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4日 星期六

條子與大小姐(11)黑錢

離他們離開台灣三十個月後、
王小明想到應該可以和龍哥閒閒聯絡了、於是寫了封信、輾轉寄到龍哥手上
其實約龍哥見面、除了敘舊之外也是順便測試一下、看有沒有人在監視追蹤王小明的下落
所以從龍哥接信開始到搭機來到日本神戶為止
全程都有安排人手在監看、結果是很不刺激的什麼都沒有
王小明做掉的那個M組織就算還有餘孽也沒人在活動了
而把龍哥請到日本來、其實還有另外一個目的、、、
客人喝過茶、飲過咖啡、吃過點心、聊過分別以來數年間狀況後
王小明說『吃飯前還是先說吧、說了怕你們吃不下飯、不說我又覺得卡卡的、既然要在傷害你和傷害我之間選擇、那就選擇傷害你們吧』
龍哥不動聲色、閒閒有點驚懼表情
『你想對我們做什麼?我們是不會答應跟你4P的』
王小明差點跌下椅子『你老婆病得不輕、不過不是我傳染的、別找我算帳』
收斂笑容對龍哥說
『記得那個特警隊衝鋒硬闖進民宅、要從哮狼手上搶救人質的那件事嗎?』
阿龍緩緩的回答『是你指揮那次?還是後來他們亂搞出大事那次?』
王小明得意的笑『幹嘛提我那次、我這麼謙虛的人實在不想提當年勇了、你還提、好討厭喔』
他們提到的是程程警校畢業前、發生一件大案子
當時王小明和龍哥是被叫去支援(當時全台北的警察好像都去了)
一個外號哮狼的重武裝集團綁架了議會的副議長(就是那種黑道漂白當政客的那種大尾的流氓)
結果刑事組效率在不該好的時候好的要命
查到肉票和綁匪在一處別墅區
然後所有重裝警察和刑事組都趕到了、附近所有便衣都被調過去支援了
然後事情就亂成了一團了
台灣警方好像從沒建立過攻堅案件的SOP
爭功的、搶風頭的、準備裝死的、急著要升官的、想要退休前錦上添花的、他媽的全部擠在這個鬼地方了
王小明本來在旁邊瞎混喇賽喝茶兼聯絡感情交換情報、
後來實在拖得太久、久到如果是開房間打砲櫃檯都要打電話加錢了
王小明受不了、擠進去看這些高層狗官到底在搞什麼鬼
果然、官大不是學問大、只是放屁特別大聲而已
什麼都沒做、每個人都在混、都在等別人去為國捐軀、
萬一在一團混亂中運氣好到可以中樂透抓到混蛋、擠在前面就可以搶功勞
王小明一時熱血衝腦輕輕推開幾個高官
站到理論上應該是指揮官的畏畏縮縮的傢伙面前質詢
『還在等什麼?』
那官認得王小明、只是不熟
他被周遭一堆官階更高的狗官壓到喘不過氣了
被王小明這麼一問、快要氣到爆炸
王小明沒給他機會爆發『替死鬼我來做』
他手一伸把指揮官的無線電拿過來
『刑事組、SWAT 的隊長、副隊長現在立刻過來指揮中心開會』
然後看著指揮官『我來指揮、出問題就推給我』
有人、不、是有白痴出來要負責、指揮中心內不曾間斷的廢話意見通通停止
狗官們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太好了!白癡出現、有過他頂、有功我領』
王小明也不客氣、用眼神要所有官讓開
他攤開地圖『就這樣?』那是張簡單的市區地圖
連綁匪住屋的藍圖都沒有
王小明譴責性的眼光掃到哪裡、哪邊的官就把眼神移開
王小明嘆口氣、嘴賤的嘲笑
『有時間廢話、沒時間找圖、媽的、台灣果然是神明眷顧的好地方』
意思就是如果不是老天保佑、台灣靠這群警察早完蛋了
刑事組、SWAT共五個人進來
王小明指著地圖街道
『刑事組守這裡這裡還有這裡、任何人走過來就先上手銬逮住、反抗就開槍』
刑事組組長要說話反駁、王小明不給他機會
『不用靠腰了、SWAT衝鋒、進屋交火搞定之後、我會下令讓刑事組接著進入蒐證、有功你們領先、子彈別人去擋、這樣夠爽吧』
刑事組長聽了就不說話了
『可以的話快去這幾個點、如果有人逃出去包圍網就你們的事了、別想推責任』
接著對SWAT組長說『房子有幾個入口?』
SWAT組長說『應該兩個』
『應該?你跟我應該、那被綁匪打死的話是活該嗎?』
SWAT組長不爽地瞪他
『這種房子、應該有地下車庫的吧、那不就是三個出入口?』
SWAT組長被他一問有點語塞
王小明快嘴也沒想要聽他反駁
『算了、現在這麼一大隊人馬搞在這裡這麼久了、
如果沒被發現就有鬼了、要玩什麼出其不意也辦不到了、現在就玩甕中捉鼈吧、
隊長帶前門這隊、分四個帶著盾牌到地下室去守住、萬一混蛋們往停車場開車要逃就把車輪都打爛、別讓人車衝出去、這點應該做得到吧
隊長攻前門、帶盾牌開槍射玻璃、我叫你射玻璃、可沒叫你亂開槍、越大聲越好、就是要打草驚蛇、
副隊長帶隊守後門、人躲好、讓那些傢伙以為往後面逃可以跑的掉、躲得人都看不見但是眼睛要放亮一點、別顧著躲、躲到讓人逃了』
最後『對錶、五分鐘後前門攻堅、全部的人聽槍聲動手
還有、看準再開槍、讓人跑了丟臉而已、打死打傷死老百姓事情就很大條』
結果很順利、老大沒在家、剩三個小咖邊吸毒邊喝酒看家守著人質
槍聲大作之後一個還是完全爬不起來、昏昏沈沈的睡在二樓
另外兩個從二樓跳下去
一個摔斷腳不能動乖乖就逮
另一個跑幾步之後被一個特警掃了一腳直接摔個狗吃屎趴在地上
人質安全救出
大家皆大歡喜
記功的記功、升職的升職
只有王小明被徹底忘記、嘉獎名單上完全沒有他的份、
但是最前線的警察從此都知道這個裝瘋賣傻的王小明是個厲害無比的角色
連最強悍的特警隊刑事組都服他
而這案件在一個半月突然逆轉變成悲劇
漏網的老大又帶另一批手下幹下案子
食髓知味的壞人看上了中部某個開很多間大賭場的議員
把人綁了勒索大筆贖金
交了贖金還沒放人的那個時間點就出事了
一樣的、情報一流的警察探聽到人質被關在哪裡、
但是指揮不再是王小明而是官大學問大但是運氣超背的靠爸官二代媽寶笨蛋、
把攻堅指揮的一塌糊塗
讓綁架案變成一場大慘案
雙方大火拚
警察兩個殉職三個重傷、綁匪四個全部死光光
亂七八糟的槍戰最後
老大抓著人質一起死在亂槍之下
而這次悲慘糟糕的混戰之後更顯得王小明上一場攻堅戰的指揮有多優異
王小明和龍哥說到過去、忍不住眉飛色舞、興高采烈地說了起來
閒閒和程程聽的也是津津有味
閒閒看程程的表情也是第一次聽說的樣子有點奇怪
『我家這個平時沈默寡言、不會跟我講這些、你家這個機槍嘴沒說過這故事給你聽嗎?』
程程還沒回答
王小明就說『拜託、我是這麼低調、安靜的人怎會炫耀過去的豐功偉業呢?
我的所作所為李白的詩上面都有寫的
事了拂衣去、不留身與名
我的這種境界哪是你能理解的?』
閒閒同情地看著程程
『我真服了你了、你是怎麼忍受這種人的?你到底是怎麼忍得下去的?
我一個小時就想拿棍子打暈他了』
程程笑的超開心的『你能了解我的苦就好』
王小明怒『多苦?多苦?昨天晚上又不叫苦、一直叫床』
程程臉一紅、輕輕給他一巴掌『閉嘴啦你』
王小明奇道『叫床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叫給你看、床、床、床、、、、』
接著問她『這樣你幹嘛臉紅?你是有什麼毛病?』
閒閒說『夠了、你剛剛到底要說什麼事?』
王小明作弄自己老婆夠了、正經跟龍哥兩人說
『第二次弄得天翻地覆的慘狀、我們是結束後才到現場的、你記得吧?
到了之後就進去那棟房子裡面看
亂七八糟的狗窩、關人質的地方更是臭得要死
我受不了轉了一圈就出來
後來警察來來去去、幾十百人進進出出、
人這麼多、但是從來沒有人找到那筆贖款
那個議長家人繳了一億五千萬的贖金
但是從那幾個人身上和房子車子找到的還不到幾百萬
你不奇怪錢到哪裡去了嗎?』
龍哥表情激動『你是說、你找到了』
王小明笑的超賤的
『其實是很簡單的推理而已
藏人質的那房子是租的
那幾個有案在身的混蛋哪可能出面去租屋
一般來說當然是老大女朋友去租
但是這傢伙的事情鬧太大了、他女朋友也被追蹤、所以她也沒辦法出面
我就想既然不是老大女朋友、會不會是她親戚?結果不是
於是我又繼續找另外幾個同夥笨蛋的女友老婆親戚
後來發現出面去租屋的是槍戰中第一個死掉的小咖混蛋的妹妹的名字
我先找還有沒有其他租屋、結果沒有
我就找有沒有那名字登記的車子、也沒那麼好運、那名字沒有買過租過車子
我想那用他家人的名字試試、結果、嘿嘿嘿、
一輛中華得力卡、登記在死掉小咖的爸爸的名下
我看這卡洨的作用就是把他妹妹爸爸的名字借給人家用
總之、非常好笑的、
一億五千萬就放在幾百個的警察眼前就在巷口的轉彎處
一輛非常普通非常破舊的藍色小貨車』
龍哥驚訝得合不攏嘴『一億五千萬你第二天就找到了?』
王小明得意的揚起下巴
『其實要是仔細算的話、應該算是當天找到的、因為是不到24小時』
才炫耀過後又討人厭的裝得很謙虛
『嘿嘿、其實沒什麼啦、我只是運氣好猜到了』
程程也很訝異『所以你有一次開一輛得力卡來載我、開的車就是贓車』
『錯、他不是贓車、他是一輛載了一億五千萬現金的舊車
很好笑的、那車從來沒有報失過、所以根本沒有警察會去追查』
王小明笑的燦爛
『你看我那天裝扮以為我在臥底、包得像木乃伊似的
又是口罩又是帽子又是墨鏡還戴手套
我為了怕被路邊攝影機拍到我開走那輛車、
我花了多大功夫你們知道嗎?
當天晚上我從我家走出來、走了半小時、在一家麥當勞廁所換裝
出來之後又走了十分鐘才叫一輛計程車
我還先繞到城市另一邊的鬧區、下車走五六分鐘的路、然後換另一輛計程車
然後到那房子一公里外下車、邊走邊把口罩手套圍巾帽子通通戴上
從死掉老大身上摸來的鑰匙開走那輛貨車
一大把鑰匙中我神不知鬼不覺的偷摸了其中一隻
我是看清楚了、判斷是貨車鑰匙才摸走、但是心裡有點不確定、後來鑰匙一轉、
哈!搞定了、一億五千萬就跟我走了
後來過了幾個月、我有去探專案小組的口風、還是沒人注意到那輛車
哈哈哈
不知不覺的一群人
說實話、我真的有想過把錢繳庫
但是那時那個搞砸的指揮官遷怒到我身上、跟我講幹話、對我超沒禮貌的
我心想錢找到了還給他幹嗎?我又何必幫他呢?讓他黑到底就好了
最後那傢伙兩支大過、隔年就退休了、對吧?還想升官?去吃屎吧』
龍哥有點大舌頭了『那錢?』
『我叫你來就是要跟你說錢在哪裡啊』
三個人六隻眼睛看著他、等他說答案
『你們不要給我壓力、我會怕怕』
『快說啦』閒閒罵道『停止你的廢話、說重點』
『在台灣、錢通常要放一個地方:銀行
但是我要是放銀行就是送自己進監獄、於是呢、我把錢、、、』
又停下來、吊大家胃口的在那邊奸笑、三人沈默不理他
王小明喝了口水終於說了『於是我把錢放進了銀行的保險箱』
『又是一句廢話』
『有個銀行行員、私人銀行的傢伙、他欠了我一個大人情
我跟他要一個大保險箱、當然、免費的、要他讓我放三年
要是三年沒去拿、裡面東西就送他了、現在、東西給你了』
鑰匙從口袋拿了出來、遞給了龍哥
龍哥看著他、其實已經算是瞪著他了『我才不要』
『不要誤會、不是要給你拿去爽的、我沒那麼壞心、我是要你去做散財童子』
王小明開始解釋
『我以前的那些事業、你也多少有看到幫到忙吧』
王小明說的就是一些煙毒勒戒所、被性侵少女與雛妓保護中心、家暴庇護中心之類的地方
那些都是沒有登記、沒有辦法接受政府補助的機構、
有些是開設那些機構的人不屑不懂和政府打交道
有些是道上混過的人根本沒有資格受官方審查去辦那種組織
或者是有接受政府補助卻完全不夠的情況
大家都必須自己找門路來找錢
王小明就是這些人的最好的門路了
道上的人都知道王小明是土地公的化身、天使的代表、菩薩的下凡
雖然他口袋永遠空空的但找錢卻是他另一個強項、
每個月都要想辦法跟很多人拿錢來養這些機構
龍哥聽到這裡就懂了
『幾個月前開始、我陸陸續續跟這些老朋友聯絡
都差不多同樣的模式
這些人渣說沒兩句就開始三字經問候我爸爸媽媽哥哥姊姊弟弟妹妹
然後重點就是沒錢、要錢
幹、我欠你啊
不過呢、人家確實是有心要做好事的、幫他們找錢就當作做功德啦
而、我不能回台灣、所以算你倒霉、誰叫你認識我、誰叫我朋友就你一個
所以去吧、這是旅行規劃表
飯店、餐廳、交通工具、行動電話 通通訂好了、錢都付過了
你就、不對、應該說你們、你們就照時間照地方去玩
把錢從銀行拿出來、到麥當勞肯德基去拿紙袋、錢包一包、一袋一袋分給那群人、
台灣繞一圈玩光光、一億五千萬發光光、然後你頭頂上就會像天使一樣有個甜甜圈、發光的甜甜圈』
程程『你這幾個禮拜在查電腦找資料就是在用這個?』
『沒有啦、我是邊計畫邊回想以前我去睡過哪幾家厚德路、然後在哪家的哪幾個晚上表現得最好、姿勢叫聲都做一番檢討』
程程站起來、一把把王小明拉起來、用力的吻下去、吻的又深又久
『這是幹嘛』王小明對老婆突然的激動感到不解
『我發現我嫁給了一個俠盜羅賓漢、不能用一個吻來表達我的狂喜、驕傲、愛戀的情緒嗎?』
『那為什麼不現在立刻把衣服脫掉用性愛來表達呢?』
程程吻了第二次、在他耳邊小小聲的說『晚上再表達』
閒閒和龍哥互看一眼、眼神也是佩服、佩服以及佩服了
一億五千萬
這人要是不說、全世界沒人知道是在他手上
這樣說送人就送人了
這種胸襟這種手筆
就算是程程這種超富財團千金小姐出身也不是能常常見到的
難怪她會這麼激動了
龍哥默默看了一會兒『你怎知道我回台灣之後、不會把錢吞了、拿錢烙跑』
王小明只是笑
『全世界你應該最知道我的厲害的、你不會笨到做這種蠢事的』
龍哥也笑了、給他十倍膽他也不會去出賣王小明
當年王小明突然失蹤、事後他被負責調查的警官叫去問話
龍哥淡淡的說句『我不知道』然後就看著他同事不發一言、一個字都不肯說
甚至被問到王小明之前合作時期的事、他也什麼都不講
(其實不只調查警官想問、不知道多少同事想問一代神人王小明的豐功偉業、但是除了閒閒、龍哥從來沒對任何人說過、對閒閒說的也都是王小明破案的高明功力、那種介於違法邊緣的事蹟他一件都沒說過)
什麼都不說、不只是因為他講義氣、
也是他知道王小明這人的個性
要是你敢在背後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對付他的話、
你不會知道他何時會來報復你的
這些年他看太多了、王小明幾乎是有仇必報
他的字典裡面沒有 「算了」「過去就沒事了」「以德報怨」之類的字眼的
他不會氣唬唬的找上門去扁人
而是一旦有機會他就會讓別人知道『你整過我、我就一定會回整你、不要以為我不敢、不要以為我做不到』
這種態度讓王小明不只在警界而是在黑白兩道都沒人敢來惹他
所以龍哥其實很清楚、雖然這位前搭擋對他說話永遠客客氣氣溫和有禮、
但王小明的意志是一定要也一定會被執行的
如果他不做別人會被叫來做、王小明永遠會有方法『請』人志願幫他做事的
而阿龍清楚知道自己不可能拒絕王小明的、更何況這是在做善事
說完了這次見面的目的之後王小明顯然也輕鬆了
他提議大家出發、散步邊欣賞風景邊運動到餐廳去、
一走出咖啡廳程程指著路邊的田地跟大家介紹
『這是我老公的田地哦、你們看、他種了好多蔬菜喔』
閒閒看了半天、不太確定的說『這是一塊荒地吧』
程程大笑『十個人有十一個會這樣說、我跟你們說、附近的農夫還跟他吵架、罵他懶惰亂搞』
王小明走進田裡撿起幾種菜
『明明就有各式各樣的蔬菜、你看這裡有茄子、這裡是番茄、這個是、、、這個應該是、、應該是一種菜、我確定他是菜
是、、、吧?總之、這裡滿滿都是菜、誰說是荒地』
閒閒接過他手上的「番茄」、不屑的說
『先生、這是蕃茄嗎?這是蘿蔔啦!日本品種的小圓蘿蔔啦』
『是嗎?難怪哦、我覺得這番茄的顏色怪怪的』
程程笑著說『這人買了一堆蔬菜種子、把它們混在一起泡水、
然後亂挖一些洞、把泡過一天水的種子丟進去、然後他怎樣你們知道嗎?』
『你直接說啦、我們猜不到』
『這位天才農夫種菜就是看著蔬菜自己長大、從不施肥從不拔草也不澆水』
『你亂講、我經過的時候如果沒人、我就會尿尿在上面』
閒閒和龍哥笑到不行
程程更是笑到不能控制
『我從沒種過菜、但是我知道這世界沒人是這樣種菜的、
可是最好笑的是、這樣居然也行
真的有少少的菜長出來了、他得意的不得了』
難怪附近農夫會來罵王小明、因為實在太誇張了
要很努力撥開野草才能找到蔬菜
那些蔬菜是不可能拿出去賣的、因為醜到沒有所謂賣相可言
而王小明也不在乎
他一向都是要煮飯前才在田裡東摸摸西抓抓、撿出一堆菜來、數量夠這餐飯可以吃他就不採了、下一頓要煮飯之前再來採
這些菜雖然外表都很醜、但是這真的是絕對有機蔬菜而且滋味真的不錯
除非空氣與水有毒、
不然王小明這種懶惰種植法所生產的蔬菜真的是絕對天然健康食品
四人邊走邊笑
兩個男的推著嬰兒車走在前面、兩個女的很自然地就落在後面、
閒閒看著程程很羨慕的問她
『你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好幸福哦、跟最後看到你那種失魂落魄真的是天壤之別』
程程笑的開心『當然啊、那時候我都快瘋了、跟現在怎麼比?』
『他對你一定很好、你看你連呼吸都帶著笑把空氣吸進去的、幾年前剛認識你、好像誰都欠你幾百萬似的臭著臉、
現在你眼睛變成兩粒愛心、嘴角比蝙蝠俠裡面那個小丑還要誇張的上揚』
程程驕傲地說
『你知道嗎?我要做家事的話要搶著做才有辦法做、
懂我意思嗎?
比如說今天我早上起床要先跟他說好、午餐我煮或是晚餐我煮、我才有可能去做飯
不然他就會全部做好了等我上桌吃飯
其他的家事也都差不多這樣、
我沒有搶著去洗衣服他就全部洗好晾好收好
而且我家是沒有請佣人的哦、那你就知道他有多寵我了』
『那你豈不是只要餵奶、其他都不用做了』
說到這裡、程程突然臉變得很紅、只是笑不說話
『你是在想什麼啊?到底在笑什麼啊?笑得這麼淫蕩?』
程程想到的是、
剛生產完、兩人搬到這新家來
王小明把她寵得不像話
大男人把家事一手包辦、讓她帶孩子就好
而去除餵奶時間、這個老公抱孩子的時間也不比她少
有一次程程晚上在客廳餵奶時、餵著餵著打起瞌睡、
迷迷糊糊之間她感覺到兒子被抱走了
抱起來拍奶之後抱回嬰兒床睡了
然後王小明拿條熱毛巾回來擦拭她的乳房
程程閉著眼睛邊睡邊說『好像還有ㄋㄟ ㄋㄟ沒吸乾、脹脹的』
接著她就感覺到男人伸嘴幫她吸奶
兩邊都吸乾淨了再換條熱毛巾幫她擦拭
程程全程都閉著眼睛感受老公的溫柔
擦完了王小明把她穿好衣服要抱她上床睡覺
她忍不住得寸進尺『我想洗澡』
王小明二話不說把她輕輕放回沙發轉身就去放熱水
回來幫她脫衣服、然後公主抱抱進浴缸
程程完全不用動就全程讓王小明服務就好了
洗完之後泡澡泡到她全身皮膚都紅通通了、王小明拿了兩條大毛巾把她抱出浴缸包起來
放在他的大腿上坐著、幫她吹頭髮
吹乾之後擦乾她全身
然後放回床上、蓋上棉被讓她繼續睡覺
程程光是想到這畫面就笑的超甜蜜超溫馨的
閒閒看著她忍不住說『喂、你也說說話、不要光笑、笑得好像幸福到要融化了的感覺』
程程說『那我的嘴角有沒有流蜂蜜出來?』
『有有、還有牛奶也跟著流出來了、你已經變成上帝的應許之地了』
程程繼續幸福的微笑
『我跟你說、我以前失眠容易驚醒的症狀已經都消失了,
 現在睡整整八個小時沒問題、甚至有睡到十個小時的紀錄
我自己都嚇到、原來睡懶覺是這麼愉快的事』
『這意思是說、你爽到不想醒過來的意思嗎』
程程哈哈大笑『差不多是這樣、你這麽說不過份』
從十二三歲就開始有失眠症狀的程程、直到認識王小明之後抱著他睡覺才能好好入眠
這點讓程程認定了他就是她的真命天子
在王小明失蹤的整整一個月時間、程程能入睡的時間不到十個小時
那種煎熬、痛苦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像的恐怖
現在的程程想都不敢想萬一老公不在她身邊的場景
更棒的是、婚前她一晚能睡個五六個小時就很棒了
想不到婚後的她在王小明的呵護之下、不再害怕焦慮
能夠夜夜安眠直到天亮了
這是她家人完全不知道的事情
所以對程程來說、父母姐妹對王小明的看法根本不重要
說誇張點那些家人全部加起來連這個老公的一根腳毛都比不上
他們嫌棄的是這男人唯一的點就是說他沒錢、可是這男人不用任何一毛錢就可以解除她的痛苦
那她要錢幹嘛?這些看不到重點的家人都是白癡!
她才不屑去在乎白癡的感覺了
她程程嫁的老公才是唯一的重點、唯一應該在乎的事情
尤其現在生了兒子之後的幸福
程程終於享受到從小就渴望的天倫之樂
難怪閒閒眼中的她蛻變好多、變得柔軟、變得開心、眉宇之間那股煞氣消失的無影無蹤
兩人邊走邊說說笑笑
閒閒忍不住問她『我問你一件事哦、你是不是有點怕你老公』
程程聞言不禁一呆『怎麼會想問這個?』
『我剛剛不是在開玩笑問說妳怎麼受得了那張機關嘴蛇後、你表情好像有點嚇到』
程程雙手作勢一拜表達佩服之意
『你是嫁給警察變得超會觀察別人臉色了是不是?這麼厲害』
頓了一下
『有一次、我懷孕的時候、脾氣不穩定、他就那死樣子、跟我嘻嘻哈哈的廢話、
我突然爆發、我也不曉得是怎樣啦
就很突然、我就突然吼他幾句、叫他閉嘴、安靜不要說話、
我好像是罵他說不說話會死嗎
他有點被我嚇到、好像有點不爽、接著他就閉嘴不說話了
他安靜了三十分鐘我就有點受不了了、再過十分鐘我就跟他道歉了、
但是他還是保持沈默不說話不理我
再來就換我跟他廢話、拼命說話逗他、
他完全聽不見我不理我的樣子、我跟你說、我真的怕到了
那時我還突然順便領悟到一件完全沒用的知識
原來這樣廢話是要練過的、不然真的辦不到
嘴巴一直講一直講講一大堆話又不能重複原來這麼難
我講沒幾分鐘就沒話說了
然後我就很尷尬的看著他不理我、
自顧自的看書、泡茶、吃東西、就是不理我
然後呢、就沒辦法了、我就用哭的』
閒閒倒抽一口氣『你?哭?不會吧?真的假的?』
『真的、不怕你笑我、我真的哭了』
『放心好了、我不敢笑你的』
閒閒說不敢笑程程是真的、
程程一直給人的感覺是個性安靜沈穩卻隱藏著狂暴
隨時都有可能造成火山爆發
閒閒她敢對王小明吐槽說笑甚至嘲笑他
但是一旦程程在旁邊她就不敢了
這女人的脾氣就像看不見的高氣壓、你看不到但是感覺很清楚
惹到她、後果不堪設想
閒閒想到這裡聯想到她老公
王小明擁有另一種可怕的人格
像白癡像神經病像沒藥醫但是你有腦子就知道這人是個擁有完美控制力的炸彈
你知道他很危險但是你只要乖乖聽他的就不用怕他突然爆開
程程則不一樣、你不知道她的爆點在哪?所以要非常小心
想到這裡閒閒聽程程繼續說
『反正、我哭了、他就心軟了、我們就又和好了』
程程說得輕描淡寫、但是和王小明合好過程蠻繁複的
又要演出日本愛情動作片劇情
又要配合百老匯歌舞劇的改編台詞演唱
還要錄製各個世界色情小說的改編情節
總之、就像王小明用假死來警告程程和別人相親的後果
和王小明吵架也是苦不堪言的差事、一次就讓你不敢了
程程總結這些年的經驗
『怕他?你不怕嗎?你只是他搭擋的老婆、但是你老實告訴我、怕不怕他?
怕!對吧!只要是人都怕吧
但是除去了害怕這種感覺、我太喜歡他太愛他了他對我太重要了
所以怕歸怕、、、、、你在幹麻?』
『我快吐了、你太噁心了』
『我在跟你說真心話、你還在笑我』
閒閒抱著她跟她道歉
『對不起啦、你太可愛了、我忍不住啊、對不起啦、我是在替你高興啦、看看你這麼幸福我好開心』
程程跟閒閒鬧著玩、但是心裡卻是忍不住回想到王小明唯一一次的發火
那次有點算是程程太白目了、沒有在看老公的臉色
連續的自作主張讓夫妻之間差點造成嫌隙
因為程程太過有錢又很疼老公
所以不管王小明想要什麼都想買給他
但是王小明並不喜歡那種太依賴老婆財富的感覺
以前在台灣幹警察的時候、王小明老是拿著兩支超舊超古老的智障型手機
程程至少買過三隻iPhone給他(只要新機出來程程就會換、然後一次都買一對、別人是穿情人裝、她是買情人機)
他都淡淡的謝了但是從來不肯用
婚後程程替老公買名牌衣服就不知道買了幾十個萬
王小明不再穿唐強生的邁阿密風雲裝扮之後、也配合老婆的雅痞造型做大幅度的改變
只是程程一直沒注意到王小明的男性自尊問題
那次她是先從台灣訂了一整套的宮部美幸小說(至少五十本)
緊接著又訂了李查德全集(十幾本)
就只因為王小明跟她提了一下日文版看了有點吃力、
兩大箱的書接連寄來的同時、王小明並沒有開心的表情、而是皺了皺眉頭
剛好當時家裡的豐田休旅車有點小問題送去維修、
程程乾脆訂了一輛LexusRX450h的油電車、
她想說給親愛的老公一個驚喜、就沒跟他說
而當車送來的那天、王小明一看到新車就整個暴怒
氣到臉孔變形的對老婆吼了一個字『你、、、』
失控的情緒就發生在那一瞬間、不到三秒鐘他人就回復冷靜、把後面的髒字眼通通吞了回去、他神色自若的坐到客廳去、把茶具拿出來煮開水泡茶
程程嚇到把兒子緊緊抱在懷裡、王小明看了忍不住笑、
『幹嘛啦、你拿兒子當擋箭牌喔、又不是美國隊長那塊盾牌』
程程看他擺出輕輕鬆鬆的樣子才從剛剛的震驚中少少回復過來
跟王小明相處多年、這是他第一次對她露出怒氣
從未發生過的第一次真的把她嚇壞了
『對不起啊、我想我剛剛是男人無謂的尊嚴作祟了
我看你幫我換新車、我卻蠢到一時不知道感恩、對於你的好意卻用錯誤反應來回報妳真是抱歉』
程程這時才知道自己犯的錯誤是什麼
趕忙解釋『不是啦、不是換新車、是剛好有認識的租車公司跟他借來的代步車、我想說我們有車代步、比較方便啦、你車修好這車就會還回去了』
王小明笑了笑、他知道老婆是硬凹的、那車牌不是租車公司的車牌、而且車子樣式又是最新款、他知道是老婆疼他特意買來送他的
『哎呀、不是給我的啊、好可惜、我好愛這車型說』
兩人高來高去、把風暴化為無形
王小明等水滾了泡了一杯茶送到程程面前
自己也喝了一口才緩緩的說
『我們認識的時候你就是千萬億萬富婆了、因為那是早就確定的事情、我也沒有去想過、也是因為當時的我是007
你聽過詹姆士龐德因為對方是千億富家女而不敢去睡人家的嗎?
當然不管對象只要是美女就照睡麻對不對
我也是這麼想的
但是當一切回歸平淡、嘿嘿嘿、
我發覺我超人的外表下還是一顆脆弱、幼稚、容易受傷害的凡人的心
現在回想、當警察時留下的那筆錢、好像就是有點要鞏固自己信心用的
我老婆有幾十億、我至少有幾千萬、
雖然少的可憐、但是拿出去也夠氣派了
當然一旦回到柴米油鹽醬醋茶都要自己掏腰包的時候幾千萬算什麼啊
你老實說、給你兩千萬是不是都乾了』
『沒有啊』
『騙人、我們出去旅行這麼多次、光是住宿吃喝、我隨便心算一下都超過千萬了
、我是裝死不想戳破、想說吃軟飯的人不要計算的太清楚比較好過』
『真的沒有啊、、、應該這麼說啦、如果是兩千萬就放在那裡一直花坐吃山空的話、可能已經乾了
但是我一拿到錢就投資了啊
我在日本本來就有買股票、大概一億左右的資金放在股市的、
你給我錢、我左手拿到右手就又拿去買股票了啊
安倍三支箭經濟措施開始我就全面大買外銷股了啊、只要是日本做外銷的大公司我都投資了啊、所以那筆錢是一直都在增加啊』
程程露出自信的笑容『我掌管家計你就別擔心了』
王小明咧嘴一笑
『我從沒有擔心啊、只是女人太能幹、男人就會很萎縮啊、聽說雞雞會隨著自信增長成正比變化啊』
胡說八道之後
『我知道我的這些心態是很不健康的無理取鬧』
程程拼命搖頭
『你先不要反駁我、讓我說完、
前幾天你才剛幫我買書、我臉色不好看你沒注意到、
只是、、、要怎麽說呢
書這種東西對我來說是很私己的一種象徵
我買了看了就有種歡喜有種感動
啊我之所以跟你說感想、說看了之後的心得就是想跟你分享我的心靈
但是你的反應卻是花錢再買更多給我
當時我有點被你破壞氣氛的感覺
尤其有些我是已經買過的、你一口氣把全套買來、我有點不爽、幹有錢了不起啊這樣浪費幹嘛、然後今天看到新車、我這種感覺就忍不住潰堤了
我的感覺就是那車和這房子一樣都是我的堡壘
你大主大意就賣了我的城堡、我就一時氣到受不了、、』
程程眼淚瞬時潰堤『沒有沒有、我不是、、』
王小明起身去親了親她、伸舌頭幫她把眼淚舔掉
『我知道你沒有、我知道你只想要給我最好的、我知道你認為我們是一體的、我知道你從沒想過用錢壓死人
我知道你想用身體壓我、我也只想用雞雞插你、、、、』
換程程有點生氣、『我知道你一定要屁話、但是你可以把正事說完再講嗎?」
『沒有正事啊!什麼正事?正事就是我們還是要一起生活啊、 
所以哪有什麼好說的呢、除非你想離開了、不然沒什麼正事啊、我不該發脾氣的
你是為我好、我如果考慮到你心情就該笑著接受這一切
只是那個男人的尊嚴
沒錢就沒尊嚴的無聊想法就突然出現了、然後、、、我跟你道歉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程程臉色有點難看的說
『我先警告你、你再跟我說一句什麼我要離開的、你就給我試試看、看我敢不敢翻臉』
王小明裝死『我有說過這種話?沒有、絕對沒有、我怎麼可能會說這種話、你有證人嗎?不然叫你兒子出來作證』
 程程瞪著他不說話
王小明只好投降『對不起、以後絕對不敢說了』
程程見好就收
『我也對不起、我太專斷獨行了、我以後做什麼事會跟你商量再做的、車子真的沒有賣掉、這真的只是代步而已』
『都說沒關係了、還講幹嘛、車子房子都是身外物而已、為了死東西來跟活人計較、我真是白癡、
你為了我、放棄那麼多、犧牲那麼多
我看你已經好多年沒穿美美去參加過任何一場舞會了吧
你帶我去過的聖誕舞會我還記得好清楚啊
那種夢幻般的美麗就像、、、怎麽比喻才對?
好像程程的一生啊、美麗的好像不是事實卻完完全全是真的!』
程程臉色扭曲了一下、瞪著他過三秒又轉成溫馨的微笑
『那些他媽的舞會對我來說一點吸引力都沒有
一點點都不值得留戀
我知道在有錢人的世界我是女皇但是我並不快樂
就像冰與火裡面的龍后一樣的尊貴
但是重點是當時的我並不快樂
我只有在你身邊的時候才會快樂
所以我從沒有懷疑過我選擇的道路、
當警察、死黏著你、跟你浪跡天涯、結婚生小孩
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一次
你剛剛說的舞會啊以前的生活啊什麼的、我有時也會想到、
但是我想的是、誰需要那玩意啊、我只需要你
所以根本沒有犧牲什麼也沒有放棄什麼
我是終於選擇正確的人生了
如此而已』
王小明坐在她身邊、輕輕摟著她
『快、把這小孩拿去丟掉、丟遠一點、我們來做愛吧、
聽說吵完架做愛快感多三倍高潮加五倍』
他兒子才十個月大、不知道怎地突然大笑起來
『靠、你變態啊、聽人家要做愛跟人家起什麼鬨、這麼小就這麼變態』
『你才變態、你不要污染我兒子』
程程側頭想了一下
『對了、我上次道歉的時候、有人說道歉要依照規定、你剛剛跟我道歉、那請比照辦理』
『什麼啊、你在說什麼?』有人開始裝死
『上次有人逼我、說一定要演出愛情動作片的劇情才要原諒我、我雖然千百個不樂意、但是我照做了、你現在給我演』
『變態、怎麼會有這麼變態的舉動、你這麼噁心的事都做得出來啊?是哪個喪心病狂的色情狂逼你的、你跟我說、我去報警』
『就是站在我面前這個』
『誰?哪裏?有鬼嗎?』
王小明在那邊搖頭晃腦的裝傻
程程非常堅決的說『我不管、你不給眼我不會讓你睡覺的、更別說做、、、那個』
王小明大笑『好啊、我去睡旅館』
『你敢走出家門一步我就打斷你狗腿』
王小明眼珠轉啊轉的、有夠賊的奸笑
『好吧、那我就演出世界名著小紅帽的故事來表達歉意、那你要演老奶奶還是獵人?』
程程光想就開始猛笑、笑半天才說『我現在胸部這麼大、當然是演奶奶啊』
『好、那你到房間裡去、我要指定你的戲服』
所謂戲服就是一件暴露到不行的睡衣、頭上還要帶上一頂浴室拿來的浴帽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女人躺在床上的樣子)
程程臉紅紅的穿上了躺在床上等他進來
王小明在更衣室找到他要的衣服、跑到房門外敲門
『奶奶、你在家嗎?我是小紅帽、我戴了保險套來看你了、、、我是說保險單啦、我怕你死了受益人沒寫我名字、損失就大了』
程程抱著變態的期待說『奶奶已經大到走不動了、你快進來吧、不然我就要爆炸了』
門一開、程程笑到在床上打滾、淚水都流了出來
王小明拿了件兒子的紅色褲子套在腦袋、褲子很小他是用硬擠的才套在頭上
全身赤裸只有陰莖的部分用條絲巾綁了個蝴蝶結
王小明很喪氣的走到她面前
『奶奶、我的小弟弟他本來應該是雄赳赳氣昂昂的抬頭挺胸的、但是他被獵人打到、現在只能下垂、站不起來、奶奶你幫幫他、幫我吹喇吧好不好』
程程本來慢慢恢復了、一聽他說話又笑到眼淚直流
笑了半天她掙扎好久才有辦法站起來
『好、乖小孩、等我一下、奶奶我來幫你吹喇吧』
『哎呦、好變態的奶奶、我好害怕、你會不會被社會局帶走、強奸自己的孫女至少要判十年的』
程程笑得站不直腰、慢慢出去房外
過了一會兒拿了東西藏在身後、要王小明躺好
王小明依言躺著、程程拿出了隻小喇叭、一隻真的小喇叭、開始對著他下體吹奏
不過完全沒法吹出音調因為程程沒辦法控制住、不停的笑、只噴出一堆口水
王小明抓著絲巾、假裝是印度玩蛇人在逗弄蛇自己玩自己的陰莖
程程又笑到岔氣、咳嗽咳到玩不下去了
王小明把她抱起來輕輕拍她的背
夫妻躺在床上不停的笑
程程看著他下體一直笑『你拿我愛馬仕的絲巾來綁你雞雞?』
『怎樣?不高興啊、愛馬仕鳥不起啊、雞雞能帶給你的快樂、愛馬仕做得到嗎』
『沒有不高興、只是想綁緊一點』
『喂喂、還玩?等一下血流不過去肌肉壞死、你就抱著他痛哭了』
然後自已就演了起來『奶奶、奶奶你不要死、你答應陪我一輩子的』
然後又變化角色『小姐小姐、那不是你奶奶、妳奶奶已經從野狼剖開的肚子裡救出來了、只是變扁了不過還活著』
然後同一個聲音轉頭在說悄悄話的樣子『可憐喔、年紀輕輕就瘋了、聽說是跟男朋友玩性遊戲、玩得太過份把雞雞夾斷了、結果受到太大刺激就瘋了、可憐喔、現在連雞雞和奶奶都分不清了』
接著又換一個很認真很正經的聲音
『小姐小姐不要怕、我是雞雞超人、我來救你了、用我這根超級無敵大雞雞來做愛只要連續高潮一百零七次就會恢復神智了』
程程又被他逗到瘋狂大笑
等到能正常呼吸喘氣已經快五分鐘了
『喂、你到底要不要做愛啊、我弟弟感冒了流鼻涕了』
程程用力抱著他吻他問說
『老公、你說那些超級豪華舞會上面穿的妖嬌、滿身珠寶的富家女們、一輩子能和他們老公玩幾次小紅帽道歉』
『這我怎麼會知道、不過我有看過其中幾個的變態變裝秀、他們的雞雞都長在屁屁上面』
『歐、你不要講噁心的畫面破壞我的幸福啦』
『玩小紅帽你就幸福?獵人還沒來呢?他會從後面鑽過來、看到洞他就擠進去、想要救人、結果看到一片的花田、哇、好美的菊花啊』
程程又大笑『停、你不要再逗我了、我肚子好痛』
說完開始吻王小明
『那些有錢人的舞會、富豪的享受都去死吧、我只要你、我的老公、我只要跟你在一起就什麼都足夠了』
王小明熱情的回應她、動作非常溫柔、充分讓程程感受到他那股濃情蜜意
後來程程計算日期、第二個小孩大概那幾天懷上的
閒閒看著程程回憶的露出那種極度溫柔的傻笑看著看著也跟著笑了
兩個女人在後面傻笑
兩個男人走在前面十幾公尺遠
王小明偷瞄後面一眼、用確定女生聽不到的音量小心地問『有什麼我該知道的消息嗎?』
阿龍假裝左顧右盼的看了一下後面『有幾個老朋友、嗯、就比較依賴你的那幾個會繞過來問我、看我有沒有消息』
『這麼久了還問?』
『嗯、到上上個月還有』遲疑了一下『李、、』
沒等他說完、王小明用眼神叫他停、又瞄了後面一眼『放棄這個話題』
李嫣然是台北警局旁邊一家咖啡廳的女老闆
嫁給一個很糟糕的警官
不去健身房練身體卻老是把老婆身體當沙包
王小明被社福團體的義工拜託去幫李嫣然處理
到了咖啡廳和被打出一隻熊貓眼的火辣身材老闆娘聊了
才知道她老公是同事還是高階長官
正在考慮怎麼漂亮落跑免得接下燙手山竽的王小明突然見到一個男人衝進來
一看到他和老闆娘站比較近講話就三字經問候、
接著又給他老婆一巴掌
又不斷恐嚇王小明叫他滾開
王小明手靠著吧台、臉露出淺淺的微笑、一言不發看著他
那豬警察越罵越火爆聲量越來越大
想不到王小明掏出一把槍放在吧檯上
那警官反應也不慢掏出自己的槍指著王小明、立刻將他逮捕上手銬帶走
到了警局、本來囂張的警官萬萬想不到局勢大逆轉
拉著王小明進警局的第一時間、警局就一陣嘩然
警局的事都不用做了全部的人都圍了上來
那打老婆高官這才知道自己逮的是什麼人物
本來以為自己逮到持槍歹徒要立功了、結果是惹火上身
而那把槍他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一支 Bereta 92、
 香港電影常常在用的、他根本不可能看錯、
台灣警方根本沒用這支槍、所以這一定是黑槍
但是一送進證物室卻出現了鬼、手槍變回了王小明的警察標準配槍
又因為他堅持要辦王小明、蒐證組只有立刻去查扣咖啡廳錄影帶
這下打老婆的英勇姿態全警察局都觀賞到了
錄影帶裡王小明只是掏槍放在桌上、並沒有威脅攻擊他的意圖
王小明的解釋是怕激動的同事打過來、兩人要是扭打成一團、槍掉出來危險所以放在桌上
至於高官堅持說他看到的槍型並不是警察用槍、
但是監視器剛好被東西擋住了又有槍套沒辦法判定到底是哪種槍
王小明只是聳聳肩解釋說長官大概是爆怒之下眼睛花了吧
其實是重案組的小陳欠了他一個天大地大的人情
所以王小明從懷裡掏出來的來路不明手槍一進到局裡立刻變成合法警察標準配槍
事情演變到這裡、想辦人的變成要被辦了
當天晚上署長指派一個督導長親自下來處理、他把高官叫到辦公室痛斥一番
『你只有一個選擇、調到澎湖、明早第一班飛機飛過去報到
還是你喜歡停職調查、然後百分之一百要革職開除』
笨蛋當然只有選澎湖這修身養性的好地方
長官冷冷的警告他
『你三個月之內不准回台灣、只要你敢搭上飛機、我就再把你調到金門
如果坐船的話就調馬祖
還有你給我每星期去看心理醫生
然後這是你老婆的離婚證書、給我簽名
不簽就是調綠島、你敢不簽的話她就會告你、有影片為證你一定會輸』
火速解決家暴案件讓李嫣然對王小明充滿感激
那時程程還沒出現、沒人會去阻止成年男女的感恩方式
所以感激的地點後來轉換到床上去做全面、、、、性的報恩
王小明當時常用那間咖啡廳做喬事情的中心
事情喬一喬、到二樓休息一下、紓解疲憊的身心是免不了的事情
所以他們的關係也蠻多人知道的
後來因為李嫣然和前夫有一個女兒
年幼的女兒對母親的交友有很多意見
王小明對於白目的小孩也沒什麼耐心、
也覺得這對他的工作會有有影響、所以慢慢淡出這段關係
只是淡出不是斷絕關係、偶爾兩人還是會見見面『交流』一下
後來程程出現了、阿信才停止和人家前妻有所接觸
有些好事之徒當然會去咬舌根
程程也三八的去叫人調查這女人底細
王小明很快知道財大勢大的女友把挖人家十八代祖先隱私的扒糞當家庭作業在做
忍不住出言嘲笑諷刺女朋友
他裝出一副痛苦懺悔的模樣
『我必須要跟你說、我實在太不應該了、
當年我吃過那道親子丼之後我發覺我實在太過分了、
但是不全部都是我的錯、都怪我的性能力太強大了
做媽媽的受不了一夜數十次的高潮侵襲
只得把她女兒推了出來
你知道的、當這道母女丼放上桌時、我的道德良心本本來阻止著我
但是她們母女倆脫光光、一個是青春無敵的肉體一個是撫媚動人的熟女
我不吃對不起天地良心啊
什麼?你的狗仔隊沒查到這些影片啊、啊、那我剛剛說的是笑話啦
我昨天A片看多了、幻想和記憶混淆了、不好意思、剛剛不是懺悔是我寫的色情小說情節啦
啊你的狗仔怎麼這麼爛、連這都查不到、我們拍了好幾集、分別是母女情深、父親的愛、岳母與我、我和繼女的故事
怎麼都沒找到啊?劇情普通但是演員演出完全真槍實彈、剪接全免了因為一刀未剪
靠、話說怎麼會有人錢多到送給這麼爛的狗仔啊、影片DVD就放在網路上供大家當漏啊』
說到這裡、程程邊翻白眼邊捲起一份報紙當作武器打了他一頓
然後就不敢再去調查他的過去了
李嫣然當然也輾轉知道了王小明成了富家女的金龜婿
也很上道的不再和他來往
只是有時知道他在辦公室時、會透過警局的朋友送幾杯咖啡給他喝
王小明也透過龍哥會給她小小關心一下
想不到事隔多年
李嫣然這麼關心他的死活
不肯放棄的持續關心
很自然的以為要知道王小明就要通過阿龍
只是人人都這麼想的結果就是王小明根本不會跟阿龍聯絡免得連累到他
不過王小明倒是蠻感動的
這幾個當年都只是舉手之勞幫幫他們的人居然過這麼久了都還記得
想想也真是感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