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愛不簡單(十)童顏巨乳

阿信這時才看清楚女孩的樣貌
二十來歲的青春肉體、穿著緊身牛仔褲配上純白背心
(圖與文無關、只說明背心長什麼樣子)
身材加上臉蛋完全就是這句成語『童顏巨乳』
完全就是殺手級的美女
阿信又剛好是個背心控
看著她、阿信心臟給他重重的跳了一大下
他趕緊轉頭嚥了一口口水、不給人看自己的心頭小鹿亂撞
剛離婚又帶著五歲小女兒、豔遇這種事連想都不會想的、
不對、不是對豔遇無感、而是連自慰、也不對、是連勃起都不能了
但是要拒絕這女孩上車就要跟她站在這裡講一大堆話了
與其如此不如就讓她上車算了、待會再處理、
避免警察來了、要到警局過夜
阿信讓女孩上車、女孩還沒坐定阿信就在心裡大罵自己糊塗、
帶這女孩走、等一下家長不就報警抓人了、說我誘拐甚至綁票嗎
趕緊問女生『那你媽媽一個人不要緊嗎?你還是留下來陪她吧』
女孩酷酷的說『他不是我媽、我媽早死啦』
『那她是誰?』
『我不認識、我剛剛在酒吧讓她釣上的、她正要帶我去motel開房間』
聽到這裡、阿信已經不會回話了
女孩又笑笑地說『她剛剛邊跟我說話邊摸我沒專心開車、結果前面那台賓士突然煞車、她差點撞上人家、氣到按喇叭抗議、
結果那兩個傢伙就拿球棒下車了』
說到這、女孩露出崇拜眼神『你很能打耶、有練過?』
阿信不再多說、先開車離開現場再說
車子有點不知道往哪走的亂繞幾分鐘
阿信才跟那女孩說『你要到哪?我送妳過去』
女孩有點驚訝『我就說我要跟你了啊』
阿信手指了一下後座熟睡中的小咪
『不好意思我剛離婚、帶著小女兒要去投靠親戚、現在不是很方便』
女孩回頭觀察小咪、邊看邊說『我想說、怎麼有人三更半夜帶著小孩子在街上獵豔呢?難道飢渴到要小孩在一旁看』
阿信啼笑皆非
『你家在哪邊?我載你回家吧、好不好?不然我給你一點錢、看你要住哪邊?』
女孩側身看著他、有點不可思議
故意彎腰向前靠近、用爆乳事業線貼著他『哥哥、你真的捨得我離開嗎?』
阿信見她做作的樣子又是不知道該笑還是該怒、心裡已經在想這女的是不是在賣的?
『麻煩一下、你說個地方、我帶你過去、不然就前面有計程車或比較亮的地方放你下車』
女孩見阿信堅持要趕人覺得很新奇
『我逃家出來這幾天在外面遊蕩、不管男女、每個人看到我就是一副要把我吃了的模樣、
尤其越到晚上這些人的眼神就越飢渴越邪惡、
而且不分男女、個個都是如此、
今晚是遇到怪胎了
你、有一雙完全沒有慾望的眼睛』
阿信苦笑沒回答
考慮一下、心想帶著小咪這樣在街上晃遊不是辦法
看到前面motel招牌車子就開了進去
厚德路身材曼妙的小姐出來迎接
阿信開口要了兩間房
想不到女孩說『我不要一個人住、我會怕』
阿信已經有點要抓狂了、一句粗話差點煞車不住『幹、你是急著給人家幹啊』
還好話到嘴邊縮回來
阿信覺得自己累到無力再多說什麼、跟汽車旅館小姐說『那就一間大間的家庭房』
進到房間、阿信先抱著小咪上床
小咪醒來問了兩句、又睡回去
阿信細聲溫柔哄她幾句幫她蓋被、等她睡熟、
抬頭看到女孩站在門邊怔怔看著兩人
他輕輕發出噓的一聲加上噤聲手勢
然後慢慢離開床邊來到巨乳女孩身邊
『對不起、我很累了、所以如果說話不得體有得罪的地方就先原諒
小姐我不知道你打算做什麼啦
如果你是要錢、我皮夾裡只有四五千、請留一千給我、證件什麼的就請高抬貴手不要碰了
啊我沒力氣去照顧你了、我先去洗澡了、你自己請便、
不過請你千萬不要吵到我女兒、好嗎?』
這女孩聽自己被當做賊也不生氣
看阿信走進浴室洗澡居然也跟著進去
阿信看她居然脫光跟進來
裝作不知道
拿出當兵洗澡的百米速度超快沖完把淋浴間讓出來
躺到浴缸裡去
女孩慢慢洗
阿信在浴缸裡欣賞她的身材
那真不是開玩笑的讚
拿來跟自己最熟悉的女人比較
莎莎是骨感中勻稱有致、非常配合她楚楚可憐的柔弱氣質
小瓶是高挑健美型的、最近懷孕了顯得有點肉感、更增添性感風味
安安非常豐滿但是因為她身材不高、只有一百五十五、視覺上顯得比較顯胖、
在生完小咪之後安安一直很在意自己身材
就怕自己變得太胖、、、
阿信突然想到、安安之所以變得那麼愛跟莎莎小瓶做比較是不是就是那兩個實在看起來太完美了
想著想著又看著這位自己送上門來的小姐
靠、這個身材真算的上是穠纖合度、該大的大、該小的小
脫光之前會以為她會略帶點嬰兒肥、現在一看才知道自己看走眼
這身材根本是整形診所的教科書範本
台語說『腰束、奶澎』應該就是在說這女孩
還有、那個臀部更是翹得不像話
再來、雖然汽車旅館的的燈光調得超級有氣氛無法絕對確認
但是這女孩的肌膚一整個就是白皙純淨的感覺、讓人就想上去舔一口
最後這臉蛋、完全就是該去演偶像劇的一張臉
如果這女孩真的進演藝圈、應該完勝一大半的女星吧
一定要挑缺點的話就是她稍微矮了一點
大約160的身高、使得身材比例顯得有點碰皮
但是這是雞蛋裡挑骨頭的說法、不論哪種標準、女孩都算是美到不行了
想到這裡、這女孩也差不多洗好了、她一絲不掛大大方方走進浴缸
和阿信面對面坐下來泡在浴缸裡
阿信滿肚子問題但是完全不想說話
女孩對於阿信就一臉好奇
『我美不美?』她帶著驕傲的自信問
『美啊』阿信敷衍回答
『那你怎麼對我完全沒有興趣的樣子』
『因為我剛離婚、心中帶著無數的憂愁悔恨以及無奈痛苦、沒有心情去恭維女人』
阿信說完、對自己的自嘲言語笑了起來
女孩問『你很愛你太太嗎?、、所以才這麼難過?』
阿信想了一下『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一個陌生人說明這狀況、尤其是全身赤裸的陌生人』
『我的意思是如果愛得話、離婚是離幹嘛的、
如果不愛的話、離了不就剛好
你現在心情不好一點都沒必要』
『所以我現在應該收拾好心情和你、、、、是嗎?』
女孩笑了『我以為對男人來說這是選項之一』
阿信也笑笑『我想我現在難過的地方是我居然不太難過、居然還有心情欣賞美女的裸體』
說完就起身、自顧自擦身體吹頭髮然後逕自去睡了
女孩從沒有過這種完全被忽視的經歷
有點不自在的在浴缸裡發呆一陣子才起身
但是想想自己之前設定的條件、這男人也算是達到了、想到這裡反而開心起來
走出浴室看阿信已經躺在床上、人還沒睡
用慈愛的眼神看著小咪的睡相
他一眼也沒看女孩、小聲的說『今天她睡得很熟、不然平常她睡覺會翻來覆去的、有幾次還掉下床去、
我有次睡在她旁邊、不知怎地我就突然醒來、醒來就看到她正往床下掉、
我手一伸在掉下的那瞬間把她抓住、她呻吟了兩句、我把她放回去、她就繼續睡了』
阿信說完才抬頭看女孩仍然一絲不掛
皺皺眉頭『你不穿衣服嗎?』
女孩『我沒衣服換啊、我臨時逃家出來的、什麼都來不及拿』
『那你也蠻厲害的、既不臭又不髒』
『髒了就買新的啊』
『你有錢啊』
『錢、多的是』
女孩說完從自己那個小小的束口袋拿出兩疊大鈔
就像從銀行領出來綁得好好的兩捆
阿信有點驚訝
『你這麼多錢、還需要援、、、』最後那個交字沒說出口、不過大家都知道意思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援交、我是在擇偶好嗎?』
阿信覺得很有趣、『所以說你今天跟著我也是擇偶?』
『是啊、我喜歡強壯能打的男人』
阿信笑了笑、『很有趣的話題、不過可以等到明天再來聊嗎?我想睡了』
女孩說『怎麼睡?』
『還能怎麼睡?我和女兒睡這邊、你睡那張床啊』
『我要有人抱著、不然睡不著』
阿信把一個枕頭丟過去、『抱這個』
說完就不理她逕自躺下來
女孩居然摸上床來從後抱住他
阿信真是不敢相信居然有這麼不要臉的女生、又好氣又好笑
只得起身拿一條被子把女孩包起來
然後把她抱到隔壁床上去
放下她想回自己床上
女孩居然拉住他不讓他走
阿信只得躺下來讓她抱住
讓她抱但並沒有回抱她、那女孩居然還不滿足、撒嬌『抱我』
阿信稍稍離開她、用薄被把她包起來、然後把她轉過去、從背後抱住她
『好、夠了、再吵我就把你趕出去、現在不要再說話了、睡覺』
女孩覺得很舒服、依言閉上眼睛睡了
阿信躺了半小時、偷看她睡熟了就起身回去陪小咪
女孩身上失去依靠沒多久就驚醒過來、發現阿信在隔壁床就黏了過去
阿信被她一抱之下就醒了過來
無奈之下只有抱著她回到隔壁床上
似乎她之前說的沒人抱會睡不著是真的
阿信抱著女孩、睡得不熟、就在半夢半醒之間、來到了天明、
在小咪醒過來之際就放開女孩來到女兒身邊
等小咪睜開眼睛看了看周圍
當小孩發覺自己身處陌生環境
阿信編了一套故事
說是媽媽最近有點事要去處理、
所以爸爸趁著這段時間帶著小咪四處去旅行
故事還沒掰完
小咪就打岔『你們離婚了是嗎?』
阿信吃了一驚『你怎麼會、、、?』
『拜託、我是小孩沒錯、不過我不是笨蛋好嗎?
我同學一半以上父母都離婚了、各式各樣的藉口說給我聽、說到我都會背了、
拜託、下次要編故事騙我也掰個真實一點的』
阿信對於小咪的說話與以往大大不同感到非常驚訝『你、、是小咪嗎?』
『不然我是誰?你昨晚抱我出來的時候沒先驗明正身嗎?』
『你不是給什麼妖怪附身吧、為什麼說話的樣子、用語會這麼不一樣?』
『哼哼、有這種父母算是小孩的不幸』
『這種父母指的是怎樣的父母?』
『一個拼命用才藝班扼殺我的童年、一個假借工作遠離家庭不太理我、兩個都不認識自己小孩、不負責任的傢伙』
『你你你說話怎麼會這麼、、、這麼成熟』
小咪笑一笑『敢生就要好好養啊、連自己養出什麼小孩都不知道』
 阿信帶著顫抖的聲音『你真的真的是小咪嗎?』
隔壁床女孩聲音傳來『你生了一個天才兒童了啦!一個知道怎麼掩飾自己高智商的天才小孩』
阿信說『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也是啊』
小咪下巴對著女孩撇了一下『她是誰?我的新媽媽嗎?』
阿信說『我先拜託你、你可以繼續假裝是六歲女孩嗎?你這麼說話、我快被嚇死了!
至於她是誰這個問題、不是你想知道而已、我也很想知道她是誰、
我正打算今天好好問她、不過我現在我更想問的是你是誰?』
小咪和女孩都笑了
女孩說『我先自我介紹、我叫小星、和爸爸吵架現正離家出走、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尋真愛』
阿信接著說『我叫阿信、中年失業男、正處於天翻地覆的巨變、完全失去方向的迷惘人生』
小咪跟著說『我是小咪、今年六歲、理論上應該無憂無慮的年紀、實際上被愚蠢的父母弄的很不快樂快要得憂鬱症的小孩』
阿信愧疚地看著她『你真的這麼不快樂嗎?』
小咪擺擺手『沒有啦、小孩子說話總是誇張一點、說說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啦』
阿信抱住腦袋『我受不了了、我要先去沖澡一下、你們自便』
沖澡回來、發現女兒和這位叫做小星的女孩很有話聊
兩人嘻嘻哈哈的說了很多
阿信出去買了食物回來給她們吃
請兩位待在房裡不要出去
一個人出去、在城裡火速把事情辦完
把離婚手續程序跑完、
還有酒吧民宿都賣掉過戶
就是把過去的一切都全數拋棄了
然後再趕回到汽車旅館去跟女兒說明一切
他把安安外遇那段藏住沒說、只是說兩人因為工作、生活態度相差太多點點點所以決定要分開
結果說到這裡、女兒居然不耐煩的說
『拜託、夠了、我說過我不是笨蛋、你們離就離了、理由說再多也都是要離不是嗎?我只想知道、以後我會怎樣?』
『以後你就跟我啊、我會好好學習做個好爸爸』
『不用這麼歉疚啦、你也沒什麼不好、我也沒怪你
我比較想知道以後我還要上那些才藝班嗎?』
『不用了、除非你喜歡你自願要去、不然都不用了』
小咪用種很誇張的語氣大嘆一聲『天啊、謝天謝地、我可以擁有一個正常的童年了』
『明天開始、我們要去旅行了、我想帶著你走一圈台灣、然後再出國去走走、你不用上學也不去補習班安親班才藝班或任何你不想去的地方了』
說到這裡、他們一直以為在認真看電視的小星回頭大聲的叫『我要跟』
阿信看著她『你要不要把自己身世說一下了、我真的超怕隨時有警察衝進來說我誘拐綁架未成年少女什麼的』
小星很開心『我看起來就是很年輕對不對』
小咪冷冷的吐槽『是很幼稚』
『你這幼稚園小鬼知道幼稚的意思嗎?』
『知道啊、你去照鏡子就會懂了』
阿信退後幾步、有點不能承受的坐下來
『我說、我的女兒啊、你能不能活得像個六歲小孩、然後七歲八歲九歲最後再變成十八歲、
如果你喜歡可以停在十八歲、不要再長大、但是就是不要這樣一個小孩突然變成大小孩、我真的蠻受不了的』
小咪笑笑『我盡量啦』
小星『換我說了嗎?
我的家庭是個很古怪的家庭
簡單說就是有點黑道背景
所以我的生活不是正常人的生活
我一直活得像是鳥籠中的金絲雀
在重重保護之中過著奢華富裕的生活
然後我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想要過自己的生活了
所以想辦法逃出來了
我希望能找個強大的男人來做依靠
我看來看去覺得你還不錯
想要盡量多跟你相處
如果可以就把你娶回家』
阿信『我想送你去看精神科應該是過不錯的選項』
小咪卻說『我相信她說的、雖然她做我新媽媽太年輕了、但是我願意給她個機會、只要她現在開始好好服侍我』
小星笑嘻嘻地對她做個鬼臉『你做夢、我當你後母的話會把你送到孤兒院去』
阿信說『你的論點很矛盾啊、又想過自己生活、又想找男人依靠』
『不會啊、我的生活就是找個好男人、這樣有什麼不好』
『沒什麼不好、只要對象不是我就很好』
話說一段落、從那天起阿信帶著他們離開台北往南部走
離開城市開始旅行

阿信和兩個完全不熟悉的女孩上路去旅行
所走的路線就是年輕時流浪的路線再做一次巡禮
算是回首面對自己的過去
阿信半開玩笑的說
這段旅程就像是阿基里斯只要能接觸到土地、她媽媽就有辦法接力傳授真氣讓他變成不死之身
小咪能夠離開都市叢林就覺得超開心的
小星更是雀躍不已
阿信雖還是覺得這女孩怪怪的不是太正常、
不過看她那麼愉快但是個性隨和又開朗、也算是個旅遊的好伴侶尤其她能和小咪玩成一團
更是對他幫助很大、對這來歷不明的女孩也就漸漸增加對她的好感
三人很輕鬆愉快的在台灣的山岳之間穿梭
而只要休息的時候、阿信總是悄悄的在一旁做各種運動
不是來個五十次急速伏地挺身、就是來個一百下的仰臥起坐、不然就是高速十次五十米快跑
而且不是做一次兩次就算了
尤其每天睡前一定把自己弄到筋疲力竭、幾近虛脫才停
小星每每看到他運動都會跟著做、不過強度就差太多了、她大約只能做到阿信的十分之一的量、
即使如此、小星大量運動的結果、幾乎讓她每天都是一碰到床就累到瞬間睡著
這樣一來阿信就不用抱著她睡了
雖然偶爾到了半夜小星會突然醒來、跑到他床上來要他抱
但這對阿信來說並不是件好差事、
一來怕被小咪看到難解釋
二來是這種美女抱在懷裡、卻又不敢也不想吃下去的痛苦、並不是一般男人能理解的傷害
就這樣玩了十天
這晚他們住在一個度假區的小木屋
阿信等到小咪上床睡覺之後又出外運動
汗流浹背地回到住宿的房間前
抬頭看到了滿天的星斗的壯闊
正為造物者的偉大感動的時候、發現小星坐在前面大石頭上也在觀星
他慢慢走過去坐在她身後小星看得很著迷
好像都沒發現他似的
阿信想了想、還是不要打擾這種應該屬於一個人自己單獨享受的最高境界好了
緩緩站起來的時候
小星說『你這麼討厭我嗎、連跟我一起看星星都不願意嗎』
阿信說『我是怕我的汗臭味熏死你了』
小星諂媚地說『你的汗水都是香的、我聞不到臭的』
『那我的大便呢』
『夠了、你幹嘛破壞浪漫氣氛』
阿信嘻嘻一笑
小星突然問說『你是不是很難過?不對、應該說經過這幾天的旅行、你有比較好一點嗎?還是一樣難過?』
『我?難過?還好吧、我哪裡表現有很難過了』
『事情發生後、人類的五個階段、“驚訝、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接受”
你現在還是否認階段、還有三個療程要走、先生請預約下禮拜同一時間來回診』
阿信笑笑『我是在問說我的難過你從哪裡看出來的啦』
『這種想要把自己毀滅掉的運動量、還有睡覺時的痛苦表情、還有走在路上只要沒人注意到你就露出一副憂鬱的表情、這樣還不夠嗎」
阿信仔細觀察著小星『你真的有你自己說的高智商耶、我以為你在唬爛說』
『這不需要高智力就能看得出來吧』
『我一直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
『你女兒都看得出來了、哪裡掩飾得好』
『可見我這人很誠實不善於虛偽』
『你要不要講出來啊、當我是心理醫生把話說出來吧』
阿信搖頭『不行、你這副身材這等美貌、病人和醫生之間很容易發展出不正常關係的』
小星得到他稱讚很高興『這幾天下來我以為你對我沒興趣、還是我沒魅力、原來在你眼裡我真的很美啊』
『你要是算不美的話、這世界還能稱作美女的就沒幾個了』
『那為什麼我這樣色誘你、你都不心動』
『我做運動做成這樣就是因為你的誘惑力太大了啊、我不累到立刻暈倒的話、我怕我會爬上你的床去做壞事啊』
『真的?!』小星覺得很開心
『喂、你要不要把自己的事情說來聽聽、到底是怎樣、你到底是哪種富家千金、你爸又是誰?你到底是受什麼刺激、要這樣出來找男人』
小星雀躍的說『想聽嗎、想聽我就說給聽啊、我就想說怕你覺得無聊所以一直沒說、那我說了、
我爸爸是個天才型的宅男
他的天份主要就是在電腦和數學上
有聽過說有人能用心算算微積分嗎?我爸就可以
這種天才通常人生都蠻崎嶇坎坷的
不過我爸算是幸運的
他只要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就好了
其他的都有人打點
不過不知道算是幸運還是不幸還是兩邊都有一點
我爸是在一個黑社會附屬組織裡面工作
黑幫老大讓他住在一個差不多算是碉堡的豪宅裡生活
他就處理各式各樣的金錢往來
從股市期貨到各種賭盤金流往來都交給我爸爸處理
他就是能從無盡的數字中找出利潤
而且、當然是暴利中的暴利
然後像我爸這樣的人才當然受到保護、
他可以要任何他想要的東西
東西當然就包括女人
我媽媽就像勞勃狄尼洛演過的一片電影
裡面專放高利貸的老大可以擁有操控別人生死的權力
老大手一指、女人就乖乖的聽命
我爸就是這樣得到我媽媽的
不過、麻煩的當然就是我爸除了數字之外、他沒有具備任何生活的能力
其中就包括了和人相處和人溝通的能力
我媽當然受不了了、
把我生下來之後就落跑了
我爸當然很難過、不過還好、他還有電腦和數字可以玩
不然他可能活不下去
我呢?就理所當然的是讓黑道把我養大的
還好、我有遺傳到我爸的智商
從小我就看著我爸工作
到我十四歲就開始跟我爸一起玩金錢遊戲
你沒玩過不知道、永遠是那麼複雜又多變而且速度快到不可置信
那種刺激的快感讓人深深著迷
所以一晃眼就近十年時間過去了
我有天突然覺得累了、就離開我爸
想說四處旅行順便找個好老公、看看可不可以體驗一般人的生活』
『發生什麼事?』
『什麼?』
『你知道我在問什麼』
『嗯、、、大概一年前、我有一次和一些朋友聚會
就網路上認識約出來吃飯
晚上玩得比較晚了
我們在街上嘻嘻哈哈的玩耍
遇到一些喝醉的年輕人過來調戲我們幾個女生
他們應該也不是什麼壞人
也沒動什麼手腳
只是有點糾纏不清
然後在我背後默默保護我的幾個保鏢突然就圍了過來
於是就見血了
那幾個男生都倒在地上不能動了
還有一兩個倒霉從旁邊走過的上班族也遭受池魚之殃
血流滿面的慘狀讓我嚇到不會動了
我好生氣又好難過
從那時開始我才開始思考我的人生
其實我是隻被圈養在黃金籠子裡的金絲雀
我只是假裝沒看到自己的人生而已
有了這種念頭之後、我爸的工作變得一點都不好玩了
工作熱忱沒了、效率當然也變差了、我就越來越不跟我爸做事了
然後我就開始跑去運動健身學武術
空手道、跆拳道、合氣道、劍道你想得出名字的我都學過
當然都是學點皮毛、跟人家湊熱鬧的
但是一學我就懂了、女生限於先天有她的限制
我轉念一想、不如找個強的來跟隨
找一個強到能保護我讓我有安全感的比自己學要來得快多了
然後呢、剛好、我們背後那個黑道發生內鬨事件
我們就找到一個機會逃出來了
然後在外面混了幾天、覺得遇到的人都好爛好色好無聊的時候
就遇到你了』
阿信聽這裡用日文說了兩句話
『やくざ、やまくち』(黑道、山口組)
小星大吃一驚『你會講日文』
阿信說『只會說兩句』
小星說『你聽我這樣講就猜的出來、你也太厲害了』
『台灣沒這種黑道能長時間供養金融人才、然後山口組文武派鬥爭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有讀報紙的都聽過這些黑道的故事、
所以要麻是你唬爛、要麻你就是日本來的、我就覺得你的台灣味道不是很純、混雜了一些異國風情』
『我爸是台灣人啊、我們平常說話都是台語北京話英語日文混著說、我跑到台灣之後就改了只說北京話、想不到你還是聽得出來』
『聽人家說話是我的職業啊』
『說完我的故事你要說你的了嗎』
『沒什麼好說的啊、我剛離婚、原因是前妻外遇、帶了綠帽的我、男人自尊受到重創、所以現在的我難過得很』
『為什麼我覺得你說的不是真的』
阿信嘿嘿笑幾聲
『關於前妻部分是真的啊
只是這些天以來我覺得最糟糕的、是我根本不覺得我的離婚有什麼好難過的
我完全只有想到我自己!
我已經四十歲了、還是一事無成
工作沒了、婚姻沒了、我的小孩居然我完全不認識、積蓄也少到好好笑的數字
而除了這些之外
我有時會想到其實最慘的是我只有想到我自己
我一點都不在乎我前妻的死活
快快簽字快快走人孩子抱走
我唯一想的就是不再和她有任何牽連
連自己的房子也快快賣掉
就怕再被她找到
幹、那是我結婚六年的女人啊
你說我這種人是不是很可怕啊
沒心沒肝沒天良至極
只是我又覺得、雖然我一切都沒了
這樣一個什麼都沒有了的男人、縱橫在天地之間、
雖然很爛很沒有存在的價值
卻又帶著一種傲氣
一種“幹、即使這樣我也會好好活下去的一口傲氣”
就是這種氣魄讓我每天運動、即使累到到快要垮下去也還要繼續
你不知道其實我現在每走一步肌肉都痛到要哭出來
但是我就是要繼續拼下去
因為我就是想看看自己的極限
這種自虐讓我感到快樂
這種樂趣或許會讓我重拾對人生的信心
說這麼多拉拉雜雜的、你懂不懂啊、』
小星歪著頭看他『我只覺得你現在帶著憂傷的眼神很讓我心動呢』
阿信看著小星
說話的姿勢和口吻帶著一種誘惑的撫媚
突然心裡一陣激動、低頭就吻了下去
吻一下就覺得不太適合
想離開
結果小星居然不讓他走、用力抱住他舌頭也伸了過來
如此尤物主動之下、阿信也忍不住了
抱住她就往回走
但是還沒到門口就猶豫了
小咪即使熟睡了、兩人激情動作在小聲也還是躲不過那精明的小鬼的眼睛的
小星好像能讀出他心意似的邊吻他邊說『隔壁、隔壁那間沒人住、用那間』
兩人激情的邊擁吻邊愛撫溜進了隔壁房間
阿信把她抱到浴室去
兩人脫個精光在淋浴中開始做愛
阿信覺得前戲夠了就溫柔地進入小星的身體裡去
萬萬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他覺得有點不對勁時已經太遲了
小星竟然是處女
阿信大吃一驚『你你你、你不是、不是說跟很多男人去、、去那個』
小星看他驚訝的表情覺得好笑
『去哪個?開房間?我說跟他們開房間、我有說我跟他們上床嗎』
『那你開房間幹嘛?』
『我跟他們一起是想看他們夠不夠格?沒半個夠格憑什麼我會和他們上床』
『那你、、、我是說那他們怎麼肯能放過你』
『我就用電擊棒把他們電暈啊、把他們丟在一邊綁起來、我睡我自己的啊』
『那那那、、、』
『那什麼、你就是覺得我很隨便就對了、誰都可以上就對了』
『不是、我是、、喔、拜託、什麼都是你講的、我可沒評論過你』
『好啦、好啦、那我們可以繼續了嗎?』
阿信大笑、
動作更加溫柔
一點都不敢急色的慢慢做
才不敢像黃色小說寫的那些唬爛、什麼處女破身就能立刻高潮七八次
阿信自己慾望沒有得到滿足的情況下
讓小星充分感受他溫暖的愛憐呵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