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8日 星期六

條子與大小姐九(久別重逢)

閒閒看著坐著身邊的龍哥動來動去坐不安穩的樣子覺得很好笑
又不是小孩子了還這麼緊張
不過也不能怪他、王小明疑似詐死之後一個月程程也從此消失
直到三個月後他們收到一張程程從大峽谷寄來的明信片
簡單寫了幾個英文字『我們很好、請不用擔心、給你們添麻煩覺得很抱歉』
留名是英文的CheChe、所以兩人也只能猜這是程程
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說了
又過了半年另一張聖誕卡從馬爾地夫寄來『我們真的真的很好、祝你們一切平安』
一樣是程程龍飛鳳舞的英文草寫、但是關於王小明的事、她一個字都沒提
龍哥閒閒猜測程程終於找到他、兩人快樂的生活在一起了
但是也只能是猜測因為一張什麼都沒說的明信片能帶給人的資訊就只有這樣了
直到上個月來了一封從美國寄來的信
裡面附上了兩張機票和一封信
不是親手筆寫而是電腦印刷中文
雖然沒有具名但是信一看就知道是王小明寫的
開頭就寫『嗨、你們這對狗男女好嗎?啊、寫錯了、對不起、我是說姦夫淫婦、、、
又錯了、我是說鹹抗力啦、音對了、字好像不太對、不過沒關係你知道意思就好
我太久沒說沒寫沒看中文了、錯了是剛好
我的重點是、、、、』
能把廢話說到這麼淋漓盡致而且超欠扁的全世界也只有王小明了
龍哥看到這信居然哭了出來
閒閒有點被他嚇到
這麼無聊的屁話居然引起這麼激動的情緒
總之信最後說到附上兩張機票和一張咖啡廳的名片
沒有直說、但意思就是邀請他們夫妻中秋節到日本神戶見面

龍哥沒有任何遲疑立刻就去請假辦手續
閒閒當然也不會反對、王小明算是她救命恩人也是她和龍哥的媒人
當年龍哥在追求她的時候、閒閒本來不太能接受木訥寡言的龍哥的
是王小明提點她
『都過了浪漫期的女人了、考慮也該現實一點利益導向一點啊
浪漫、口才、臉孔那種東西是能當飯吃嗎?
那種拿來爽的東西也沒讓你有爽到不是嗎?
看男人、看的是存款簿和這裡以及這裡』
這個死變態手比的是心臟和雞雞兩個地方、邊比邊做些猥褻的動作
閒閒給他一個白眼本來不想理他
但是轉念一想自己的年紀還有長久以來自己挑男人的超級爛紀錄
現在面前的這個幾乎無所不能的神經病的話實在值得參考一下
王小明眼睛瞄了她一下、知道她心動了、補上一句
『這人不菸不酒不嫖不賭、根本有病不是男人
但也因為這樣、他工作十幾年、積蓄非常可觀
養你是舉手之勞、甚至房子車子孩子都完全不需擔心
而且最重要的、
他居然可以跟我這種變態中的變態、神經病中的神經病搭擋這麼久
要麻是他心胸寬大忍耐力十足
要麻是他也是神經有病
不管是哪一個、當他的老婆都有好處
是前者的話、這人保證會對你體貼無比
後者的話讓你生活充滿刺激絕不無聊
所以讓他追你有百利無一害啊』
這番話讓閒閒答應給龍哥一個機會
而兩人竟然意想不到的投合
光是閒閒這老婆就讓龍哥對王小明感恩不盡了
更別提和王小明搭擋的數年之間、兩人合手幫助過的弱勢百姓、一起偵破的案件
讓龍哥經歷了自己完全沒辦法想像的生活
這些年來轉調內勤的工作、安穩之餘也常常讓龍哥感覺超悶的
以前辦案的樂趣不用說了
王小明同時也是世上最強的摸魚大王
跟著他就是宇宙超級無敵刺激的
釣魚釣蝦打電動甚至賭撲克玩牌九推麻將什麼都會
(最強的不是他有玩、而是他玩都不會輸、贏不一定能贏、但是王小明就是有辦法不輸、不輸就能繼續玩)
後來程程硬加進來之後
很多聲色場所不能去了
但是相對的很多高級場所也讓人大開眼界
咖啡紅茶老人茶紅酒雪茄威士忌白蘭地什麼玩意都可以變成他連想都沒想過的奢華嗜好
王小明知道的好玩地方連程程這種千金、不、不是千金、是萬金、連萬金小姐都沒去過
對龍哥來說更是超乎想像的世界
後來龍哥選擇拆夥、除了是為了多出時間和閒閒相處之外
也是覺得自己實在跟不上那兩人的腳步了
也因此、龍哥對王小明的消失帶著一種無比的遺憾
那是自己過去生命的消失的悲嘆
現在王小明居然有消息了、讓他怎麼能夠不興奮
飛機即將降落在關西空港、閒閒看著像小孩子一樣的龍哥、她也跟著興奮起來
好期待與王小明的重逢也超想知道程程現在如何了
兩人快快搭上趕往神戶的特快車
按照網路查的交通路線以最快速找到了信上所說的咖啡廳
龍哥不愧是刑警出身的
雖然對即將見到老友感到興奮但進門之前還是觀察了戶外環境
吩咐閒閒站在他身後、最好先站在門邊、萬一有什麼異狀就先奪門而出
不過一切都是多想的
兩人進了小小間的可愛咖啡廳、看到一個男子坐在吧檯前小桌子
從報紙後面抬起頭來看著他們、露出淡淡的微笑
頭髮留長了、長到可以綁條小馬尾
剃得很整潔的短短鬍鬚
帶了副哈利波特式的圓框眼鏡
不再穿痞子般的白色休閒套裝、而是類似GQ雜誌裡面的商務人士優雅衣著組合
人稍微胖了但感覺比以前更健康的氣色
這人不是王小明還能是誰呢?
龍哥三步併兩步上前
王小明站了起來伸出手
龍哥卻是激動的一把抱住他
王小明有點不習慣這麼熱情的前搭擋、但也回抱了自己兄弟
三人很開心的抱抱笑笑一陣之後坐了下來
閒閒迫不及待地問『程程呢?』
王小明臉色暗淡下來、很艱難地回答『她和一個男的離開了』
程程龍哥沒想到事情會這樣、氣氛一下降到冰點
王小明裝作很堅強的說
『其實也沒什麼啦、我也看開了啦
你們還沒看到我們分開的時候才、、唉、、
那男的臉還靠在她的胸口、甚至還、、還吸她的ㄋㄟ、、唉、、我、我、我、雖然說、、只是、、唉』
他吞吞吐吐的痛苦音調幾乎帶了點淚水了、
突然一個東西飛過來砸中王小明的後腦
王小明抱頭罵了一聲幹、轉頭一看原來是本雜誌
這時程程從後頭走了出來、手上抱了個嬰兒、雜誌當然就是她丟的
看到增添了少婦成熟韻味的程程、閒閒高興地站起來迎了過去
 邊罵了王小明一聲『你這人實在有夠無聊、狗真的改不了吃屎』
王小明說『我剛剛是敘述我老婆去後面餵奶的經過、是你自己亂想、怪我啊』
程程『客人來了快去泡茶啦』轉頭問說『還是要喝咖啡?』
龍哥閒閒圍著程程看小杯鼻
王小明邊準備茶具邊說『說實話沒關係、是不是像我、英俊無比貌似潘安』
程程呸的一聲『看過的十個有十個都說像媽媽的美貌』
『明明是像爸爸、那是你的淫威之下不得不屈服』
『像媽媽』
『像爸爸』
『像媽媽』
『像爸爸』
『像媽媽』
『像爸爸』
『像媽媽』
『像爸爸』
『像媽媽』
『像爸爸』
『像媽媽』
閒閒說『把孩子給我抱、孩子是無辜的、兩個人出去打、不要傷害到小孩』
王小明說『給你?可以啊、養到十八歲再送回來就好了、過年過節禮有回來就可以、人沒回來沒關係』
程程把小孩給閒閒抱、轉身就給他額頭一記手刀『你再亂講』
王小明痛的大叫『你給我過來、林北要好好教訓你』
『過來了啊、怎樣?』程程靠近一點、王小明就抱住她吻下去
兩人就熊抱擁吻起來
閒閒輕咳兩聲
王小明才放開『咦、你們還在啊、不是把孩子抱回去養了』
『我說兩位把我們從台灣叫來、就是要看你們恩愛場面嗎』
『其實也有做愛場面、不過怕你害羞就不播放了、不然這段時間我們拍的量已經超越波多野結依了』
                  (怕有人和我一樣正值、不知道誰是波多野、特地貼圖)

『白癡你閉嘴啦』
閒閒看程程臉紅紅的、看來這兩人真的拍很多愛情動作片
看這兩人如此恩愛的樣子真的替他們高興
程程覺得有點害羞、人走到後面去準備甜點
閒閒把熟睡中的小孩交給王小明跟了過去
程程突然停下自己動作、這才跟閒閒擁抱了一下
『好高興看到老朋友』
閒閒跟她擁抱時覺得她肚子好像變大了、用眼神詢問
程程說『對啦、第二胎差不多五個月了』
『好快、這樣就要生第二個了』
『還好吧』
程程心裡大笑、以兩人做愛的次數來算
真的算慢的了

自兩人在北海道重逢以來
天天膩在一起
所謂小別勝新婚
兩個人幾乎天天在新婚洞房花燭夜
程程失去過他一個多月時間
才徹底了解自己愛的有多深多強多激烈
而王小明多年臥底任務結束
簡直是用做愛來解放自己緊繃多年的情緒
乾材烈火已經不能形容兩人的性生活
火上加油才能算是略微貼近事實

話說重逢當晚兩人纏綿良久略作休息
王小明(本名陳英旭但是不能洩漏機密所以繼續沿用假名)帶程程來到二樓一間儲藏室
推開雜物打開一個行李箱、裡面堆滿萬元日幣
『這什麼?』
『還你的啊』
『什麼意思』
『這些年出去外面做事、不是常叫你付錢、我都有記帳啊、我大概用了你五百多萬台幣
這裏是兩千萬日幣、多的算利息』
程程突然眼眶一紅大吼『我不要』
『不要就不要、幹嘛大呼小叫』
『你是不是把錢跟我算一算就要又消失了』
王小明笑笑『是啊、不走我怕我被咬到脫血而死或者吸到精盡人亡』
明明是標準王小明無聊笑話、但是程程卻當真、一把抱住他爆哭
『喂喂、說笑的啦、別這麼誇張』
程程完全失控又哭又吻又咬的
王小明嘴唇臉頰又出血了
『啊~、放開啦』
『不放、死都不放、錢我一個子都不要、我只要你、你不要再離開我了』
『好啦、放手啦、不是、放嘴啦、再咬真的要叫救護車了啦』
程程像無尾熊一樣死抱著他
『笨蛋、我都違反間諜守則了、曝露自己身份跟你在一起了、怎麼還會走?走去哪裡?』
程程才冷靜下來
『靠、真的假的、要不要這麼誇張啊、哭的鼻涕都流出來了、來、我幫你吸』
王小明真的用嘴去吸她鼻涕幫她清潔
程程覺得感動
兩人又吻在一起良久才放開
『你錢哪裡來的』
『一半是我的薪水、我去台灣當間諜、日本這邊薪水照發、我從來沒用過、累積起來就很可觀了、另外一些是我當警察的外快』
程程有點驚訝『你收黑錢?』
『黑恁老師啦、你每天在我身邊我收黑錢你是會沒看到』
『有、有一次你拿了一個紅包、很厚的』
程程記憶力超強、
地點在三重的一家電動玩具店老闆的辦公室裡
時間是三年前的十二月
對象是外號阿松的男子
王小明經她一說才回想起來
『靠、你也太可怕了、這種事也記得』
王小明不確定的問說『我拿那錢去做什麼』
『你拿給一家學校的校長去買弱勢孩童的聖誕禮物了』
『靠、那我是做轉手慈善、哪裡是收黑錢』
『可是你有抽幾千出來』
『有嗎?我抽起來做什麼?』
『我不知道、但我有看到』
王小明沈默一下才罵道『你也真“暗肚”、隨時在監視我就對了』
『不是、我是看得很仔細』
王小明嘻嘻一笑『如果我有拿的話呢?』
程程很衝的說『就看不起你啊』
王小明沈默、思索好一下『靠、我抽起來的是幾千?怎麼想不起來』
程程說『我沒看清楚、就抽了一小疊、不用想了啦、又不多』
『不行、原則問題、一定要想出來、就像這些錢是要還你的、原則問題、一定要還』
程程有點生氣『就跟你說不用了、我們本來不該分彼此』
王小明說的很硬『跟你說不行就是不行、錢歸錢、人歸人、我的人是你的雞雞是你的、你身體是我的ㄋㄟ ㄋㄟ 是我的
但是你的錢我不會碰一根毛、這叫做原則、、、、、也叫做男人自尊、你收起來就對了、再囉唆就強奸你』
程程被他兇得很開心、緊緊抱住他
王小明突然啊的一聲
『我想到了、我抽了八千起來、用來賄賂一個衛生局的官』
『賄賂?誰啊?』
『嘿嘿、這是國家機密、如果我告訴你、我必須要殺掉你』
『殺給我看啊』說完程程又咬了他、不過這次有注意力道沒有出血
王小明唉唉叫
『好啦、我說、不要再咬了
我當時被一個小販拜託
一個單親媽媽擺個烤肉攤
結果被刁難、衛生局的還是環保局?應該是環保、說他空氣污染什麼的要開罰
那媽媽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說他已經把所有的錢都買除污設備了還是不給他過關逼她收攤
她無路可去了
我去找那官、塞了一把、就那八千、然後就過了
我應該有說幹話去小小威脅他一下、
不然現在這時代用八千賄賂是有點看不起人
我後來沒再聽到那媽媽找我、所以應該是過關了』
『是不是一所國小附近小巷子裡面?』
『應該是?路名記不得了』
『好幾次你叫人去買了幾千的烤肉發給大家吃、我想說這麼難吃還買了這麼多次、原來是這樣』
『小姐你的嘴跟正常人嘴是不一樣的、如果以你標準來決定美食、那一大半的店都要關光光』
『既然不是收黑錢、那你錢是哪來的?』
『工作的時候有時候會聽到一些不該聽到的情報、有時就很湊巧把情報轉達給一些人
那些人有時會感恩、回報一些東西
有時候是用情報回報、有時候是用金錢感恩
錢少少的話就隨手花掉了、你也知道我花錢有多快
錢多多的話我就找個地方藏起來、離開台灣的那時就把錢包一包帶走
等到我安定下來一數 我也嚇了一跳
好多、真的好多
我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貪污
不過拿這錢我倒也心安理得
現在把我欠的還一還、你收下吧
就當作以後買菜錢啊
我們住在一起還是要些家用吧
也不能只做愛不吃飯吧』
程程聽到這就笑了、溫柔的點點頭表示接受了
兩人激情之後討論起未來的生活
王小明說他以前都被臥底任務綁住了
很久以前就很想去環遊世界、現在沒有理由不出發了
說到這裡、他帶著曖昧的笑容問程程『你要跟我一起去嗎』
程程瞪他、又恨恨咬了他一口『你再丟下我一個人試試看』
王小明想到一件事、有點尷尬地說『對了、出發前有個地方要去、有個人要帶你去見』
『誰?』
『我媽』
『那就去見啊』
『嗯、你先做好心理準備、我媽媽不是你見過那種媽媽』
『放心、你媽就是我媽、我會很高興和他見面的』
王小明笑的超賤的『我都不喜歡跟我媽見面了、你為什麼會喜歡跟她見面?』
果然、會生出王小明這怪洨的人不是普通人
王小明帶程程來到大阪紅燈區一間俱樂部
在門口王小明跟程程吩咐『我先進去、你要是會害怕、會想吐、會想逃的話就逃走好了、我出來再打電話給你』
程程保證說她不會有事的
王小明笑笑『大話不要說得太早』
一踏進俱樂部
一個化濃妝的半老徐娘正在吧台整理、抬起頭看到她多年不見的兒子
破口大罵『幹恁娘、你不是死了啊、幹、那麼久不來看我、死到哪裡去了、你現在還來找我幹嘛、幹恁老木的臭雞掰』
王小明忍住笑『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指向你自己喔』
程程站在後面身體有點僵住
王小明跟他母親介紹『這個、溫某』再跟程程介紹『這隻虎霸母是我媽』
程程用有點強裝出來的親熱聲音叫了媽
王小明媽媽有點懷疑的對程程說
『你是乎這個死傢伙強姦的嗎?你架水哪ㄟ咖他作伙?你是目揪給蛤仔肉糊到嗎?』
王小明哼哼兩聲『恁兒子我人生尬架緣投、頭殼一流、懶覺勾長、什麼查某都麻愛我愛尬袂死』
程程看著他們『果然是親生的』
王小明媽媽對程程說『想喝什麼、我弄給你喝、吃飯了嗎、我叫壽司來吃吧、還是要燒肉?』
程程有點猶豫不知道該客氣還是接受比較好
『幹、叫你吃就吃、麥假細意』
等她打電話叫外賣、弄了幾杯飲料
三人坐在一張小圓桌互看了好一會兒
王小明媽媽才對程程說『別叫我媽、叫我hana、我的花名、花名叫阿花、好笑吧』
程程乖乖的叫了
阿花媽媽給媳婦倒了一杯威士忌、自己一杯乾了
『我這白癡兒子不知道怎麼騙你的、我勸你還是趁現在還可以趕快逃、你可以從廁所那邊逃走、等一下假裝上廁所、在廁所那裡等我、我幫你開逃生門溜出去、我在這邊灌他酒、至少給你兩個小時逃』
王小明無辜的表情『媽、我跟你說實話啦、、、事實是她強姦我的、我是被她拍了裸照所以才被她逼的結婚的』
『幹、你惦惦啦、破壞我的情緒』
王小明被罵只有笑了笑
HANA再給自己倒一杯
『你確定不逃走?好、那我要跟你說
我這小孩真的腦筋有問題、不過他不像他媽媽這麼沒出息、一輩子就只會賣酒賣笑 
他真的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孩子
以後他就拜託你照顧了
我這個媽媽沒什麼可以給你們的、就用這酒表示我的謝意』
說完又乾了一杯
王小明眼睛有點濕濕的『媽、一般日本人說這話是要跪坐著、要頭貼在地上表示誠意、不是又偷喝一杯啦』
『你靠杯啊、我講的這麼感人你是不會趕快過來抱著我痛哭啊』
『我才不要、你煙味酒味香水味加起來超臭的』
『幹、你這白癡兒子』王小明
『白癡是有點、、、、』
本來要再胡說八道下去
此時開始有客人進來了
Hana離開他們去招呼客人
過好一會兒才回來
她坐下來看著程程這媳婦笑的很溫柔
只是接下來她居然說的是
『好了啦、你們可以滾了、我這裏不是什麼好地方
以後別常來、我看你是好人家的女兒、多考慮幾下啦、可以不要就不要嫁我這個混蛋兒子
如果真的要嫁、我是不會出現在你們眼前的啦
我們一年見個一兩次面就很多了啦』
『你不是怕我遇到你的客兄、我會扁他吧』
『客恁老木啦』
『溫老木就是你』
就這樣、算是拜見過婆婆、王小明帶著程程離開
在燈紅酒綠的大阪街道
王小明臉色變得有點 陰鬱『你覺得我們的父母哪一邊比較差勁?』
又強裝出笑容
『其實以前你在講妳父母時我都會想、這樣還好吧、我的更慘!
我爸早就不知道死到哪去了?
我年紀小到還沒什麼記憶他就和我媽鬧翻就離開我們了
後來我當上警察、用惡勢力查到、他真的早早就死了
不過死得一點都不生動、不是姦淫擄掠也沒有燒殺搶奪、
是賭場鬥毆他被潑及、
然後我去問了打架的兩方、沒人知道他是誰
小咖小到沒人記得
所以當你說你爸連花花公子都當不好的時候、我就笑了
至少他試過在聲色場所闖出名號
雖然很失敗、但是至少有下場play one
我爸不管好人壞人都還不能算是的時候就Game over了』
王小明伸出一隻手指搖了搖『請你千萬別安慰我、我會哭出來喔』
『我沒要安慰你、我是想說至少你媽很開朗、兩個還有一個像樣的、百分之五十、機率還不錯、我還百分之百、兩個都不像話』
『當然不是啊、你在想什麼、你以為你今晚看的是我媽比較糟糕的部分嗎?
錯、這是她最好的一面啊、她把她拿來做生意的那套本事拿出來招待你啊
那種喝醉酒然後和她男朋友吵架的喧嘩、會讓做子女的一輩子都覺得丟臉的橋段你沒見識到』
程程淡淡笑『所以你贏了!好、下回合繼續、看我們父母還能變得多糟糕?』
兩人相視而笑
接著  他們就開始旅行
不坐飛機坐遊輪、從夏威夷大溪地再到加州
開了輛露營車從優詩美地晃到大峽谷
到了那裡、兩人覺得時間夠久了就買了一張明信片跟龍哥閒閒報平安
然後繼續旅行來到黃石公園
躲開層出不窮的遊客在一處荒野中生火
兩人在營火旁纏綿過後
程程在他懷中、有點不知如何開口的支吾半天、最後才說『我好像懷孕了』
王小明呆了好一會兒、然後說『哦、這樣啊』
程程不知道這男人的反應算是什麼
有點不爽的說『那是怎樣?』
『怎樣?沒怎樣啊?就這樣啊、不然要怎樣、我播種的數量應該生三十個都夠了、現在才一個、我都有點擔心我的雞雞蛋蛋是不是有問題了、還怎樣?』
『所以呢?』
『所以以後做愛要小心了、我盡量在下面、你在上面、這樣我也比較輕鬆』
『你永遠都只能有白癡答案嗎?』
『我是誠實不是白癡』
說完、人穿上褲子、離開帳篷走到車子去、然後再慢慢踱步回來
單膝跪下拿出一個戒指盒子、打開來
『嗯、早就準備了、只是想說不知道什麼時候比較適當
就想很多啊、
最早就想說自己是007、不能只玩一個一女人辜負天下的女性蒼生啊
別打別打、
後來又想說自己工作關係超怕你或是我有個萬一的
你大概不知道我有多害怕、當時我們天天黏在一起、我都怕有人把你捉去來威脅我什麼的
所以當時我有多小心啊、保險套都不敢離身的、就是小心怕讓你懷孕啊、不然小心什麼
別打了、痛啦
再來我也想說萬一要落跑的時候、帶著你還是不帶你都會怕
然後還是想東想西的
你到底要不要我
我這人這麼無聊、這麼神經、這麼、、、、你知道的、社會階級差異太大
就想一堆啊
你來日本找我之前、我想了又想
是不是你不來我就死心了?還是要回去再找你?
想著想著就去買這戒指了
想說如果你來了就要給你啦
但是後來做愛做太多、我腦細胞隨著射精射得快沒了、就忘記了
離開日本前看到、塞進行李箱時又覺得好像買得太小了
想說是不是找個機會再買個大點的
後來一上郵輪就被你抓去做愛就又忘了
直到現在、諾、給你啦』
『你這樣是怎樣?不甘願啊?』
『不要我拿回來囉』
『你敢?』
『敢是敢啦、不過再來又要給你打、打完又要用性愛來道歉彌補、現在身體不能再這樣了、跟你說要小心了、、、、
好啦、喂喂、我已經單膝下跪了你還要怎樣?說好聽話?我這麼剛毅木訥的人怎麼會說那些有的沒的、、好啦、別哭啦、都要當媽了還這樣幼稚
我說啦』
平時廢話屁話滿嘴的王小明這時居然舌頭打結
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
『 我們相處過好幾年了、知道彼此都蠻契合的
妳的胸部夠大、不是很大但是夠大、腰夠細、屁股也夠我摸的、、、好啦、別打了
我只是不習慣
從來沒有人這麼愛過我
我很怕、
一直都很怕
怕你離開、怕你一天醒來不再愛我、怕我失去我本來就不配擁有的一切
對我來說你就是童話故事裡的公主
雖然有點乏味但是美好到完全不像是真的
好啦、床上不會乏味、只是個性不太好、怎樣?我說錯嗎?我人就是這麼正直啊
好啦不要打了
我都忘記我要說什麼了
我就一邊怕你走一邊愛你
所以說實話、其實我也在等這小傢伙來臨
我正好缺點動力缺個藉口、、、、
想說有了小孩可以去跟爸媽要脅勒索個五千萬一億的、、好了、停手、我要說重點了
所以剛剛說「喔就這樣」
意思就是這樣太好了、這樣我就有辦法有能量跟你說了
說實話我本來打算要離開這裡去拉斯維加斯的時候順便辦婚禮
現在就提前說了、
程程小姐如果你不介意我是個神經病的話、
那、我們結婚好不好?
我願意犧牲我去玩女人的快樂、娶妳為妻
啊~很痛耶
輕點好不好、我是你老公耶
好啦重說啦
程程、我希望我們天天都一起做愛、有時可以找個來三P調劑一下
啊、幹、很痛啦
認真說?認真我就不會說啦
好啦、take 3
程程、我看你就嫁我吧、我英俊、我聰明、我能幹、、、就很能那個幹啊、、啊、你打哪裏、不要破壞你幸福的泉源
好啦、再從頭啦 take 4
程程、我們結婚吧、因為以你的個性來說、應該沒人像我不是為了錢是跟你在一起的、還打?再打我翻臉喔
好啦、真的真的要說了啦、
你注意聽哦、
我愛你啦、
什麼再一次、聽不到你家的事啦、不說了啦、不說就是不說、男子漢大丈夫說不說就是不說』
王小明臉漲得通紅、轉過頭去不敢給她看
程程高興的眼眶含淚伸出手指
『還不幫我戴上』
『可以壓到底嗎?』
『什麼?』
『你不知道啊、戒指給老公戴、不能戴到手指最底部、表示不會被壓到底、然後戴老公的要壓到底、表示婚後可以把老公壓到底、你就不用了吧、
我天天都被你壓壓壓、壓到高潮』
程程載上戒指輕輕踢他一腳、轉身回到車上去
過兩分鐘走回來『手伸出來、左手啦、還哪一手』
程程把一枚戒指拿出來『諾、看、喜歡嗎?我很久以前買的、我們就像小說故事一樣、其實都已經幫對方準備好了』
『你說的是一對貧窮夫妻、兩個人都沒錢、丈夫賣掉最喜歡的懷錶給老婆買梳子、老婆剪掉漂亮長髮賣掉給老公買個錶鏈當聖誕禮物的故事對不對?
你要學人家至少要賣掉胸罩來買件內褲給我啊』
『你能不能不要說廢話?』
『那、你嫁我是為了什麼?不就是我廢話說得好嗎?』
『閉嘴啦』
說完程程就吻了他、滿心歡喜地吻著
接著兩人就結束了荒野的旅程
先是來到西雅圖、然後回到日本
在西雅圖時、王小明還去找了律師要她簽婚前協議書
確定程程的龐大財產全部都是她自己的、老公一毛錢都拿不到
程程見他堅持要這樣只有乖乖照辦
簽字之後看他一副如釋重負的表情
問他這有差嗎
他回說這樣以後吃軟飯的時候就可以理直氣壯的說我可沒碰你的錢、我最多是給你養而已、這是原則問題
程程懷孕之後、王小明變得超好笑的
以前兩人輪流開車、一天開十個小時趕路
兩個人都是快車手、開的又快又狠
現在她懷孕了、他死都不肯給她開車了
一天也只開四個小時
一個小時就休息一次、一休息就半個小時以上
速度超慢像烏龜、整路都給卡車吧吧吧
然後任何行李任何重物都不准她拿
走到哪都牽得緊緊的把她當小孩似的
而這樣子小心呵護一段時間
程程有點不耐覺得他太誇張、問他幹嘛這樣
王小明羞怯又很堅定的說
『因為我確定了你是我的啊、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一連念了十幾次
程程笑說『我本來就是你的啊』
王小明說『我知道、只是要確定啊
原本像狗狗撒尿畫地盤一樣、我用精子來劃分勢力範圍、
現在有了孩子就像高牆護城河城堡全面動工完成、徹底確立國家主權』
程程大笑、覺得兩人的關係更進一層、幸福也更加圓滿
兩人商量過後還是決定回日本
美國都是白人都講英語的地方旅遊還好、要生小孩還是不方便
而北海道實在太冷、東京太擁擠、大阪遊客太多要是給認識的臺灣人碰上了麻煩
最後選擇了神戶
程程家在神戶豪宅區本來就有房子、
兩人就住在那裡待產
孩子出生之後
程程爸爸媽媽再不喜歡王小明這個女婿也只得乖乖前來看自己的外孫
而第一次當爸爸的王小明心情極好
對岳父岳母也極度巴結
過去的小過節完全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連岳父有點尖銳的問他現在做什麼生意什麼事業
他都完全忍住不說幹話、把嘻嘻哈哈的嘴臉都收斂起來、
跟丈人說已經買了間公寓在收租另外兩三個標的也在商談當中
還有跟朋友合作兩間鋼琴酒吧、爵士樂的、非常有情調、每個月都可分到幾十萬、下次和岳父一起去
不過是在東京青山一帶離神戶這裡是有點遠
這樣加總起來一個月大約有近百萬日幣收入
雖然不多、但是足夠溫飽
因為是剛學做生意也不敢一下就太過冒進 
王小明的回答不亢不卑又很有誠意的感覺
程程爸爸雖然看不起這麼一點錢(還不夠他喝一晚花酒)
看在女兒外孫份上、就勉強接受了
但是兩個做父母的還是心懷鬼胎
兩個年輕人沒有說要辦婚禮就裝作沒這回事
不辦婚禮就沒太多人知道程程居然這麼蠢嫁給這小子
萬一有天女兒清醒過來甩掉這窮鬼
這段婚姻就可以當作醜聞忘了
貌美如花的女兒還是有機會再和哪個富二代三代來一腿
畢竟有錢人的天堂是不容許窮人進來破壞的
就這樣刻意奉承之下、岳父岳母還算滿意的回去了
送走了兩人、
程程餵奶時邊看著兒子邊問老公
『東京青山的鋼琴酒吧是和村上春樹一起合作的吧』
王小明詭異的笑『不、不是村上、是和島本』
兩人大笑
王小明拿村上春樹小說“太陽之西國境之南”那本書來糊弄丈人的
爵士樂鋼琴酒吧是男主角阿始的店
島本則是是神秘的女主角
青山那地方王小明根本沒去過
果然岳父母兩人不讀小說的、完全沒感覺哪裏不對
王小明現在唯一的收入就是他一筆儲蓄險到期了、每個月會有一些錢匯進戶頭
而程程非常堅持不讓他出家用的任何費用
之前那兩千萬日幣說好是用在家用上、那就要照約定
王小明要是還是要掏錢付帳、程程就會發脾氣
兩人爭執幾次之後王小明就隨著她了
所以不管收入多少兩人生活算的上是豐衣足食
然後生完孩子出院要回家、王小明才又再嚇到程程
王小明不知哪裡開來一輛豐田休旅車
車子沒回神戶豪宅而是開往完全不同的方向
往神戶市區西南邊開了半個多小時
一個不大不小鄉鎮、一間剛整修過的不新不舊傳統農舍
                 (圖與文無關、就解釋何為日本傳統房子的擺設)
王小明下車開車門牽他們母子下來『來看看喜不喜歡嗎?以後我們住這裡好好不好?』
程程進到房間一看、裡面陳設佈置一看就是王小明的手筆
簡單、樸素、沒有什麼花俏的裝飾
她充滿懷疑的看著王小明
『你天天跟我膩在一起、你怎麼可能有時間跑來佈置這地方的?』
王小明驕傲的說『歡迎來到網路世紀、在網路上搞定一切』
然後又有點擔心的問道『你喜歡嗎?』
程程邊走邊看『這是你買的還是租的?』
『買的』
『哦』
『哦是怎樣?你到底喜不喜歡?』
『嗯』
『嗯又算是殺小?』
『你瞞著我偷偷買房子、我當然要回答你嗯哦、接下來還要回答啊、嘿、哼』
『你為什麼滿嘴廢話?你是跟誰學的?學得有夠欠揍!跟我說是誰我去扁那傢伙』
程程眼睛正視著他
『你不用緊張啦、你是我的老公、你買的我通通喜歡、你緊張什麼啦、怕我不喜歡?怕你買得太便宜?怕我嫌你不夠有錢?』
伸手摟住他親了一下『以後就是我們的家了、怎會有人會想要去嫌棄自己的家?』
接著用日文說『從此請多多指教多多照顧』
『你家就是我家、哪有什麼喜不喜歡的、你的一切都我喜歡、也希望你喜歡我的一切』
王小明很感動緊緊抱著程程『其實我最怕的是你嫌我那根不夠長』
程程人被他抱在他懷裡『說到那根、好像很久沒用了、要不要拿出來量一下長短、要是縮水我就考慮要退貨了』
『不用怕、我有去外面找女人來定期保養、、、、啊、你想幹什麼、不要亂來、你用膝蓋撞我雞雞、等一下要是膝蓋粉碎性骨折你就慘了』
兩人親親密密的吵吵鬧鬧的在神戶鄉下定居下來
第一次當父母親的兩個人都是聰明又有耐心的人
照顧一個小孩根本不是難事
雖然日本人普遍對外國人有排外心態
王小明熱心幽默的性格加上程程美麗優雅的氣質

這兩人很快就在當地成為相當受歡迎的人物了
等到小孩四五個月大時
當地一家喫茶店老闆想要頂讓出店面回去九州老家
王小明跟程程商量過後就把小店面改裝成咖啡廳
咖啡、茶、酒之外還賣咖哩飯商業午餐
客人不多、賺不了什麼錢
主要是王小明怕自己遊手好閒玩物喪志
等到一切安定下來
王小明想到該跟龍哥閒閒見見面了
不如老是讓人家掛念實在有點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