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

條子與大小姐(十)雞婆性難改

龍哥和閒閒在王小明的咖啡廳和主人邊喝茶邊聊天
程程不停端出蛋糕、餅乾、布丁來
王小明不斷的勸客人享用而且把程程手藝誇獎到天上去
『看不出來吧、我一直以為她連泡麵煎蛋都不會說
從小就是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千金、萬金甚至億金小姐
居然什麼菜都會煮
台灣料理、日本料理、甚至韓國義大利法國西班牙無一不精無一不通
我上個月才靠腰說我好久沒吃到控肉飯
居然當天晚上就變出來給我吃了
那真的不是他媽的好吃而是他奶奶的好吃
你知道為什麼要這樣講嗎?
因為這樣差別是差了一個世代的好吃
總之呢、我老婆的手藝只比那些米其林三星主廚、那種幹恁老師的好吃差一點點而已、但是差距是很有限的、
差別就是我老婆長得太美了、為什麼長得太美會和煮東西好不好有關呢?
因為上帝是公平的
你看那個小野二郎、長那樣子所以沒時間去打理外貌所以捏壽司好吃得要命

因為他要是捏壽司不好吃的話那活著就沒意義了
我老婆太漂亮了光是照鏡子就要半個小時、因為自己看都覺得好爽、每照一次就要半小時、一天只要照三次就要鏡子前面度過半天的時光了
所以煮飯時間就少了、時間既然比不上那些醜男、手藝當然就會略遜一籌了
這一切都證實了上帝的安排是公平、、、』
閒閒對又端出甜點的程程問道
『這傢伙結婚之後半點也沒改、這張嘴一樣天下無敵耶』
程程笑說
『他上禮拜跟兩個喝得半醉的客人說、
我是清朝末代皇帝溥儀和日本小妾的後代、
我奶奶跟松下幸之助有一腿生下我爸
我爸爸長大後娶了三井財團的一個私生女、兩人的第四胎就是我、
而他是麥克阿瑟在日本的情人生的私生子的後代
我們的結合是小時候兩方家長與日本美國滿州三方黑幫社團秘密組織商量好的
而日本兩大財團已經為我們準備了一千五百億的資金做日後皇室復辟的準備
美國方面則會提供大量先進武器
而我們住在日本是在等待時機、
等到中日戰爭爆發時、我們就會回去繼承東北的所有土地、
我們甚至已經先買下西伯利亞幾千平方公里的土地、
都是我們建立王國的根據地
然後他問他們兩個醉鬼有沒興趣現在就加入關東義勇軍、
這秘密組織呢就當年日本是關東軍的後代所組成的現代武士集團
這兩股勢力將會是日本天皇統一東亞的最強大支柱』
王小明插嘴
『你亂講、我明明說是稱霸天下、什麼東亞、你野心也太小了一點』
程程沒理他
『我真的很怕有哪個白癡信了他的神話故事、以為我們是皇族什麼的、
跟媒體記者講、或是跟流氓黑道講、搞不好真的有笨蛋跑來勒索我們什麼的』
閒閒說『如果這傢伙不去惹麻煩、那還真是奇怪呢』
王小明佯怒『你這查某、恁杯是惹過什麼麻煩、你也講一個來聽』
程程坐了下來接過王小明倒給她的一杯茶
『他在這邊惹的事情真的不多、日本真是一個治安很好的地方、相較起來台灣真的熱鬧多了』
閒閒立刻補了一句
但是呢“  我知道你要接這句、請告訴我們他幹得最精彩的事情有?』
程程微笑『但是呢、他住不到兩個月就扁人了、扁了一個外國人』
當天是夫妻兩人抱著小孩去外面玩、在附近某車站等車回家時、
一個國中女生經過他們身邊
王小明突然就把小孩交給老婆、神色緊張地緩緩跟了過去
過沒兩分鐘電車來了、女孩靠近月台邊、然後縱身一跳
王小明從後面右手伸出環腰抱住她、像是丟玩偶似的把人往後一拋
千鈞一髮之際把人從鬼門關硬生生拉了回來
月台邊、車站內瞬時大亂、哨聲警報聲大作
尖叫的尖叫、報警的報警、叫救護車的叫救護車
王小明本想偷偷溜走、但是根本做不到
站務員把他留住一定要等警察來做筆錄
眼見溜不了了、王小明順勢恢復條子本色、蹲在尋死女孩身邊觀察一下、
等到警察到了他就忍不住開口指點日本警察
『她手臂有些傷痕、應該是自虐的行為產生的
所以應該是承受強大壓力的崩潰
她有化妝、染髮、還有在制服上花上很多心思
這樣的小孩應該不是因為課業壓力才受不了的
這種年齡的小孩如果是因為失戀要自殺
電話裡面應該會有大量跟男生或跟閨密的對話、有嗎?
查查最後通訊是不是男生?
如果不是的話可能就是被霸凌?
都沒有?
那應該就是被強暴了、趕快送醫檢查她陰道性器官
被強暴性侵不敢報案反而選擇自殺
那應該就是近親朋友幹的了
如果是學校就是可能是老師、同學
如果是家人就是爸爸哥哥
把這幾種人叫來警局看看就會知道了』
菜鳥警察聽他分析不禁呆了不曉得自己遇到什麼大咖
但是趕緊依照指示叫來救護車
通報學校、兒福單位、家人等等單位
王小明看官僚系統正式介入輕輕嘆口氣
就慢慢向後退、一點一點的退出人群
跟程程使個眼色兩大人一小杯比正要出車站
但是剛剛聽他指揮的小警察快速跟了上來一個鞠躬、不肯放他走
要他跟回警局要給他表揚
王小明推了半天還是不能脫身
凍未條使出了殺手鐧
他貼近小警察用極度小聲極度低沈的權威聲音
『聽好了、我是重案組的警官、我在臥底辦案、別再跟著我了、你會害死我的』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小警察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當然只有目送他離開
只是到了第二天、程程看他魂不守舍的樣子
知道他心裡放不下、就叫他趕快去處理
王小明還在那邊猶豫不決的
程程笑罵道
『快去啦!你不親眼看到不親手解決不會安心的、趕快去處理、趕快回來』
然後一把拉住他領口
『你先給我講清楚、你怎麽知道那女孩要自殺的?就這樣經過而已你就知道』
王小明微微一笑
『那時間點不是上下課時間、不是那時間卻穿著校服表示不是遲到就是早退
表示這女孩是有事的、那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她步伐有力卻顯得猶豫不決、表示不是身體病痛而是心裏有事
而她眼神卻痛苦絕望、這點就只能意會不能言傳了、那眼神看多了就知道了、但是要形容給你清楚就很難了
重點就是絕望這東西會逼人上絕路的
這女孩經過我們之前、先擦撞了一個年輕男生、男的手臂明顯有碰到女生胸部、這種可以被指為性騷擾的行為讓男生吃了一驚、停下腳步神色慌張地看著女孩
女孩卻一點不在意地繼續往前走、表示她什麼都不在乎了或者不需要去在乎了、
那即將要發生在她身上的會是什麼?
我往最壞的地方想、然後採取行動、就是大家知道的結果了』
程程第一千次(也可能是第一萬次、數不清的次數了)露出佩服的表情
『好吧、你就給我去啦、只是你給我小心點、我需要老公、我的兒子需要爸爸、跟那些人需要你救苦救難一樣的需要』
王小明得到老婆的允許就去買了一束花慢慢晃到醫院去
找到病房、看起來像是女生的媽媽正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和一個看起來像是社工服務的小姐在一旁哭哭啼啼的訴苦
王小明正在猶豫是要雞婆到底還是交給專業社工時
昨天的小警察居然也剛好來到醫院
他看到王小明很興奮的拉著他
跟那女生媽媽、義工小姐介紹這人就是救她女兒性命的大英雄
王小明有點害羞地接受這個媽媽不斷的鞠躬致謝
難免有些鼻涕眼淚噴了過來只得用僵直的裝笑笑臉接了
跟他們客套完了、王小明急切地想知道到底女生是為什麼想自殺
但他知道這種事要是直接問了一定被人用隱私謝絕開來
即使是救命恩人也一樣
所以他耐心不發問就站著聽著幾人對話
剛好、小警察來到醫院就是要和義工姊姊一起去家庭拜訪
這個單親媽媽的男朋友正在家裡睡大頭覺
他們既然要去拜訪他、那表示就是對方就是罪魁禍首
既然知道了、王小明當然要跟
小警察和義工說要出發卻一直沒出發
王小明一問之下、原來女生媽媽的畜生男朋友是外國人
他們必須要翻譯才有辦法做訪問
王小明立刻自告奮勇『我的英文還不錯、就讓我來做翻譯吧』
義工小姐本來不肯、因為不是官方指定翻譯怕出了錯就麻煩了
王小明很快說服了她
『我們可以一邊出發一邊發訊息給翻譯人員、讓他直接過去現場
萬一我的英文不符合你們要求、那立刻有人補上不就可以了
你是怕我一個陌生人介入他人家事侵犯他人隱私對吧?
我保證除了翻譯我其他不重要的事都不做
更何況我和這妹妹之間可是有過生命交錯的緣分了、現在還說我是陌生人也不太對了、我既然救了她的命、就讓我瞭解後續發展吧』
總之、王小明說服人的功夫一流
美美的義工小姐帶隊、小警察客客氣氣的請王小明走在中間
三人前往田中家(女孩跟媽媽姓、叫田中)的路上
王小明技巧的讓義工把背景資料都說了出來
(就裝得一副什麼都知道的樣子、對方就會忘記有些事情是連做媽媽的才剛知道)
反正就是非常典型的單親媽媽的故事
年紀輕輕偷食禁果不小心懷孕卻又不肯墮胎(就笨到以為男生會負責)
結果生下小孩才知道慘了只好投身八大行業
好一點的賣酒、糟一點的賣身、最爛的賣毒
田中是好的那個
酒吧賣酒陪酒陪到有點年紀了
就會繼續笨到去交男朋友了
只是女人挑男友的眼光似乎從來不會隨著年紀增長而進步
唯一的進步是這次挑到的不是日本混蛋而是一個外國混蛋
一個不知道哪個東歐國家來的混混
王小明聽他們講那個國名、他猜是克羅埃西亞之類的
反正這混混的工作就是在找工作
然後用白色的皮膚去騙一些崇洋的日本傻妞過日子
沒錢了或是混不下去了就回到田中家來喝酒罵人甚至打人
然後更惡劣的就是趁田中晚上要去酒吧上班去碰了田中小妹妹
王小明聽到一個完全沒有新意的爛故事、有點想睡
但是還是強忍住哈欠、問小警察和義工小姐、等一下去訪問過那混蛋之後要怎麼辦
義工和警察互看一眼
小警察說『我們會把案子交給檢察官去起訴、然後進入司法程序、最後看法庭如何宣判』
義工說『我們會立案追蹤觀察、提供相關的服務給田中家母女』
王小明問說『那、田中母女還要繼續忍受那傢伙、直到法庭命令下來?』
義工有點尷尬有點無力地說
『這種狀態的媽媽、通常都沒能做些什麼立即的行動來保護自己的小孩、他們甚至沒辦法去保護自己』
王小明忍不住微微一笑
因為他在台灣十年的警察生活就是專門在保護這種無力保護自己的可憐人
這種話他聽多了
實情是如此、不該如此卻是如此
到了田中家、三人按了半天門鈴又拍了幾十下門
一個衣衫不整的白人才不爽的打開門
一開門就對他們又叫又罵
兩個日本人雖然依照日本國民慣例外文不好但也知道這不是英文、
宿醉被吵醒的這傢伙用母語在說髒話
王小明試著用英文叫他冷靜下來
那白人聽了就大叫
『No English、No Fucking English、I  can’t speak fucking English』
然後繼續用不知道哪國語言繼續叫囂
王小明讓他又罵了十幾句、然後對著義工警察用英文翻譯
『這個人說你們兩個醜日本鬼子是他媽的狗娘養的雜碎、他要操你媽的屁屁、妳是欠人幹的妓女、、、、』
一大堆的髒話從王小明嘴巴衝了出來
那白人聽的都傻了不自主的停下自己的髒話、
有點結巴用英文說『我才沒有說那些話』
說出這句才發覺自己被抓包了
惱羞成怒的他本來要繼續謾罵
王小明裝出日本人標準姿勢、略微彎腰伸出手要跟他握手
白人想要拍開他的手卻被一把抓住
王小明動作快如閃電、
一手抓住白人右手手腕、另一手抓住他食指用力一扭
義工與小警察就聽到一聲慘叫然後那白人跪倒地上
而王小明並沒有放手接著又折斷了他第二根手指
那傢伙幾個月內沒辦法像剛剛那樣比中指了
王小明放開他笑道『Now you speak English ?』
白人跪在地上對王小明揮出左拳
慣用右手的白人左手本來力氣就比較小、受傷後更是軟綿綿沒半點力道
王小明輕輕躍起、白人左手被他用雙腳夾住
王小明一落地立刻以右腳為支撐、整個人快速地向右旋轉一圈
只聽喀拉一聲、白人左手向外轉了九十度
小警察閉上眼睛不敢看、社工小姐則是嚇到閉不了眼睛
但是沒有聽到慘叫聲、因為混蛋已經痛到昏倒發不出聲了
王小明抬腿輕輕踢他下巴、那人保持下跪姿勢然後仰躺下去
接著王小明再對準他老二重重一腿讓他沒辦法再作孽
這時王小明抬起頭來很認真甚至有點兇狠的看著兩人
『絕大多數的人沒有勇氣、也沒有力量反抗暴力、沒有膽量對抗壞人
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給他們一個機會
一個逃離噩夢、重新再生的機會
按照政府規定的作法、一定要有證據才能抓人的話
被強暴的小女生搞不好還要繼續和這混蛋住同一個屋簷下繼續被非禮被性侵
就因為我們必須遵守司法程序一步一步來
我想那個媽媽搞不好還不肯相信他女兒是被男朋友強姦、
變態一點的媽媽說不定會覺得是女兒勾引他男友
但是我不想管這些
我、不是我、是我們、我們必須讓壞人滾開、滾得遠遠的
我跟你們說、法律是要保護弱者的、不是來讓壞人囂張的
如果接下來你們幫助我
我們可以合力完成幫助那個小孩、甚至這對母女都幫到
如果你們不肯、那也沒關係、我轉頭走掉、反正這傢伙倒了、這女孩至少有一兩個月時間可以逃走、
只是你們認為應該是受害者逃走嗎?
還是讓壞人進監牢去、永遠不能傷害這女孩子』
小警察居然想也不想後果的直接問『怎麼幫?』
義工橫他一眼心想『這人瘋了你也瘋了嗎』
王小明微笑『很簡單、你吃點小苦頭就成了』
警察不懂
王小明指指他的臉和肚子說『襲警』
再指指倒在地上的混蛋說『英勇警察和見義勇為市民聯手反擊』
這樣說警察和義工小姐都懂了
警察有點畏縮的說『麻煩小力一點』
王小明抓起白人斷掉的兩根手指的右手給了他一巴掌
然後給了警察肚子一拳
『對不起、明天會有點痛、要烏青才有辦法讓人相信、太小力會太像是做戲』
義工小姐像是做了什麼重要決定似的深呼吸一口氣
『來吧、用他的手拉我的衣服』
兩個男人看著她
義工小姐說『要做就做全套的、看什麼啦、快點、不然我要反悔了』
王小明立刻把斷手抓起來、從小姐的領口用力拉下去撕破了她的襯衫
義工小姐拉住自己外套遮住自己裸露出來的胸部
『我要不要尖叫一聲』
王小明轉頭看了四周環境『不用了、免得弄巧成拙、你說你嚇呆了就好』
這樣一來、就算強暴未成年少女罪名沒有成立
襲警、攻擊婦女罪名也絕對夠讓這混蛋被驅逐出境了
更別提他至少要在醫院住上一兩個月
王小明開開心心的把事情辦好、快快樂樂的回家去
看到老婆哄孩子睡了正在拿熨斗 燙衣服
王小明從後面抱住她
『太太、你老公不在家很寂寞吧、園丁我這裡有根30公分、讓我拿出來讓你快樂一下吧』
程程笑死『30公分 ? 你是驢子嗎?』
『不、我是大象』說著就唱起來了『大象大象、為什麼你鼻子那麼長、媽媽說鼻子長老婆會漂亮』
唱完也不給程程拒絕的機會
開始脫她衣服
程程叫道『你小心點不要燙到我』
『不用怕、我這根金箍棒長短大小粗細冷熱都可以調整的、只要按遙控器就好、先設定三十度好不好、待會再降溫降到零度、來個冰火九重天』
『靠、變態、我是說小心熨斗啦』
『那就要小心了、尤其不要碰到你胸部、燙平了就完了、回到原點、又要去隆乳』
『隆恁阿嬤啦、恁祖媽罩杯又升級了、已經堂堂進入E罩杯了、胸罩都要買過了啦』
『買什麼買、不要穿就好了、反正也是要脫的』
兩人邊鬥嘴邊開心的在客廳做愛
老夫老妻的默契十足的相互配合、王小明很快的讓程程舒服了
程程喘息過後轉為主動把老公推倒在沙發讓自己騎上去
王小明伸手摸著她胸部淫笑『夫人我可以喝ㄋㄟㄋㄟ嗎?』
『不可以、左邊是我老公的、右邊是我兒子的、你只能去冰箱喝養樂多』
『那拿一手啤酒來吧』
『等一下、先讓我把你榨乾、我兒子隨時會醒過來、他醒過來我就不能玩了』
王小明知道老婆是要自己快點
『那你小心了、電動馬達要啟動了』
程程呻吟得非常好聽、讓王小明也非常享受
魚水之歡過後兩人赤裸抱在沙發上
程程若有所思地說
『結婚後、尤其生了兒子之後、你變得比較享受和我做愛、以前你跟我做愛都是以取悅我為主、好像賽跑似的、我的高潮就是你的終點
好像是我在床上不滿意就會拋棄你不理你不愛你似的
結婚後、尤其有孩子之後你才真的享受性愛的快樂』
王小明吃驚的看著老婆美麗的臉龐、說不出話來
程程哼了一聲『怎樣?我沒有你想的那麼笨吧』
『不、是你比我想像更聰明』
『哼哼、我知道的事比你想的多很多』
『比如說?』
『比如說、你不雞婆去接這些為民除害、為老百姓伸冤的案子、你一身的絕學就沒地方伸展了、懷才不遇的你其實很鬱卒的』
『不會啊、我只要和太太你做愛就充滿歡喜』
『少裝蒜了、乖乖把你今天幹的好事一五一十說出來』
王小明非常仔細描述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過程、
他從來沒有這樣過、以前做過就做了、程程不管怎麼問他不說就是不說
今天這樣真是破天荒第一遭
程程聽得很專心、聽到一半兒子醒了、她去把小孩抱出來、邊餵奶繼續聽下去
『結論就是、混蛋白人襲警被毆、醫院先躺兩個月、然後上法庭被控強姦未成年少女、案件成立就關進大牢八年十年跑不掉、案件告不起來也要因為襲警案被驅逐出境』
程程聽完什麼也沒說就看著王小明
『怎樣?不稱讚一下也批評一下啊』
『你去照鏡子吧!看看你的表情多麽滿足多麽開心』
王小明用手遮住自己的臉『真的嗎?我好害羞喔』
程程很認真的跟他說
『老公、你要做什麼就去做啊!我愛這樣的你、你不用考慮我們、我絕對不會限制你、你盡量發揮你的才華』
王小明突然臉漲得通紅、眼淚差點哭出來、他快速轉過身去不給她看她激動的表情
背對著她問說
『兒子睡了沒?快點把他哄去睡、不管、把他丟到嬰兒床上去、讓他一個人玩、我要用我身體報答美人恩、快一點、我雞雞已經翹起來了、等不及了』
從這天開始、王小明投入類似的公益事業
他和小警察和社工小姐一起合作
三人一起接了好幾個案子、『輔導』好幾個家庭
如果不是有受害者遇到類似的立即的危險遭遇、王小明就盡可能不用暴力解決
畢竟人在日本種有制度有文明的國家、和充滿彈性的台灣還是有所不同
雖然對王小明來說遵循法律只是必要之惡!
接著他把家附近的一家喫茶店給接收過來改成咖啡店
做生意只是附加價值、他是把那店面當作服務據點
和人談事情、收留附近小孩有地方待不去鬼混、接待一些以前的朋友
而和以前最大不同的是、
他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時間都和老婆小孩一起出去旅行
小孩才剛滿周歲、三人的足跡已經走遍日本四大島了
由南朝北的逐櫻之旅、由北朝南的賞楓之旅
和親人欣賞日本美景才是王小明最重要的事業
夫妻兩人的感情在旅遊的加持之下更是如膠似漆、
進入只羨鴛鴦不羨仙的境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