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4日 星期六

愛不簡單(12)阿信的齊人之福

經過兩個多月的快樂旅行
遇到阿強的這件鳥事才讓阿信想到應該離開台灣一陣子避避風頭
自己好像完全忘記跟莎莎說好要聯絡、要去美國的事
這才從行李中翻出莎莎留給他的手機、有點怕怕的打電話給莎莎
果然電話一接通就給莎莎一頓臭罵
怪他拖這麼久時間才來報平安
阿信這頭扭扭捏捏的想講又不敢說
最後才小小聲的說自己談戀愛了
正帶著新女朋友和小咪一起旅行
莎莎聽了之後很高興的說
『你給我滾過來、把人帶來老娘要嚴格審查、要是交了個賤貨我可不答應』
交待阿信去和小瓶家的律師聯絡、一切文件護照機票什麼都準備好了
就等阿信小咪小星一行三人就來到了美國
阿信本來以為她們在美國的住處是在比佛利山之類的熱門豪宅區
結果下了飛機
才知道大飛機坐完還要轉小飛機、再飛半個多小時到了個小機場
一個聽都沒聽過地方
大禮車直接開到灣流飛機旁接人、
車子開了半個小時才終於到達
豪宅大門開車進去還要再開兩分鐘才到主宅
阿舍被這奢華搞到有點緊張嘴裡一直發出『哇、哇、哇』的讚嘆聲
小星有點怪怪的、臉上表情很複雜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進到豪宅來小星有點怕怕的說『我跟你說、你別生我的氣』
阿舍本來要問什麼事
不過大禮車已經來到大門口、莎莎小瓶出來歡迎了
阿舍一下車三人來個熱情大擁抱
接著莎莎把小咪抓起來轉了好幾圈
小瓶的肚子已經大到看不到腳趾了不適合用力擁抱
但四人還是又親又抱的親熱好一會兒
阿舍回頭要介紹小星、才發現小星居然還沒下車趕緊回頭叫她
小星頭低低的走了出來、
想不到莎莎、小瓶一見到她就大叫
莎莎大罵『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們擔心死了、你還捨得出現啊』
小瓶也斥責『叫妳一出來就要聯絡、結果連個電話、訊息也沒有、倒底死到哪裡去』
倆人罵完轉頭看著阿信、手指著兩人
『你們、你們、、你說的交女朋友就是她?』
阿信想不到三人居然認識『你們認識小星?』
『小星?』莎莎轉頭問她『這位佐知子小姐你什麼時候改名了』
『到底是怎樣?』阿信口氣已經不是很好了
『以前不是說過有一個很厲害的駭客、就是她了』莎莎『你們怎麼會遇到』
三人轉過頭一起瞪著小星
小星雙手合掌一副求饒狀
『我們先進去吧、我看事情要講清楚要點時間、進去再談』
進了莎莎小瓶的豪宅一看
結果並不像台灣的家走的是奢華風、而是走簡樸溫馨家庭風
大家坐下來、等女僕把下午茶送上來
阿信就先發難了、瞪著莎莎『不是你設計的吧』
莎莎不怒反笑
『你疑心病會不會太誇張?你也太抬舉我?還是在你心裡我心機這麼重?』
反射三枚飛彈立刻叫阿信投降、立刻轉移攻擊方向『你立刻給我說清楚』
小星有點尷尬的『我跟莎莎姐小瓶姐認識好多年了、我們是在紐約的暑期藝術營裡面認識的、後來我們還是保持聯絡、然後有時我會幫她們做點蒐證工作
我離家之前有跟她們說、他們規定我一定要來找她們、怕我笨笨的被騙了
然後我出來之後、在花花世界玩得很開心、就忘記跟他們報到了、
也是我就遇到你了、你就會保護我了啊、就不需要再去麻煩她們了啊』
『你根本是有異性沒人性』小瓶冷冷評論
阿信這時嚴肅到有點恐怖的看著小星
『那、你根本早就知道我是誰了、對不對』
小星看他生氣、大聲喊冤
『不是、我真不知道、你別亂想、我真的沒想到世界上有這麼巧的事
我離家之後一來怕被追蹤到、二來真的不想再碰電腦、網路這些東西
所以連手機都沒有、我怎麼可能知道你行蹤、我們的相遇真的是巧合』
帶著受冤枉的氣憤
『喂喂、拜託一下好不好、你開車在我坐的車後面、我是用心靈力量控制你的方向盤嗎?就算我可以控制車子、我是要怎麼讓你自動下車打人?你以為我是XMEN裡面的X教授啊?』
阿舍經她這麼一提醒就想到、事情果然是這樣
兩人的相遇真的是巧合
說到這裡、莎莎小瓶立刻要小星把事情從頭說起
小星帶著仰慕的口吻、誇大的把阿信的厲害身手敘述的活靈活現
她說到一個段落
阿信還是有點冷冷問『但是你後來還是發現我和莎莎他們的關係、對不對』
小星有點心虛的回答
『是啦、海灘一戰之後我不是買了電腦、然後工作了一整晚、第二天我就忍不住手癢、我就想說你的名字我好像在哪裡看過、本來以為是同名同姓後來查了一下、才發現、、、就、、就莎莎姐要我去駭進人家的電腦
有些不認識的人的生活會出現在我眼前、所以雖然不認識、還是會有些熟悉感
直到那天我才發現、你是我以前工作過的目標的老公』
『不是老公、是前夫』阿信繼續逼問小星『所以你都看過了』
這指的當然是安安外遇的影片
小星還沒回答、莎莎就說
『沒有啦、全世界只有我看過啦、小星只有把人家電腦硬碟通通摳下來交給我、內容她沒看過啦』
小星點頭如搗蒜『我是看過名字、然後看照片、親眼看過你前妻的樣子免得弄錯、而你、是在資料上看過你名字、連照片也沒有』
然後很可憐的說
『我是發覺之後、怕你誤會才不敢說的、我哪知道天底下有這麼巧的事』
阿信還有點半信半疑的表情、小瓶坐在他身邊輕輕巴了他一下腦袋
『懷疑你的頭啦、你是有寶啊、人家幹嘛要設計你、你少臭美了』
阿信被她一打把全部疑心去除、吶吶的說了聲抱歉
大部份是針對小星、也有少少是對莎莎說的
小星這時半真半假哭了起來『剛剛對人家這麼兇』
小瓶說『別哭別哭、我打他讓你出氣』
小星急著說『不准打我老公』
莎莎、小瓶嘩然笑罵、
『老公?還叫那麼親熱、你別高興太早別以為過關了、我們還要好好審你、說好一離開日本就要聯絡、你讓我們擔心幾天了?待會你就知死了』
阿信抱了抱她說了一句對不起
小星說要親親才可以
阿信在大家面前不好意思、只啄了一下
小星把他死抱住舌吻了進去
阿信任由她親高興了才放開
莎莎對阿信說『兩位閃光完畢、有空談正事了麻、現在要先說件你大概又會疑心的事了』
阿信心裏一稟以為是安安怎麼了、要提離婚監護權官司什麼的
莎莎不愧是他紅粉知己『不是安安啦、他們家自己有太多事要煩了、沒空來煩你』
『怎麼了?』
『他爸爸投資過度、一塊地投一億超過、結果以為十拿九穩的地目變更變不過去、現在每天都在軋頭寸、
他哥哥刑事組那個、對你很衝的那個、收黑錢被活逮、這下慘了收押禁見
另外一個在台中當隊長的、玩了自己屬下的老婆、屬下酒後發瘋、開了槍打長官、結果、、、別緊張、人沒死只是重傷、脫離險境但是現在還在醫院
安安、、、』欲言又止
小咪說『說吧、我也想聽、你現在不說、讓我亂猜更糟糕而已』
莎莎一時沒想到小孩講話怎麼這麼像大人
『安安和那男的、就她的上司爭吵了幾次、好像是要對方娶她、吵的太過激動被送進醫院安胎、已經住了半個月超過了』
阿信和小咪互看一眼、
阿信說『我不想去看她、如果你想、我送你回去』
小咪『讓我想想再說吧』
阿信轉頭『那還有什麼事是我會疑心的』
『趙董、你把民宿酒吧都賣給他的那個趙董、他太太身體突然變壞、他要照顧妻子沒空去玩酒吧生意了、問我們要不要買回去、不然他要賣給別人了、我還在想、
想跟你商量一下先、但是您老兄怎麼都聯絡不到、這傢伙就寄支票去買下來了、所以那地方現在的主人是她了』手指著小瓶、
小瓶則是一副完全失憶的癡呆狀裝傻起來
『如果你想要買回去就付錢、把趙董給你的錢匯過來就可以了
不然就是我們一人一半股份、或者七三、六四都可以
你爽就好、但重點就是別在那邊疑神疑鬼
我沒設計你、趙董是你找的、就像要英雄救美是你決定的、小星可沒叫你下車救人
要怎樣你慢慢考慮、考慮好了我們都會接受』
阿信想不到事情會這樣發展、辛苦多年的心血居然轉了一手又回到自己手上
意外的發展讓他說不出話來、心想那就慢慢再來下決定、
先問小星和莎莎小瓶怎麼認識的
小星搶著說
『當年我十七歲、因為想學英文所以跑到紐約去
其實不是學英文、應該說是唸英文
我讀寫都不是問題、問題是發音被日本人影響太大、在網路和外國人說話聊天都被笑、所以我就想加強和外國人接觸
選藝術班就是想說學藝術鑑賞的可能會是有錢人在玩的
既然要學英文發音就學上流社會人物的口音腔調』
但是有什麼用啊、小星當時害羞得要命、見到人連招呼都不會打
老師叫到她、她就縮成一隻小貓咪似的、自閉到不行
連續幾天這樣的結果、她的同學莎莎受不了了、
午餐時莎莎半強迫邀她過來一起用餐
用英文問她也說不出什麼、小瓶就用日文跟她說話
日文溝通有比較好一點、基本的應對能說出口了
但是小星還是像受虐兒一樣充滿驚嚇的樣子
莎莎以為她是沒錢不敢點大餐、乾脆就幫她叫菜
然後從那時開始就把她收做小妹、讓她跟著兩人
小星從小就過著有人服侍的日子
心血來潮跑出國來獨立上課才發覺自己是生活白癡
有這兩個憑空生出來的姊姊的照顧指導才慢慢有了生活能力
三人也真的越來越像姐妹
然後約好了每一年寒暑假都要聚聚
大概也是距離創造美感
小星對兩個姊姊也是越來越喜歡
什麼心事什麼對莎莎小瓶說
好到了這次計畫要離家出走的事都跟兩個姊姊報告
莎莎擔心她籠中鳥一隻出來外面會被人騙、所以特別吩咐要她一離家就要來報到
但被念太多次了、小星突然一股叛逆的情緒、想要證明自己也能獨立生活
不但不跟姊姊聯絡還故意天天都涉足燈紅酒綠的危險地區
就想證明自己不再是小孩了
還好一來幸運、二來遇到的都不是真的很壞的壞人所以沒遭到毒手
然後在幸運還沒消失之前就遇到阿信了
莎莎小瓶阿信小咪聽完她的敘述、八隻眼睛都翻了翻白眼
小咪誇張的嘆氣『這到底是幼稚還是智障?』
小星有點害羞的說『這是少女期待浪漫的終極表現』
五人就這樣說說笑笑談談分手以來的各種狀況
莎莎小瓶來到美國之後
把過去在台灣時還會有點忌諱別人眼光的顧慮完全拋開
兩人真的就像夫婦一般的生活
小瓶偶爾處理一下公司業務
一禮拜不定期一兩天到市區的公司辦公室走走
其他時間不是和莎莎一起做菜就是一起運動散步
她們這間豪宅本身坪數並不大(”只有“幾百坪而已)但戶外綠地佔地超過十甲
房子附近都是風景優美超級有錢人住宅區
三公里外就是太平洋
兩人就在這裡安心養胎等待寶寶出世
而阿信選這時間點來到也很剛好、大概再十天就是小瓶預產期了
小瓶莎莎雖然已經一切準備就緒但有時還是覺得心裡忐忑
現在有個可靠男人在身邊、感覺就踏實多了
五人說說笑笑時間過的很快、天色很快就暗了
莎莎親自下廚做了一桌台灣料理來為阿信小星小咪接風
阿信不容她拒絕、一定要在旁幫忙
兩人多年工作培養的默契即使在阿信完全陌生的環境仍然能完美配合
莎莎一邊做菜一邊調侃他老牛吃嫩草
阿信也簡單敘述離別以來的狀況
除了和小星做愛過程之外其他的一切都照實說了
尤其小咪天才兒童的高智商帶給他的震撼更是生動描述
莎莎聽了大笑
『天啊、其實你的基因真的很優秀耶、我真的好想快點靠迎接我女兒的到來啊、她一定會讓我的生活充滿驚喜』
阿信聽了有點不知道怎麼反應
莎莎一下就猜到
『我女兒不就你女兒、當然叫你爸爸、不然要叫什麼、你在呆什麼』
『不好吧、、、這樣會不會、、、』
阿信欲言又止、吞吐半天終於說出口
『小咪我會跟她說、就說我捐精子那套說法、小星呢?我不敢瞞她、她那麼聰明也瞞不過去』
莎莎沒回答他反而刁難他
『對了、我老婆給你睡了、現在連我妹妹你也不放過、你是怎樣、我的親戚你都要就對了』
阿信臉漲得通紅
莎莎大笑『整到你我就開心、哈哈哈~』
阿信轉過頭去煮湯不理她
莎莎笑到有點站不穩、背靠著他說『放心啦、老娘出馬你放一百二十個心、保證小星不會找你算帳』
『我不是怕她生氣、我是怕你們關係會受到影響』
 莎莎感動
『大哥、放心啦、我從她十七歲開始照顧她、我們是她最親的家人了、
即將誕生的孩子只會讓我們關係更緊密更親更好、不會有事的啦』
阿信看著她、『你的自信真的超有感染力的、我不安心都不行了』
飯後莎莎帶他們看整棟房
很有趣的是以一塊十甲的超級寬廣土地來說、這房子其實算是小的
一樓客廳餐廳書房廚房之外還有一間和室
二樓主臥之外就只有兩間客房一間運動室一間電影房
莎莎解釋『我們設定好了這裡是兩人世界、不會有外人打擾、僕人在大門那邊有自己的房子』
接著微笑對阿信小星說『你們是內人不是外人這房間就是留給你們的』
小咪可以自己睡一間房也覺得很開心
莎莎幫她準備了Playstation和Xbox
只是其他的童書恐怕就對超齡的她不適合了
小咪玩了一陣子累了就睡了
小星被莎莎叫去說話
阿信一個人坐在客廳看電視發呆兼想事情
過沒多久小瓶過來陪他
一開始阿信沒注意看
過一下子才發現她穿的超性感
             (圖與文無關、只是說明性感睡衣的樣子)
蕾絲半透明長裙睡衣很明顯的沒有穿胸罩
阿信大吃一驚、眼神猛往樓梯看去就怕小星突然下樓來
小瓶嗤的一笑
『放心、我老婆正在審她、要她一五一十乖乖招出跟你認識經過、不會那麼快』
阿信突然想到什麼、臉上一紅
小瓶盯著他臉『你是不是在猜小星跟我們的關係?』
『沒有啊』
『還說謊、明明很想知道、沒有?好、那我就不跟你說了喔』
『你就明明想說的』
『嘻嘻、我跟你說、你老婆正在和我老婆洗鴛鴦浴、超色情的』
阿信看她捉狹的笑容、呸了一聲『靠』
『不信、我放片子給你看』
阿信眼睛往電視一看
小瓶居然手往他下體摸過去
『你們男人會不會太下流啊、我這樣掰你也能興奮』
『那是針對你身材的讚嘆好嗎』
小瓶嘻嘻一笑
『除了肚子變大、我手腳都變粗了、水腫的好厲害、莎莎一直說沒有、不過我有點怕、生完小孩不知道能不能恢復身材』
阿信半安慰半讚美
『懷孕對你的美貌只有加分、一分都沒有扣』
小瓶很高興『有一個地方加很多分、你看、罩杯至少多了兩號、從C變成E、變得超大得你要不要摸摸看』
阿信嚇的後退把自己塞進沙發裡面
小瓶看他這樣就更開心、坐在他大腿上
『你看、你小孩她也知道她爸爸在摸她、她在踢了』
阿信溫柔的摸著小瓶的肚子感覺嬰兒的蠕動
『說話啊、爸爸跟女兒說話』
深呼吸了好幾口、阿信想了一下
『乖乖寶貝孩子、你是天底下最幸運的小孩、
你會有兩個世上最美最好最優秀最有錢的媽媽照顧你
還有一個普普通通的爸爸、
我們都會全心全力愛你的
這世界是個很好玩的地方
你要平平安安乖乖的出來
不要讓你媽媽太痛
我們都會對你很好很好的
所以你盡量放心出來吧』
小瓶對他微笑『你幹嘛這樣講自己』
『我只是說實話而已』
『我不喜歡你這樣、你是個很棒的人、我的眼光不會錯的』
『多謝你、不過你的眼光不一定對』
『我眼光就算了、難道莎莎小星眼光也都不對』
『可能你們在一起久了、眼睛同時給蛤仔肉糊到了』
『哈哈哈、可惡、敢說我男人的壞話、我要逞罰你』
小瓶竟然把他褲子一脫摸弄他陰莖
阿信差點大叫『不要啦』
『小聲點』 小瓶把裙子撩起來就坐了下去
『靠、她居然沒穿內褲』阿信心想『我又被她設計了嗎』
小瓶自己搖動了起來『喂、孩子的爸爸、扶好我的大屁股不要讓我摔下去喔』
『不要這樣啦』
『少囉唆、我等你很久了』
阿信有點不高興她的粗魯
小瓶看他臉色、趕緊變成撒嬌
『讓我飢渴的慾望滿足一下啦、最近莎莎管我管好嚴、讓我舒服一下啦』
『可是、小星要是看到、、』
『那你就快點讓我高潮啊』
阿信有點覺得自己像是妓男
但是到了這地步也只有快快動作快快結束
但小瓶動作越來越大、叫聲也是越來越誇張
阿信快被她嚇死了
終於小瓶滿足的趴在他身上
『你哪裡普普通通、你明明是強大無比』
『好啦、你舒服了就起來啦、快點回去睡覺啦、我要回房間洗澡消滅證據啦』
『你不是還沒射』
『我哪裡射得出來啦』
『我幫你啊』
『不用了、你快起來、快回去房間』
小瓶埋怨『喂、你這樣很沒情調耶、沒有前戲就算了、做完了也不會抱我溫存一下』
『幹、強姦夠愛人喊爽』
『哈哈哈、你再說一次、這句好笑』
『快起來啦』
『哼、偏不起來、你有膽就推我啊』
阿信有點火了
把她抱起來
小瓶開開心心的伸手摟住他脖子
『抱你回房間?』
『他們就在房間裡、你不是怕得要死還去自投羅網?』
『那、、』阿信有點急有點氣
也不問她了把她抱到書房去、用腳把書房門關起來、把她輕輕放在書桌上
小瓶拉住他熱情吻他
阿信遲疑、禮貌性的淡淡回應
『喂喂、你也甘願一點』
阿信苦笑『你到底是想怎樣』
『你不知道我很喜歡你嗎?』
阿信『你不是愛屋及烏、所以找我借種兼發洩性慾嗎』
小瓶大笑『你真這麼想?』
阿信『我還是想得比較卑微一點比較好、難道我會想說是我長得像金城武、你一看到我就煞到我』
小瓶又吻了他
『我不是一看你就煞到妳、
是慢慢越來越喜歡
被你兇之後、我靜下來觀察你
看你在酒吧的工作表現、和客人的談吐、你精心製作的節目
你辦的偵探之夜、旅遊之夜、攝影之夜、美食之夜我沒有一次缺席的不是嗎?
你的旅遊導覽我親自參加過五次
我員工有參加過的、拍下來的錄影帶我幾乎每一片都看過
你的深度、你的品味、你的幽默我都越來越喜歡
當然、不要緊張、我和莎莎是屬於彼此的
你、是用來調劑、增進我生活樂趣的
有莎莎、我的生命才會有意義
有了你、我的生活會多采多姿
還有、你居然把上了我的妹妹
我做姊姊的當然要替他把關、驗驗貨、看你可不可以給她幸福啊』
後面這個說笑讓阿信緊繃的情緒有點放鬆
小瓶繼續『我其實很開心你趕來了、我真的有點緊張有點害怕、
第一胎、一來怕痛二來怕突發狀況、有你在我身邊、真的覺得有可以依靠的對象真好』
阿信聽她這樣講、心也軟了
『靠、你這樣講我都不知道要說什麼、我也沒別的東西可以讓你好過了、就只有用雞雞回報美人恩了』
小瓶大笑
阿信輕輕的讓她倒在書桌上、就怕動到她肚皮
看著她的身材贊嘆道
『哇、這個大ㄋㄟ ㄋㄟ的視覺震撼威力果然不凡』
         (圖與文無關、只是說明大ㄋㄟㄋㄟ的樣子) 
『你們這些死男人就會注意這裡』
說到這、伸手摸他胸膛『你是不是變得更結實了啊』
伸手脫下他的衣服『哇、猛男、你怎麼會變得這麼可怕?每天做愛會變這樣?』
阿信白她一眼『對啦、做愛胸肌會變強壯啦』
小瓶愛不釋手的撫摸他『這種肌肉讓人好有安全感哦、再繼續練下去、跟阿諾一樣強就好了』
『那要克大量的類固醇、我頭腦還沒有洞、不會去吃那玩意』
兩人愛撫一陣子
阿舍問她『你剛剛是說真的嗎、你真的喜歡我?我真的有你說的那樣吸引你?不是唬我?』嘆了口氣繼續
『你也知道安安對我做了什麼事、
說真的、被人背叛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我的自信幾乎是一夜之間被摧毀了
做夢也想不到這種事會發生在我頭上、
我真的難過但我真不知道到底該如何
還好老天帶我不薄、讓我遇到小星
小星真的喜歡我、雖然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涉世未深、還是有什麼特別嗜好
但是這樣一個年輕貌美又有高度智能的女孩說喜歡我、
我覺得好有成就、真的讓我好過很多
現在又聽你這樣說、我受寵若驚、幾乎不敢相信了
你真的是說真的嗎』
小瓶先親親他『可憐的男人、你的價值不需要女人的愛來證明啦!』
又親了一下『我當然是說真的、我騙你又沒錢賺』 
小瓶抱著他『男人啊、又有雞雞又有大腦又能做事的人已經不多了、結果還這麼脆弱、難怪現在是女人作主的時代、男人啊、都只剩下繁衍的功能了』
『你先捧我然後損我、到底是想讓我傳重建信心還是摧毀我的信心』
小瓶嘻嘻一笑
『你到現在還沒想清楚嗎、外遇是結果不是原因、
原因是你婚後還是再繼續進步
你看的書是阿特拉斯聳聳肩、村上春樹、鄭清文、
我唯一看過安安讀的文字是壹週刊
你們差距越拉越大、然後她生小孩後又不來酒吧幫忙、那時我跟莎莎私底下就說了、你們婚姻要小心了、果然我猜對了、不是我很厲害我只是覺得很悲哀
我高中的一個好姐妹是小公司的嬌嬌女千金小姐、三年前嫁給一個軍人、
婚前帶給我看、我看了半小時就下判斷、這兩個就算維繫的下去也會很辛苦、結果兩年不到就離婚了
不是職業差異而已、家庭差距、思想差距、階級差距都太大了
兩個人不知道是裝沒看見、還是真的看不見
這也真的是自己製造的悲劇故事
我想說就是
你們的心靈差距過大、這不是你的錯、你不用放在心上、
反而你該繼續提升你的水準、那個已經很有格調的水準
別讓安安的陰影影響你的成長』
阿舍想了一下、溫柔的笑
『靠、你這樣心理分析會讓我軟掉、我沒辦法再提供性服務了』
兩人沒有再做愛只是相互愛撫親吻一陣、
幫對方穿好衣物、阿舍牽著她的手慢慢走出書房
一離開房間阿舍立刻放手、裝得沒事人一般的走出房間
只是突然一個聲音『你們兩個鬼鬼祟祟的在幹嘛?』
阿舍嚇一大跳、慌張地往前跳開一大步
原來是莎莎躲在門邊嚇他
『喂、這種時候不適合開這種玩笑、會出人命的』
莎莎轉身對小瓶說
『你為什麼衣衫不整的和一個男人鬼鬼「崇崇」的躲在房間裡面』
小瓶裝哭臉說『他、他、他、、、、他強姦我』
莎莎抱住她轉頭大罵『你這個畜牲、連大肚婆都不放過』
阿舍雖然知道他們是在玩、但是臉色還是一半青一半白
『靠、這是演周星馳電影嗎?事情顛倒過來講也可以啊、我是怕事情傳出去名聲掃地、才多次被姦淫還忍辱偷生活下來、我才是不折不扣的性侵受害者』
莎莎裝作法官口吻的對小瓶說『被告現在指控你強姦他、是不是真的』
小瓶雙手嗚著臉假哭了起來
『我是這麼瘦弱的小女子、他那麼強壯、你說我可能強姦他嗎?』
莎莎抱住她輕輕拍她安慰她
『對、你說得對極了、一定是他用暴力、壓倒你、撕破你衣服、脫掉你褲子、推開你大腿、然後用他那根髒東西插、、、、
哦、我說不下去了、實在太下流太過分了
我知道你是怕孩子被他傷害到、所以才不得已沒有極力抵抗讓他得逞的』
『對、你說的好像親眼看到一樣、就是這樣、你好厲害、完全說對』
兩人一搭一唱、阿舍猛翻白眼不想理她們
眼睛ㄧ轉卻看到莎莎也穿的超級清涼、美腿美胸美臀都若隱若現出來見客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若隱若現)
自從莎莎小瓶重逢之後、阿舍和她不再同居之後這副美景已經數年不見了
現在突然欣賞到、心頭一股暖暖的感覺
不知是歡喜還是感概或是有點懷念
莎莎注意到他的眼光
『小心、色狼不但對你染指、對我也不想放過、你看、好淫蕩的眼神』
阿信終於受不了了『淫恁老師啦、再靠腰我告你們兩個毀謗、強姦、訪害自由、傷害男性自尊、破壞世界和平』
小瓶哭得像真的似的、
『你看他、惡人先告狀還這麼理直氣壯、你怎麼放這種壞人進來、快、快去報警、請警察伯伯把他抓起來、讓他在監牢裡被犯人輪奸雞姦』
阿信再翻了翻白眼『說吧、你們是要怎樣』
莎莎笑著回到書房倒了杯波本給他、讓他坐好
小瓶親了親莎莎、對阿信做個飛吻離開書房
阿信看著她的臉『安安很慘?』
莎莎先倒了杯馬丁尼給自己、坐在他旁邊
阿信沒等她開口『孩子?』
『嗯、沒有保住』
阿信真的難過、一口乾掉酒、莎莎又給他倒了一小杯
『現在她人?』
『醫院療養半個月然後回家、回她媽媽家休養、就前天才出院的、、你不用太自責啦、已經離你們離婚有段時間了』
『我應該不會因為時間久了而覺得跟我無關、然後比較好過』
『她真的選擇了一個很笨的方式來處理事情、
大概是覺得你跟她離婚讓她太丟臉、所以急著要那個上司娶她
那傢伙寧可讓公司把他調到高雄也不願意屈服
安安連人家前妻、小孩都去騷擾了
不想丟臉的結果是把所有的臉都丟盡了
然後人進了醫院、然後、、、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
阿信沈默一會兒
『她家現在這樣、還有錢吧』
『放心吧、同情富翁是沒有必要的、只是他家的麻煩不是一兩年會結束的』
莎莎看了看他
『跟我沒關係啦、你真的超愛懷疑我耶、我又不是神、哪有那麼大力量可以這樣搞他們、唯一有點關係的是他爸那塊地啦、只有是一點點點點、、、、小數點之後五十位以後的一點點
我當時知道那塊地變更沒那麼容易
不是我知道、是小瓶判斷的、小瓶覺得不太可能這麼容易
啊我們知道了但是沒跟安安說
當時我們、對不起不是我們、是小瓶、她有聽說有人在運作炒那塊地皮
但我們真不知道安安的老爸也有關係而且還佔了那麼大股
那是我們唯一有關係的地方』
『所以你想要跟我說的是?』
『如果你覺得想回去看看安安的話、、、我想請你晚點再回去、不單單是小瓶要生了、也是、、、』
莎莎真的有點說不出口
『我的情報是說、她有點歇斯底里、精神不是太正常了、你還是保持距離尤其讓小咪離她遠點、因為這一切真的不好聽了、你先有心理準備、我要開始說了
我聽到的版本是
你硬要和她離婚是因為和我外遇、你連肚子裡的孩子都不要就狠心走了
我是假裝同性戀來攀上小瓶
安安誤以為我沒有威脅、還把我當成是好朋友
你呢、根本是畜牲不但另結新歡還打她、大肚子也打得下去真是人渣、
她為了保護肚裡的孩子只有委曲求全、只好把小咪監護權交出來
然後我們姦夫淫婦之所以要逃離台灣、
因為逃走之前我偷了小瓶家一大筆錢
我們已經被小瓶家族追殺中
結果最壞的是我、一切都是我陰謀設計的
故事大概是這樣、你這個陳世美』
阿信笑了笑『蠻壹週刊風格的、不愧是忠實讀者』
說完臉色變得正經、對莎莎一鞠躬
『對不起、讓你無緣無故捲進骯髒的情節裡面、真的對你很抱歉』
莎莎笑『我其實蠻想跟你變成姦夫淫婦的、但是就限於身體限制做不到、沒辦法達成我的夢想』
阿信和她眼神交會、突然彼此都覺得很溫馨
在這種惡意攻訐之下、兩人只想到對方有沒有受到傷害完全不是想到自己
阿信一時激動靠近她抱了抱她
抱了之後才想到自己抱的是誰、趕緊放手
莎莎卻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樣子
阿信吃了一驚『你怎麼沒事?』
莎莎笑了『我有在看心理醫生啦、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美國、風水變了、好像可以和男人接觸了』
說完自己主動抱了阿信
輕輕一抱然後推開他
『不行、不能讓你一下子太爽、尤其你剛剛才強姦過我女人』
阿信氣結、一副很委屈的模樣
莎莎狂笑『你以後還有很多苦頭吃呢、不是這樣就算了』
臉色轉為正經
『你要先在這裡待半年、等孩子生下來、一切都穩定都OK了、要回台灣再回去、至少要陪我們半年』
口氣是命令但是眼神是懇求
又轉成有點做作的嗲聲『好不好、拜託啦』
阿信看著她考慮一下
『三個月、先待三個月然後回去看看、處理過後再回來、加起來也是半年』
莎莎很高興『我就知道大哥人最好了』
說到這裡『不說了、太晚了、孕婦不能太晚睡、我要哄寶寶睡覺、其他的明天再說』解散回房
臨走前莎莎撫媚的回頭一笑用英文說『記得、誠實是最好的政策』
阿信本來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一進房、小星就撲了上來把他壓倒在床上
阿信就懂了『媽的、還有一關要過』
小星笑得超詭異的
『你要自己招認還是我逼供、所謂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我勸你乖乖認罪、本官可以考慮從輕發落』
阿信心理快速盤算、莎莎應該是照實說了 所以剛剛吩咐自己別說謊了
這小星智商其高、騙她只是自取其辱自尋死路而已
於是一五一十說了
從和莎莎相識、到火爆脾氣嚇到小瓶、再到時間久了三人感情和睦、後來教小瓶格鬥技、然後兩人做愛、不不不、不是做愛、是自己被騙失身變成人家種豬
小星聽他這麼說笑得花枝招展
但是她不是這樣就放過他
她要阿信把性愛過程詳詳細細回憶起來
阿信本來不想說、但是小星硬逼軟求
阿信只得說了
在說的時候同時上下其手對小星進行攻擊
小星被他一陣愛撫和敘述與小瓶的性愛過程雙重攻勢之下弄的慾火焚身
也不脫上衣就急急忙忙的把兩人下半身衣物扯下
壓在阿信身上就快速的交合了起來
一邊做愛一邊命令阿信繼續說
阿信只得把兩次做愛的情節說出來
有些片段說出來之後才驚覺『幹、我沒事記得這個幹嘛啊』
說到一個段落
小星已經整個人趴在他身上一動也不動了
阿信讓她躺下、起身、分開兩人身體、
然後不敢置信的看到兩人下體的『慘狀』
驚呼『靠、這是做水災嗎?』
小星差不多昏厥邊緣『老公、我不行了、我要脫水了啦、快拿水給我喝』
阿信拿一大杯水過來
小星連舉手都沒力氣了『老公餵人家喝』
阿信用嘴巴連餵她幾口『好多了嗎』
小星很吃力的點頭
阿信把剩下的水全數倒在她身上
小星驚叫一聲『老公你幹嘛』
她僅剩的上半身衣物都濕透了、把她動人身材襯托得更是性感無比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性感無比)
『妳還清醒齁、好、現在那換我逼供了』
阿信奸笑
『你給我一五一十招來、你跟她們兩個絕對不只姊妹關係、光聽A片劇情就可以興奮成這種德性、你這小變態、你們一定有一腿、不對一人一腿的話、你們有三腿以上的關係』
小星笑的超曖昧超開心的
『沒有沒有、我們只是很親密而已、她們是我姊姊、非常非常照顧我的姊姊』
『剛剛有人是怎麼說的、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不從實招來、你就有苦頭吃了』
阿信把她全身衣物都剝光
左右手食指伸出來慢慢指向她
小星裝作驚恐狀
『不要、不要打我、姦我好了、雖然痛苦但我為了國家民族可以犧牲我的身體、來吧、強姦我吧』
阿信有點後悔沒事就跟她看周星馳的電影、受到影響太大
『想死得那麼爽、別做夢了、一定要讓你受盡酷刑最後才用大力金箍棒戳死你』
『可以一邊戳一邊酷刑嗎』
『那倒是可以考慮』
阿信露出邪惡的笑容『電動馬達要啟動了、你要命的話就誠實招來』
小星一開始還嘴硬『我是不會屈服的、我是很有貞節的女子、我是寧死不屈的』
阿信用一句女生不懂的術語『左線預備、右線預備、中線預備、開始射擊』
小星一開始還說笑
但是沒幾分鐘嘴裡能說出的字眼已經都變成了嗯嗯啊啊的單字、無法接連成為句子了
再來就是越來越誇張的大叫
『快停快停、我投降我死了、不要啦、不要、快停、我求求你啦啊啊啊、我要休息一下啦、好啦、好啦、我說啦你停一下我就說啦、
他們有教我怎麼自慰啦、只有摸我但是我們沒做愛啦、我們就脫光了撫摸而已啦、真的啦、快停啦』
這時他們的性愛被一通電話打斷
阿信一開始還找不到電話鈴聲從哪裡出現的
原來床頭邊邊有個小小的有線電話
阿信接起來沒有說話
只聽到莎莎說『你們這對姦夫淫婦夠了嗎?這房子已經快被那位蕩婦淫娃的叫床聲震垮了、請發揮公德心、做愛請控制音量好嗎?』
小瓶『兩位請體諒本孕婦必須要早睡早起、保持身體健康、讓我慾火焚身睡不好實在是很罪過的行為』
阿信心想莎莎是不是變態到連客房都放針孔攝影機了
莎莎隔著電話猜到他心思
『不用亂猜了、是你們忘了關窗戶、小咪應該也聽見了、不對、是連鄰居都聽見了』
這句太誇張、這裡最近的鄰居至少離兩公里遠
阿信道歉然後說聲晚安、然後把窗子關上
小星居然累到轉眼就睡著了
阿信溫柔的去找了毛巾幫她把身體擦乾
小星半夢半醒的撒嬌的要阿信抱她去洗澡
阿信只得去浴室放水、抱著她一起入浴
小星依偎在他身上
阿信有點不安地問到『你真的不介意我跟小瓶的、、、、的過去』
『什麼過去、你們今晚不是才做過、、那是現在吧』
阿信嚇到說不出話來
小星卻嗤的一笑『敢偷吃就要敢承認啊』
『我是、、我是被強迫的、我不是要在你眼底下亂來的』
小星大笑『那是說離我遠遠就會亂來的意思囉』
看著阿信的窘態又笑了好一下
『我啊、從小看我爸換了一個又一個女人、我知道男人是什麼樣子的
不是說我會讓你大大方方亂搞、只是說我見怪不怪了
而莎莎姐小瓶姐是比我家人還要親
不對、應該說我根本沒家人
這世界上就只有這兩個姊姊會照顧我看著我甚至管我罵我
除了他們、我從沒有感受過家庭的溫暖、家人的相互關心
我相信這世界只有他們會在乎我、我也只在乎他們
我是真的真的沒想到這麼巧、你剛好和她們有一腿
既然如此、那就當作是緣分、就讓你們快樂一下、這我倒還可以接受、
只要你最愛最愛的是我就好了
只要我們就像小瓶姐莎莎姐兩人那麼相愛、我對你的行為就會睜隻眼閉隻眼
當然你要是跟別人的話就絕對不行、比如說你前妻就不可以、你敢的話我就給你、、、』
阿信聽到他說安安有點不爽
什麼都沒說但是身體有點僵直
小星很快就感覺到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隨便拿個人做個比較啦』
阿信勉強一笑『不用道歉啦、我怎麼會對你生氣、你對我這麼好我感激都來不及了、我只是不想聽到她啦』
小星『我問你喔、今天你好像對我們三個早就認識的事情很生氣、就單純懷疑我們串通好嗎』
『是啊、我是覺得自己太幸運了、剛離婚居然得到一個超級辣妹垂青、又正又聰明又個性很好
讓我從被自己妻子背叛的痛苦中慢慢回復過來
我一想到這一切可能是莎莎在背後安排的、我就很受不了、
不只是受不了、是有點要崩潰
原來不是我幸運或是我優秀吸引到你而是你們同情我才製造出這段羅曼史的
當然現在我知道是我想太多了』
小星正色看著他『你真的很優秀啊、不然怎麼小瓶、莎莎還有我都這麼欣賞你』
阿信笑了笑
『你知道嗎、我其實蠻自卑的、
我當時先認識莎莎、一開始還不以為意、等到她和小瓶重逢我才知道人家的家世學歷財富有多驚人
我當時其實是很惶恐的只是我從沒說過、
論學歷、他們個個都受過十五年教育、我在學校裡認真唸書的時間連十五個月都沒有
論家產、他們家的零用錢就等於是國防預算、我跟乞丐的差別就是乞丐沒有負債我欠人家幾百萬
論人脈、他們是皇親國戚有錢到會流出油的、我認識的盡是些阿撒布魯、窮到連鬼都不要抓的
不論論什麼、人家是天我是地
那壓力很重的
你不能瞭解我的辛苦啊
不過還好就是我接受過一個日本姊姊的教育、
知道就算內在很空虛、外表也要裝的很從容優雅
我裝了好幾年、裝的習慣了也就慢慢和她們平起平坐似乎沒有矮人一等了
只是我內心深處知道我和她們差異太大了、、、』
說到這裡他低頭看小星
小星居然睡著了
阿信啼笑皆非
只得把她抱出浴缸
幫她擦拭身體再吹乾頭髮
讓她上床睡覺
幫她蓋棉被時、小星半夢半醒的親他一下『我愛你、我真的好愛你』
阿信輕輕回吻她讓她睡了
只是自己滿漲的慾望沒有得到滿足
一晚連續兩女都在他身上玩得很開心
他卻一直被打斷
大概是性慾硬生生的被中止
雖然很累了卻還是睡不著
在床上躺了一下子
決定到廚房弄點東西喝、和緩情緒之後、再回來睡
他躡手躡腳下樓來、打開冰箱看了又瞧、最後決定拿牛奶出來加熱
坐在比他台灣的房子還要大的廚房的一張高腳椅上
阿信邊喝邊打量著這個新家
打從心底欣賞莎莎的品味
這地方一點都不強調奢華但是女主人巧心佈置經讓這房子價值遠遠超越價格了
才在想莎莎而已、居然人就突然從廚房門口冒了出來
阿信嚇了一跳
原來莎莎沒穿鞋難怪她從樓梯走過來都沒出變點聲響
赤足的她套了件淡粉紅色睡袍
性感中帶著慵懶的氣息、
她臉上一抹招牌淡淡微笑
讓阿信覺得她美呆了
『我真的好喜歡看你、怎麼看怎麼舒服』
莎莎笑意更濃了『那這樣你喜歡嗎?』
阿信做夢也沒想到、她竟把睡袍脫掉、露出裡面一絲不掛的赤裸身體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睡袍和一絲不掛)
阿信呆住了、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漂亮嗎?』莎莎問
阿信看著她、答非所問的回了一句
『我愛你、自美家姐之後、我最愛的人就是你』
頓了一下覺得對小星不公平
『現在我和小星當然也是兩情相悅、我並沒有想要腳踏兩隻船或是、、』
莎莎接口『或是三四五六七八艘船』
阿信深呼吸一口氣『重點是我愛你、從來沒有說過但是也從來改變』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莎莎把阿信緊緊抱在懷裡『我什麼都知道』
阿信聞著她身體的香氣、完全地陶醉、近乎昏眩狀態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感動到有點想哭
抱了幾分鐘、越來越忍不住的阿信小聲的膽怯的問『可以嗎』
莎莎笑笑
阿信當她是允許了
一把把她抱起來來到客廳
放倒在沙發上
三兩下脫光自己衣服
溫柔地愛撫親吻、把莎莎服侍的舒舒服服的
莎莎覺得可以了、一把抓住阿信的命根子
『好了、來吧、我等這一刻很久了』
『輕點輕點、不要傷害到你幸福的泉源』
阿信極度興奮卻又覺得一點點害怕
生怕自己表現得不好、毀了這一個人生最重要的時刻
阿信緩緩的進入莎莎的身體裡面
兩人四目相交、不需語言就自動深深舌吻
『我的一生就是為了你而活的』
莎莎淚水很自然地流了出來
『我以為這輩子沒機會和你一起』
兩人熱情相擁
阿信歡喜無限之際
突然頭不知被什麼重重捶了一下
吃痛之下發現自己睡在小星身邊
小星睡夢之間想要伸手抱住阿信、不知不覺打到他的頭
阿信至時才發覺自己剛剛是做春夢
覺得啼笑皆非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貪心不足蛇吞象
已經享了齊人之福居然連莎莎也不想放過
從夢裡醒來看著熟睡中的小星豐滿的青春肉體
對自己的艷福除了感激別無他想
實在不太懂自己怎會做那個夢
難道自己真的對莎莎有遐想?
但是自己真的只把她當妹妹
還是內心深處自己豬哥到是女的都要
想著想著忍不住拿安安來做比較
其實前妻在床上蠻有趣的、
主動熱情、技巧純熟、身材也、、、腰粗了點、生孩子前就粗了、生孩子後更粗、
但是ㄋㄟ ㄋㄟ 很大、摸起來舒服、、、、
幹、我在想什麼啦、我在替跟我上過床的女人打分數啊
想到這裡又聯想到安安的外遇
自己始終沒勇氣去看她的A片
大部份時候慶幸自己沒看、但是有時也會有點希望看看對方長短持久度什麼的
男人好像只要雞雞比較長就會比較有信心
幹、又何必在意那些呢?
其實自己已經想過N次了
尤其這種夜深人靜的夜裡
不知道想過多少次
自己是哪裡不夠好
是小瓶說的兩人差異太大
還是自己不夠關心她
還是單純就是賤、隨便就讓那男人勾引她
這些沒有答案的事怎麼想怎麼難過
還好、謝天謝地身邊的小星足以彌補一切的
謝天謝地自己有莎莎、小瓶這兩個紅粉知己在這時候收留他
自己根本沒有任何一個欲求不滿的理由
又想了一想、、
萬一有一天莎莎要跟自己上床呢?像小瓶一樣要借種呢?
想到這裡自己傻笑了起來、我真是白癡、白癡到自己都快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