了
不過她真的是誤會了
阿舍除了鈺慧糖糖之外對女人本來都是玩玩就算了
但是對小羅、從一開始的逞罰教訓到後來久了也多少有點情義在
才會讓她幫忙這麼多的房產業務、更讓她從中致富
這次受傷之後、找來小羅照顧他也算是對她的信任的表現
只是阿舍一向囂張任性慣了、
在別人不方便的時候找人麻煩更是他個人強項
倒也不是特別要侮辱小羅
他單純就是覺得好玩並沒有別的意思
只是阿舍高傲的個性要他低頭解釋誤會他可辦不到
轉身就走沒有三字經問候已經是他個人修養有提升的表現了
走了之後
阿舍心裡真是五味雜呈
自己是不是作賤別人傷害別人之外沒半點貢獻啊
想著想著還是回到鈺慧糖糖兩人身上
一股衝動要去日本找他們團聚
但是又想他們是不是長期被我綁著、所以不該妨礙他們追尋自己的幸福呢
我是不是應該試著放開、讓她們自由
東想西想、想了半天沒有結論只是對自己的任性行為有點歉疚
於是跟學長聯絡一下、讓他安排、就去美國了
自己資產一大部分都在那邊不去處理也不行
臨行前又被學長告誡了一翻
一上飛機阿舍就想到自己現在這個階段
好像王永慶媽媽在世的時候
她老人家說的話是王永慶唯一會怕會聽的
學長在他所建築出來的王國中是唯一敢對他提出建言的人
其他人比如鈺慧糖糖雖然愛他但是不敢違逆他不敢阻止他做任何白痴事情
想到這裡、突然有會想、是不是因為習慣了所以不去想了
她們兩個是不是早想離開了只是不敢而已
想著想著又覺得自己人生無趣的很
連灌三杯香檳讓自己睡個飽、一覺醒來洛杉磯就到了
到了美國、阿舍讓自己像個觀光客一樣
白天逛景點、博物館、美術館、購物中心、百貨公司
晚上找個酒吧、一本書加上一堆酒、喝到累了就回飯店去睡
這樣玩了幾天、
一天中午、他人斜靠在音樂中心外的階梯上、懶懶坐著、邊曬太陽邊喝拿鐵發呆
正想是不是回飯店睡午覺、突然一個女生叫他『阿舍爸爸』
他大吃一驚回頭一看
一個輪廓非常像外國人的台灣女孩站在他身前
阿舍仔細想了一下、好像有在台灣看過這女生但是實在說不上來
那女孩一看就知道阿舍忘記她了『我是你的年度大餐計畫的女兒之一啦』
阿舍這才想起來
他第一個慈善捐款計畫就是捐給花蓮那個女律師Rainbow
彩虹把錢放了很大一部分給原住民小孩的教育計畫
其中有個獎勵計劃是年度表現最好的二十個小孩可以到台北去玩一個禮拜
吃住在大飯店免費之外還送三套正式的衣服鞋子、
讓他們可以去體驗正式社交場合
這也是阿舍和這群小孩的互動時間
其實阿舍只是順著彩虹的計畫在做
他會參加主要也是要和彩虹敘敘舊
通常吃飯聊天到一半他就會把女人帶走另外開房間去談心和談點別的
直到幾年前彩虹嫁給一個牧師、兩人才停止年度的牛郎織女會
而眼前這女孩(他還是記不得名字)是這群小孩裡面最傑出的人才之一
不但功課好還有唱歌跳舞的天份
阿舍在彩虹的要求之下出資讓她來國外留學讓她深造
她出國前有段時間還住在阿舍的其中一個房子裡
因為都是鈺慧在照顧她所以只是知道人不是很熟
這女孩嘴巴也很甜都喊鈺慧做媽媽所以喊他做爸爸
阿舍正想問她姓名
她阿莎力把三張票交在他手上
『我彩排遲到了沒空說了、晚上來看我表演、我再跟你說』
 阿舍看了三張票、想到另外兩個不在身邊的女人、有點不想來
 但是不想還是來了
鄉下小女孩到了美國變成巨星了
舞台上的她又歌又舞、雖還只是配角不是主角但她已經散發出萬丈光芒
看來她的前途不可限量
想想也是悲哀、在台灣她可能被平地人歧視一輩子偷罵她番婆什麼的、
過了水來到這裡卻是台灣之光享譽國際
阿舍本來還想說自己可能會看到昏睡過去、結果卻看到欲罷不能、精彩極了
散場之後、阿舍到後台出口處去等莎蓮娜出來(這是阿舍在節目單上看到的名字、不過應該是藝名不是真名)
果然門一開莎蓮娜妝也沒卸乾淨就衝了出來
她一看到阿舍就開心的跳了過來一把抱住他又叫又笑的
嘴巴就機關槍似的說個沒完
『我好怕你沒來看秀啊、又怕你看完了就跑了、我都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你啊、我好想你們啊、鈺慧媽媽呢?糖糖姊姊呢?怎麼沒看他們、他們沒來看我的秀嗎?你怎麼不帶她們、我常常想要招待你們來看一次
我在這邊三年終於可以上舞台、、、、、、』
阿舍完全插不上話
等她說到一個段落、才說『我們找個地方坐吧』
莎蓮娜說『等等、鈺慧媽媽呢?』
『我這次只有一個人來、沒跟他們一起』
莎蓮娜說『那我找個朋友一起去吧、我知道一家餐廳不錯』
她回頭把一個站得遠遠的男生揮揮手、那男孩快步接近
莎蓮娜幾近命令的說『我們去吃東西吧』
然後就挽著阿舍的手親親熱熱的離開戲院
阿舍說『你這樣摟我、男朋友會不會誤會啊』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是追求者之一、鈺慧媽媽教過我絕對不要讓男人輕易得手、這樣男人才會珍惜你』
阿舍大笑『她還教你什麼』
『她說阿舍爸爸如果有天約我出去一定要攜伴參加、絕不可以單獨一人和爸爸相處』
阿舍差點跌倒『你說真的假的』
『真的啊、糖糖姊姊也在一邊說、而且最好帶的是男伴、這樣阿舍爸爸獸性才不會大發』
『幹、真的這樣說我』
『請注意自己的言語、當然是真的、她們說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色慾太強太恐怖、我長得漂亮要我格外小心』
阿舍這下真的沒立場了、想不到莎蓮娜又是一槍
『你連Rainbow媽媽也不放過了、你還有誰會放過』
『你你你連她都知道、、、』
『等等、你不知道我的生母就是Rainbow嗎』
阿舍這下趕緊把她手撥開跳離她一大步
『你說你是彩虹的、、、的女兒?』
『拜託、你看我的臉跟她像成這樣、你都沒想過我們的關係』
阿舍這才仔細看她
『阿、幹、我幹、我幹幹幹』
(阿舍和彩虹的故事請參閱阿舍的巨富之道
罵了太多聲、後面那個男生以為兩人吵架接近過來
莎蓮娜的笑容告訴他沒事
阿舍大罵自己糊塗
彩虹的血統就是台灣在大航海時代曾經與世界接觸的證明
台灣大多數人都混有世界各國人種的DNA
Rainbow曾告訴過他、她去驗過、她有荷蘭俄羅斯義大利等國的祖先來台留種
眼前這女孩的輪廓明明白白就有彩虹那種異國風情的美貌
他真是睜眼瞎子、看了卻沒放在心上、根本沒想到這裡
阿舍又想到『那鈺慧他們知道嗎?』
『知道啊、她叫我要保守秘密、因為讓你知道、搞不好你要吃親子丼、、、那是什麼意思?』
莎蓮娜一臉天真無邪狀、讓阿舍不懂他是真的不知還是裝的故意笑他
只是阿舍暗暗發誓、下次見到鈺慧她就慘了、一定會整到她叫天不應求地不靈、敢在背後這樣肆無忌憚的說他壞話
莎蓮娜帶著驚魂未定的阿舍到一家二十四小時的餐館
叫了一大堆東西來吃
阿舍有點嚇到『不用叫那麼多、我人老了、吃得很少』
『這是給我的、你要吃自己叫』
『你豬啊、那這位仁兄呢?你要吃什麼?』
這個男的畏畏縮縮的叫了杯咖啡一塊蘋果派
莎蓮娜瞪他一眼、『為什麼叫蘋果派、你學我啊、不准叫』
那男孩乖乖換成櫻桃派
阿舍笑著看著他們『這超像我的野蠻女友的』
莎蓮娜沒有理會男生、機哩瓜拉的不斷和阿舍聊她來到美國的生活
機關槍似的不斷描述、餐點來了、嘴巴分坐二用、一邊狼吞虎嚥一邊講話
等她吃完、阿舍已經知道她的艱辛奮鬥史了
莎蓮娜把汽水一飲而盡
命令男生去幫他續杯
然後有點害羞的問阿舍『爸爸、這個男生怎樣?』
阿舍立即回答『不行、沒有骨氣、聽女人命令做事沒有出息、立刻甩了他』
莎蓮娜有點呆到、『其實他還不錯啦、只是比較沒主見』
『那更糟了、沒主見的男人馬上出局』
『可是、可是、可是、、、』
『可是你喜歡上了』
『也不是、我是、、、』
『你是情竇初開的小女孩、我知道、所以慢慢來、不用裝的兇巴巴的、不用要測試別人的真心
不用明天就要做決定
不用等一下帶去開房間』
莎蓮娜一下就懂了笑得很開心
這時男孩也回來了
莎蓮娜罵他『拿個飲料都拿半天、你是想渴死我嗎?』
男孩不知所措有點不知該怎麼解釋
莎蓮娜站起來給他一個吻
『罰你用口水來幫我解渴』
男孩居然獲得這種處罰、高興的伸手要抱她
莎蓮娜又翻臉了『我有說你可以抱我嗎?』伸腳輕輕踢他『滾、明天準時來載我』
男孩不想這樣就回家『你晚上要跟他去哪邊?』
莎蓮娜大怒『我跟誰去哪裡?關你屁事、快滾』
男孩很難過的轉身離開
阿舍趕緊解釋『我是他爸爸、你別想歪了亂吃醋』
莎蓮娜急道『你幹嘛跟他講』
男孩聽了之後臉色變得超開心的、快步離開
阿舍說『我不想等一會而被人從後面開槍、只因為一個笨女生想要看一個笨男生吃醋』
兩人吃完宵夜慢慢散步回到莎蓮娜的住處
阿舍遠遠就看到那男孩躲在角落等著心愛的女生回家
『你的生活真的還蠻浪漫的』
莎蓮娜有點故意的緊緊地摟著阿舍走路
『靠、我等一下被人圍毆你會不會來救我』
『嘻嘻、我就希望看到男人為我爭風吃醋』
『變態、這有什麼好高興的』
『你不懂女孩的虛榮』
『這種事說說就算了、別真的耍白痴』
說到這兒、阿舍轉到她正面嚴肅地看著她
『喂、小女孩、你有很棒的天賦、我看了真替你高興、不過別太高興、這社會這世界比天賦比才能你早晚會輸
只有不斷地比努力比勤奮才能贏人家、
別怪我囉唆、因為我要走了、所以念兩句來給你當紀念
感謝你
你讓我覺得我對人世間還是有用的』
說完在她額頭親一下就走了
莎蓮娜叫道『爸爸、等我當上了女主角記得要再來看我啊、要帶鈺慧媽媽、糖糖姊姊來喔』
阿舍揮揮手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些年來、他為了把父親罪惡的財富花費殆盡
瘋子似的亂花亂捐
而實際上他對Rainbow捐一大堆錢給原住民並沒有抱什麼希望
更根本的是他對人不抱著希望
所以到後來他寧可把錢砸在土地上
多買土地尤其是山坡地讓自然環境復原
也勝過把錢捐給沒希望沒未來的人類來得有意義
而今天遇到彩虹的女兒
雖然她聒噪到讓阿舍有點煩
但是那種青春的氣息、那種無憂無慮的生活、那種純粹的快樂、
讓阿舍感染到了她的活力
阿舍終於在多日鬱悶之後找到了出口
『原來我的存在對別人還是有幫助的、我不是純然只會傷害人的王八蛋、最多就是王七蛋』
想到這裡、心裡終於能夠自慰了
阿舍覺得夠了、演出這種悲劇男主角的日子夠了、
再來我還是要好好的活、等到活出一點滋味了、再去看看鈺慧糖糖吧!
如果她們嫁人了就祝福他們
如果笨到還想要跟我、就再繼續彼此的樂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