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條子與大小姐(12) 阿慧的故事

王小明等到快走到餐廳前的時候、偷偷問了阿龍一句『你們夫妻還好吧』
阿龍愣了一下有點尷尬的說『說真話、我也不用瞞你、似乎有點不對勁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的這個女人就是腦袋太好、問題是好又不往正常的好、是那種好到會自尋煩惱那一級、所以沒事就會自己找事』
王小明奸笑一下『我教你一個秘訣、你要發誓絕對不會說是我教的』
龍哥果決點頭、畢竟他也有點急了
結婚幾年過後、兩人的感情好像變得比較薄弱了
阿龍的個性比較直、有點搞不懂閒閒的思考模式
他盡力做好一個他認為一個老公該做的角色
但是他不是那種懂得哄女生、瞭解女生心思的男人
所以他也覺得有點困擾、但是這種事他又不懂該怎麼問、該問誰
現在這個無所不能的前同事要來拯救他了
叫他怎能不開心
只是他聽下去卻有點怪怪的
王小明帶著詭異的笑容
『女人、尤其你的她這種女人、要解決掉她的方法就是幹她』
阿龍獃住、以為他在開玩笑但是並不是
王小明繼續『天天幹她、每天回來就幹、拉進去浴室邊洗邊幹、拉上桌子邊吃邊幹、吃完飯把碗盤掃到地上放上桌子再幹、接著進房再幹、幹到她暈過去、然後潑她水醒過來再繼續、、、、』
越說越激動、他還不斷的比動作助威
阿龍在一旁都翻白眼了
後面的程程、閒閒都走上前來看他在發什麼癲
王小明看到老婆來了才冷靜下來
『好、知道了嗎?我不是開玩笑的、你以為我在說笑、不、我是認真的、你照我說的去做就對了、信耶穌得永生、信阿明你就會超生、、啊、不是啦、信小明會長生、最重要的是你會生』
閒閒插話問到『生什麼?』
『生小孩啊、我這麼會生、就要生第二個了』
程程搶功勞『那是我的本事好麻』
『騙笑耶、你一個人能幹麻、那是我這根、宇宙無敵超級兇悍怪物巨龍金箍棒、、、』
說到這裡、後面就停住了、因為程程一掌打在他嘴巴上、把他拉進餐廳了
到日本果然是要吃壽司然後一定要配清酒
再加上王小明程程講解日本食文化的精緻典雅之處
喝到三分酒意
閒閒愛問的個性又出來了
『你剛剛說的故事裡說銀行的那個人欠你一個很大的情、那是什麼事?』
王小明又裝死『什麼?什麼銀行?欠我錢?沒有啊、銀行沒欠我錢啊、我是有打算過搶銀行、不過還是會怕被逮到、所以放棄』
閒閒酒意上升、擺了三個空杯、斟滿清酒『你說啦、你說我乾三杯』
『你要乾三十杯四十杯甘我什麼事?是說我這酒都是極品、不要拿來牛飲好嗎?』
閒閒繼續盧他
王小明任由她番了一陣子才說
『想聽故事我就說個女生的故事給你聽吧
這小姐、、嗯、我們叫她阿慧好了
阿慧還是大學生我就認識了
認識她因為他媽媽啦
他媽媽開了家理髮廳
不是做黑的
是正正當當的
這種正當的遇到了流氓要來要保護費比較不會處理
如果是做黑的就有人會處理、就是善良百姓就需要我
反正這阿慧媽媽就叫我去幫忙
我就帶了個人去、當時還不認識龍哥、帶了一個同事、
那個傢伙有病、現在回想當時我真是識人不清
帶了一個渾身暴力細胞的動物出門
果然後悔了、這個瘋了似的學弟把上門來要錢的傢伙打斷了六七根肋骨、三四根手骨、腿骨有沒有斷我忘了
好暴力、好可怕、真是慘不忍睹啊
我當時不太敢看、只好學吳君如

不知道嗎?最佳損友啊、那萬人迷啊、兩手這樣遮著眼睛、一邊哇哇叫、然後打開看一下、再哇哇叫、再趕緊把眼睛遮住
太可怕了、好多血啊
不過那傢伙也是活該啦、因為他前兩天才在附近縱火勒索別的良家婦女而已
這種人不打死活著也沒屁用
我是比較怕打死人、到時報告很難寫
反正打完了當然保證這人不會再出現在周遭五十公里範圍之內
後來有空我就會過去理理髮啊打打屁啊
阿慧有時在家就她會幫我剪
一兩年後、阿慧交了男朋友、有時在她家出入、我就不小心遇到
我看了幾眼、說了幾句話聊聊天、我覺覺得這男的有點浮誇、不踏實
後來她媽媽有問我、
我笑笑說『我覺得這男的眼光不錯懂得要追阿慧、不過呢、阿慧的眼光就差了』
不過點破也沒用啊
故事就是一定會嫁啊、不然就不會有故事啊
如果嫁了之後、王子公主幸福永遠、這故事有人要聽嗎
嫁了之後我就去到阿慧家聽她媽說婆媳不合、夫妻不順
然後就常常看她在家裡、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她回家度假
後來看、不對啊、我理髮一個多月來一次、怎麼你每次都在娘家、
不好意思問也慢慢聽出來了
就兩個家庭價值觀習慣實在差太多了
生了小孩之後阿慧實在受不了
而那個丈夫換工作像是在換衣服一樣
等於說他的工作就是在找工作
有一次在剪頭髮時這位老公先生還想賣我車子
後來我問一問、靠、保險做了幾個月就做不下去了、又成了汽車銷售員了
這男人的經濟、心境、脾氣就一直陰晴不定
阿慧受不了、乾脆回家住、一來環境較好可以教育小孩、一來給彼此空間藉此慢慢改善夫妻關係
故事聽到這裡大概就知道沒有第二種結局了
不是我要說男人的壞話、只是哦、給男人空間就是給自己找麻煩啊
女人啊、千萬要記得小明叔叔的勸告啊
男人啊就是賤、千萬別相信男人啊
當然在座的這兩個男人不是那種賤男人所以請在座兩位女性放心
故事說到哪兒?哦、阿慧老公後來就是外遇被抓姦在床
靠杯、連厚德路的錢都要省、打砲居然帶回家去打
哎、職業道德的重要性啊、這就像檳榔西施不穿爆乳裝一樣、偷情居然不去開房間一點職業道德都妹有啊
總之、我最恨的事情就是我永遠都是對的
看清楚爛男人真面目接著就要離婚
離婚就很多痛苦、不過那是律師可以幫忙的事不是我可以幫忙的事
我的出場是談判已經到後半段了
男人堅持要小孩、就算是偷吃被抓也要、就算是沒有工作也是堅持要
然後拿出無賴本色用亂的
去他媽家的理髮廳亂、在那邊吵鬧
這就冒犯到我頭上來了
在他鬧的第三次被我抓到了
那時很可惜之前神經病學弟沒跟我了、我受不了神經病、你們那是什麼眼神?
當時已經是龍哥跟我搭擋了
龍哥人很慈悲、打人都有留餘地、沒有斷手斷腳的
只是壓在地上上手銬而已、這樣其實蠻不過癮的而且保證一喝酒就會再回來亂
那時阿慧媽媽和阿慧都有來求我
要我順便幫他們把離婚官司搞定
這就比較傷腦筋了
打到他不敢再來我會
打到他斷手斷腳我也會
打到他腦震盪連飯都不會吃我比較不會、不過我認識會的人、所以問題也不大
但是要一個人放棄兒子監護權我比較沒辦法
而且更重要的是阿慧他們沒東西給我敲詐了
當年說好了我幫忙把索取保護費混蛋處理掉阿慧媽媽從此免費幫我理頭髮
現在要再幫忙阿慧他們就沒東西給我敲竹槓了
結果阿慧很豪氣地說以後要幫我吹喇吧、、、哈哈哈、、開玩笑的啦
阿慧是很單純的女孩啦、她只會吹簫不會吹喇吧、奇怪了怎會講到樂器這裡來
反正後來我就針對那個爛老公的弱點下手
一個男人老婆跑了、當然會再找下一個
我就稍微安排一下
爛老公很快就帶了個女人去開房間睡覺
衣服脫掉之後女人的真老公就衝進去、這是很標準的仙人跳
阿慧的爛老公前夫先生還算聰明懂的要報警
不過到了警局就是比賽誰不要臉的地方了
爛老公雖然在亂自己前妻的時候厚臉皮子彈打不透
但是一旦有雞雞外露的相片在人家手上時
那時職業和業餘的不要臉水準就分得出差別了
就在他非常尷尬的時候呢、我就非常偶然非常奇遇的出現了
一看到爛老公、我就戲劇性的『咦~』的一大聲、然後就很親切的過去關心
再來呢、我就提出條件
小孩給阿慧、不準再去靠北、一個月一萬贍養費、小孩教育費另計
答應我就可以換來我叫人把那兩個仙人跳的夫妻趕走、沒有案底 
就這樣把事情解決掉』
王小明說到這裡臉上露出詭異的微笑他沒有再說了、但是其實並沒有這樣結束、
爛老公簽完字正要離開警局就想翻臉
結果王小明一看到他臉色就派人把他拉回來
左右兩手各上一個手銬鎖在審問室裡面
王小明把其他人都趕走、自己進去和他玩俄羅斯輪盤
爛人被銬在角落動彈不得
王小明拿了一隻左輪、一把子彈撒在桌上
笑嘻嘻的拿了一顆子彈放進去左輪手槍裡
然後用力一轉然後對準他的老二開槍
子彈射出、在椅子上爆開
王小明大笑『你運氣不錯啊、六分之一的機會中獎了、我居然打歪了』
又拿了一顆子彈『別怕、我子彈還很多』
退出彈殼、一顆子彈又上膛
『你以為我會怕打傷打死人會有事嗎?不會的、看守所裡一堆煙毒犯、那些白癡吸毒吸到都變白癡了、
找一個笨蛋栽贓給他就好了、
栽贓這件事我越來越厲害、上個月我才成功栽贓一個王八蛋強姦犯
他媽的混蛋強姦一個大學女生證據確鑿居然被判無罪、
幹、肯定是買通法官了、幹
不過沒關係、不是法官說沒事你就會沒事、我說你有事你就是有事
我抓狂之下衝去一個毒販那邊、抓了一堆人和十幾公斤的海洛因
然後把十公斤貨偷藏到那強姦犯的車子裡面接著安排臨檢
這次就沒有賤人法官給他靠了、
進了牢裡我就安排大批人馬給他伺候著、哈哈、不到一個月就把他逼到自殺了
所以你不用擔心我失手殺了你、放心好了
你是不是想問為什麼剛剛說好了卻又反悔把你抓進來
不是我反悔是你
我看你眼神我就知道你打算一出去這裡就去找你媽
要她去找人來跟我喬
我看太多了啦、你這個媽寶
你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壞人就是媽媽寵壞了
不用做事就有飯吃、做錯事就有人擦屁股、所以你永遠不會長進
你一定是打算叫你媽找黑道白道的一起來找我算帳
然後把事情喬掉
說實在的啦、我不是怕喬事情、我是覺得很浪費時間
所以請你進來、一來是想說這樣解決比較快、二來是我最近也是一堆氣、想要趁機發洩一下
這樣蠻好玩的啊不是嗎?
搖頭、你搖頭我還是繼續玩啊』
王小明的俄羅斯輪盤很不公平
不對著自己只對著這位媽寶爛老公
一槍對腦袋一槍對老二上下交替
第二輪的第一槍第二槍都是沒有子彈
正要開第三槍時
爛人嚇到大叫『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去找阿慧了』
『阿慧?誰是阿慧?』
爛人不懂王小明說什麼、看著他露出不解的表情
王小明對準他腦袋又要開槍
爛人突然急中生智頓悟『我不認識她、我不知道她是誰、我不知道她家住哪裡、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王小明笑著說『真的嗎?那你記得什麼?』
『記得要每個月給贍養費、教育費也記得』
『好吧、那要不要再玩一發、如果沒事你可以去買樂透、證明你運氣不錯喔』
爛人當然搖頭說不要、王小明笑笑、把桌上子彈都收走、到門口再回頭笑說『我們不會再見面了、對不對?』
『對對對對對、、、』
王小明仰天長笑走了、龍哥過了一會進來幫他鬆開手銬
嘴角明明上揚但是表情裝的很憂慮的樣子
『你不要再亂了喔、這人是個瘋子、神經病非常非常嚴重、你不知道這人會做出什麼事、他真的會幹掉你的、
為了你自己好、為了大家好、乖乖聽話、不要再亂了』
這很明顯的是在玩好警察壞警察戰術
一個凶惡嚇人一個扮好人來逼犯人認罪
不過這裡稍做變化、是瘋警察和好警察
媽寶爛人被嚇得傻傻的走都走不動了、阿龍扶著送他走出警局
接著果然阿慧一家人得到安靜的日子、孩子也跟著母親不歸父親
只是阿慧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前夫變得如此客氣理性而且絕足沒有再來到家裡
要跟兒子見面也堅持要阿慧送到前夫家
直到兩三年後、才在一次和前夫的聚餐時、聽到前夫抱怨
『夫妻一場、當年何必這麼狠、竟然派人拿槍對付他』
阿慧才知道為和前夫會乖乖妥協都是王小明之功
總之王小明再一次完成別人的請託、手段很奇怪、效果很顯著
後來過了幾年、阿慧因為工作態度良好可靠、被一個朋友推薦去跟了一家銀行的總經理當助理、很快的因為工作表現升遷做了主管
王小明「撿到」勒索案的一億五千萬現金之後、就想到她
於是大膽的跟阿慧要人情、請她想辦法讓他放錢
而阿慧也很阿莎力、二話不說、自己掏腰包付錢租了保險箱給他用

這就是保險箱故事的來龍去脈

不過王小明說故事還是掐頭去尾、很多情節都省掉了