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

阿舍的慈善事業

這是阿舍到美國後決定要在德州落腳的那段故事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文章開始、好像洗澡一樣的開始了)
蘿莎琳從些微發呆中回復過來
他聽到有輛車子停進停車場的聲音
有客人來了、這表示她得繼續去忍受食物香味所帶來的強烈飢餓感
昨晚到現在除了水什麼都沒進入她口中
她突然想到一句不知道哪裡看來的笑話
『減肥、那是有錢人才會說的字眼、對我們這些可憐人來說叫做貧窮』
摸著自己的快餓扁的肚子、她覺得自己快餓昏過去了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暈
家裡一共還有一樣餓到快不行了的叔叔嬸嬸六人還等著自己帶剩菜回去吃
想到這裡、客人走進來了
是個黃種人、在這地方不常有亞洲裔男人
這人看起來就是外地人甚至可能是外國人
他的感覺就是很、、外國人
蘿莎琳想笑、已經快餓昏了還有心情去想這個
自己對美國人來說才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外國人
四年前偷渡到德州來的墨西哥女孩什麼時候才有可能變成真的美國人?
看來自己的美國夢永遠只是夢而已
這個外國風味的黃種人坐在窗邊看著她
他看起很親切很溫暖充滿笑意的一張臉
如果那個牛仔傑克也有這樣一張帥臉而不是那副噁心樣、
或許她會考慮、只是考慮啦、她會考慮跟他約會
帥帥又愉快的客人一點也不急躁等著遲鈍的她過來幫他點餐
蘿莎琳餓到有點忘記要說什麼台詞、慢慢的從腦子裡找出字眼『請問要點什麼嗎』
客人先看著她微笑、笑到她有點衝動想問他笑什麼但是最後還是忍住了
留點力氣繼續對抗飢餓吧、她想
『給我兩塊吐司、一份炒蛋、兩片培根、一杯咖啡、有派嗎?那給我蘋果派』
點完她走回櫃台路上、她覺得這客人的眼光沒有離開過她
果然她和廚房說完菜單、回頭一看、他還是笑笑的看著她
蘿莎琳再一次忍住問他到底在笑什麼的衝動
勉強在臉上擠出一點禮貌的微笑
餐點很快的好了
蘿莎琳端著餐盤邊走邊告誡自己小心不要手軟打翻餐盤、邊吞了好幾口口水
來到桌前放好餐盤餐具正想離開
這男人啊的一聲
『我忘了醫生說我不能吃甜點、你可以幫我吃掉蘋果派嗎』
這根本是來自天國的請求
蘿莎琳先偷喵了一眼廚房、自己騙自己、在心裡告訴自己說不會有人看到
然後猛地坐下來把蘋果派狼吞虎嚥地吃下肚去
吃完正想跟男人感謝然後離去
男人已經把吐司夾好蛋和培根交給她
蘿莎琳遲疑半秒就接過來火速全數吃下去
客人溫柔地笑『不要急、慢慢吃、不要、、、』
突然停下、用動作問她『哽住』的英文是什麼
蘿莎琳教他是gulped 之後、完成消滅食物動作、裝成沒事人一樣站了起來
客人把咖啡端給她示意要她喝下
蘿莎琳背對廚房小心翼翼地一口喝盡
然後裝的沒事般地說『我再幫你加咖啡』
把咖啡壺拿過來路上卻發覺自己的手不停地抖、差點拿不住咖啡
客人伸手接過去的時候稍微碰到她的手
蘿莎琳突然覺得好像小時候媽媽牽著她時的溫暖、眼淚就突然流了下來
客人有點驚訝但是沒多說什麼等她恢復正常
才說『你知不知道這附近可以到哪邊去雇用些人手做工的』
蘿莎琳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但是急切地回答『我叔叔的手非常靈巧幾乎什麼都會做、不管你要做什麼他都做得很好』
那客人還是一派的溫和笑容『好啊、那你叫他過來、我來和他談談』
蘿莎琳聽到這就傻了
『對不起、他們只會說西班牙話、英文只會講一點點』
『沒關係啊、你英文很好可以當翻譯』
『啊、是這樣的、他們現在沒有行動電話可以用、所以要開車過去找他們』
『好啊、那你可以過去叫他們嗎』
『我現在在上班、你可以等到我下班嗎?』
『幾點?』
『晚上八點』
『現在是早上十點、你要上到晚上八點?可以工作的工時這麼長?』
蘿莎琳趕緊比個小聲點的手勢
『我是墨西哥人、老闆肯雇用我的條件就是工時要長』
說完蘿莎琳有點後悔、萬一這人去報警什麼的、自己這份工作不就完了
但是這人聽完只是笑
『好吧、那既然沒電話那我自己過去找你叔叔吧、你畫地圖給我、然後幫我寫幾句話說我要帶他過來找你、我要雇用一些工人』
蘿莎琳高興的不得了
快筆畫了地圖、正要用西班牙文寫字時才想到還沒問客人的名字
男人也不等她開口問『我叫阿舍、英文就拼做A-Shawn、不過我不是愛爾蘭人、你叫蘿莎琳、
如果是羅琳的話我就會猜你是英國人、寫小說坐在掃把上飛來飛去』
蘿莎琳聽他的冷笑話回給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阿舍笑得更開心、心想『媽的、我只要一看到美女就三小都可以、殺小冤大頭都搶著做』
阿舍從加州一路開車來到德州
這天想到自己好像在這附近買過一塊地
突然有個主意閃過他腦海
於是就找了過來、想要在這地方把這個瘋狂的主意實現
找著找著就走進了這餐館
看到這漂亮的墨西哥女孩
肚子就一堆壞主意跑了出來、
『我這輩子好像沒玩過西班牙裔的女人、
金髮的有、紅髮沒有、西班牙裔的沒有、韓國裔的、、他媽的那次那個到底是不是韓國人?還是越南妹?』
他邊想就邊笑、越笑就越注意看這女孩
然後這女孩餓到快暈倒的樣子讓他從壞壞的噁心念頭醒過來
就把自己的早餐給了她
如果女孩自己餓成這樣、她家人不知道是不是也快餓倒了還是她是灰姑娘被後母虐待
不過看她極力推薦自己叔叔、她家人應該不是壞後母會虐待人
拿著她畫的簡圖
阿舍開著新買來的F150、開開心心的找了過去
開了十分鐘左右
他看到了蘿莎琳的叔叔家
那幾個簡陋的房子外面有幾個小孩子跑來跑去、一兩個男人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的望著他
阿舍從車上探出頭來對著其中一個男人問到
『查維斯?請問有位羅蒙查維斯先生嗎?』
他開口說話、四五間房子走出來了十來個人
讓他有點嚇到
還好大多數人的表情都只是對陌生人的好奇不是厭惡
一個中年男子慢慢的走出來看起來雖然有點落魄但是雙眼仍然囧囧有神
一個女人跟在他身後、應該是他太太、兩人有點相似、女人一看就是精明能幹的管家型婦女
阿舍一看到她的神情忍不住想到彩虹
一想到彩虹臉上的表情也從警戒顯得溫和、
他們夫妻看阿舍並無敵意就對他點點頭表示友好
阿舍把蘿莎琳的字條交給他們
兩人一起看了
然後用西班牙文快速交談了好幾句
查維斯用生硬的英文問『Sir 、你需要我為你做些什麼』
阿舍看了周圍的他們家人一眼
『上車來吧、我們去蘿莎琳的餐廳說話』
男人一個人上車、
阿舍對他說『帶你太太小孩一起來吧』
查維斯不懂他的用意、但是還是依照他的話做了、把全家都帶上車
一對夫妻帶著四個孩子
最大大概十歲、最小只有三歲左右
阿舍隨口問道『你們夫妻帶著小孩還有蘿莎琳一起來美國啊?』
查維斯還沒答話
他太太有點警戒的用英文回答『小孩是在美國出生的』
阿舍回頭看她一眼、查太太知道謊言被識破、偏過頭不好意思
阿舍笑笑『不用緊張、我不是條子、我也不算真的美國人、你從哪來要去哪裡我都不在乎』
沒一會兒回到餐廳
蘿莎琳大喜過望
她剛剛興奮過頭忘了跟阿舍拿飯錢、雖然東西是她吃的但錢還是要跟阿舍收
但是目送阿舍開車離開的同時她才想到
萬一阿舍是騙子、從此離開的話她就慘了
已經預支一個禮拜的薪水又要往下扣了
謝天謝地他回來了而且並沒有說謊、他真的要僱請叔叔做事
這樣一來、大家就不用再挨餓了
一行七人回到餐廳
阿舍在蘿莎琳給大家倒水時
跟查維斯先生說『想吃什麼就點啊、我請客』
他看幾個小孩已經餓到快不行了、
但是查維斯先生不搶著點餐反而是對著阿舍說了幾句話
他說了一堆西班牙文最後一句、大概是命令蘿莎琳翻譯
蘿莎琳還沒開口、一旁的查維斯太太就急切地說了幾句表示反對
查維斯則是低聲略帶憤怒幾句回應、應該是要她閉嘴之類的
蘿莎琳看叔叔嬸嬸在爭執不敢翻譯、傻在一旁
阿舍手一伸、制止他們繼續說下去
『是不是你叔叔想要請我把請你們吃飯的錢借給他去買食物、讓所有鄰居都有得吃、但你嬸嬸想要先顧家人』
蘿莎琳眼淚已經在眼眶了、點點頭表示他都猜對了
阿舍露出尊敬的眼神『你叔叔是個高尚的人』
說完伸手把車鑰匙拿出來遞給查維斯
眼睛看著這男人嘴巴還是對蘿莎琳說話
『先拿個派給你叔叔在車上吃、請他開車回去、他會開車吧?請他開回去把所有人都載過來、我請大家吃飯』
蘿莎琳不敢置信『全部?』
『是啊、一共多少人、你們那邊的鄰居』
『大概五六十人』
『還好嘛、來啊、我都請了』
查維斯太太聽得懂英文、她發出了一聲感激的喜極而泣的哭聲
查維斯先生有猜到太太的喜悅是什麼意思、但還是要蘿莎琳正確翻譯給他聽、
說完、男人站起來要抱阿舍
阿舍給他抱一下然後把鑰匙交給他、讓他開車回去再人來
很快這間小小的公路餐廳擠滿了幾十個墨西哥人
趁等人來到時間、阿舍問蘿莎琳和瑪麗安(就查維斯太太)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他們不是都有工作嗎
原來事情是這座油幾年前快枯竭
所以卑鄙的石油公司就偷偷透過中間人非法聘用了查維斯這群偷渡來美國的墨西哥工人
雇用他們直到油田已經確定一滴都抽不出來了
就惡性宣布倒閉、讓這些人一夕之間失業
這群人本來就是沒身分證的偷渡客、哪有辦法去找律師告人
自認倒霉的想換地方再繼續奮鬥但這時更慘的事發生了
他們遇到一個詐欺犯
一個號稱能夠幫大家找到工作的墨西哥同鄉
告訴大家一百多哩外的城市有好工作
還帶查維斯幾個帶頭的工人去看過
包括工人宿舍、孩子學校等等設施都讓大家覺得滿意
這時就提出要介紹費、中間人的抽成、還有房子租金押金等經費
查維斯等人心急之下上了當積蓄被騙光
一群人在這幾乎已經是死城的地方手足無措
幾個被派去找人的人花光盤纏也找不到騙子只是把見底的積蓄花得更快而已
這樣折騰幾個禮拜下來已經有人受不了先行離去了
問題是要去哪裡、還能去哪裡、沒有人知道
甚至有人已經討論到乾脆去找警察自首了
被遣送回墨西哥也好過餓死異鄉
阿舍聽到這、笑笑『我雇用你們全部的人、以後幫我工作、不用擔心餓肚子了』
讓大家痛快的大吃大喝、
平凡的美式餐點此時卻有如山珍海味、好吃得要死
這時、廚師兼老闆做菜做到一半突然走出廚房、原來材料都被吃光了
老闆兼廚師老喬問阿舍說是要就此打住不吃了還是要等他出去採買
阿舍叫蘿莎琳把冰箱冰淇淋通通挖出來吃了、邊吃邊等
老闆有點遲疑地看著阿舍
心裏打定主意萬一這東方人只是裝闊付不出錢來就叫他拿車來抵押
那車看起來蠻新的、應該價錢不錯
轉念一想還是要阿舍先付帳
聽到要付帳所有的人都突然靜下來看著阿舍
阿舍左手伸進口袋摸出一把銅板來丟在桌上
這時除了冷氣整個餐廳都沒聲音了
只見阿舍不慌不忙的又把右手伸進口袋
拿出幾張皺成一團的紙鈔但都是五塊一塊的
看起來再多也湊不到五十塊
老闆本來就像壞人的一張臉已經殺氣多過氣憤了
墨西哥人裡面已經有人在看著門口要奪門而出了
喜歡看人著急的阿舍嬉皮笑臉、慢吞吞的從褲子後面口袋拿出一疊紙鈔
通通都是一百元的大鈔
在場的人沒人看過那麼多錢
阿舍數了十張給老闆
『一千夠不夠、如果有多、以後這些小孩要吃什麼就盡量給他們吃』
然後對蘿莎琳說『這些零錢給你當小費吧』
這下墨西哥人們放下心中大石頭
這人不是嘴巴說說而已、他們真的遇到一個大財主了
查維斯雖然也很高興、但是心裏還是很多疑慮
阿舍看著眾人吃得開心坐在一旁也笑的開心
看著看著突然大叫一聲『啊』
大家被他嚇一跳
旁邊一個小孩問他怎麼了
他才說『我忘了我還沒吃早餐、現在好餓』
蘿莎琳把最後一塊派送過來給他
阿舍看著她笑一笑
蘿莎琳不知怎地臉上一紅
兩人之間的情誼就從一塊蘋果派開始了

查維斯先生靜靜的看著阿舍、等到一個段落、
才禮貌的請問阿舍要雇用他們做什麼工作
阿舍收斂起笑容拿起一本記事本很認真地說明給在場的人聽
阿舍說我是幫一個私人基金會工作
基金的使命是環保救地球
他來這邊就是因為這裡的油田已經枯竭
想要在這不毛之地種植油菜花或者玉米這種可以榨出油的農作物
就是要讓沒有油可採的地方生產出油來
基金會認為這樣做有助於宣傳
可以讓很多類似的油田參考、未來加以推廣相同的工程

查維斯仔細觀察阿舍、知道他沒在說笑
『那請問、我們要從哪裡做起』
『這問題很好、不過我不知道』
眾人以為他在說笑
不過阿舍是真的不知道
『你們有人當過農夫嗎?如果有、教教我吧
而且我以後想要做的是有機種植、這個現場有人會嗎?』
現場一片沈默
阿舍笑笑『不會也沒關係、我們先從土地改良開始做起、
我想先從油田的周圍開始種樹吧
在這塊土地外圍種一圈的樹木、
只要把樹種下來、昆蟲動物什麼都會來、這樣所謂的微氣候就會開始變化了』
說到微氣候、阿舍看眾人臉上都是霧煞煞
連翻譯的蘿莎琳也翻的有點心虛、不知道自己說的對不對
阿舍略微解釋『所謂微天氣變化指的就是植物周圍的環境就因為水分等因素而有所改變、非常微小的範圍的氣候』
說到這裡也不再多說
對著瑪麗安說『從加州一路到德州、我已經受夠所謂美式料理了、
明天開始、不對、應該是今晚開始請幫我做菜、幫我做菜然後大家一起吃』
說著掏出三百美金、想了想又加兩百
拿出車鑰『去買菜、買多一點、讓大家吃飽一點吃好一點』
墨西哥工人和家人們歡呼起來對阿舍報以無止盡的感謝
阿舍手指比個噤聲『不要說了、停、我不想聽』
接著幾天阿舍幫這群人買食物買手機買一切生活必需品
甚至去買了兩輛二手車
一輛pick-up 另外一輛大型休旅車
這群墨西哥人真的以為自己在作夢、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實在不像是真的、
才這麼覺得的時候
他們又被阿舍嚇到了
因為阿舍不會說西班牙文、所以到哪裡都要蘿莎琳跟著
但是蘿莎琳要上班不能一直請假
所以阿舍要和查威斯等人溝通就要靠瑪麗安這些英文不是那麼好的人來翻譯
但是其他人翻譯、不只是慢又常出錯
阿舍忍耐幾天之後實在受不了了
乾脆就直接到餐廳去、叫老喬出來
兩人談了十分鐘不到
蘿莎琳看到兩人站起來握握手
老喬笑得合不攏嘴、隨便收拾點東西就走了
蘿莎琳從沒見過老闆不到下班時間就走人的
問阿舍發生何事
阿舍用這種事天天都發生的口吻說『沒什麼、他把店賣給我了』
蘿莎琳大吃一驚
『明天起請你開始當我的翻譯並且當我的西班牙語老師、不然我跟大家說話都用比的好累』
從那天開始、兩人就開始出雙入對
阿舍有時帶著她跑到達拉斯之類的大城市、跑到一些大學去問教授土地改良的問題
蘿莎琳正值雙十年華
從長期忍受飢餓的貧窮灰姑娘變成可以享受奢華生活的公主
她對於阿舍當然充滿異性的好感但是阿舍這次真的不一樣
對於蘿莎琳真的是純欣賞純幫忙
手腳都放在該放的地方、嘴巴也是只說不好笑的冷笑話、沒有說性器官沒有問三圍也沒有說色情小說情節
除了兩人第一次去銀行領錢、阿舍一口氣領了幾萬元美金出來
把一萬元和一本記事本交給蘿莎琳
蘿莎琳這輩子從沒拿過這麼多錢、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阿舍完全不當回事的說
『大家的飯錢、油錢等等一些開支就從你這裡支付、你做記帳工作』
女孩久久不能平復的驚訝表情讓阿舍忍不住惡作劇心大起
裝出神秘的怪樣子
『我知道這樣有點不太應該、但是我還是想要跟你說
這實在是私密的事情、我想你會覺得不太舒服、但是只有妳了
唉、實在很難啟齒、我也知道用錢跟你這樣有點不太對、但是看著你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快要滿二十歲的蘿莎琳心裏一堆念頭不斷交戰
這男人果然是對我心懷不軌?我該拒絕他嗎?可是現在所有的人都靠著他過活?
我要是拒絕他會不會一氣之下從此離開、大家的生活會不會又陷入絕望困境?
我我我、、、我到底怎麼辦?
這男人長得很帥但是我和他根本不熟
他應該是個好人可是如果我答應他、這樣不是賣淫嗎?
想到這裡蘿莎琳驚恐的眼神看著阿舍不敢說好也不敢說不好
像是被獵豹盯上的小動物不敢妄動
這時阿舍嘴角微微上揚緩緩地靠近『琳、我可以拜託你嗎?』
蘿莎琳有點機械式的點點頭
但是她做夢也沒想到阿舍說的是
『我真的不會洗衣服、可以拜託你幫我洗嗎、我很討厭拿髒衣服去找洗衣店、而且我不喜歡用烘乾機、
我喜歡太陽把衣服曬得香香的味道』
蘿莎琳傻傻的『你說的事情就這樣?』
阿舍笑的超賤『是啊、可以拜託你嗎?這種很私密的事情我真的很難說出口』
蘿莎琳這才知道阿舍是故意開她玩笑
哼的一聲、轉過頭去不理他、但是從此下班時就都把他的髒衣服帶回家洗了
而阿舍之所以洗心革面、除了他一直想著糖糖鈺慧這原因之外
主要也是兩人開始一起工作的三四禮拜時發生的一件事
當天兩人跑了很遠的路程、回到小鎮已經很晚了
蘿莎琳覺得自己很累了不想再回到擠的要命的工人宿舍去
在車上似睡似醒狀態下有點撒嬌又有點像是說夢話般說了句『我不想回家』
說完這句她就後悔了
她現在這樣子不是等於像是要勾引他上床
萬一兩人之間有了什麼
自己會被別人怎麼批評?
叔叔嬸嬸會被大家怎麼說?
她這樣子對嗎?
兩個人雖然相處的不錯但是根本還不是那種關係
蘿莎琳偷偷瞄了開車的阿舍一眼
阿舍好像沒聽到她剛剛說的話似的邊開車邊聽音樂
蘿莎琳舒了一口氣又有點失望的氣惱
難道我真的一點魅力也沒有嗎?
他明明是很喜歡我的、、、吧?
為了讓她當翻譯兼秘書不惜花錢把老喬的店買下來
帶她四處亂跑、說是說為了工作
但其實兩人很多時候都在喝下午茶、聊天、逛街、吃飯
種種作為應該是喜歡她的表示吧?
尤其這個東方人看我的眼神總是充滿渴望、這是她從小就看熟了的目光
蘿莎琳知道自己很漂亮、從小就知道
她總是可以獲得父母老師長輩同年齡男生那裡得到別人得不到的關愛
直到她當老師的爸媽被墨西哥囂張的毒梟殺害之前
她可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也是不虞匱乏的小康之家
父母雙亡之後她被叔叔領養
叔叔感嘆自己哥嫂的不幸也厭惡自己家鄉的沈淪墮落
乾脆和同鄉人一起偷渡美國重新開始
工作幾年時間本來多少也有些積蓄
但是一時不察被人騙走財產
害得一起奮鬥的這群人都失去一切
好不容易有機會重新再來一次
讓叔叔辛苦扶養長大的蘿莎琳可不想讓叔叔失望
但是她真的不想要在那個工寮過活了
和堂弟堂妹們擠在一張小小張的床上
天一亮就要像螞蟻一樣開始做事到天黑都不能休息
剛剛脫口而出的這句話應該也是自己渴望脫離貧窮的無意識呼喊
何況這些天和阿舍的相處讓她越來越喜歡這個人
彬彬有禮風趣幽默又慷慨大方
雖然兩人沒有男女朋友那種情感但是這個墮落的世界在乎得了那麼多嗎
蘿莎琳心裡亂想一堆
但是阿舍似乎什麼反應都沒有
蘿莎琳心裏一嘆、算了吧、這人和我的世界相差太遠了、我童話故事看太多了
但是車子並沒有開回查維斯家、阿舍直接開回到他住的汽車旅館
蘿莎琳這時開始覺得有點害羞
兩人真的要、、、、真的會、、、、
蘿莎琳在墨西哥時不是沒有交男朋友
但是當時才十四五歲、媽媽管得緊、不容許男生太晚帶她回家
而來到美國、每天不是上班就是上學、生活的壓力根本不容許她有什麼羅曼史
這時阿舍自己先下車對蘿莎琳說在車上稍待
過了一會兒阿舍走回來、開車門牽著蘿莎琳的手帶她下車
蘿莎琳覺得自己緊張得不得了、手心汗流不止
但是下一秒緊張感就結束了
原來阿舍開了個新房間讓她自己住、剛剛他是去櫃檯辦手續
開了房門讓她進去、在門口道聲晚安就回自己房間了
蘿莎琳帶著不知道是『有點失望』還是『還好是這樣』的心情進了房間
雖然是簡單設備的鄉間汽車旅館但至少是自己一個人一間房
蘿莎琳還是愉快的享受這屬於自己的空間
只是她沒想到汽車旅館的掃地阿姨做完晚班要下班前看到阿舍載著她進入
這位阿姨剛好認識瑪麗安
忍不住手機拿起來八卦
這女人帶著三分諷刺的八卦心態
『平時跟我裝什麼清高說你注重教育、靠、自己姪女還不是跟認識幾天的男人睡覺』
電話裡這八婆用羨慕的口吻說、
『妳漂亮的姪女這樣一來就好命了、跟著個有錢的外國人以後就不用像我們這樣做得要死要活煩惱生計了、
我一輩子都在幹清潔工就是年輕漂亮的時候沒有把握機會、還是妳姪女聰明』
賤人說完賤話、這一頭的瑪麗安掛上電話不知道該不該跟老公說、
查維斯看老婆臉色陰晴不定、當然問發生什麼事
瑪麗安不肯說
查維斯一再逼問
瑪麗安只得說了、然後說『蘿莎琳已經快二十歲了、是成年人了、她要做什麼我們管不著』
查維斯想了一下就走出房門去
瑪麗安大吃一驚趕緊追出來『你瘋了啊、她又不是你女兒、而況你不知道對方是誰嗎?你現在開的車子都是他的啊』
查維斯不肯算了、上車開往汽車旅館
瑪麗安擋不住老公只得跳上車陪他一起去
到了汽車旅館、查維斯深呼吸幾口氣不是沒有害怕的去敲了阿舍的房門
阿舍在房裡做運動、只穿件短褲上半身赤裸、一身的汗水
開門看到查維斯夫婦很是奇怪
查維斯用生硬的英文一字一字的說
『我撫養了蘿莎琳、我對我死去的哥哥嫂嫂都有責任
尤其她是我所見過的小孩裡面最聰明最美麗最有前途的小孩
這些年來、我不能給她好的生活是我對不起她
 雖然她已經成年了我實在沒資格說什麼
但是我必須在一切都太遲之前要來跟你說
如果你對蘿莎琳是真心的、我祝福你們
不然的話、請不要做會讓她傷心的事
我們是窮人但是我們還是有做人的原則、
如果我願意出賣自己的良心、我可以在家鄉當個毒販、但我就是不願意
這是為什麼我來到美國
我希望我的家人都能有美好的未來
所以我要跟你說
我不能讓我姪女隨便給個有錢的混蛋當做玩物來糟蹋』
這段話到後來講的結結巴巴、還是靠瑪麗安翻譯才說完的
尤其有錢的混蛋這句、是阿舍自己猜出來的、瑪麗安只敢翻譯成有錢人
和查維斯想像的反應不一樣
看到阿舍笑得很開心
『所以蘿莎琳已經十八歲了?還好、我以為她十六、我真是走運、沒有睡到未成年少女、、、、』
還自己拍拍心窩、做個不怕不怕還好還好的姿勢
查維斯有點生氣、想說點什麼、阿舍豎起一根食指阻止他說話
那根食指由向上慢慢轉個方向指向左邊隔壁房間
『蘿莎琳住在隔壁、我住這間、她住那間』
這時、查維斯和瑪麗安囧的恨不得地上有個洞可以躲起來
但是阿舍伸臂給查維斯一個用力的擁抱、
轉過頭跟已經走出房門來看出了什麼事的蘿莎琳說
『你很幸運!你有這樣的爸爸真是運氣、這是最好的爸爸了』
說完、眼睛有點紅紅的進門去了、阿舍背對著他們說
『查維斯先生如果不放心女孩單獨睡在這裡、可以把她的妹妹們帶來一起住
這房間我租下來了、以後就給你們用』
留下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這人到底多有錢啊

阿舍對這塊土地多管齊下、想盡辦法改善土質
買了一輛大卡車在周遭的餐廳載來廚餘、埋在油田各處
買些野花野草的種子配合雨水四處拋灑讓這塊土地盡快恢復生機
然後鑿井找尋水源
更扯的是阿舍還買下隔壁的牧場就為了搶附近的水權
一邊努力改善土地、一邊改善這些人的生活
阿舍在2008年美國金融風暴之後、
美國各地都拋出一大堆被查封的拍賣物件
阿舍當時帶著鈺慧糖糖全美走了一圈、拼命的買、好像這樣可以救地球一樣的狂熱心情
當時大概買了六七個台灣大小的土地
一堆朝便宜的爛地方破工廠爛尾樓之外買最多的還是田地農場
買完之後就丟給一個環保基金會去處理
那是一個在芝加哥遇到的女律師所創立的環保團體
阿舍當時一看到她就想到年輕時遇到彩虹的往事
忍不住去和她喇賽
那女人強悍的不得了
面對阿舍差不多算是性騷擾的搭訕
回應阿舍的潑辣狠勁讓阿舍大喊吃不消
也因為如此他知道把土地交給她就對了
這女人(叫安妮)凶起來連鬼都怕一定會全力保護他的資產
安妮這時除了管理他的土地之外
還要來替這些墨西哥人想辦法申請身分證
才可以不用天天擔心被移民官員遣送回國
他和蘿莎琳之間當然也越來越親近
阿舍本來就是吃好住好用好的公子哥性格
蘿莎琳跟著他做事更是享受到以前從未經歷過的富足生活
不需要為了三餐死命工作、飲食住居都大大改善之後
原本就美麗的蘿莎琳更是散發出動人撫媚的氣質
阿舍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心如止水對女孩只是純欣賞的態度
但是有一次、
他一個人跑去外地辦事、事情很順利辦完提早回來
回到旅館進到房間正想洗澡休息一下
結果竟然聽到隔壁房間傳來男女交歡的呻吟聲
而且越叫越大聲、越來越誇張
阿舍不自主的突然暴怒、拿起一本厚書就往牆上一砸
大罵聲幹之後覺得後悔 、趕緊出門想要離得遠遠的
走到車門邊又忍不住走到隔壁房門口踢了門一腳、又大聲一句幹
踢完了又想自己是憑什麼
很氣自己不該發的脾氣、又酸溜溜的忍不住吃醋
本想趕緊走人離開這裡、結果車子還是往餐館開去
一進餐廳居然看到蘿莎琳(餐廳也是他們辦公室)
蘿莎琳正拿著手機和人通話、看著他走進來就掛掉電話
阿舍這才想到『啊、幹、房間裡的不是她』
心裡三分高興七分羞羞、靠北了、這下糗了
蘿莎琳臉上滿是勝利的微笑、
解釋『我表妹和他未婚夫從休士頓來找我們、他們來邀請我們去參加他們的婚禮、昨天來的、我把房間讓給他們住』
阿舍說『所以呢?』
『所以你到底是不是喜歡我啊?』
問的這麼直接阿舍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拜託、要追我就直說好嗎、不然我被追走了你又要這樣生氣嗎?』
『誰敢追妳我就把他喉嚨切斷』
阿舍開玩笑是想表示對她感情的熱切
做夢也沒想到蘿莎琳居然眼睛一紅大罵『不要說這種話、永遠不准說這種話』
阿舍大吃一驚不知道自己怎麼得罪她了
只見蘿莎琳轉身跑走了
阿舍摸摸鼻子、回旅館去了、飯也沒吃就睡了
到了十點多有人來敲門
蘿莎琳捧了一盤義大利麵拿了進來
阿舍被她莫名其妙的兇了一頓本來有點不爽
看到她送菜來表示和好也就算了
想不到蘿莎琳走進房間坐下來陪他
阿舍也由著她、坐下來就吃起麵來、蘿莎琳拿了兩瓶可樂那靜靜的陪他吃飯
阿舍很快吃完了、
蘿莎琳才幽幽的說『之前我叔叔好像有跟你說過、我父母親是死在毒梟和警察的火拼之下
其實不是的、我父母親都是學校老師、在家鄉小城鎮裡算是地方的仕紳階級人物
但是他們就是為弱勢說話惹惱了那地方的幫派老大
然後、他們就被、、就、、』
『割斷喉嚨?』
『對、我那天出去約會比較晚回家、打開門就看到我家一片血腥
我嚇呆了、發出一聲好像不是我叫出的淒厲叫聲』
『然後你叔叔才帶你逃到美國來、寧可做個沒身分證的油井工人』
『對、叔叔知道我留在家鄉就死定了、搞不好死還是比較好的下場、被抓去當妓女什麼都有可能、他們那群壞人沒什麼壞事做不出來的
只是我真的拖累我叔叔了、他在家鄉也是個小有成就的建築包商』
『你說這故事只是讓我對你叔叔更尊敬而已、而我越尊敬他就越不敢去追求他姪女』
蘿莎琳不理他的調笑繼續說故事
『我們來到美國、我知道我必須做更多來回報他們一家人
瑪麗安雖然從不說什麼、但是我知道她不可能像叔叔那麼無私的愛我
所以我總是戰戰兢兢、努力不懈地工作來減輕他們負擔
天啊、我只有十五歲呢
五年來、沒有上學的日子、我每天都工作十五個小時以上
每當我覺得自己已經超越一切極限了
總是還有下一個極限在等著我
但我真的已經受不了了
你來之前、那個牧場有個牛仔多次引誘我、叫我跟他走
說跟他走就不用做工了
好幾次、我都累到胡思亂想是不是作賤自己算了
是不是用這個跟著男人走掉的方式來解脫了
感謝天主保佑、我堅持下來直到我遇到了你』
蘿莎琳喝了口啤酒繼續說
『我們、不只是我、我們大家遇到你之後
都猜測你到底有麼目的
怎麼可能有人會這麼慷慨這麼善良對一群陌生人伸出援手完全不求回報
你知道嗎
絕大多數的人都猜你是愛上了我
只有我和叔叔從不這麼想
叔叔是說你太高尚了不應該用小人之心侮蔑你
我是長久跟你相處之後知道你心裡有別人、
你胸懷更遠大的志向、不是一個貧窮的鄉下女孩而已
如果單純是要我當你情婦、不需要花這麼多錢這麼多精神』
『不要這樣說、如果是你、值得花這麼錢這麼多精神』
蘿莎琳聽到他的讚美就笑了笑
『所以其實我今天是很開心的、你為了我吃醋、氣到差點衝進門去的暴怒、讓我很開心、我終於確定你其實很喜歡我的、
要不是你說到割喉這件事引發我傷心往事、我當時就想要這樣做的』
說完接近阿舍、親了親他臉頰
阿舍摸一下自己的臉『這算什麼、你們之間連說再見都親的比這個多』
蘿莎琳大笑、又接近他親了他嘴唇
『這個大概是說晚安吧』
蘿莎琳又親了一次
『這個大概是早安、可以來個早午晚都很安的嗎?』
兩人大笑
蘿莎琳笑到一個段落『對不起、你不知道我爸媽的事、我不該亂發脾氣的』
『我才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傷心事』
『不不不、我要跟你說清楚
我們一群人都是你救的
你給我們食物、給我們工作、甚至給我們保險、想辦法給我們辦簽證、
現在還在計畫要給我們蓋房子
還有那些小孩、你要他們都要念書都要上學都要跟得上進度還找人來幫他們補習
你對我們的好、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報答你
但是我要跟你說的是
我是真的喜歡你的
不是因為想要報恩才喜歡你
我是越和你相處就越喜歡你這個人
你改變了我的生命、不只在給我不虞匱乏的物質上更豐富了我的靈魂
在這裏有誰可以像你跟我談電影談書談哲學
雖然你從來不說你跟我到底算什麼
我一直猜來猜去的很累
直到今天我終於確定了我好高興
而且說到我死去的父母
我才想到、你已經是我的家人了、不管你怎麼想、
我知道你心裡想超多的、想得都快變成老頭了、你看你頭髮這裏都白了
你這老頭是不是想說你年紀比我大這麼多、所以不敢追我?
你這想太多的老頭』
說完抱住她腦袋親了一下他的頭髮
『總之
不管我們會不會變成一對戀人
我知道我愛你、
你是這世上對我最好最仁慈的人
我永遠會深深地愛你的』
說完就回房了
阿舍半天沒動、才用台語小聲根本是對自己說
『啊、怎麼回去自己房間再來不是要嘿咻了』
心裡又想『幹、我真的變了、快半年沒碰她連現在還放她走、我是不是小弟弟壞了不能用了?不然現在是三小?我是色狼我怎麼可以假君子假的這麼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