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糖糖的決定

蘿莎琳和阿舍親來親去的結果就是第二天還是不用上學了
阿舍到天明時分才睡著
蘿莎琳中午醒過來之後卻發現阿舍三人已經離去了
阿舍留言說先回德州去了、不用擔心、會盡快回來陪她念書
其實阿舍是想、當糖糖真的要離開的時後、他一定會哭的
哭的樣子讓鈺慧看到已經夠丟臉了、
如果讓蘿莎琳也看到了、他一定會更受不了的
所以寧可把分別的舞台設在德州那個空曠無人的地方

其實阿舍心裏千萬個不捨糖糖
但是阿舍不想出口留她
就像這段期間阿舍不想去日本找她們一樣的心情
他寧可ㄍㄧㄥ住
讓她自己決定
不願意讓她因為外力影響而留下
也因為這樣三人之間歷經了從所未有的尷尬寧靜
阿舍一直想到昆丁麥倫鐵諾導演的黑色追緝令的對白
『你不會覺得很討厭嗎』女主角問
『討厭什麼』男主角
『討厭這種不舒服的沈默』
想到這個他就一個人邊開車邊傻笑
兩人問他笑什麼、他也不說
就讓車子裡繼續保持沈默
寂靜中、鈺慧突然從後座爬起來到後座去
阿舍以為她要幹嘛
結果後面竟然傳來親熱的聲音
兩個女人在後座玩了起來、
一半自然一半故意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聲越來越誇張
阿捨聽的慾火焚身、找個無人的樹林開了過去也不熄火就跳下車要加入「戰局」
想不到他一下車糖糖就伸手把車門都鎖上、阿捨就被關在車外
鈺慧把窗戶都開一小縫、然後兩人繼續親熱大聲的叫床
叫的越來越誇張
阿舍聽的血脈沸騰、卻只能看摸不著、
氣得大叫『再不開門、待會我打破玻璃把你們兩個都抓出來強姦』
糖糖卻大聲唱起歌來『不開不開不能開、你是大野狼、不讓你進來』
鈺慧慢條斯理地對他說『開了門、你要對我們幹嘛』
阿舍氣急敗壞大叫『當然是強姦你啊』
『開了門也要強姦、不開也要強姦、那我還是不開好了』
阿舍轉身去找了一塊石頭、舉起來大叫『開門不然我砸破玻璃衝進去』
糖糖鈺慧大笑『砸啊、現在溫度不到五度、待會開車你就知死、冷死你』
阿舍像動物園籠子裡的猴子抓著玻璃一直鬼叫
鈺慧糖糖繼續親熱、叫的又騷又嗲
阿舍轉身蹲在一邊地上生氣
突然有個東西丟在他身上
伸手到背上一抓
居然是條布料少到不能再少的性感蕾絲黑色內褲
轉身看、是糖糖開車窗朝他丟的
鈺慧大叫『你要丟丟你的、幹嘛丟我的』
『我要是有穿的話就丟我自己的了、可是我沒穿啊』
鈺慧接著把一件胸罩朝阿舍丟過來
『你丟我的、我就丟你的』
阿舍抱著還有兩人體溫的內衣
好像抱小孩似的抱在懷裡痛哭起來『媽媽、有人欺負我』
糖糖說『好啦、從窗戶爬進來就讓你進來』
鈺慧說『不行、除非脫光光才可以』
『媽你好變態、這麼變態的事你也想得出來、好吧、那就這樣吧、給你三十秒脫光爬進來』
阿舍二話不說立刻脫衣服
糖糖說『來、先把衣服交過來』
阿舍不疑有他、把全身衣物丟車裡
此時鈺慧竟然爬到前座去開車子走了
阿舍三字經破口而出
鈺慧只是把車向前大約三十米
全身赤裸的阿舍邊罵邊追
鈺慧速度放慢、阿舍就從後車窗跳進車子裡來
兩個女人笑的快瘋了
阿舍又叫又哭又罵然後用力痛吻兩人、在她們身上又咬又親的
車裡頓時春色洋溢、呈現一種溫馨又淫欲的氣氛
三人玩樂之後繼續上路
換成鈺慧躺在後座休息
糖糖開車、阿舍坐在副駕駛座有一句沒一句和她閒聊
阿舍從iPod找到他想要的音樂
Phil Collins 的 one more night

阿舍清清喉嚨、很難啟齒的低聲說了
『如果沒有決定要特定去哪裡、
還是選日本、德國、歐洲之類的治安比較好的國家吧
選高級點的住宅區、你知道你媽會擔心』
糖糖有點驚訝但也不奇怪、
阿舍果然知道她在想什麼畢竟阿舍一點都不笨、他只是喜歡裝笨
『只有我媽擔心、你不擔心啊』
『是要擔心你不平安、還是擔心妳被把走、還是擔心你不回來了』
『你不用擔心不能享受到我這麼青春美麗的肉體了嗎?』
『嗯、、、』
『你是在嗯三小』
『我在想我享受過的青春肉體、正在排名中』
糖糖用力捏了他大腿
『我其實比較擔心我們之間玩這麼變態、口味這麼重、沒得玩或者換人玩你會不會不適應或是玩不盡興、我想的都快睡不著了』
糖糖橫他一眼
阿舍繼續用幽幽的聲音耍白癡
『還有啊、我擔心沒有了你、鈺慧一個人會吃不消、會高潮過度、狂歡過頭、搞不好她腦子會燒壞』
說到這裡、突然腦袋被巴了一下
阿舍叫痛『靠、你不是在睡覺』
『是在睡啊、在睡覺不能打人嗎』
『你們都對我好壞、都打我、我要跟我媽說』
車裏又沈默了一下
糖糖正要說什麼阿舍先說了
『以前的我會很過份的學阿飛正傳裡的張國榮說:你走、走了就不要回來!

不過現在的我會說
你知道我會等你回來的、
希望你不要走、
不過你就去做你想做的事、想走就走你的路吧
不管什麼時候、你想回來就回來吧
我、不是、是我們
我們會像爸爸媽媽一樣等著你回來的』
說完阿舍又發作了、一人分飾多角
『爸爸我回來了』
『啊女兒、你回來了啊、讓爸爸看你有沒有長大、把衣服脫掉才看得清楚』
『哦、爸爸不可以摸那裡、不行啦不要、亞妹碟亞妹碟、媽媽救我救我、媽媽你為什麼把我綁起來、不要、哦、好痛、後面不可以、、、啊、、、』
鈺慧糖糖同時伸手巴他腦袋
兩人默契好到兩隻手在空中會合一起打下去
阿舍痛得哇哇叫
叫完、轉頭一看、她們露出差不多一模一樣的笑容
阿舍知道自己臉上表情也差不多
三人不再說話、沈默享受這溫馨的默契
                          (圖與文無關、只是車內人可能的穿著)
回到德州小鎮之後、阿舍絕口不再提糖糖要離去的事
只是有意無意的準備了一些她可能會用到的物品
光是大衣就買了十幾件
買了之後才在嫌
有的嫌太花、有的嫌不夠暖、有的嫌太厚、有的嫌太短
就這樣買了回家試穿、覺得不好就送人再買過
大衣就這樣了、內衣更是幾十件甚至幾百件在買
                    (圖與文無關、只是在解釋內衣是什麼)
家裡成了三人的服裝表演台
阿舍的矛盾心理更是嚴重爆發出雙重人格
一下嫌衣服太過保守不能襯托糖糖的火辣身材
一下又恨恨的指著衣服大罵太過曝露傷風敗俗招蜂引蝶
兩個女人給他弄得又好氣又好笑
就這樣過了兩個星期
到了星期天、阿舍和鈺慧預計要去城市裡採買
糖糖有點感冒、人不舒服不想去了
而墨西哥人大家照例要去教堂做禮拜但阿舍不放心留糖糖一個人在家
拜託瑪麗安也留下來作陪、煮點粥啊什麼的、不要餓到糖糖了
當阿舍鈺慧開車開了一陣子、離開鄉間來到州際公路
有輛黑色舊跑車、破破爛爛的髒兮兮樣從他們身邊交錯而過
阿舍看了一眼、繼續開車開了過了幾分鐘、
跟鈺慧說『說真的、我覺得怪怪的』
鈺慧說『你是擔心糖糖不告而別嗎?』
『不是、我是真的覺得那輛車怪怪的』
『你想太多了、不過沒關係、我們回去吧、那些東西不是一定要今天去買的』
阿舍遲疑了一下、停在路邊想了一分鐘『好、回家』

糖糖自他們離開後就泡了一壺茶坐在門口前廊上
坐在一張搖椅上、搖搖晃晃地發呆
突然、在廚房煮東西的瑪麗安叫她
『Don 有人來了、你們有約人嗎』
糖糖來到瑪麗安身邊
一輛舊跑車停在二十米外、走下來了一個白人
糖糖覺得怪怪的
心念一動回到前門、在門口窗台前櫃子裡拿東西放在懷裡
瑪麗安看她動作顯現出緊張的氣味不由得也警戒了起來
糖糖手比著後門那人要瑪麗安看著、自己則走出前門坐回搖椅
果然有個人遠遠緩緩地走近過來、兩人前後包夾接近過來
就看一個牛仔模樣的傢伙靠近到可以看清楚糖糖的距離
露出一個把烏黑牙齒露出來的噁心微笑
應該是微笑、髒兮兮的滿臉鬍子分不清楚他的表情
他推了一下帽子算是打招呼
『嘿嘿、小女人、在曬太陽嗎?』
糖糖看著他沒有回答
『怎麼了、他媽的黃猴子小母狗不會說英文嗎?不回答人很沒禮貌喔』
糖糖繼續瞪著他不說話
『其實你不說話也無所謂、我本來就不期待你們這些外國賤貨說什麼話、
我是來讓你知道我們白人有多強
讓你知道那些墨西哥鬼和你那個黃猴子是比不上我們的』
糖糖聽到這裡、不怒反笑、用嬌滴滴的聲音說『有多強?』
那白人聽她竟然這樣回應、有點高興
『就是強到讓你爽歪歪』
『噢、是嗎、你可以那麼強嗎?我需求很大耶』
白人大概覺得糖糖不會害怕沒有快感
抽出一把短刀來壯大自己聲勢
『不管你飢渴我都可以滿足你』
『真的嗎?那來吧、我連內褲都沒穿』
糖糖嬌笑聲中站起來把自己裙子拉起來給他看
這傢伙對糖糖的豪放有點不知道怎麼反應
眼睛當然不由自主看過去
並不像她說的什麼都沒穿、而是件粉紅色的可愛內褲
而香豔的畫面只持續一秒不到
裙子放下來的同時、糖糖已經雙手持槍對準了他
原來裙子拉起來只是要掩飾她站起來握槍的動作
糖糖也不再聽這爛人多說廢話
在阿舍的家宅對阿舍的女人說這些話的人不是該死而是罪該萬死
糖糖瞄準之後就連開三槍
第一發擦過那人手臂但是微調後第二第三發就結結實實直接射進胸膛了
糖糖見這人臨死前眼神往屋子旁邊空地看過去
知道是他夥伴已經靠近、正想蹲下轉身時
只聽身後槍聲大做、糖糖原以為是壞人同夥攻擊她
聽到第二發槍聲才發覺原來是屋裡的瑪麗安開槍了
糖糖伏低身子開門進屋、看到瑪麗安拿著散彈槍對著屋外射擊
還沒來得及說話
就聽到屋外的壞人開槍還擊了
糖糖向前把瑪麗安撲倒、
躺在地上將手槍伸到窗邊盲目濫射直到把彈夾射光才停
瑪麗安低聲說『我掩護你、你去換彈夾』
說完站起來、散彈槍繼續噴火、幾乎不看就對外盲轟爛射
糖糖換好子彈『走、我們去追殺那傢伙』
才走到門邊就看到阿舍的車急衝回來、輾過死在前門的壞蛋把車停在前廊
鈺慧心急如焚的衝進門來、看她沒事、安下心來一把抱住她
阿舍跟著進來
一手拿左輪手槍一手略微顫抖的抓住糖糖肩膀用眼神問她
然後看一旁的瑪麗安
確定兩人都好好的
那副幾乎要抓狂的神情才放鬆下來
阿舍把左輪交給鈺慧、
開槍櫃抓了一把P226、確定子彈上膛、然後把備用彈夾放進口袋

吩咐女人們
『你們待在窗邊、看到陌生人就開槍、我要回來時會遠遠的就大喊、不要亂開槍打到我』
糖糖沒有理他、持槍跟在他身邊要和他一起去追殺第二個入侵者
阿舍不肯讓她跟、糖糖還是走了出來
阿舍回頭看到她緊跟在後、突然暴怒大吼『回去』
糖糖被他一罵有點不爽『你才回去』
阿舍更是爆炸『我叫你回去』
『你他媽的自私鬼、你以為這樣很英雄是不是?你試試看過著擔心害怕過著不知道你是死是活的日子試試看、幹、你兇屁啊』
糖糖在大吼聲中流下淚來
阿舍呆住看著她
糖糖這樣吼他其實有點害怕
但阿舍竟用有點呆滯的聲音說
『我不是自私、只是我已經害你們傷心難過一次了
我對自己發過誓、再也不想要你們有一點點委屈了、我只是希望這一生一世有任何的痛苦的話都由我來承受』
鈺慧聽到這裡、打開槍櫃拿了一把點二二手槍
『那就一起去吧、活、也一起、死、也一起就好了』
阿舍見阻止無效也就順從民意
『我帶頭、糖糖第二、鈺慧殿後
我負責十二點到九點方位、知道我說什麼吧』
手比了比正前方到左方四十五度角的方向
『糖糖就負責十二點到三點方位、
鈺慧槍指著糖糖同一個方向、但是視野放寬180度都要顧到
前面兩人要是開槍、你就跟著同一個射擊方向掩護射擊、有沒有看到目標都要射擊、不能遲疑』
看來瑪麗安射出的散彈槍有打中那混蛋
地上有些微的血跡
三人跟著血跡快步追了過去
那傢伙應該該是受了傷、六神無主、所以步伐混亂不知道天南地北的亂走
本來應該回自己車子去但是足跡卻半途轉向
糖糖判斷『大概他要逃的時候、我開槍濫射嚇到他、讓他逃到一半轉向』
『嗯、應該如此但是不要大意、搞不好是在前面埋伏』
阿舍指著草地三人追了過去
為了讓這塊地恢復自然生態、阿舍盡可能不去除草、
放眼望去的野草都至少一個人高
阿舍現在有點後悔、讓入侵者有地方可以躲
阿舍停下腳步考慮了幾秒、做手勢要兩人也蹲下來
『現在進入草叢敵暗我明、你們跟在我身後、
慢、一定要慢、每一步都要小心一定不能出聲音』
阿舍一步一步邁出都是慢動作、每走幾步就蹲下來仔細傾聽
這樣走了幾十米阿舍突然急速跪下
糖糖鈺慧有點嚇到、還以為他中彈什麼的
還好阿舍用手勢比劃、表示前方有人
他要兩人原地不動警戒然後開始用爬的接近敵人
兩女看他忽快忽慢動作靈活地簡直像是隻蜥蜴
阿舍向前大約十米左右在雜草縫隙看到那人躺在草地上
眼神渙散、好像失血過多讓他快要失去神智了
阿舍怕他是裝的、又靜靜觀察一下子覺得他應該是真的快要昏過去了
慢慢地退到糖糖鈺慧身邊小聲的說
『我繞到他後面去突擊他、你們發出聲音吸引他的注意』
阿舍手腳並用繞到另一邊、慢慢接近他
糖糖開始發出呻吟聲、鈺慧也發出聲音配合
兩個女人的叫床聲果然立刻吸引已經快不行的男人僅存的全部注意力
阿舍猛地向前跨出一大步、一腳把他手上的手槍踢掉
然後急轉九十度、膝蓋壓在他胸膛、P226插進他嘴巴
『別動、你他媽的連動都不要動』
左手在他身上摸索、從他口袋摸出一把彈簧刀確定沒有其他武器了
就起身招呼鈺慧糖糖過來
阿舍也沒心情多說屁話、直接就問『是誰派你來的』
那白人不屑地吐了口痰不想理他
阿舍就往他右手臂開了一槍
白人唉唉叫痛
阿舍問第二次『誰派你來的』
『去你媽的、你他媽的死猴子』
阿舍又舉槍時、糖糖阻止他
不讓阿舍打他的原因卻是糖糖要自己來
糖糖對準他左手也是一槍
看到那人鮮血噴漿
糖糖情緒興奮極了、握住槍又再瞄準、換阿舍阻止她
『你一直射他幹嘛、讓我逼供先』
『不用了、他不講就算了、這樣射活生生的動物太好玩了』
鈺慧罵她『你很變態耶』
罵完舉起點二二手槍、往那人下陰開了一槍
『哈哈哈、打中了、真的很好玩逆、原來是這種感覺、難怪你們會喜歡、不錯不錯、真的刺激』說完又舉槍瞄準
白人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受傷的小弟弟、哀嚎之餘更大聲咒罵起來
這三個瘋子絕對都有病、尤其這兩個女的完全進入虐殺模式
反而是阿舍還影點人性、他一手擋住一個、叫糖糖鈺慧等等先
『喂、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不講是不是?好、那就不要講了』
三人不需言語的良好默契、同時舉起手槍來瞄準
三槍都對準了可憐的匪徒的下陰
混蛋大喊、『我說我說、我是德州人榮耀幫的成員、那是3K黨的一個分支組織
我是被派來探路、我想要找一天來這邊找你們麻煩
我們兩個到了這、看到都沒人、就想先進來偷東西』
『你們幫有幾個人?老大是誰?』
那人照實說了
原來是隔壁小鎮沒工作的混混痞子平時在一家酒吧裡鬼混
時間久了就形成一個下流白人聚集的鬼地方
這天酒酣耳熱後有人就提案要對隔壁鄉鎮的阿舍動手
(阿舍在這邊的名聲已經變成傳奇了)
不能讓外國人仗著自己有錢就在德州耀武揚威、要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而這兩人本來就是偷雞摸狗之輩
他們知道每逢禮拜日墨西哥人都會全家到教堂做禮拜
就自告奮勇跟老大說要先過來這邊探路、就是想趁著沒人的時候多少偷點財物
想不到倒楣遇到了這三人
先開槍再問問題的神經病殺手讓這倒楣鬼又痛又怕
阿舍三人聽完了互看一眼
『就這樣?這麼沒創意?不是要來先姦後殺?不是種族滅絕?幹、就這樣?』
糖糖說『所以不殺?太過低等動物殺不下手?』
鈺慧說『你們不要開槍、我來、我還沒殺過人、讓我試試』
阿舍『變態、你真變態』
鈺慧『你怎有資格說別人?』
糖糖『其實也沒什麼感覺、只是突然會覺得身體很熱很想做愛』
阿舍差點仆街
鈺慧說『好啦、把人殺了回去做愛』
說完三人默契良好一起舉槍瞄準
三人說的都是英文
所以倒在地上的笨白人聽的嚇到魂不附體、這三人根本是殺人狂
阿舍突然把槍放下來
『等等、我有個更高明的主意、我們在他面前做愛、讓他死前享受一下視覺快感、是不是功德一件』
『你又來了、變態、十年前就變態、十年後還是變態啊』
糖糖卻說『這主意也不錯、讓他死前還能欣賞我美妙的肉體、搞不好他心裏對主的恩賜充滿感激、結果該下地獄的卻上了天堂』
『你真的想太多、他死前還想著姦淫的事明明該下十七層地獄卻更下一層』
『想做也來不及了、有人來了、除非你們要分查維斯他們看妳裸體』
查維斯等人從教堂趕了回來、聽瑪麗安指引方向追了過來
阿舍看著那混蛋的傷勢跟查維斯說
『等十分鐘再打電話報警、照這流血的速度、送到醫院應該就死了、讓這種人渣死了對減低地球溫室效益比較有幫助』
走了幾布還是繞回來、對準大腿又是一槍
阿舍對查維斯笑ㄧ笑『再小心都不為過、不是嗎?』
查維斯點點頭、心裡再警告自己一次絕對絕對絕對不可以得罪阿舍、無論什麼時候什麼事情絕對不可以得罪阿舍
這個人太恐怖了
阿舍把手槍交給查維斯
一手牽一個回家去了
回到家裡、糖糖脫衣服要沖澡
阿舍等她脫光光、把她抱住、看著她、欲言又止、講不出話來
糖糖溫柔地說『你幹嘛啦、說啊、我在等你說啊』
『不要走好不好?
今天之前我就在想妳離開之後我會有多擔心你、多想你、多不知所措
今天之後我覺得我會發瘋
打電話妳沒接我就會胡思亂想
夢到你我會拿自己的頭撞牆
如果電話背景有男人聲音我會抓狂
反正只要沒見到你、我想我撐不過一個月就會、、、
我不知道我會怎樣、但是我知道我不想要你離開我』
『好』
『好什麼?』
『好、我不走了』
『就這樣?』
『不然要怎樣?』
『我才想說要開始使出十八招服侍、招招銷魂、高潮不斷、直到噴泉』
糖糖巴了他一下腦袋、轉身走向浴室、背對著他說
『我一直不確定自己該不該走、
就是覺得我們之間少掉了一點刺激、
我怕那種平淡會讓我們的愛情退火、然後以後的生活就不好過了
發生這事之後、我想我多慮了、我們無論如何都會熱情如火的』
說完、手指對阿舍一勾、充滿誘惑的聲音『快來』
阿舍聽話快速脫掉衣服、卻看到鈺慧在一旁眼睛有點紅『怎麼了』
鈺慧哼了一聲不說話
阿舍轉念一想已經知道答案
『我是捨不得她、但是不能沒有你、這樣公不公平』
『哼、人家有青春肉體、我是黃臉婆、人家要走就捨不得、我要是走了、、』
阿舍大笑沒讓她說完就抱住她吻她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這個老太婆、我們要永遠在一起直到你變成老婆婆我變成老公公』
被他這樣一哄鈺慧也高高興興一起去洗鴛鴦浴了
三人歡歡喜喜的、
差點沒聽到麗安在樓梯口喊
叫了好幾聲、他們才聽到警長來了
只好停下進行中的運動
阿舍有點掃興的下來做筆錄
然後糖糖鈺慧穿好衣服吹乾頭髮下來敘述阿舍沒說到的部分
警長看他們三人殺了兩個人卻神情自若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
只有把人帶到警局去做一份筆錄
到了警局、警長很客氣的讓他們敘述整件事情
阿舍本來不當一回事、但是因為瑪麗安牽涉在內
怕她會因為他們惹上不必要的麻煩、於是就打了電話請了律師過來
沒想到做完筆錄有一群人就圍了過來
看那裝扮、那氣焰、那說話的知識水準就知道是那兩個死白人一夥的優秀種族
想來是知道同夥死掉的消息趕來想找阿舍報仇
警長和副警長隔開他們不准他們靠近阿舍他們
警長一隻手摸著槍、一隻手推開一直想靠過來的傢伙身上
阿舍要查維斯把女人先帶回去
他則眼露凶光站在警局門口瞪著那群人
那群人仗著人多的勇氣、嘴巴髒的不得了、 一直想擠過來打人
阿舍鄙視的看著他們、露出不屑的冷笑
警長轉頭看阿舍火上加油的態度知道事情沒辦法善了、只得掏出槍對準那群混蛋
把人逼退之後、半勸半請阿舍先在警局休息一下不要再出去刺激他們
想不到坐下還沒兩分鐘、一通電話打來
警長接過來有點訝異的轉給阿舍『找你的』
阿舍也覺得奇怪、竟然是混血王子打來的
電話那頭混血笑說『天啊、你能不能少找點麻煩啊你、到哪裡都要惹事』
阿舍『拜託、我已經歸隱鄉林不問世事很久了、有人要上門來找碴能怪我嗎』
混血說『有個朋友想認識你、你等等』
電話那頭有個女人的聲音用相當流利中文夾雜著台語說
『阿舍先生、我叫桃莉絲、我有點事情想要找你
你現在遇到的這件事呢、請讓我來幫你打發、算我送你的見面禮、
細節部分我們見面再聊』
阿舍有點莫名其妙但是既然是混血王子的朋友
相信不是公主就是女王級的人物了
說完電話就在警長護送之下回家了
警長怕那群人再來生事端、從當天起就派了警車在阿舍加周圍加強戒備
只是他戒備錯了就是了
有人惹到阿舍頭上來、阿舍不會不報復的
派警車去那群人家裡戒備才比較實在
不過既然混血王子打了那通電話
阿舍就取消自己動手的念頭完全交給那個桃樂絲小姐處理
過了五天、阿舍帶著糖糖鈺慧到機場去
為了不在場證明還故意帶了二十多人來送行
到了機場也不急著上飛機就在候機室的酒吧旁邊坐了下來
一位四十來歲的婦人走了過來
阿舍仔細觀察她
白人、藍眼棕髮、相貌穿著都像是普通的歐巴桑小姐、
但親切溫暖笑容掩藏不住她眼光中的威武氣勢
『你好、我是混血王子的朋友、前幾天通過電話的桃利絲、請坐』
坐下來她並不急著說話
把一台平板拿出來『請看、看完了我送上的小禮物、我們再來說』
阿舍糖糖鈺慧三人看過去
一個空照畫面、應該是飛機上傳來的
桃莉絲指著畫面中一間房子稍微講解
『那群人、就要去找你家麻煩的那群、他們平時聚會的酒吧』
接著下一秒就是大爆炸、整間爛酒館都炸掉了
怎麼炸的不得而知、總之是炸掉了
不是這樣就結束了、再來就是另一個空照畫面
桃樂絲又解釋『這是那群人老大的家』
接著一樣的、又是一場大爆炸
桃樂絲這時才自我介紹
『不好意思、混血沒空來、我就冒昧一個人來了、
容我自我介紹、我叫桃樂絲、
我想要掀起一場戰爭、消滅中國共產黨的台灣獨立之戰
不知道你是不是有興趣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